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圆满莲师您的心愿(上)

顶礼至尊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美丽的邬金刹土,
空行环绕的中央,
端坐着我的上师,
我生生世世心之所向。

  (一)“敞开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2012年10月,大二,我于个人网络空间发表了一系列杂绪:

  “人生在世如浮云,一场糊涂转头空”;

  “世间万物无定果,唯有无常是真知”;

  “顷刻聚咫尺,一念散天涯”。

  有友评论:很像佛家道理。尚未学佛的我以极大的玩笑口吻回复到:人家辛辛苦苦上大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出家。

  2015年5月,大四,放弃了三年半的考研生涯与即将拿到的毕业证,业已皈依的我,踏上了奔赴藏地的行程,决心出家。

  回翻过往,生活中的一切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偶然。一点一滴,无一不是指向我回归本性的善知识。

  《百年孤独》中,马尔克斯言:平庸将你的心灵烘干到没有一丝水分,然后荣光才会拨动你心灵最深处的弦。

  在遇到佛法之前,我的心便是这样,快要被生活烘干。

  的确,我是一名九零后、独生女,但我并非与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自小养尊处优地生活。我自幼父母离异,于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父亲与我形同路人,母亲与我相依为命。为了抚育我,母亲不得不四处奔波,而我不得不寄人篱下。外婆支撑的是一个不断出现苦难的大家庭,她的六个儿女接连出现生活不幸,与我同辈的表亲因各自的不幸而共聚在外婆家里,坎坷地成长。本该于苦难中风雨同舟的亲人们,却仍旧不停地给自己增加不幸。为了一些琐事,争吵不断,打架也是常有的事。如此无聊到可笑的生活模式,他们仿佛乐此不疲。或许是为了麻醉生活,家人不停地聚会,频繁地吃喝玩乐,转眼又争执不休。无论是不停地聚玩还是不停地争执,我觉得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呢?

  以玩乐为所依而度日,浑然不知人生方向,盲目的乐天派,熬过一天算一天。此生最为亲近的有情们,就以这样的生活状态伴随我二十余春秋。

  学佛后看到《前行引导文》中曾这样开示:所有这些恩重如山的众生,虽然欲求安乐,却不知奉行安乐之因——十种善法;虽然不想受苦,却不知舍弃痛苦之因——十不善法,所想与所做背道而驰,糊里糊涂地步入歧途。

  我的家人或许比其他人更想得到安乐,但他们就是这样——“得了严重的健忘症”,转眼又迷茫于生活中,被烦恼左右。

  外婆后来得了癌症,一病九年,我几乎目睹了全过程,也深深体会到了老病死是多么的苦、亲友是多么的不可靠。如果我能早一点学佛,或许外婆会多行很多善法,会走得更从容些,她病中的这几年,内心也能多一些安乐。人在痛苦之时、临终之际唯一能指靠的只有佛法。但,一切都显得太晚了,我心中常常充满了遗憾。

  我早一点学佛的话,或许很多人都会得到哪怕些许的安乐。我错过了很多报答众生恩德的机会,只因我也同样在迷失中。

  “普通人的生命皆是由烦恼中来,到烦恼中去,全然不得自主地流转,流转。”堪布的这句开示曾几度深触己心、唏嘘落泪。家人在我的生命里淋漓尽致地示现轮回之苦与流转的无奈,好似催我早日从这一场又一场的梦里醒来。

  他们还是继续那样生活着,可遇到了佛法后,我心里却充满了对他们的感激与爱。佛陀宣示轮回苦痛的教理,我一读便能深有体会,也全靠了这些时光的承载。

  仔细思索过往那段并不漫长却冗杂的生命旅程,我是多么感激往昔的一切际遇。我从小便不慕物质,渴望精神生活,对亲友关系看得很淡,觉得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是那么的不可靠、不真实,毫无追求的价值。虽然于其中身体也是疾病不断,内心常深感自之飘零,但我一刻也未放弃过寻找生命的灵光。

  即便我那样仔细地寻找,但仿佛于千万劫中,我从未与真正的自己相遇,直到我注视着希阿荣博上师的双眸,融化在无尽的慈悲中。

  在那双眸里,尽管我不断流转,却从未迁变。

  (二)“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

  因缘,对于每一个人的一生来说,是多么的富有魅力。有时我会疯狂地认为:业力是如此的浪漫。你从未间断地与它相逢,轮回因它,成佛也需要它。

  正如其他学佛人的经历一样,我对佛教天生便有一种亲近感。自小便像个男孩子般:发不过眉、不做打扮、不戴配饰,可我一定要在腕上戴一串佛珠。布达拉宫、西藏是我从小向往的方向,藏传佛教对我总是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谈及信仰,我常说: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有信仰,但有的话,一定是藏传佛教。

  除了喜欢,那时的我并没有其他的理由来支撑自己的选择。的确,关于学佛与出家的因缘,我从小就有很多看似不可思议的预兆存在着,但这里我就不谈了。

  大学地处陕西,期间各处旅游,每一处均与佛教相关。我先后去到了西安慈恩寺、宝鸡法门寺、平遥双林寺、洛阳白马寺、龙门石窟、嵩山少林寺,每一次都虔诚拜佛。我喜欢拜佛,但从不许愿求佛。只一次,祈愿了世界和平、人民安康、再无苦难。

  大二时我拜读了南怀瑾老先生解读的《金刚经》,生起信心后抄写了一遍,于图书馆热泪满面,一时不解并自嘲道:“是不是有病?看经哭什么哭!”于后请到了索达吉堪布的《能断:<金刚经>给你强大》,彻底拜服于佛教的智慧。

  游白马寺时于周边投宿,全部都是素食馆,当时我不懂他们是吃素的,非要逼着老板给我包肉包子,亏得后来没有如愿。毫不夸张地说,虽然我很小就不杀生,但二十年的食肉量,比有些人一辈子吃的还多,而且种类繁多。曾经我回答劝诫我少吃肉的人说:“那不可能,没有肉,我得死。”

  忆起过往种种,我真觉杀业太重。

  后来我的皈依之路,从断肉开始。

  从河南回校后,我去附近一佛品店闲逛,饶有兴致地翻看一本经书,书名与内容都没看到,打开的一瞬间,突然眩晕,持续了一下午。后回店询问,虽然经书已被请走,但据我的描述应该是《楞严经》,又或许是《无量寿经》。是什么经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此我再也不能吃肉。

  三米开外,闻到的肉是一股浓郁的尸体腐烂味,别人吃的香香的肉到我嘴里便臭味难忍只得连忙吐出来,然后便不停地拉肚子。起初我还以为是食堂的肉坏了别人尝不出来,后来上网查,才知道,与我相似的人数不胜数:这是佛陀的力量。刚开始断肉的确是佛力加持,渐习慈悲观后,即使肉对于我已经没有任何味道,也不会再去生起吃一口的念头。

  连续一段时间内,我其他事情都不做,天天在网上查有关佛教的信息。断肉这件事对我来讲一时太过稀奇,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我开始相信那些“神秘的力量”。关注了索达吉堪布的微博后,目标开始锁定在密宗。曾经网上的负面消息让我望而却步,但很快看到了大量正面的文章,最终我选择完全相信密宗的殊胜性。相对于很多人来说,我是幸运的,上师三宝的加持使得我没有选择相信那些可怕的诽谤信息。

  法王如意宝、门措上师的信息相继入眼,而尊者“希阿荣博”的名字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得瞻法相照片后,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觉,某种极大的触动注入了我的心,一股无比的温暖灌入我久已干涸的心田。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外相,竟能如此盈满着爱与慈悲。我对朋友形容道:我仿佛亲眼见到了佛陀。其实我更见到了慈悲,见到了爱。

  于是,我全部的关注点都落在了尊者希阿荣博上师的身上,但是我并没有想过要皈依的事情。几天后,菩提洲网站发布了尊者写给聪达喇嘛的一张纸条:

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
精进闻思佛陀与上师的教言,
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
努力修行,戒定慧增上圆满,
因为有了佛法智慧的光芒,
我们就像草原上的骏马,
无论在哪里也不会迷失方向,
曾经的誓言你我都不会忘记,
为了佛法的弘扬,
生生世世,
我们永在一起。

  泪水夺眶而出,带着哭腔,我对旁边的朋友说:“我想皈依。”

  难抑声音的我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朋友尴尬地说:“皈依就皈依呗!哭什么哭……”

  我无法向她解释当时的感受,“无论在哪里也不会迷失方向”,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依怙。

  那是2014年4月初。

  (未完待续)

  弟子 班玛措  愧文

  完稿于2016年1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