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人生由此而改变

        2016年的夏天,是我人生中既温馨又壮烈的季节。之所以温馨,是因为我终于走进了日夜向往的扎西持林,就像走失多年的孩子重新投入母亲的怀抱,温馨而喜悦;而壮烈,则是因为我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的变化,我坚信,这样的变化将改变我的余生。

  那是美丽的八月,我从深圳飞到成都,第二天凌晨从成都赶往扎西持林。一路上,藏区随处可见的经幡、白塔、玛尼石,远处山坡上镌刻的观音心咒都令我兴奋和赞叹,更加激起我对扎西持林的想象和向往。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路程,我们终于赶到目的地,夜幕已经悄然降临在扎西持林。在夜色中最醒目、最耀眼的是灯火辉煌的莲师坛城,每一层都放射出通亮的金光,那灯光温暖、神圣,我的心被它深深吸引而震撼。

  一夜无眠,辗转中似乎听到了僧人低沉的嗓音,那是在念诵《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那声音忽远忽近,忽明忽暗,飘渺悠扬,渐渐地,融入到晨光微蒙的雾里。第二天我早早起床,迫不及待地要去朝拜扎西持林的每一处,却突然感到头重脚轻,像是被人拎着脚脖子倒了个个儿,散了架一般。我感受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

  接下来几天的《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共修、莲师荟供、金刚舞、普贤讲坛,我几乎是一步一步挪动着身体参加的。脚步是沉重的,而思想是轻盈的。法会的场景以及眼前的殿堂、经幡、白塔、转经轮,一切无垢,纤尘不染。一切都似曾相识,如梦似幻。更让人欢欣雀跃的是:我的上师就在这里。上师和我们一起共修《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或是用藏语、汉语做开示,或是在草地上席地而坐,和我们围成一个圆圈观看金刚舞。偶尔在通往殿堂的小路上,也可以看到上师来去的身影。每一次见到上师,我都感觉自己更加有了依靠和希望。

  一天下午,听到殿堂中传出上师说话的声音,我便等候在殿堂门口。上师一出门,我便冲了过去,默不作声地跪在上师面前,心里暗自祈求上师赐予有力的加持。在我高原反应最严重的时候,脸颊、眼睛、四肢严重浮肿,甚至双脚穿不上鞋子,加上气喘、心悸,整夜不能入睡。每当这个时候,我会默默地祈祷上师三宝。望着深邃的天空中皎洁的月亮和闪烁的繁星,感觉自己的心一点一点地融化,融入天空,从而变得澄净而明亮。其实,生命原本可以这样单纯而美好!

  回想自己这几十年的经历,曾经努力拼搏甚至奋不顾身所追求的一切,如今又在哪里呢?地位、财富、名声、爱情……全力以赴、苦心营建的一切原来竟是那样不可靠,不堪一击。时过境迁,物易人非,岁月却在炽盛的烦恼中,纷杂的妄念中,无奈的痛苦中,甚至在毫不顾忌的造业中消耗殆尽了。

  我的心在自问自答:“这样的日子还想再来一遍吗?”“不!绝不!如果生命可以重来,我情愿出生在学佛的家庭,就算贫寒,就算艰难,我也要像上师那样把解脱作为今生的目标;像上师坚贞而深情地追随法王如意宝那样追随上师;更要像上师那样尽己所能,弘法利生!”

  有时我感到身体特别难受,像被肢解了一般动弹不得,甚至联想到了临终时的四大分离。也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对死亡没有了恐惧。而如果自己没有死,第二天自然地醒来,我一定不能枉费接下来活着的日子。这具习惯了轮回的身体,如果能够跟随上师,依教奉行,为上师弘法利生事业尽一点微薄之力,那将是生命中最最幸运的事情。生命不能重来,而我如今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与上师相聚,时间并不多;此生为人,时间并不多。在这不多的时间里,我该如何度过余生?朝圣归来,我终于做出自己一生中正确而有意义的决定:今生一定要解脱!

  感恩上师,是您把弟子从轮回的梦魇中唤醒,蹉跎人生由此开始改变。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有幸值遇上师,有幸自己还活着,从此,一条通往究竟解脱的道路在弟子脚下延伸,漫长而并非坦途,弟子会带着上师的叮嘱一路前行。上师曾说:“修行的过程毫无疑问会充满挫折,每一个修行人都会一再失败,一再跌回旧的习气中。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一辈子都在精进修行,不放弃也不逃避。”弟子会用余生精进闻思佛法,努力修行佛法,依教奉行,增上戒定慧,寻求究竟的解脱。一辈子,不放弃也不逃避。

  弟子:仁钦旺姆

  2016年11月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