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分别念之外

  分别念,它夜以继日地控制着我们,常常是一个分别念未消,若干个分别念又起。你无法喊暂停也做主不得,只能“疲于奔命”地跟着它跑。直到一位名为希阿荣博的出家人,他的出现让我的生命展现出另外一个世界——跳出念头的世界。

  在过往的四十个年头里,我追求着如常人所追求的一切,希冀着常人所得到的一切。当我歇斯底里、奋不顾身地走到了一个个目标前时,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耍了,被欺骗了。我看见自己轰然倒地,听见自己内心绝望的哀嚎!我开始喝酒,骂街,和爱人孩子吵成一团,和父母亲顶嘴。有一天,因搭乘出租车去办事,和司机聊了几句渐渐熟悉了,司机小哥怯怯地说:“姐,你一上车一身的煞气!”

  2014年夏天,孩子放暑假我带孩子出去玩儿,在火车站,因候车太过无聊,决定去站里的书店逛一逛,突然一本书吸引了我的眼球,因为这本书的封面上一位出家人穿着红色的僧衣特别醒目。这本书的名字叫《生命这出戏》。从此,作者希阿荣博堪布走了进我的生命。

  在我看到这本书之前,我对藏传佛教的了解是零。佛于我来说是远在庙堂之上,遥远神秘而令人敬畏的。在看了《生命这出戏》后,就觉得这个理应不问红尘的出家人怎么会对生活的认识如此独到和犀利。我想更多地了解这个人,于是在网上又订购了《次第花开》。当我读这本书时,我把脸深深地埋进书中哭泣。我没有什么学识,也没有系统修行过,可是我感受得到这个人内心的温柔和没有条件的爱,透过文字所传递出来的殷切关怀和悲悯,就如同一颗心跃然纸上。我们不曾相识,甚至有可能相隔千里,可是我分明感觉得到他的存在,伴随在时空里。任你是再卑微的人,也感觉到足够的被尊重,并希求走近他,做像他那样的人。如果说这世间是个魔镜,在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个不堪的家伙,可是你来到这个人面前,他所为你呈现的,镜子中的自己分明是个天使!你默默地卸下防卫的盔甲和虚假的面具,任感激和喜悦的泪流淌!

  我把他的作品《寂静之道》《喜乐的曼达拉》一口气全都请回家中,慢慢的阅读中,感觉越是了解他,就越是纳闷,这个人的身体里到底装着怎样的灵魂?对他强烈的感受是,他把一个人活出了极致,他把一个佛子诠释得淋漓尽致。原来人还可以有着那样的活法,在如今物欲横流的时代里,我为还有这样的人和我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而欢欣和鼓舞!

  我不知道是他找到了我,还是我找到了他。我清楚地知道这个人就是我要找的上师,我开始在网上关注他的行踪。上师生活的主要区域是藏区,而我地处相对偏远的黑龙江。,经过煎熬的等待,感恩网站师兄的慈悲,我终于有机会得以亲见上师本人。当时春节将近,我正在做饭时,突然接到通知说希阿荣博上师到了北京,将为弟子授皈依,问我去不去。我的心狂跳不止,立马说:“去!”可接下来,票怎么办?因为年关将近,机票火车票一票难求。我解下围裙立刻冲下楼去,一路上,一想到如果没有机票怎么办,我眼里就立刻噙满泪水。感恩上师的慈悲加持,最终我以三折的钱拿到了第二天去北京的唯一一张机票。

  在一阵希阿荣博上师心咒的歌声中,上师来到现场坐下来,开始环视房间内所有的来者。当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时,我感觉到他的眼神穿透了我的灵魂,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似的慌忙把头低下。在面见上师的整个过程中,我努力地睁大眼睛看着上师,生怕自己犯困睡着,努力地去听上师开示。两个小时过去了,上师还在为我们念传承,丝毫看不出他的倦意(他来北京是看病的),我多么希望能够有更长的时间和上师在一起。

  接下来,上师坐在另外一个房间为我们做加持。当极近距离和上师接触时,我感觉时间和空间开始静止,我被爱笼罩着,只剩下哭泣。这时候,一个分别念跑过来说:“在陌生人前涕泪横流太难看了。”同时它也非常清楚,但在那个时刻里,它失去了发号施令的权力。

  发心师兄悲悯我来自那么远的外地,建议我再次去求加持时,我看到乌泱泱的人群,远远地望着眼前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心里划过一丝不忍,觉得上师实在是太累了。我来时的计划是皈依一结束就立即动身回家,事实却是后悔没有给自己多留些和上师待在一起的时间。我就这样站在人群的外面,远远地望着这位摄受我为弟子、赐予我法名、赋予我在生生世世轮回苦海中获得解脱的机会的人——我的上师!我久久地不愿意离去,直到不得不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的感恩犹如潮水般涌动,一波未平,下一波马上涌上来,那个时候,我祈祷谁也不要和我讲话,我想要长久地呆在这种恩泽里,长久的……

  这种感受,在过往的人生里是无人能够给予的,它和得到了财富、收获了爱情,乃至于走上婚姻殿堂时的幸福感都是不同的。它的单纯,不依赖于外在的条件,只是你自己内心自然而然流淌出来的喜乐。

  上师的事业是弘法利生。作为弟子,好好修行是对上师最好的承事和供养。所以回到家后,我开始按着上师的指引学习一些佛法知识。参加了普贤讲堂的课程学习后,才渐渐地知晓自己所有的问题到底出现在哪里。长久以来,我们都在错误的地方寻找自己真正需要的,我们都对生命的意义、对存在的意义都有着根深蒂固的误解。希阿荣博上师指引给我们的道路,正是纠正着我们颠倒的观念和多生多劫积累的习气。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的生活发生着悄然的改变,渐渐地养成了我特有的祈祷上师的方法:把上师放在我心里,在我经历痛苦和碰到纠结的事情时,我就转向内在的上师,反复地问,反复地问,渐渐地就有了答案的浮现;当我分心了,疲惫时,我告诉自己安静下来,排除掉所有的干扰,静静地闭上眼睛,这时分别念会跑来说:“喂!喂!你要去哪里呀?”我对它说:“嘘!请别做声!去一边玩儿吧!”渐渐地就只有呼吸相伴,再次感受到心里的上师那慈悲的拥抱!

  弟子  南达措

  2016年7月29日

  于黑龙江佳木斯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