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为您,千千万万遍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两千五百多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

  ——希阿荣博堪布

  冬日的湖边,放生现场,天气微寒,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红衣僧人,我有点兴奋又不知所措。看到每一位道友都弯下腰去求加持,我却未能如愿。晚上回到宾馆沮丧极了,是不是自己实在太差劲了?上师还会见我吗?不经意翻开结缘回来的书籍,书签里的这段开示映入眼帘,鼻子一酸,泪水就止不住了,所有的难过、沮丧烟消云散。

勇敢的心

  我出生在我国西南的一个村落里,父亲是一位老师,比较严厉,心地却很好。母亲温柔贤惠。印象中父母和别人来往都不会让对方吃亏。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自己从小也没有吃过什么苦。但打小在心里的一些疑惑却一直没有答案。

  小时候会有很多奇怪的念头,比如说我出门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呢?如果先迈左脚,这是不是已经被安排好了的?但是我是思考过要迈哪只脚的,难道我思考的这个过程也是被安排好的?

  初中的时候,父亲仕途失意,请了半年的假在家待着。那段时间里,我经常看到父亲叹气,年幼无知的我并不知道他心里承受了多少苦。父亲曾把我叫到跟前,给我念了一段古文:“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后来才知道这是苏轼的《留侯论》。父亲说他看到这段文字时已经太晚了,以前总是眼里容不得沙子。我心里也对这个“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境界充满了向往,但又在疑惑,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这般心胸广阔啊?很久以后看到上师的教言“修忍辱波罗蜜的行者就像大地,因为有承载万物的能力,才匍匐在万物的脚下”才明白,这就是真正的大勇者,因为心里负担所有众生的苦乐。

  后来学业逐渐紧张,也就没心思思考这些了。但内心深处却感觉有一个地方总是空落落的。

  大学毕业之时聚餐,我问同学:“你们毕业后的理想是什么?”有的说要有车有房,有的说要事业有成。我说我想有一颗“勇敢的心”。当时的我真的就想自己能免受起起伏伏的苦和无奈的侵扰。但那个时候我所理解的“勇敢的心”是坚如磐石、无所畏惧,真是惭愧,丝毫没有想过要去利益他人,更别说一切有情了。如果不是上师生生世世的找寻,或许我今生不会知道有一种真正勇敢的心叫做菩提心,也不会知道真正勇敢的心是开阔、包容、能承载万物的心。

  工作之后,凭着好奇心去了解一些哲学知识,印象比较深的是《维特根斯坦传》。维特根斯坦是罗素的学生,罗素那时是剑桥大学教授。维特根斯坦从小就天赋异禀,十几岁写了一封信给罗素,大概意思是说,您看完信要是觉得我是那块料那我就来跟您学,您要是觉得我不行,那我这辈子都不碰哲学了。罗素发现了这位学生的才华,收入门下。后来维特根斯坦尽其一生都在探索,异常痛苦,几次劝自己的学生不要学习哲学,去学医或者做工人。看完之后感慨如此聪明、经历如此丰富的人都焦头烂额,那我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吧。 特别是文中的一个结论更加让我死了这条心,他说:“我们永远不可能离开河床去谈河流。”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条河流,我们用语言和经验构建了这一个世界,却又想要反过来用语言去解释这个世界,就像一个死循环,永远没有解。写到这里似乎有一点点理解了为什么说佛陀最大的神变是把“不可说不可说”的法用凡夫能理解的语言宣讲出来,这实在太难太难了!

冥冥的找寻

  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我回到了南方工作,有幸阅读到陈宇廷先生所写的《念完哈佛念阿弥陀佛》,讲述了他从哈佛毕业之后进入到一家全球顶尖的咨询公司,慢慢对轮回产生了兴趣,随后四处寻求答案的经历。书里的两个观点让我耳目一新,其中一个是很多人认为生活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但仔细一想,每天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念头是连自己都不了知的;另一个观点是咒语就像一个频率,可以激发出身体的某一种状态。这两个观点让我感到榆木脑袋终于被敲开了一个小孔,沉睡已久的好奇心的种子又重新开始萌芽。

  过了几天,看到一位作者写到自己喜欢在飞机上念《金刚经》,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内心会慢慢平静下来。当时我很好奇,《金刚经》讲的是什么呢?找来《金刚经》读了一遍,边读边怀疑,怎么这么多矛盾呢,但好像又很有道理。当读到“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时,一愣,佛陀好像知道我怀疑的心思一样,特地郑重地告诉我他不会骗我。我更好奇了,前面说了那么多好像前后矛盾的话,后面又说没骗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找到了索达吉堪布撰写的《能断:<金刚经>给你强大》,如饥似渴地阅读完,瞬间就感觉有人为我推开了一扇窗,窗外是一个神奇而又充满未知的世界,自己也越来越想要去探索。

  十一月十一日,后来知道这是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生日后的第一天。我在手机上看到一篇上师的开示——《罹患疾病的三个原因》,标题下方是上师面带微笑的庄严法相,让我感觉很亲切。短短一两百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简洁明了,语句就像流水一样的清柔,这让我对这位堪布产生了好感。就这样一路兜兜转转,终于被上师找到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上师说:“如果我们有佛菩萨的智慧洞见,就会看到今生今世与上师的相逢,是我们在轮回中最圆满、最温馨的经历。”在千千万万次的轮回中,可能已经数不清楚这是第多少次被上师这样“捞”回来。有道友在最艰难的时候给上师打电话,请求上师生生世世不舍弃自己,上师说“好的”。每次看到这一句“好的”,都让我泪流不止。在我们这个连明天一起吃个饭都不敢轻易承诺的年代,上师却如此自然地允诺“好的”,而这句话的背后却是无数次的奋不顾身。这一句“好的”分量何其重啊!

久盼的相逢

  听完上师的传记《喜乐的曼达拉》之后,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这位就是我要找的上师吧,于是我和女朋友决定一起去皈依上师。事后回忆,这段经历是如此温馨、圆满。

  在见到上师的如梦如幻的三天里,现在回忆起来还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一些记忆已经模糊,但有一些细节、一些眼神、一些心情却是久久难以忘怀。佛经上比喻我们的心就像坚硬的石头,上师要用金刚犁才能开垦,这些细节就像上师用金刚犁深深地刻在了弟子的心上。

  第一天放生,当我们的船开到湖中央的时候,上师乘坐的船也开过来了,上师远远的在和我们挥手,刚开始还以为上师是在同我们打招呼,光顾着高兴,仔细一听才意识到,上师看我们放鱼的时候鱼筐离水面太高了,很着急地在跟我们挥手示意,“低一点,低一点”。

  放生结束后,不论多累,上师都会慈悲地见我们这些外地赶来的弟子。坐在地板上,我心情忐忑地等着上师,心里在想,上师看见有这么多弟子,场面应该会很庄重吧。可是上师一开门就快速走了进来,九十度鞠躬,跟大家说:“先生女士们下午好。”大家都乐得不行,气氛马上轻松了许多。上师总是这样在无微不至地护持着弟子的心,包括像我这样还徘徊在佛门之外、脑子里充满种种猜疑、无知傲慢的卑劣弟子。

  三天里三次授皈依,不论现场有多少人,每一次上师都是一字一句地耐心引导:“皈依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所有的众生获得解脱。”每一次都能深深感受到上师内心的恳切。当上师说:“我们师父和弟子的关系已经建立了,从今以后我生生世世都不会舍弃你们。”我心里一怔,好像有个空空的地方被填上了,心里好像踏实了。从上师手里接过皈依证的时候看到上师注视我的眼神,上师的眼睛是那么深邃,那么温暖,那么慈悲。一直到后来,在修行路上遇到挫折困难,总会想起上师那次注视着我的眼神,每一次想起来都感觉上师的眼神就像一泓清泉,背后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在传递给我,帮弟子迈过一个又一个坎。

  最后一天下午临行,贪得无厌,想在离开前再见一次上师。一直到下午四五点,上师才抽出时间。见到我们七八个弟子,上师第一句话就赶紧给我们解释:“弟子,你们没生气吧?”随后又是那个招牌动作,伸手摸摸脑袋,伴随着一阵自在爽朗的笑声。

  那段时间,我心里一直在担心之后的婚宴会涉及到杀生。当时自己无知者无畏,对佛法一知半解,问上师:“我们不是要随顺父母吗?”上师显现上有点着急了,连忙对我说:“杀生是就算佛陀在世也不会开许的。”弟子多么愚痴又自以为是啊。上师说因果就像河流,都是从上往下流的,果报成熟时佛陀也阻止不了。当时我们好害怕,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上师赶紧和我们开起了玩笑,说世间人结婚啊,穿得那么好看,刚开始牵个手,三个月以后牵得少了,过几年碰都不想碰了,说完又哈哈大笑,师兄们都被逗乐了,我们也乐了。慈悲的上师啊!上师紧接着又开示说出家虽然辛苦,可能就头三年苦一些,过了这个阶段就会越来越快乐。然后上师请师兄拿过来哈达,说我们结婚,也要祝福我们,给我们打了金刚结,我赶紧过去跪在上师跟前,头埋得很低。上师把金刚结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又拿了一本《喜乐的曼达拉》使劲敲了我的头两下。当时心里的杂念邪念全没了,只有一个念头:可能连父亲对我也没有办法比这好了吧。三天以来,我第一次哭了,什么都不管不顾,嚎啕大哭。

  在当天晚上回来的飞机上,我们把随身带的《次第花开》结缘给了邻座的一位女孩。飞机降落的时候机舱里响起了王菲唱诵的《心经》,伴随着上师的加持,一切都是如此圆满和温馨。

  后来在婚礼那天师兄们特意为我们安排了放生,还有师兄发短信祈请上师加持我们,上师回复了“吉祥如意”。感恩上师的加持和师兄们的祝福!慈悲的上师啊,您给了弟子法身慧命,佛恩难报,弟子唯有精进闻思修!法师说:“此生遇到的所有事情都是我们和上师之间的事,除了随学上师,成为和上师一样,此生再无他事可做。”喇嘛钦!

难忘的归途

  还没进入夏天,师兄们就欢喜地计划着八月去圣地拜见上师。假期一到,我们就朝着圣地出发了。后来路上、山上发生的种种事情,欢喜的、遗憾的、笑声、泪水就像一粒粒珍珠一样被时间之线穿接起来,闪闪发光。

  想回忆的太多太多。明媚温暖的太阳、碧蓝如洗的天空,以及出家师父的调柔、法会上道友们的喜乐、金刚舞简洁却又充满韵律的舞步。当然,最忘不了的还是上师爽朗的笑声和慈爱的眼神。

  第一次去转山,我们刚走到山脚就看到上师和几位师兄走在前面,高兴又紧张,我和爱人赶紧快步跟了上去。上师看到我们,走了过来。一见到上师的眼神,我也止不住哭了,心里所有的委屈、感动、紧张,无从表达,就只知道哭。上师站在跟前,把我们的头靠在他的身上,轻轻拍我们的脑袋。那一刻感觉好踏实,好像无论遇到什么都不再害怕了。上师边拍脑袋边说“别哭了,别哭了”,问我们要不要拍照,看我们还是哭,上师拿出手机对着我们拍,上师说:“继续哭,继续哭。”我俩乐了,又哭又笑。上师哈哈大笑,说:“让你们别哭你们哭,这下让你们哭你们又笑。”师兄们也乐了。

  慈悲的上师啊,因为您,漫漫轮回中的弟子的心终于不再漂泊。

  上师走远后我们才反应过来,上山之前一直想祈请上师为我们授居士戒,刚才竟然给忘了。回到莲师坛城,没想到上师又从台阶上走下来了,我们开心极了,问管家法师能不能去祈请上师,法师示意我们“去吧”。我们又追上去,边跑边叫:“师父!师父!”上师撑着伞回过头来,我们和上师说我们想受戒,上师又慈悲地问了我们在山上习不习惯,这次是几位师兄一起来,哪天回去。随后上师说过几天再见我们,应该问题不大。看着上师高大的背影慢慢走远,我和爱人的心里幸福极了。

  记得普贤讲坛的第二天,下午上师从山上匆匆赶下来,天太热了,又没有车,上师说自己坐个三轮车就下来了,路上差点翻了,说完上师就哈哈大笑。我听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流泪。后来我看到了那辆三轮车,可能是用来拉砖土的,护栏很低,车里很多灰……

  愿卑劣弟子这篇全是分别念的文章供养大恩上师!如果有缘看到的人能生起一点点信心,那全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所有的错漏和过失全是弟子一个人的过失,向诸佛菩萨至诚发露忏悔!愿所有众生能够真正获得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愿所有众生都追随您的脚步走出轮回,愿所有众生不再被世间幻象所诱惑,愿所有众生的痛苦都能因您的加持力而转为甘露。喇嘛钦!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想说明他有多神奇,
       而是说我和他因缘已定。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向你表现我比你更具资格,
       而是我已下定决心追寻他的脚步走出轮回。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因为我消极厌世,
       而是他告诉我不要被世间幻象所诱惑,
       早日将其看穿。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意味着我的人生从此一片欢歌,
       但是有了他在身旁,
       痛苦的泪水也能转成甘露。

       我依止我的上师,
       他让我心中充满感恩,
       仅仅想到有缘成为他的弟子,
       又有机会亲受指导就激动万分。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因为他代表神权天授,
       而是他让我知道了自心的本来模样。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因为他优于他人高高在上,
       而是他让我了解到万事万物的平等无二。

       我依止我的上师,
       并不是因为他令我感到畏惧,
       而是佛陀慈悲的光芒经由他落在我的心头上。

       我依止我的上师,
       不是因为我无法面对人生的种种机遇,
       而是他让我们明白烦恼就是来源于幻想和期盼。

       我依止我的上师,
       不是因为时下流行的佛教文化装点生活,
       因为他让我了解我存在的意义和佛法的价值。
       过往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而现在却愿做有利他人的事,
       无论最爱自己的亲人还是厌恶自己的对手,
       我努力学习着一视同仁。
       帮助众生获得快乐,
       这就是上师所赐予我的无尽智慧。

  ——丹增活佛《我依止我的上师》

  卑劣弟子:邬金才仁

  完稿于2016年10月1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