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信心VS无常

       上师在开示中说:“学佛的道路上一定要找一位具德上师,来引领自己得解脱。可是具德上师有了,你生不起信心,是没有用的。”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并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实惠。

  藏地有句老话:说话开头难,办事结尾难。我这满肚子的感慨,该从何说起呢?

  2014年夏末,我踏上了一条火热的旅游线路——色达之旅。旅途中我便觉得不对劲:一车的男女老少,打招呼叫“师兄”;每隔几个小时大家都凑到一起拿起小本本唱一会儿;邻座的赵哥不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窗外,嘴巴却在叽里咕噜地念着什么,声音由大变小,又消失不见……我心想碰上了一群“怪物”。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煎熬,在一个下着小雨的清晨,我们到达了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八点多时,雨停了,太阳冉冉升起,站在坛城的至高点放眼望去,薄薄的晨雾下是一片红色的海洋,漫山遍野挤满了红色的木屋,熙熙攘攘的道路上散布着红袍子的僧众,与大经堂发出的金灿灿的光芒遥相辉映,场面甚为壮观!我完全不顾高原反应,兴奋地拿着手机各种拍照。这时,喇叭里传来了一阵声音,回荡在整条喇荣山沟。我被深深地吸引了,心立刻安静了下来。我不知道念的什么经文,非常的优美动听,我与佛法,就在这句句经文中,结缘了。

  色达之行,我最不理解的就是僧众提及法王如意宝时的反应,双手合十,十分恭敬不说,有甚者更是因怀念法王而痛哭流涕。

  五月的一个周末,我闲来无事,在电脑网络上随便溜达,便百度了一下希阿荣博上师的网络资料。网页上上师的法相那么庄严、亲切,整个人是那样的纯净。《胜利五台》的记录片里,看到上师在善财洞门口给弟子传法,因怀念法王而用袈裟掩面痛哭,希阿措堪母的《上师住世祈祷文》响起后,我整个人突然痛哭不已。我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赶忙给认识的一位堪布打电话,说了情况,由此我决定去扎西持林!

  六月底,因缘和合,我只身一人再次进藏。扎西持林正在开极乐法会。天空中飘着绵绵细雨,我穿着藏袍,混进藏人的队伍里,也有模有样地诵起经文来。高高的法座上传来上师的声音时,我竟有些身在梦境的感觉。这是真的么?这是真的么?法座上端坐的是我在视频中看过无数遍的希阿荣博上师吗?是我飞越了近3000公里,每天都在发愿皈依的堪布仁波切吗?看不清,也听不懂,更感觉不到细雨冰冷。只觉得温暖、绵柔,似有一股温泉水浸润着身体每一处毛孔,放任着心自由、彻底地舒展开来……

  下午,天晴了,我们在上师的小院门口等待见上师。进屋后,看到上师坐在法座上,阳光照进来,洒在上师的袈裟上。这是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上师,我有点恍惚了,傻傻地站在柱子旁边。这时,上师说:“那个藏族姑娘,昨天你没有来。”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我,我才反应过来:“呃,呃,师父,我是汉族。”众人哄笑。“汉族?那你怎么穿着藏袍?”“师父说我像藏人,我就穿着藏袍来了。”“嗯,是很像呢!”笑声中旁边的师兄们拉着我赶紧坐下了。皈依,终于等到这一刻了,之前视频里看过无数次,也跟着念了很多次,但此时此刻复杂的内心感受却无法用文字来描述。我就一直忍不住地掉眼泪,觉得委屈,像是受了欺负终于找到了父母庇护的孩童。

  皈依前,对佛法是好奇,当作一门学问来欣赏。皈依后,佛法是信仰,是带领自己的心走向解脱的不二法门。尤其是与上师的结缘,茫茫人海中,佛陀化现的高僧大德不在少数,可独独见到上师时,忍不住泪流满面,激动不已。我想,不知在哪一世轮回中,一定与上师相遇过。这一世,上师知道我正在受苦,赶忙来度化我。

  世间烦恼事,无外乎钱财、感情与性命。很不幸,前两项我都中了,还差点搭上了性命。

  我从20岁至30岁,女人最美丽的十年里结了两次婚。本以为这第二次的婚姻该是我通向幸福生活的开始了,殊不知,这才是一切恶缘的开头。6月底在扎西持林皈依时还想着结婚多年了如何才能尽快为人母,没想到其后短短4个月的时间,给我上了一堂最“生动”的无常课。为做试管婴儿,所有的检查、手术准备了一年,一切都准备就绪时,10月初突然得知老公在外面欠债400多万,而且债主们已经上门。结婚的房子他早在一年前就偷偷抵押给了别人,背着我借遍了我娘家所有亲戚的钱,还不上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手拿菜刀和我父母撕破了脸。日子实在没法过了,只得离婚。我虽明白一切都是无常,可这无常来的太快、太猛,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打闷了。想着自己这次已是二婚,再离了之后在我们的小城镇无论名声还是再婚生活,都难上加难。父母从小的教育就是脸面重要,我更不允许自己的人生成为这样,我接受不了。对未来彻底失去了信心,找不到方向了。

  那个周三的上午去办理了离婚手续,下午便坐飞机到成都了。我只想能最快最快地见到上师,哪怕只是看一眼,给上师磕个头,然后就到扎西持林去静静心。可成都的师兄们极力劝我待在成都参与放生,我庆幸听了师兄们的话。两天后,是周末,我正端着鱼盆在等待数泥鳅,一旁的一位出家师父对我说:“小姑娘,你不是要见上师吗?上师来了!”

  我跑过去跪在上师面前:“师父,您还记得我吗?”上师说:“记得,你是山东的!”一句“记得”,让我多日来心头所有对老天的不公、生活的不满,全化成了委屈的泪水,在上师的面前肆意流淌。

  放生的那几天,是我真正释然的时刻。之前一度觉得不该在危难之时离老公而去,深感自己无情无义,自私至极。可我们全家把辛辛苦苦攒下的血汗钱都给了他,想让他还上钱之后与我好好过日子。当得知400万的天文数字时,我们实在帮不起,不得已与他离婚。现在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有些忙帮了,尽力了,问心无愧就好。帮不了,各自的业只能各自承受。想到这一幕,我的心宽阔了很多。放生时,师兄们说旁生可怜,师父说众生可怜,我之前从不理解。现在,我释然了,人身难得,佛法难闻,我们不知累积了多少世的福报,经历多少世的轮回,才得到这个人身,可这么难得的人身又有几个人能听闻到佛法?我可怜,虽听闻了佛法,却没把佛法实修在生活中,仍然被无明愚痴遮盖,实在可怜。原来的老公更可怜,但凡懂一点点佛祖的教言,哪怕一个词汇,或是无常,或是因果,也不会到今日这般被债主逼得妻离子散的田地。之前他凶神恶煞地对待我的父母,种种不公地对我,现在我也释然了。一个事件分别让我实修了“缘起”“因果”和“无常”。造成今日这样痛苦不堪的局面都是因为各种因缘而成,既有我无始劫以来造的业,也有我与他婚后生活产生的各种嫌隙。也更加让我实修了无常。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都很正常,是众生,是万物,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状况。因为无常,所以一切都正常。眼前的一切都看得正常了,也就真的参透了无常。

  那几天,几位出家师父一有空就宽慰我:“你不要想得太多,想太多没有用的。轮回当中受一点点苦是很正常的,你不要太难过。现在,这么好的上师,这么难得的佛法你都已经遇见了,以后一定会好的。”是啊,不要想得太多。好像听过一个杞人忧天的故事,说一个人只是蹭破了手指,却想着会不会失血过多,会不会得破伤风,会不会死去……现在的痛苦全是因为想得太多所致。万幸,在这般苦难时遇见了佛法,遇见了上师,只要做个听话的佛子,我也一样可以出离、解脱、证悟。

  临行前,上师亲手把哈达打成金刚结挂在我的脖子上。我没有哭,我知道,我已经不是来时的那个我了。

  回来后,坏事一个接一个。先是被债主起诉,因为债务是发生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以我也被告到了法院,银行账号被冻结,工资卡被查封。天天接无数个电话或者短信,各种威胁骚扰,甚至要到我工作单位贴大字报。屋漏偏逢连夜雨,车子的电脑和空调全坏了,去车行修车时又无端被人撞烂了两扇车门……我也心烦,也哭过,但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放任坏情绪肆意妄为。我深知,眼前这一切,变好也正常,变得更坏也正常。因为一切皆是无常,人间处处是道场。

  元旦假期我又来到成都放生,结缘了上师的一本书。上师给我签名时,我说:“师父,这一个月来情况越变越糟糕,可我的心却越来越容易获得安乐了。”上师关切地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给你点路费吧?”我说:“不用,我很好。您的加持时时都陪伴着我……”

  回想六月末第一次见到大恩上师到现在,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最初的人人羡慕变成现在落魄不堪,可我的心却获得了安乐。更有了梦寐以求的佛堂。每每打坐时,阳光照进来,就像照进心里一样。我知道,这一缕缕的阳光,都是上师对弟子满满的加持。

  回到文章的最初,上师的教言,对具德上师生起永不退转的信心,是佛弟子出离、解脱乃至证悟的关键。是的,我的大恩上师,我对您生起了永不退转的信心,生生世世都要跟随您,做您听话的弟子,直到与您一样,证得无上菩提。

  (文章的最后,请容许我再次感谢扎西持林的那位堪布,没有堪布,就没有我的这篇佛子心语。)

  弟子 白玛嘎姆

  于2016年1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