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五十一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讲了精进的分类和修法。精进分为擐甲精进、加行精进、不满精进三种。擐甲精进,是缘于善法的勇悍意乐,也是指菩萨对于利益众生发起的勇猛而广大的意乐。虽然行菩萨道的时间如此久远,所化如此广大,难行事业无量无边,但是菩萨内心始终没有怯懦、没有退缩。哪怕让一个众生生起一刹那的善念,需要在百千万劫中做他的奴仆或者在无量劫中安住在地狱,菩萨都心甘情愿。仅仅依靠这一念愿心就能迅速积资净障。所以,我们作为诸佛菩萨的随行者,在发心过程中不要遇到一点困难违缘就退缩了,这是不应该的。

  加行精进包括恒常加行精进和恭敬加行精进。恒常加行精进是指在没有获得究竟佛果之前,菩萨一刻都不会散乱在正法之外,而是时时刻刻修持善法。恭敬加行精进是指对上师善知识、大乘佛法、自相续的菩提心、所利益的众生等,自然而然地生起恭敬心。

  不满精进是指对修法、行持善法等不能怀有满足感,在没有获证佛果之前,所断还有待于逐步断除,功德还有待于逐渐生起,所以在这期间要持之以恒长久发起勇猛精进。

  总之,能否获得佛果,唯一依赖于精进。如果没有精进,哪怕你十分聪慧,理解法义无有障碍,也不会获得任何成就。所以,我们一定要孜孜不倦、持之以恒、不紧不松地修持佛法。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想要发起精进,首先要认识精进的违品,继而想方设法地断除它。

  精进的违品有同恶懒惰、耽著恶事懒惰、自轻凌懒惰三种。

  同恶懒惰,即是推延修法。对治的方法是思惟寿命无常,如果我们不修持正法,死后多数都会堕入恶趣,尤其在末法时代的众生,再想获得人身来修持佛法就太难了。所以修法是不可以等待的。很多人等待一切世间的顺缘圆满后再去修法,这样是不行的。一旦无常现前,想后悔也来不及。

  耽著恶事懒惰即是喜欢做世间各种不善业或无记业,不喜欢行持正法。对治的方法是思惟正法的利益和世间法的过患。

  自轻凌懒惰即是轻视自己,认为自己什么法都修不成,继而自甘堕落。对治的方法是发起擐甲精进,提高自己的心力。我们修任何法都不能怯懦,不然不要说获得佛果,就连一件简单的事情也没办法成办。

  具体可以从所得果位、能得方便以及所安住修道处来破除自轻凌懒惰。

  从所得果位来说,既然旁生都能依靠精进获得佛果,我们为什么不能呢?三世诸佛以及前辈高僧大德都是从凡夫位起修,依靠精进最终获得了佛果。那我们当然也可以做到。

  从能得方便来说,忍受修行的小苦能够帮助我们出离轮回无尽痛苦,这是值得去行持的。而且佛陀也没有让我们现在就像菩萨一样去行持真实的六度,而是根据自己的能力,循序渐进地去修持,这没什么值得畏惧的。

  从安住修道处来说,虽然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历经生死轮回无数次,但我们依靠大乘的发心以及大乘空性的修法,可以将痛苦转为道用,将来成就菩萨的果位时,就能逍遥自在地利益众生,不会有任何阻碍痛苦。所以,成就佛果之前安住轮回的痛苦已经不成为痛苦了,不值得我们害怕。刚开始可能会有一点痛苦,但是通过一步步修行,修法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对众生的悲心和救护众生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大,到时一成就菩萨果位,哪怕到地狱当中,就像入花园一样,没有丝毫痛苦。

  总之,遇到问题要勇于面对,怯懦的心态不但于事无补,还会让自己更加退缩不前。所以,应善加了知修证菩提的方法,并发起普贤行愿,提高自己的志愿力,这样能够迅速的积资净障。

  今天我们继续讲解精进的修法。

  断除精进的违品之后,我们还需要修持精进同品之六力。

  其同品如《入行论》云:“勤利生助缘,信解坚喜舍,畏苦思利益,能生希求力。故断彼违品,以欲坚喜舍,实行控制力,勤取增精进。”精进有四种助缘,分别是:希求力(也叫做信解力或胜解力)、坚固力、欢喜力和放舍力。在梵语中,缘和力是一个意思,所以这四种助缘又叫做四种力。我们依靠这四种力来断除懈怠,行持善法。

  此处信解力和希求力是一个意思,是指对大乘佛法具有强烈的希求心。正如《普贤上师言教》所说,就像在恶狗面前放青草一样,无论你放多嫩、多绿的草,它也无动于衷。同样,对正法毫无兴趣,哪怕给他传九乘之巅无上大圆满法,他的相续也不会产生点滴功德。

  如果问:依靠什么方法增上精进呢?应该通过聚集希求、坚固、欢喜、放舍的助缘而勤勉取舍、主宰身心来增上精进。勤勉取舍即是实行力,主宰身心即是控制力,再加上前面的四种助缘即是精进同品的六力。

  第一,希求力。

  希求力,是缘于所爱乐的法,内心希求的状态,也称为欲乐。它的作用是直接引生精进的心所。也就是说,欲乐之果为精进。因此,大乘精进的所依或根本,就是对大乘法具备有力的希求心。如果没有希求心,不可能得到欲乐之果。

  如《入行论》云:“畏苦思利益,能生希求力。”如果想生起这四种力,主要是依靠希求力,希求力的根本因就是思惟轮回痛苦和解脱利益。

  为什么对正法生起希求心很重要呢?从无始以来到现在,正是因为我们没有对正法生起过信乐心,一直耽执于世间八法,才会在轮回当中生生死死无数次,才会落得如此困顿贫乏。如果能知道正法的利益和轮回的过患,我们还会舍弃正法而不去行持吗?诚如《入行论》中所说:“从昔至于今,于法未信解,故遭此困乏,谁复舍信解?”

  一切善法的根本即是对法的信乐心。如果没有信乐,就从根本上失去了修持善法的内在推动力,也就不可能精进修行佛法,求证菩提。

  从三士道来说,如果对断恶行善没有欲乐,就不会精进地行持,从而缺乏受生人天善趣的因(人天善趣的因就是行持十善法,断除十恶法),这样也会导致堕于恶趣的衰损中;如果对解脱生死没有欲乐,只是耽著世间八法,也就是没有出离心,就不会精勤地修持解脱道,从而困在生死轮回的衰损中;如果对成佛、度众生没有欲乐心,也就是没有菩提心,就不能精勤地修持菩萨行,从而困在唯求自利的衰损中。反过来说,如果具备这三种欲乐心,就能依次成就人天善法、解脱善法、菩萨善法。所以佛陀说“一切善法的根本为信乐”。如《入行论》云:“佛说一切善,根本为信解。”

  信乐对成就正法如此重要,那我们如何生起对正法的希求心呢?方法即是思惟业果。如《入行论》云:“信解本则为,恒思业因果。” 尤其是思惟菩萨行的利益和违越菩萨行的过患。

  大多数人不大注重谨慎取舍因果,所以,他们的精进大多数是“泡沫式的精进”。虽然口头上说学习高深的佛法,认为“一切法都是空性的,对什么都不需要执著”,但究其实质,只是想在轮回里过着舒服的生活。这是放任自己的习气,强化我爱执,哪里有大乘精进的内涵?就连米拉日巴尊者也是因为对业因果生起胜解信,才能历经千辛万苦,百折不挠地精进修法,而即身成佛,我们对业果又岂能轻视?想一想这些前辈的高僧大德、成就者们,他们都是对业因果生起胜解信,才会精进地修持佛法。除了这样,也没有其他捷径。

  有些人暂时没有对经论作过广大地闻思,比如年纪特别大的人,或者闻法的基础比较薄弱的人,不能从因明三相推理的理论上理解因果正见,但依靠世间许多因果实例,还有佛经中的因果事例,比如《百业经》《贤愚经》等佛经,也可以生起对断恶修善的稳固希求心。

  喇拉曲智仁波切在《极乐愿文大疏》中讲了一则公案。以前藏地莫涅地方(现在四川康定县和道孚县一带)有一个老盗贼,被判处无期徒刑,囚禁在十分恐怖的牢房中,手脚全部戴上了沉重结实的镣铐。无论是谁都不希望被剥夺自由,终身监禁,老盗贼当然也想早日脱离这种环境,于是他一心一意地念诵莲师的《遣除道障摄略祈祷文》。

  (藏地佛法比较兴盛,虽然他做了偷盗业,但是他还是有因缘知道《遣除道障摄略祈祷文》,还是有一定福报的。《遣除道障摄略祈祷文》就是:“邬金仁波切拉索瓦得,嘎金瓦洽摩炯香,屯金桑巴哲巴当,秋当吞盟欧哲作。”意为:祈祷邬金大宝尊,违缘障碍无缘生,顺缘意乐悉圆满,祈赐共不共悉地。这是第一世多智钦仁波切,也就是观音菩萨的化身菩提金刚所造的。他面见莲师的时候显现了这个祈祷文。以前法王如意宝住世的时候,僧众也一起共修过,加持力特别大。)

  由于祈祷文的加持力,老盗贼在监狱中并没有感到很大的痛苦。后来有一天,他感觉手铐脚镣松开了,他低头一看,果然如此。这时监狱的铁门也自动打开,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喊他:“你不想走吗?”他有点害怕,心想:“这人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看守们都能看见,这样走出去岂不是送死吗?”虽然心中有疑虑,但又想着有人带自己出去,或许可以吧。(他又害怕,又想走。)所以他就跟着白衣人战战兢兢地走出去了,监狱里的门一扇扇地自动打开了,别人却如同耳聋目盲一样,一点也没有觉察到。最后他顺利地回到家中。这也是上师莲花生大师的加持力。

  很多人可能认为:“他造了那么多业,佛菩萨怎么不分清善恶呢?”其实他在祈祷莲师的时候,他所造的很多业障得以清净,不然也不可能出来。如果他没有虔诚心,也不可能感受到莲师的加持。

  近代《观音灵感录续编》中记载,江苏沭阳的书吏李穉三,是毛景周居士妻子的弟弟。在民国二十一年四月四日被人诬陷,由驻扎沭阳的地方军拘禁,严刑逼供,最后屈打成招。毛景周劝他念诵观音圣号,并告诉他《北洋画报》刊登的一则实例——居先生在南京监狱诵《观音经》,脚镣屡次脱落,让他坚定信心。李穉三听了之后当即相信,开始昼夜默念不停。等到第三天的时候,他由西关看守所,被押解去东关团部,全程大约有三里路。他一路上心无杂念地念诵圣号,刚走出一里地,脚镣突然铮然作响,豁然脱开。同时被提审的其他囚犯还有押解的士兵都非常惊讶,觉得是奇事。后来李穉三果然沉冤昭雪。

  这些在世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确确实实地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向我们诉说着无欺的因果规律,告诉世人皈依三宝不可思议的功德利益。如果你对佛法具足基本的正信,那么外境的万事万物,都是向你揭示因果法则的善知识,可以让你时刻增上对解脱正法的信乐。

  我们还需要思惟:入大乘门的因是发菩提心,发了菩提心以后,就要立誓断除自他一切过失、引生自他一切功德。事实上,要让每一种过失及其习气究竟清净,或者让每一种功德毕竟圆满,都必须经历多劫修习,而我有没有为此付出过精进努力?如是反观自己就会发现,我根本没有为此做过少分精进,一直在放逸、懈怠、懒惰当中,虚耗自己难得的人身。这样没有任何意义。这样思惟以后,应该呵斥自己,鞭策自己发起精进。

  第二,坚固力。

  光有一个希求心还是不够的,还要踏踏实实、持之以恒、坚定不移地行持,这叫坚固力。做任何一个事情如果没有稳重的心态,今天做一点,明天半途而废,这样怎么能够获得圆满呢?所以必须要有一种坚固的毅力。

  如《入行论》说:“首当量己力,自忖应为否,不宜暂莫为,为已勿稍退。”在修持某种善法之前,必须详细周密地考虑,充分认识这件善法的成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然后仔细衡量自己的智慧、时间、精力等各个方面,判断自己是否具足完成这件善法的能力。就像在世间当中你要成办一件事情,也会去思考它需要什么样的因缘条件,不可能盲目去做。如果自己在各方面具足条件,那就可以进一步行持,如果觉得自己能力不能胜任,那就应知难而退,暂时退避为佳。修习佛法要从基础的法要开始一步步修行。如果一开始马上修习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大手印或者大圆满等,自己还不是这些殊胜法要的根器,也修不上来,要暂时退避一下。

  一旦开始实行了,就不要放弃退缩,而是一鼓作气全力以赴地去完成。修加行也是这样的,一旦认定了,开始修行了,就不要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一定要踏踏实实、持之以恒地去修持。儒家的《论语》也有说:“言必信,行必果。”

  如果一开始没有善加观察,半途而废,今生就会感受失败的痛苦,这也只是小的苦果而已。来世由于同行等流果,自己会习惯于自食其言,违背誓言,做事不能圆满,增上自己的罪业和痛苦,带来更为严重的过患。如《入行论》云:“退则于来生,串习增罪苦,他业及彼果,卑劣复不成。”根索曲扎仁波切在《入行论》讲义当中将这些过患总结为五条:

  一、中途废弃善行这一恶业,就是说自己发了誓愿后不去行持,以等流果,后世会继续串习这一恶业,使罪业力越来越大。

  二、以串习恶业之力,使自己的善业功德减弱,而罪业感招的痛苦将增加。

  三、自己因恶习阻碍,会变得越来越堕落,即使是修善业,也只能成办一些微小下劣的善业。为什么这样说呢?本来想去修持善法,但由于恶习的阻碍,比如你一天沉迷网络当中,只能相应念一点点心咒,做一点点功课,还可能越来越减少,到最后一天念一两句佛号都不错了。

  四、因为舍弃善法的恶习阻碍,自己修善所得的结果也很卑劣。

  五、自己最终不能圆满成办任何善法。比如你中断了一个法要的传承,虽然很想再接上,但大多是不能成功的,常常因为各种违缘而拖延,一生之中也不一定有机会圆满传承。法王如意宝也强调过,中断传承的罪过特别大,而且在生生世世中很难清净,希望大家对此有清醒的认识。如今我们有机会一起修持《开显解脱道》,希望大家一定要善始善终。而一件善事没有圆满的话,其他的善事也没办法善始善终,最终必将一事无成。

  为了让誓愿得以究竟,应当修习三种慢心,让心力坚固。这三种慢心即是业慢、力慢和惑慢。此处的“慢”,并不是傲慢的慢,是指对于修习善业、断除烦恼和有能力成办自他二利三方面,我们应该具备自信心。

  业慢,是指自己对于独立完成修道、荷担如来家业、弘法利生的善业充满自信。大乘菩萨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有极大的信心,如同太阳独自遨游虚空,不依靠任何伴侣,一切逆境违缘也无法阻挡,这种超越一切的坚定胜信即是业慢。

  力慢,是指在行持善法时,对自己摧灭烦恼、成就一切善法的能力充满信心。修行人如果怯懦胆小,做任何一件事都会觉得自己不能胜任,以此而不能精进努力,陷入萎靡不振的状态中,导致任何善法都没办法圆满成就。

  “惑”,就是烦恼。惑慢,是指在烦恼降临时,对自己能忍耐烦恼的伤害,住于安忍而不失智慧的信心。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轻视烦恼贼,让心高昂起来,应思惟:“生起烦恼没什么关系。”在心里给自己打足信心勇气,“我一定要用佛法的智慧宝剑斩断烦恼,绝不让烦恼战胜我。”

  烦恼刚刚生起来,特别微弱,断除它很容易。有些烦恼虽然时间比较长了,但是长也没关系,佛法的智慧明灯可以把千万年的黑暗照亮。

  三种自信在本体上没有区别,但在反体上有所不同。业慢是对自己所从事的最胜善业之信心,力慢是对修习能力的信心,惑慢是对自己不为烦恼所败的信心。

  总之,修任何善法之前,首先要去除依赖心,下定决心由自己独立完成;而且要有“别人做不了,只有自己能胜任”的英雄气概。不要做什么事都依靠别人,这样不行的。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些同群助伴,但是最终还是靠自己。正修时要让心坚固,只允许向外打倒烦恼,不让烦恼向内摧毁自己。此外,还要思惟中途舍弃誓愿的严重过失,然后不论行持任何善法,一旦立下了誓愿,一定要去圆满它。在自心还没有获得稳固之前,都应该好好修行。

  第三,欢喜力。

  没趣入善法时欢喜趣入、趣入之后不愿中断的无厌足的心力,就是欢喜力。有了欢喜力,就能让我们行持善法时乐此不疲、持续不断。这是修习善法时不可或缺的。

  应该通过思惟正法的利益,来引发欢喜心。首先思惟:善业的果报是安乐,既然我对安乐没有满足,则对安乐之因的善业也应当无有满足。虽然世人为了一天三餐的温饱,把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世法上,所作的事业能否获得安乐尚且不一定,但他们都能欢欢喜喜地勤作,而我所作的善法必定能得到大安乐,所以我应当对此倍感欢喜,而且要比他们更加精进。

  其次思惟:享受五欲虽然暂时有一点快乐,但是后患无穷,世人追求五欲尚且没有满足,何况我所修的善法能带来现前、久远的无边安乐,而且是极其清净的无罪安乐,为什么我要满足呢?这样思惟以后,让心欢喜。

  欢喜力一旦修到量,就能产生像烈日下的象群奔向水池一样的踊跃心。大象群在很热的天气看到远处有水池,肯定非常欢喜地奔跑过去。如果我们修习佛法也能有这样的欢喜心、踊跃心,果报不可思议。一些不良的状态,比如“一开始不愿意趣入”、“中间心里疲惫、无精打采、烦闷难耐”等,都能得到改善。

  所以我们要对照一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心,如果有,一定要让自己的欢喜心生起来,多串习一下欢喜力,一旦欢喜力修到量,不会出现这种现象的。

  第四,放舍力。

  放舍力有两种。一种是身心疲惫时应当放舍,休息好了立即再发起精进;一种是完成一件事之后必须放舍,要对更高的境界发起精进。

  无论行持任何善法,正行必须要一心一意,专心致志地去完成这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心力、体力有限,中间会感到疲乏、烦躁、忧愁等,没办法将善法一气呵成地全部完成。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强撑着继续下去,很容易引起自己对修行的厌烦心。从长远来看,这是非常不利的。我们应该暂时把事情放下来,自己作一番调整,使疲劳消除,力量恢复。对于修持较大的善法来说,这种放舍是必须的助缘。

  实际上,一切行为都要恰到好处,合乎节奏。比如:走路时,身体不紧不松,步伐不急不缓,自自然然走得很远。我们修行也要注意调节身心,绷得太紧或者太松都会出问题。像我们打坐观修,有的人开始时非常勇猛,不知道暂时放舍,一段时间后便无法调适,以后看到坐垫就厌烦害怕,看到佛堂就不想进去,这样就得不偿失了。这是由于不善巧的缘故。以前也讲过,打坐的时间要短,次数要多,对初学者来讲,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某件善法大功告成,完全圆满以后,同样也要运用放舍的方法,将事情完全放下,以便轻装上阵,去继续修习其余的善行,求取更高的境界。在修行的过程中,我们获得少许体会、觉受、修行的功德时,不能得少为足,这样会导致自己裹足不前,陷入在懒惰当中,障碍生起后后的殊胜功德。我们还有那么殊胜的法要需要修习,不要沾沾自喜。

  第五,实行力。

  实行力,是指在实际修行中以正知正念来摄持,是一种谨慎不放逸而增上精进的力量。

  在沙场上,身经百战的老将与敌人作战时有两种特点:一是能巧避锋芒,不与敌人针锋相对;二是能反过来降伏对方。同样,经验丰富的老修行人,与烦恼作战的时候,也有两个特点:一是能回避烦恼的利刃,保护自己;二是能巧妙地对治,消灭烦恼,使其无法再度加害。比如烦恼很炽盛的时候,你越压制就越是压制不了,应该放任,回避其锋芒,然后观察它的来住去,最后烦恼也慢慢地温顺起来了。

  正知,是指谨慎观察自己的身语意三门是否如法。

  正念,是不忘善法的意念,也就是忆念正法,时刻不忘修持善法。

  如果将自心比喻成马,正念比喻为拴马的绳索,正知则如同马的主人。主人在放马时,需要经常要去看护它,用绳索拴住它,防止丢失;同样,我们修行时必须经常以正知观照三门,注意三门所为是否如法,然后以正念时时刻刻将三门安住于善法当中。

  如果具足正知正念,就能及时发现烦恼,避开其锋芒。反之,如果丧失正知正念,就会陷入散乱烦恼的深渊,不断造作恶业。

  在《普贤上师言教》中说,修行佛法者每天早晨起床时,应当在床上静坐,自心悠然放松,反思昨夜的梦境,善察自心;晚上也不要在无所忆念的状态中昏睡过去,应该在床上平缓安坐,像早上一样观察思惟,回顾这一天身语意三门做了多少善业和恶业,对善业则随喜回向,对恶业则励力忏悔。

  有好多人早上一起来,不会观想上师三宝,而是想到自己的手机放在哪里了,第一个就是看所谓的“手机本尊”。晚上说:“哎,累得很啊!”什么也没有做,直接倒头呼呼大睡。这样说自己是一个大修行人,能够行持大善法,成就大事业,利益很多众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修持佛法需要依靠长期坚持不懈,方能得到真实的功德。如果我们能先培养早晚以正知正念观察三门的习惯,渐渐地加以纯熟,一天之中以正知正念省察身心的次数渐渐增加,两次、三次、……百次、千次,遍及到日常生活的每一刻中,能做到这样,修行怎么会不成功?有些学佛的人一天到晚稀里糊涂,早上从床上爬起来,擦一擦眼睛,迷迷糊糊地到处乱跑,将时间虚耗在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晚上倒头就睡,这些人正如华智仁波切所说的一样:与圈里的牦牛没什么差别。一点正知正念也没有,还能修什么佛法,更谈不上有任何善业功德,等待这些人的结果,只会是无边的恶趣痛苦。所以,我们一定要培养自己的正知正念。

  依止正知正念的方式,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心上,保持高度警觉。当烦恼刚刚生起时,就立即迎面遏制,而且不仅是遏制,还要发起两种心:一种是对造恶业不欢喜的心,远离一切罪业;一种是发誓不再造作的心,如果已经违犯戒律,造作恶业,就要自我谴责,精进忏悔,并暗下决心,发誓不再造作。有了这两点,自己的修行才能进步。

  如果想要一直保持有力的正念,就要依止善知识、善友以及多闻等。札嘎仁波切在《山法宝鬘论》中说:“当上师健在期间,我们这些初学者应当像谚语中所说的‘小孩拉着母亲的衣襟’一样瞬间也不离开上师。”假如不具足这种因缘,有些大德也说了,那绝不能离开上师的教言。按照《毗奈耶经》的要求,修行人入门之后,最少十年不能离开上师。但现在的有些人,刚刚遇到一位上师,上师也稍微给他指点一下,就马上到别处去实修了,这种修行是很难成功的。因此,如果想要修行的境界得以增长,希望大家不要离开上师善知识。

  第六,控制力。

  控制力,是指自主的控制身心,使自己能遵循正道,身心振奋轻安而行的力量。控制力也叫做驾驭力。

  华智仁波切在《<入行论>之修行次第》中说:“任运驾驭自己的三门,忆念不放逸的忠言,从而自由自在学修一切学处,这是驾驭力。”不放逸是指谨慎摄持身语意三门,不放纵三门造作恶业。

  我们行持任何善法,比如闻思、观修、念诵、转绕等,在行动之前应当忆念有关《入行论·不放逸品》中的教言,比如观想烦恼过患而不放逸、观想人身难得而不放逸,以此生起谨慎、坚毅的决心与必胜的信心,使身心振奋有力,然后去行持善法,这样才能做到事半功倍,迅速圆满善法。就像丝絮、蒲公英能随风吹送,来去自如轻盈地飞舞,如果我们身心调柔,为欢喜心所带动,就能轻而易举成办一切善事。

  总之,我们要断除精进的三种违品,行持精进同品之六力,这样才能发起恒常勇猛的精进。

  ❸ 后行

  在座间的一切行为中,依止正知、正念、不放逸,精进行持一切善法,比如十法行(十法行就是缮写佛经、供养、施赠、听闻、受持、披读、开演、讽诵、思惟与修习,这在《大乘庄严经论》里面讲得比较清楚)、十度、顶礼、转绕等,尤其应修持七支供法以及念诵《三十五佛忏悔文》。然后于三轮无缘中回向善根。

  有的人总是散乱于外境,很难发起精进。具备一切善巧方便的佛陀,还告诉我们一个能发起精进力的咒语。这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结集的《净除业障百咒功德》里,有一个心咒,名为大悲不懈观世音菩萨的心咒,依此能焚尽众生懈怠的森林,令燃起异常精进的烈火。这个咒语就是:嗡 Ra那 阿札 阿匝 德哈达吽啪。大家念诵的时候,不单单为了断除自己的懈怠,还应该发起这个心:为了断除一切众生的懈怠放逸,忏悔一切众生懈怠放逸的恶业,让一切众生都能精进行持善法。

  此外,关于怎么样对治懈怠,《前行笔记》中也讲过一个非常殊胜的窍诀:“忆念上师是对治懈怠的有效方法。每当我在修行中有所懈怠,我立即想到我的上师们,想到他们的种种功德和对我的恩德,心里便充满感激和愧疚,不再允许自己懈怠懒散。”比起供养上师财物,精进闻思修持佛法才是最令上师欢喜的事情。上师的恩德如此巨大,如果我们懈怠懒惰,怎么对得起上师的辛苦付出?

  我们懒惰的时候,还可以看一看米拉日巴大师的传记,看一看他是怎么修行的,这样会激励自己精进,不再懈怠懒惰。

  汉地的虚云老和尚在上海玉佛寺的禅七中开示说:“各位初发心的人,要知人身难得,生死事大。我们得了一人身,更要知道佛法难闻,善知识不易值遇。今天诸位亲到宝山,要借此良机努力用功,不要空手而归。”

  法王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也开示:“死主大敌如暴雷,谁亦不知何时到,住之岁月无空闲,今当速修诸善法。”

  一切众生决定是要死亡的,死期是不定的,死时除了正法之外,其他世间的种种措施都是无济于事,对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因此我们应当速速修持正法。

  ④ 功德

  《经观庄严论》云:“佛子作无比,披甲加行勤;灭自他染聚,令得圣菩提;以彼精进置,有情三菩提;精进以智摄,世间尽长住。”这里弥勒菩萨讲了四种功德。

  第一,诸佛子披上了意乐精进的铠甲,发起了随修加行自性的精进,不杂染世间烦恼,故超越世间精进;又因为菩萨证悟二无我(人无我和法无我),修持自他二利,故超越声闻缘觉之精进;又因为菩萨的精进尽未来际劫无有穷尽,遍及十方,无比勤作;故称为广大。

  第二,菩萨的精进能摧毁自他烦恼,获得殊胜菩提,是为无求。

  第三,菩萨以精进安置一切士夫于三种菩提(声闻、缘觉、佛三菩提),是具大义之功德。

  第四,精进以空性智慧摄持的缘故,于诸世间成为无有穷尽,是为无尽之功德。

  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也说:“功德皆随精进行,福慧二种资粮因。”在修道的过程中,一切功德都需要精进才能得到,精进也就是福慧二种资粮的因。

  《经观庄严论》亦云:“善法之内精进胜,如是由彼后当得。”一切资粮善法中,精进最为殊胜。因为依靠精进,随后就能获得善法资粮,如果没有精进就不能成就任何善法。成办资粮的多少完全依赖精进的大小。

  有的人可能会问:静虑(禅定)和智慧能够降伏烦恼,为什么不是最殊胜的呢?这里的原因是,如果没有发起精进则不能生起静虑和智慧,因此一切善法的因是精进。此处是从“由精进才能生起一切善法”这一角度来宣说精进最为殊胜。

  在依止具德善知识获得正确的修行道路以后,行者想在短短一生中获得解脱与成就,除了长期不断的实修熏习之外,别无其他捷径可走,历代高僧大德都是如此成就的。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当中也说了:对大圆满具有信心的同时,一定要加上精进。

  《瑜伽师地论·菩萨地》云:“由此精进,是能修证能成菩提一切善法最胜因缘,余则不尔。是故如来以种种门称赞精进能证无上正等菩提。”意思是,精进是能修证菩萨善法的众多因中最殊胜和最主要的因,其他因就不是这样,因此诸佛如来称赞以精进能证得无上菩提。

  《冈波巴尊者传》中说,冈波巴离开米拉日巴尊者时,尊者本想给他传个最深的窍诀,但想来想去也没有舍得。于是尊者坐在河的此岸,目送冈波巴离开。冈波巴渡河行了一小段路后,隐约听见尊者呼唤他的名字,就立即回到尊者面前。

  米拉日巴尊者对他说:“唉,我这个窍诀虽然至为殊胜,有点舍不得传人,但如果连你都不传,那还传给谁呢?还是传给你吧。”因为冈波巴大师是米拉日巴如太阳一样的弟子,以后他的法脉主要是由冈波巴大师弘传。

  冈波巴欢喜雀跃万分地说:“那么,我是否要准备一个曼茶罗作供养呢?”

  尊者说:“曼茶罗倒不需要。只要你莫辜负我这个窍诀就行了。好,现在你看——”说着,尊者就将衣袍撩起,只见他周身上下都是多年苦行而结成的网状老茧!尊者继续说:“我再没有比这更深奥的窍诀了。我就是经过这样的苦行,心中才生起功德的,所以,你也要以最大的坚忍来修行才好。”

  很多人觉得:老茧怎么是最殊胜的窍诀呢?应该传授非常殊胜的法要才对!如果已经得了殊胜的法要,没有精进修行还是不能获得成就的。无垢光尊者在很多窍诀,比如在《上师心滴》当中说,如果得到最甚深的大圆满的灌顶、传承,一定要依止寂静处精进修行,获得成就和安慰以后,再度化如海的众生。所以得到窍诀后一定要精进地修行,这是特别重要的。

  后来冈波巴也遵从教导,没有到处云游,而是像上师那样安住一处,精进努力修行,最后成为噶举派的一代宗师。

  米拉日巴尊者、冈波巴大师以及历代高僧大德都为我们示现,精进才是一生成就佛果的最殊胜窍诀。哪怕我们获得了最殊胜的大圆满密法,如果不精进也不可能一生成就佛果的。

  《正法念处经》中也说:“若溺懈怠泥,没苦海不出,若人勤精进,则渡生死海。”如果陷入到懈怠的泥潭当中,不可能出离轮回的苦海。如果能精进,肯定能度脱生死海。

  《佛说无量寿经》云:“至心精进,求道不止,会当克果,何愿不得?”阿弥陀佛在因地作为法藏比丘时,曾在世自在王如来前请教,佛开示说:以至诚心精进、永无停息地进取,一定能得果,何愿不能实现呢?法藏比丘依佛教言,依愿长期精进,最终成佛,号阿弥陀。四十八愿,愿愿圆满,成就了十方世界无与伦比的西方净土。

  《大唐西域记》中记载,胁尊者住于母胎60年,生下时已是须发皆白,他80岁舍俗出家,有年轻僧人取笑他说:“出家有两种事业,一要修习禅定,二要讽诵经论,但你已经如此老迈,还能做什么?这不是到佛门滥竽充数、饱食终日吗?”

  听到这些,尊者马上立誓说:“我如果不通达三藏教理,不断除三界欲惑,得六神通,具八解脱,终不以胁而至于席。”从此以后,尊者白天研习教理,晚上则夜不倒单一心修定,经过三年苦行便通达三藏证得所愿。后人景仰他常坐不卧,两胁从未接触席子,故称他为“胁尊者”。

  而曾经取笑他的人,不但没有通达三藏,也没有证得圣果。尊者仅用三年精进便超越了他们,所以自古以来,修行人精进与否,在成果上确实有天壤之别。

  当然,我们作为欲界众生,一点不休息也是不现实的,但也不能一天老是休息,老是睡懒觉。有些人睡八个小时、十个小时、十二个小时可能还不够,这样修行怎么能行呢?不要说修行了,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想成办世间法,还想“我以后要开公司!要挣多少钱!”这是天方夜谭而已。

  有些人没有特殊的病,也没有做特别累的事,却总是抱怨“我特别累,特别苦”。其实,就算是蚂蚁、蜜蜂、蚯蚓,它们为了生存也要不停奔波,我们作为人,而且是为了获得解脱、弘法利生在做事,此时付出一点点又何必叫苦叫累呢?就像一些发心人员,做一点点就觉得“哎呦,我怎么做那么多!一天那么累,我做不来啊!”生起厌烦心,这样是不行的。

  其实,不要说长久的努力,哪怕是一天的精进,也是很有价值的。《法集要颂经》云:“若人寿百岁,懈怠劣精进,不如一日中,勇猛行精进。”如果一个人活了一百岁,但始终懈怠度日,那还不如在一天中勇猛精进。一天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如果善加利用,比如行善时身心踊跃、精进不辍,以三殊胜摄持,这样功德也是不可思议的。

  《净土圣贤录》中记载:晋朝有一个穷人,因贫穷而发大愿:我因宿业受此苦报,愿我将来能面见阿弥陀佛、往生极乐世界、成就一切功德,为实现这一目标,纵然失去生命,我也终不休息。发誓之后,七日七夜专精念佛,心地开发,见佛相好光明遍满十方世界,并得佛授记。他在七十五岁时往生极乐,即证大菩萨位,号“觉明妙行”。

  由此可见,精进力的确不可思议,七昼夜的精进就能超胜九劫修行,七日专精,就能开明心地,亲见佛颜,得佛授记。

  有些法要,如果专心修持七天,就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加持。法王如意宝说修持上师瑜伽也有这样的功德,全知麦彭仁波切在有些法里面也是这样说的。

  具有精进者功德无量,如果归纳起来,有受世人赞叹、实现所愿、增上功德、获得佛果四种。如《大圆满心性休息》云:“具有精进世间赞,具有精进成所愿,具有精进增功德,具有精进得佛果。”

  精进的功德有多大,懈怠的过患也就有多大。

  《正法念处经》云:“烦恼根唯一,所谓懈怠是,若有一懈怠,彼人不得法。”意思是,种种烦恼的唯一所依即是懈怠。如果谁具有懈怠懒惰,他就不会成就任何善法功德。

  《海慧请问经》云:“有懈怠者,菩提遥远最极遥远。诸懈怠者无有布施乃至无慧,诸懈怠者无利他行。”懈怠的人,菩提佛果离他最极遥远。懈怠者没有行持布施乃至般若,也没有利他之行。

  《大方广佛华严经》说:“如钻燧求火,未出而数息,火势随止灭,懈怠者亦然。”就像钻木取火一样,钻钻停停,刚有点热了又冷却下来,始终不能出火,懈怠者也是这样,无论学什么都不会成就。如果修行多年,进步不是很明显,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从未发起过猛厉的精进力。

  总之,不论是什么福慧资粮,想让未生者生起,必须依靠精进;让已生者安住,也必须依靠精进;让已安住者增长,仍然必须依靠精进。如果没有精进力,就不会产生任何白法资粮,未生的无法生起,已生的将会退失,未退失的无法增进。就像没有风,万物则不会动一样,如果缺乏勤奋精进,福德智慧资粮就不会产生。《入行论》云:“忍已需精进,精进证菩提,若无风不动,无勤福不生。”

  了知精进的功德和懈怠的过患后,我们一定要精进地修行正法。

  (5)静虑度

  此分四:一、自性;二、分类;三、如何修持;四、功德。

  ① 自性

  此分二:一、静虑度之自性;二、圆满静虑度之相。

  ❶ 静虑度之自性

  静虑,梵语“禅那”,义即受持,能持心一境而不散乱,故名静虑,也叫禅定、等持。

  静虑的自性,即安住所缘境、心不散乱、妙善的心一境性。

  “心一境性”,即令心安住于某一所缘境的体性。“妙善”是赞叹“心一境性”极为善妙,具有超胜散乱心的境界、受用、力量等。《瑜伽师地论》说:“系心于此一所缘境,是故说名心一境性。”将心系在这一所缘境上,比如佛像或所修持的法要等,所以称为“心一境性”。

  《瑜伽师地论·菩萨地》中说:诸菩萨以闻思菩萨藏为前行,所有妙善的世间心一境性和出世间心一境性,心无颠倒地安住于奢摩他品或毗钵舍那品,或奢摩他和毗钵舍那双运道同时通于二品,应知这就是菩萨静虑的自性。

  对于菩萨藏努力闻思,是成就静虑的前行方便,如果缺乏闻思,就难以成就静虑。这里提到的“奢摩他”和“毗钵舍那”是梵语,分别是指寂止和胜观。《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止,又称‘奢摩他’,义为寂止,指心不外散,也不昏沉,一心专注于某一所缘境,了了分明,寂然不动。”又云:“观,毗钵舍那,义为胜观,指观察法性的妙慧和现见法性的无漏智慧。”

  以大乘不共禅观而言,“止”即是法性寂然,“观”谓寂而常照。“止”如同明镜、止水,“观”如同明镜止水影现万象。在较深的层次来说,止观是同一本体上的两个不同反体,实为一体不二。

  需要了知的是,从暂时修习次第上来说,修行人必须要得到寂止,才能生起彻断烦恼的胜观。如《摄正法经》中云:“由心住定,乃能如实了知真实。”如果不能得到寂止,烦恼习气得不到压制,观修无我空性的胜观就没办法生起,烦恼习气的种子也就无从断绝。

  萨绕哈巴是印度的八十四大成就者之一,他娶了箭女——一个15岁的贫女,到森林中修持瑜伽。贫女因为上师摄受而摆脱了低劣的生活,因此倍觉荣幸,发愿一生尽心承侍上师,让上师专心修行。

  一天,萨绕哈巴突然说:“给我端一盘咖喱萝卜酱来。”贫女配好萝卜酱,送给上师。但尊者已经入定了,并在长达12年中没有出定。

  12年后,尊者出定,第一句话就是:“我的咖喱萝卜酱弄好了没有?”

  箭女说:“上师啊,收获萝卜的季节早就过了。您入定时的萝卜酱,现在都过去12年了,您怎么还没有忘?真实的禅定,是远离有无、乐与不乐等一切相状,而您修的这是什么禅定呀?”(好像她教训上师一样,其实是他们的游舞吧。)听到这句话,尊者被点醒了,从此入于超越一切分别的真实静虑。

  因此,真实静虑应该是远离一切相状的。

  ❷ 圆满静虑度之相

  倘若详细观察,静虑也同样是以心而成就的。修行静虑有很多种方便方法,如持诵、静坐、数息、观风脉等,也有断食等一些苦行。有些人身上不穿衣服,口里不吃食物,一直以苦行的方式修持禅定,这不能说没有任何功德,但严格来讲,如果心散于他处,被外境所转而没有真实调伏自心,身体和语言的这些苦行功德不大。如《入行论》云:“虽久习念诵,及余众苦行,然心散它处,佛说彼无益。”

  《摄三摩地经》云:“诸比丘,若心外散,苦行念诵皆无果。”佛陀告诉诸比丘,心如果外散于外境的妙欲,这样的苦行及讽诵都没有结果。我们在念经,学习善法的时候心一定要专注,不要一面在这边念经,一面想“我今天晚上要做什么菜,有什么好吃的”。如果有这些情况,就慢慢地把心拉回来,专注到法义当中。

  《大宝积经》也说:“若心散乱,终不能证佛所行处。”当然,这里所说的没有利益并不是完全一点利益都没有,只是与心专注于善法相比,功德很微小。

  菩萨一直到第五地难胜地才能真实圆满静虑度。如《入中论》云:“大士住于难胜地,一切诸魔莫能胜。”大善士住于第五难胜地之时,一切世间诸天魔王都不能超胜,何况其余诸魔眷属?故称为难胜地。

  《十住毗婆沙论》云:“第五地中,功德力盛,一切诸魔不能坏,故名难胜地。”

  魔众的种类虽然众多,但可以归摄为四种:烦恼魔、死魔、蕴魔、天魔。烦恼魔,是指对五蕴执著而产生的贪嗔痴烦恼,众生因为烦恼魔而轮回生死不得解脱。死魔,是指五蕴刹那变迁、无常坏灭。蕴魔,是指轮回的一切痛苦都是由五蕴所生;天魔:如果修行人想出离三界轮回而寻求正法,如魔王波旬及其眷属等天魔就会从中作梗,乘机制造种种违缘加以阻碍,令人散乱放逸,修行半途而废,并且使之成为魔眷属。

  实际上这些魔众的来源,主要是内在的分别心,没有一个外在自相实有的魔存在,即便外面有魔,那也不过是内在分别心反射的一种影像而已。因此如果能够善加调伏内在的分别心,则自然能够降伏一切外魔。五地菩萨因禅定力不共增胜圆满,自然寂灭了内在的一切分别心,因此外在的一切魔众也就无机可乘而不攻自破。

  以前也讲过米拉日巴尊者的公案。当时尊者在山洞里闭关修行,遭到岩罗刹女的骚扰,尊者立即忆念起上师曾经给他传过传授过的窍诀,一切都是心之幻化,除心以外别无一法,心的本性即是本空离根,是远离四边八戏的大空性,罗刹女立马折服顶礼而去。因此一旦认知一切万法都是分别心的自现,进而寂灭内在的分别心,自然就不会再遭受到任何魔众的干扰与阻碍,而顺利地踏上解脱之道、速疾达到成佛的究竟彼岸。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什么是精进同品之六力?请说明各自的定义。

  2.为什么对正法生起希求心很重要?如何生起对正法的希求心?

  3.行持善法半途而废有什么过患?为了让誓愿得以究竟,应如何修习?

  4.什么是正知、正念、不放逸?具体在日常生活中如何护持正知正念?

  5.有的人总是散乱于外境,除了上座观修之外,还有哪些窍诀可以对治懈怠?你平时是如何对治懈怠的?

  6.请说明精进的功德和懈怠的过患。

  7.什么是静虑?静虑的自性是什么?请说明圆满静虑度之相。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