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引领

       嗡 格热湛嘉巴扎 色德 啊 吽!

  嗡 格热湛嘉巴扎 色德 啊 吽!

  嗡 格热湛嘉巴扎 色德 啊 吽!

  半夜,我被牙龈切除术后的伤口疼痛扰醒。于是心里非常自然地念诵起上师心咒“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啊吽!”,一遍又一遍,疼痛感在慢慢减轻。

  心里又涌起了对大恩上师的无比感恩与思念。从皈依到现在只有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但是这段时间里,在大恩上师的引领下,我对生活的态度在渐渐地发生改变。

  我是一个任性惯了的人,“我执”特别重。由于家庭和工作的原因,很多事情都必须由我自己独立做出决定。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坎坷的。自己也总是活在对各种事情的无尽纠结和烦恼中。曾经,经历了一次被陷害而洗不清冤屈时,试图以死亡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开始找寻办法摆脱这样痛苦的日子。2013年的夏天,生活又一次给了我沉重的打击。好朋友劝导我去参加放生,第一次接触放生,第一次听到希阿荣博堪布这个名字,第一次见到上师的法像,那样的亲切、和蔼,仿佛是自己久未谋面的亲人。从那时起,我便开始经常参加放生、每天抄经,还请了喇荣佛学院的课诵集,每天做早晚功课。同时也开始拜读大恩上师的著作——《寂静之道》《生命这出戏》《次第花开》《透过佛法看世界》,以及上师仁波切的传记《喜乐的曼达拉》。大恩上师对佛法深入浅出的阐述,对放生和食素功德的宣讲,字字句句如同一股股暖流流入我的心间,让我时而泪流满面,时而寻思良久。

  2014年5月——参加放生将满一年,我开始茹素了。而且从一直偏爱肉食到素食只是一夜之隔,前一天晚上还在和朋友一起吃烤肉,第二天便不能吃任何肉食,包括鱼、虾、海鲜等,吃了就胃疼、腹泻、呕吐,百般不适,至今我都认为这一定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和度化,是大恩上师在引领弟子走上解脱之路,是大恩上师在告诫弟子应当清净业障、弃恶从善。

  我将自己的变化告诉了家里人,但招致而来的是他们的不理解。出乎自己意料的是,我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感到特别烦恼,因为家人一定是担心我会营养不良而影响身体健康。我觉得,时间长了家人一定会理解。

  2014年12月,我经历了最心痛的生离死别,母亲因为重病亡故,一向身体健康的父亲竟也突然离世,两人离世的时间只相隔了17天。在冬日刺骨的寒风中,我如同一片枯叶,离开了大树,被冷风吹着在空中漫无目的地飘着,心中的疼痛无法安抚。

  如何摆脱和改变?我的心中又一次呼唤。在一次心理课上,我偶然认识了一位师兄,当听说她是希阿荣博堪布的弟子时,我竟然不顾场合地抱着她放声痛哭,告诉她,我要皈依上师三宝。慈悲的师兄答应一定帮助我报名,但是需要等候时机。上师大部分时间不在北京,啥时候来也不知道,但是一有皈依的通知一定会通知我。我怀着满心的期待,激动地直点头。

  2015年1月,仅仅时隔了一个月,奇迹再一次发生。就在认识那位师兄不久,某一天夜里,在梦中,在一片吉祥的金光下,大恩上师对着我点头微笑。一早醒来,我便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那位师兄,告诉她吉祥的梦境。师兄的回答更是让我惊喜万分:“上师来北京啦!你可以皈依啦!”

  “真的吗?真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恩上师真的来引领弟子了。

  我终于见到上师了,成为了真正的佛弟子。受皈依戒的当天,我一直跪着(因为当时臀部的瘤太大了,坐着会非常疼,所以只能跪着),认真谛听着上师开示的每一字每一句。那一天,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围绕在上师周围吉祥的五彩光芒和殊胜的白色坛城,并且拍照记录了这神圣的一刻。

  随着一声“拉索”,随着上师的一声响亮的弹指。我如同迷途的浪子回到了家,见到了慈祥的长辈。

  每当遇到困难时我总会第一时间祈请上师,念诵上师心咒——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啊吽!心便会获得安宁与清净,感受到上师时刻就在我身边,引领着我。

  上师的慈悲也时刻感动着我。去年7月去扎西持林时我高反严重,在拜见上师时,上师关切地说:“弟子你有高原反应,不要磕头了,免得再头疼。你要多吃甘露丸。”我怯生生地祈请上师:“弟子是否可以修习加行?”“太好了,完全可以!去学堂报名吧!”大恩上师高兴地拿起法本在弟子的头顶重重拍了一下,给予加持。

  闻思修行是佛弟子必须每天做的功课,更是大恩上师非常关注的事情。记得上师曾经亲口告诫我:“你有清净的发心,这样很好。但是一定要好好地闻思修,这样才能有更大的进步。”我时刻记着这句话。

  在学修的过程中,我也渐渐发现自己在学修中的改变——以前严重的“我执”在慢慢放下,周围的环境并没有改变,而我的心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容易起烦恼,变得宁静与安乐。我深知,这是上师的加持和引领,是佛法的力量。

  2016年大恩上师发起了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百亿共修的号召。我有缘参加了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百亿共修的统计工作。虽然有点辛苦,需要花时间经常看微信,需要及时回答师兄提出的疑问,需要随时和其他发心师兄沟通。但我收获更多的是对上师的信心、对此生能值遇佛法的欢喜。

  每次统计修量时,看到师兄们上报的数量我都会开心地笑出声。有时打电话或者微信和师兄们聊天,听他们讲如何克服困难精进念诵,听他们述说想皈依上师的迫切之情,听他们讲述如何带着《清凉山上》这本书朝圣五台山,我真的会听到落泪,感到无比欣慰。

  莲花生大士说过:“当铁鸟在空中飞行,铁马在地上奔驰的时候,就是末法时代的到来,这个时候佛教密法将会兴盛并且弘传全世界。”

  大恩上师不辞辛劳地弘扬佛法,这就是对莲师教言的践行。每次见到上师,总是能从上师欢喜、柔和而又坚定的目光中看到疲惫。弟子愿意生生世世追随您,在您的引领之下,为佛法的弘扬光大尽绵薄之力。

  嗡 格热湛嘉巴扎 色德 啊 吽!

  顶礼大恩上师!顶礼!再顶礼!

  弟子:邬金拉姆

  完稿于2016年7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