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四十七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讲到持戒度之摄集善法戒和饶益有情戒。摄集善法戒的本体即是修学六度波罗蜜多,但作为初学者,身语意精进奉行包括微小之事在内的点滴善法,就是摄集善法戒。它涵盖了菩萨的所有学处及律仪。

  以善巧方便直接或间接成办利益有情的事业,以四摄法令他众欢喜,种下暂时增上生、最终决定胜的善法种子,精进使其他众生获得安乐即是饶益有情戒。

  四摄法包括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以布施遣除众生的寒热饥渴等,令众生欢喜,堪为法器。以爱语遣除众生的无知、邪知、疑惑,令众生对六度之义产生信解,摄取六度;以利行令众生实地修持六度而转入善行;而同事则是菩萨如何教导众生,自己也如是行持,由此令众生产生信心而随学,究竟奉行六度,净除一切垢染。总之,以四摄法让众生堪为法器、对此生起信解、实地去修持、究竟奉行六度万行。

  修持戒律度时,入座和座间都不离开戒律而行持。上座观修时,正行首先修持知母、念恩、报恩,为了众生远离苦因及苦果而发誓修持持戒度。

  然后从断除十不善业、皈依戒、七众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当中的玛哈约嘎(生起次第)、阿努约嘎(圆满次第)、大圆满之有守护和无守护的誓言,以上每一项都要具备“不造罪业”的断心,并用“宁舍生命不舍此誓愿”的第二个誓言铁钩钩住。如是反复思惟,若感到疲倦,就安住在三轮无缘的定解中。

  今天继续讲解修持持戒度的后行。

  ❸ 后行

  在座间阶段行持严禁恶行戒、摄集善法戒和饶益有情戒。

  首先,显宗菩萨乘自宗有别解脱戒和菩萨戒。别解脱戒包含在菩萨戒当中,而密乘戒不包括在别解脱戒与菩萨戒中。得受三戒的人,必须要严禁别解脱戒、菩萨戒和密乘戒的一切恶行。

  归纳而言,身语意断除害他的一切事,即是别解脱戒;身语意成办利他的一切事,为菩萨戒;了知身语意三门是三金刚的自性,就是密乘戒。三戒分别是怎么对应,你们要记清楚。这特别重要。

  身体殴打、口出恶语、意怀害心等,总之身口意的微细损害之事也予以断除,就是严禁恶行戒。这属于戒学。

  尽管摄集善法戒的本体是修学六波罗蜜多,但作为初学者,身语意三门应精进奉行包括微小之事在内的一切善法,比如我们见到佛像、佛塔等三宝所依的时候,立即脱帽致敬,乃至身体作一次礼拜,口中念一次忏悔的偈颂或者心咒,心里瞬间生起的善念等以上的善法,都勤勤恳恳去行持,这都属于摄集善法戒。这属于定学。

  饶益有情戒,当现见见道法性真谛之际,以四摄摄受一切所化众生,把他们安置于成熟解脱的正道当中,这属于慧学。

  三种菩萨戒可以从戒定慧三学分开来讲,也可以融合来说。

  总而言之,依靠三聚净戒而于道中勤修三学并圆满二资粮,在最终成佛时,以严禁恶行戒,获得断除二障(烦恼障和所知障)及一切习气之圆满所断;以摄集善法戒,获得如所有智、尽所有智等圆满所证(一切种智可分为如所有智和尽所有智);以饶益有情戒,随机调化众生,获得任运自成二利之圆满事业。

  如果把以上三戒在一个蚂蚁等微小的动物上来作安立,一开始看到蚂蚁咬着我们的身体,心里面想:为了度化周遍虚空界的一切众生获证圆满佛果,不杀死这只蚂蚁,这就是严禁恶行戒;在没有弄死它的基础上,还救护它的生命,把这个蚂蚁慢慢地拿下来,放到安全的地方去,给它念一些佛菩萨的心咒、圣号等,这就是饶益有情戒;将这一个善根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回向,即是摄集善法戒。所以,我们行持一个小小的善法,三种菩萨戒都已经圆满了,这样特别殊胜。

  简而言之,三戒就包含在尽己所能断除十不善、成办一切利益之事以及了达三门是三金刚之内。

  在所有后得阶段(出定行住坐卧四威仪当中),即便是身语意的一分一毫不善业,也予以舍弃;对于善事,从一点一滴做起;一切的一切均以前行发心殊胜、正行无缘殊胜、后行回向殊胜三殊胜摄持,从而引生出现而无自性的定解。

  ④ 功德

  弥勒菩萨在《经观庄严论》中说:“佛子恒受持,约勤自性戒;不贪求上趣,得净亦不食;以彼戒亦置,众生之菩提;戒以智摄故,世间尽长住。”这两个颂词分四点来讲。

  第一,一切诸佛子恒时乃至得大菩提佛果之间,能够真实摄受圆满的禁恶行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之三种戒律自性,这就是声闻等不具有的广大功德。佛子和声闻行者的区别在这里。

  第二,佛子因为持戒而得生善趣,但对善趣的安乐不起耽著,是为无求功德。

  第三,依靠戒律令一切士夫安置于三菩提果,是具大义。三菩提就是声闻、缘觉、佛果三菩提果。

  第四,戒律以无分别智慧摄持,在世间中成为任何时候也不会穷尽的宝藏,这就是无尽功德。有出世间无分别智慧来摄持,功德肯定是无尽的,这毋庸置疑。

  关于守持戒律的功德利益,在《三戒浅释》里也讲过。这里略作说明。

  《摄波罗蜜多论》云:“可爱天物及人财,妙乐妙味天盛事,由戒因生有何奇?当观佛法皆此生。”意思是说,可爱的天界妙物、人间的财富、妙乐妙味的天界盛事,一切都因戒而生,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呢?应当观察,连佛和圣法都是从持戒产生的!

  《成就真实戒经》说:“犹如妙瓶珍宝器,戒律能生诸法因。”所以一切法也是从持戒而产生的。

  《佛说戒香经》云:“世间所有诸花果,乃至沉檀龙麝香,如是等香非遍闻,唯闻戒香遍一切。”世间的香,有风的时候能熏,没有风的时候不能散馥;然而戒名称香没有风的时候也能飘溢十方。其他香能熏近的地方,像一个小房子里面,不能熏远的地方,如果是一两公里那就比较困难了;戒名称香能遍熏远近。其他香暂时能熏,比如十几分钟;戒名称香今生后世长久能熏;其他香只熏人间不熏天上,或者只熏天上不熏人间;然而戒名称香遍满天上人间。天上人间这些众生都能得到利益。世间有哪种香能如此弥满三界、风行天下呢?综合所有四大的熏香也不如戒香一分。

  藏地近代大德根索丘扎仁波切,堪称持戒者的典范。他是《入行论大疏》的作者,也是法王如意宝的前世。法王如意宝在四年教学计划中,第二年讲大乘菩提心时,也讲解了他所撰著的《入行论大疏》。他一生护戒如眼,连微小的支分戒都严持不犯。

  在即将圆寂的那一天,他对侍者说:“你拿我的僧伽黎(僧衣)到外面抖动三次,再对大家说:‘释迦比丘根索丘扎戒律度已经圆满了。’”

  侍者听命抖了僧伽黎,并且重复了尊者的话,这时遥远地方的人们都闻到一股奇异的妙香。

  《梁高僧传》中也有一则类似的公案。有位僧业师是鸠摩罗什大师座下的受业弟子,他见到新出的《十诵律》,就专门对此律用功。每当他端坐时,屋里就充满了异香,靠近他坐的人都能闻到,无不惊叹神异。

  持戒者不论行住坐卧或者经行,凡是他所触到的地方,都成了吉祥之地。连他踩过的尘土,都成为人天普应供养的对境,上至天王都要恭敬顶戴。这说明持戒者比天王还高贵。比如以前法王如意宝走过的地方或者住过的地方,很多弟子就把尘土收集起来,拿来顶礼,加持力特别大。这也说明法王如意宝修行的功德。

  《大宝积经》中记载:

  一天,周那沙弥到垃圾堆里捡了一件破衣服。他乞食用餐之后,就去阿耨达池边上洗衣服。

  这时,居住在池边的天人都出来迎接,恭敬顶礼之后,接过他的粪扫衣帮他浣洗。

  众天人知道周那沙弥守戒清净、深入禅定、有大威德,才对他这样恭敬承事。

  另一位须跋跎罗梵志衣着整洁,也前来水池。在离水池还有五里路时,就被天人阻挡,不准他进入,以免染污阿耨达池的水。

  现在正好相反。一些会所或者一些比较高级的地方,穿得破烂一点,一站门口肯定就被赶跑;穿得整整齐齐或者特别高贵,就可以进去。

  由此公案也可以显示出守持净戒才是世间的最胜庄严。

  总之,通过持戒可以获得世出世间一切功德。希望大家在了知持戒的功德之后,能够一丝不苟地严格守持戒律,这样必然能够获得不可思议的殊胜功德。

  (3)安忍度

  此分四:一、自性;二、分类;三、如何修持;四、功德。

  ① 自性

  此分二:一、安忍度之自性;二、圆满安忍度之相。

  ❶ 安忍度之自性

  安忍,梵语“羼提”,“羼”义为尽,“提”义为能作,能令自相续的嗔心穷尽,故名为安忍。

  根据《经观庄严论》《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菩提道次第广论》等经论所说,安忍可以分为三类,分别是:

  一、对于他人所作的加害、危害等不生起嗔恨心,即是不惧之安忍,也叫做耐怨害忍、或安受害忍。

  二、安然领受在生死中或修行中所遇到的诸多苦恼而不动心,即是堪能受苦之安忍,也叫安受苦忍。

  三、以大悲心无疲厌饶益他众以及于空性深义不生畏惧之心即是法性无缘安忍,或者称为不畏甚深法义忍、思择法忍、谛察法忍,《瑜伽师地论》译为法思胜解忍。各个经论里面说的名词不一样,但实际上是一个意思。

  而安忍度的本体,则是以耐怨害忍、安受苦忍以及谛察法忍三者为本体、自性。

  大乘安忍,是以大悲、菩提心所引起的三类安忍中,心不扰动的善心状态。

  印度无著菩萨的《显扬圣教论》云:“忍波罗蜜多,谓或因忍受他不饶益不恚性,或因安受诸苦不乱性,或因审察诸法正慧性。由此行故,诸菩萨以忍受一切不饶益事及损害事,摄诸有情。”《成唯识论》云:“忍以无嗔、精进、审慧及彼所起三业为性。”它以没有嗔恨、精进、审慧以及所起的三门善业为自性。

  安忍的违品也有三种:耐怨害忍的违品是嗔恚;安受苦忍的违品,是嗔恚和怯弱心;谛察法忍的违品,是对正法因为不了解而没有希求的欲乐。

  堪布云丹嘉措尊者说:安忍度的本体,是具足四特法的清净善心及其种子。

  ❷ 圆满安忍度之相

  忍辱波罗蜜多的圆满,仍然是从心上安立的。内心息灭嗔恨、怯弱、不希求等,如果这些修习圆满,也就能够圆满安忍度;而并不是观待令一切有情全都远离暴恶,将一切怨敌消灭干净。因为这是没办法实现的。

  不要说是我们了,就算是圆满功德的佛陀,也不可能成办。当年吾等释迦牟尼佛成佛之后,刚强野蛮的众生仍然多得不可胜数,这样一来,佛陀也有没有圆满功德的过失了。但是这种说法,只要是有智慧的人是不可能承认的。因此,所谓的安忍波罗蜜多唯一是在心上安立的。这个大家一定要注意。

  如《入行论》云:“顽者如虚空,岂能尽制彼?若息此嗔心,则同灭众敌。”只要出生在不清净的世界中,性格粗暴、蛮横恶劣的众生是无量无边的,如果将他们一一降伏、赶尽杀绝,一方面没有这个必要,另一方面,修行人为了自己修行而将怨敌全部消灭,这也不是佛弟子的行为,与大悲心、菩提心相违。其实,不要说摧毁所有的敌人,即便只是一个敌人,我们也不可能全部消灭。哪怕我们杀死对方,但他还有亲朋好友、子孙后代,冤冤相报,外面的敌人就像藤蔓一样越来越多,根本不可能有穷尽之日。所以,从外境来灭杀怨敌,是没办法灭尽的。在历史上很多人杀害对方,他的亲人又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造业是没办法穷尽的。

  上面《入行论》讲的“若息此嗔心,则同灭众敌”,如果通过正知正念来如理思惟,只要从根本上摧毁嗔心,实际上就等于击败了所有的怨敌。在前面我们学习舍无量心亲怨平等的时候也说过,所谓的“敌人”“对立面”都是心上假立的概念,一旦调伏自心,外在的怨敌自然消除了。所以,如果想“天下无敌”,就应该降伏自心,而不是去一一降伏外敌,“心中无敌”则是“天下无敌”。佛经中说:若能息灭嗔恨心,则所有外敌全部灭尽;反之,不灭除内在的嗔恨心而一味去降伏外面的怨敌,只会令外敌不断地增加,越来越多。这样只是不断造业而已,果报非常严重。

  《佛子行三十七颂》也说:“自嗔心敌若未降,降伏外敌反增强,故以慈悲之军队,调伏自心佛子行。”如果没有调伏自心,越去降伏外敌,它越增强。如果我们以慈悲心来对待,就能迅速调伏。

  打个比方说,有的人为了不让脚被荆棘、瓦砾、碎石等刺伤,就想以牛皮铺满整个大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要说整个大地,哪怕一个小区、一个小小的村庄,都不知道要杀多少头牛才能把地面铺满。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鞋底钉上一块牛皮,这样就等同以牛皮覆盖整个大地了。如《入行论》云:“何需足量革,尽覆此大地,片革垫靴底,即同覆大地。”这是以比喻宣说安忍度圆满之相。

  《入行论》又云:“如是吾不克,尽制诸外敌,唯应伏此心,何劳制其余?”同样的道理,对于外在能损害的事物,我们不能一一遮除,而应当遮止自心缘对境而起的嗔恨心,这样串习就能圆满忍辱波罗蜜多。这样一来,对于生嗔的对境,我们还有什么必要遮止呢?实际上也根本无法遮止。

  而真正圆满安忍度,是三地菩萨的境界,如《入中论》说:“设有非处起嗔恚,将此身肉并骨节,分分割截经久时,于彼割者忍更增。已见无我诸菩萨,能所何时何相割,彼见诸法如影像,由此亦能善安忍。”这个颂词的意思就是,三地菩萨绝对没有损害众生的意念,本来就不会成为他人生嗔恨心的对境。但是,如果有恶人对菩萨妄起嗔恚损害之心,割截菩萨的身体,不仅割肉而且割下他的骨节,不是大块割截而是一分一分地割截,不是一次割截而是数数割截,不是短时割截而是长时割截,甚至经历很多大劫,即便如此,三地菩萨对此恶人,不但心无嗔恚,而且因为了知对方将由此罪业而堕入地狱等恶趣,感受极大痛苦,所以对他更加悲悯,生起了极大的安忍。

  而且,三地菩萨对于能割之众生、所割之身肉、在什么时候割、用什么方式来割,都已经现证三轮体空的本性,真实了悟诸法如同镜中影像一般毫无实质,实执的分别心自然而然就寂灭了,由此智慧力也能善修安忍。实际一切万法本来无生,能割、所割本来就是不存在的,又有什么不能安忍的呢?因此无论众生再怎样割截大菩萨的身肉骨节,他依然会泰然自若地忍其所忍,毫无执著。

  以上是三地菩萨以大悲及三轮体空的智慧摄持而修安忍的境界。虽然凡夫人离这样的境界还是很遥远的,但我们也应当发愿:将来我也能够成就如三地菩萨一般的安忍功德,我一定要成就这样的境界。就像这样,常常以登地菩萨的种种殊胜安忍行径作为发愿的目标,精勤串习,发愿成就无量无边的安忍。如《普贤行愿品》所说:“勤修清净波罗蜜,恒不忘失菩提心,灭除障垢无有余,一切妙行皆成就。”《瑜伽师地论·菩萨地》说:“于其无上正等菩提猛利欲乐,为圆满忍波罗蜜多,由是因缘勤修行忍。”对于无上菩提具有猛利的求证欲乐,为了圆满安忍波罗蜜多,以此因缘而勤修安忍。

  现在我们可能没办法这样去行持。比如人家拿你一根菜叶,你比较容易安忍;如果拿贵重东西,你一下子就发火了。那我们从小小的安忍去行持,慢慢地磨练自己。

  总之,因为没办法让外在有情全都远离暴恶,所以安忍度的圆满并非观待有情远离暴恶而安立。又因为调伏自心就能灭除一切怨敌,所以忍辱度的圆满,唯一是由自心灭除嗔恨等修到最圆满而安立。

  ② 分类

  此分三:一、耐怨害忍;二、安受苦忍;三、谛察法忍。

  ❶ 耐怨害忍

  别人对自己当面拳打脚踢、强抢硬夺、恶语中伤以及暗中说一些难听刺耳的话等,我们不但不该对他们满怀嗔恨,反而应当生起慈悲之心饶益他们。这就是一般所谓的忍辱。

  忍辱就是别人对你做身口意的损害时,应该以慈悲心来对待,不应该起嗔恨心对他们打骂还击等等。

  能摧毁今生来世诸多圆满善事的怨敌,就是嗔恚;而能从嗔恚过失中救护自己的亲友,即是安忍。《入行论》云:“罪恶莫过嗔,难行莫胜忍,故应以众理,努力修安忍。”没有哪一种罪业像嗔恨那么恶毒,也没有一种修法像安忍那么难行,所以应当以种种正理、方便,努力修持安忍。特别是当我们遇到不称心、不悦意的事时,就要千方百计修安忍。

  安忍虽然很难修持,但它是菩萨的殊胜学处。佛陀在经典里面也说了:“学习大慈大悲者,要忍受他人打骂,能生如是之心者,即是我的弟子,我是他的本师。”因此,我们在遭受他人的谩骂攻击时,一定要尽量安忍。

  为了让自心发起修持安忍的欲乐,我们必须了解嗔心的过患和安忍的功德。

  对一个大乘行人来讲,嗔恨是最可怕的心态。寂天菩萨在《集学论》中引用《圣说一切有教》的一段经文说:“邬波离,此大善根由彼微薄、销灭、永尽。邬波离,故于枯树且不应起损害之心,况于有识之身。”

  如果是上等嗔心,善根则被无余摧毁;如果是中等嗔心,善根被净除,只剩下一点点;如果是下等嗔心,就会损减善根,摧毁一部分。由此可知,如果嗔恨心非常严重,善根也可以从根本上断除。所以,哪怕对枯树等无情法也不能生嗔恨心,更何况对有情众生?有识之身就是有情,识是含识。

  《华严经》云:“一念瞋心起,百万障门开。”你看,生起一念嗔心,那么多罪障的门就打开了。

  《入行论》中说:“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施供善逝等,一切诸福善。”这里“一嗔”是指一刹那的嗔恨心。这里的刹那,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大弟子根霍仁波切的讲义当中,定义为“成事刹那”,即是成办某一件事从头到尾的时间,而不是细微刹那(一弹指之六十分之一)。我们一次性发脾气所产生的嗔恨心,就叫做“一嗔”。

  而它所摧毁的善根,是一千个劫中供养布施以及持戒等的功德。但这里讲的“劫”并不是中劫、半劫或小劫,而是具有八十个小劫的一个大劫。一念嗔心的过失非常可怕,足以将千劫中所积累的供养佛陀、布施众生、严谨持戒等所有福德摧毁无余。有些人,为了口舌之争一下子把多少福德摧毁了也不知道。

  《入中论》则说:“若有嗔恚诸佛子,百劫所修施戒福,一刹那顷能顿坏。”这里提到一嗔能摧毁一百个劫的善法功德。

  为什么这两部论典所说的有差异?有的论师说,此二论之差异是所引经典不同造成的。《入中论》的根据是《文殊游舞经》,经中云:“文殊,所谓嗔心,能毁百劫所积之善。”而《入行论》的依据是《宝积经》,此经中说:一嗔能毁千劫所积之善。

  而《入中论释》云:“于凡夫生嗔坏百劫之善,于菩萨生嗔摧千劫之善。”嗔恚的对象一般有四种:上位菩萨对下位菩萨、下位菩萨对上位菩萨、等位菩萨互嗔、非菩萨嗔菩萨。

  《入中论》中所说的“摧毁百劫之善根”是上位菩萨对下位菩萨生嗔,比如上资粮道的菩萨对下资粮道的菩萨生起嗔恨心,那就把百劫所做的善法的功德摧毁了。

  《入行论》中所说的“摧毁千劫之善根”是下位菩萨或非菩萨对上位菩萨生嗔,比如说下资粮道菩萨对上资粮道菩萨生嗔恨心,或者凡夫对菩萨生起嗔恨心,这样就摧毁千劫的功德。以此有百劫与千劫的差异。

  宗喀巴大师在相关论典中说,发菩提心的人若对同样发菩提心的人生嗔恨心,就会摧毁千劫的福德;若对没有发心的凡夫生嗔恨心,就会摧毁百劫的功德。

  此外,根据萨迦派无著菩萨在《入行论释·善说海》中所说,能摧毁的善根是随福德分善,即没有以智慧、方便摄持的善根就会被摧毁。而能摧毁的嗔恨心,主要是对严厉的对境,比如对发菩提心的上师善知识或发菩提心的菩萨,生起极为强烈的嗔恨之心,且生起之后也没有以后悔心等加以对治。具足这三个条件,就是能摧毁之嗔恨心了。

  平时我们对有些人生嗔恨心,如果程度不是特别猛烈,再加上嗔恨心还没结束之前,自己觉得非常惭愧,马上生起忏悔心,也不一定摧毁所有的善根。因此,按照无著菩萨的观点来衡量,这也不是特别容易发生的事情。

  当然有些嗔恨心特别大,他一直不承认他是错的,嗔恨心一直延续,就圆满三个条件了,那肯定会摧毁千劫功德。尤其同一个父母坛城的金刚道友,对境特别严厉,一定要注意。如果对道友生起猛厉嗔恨之心,生起后也没有生起后悔心加以对治,没有互相忏悔,还会毁坏密乘戒。如果在中间马上能知道是错的,念金刚萨埵作忏悔,那就不一定能摧毁所有善根。

  凡夫人一刹那的嗔恨心都不生起来,那比较困难。但是生起来的刹那,要观照自心,一定要把它断除,一定要作忏悔。我们应该经常观察自己的三门,这个特别重要。

  但对于这个问题,诸多高僧大德的观点也有不同。萨迦派的果仁巴大师、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以及前译派的根索丘扎仁波切,他们都一致认为:“如果生起了猛厉的嗔恨心,不仅是随福德分善根,就连菩提心和回向所摄的善根也一并摧毁。”而堪布根霍仁波切在讲义中说:“这里所摧毁的善根,只是随福德分善根,以三殊胜摄持的善根不会摧毁。”乔美仁波切在《山法》中也说:“如果被回向摄持,即使生起嗔恨心或后悔心,善根也无法摧毁。”

  堪布阿琼在《前行备忘录》中说:“焚毁的是什么呢?是随福德分的善根。而具足三殊胜的善根不能被摧毁。

  “世间的所有善根,甚至对柴烬起嗔心就会摧毁掉。

  “小乘随解脱的善根,声闻缘觉相互之间,如果一者对另一者嗔恨,将焚毁善根。假设声闻缘觉对普普通通的凡夫心生嗔恨,不会毁灭善根,会使善根衰损。

  “如果菩萨对声闻缘觉生嗔,单单是衰减善根,而不可能毁灭,就好比草坯不能砍断铁。如果菩萨对菩萨生起嗔恨,那就像以铁断铁一样,将摧毁一切善根。倘若资粮道、加行道的菩萨对得地的菩萨起嗔心,所有的善根将焚毁无遗。”

  汉地净宗八祖莲池大师在《自知录》中也说:“恶语向所尊为十过,向平交为四过,向卑幼为一过,向圣人为百过,向贤人君子为十过。”《自知录》是莲池大师所修订的功过格,将世出世间罪福之业一一开示,上中下根机者均可依教奉行,并以此求福、求慧、求往生。就像以前《了凡四训》中袁了凡行善法就放一颗白子,行恶法就放一颗黑子,警示自己每天所行持的善法有没有增上,怎么改过迁善,功过格也是这样的。

  莲池大师在这里开示说:骂父母长辈是十个过失,骂普通人是四个过失,骂晚辈是一个过失,骂圣人是一百个过失,骂君子是十个过失。在《自知录》中说,杀一人为百过,而骂圣人也是百过,可见对圣者菩萨生嗔恨心过失极大。

  虽然诸多大德的观点不一样,但在嗔恨的过失极大这一点上是一致的。我们平时在修行的过程中,自己也应该注意。要知道嗔恨心的力量是非常非常强大的,一旦摧毁了无始以来的善根,到时候怨天尤人也没有用了。因为这就是世间规律,唯有圆满尽所有智和如所有智的遍知佛陀能完全了知这一切。很多人讲:“我生起嗔恨心,难道善根就摧毁啦?不可能的事情。”我们说这其中的因果不是凡夫人能了达的,不要说凡夫人,最细微的因果连十地菩萨也没办法了知,只有一切智智的佛陀才能无余了达。

  有的人可能会觉得“平时行持善法时,我已经做回向了,然后就可以随意生嗔心”,这样也是很危险的,因为串习这样的恶念只会让自己越来越暴躁易怒,直至造下更多的罪业。

  《佛遗教经》中说:“嗔恚之害,破诸善法,……当知嗔心甚于猛火,常当防护无令得入。劫功德贼,无过嗔恚。”

  汉地天台宗智者大师也说:“嗔是失佛法之根本,坠恶道之因缘,法乐之冤家,善心之大贼。”嗔心生起来,佛法的根本就断了,这也是堕入恶道的因缘,这肯定是佛法的冤家、善心的盗贼。它专门偷盗你的善心功德,前面也讲了,“劫功德贼”没有比嗔恚心还要大的。

  在所有的罪业中,没有哪一个能像嗔恨心那样严重地障碍修行,断灭福德善根。大家都知道,自性罪和佛制罪有许多种,但这些罪业当中,哪一种能在刹那间摧毁所有的福德善根?就拿贪心来说,如果你对某人生起猛烈的贪心,戒律虽然可能不保,堕入恶趣的苦果也没办法避免,但千百万劫所造的善根是不会摧毁的。同样,邪见也是相当可怕的烦恼,能破坏自己的戒律或者中断善根,但它不可能摧毁以前的善根。其他的嫉妒、傲慢、愚痴等烦恼,就更不具备这种功能了。

  印度单巴仁波切也说:“百种贪心之业不及一刹那嗔心罪业大。”在小乘戒律当中,最大的罪业是贪心;在大乘当中嗔心罪业是最大的。一百种贪心所造的业不如一刹那嗔心所造的罪业大,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表面上赢得一点口舌之争,但最后感受苦果,谁也没办法替代的,因果自有分明。因果不是谁定的,而是自然规律,所以千万不要生嗔恨心。

  《月灯三昧经》云:“诤心毕定堕恶趣,虽持禁戒及多闻,供养诸佛广行施,兰若禅等莫能救。”意思是说,具足嗔心必然会堕入恶趣,哪怕是守持清净的戒律、能广泛地闻思、以各种物品来供养佛陀、广行布施、修持禅定等等,这些都不能作救护。

  以前我们曾讲过,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诸罪恶中,杀业最重。这是从众生生命的角度来说的。但如果从摧毁善根的危害性来说,没有超过嗔恨心的了。

  为什么嗔恨心那么厉害呢?因为它与大乘的大悲心直接相违,我们相续中如果有了嗔恨心,就不可能有菩提心,更不可能以大慈大悲来度化众生。而大乘佛法的主要目标,就是利益众生、帮助众生,可是相续中一旦有了嗔恨心,不但不愿意去利益众生,反而想害众生,或者用各种方式来损恼众生,这样的行为跟大乘佛法的教义完全背道而驰,因此在所有的烦恼当中,再也没有比嗔恨心更为严重的过患了。

  其实,嗔恨不但在未来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损害,即便在生起嗔恨的当下,我们已经真实地感受到了种种的不悦意,正如《入行论》所说:“若心执灼嗔,意即不寂静,喜乐亦难生,烦躁不成眠。”法王如意宝也说:“人如果怀有嗔心,则始终得不到自在,连一个快乐的机会也没有,别人更不会恭敬自己。”

  如果一个人内心执持着嗔恚的热恼,那么他的心是没办法获得平静的,身心的喜乐也很难生起来,而且会心烦气躁,坐卧不安,根本不会拥有快乐。这一点大家都有切身体会。在生起嗔恨心的时候,我们都会陷入烦恼无法自拔,心中充满了怨恨、不满的情绪,连面孔都变得扭曲了,这时即便是吃到平时最美味的东西也会变得索然无味,在嗔恨的控制下,我们没办法去享受生活的美好。有些人特别容易生起嗔恨心,一点点都说不得,说一点,嗔恨心马上起来。但是在别人面前表现他学佛很久,说什么“我是老师兄、老弟子”。这样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老弟子?

  如果嗔心很严重,即使曾经施恩于他人或养育过的人,也会恩将仇报杀害自己,亲戚眷属也会因厌患而舍弃自己,即使以布施摄受他人,他人也不会安住等等,最后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在历史上也是有的。因为嗔恼者如毒蛇,不时就会伤害别人,有谁愿意与毒蛇生活在一起呢!有些父母虽然照顾孩子的饮食起居,供孩子上学读书,但因为父母的脾气太坏了,从小打骂子女,当然,一点都不打也不可能,但老是这样性情暴怒,打孩子打到大,在孩子心中,父母所带来的只有极大的恐惧和痛苦,谁还能想到养育之恩呢?一提起父母就咬牙切齿,结果弄得亲子之间关系紧张、感情疏离。不像我们提到父母特别感恩,父母对我们的恩德很大。性情暴躁易怒的人,即便是亲人也不会乐于亲近。有些人,所有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子女也不敢靠近他,就是因为嗔恨心的缘故。

  一个人心中常常满怀嗔恨,今生来世都不可能获得安乐。他的内心时常为嗔恨的火焰所烧痛,外面也没有一个人愿意与他共处,那他今生的安乐从何而来?而他的福德善根被嗔恨之火所焚毁之后,在后世中,也唯有恒时处于孤独痛苦之中而已!

  然而,现在很多人根本不懂这个道理,一味地以自私自利的心来维护自己、摧毁对方,造成了许许多多的悲剧。

  2005年,辽宁抚顺有一则新闻:一个23岁的姑娘驾驶着奔驰进入一个小区,在路过修车摊位时撞到了一辆自行车,自己的车被刮了。姑娘很生气,下车要求50多岁的修车师傅赔偿。老师傅据理力争,说责任主要是在她。姑娘更加生气了,推搡着老师傅,非要让他赔钱。老师傅挥手阻拦,碰巧弄脏了她的名牌衣服。姑娘不依不饶,说车的事再说,先赔3000块衣服钱,并打电话把父母叫来。

  她的父母,就住在对面的贵族社区。过来以后,父亲就气汹汹地抡起打气筒朝老师傅的头上砸去,老师傅顿时头破血流。母亲则站在一旁,破口大骂那些为老师傅说话的围观者。女儿就像没事一样,一直坐在开着空调的车里,得意洋洋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老师傅当时不断地哀求,但是那位父亲让他必须赔钱。最终老师傅就愤怒了,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说:“好,我赔,我去拿钱。”然后他回到贫民区的家里。回来的时候,从怀里掏出的不是钞票,而是一把利刃。他先向那个父亲捅了三刀,又捅了那个母亲两刀,最后把吓傻了的女儿拽下车来,也捅了数刀。母亲和女儿当场就死亡了,父亲伤势严重,胃、肠、肝脏破裂。后来老师傅自首,被判了死刑。

  小小的口角之争,竟然使两个家庭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实在叫人扼腕叹息。而活着的我们,更应该以此为警示,反思悲剧的根源,这都是由于当事人被一时的嗔恨冲昏了头脑,才会酿成如此悲剧。

  在2015年,一位火锅店的服务员,因为与顾客起争执,也将一锅热汤油泼向顾客。

  还有最近屡屡发生的医患事件,你们看新闻可能也知道,医生被患者家属活活地砍死。这些都是因为嗔恨造下的恶业。

  你们想一想嗔恨心的过患多大啊!对今生来世都有很大的过患。所以,若没有以正知正念摄持,众生在一念嗔心的驱使下,就可能犯下没办法挽回的过错。正如《中观四百论》所说:“嗔恚极坚固,定恶作大罪。”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在碰到不顺心的事时,都要修行忍辱。儒家的《论语》也说:“小不忍则乱大谋。”明代道家儿童启蒙书目《增广贤文》亦云:“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这些都是很有道理的。

  嗔恨的过患是非常严重的。但相应的,修持安忍的功德也是不可思议的,能在一刹那中圆满巨大的资粮。本来修大乘道需要在三大阿僧祇劫精进积累资粮,但修行者如果能在一刹那中具足真实而强烈的忍辱心,那一般情况下在多劫才能积累起的资粮,也就能在这一刹那圆满。

  中国历史上具有极有福报的大臣,是唐朝的郭子仪,他是辅助四代国君的元老,号称“再造大唐”的功臣,一直屹立不倒。他是历史上罕见的功高盖主还能善终的人,史书上称赞他“功高盖主主不疑,权倾朝野臣不忌”。

  你们看历史就知道,历代王朝在开国的时候,很多有功之臣最后都不得善终。这一代君主和功臣一起打下天下,但是他的后代肯定没办法支配他们。所以,君主为了后代也是没办法。但是郭子仪就能善终。为什么他能做到这样?就是因为他的德行。

  当时战乱纷飞,郭子仪的对手把他的祖坟给挖了。得知消息后郭子仪大哭一场,但他并没有报复,也没有生嗔恨之心,而是说了这样一番话:“天下因战乱死亡的人太多了,因为仇恨,家里祖坟被刨的也不计其数。我也是领军打仗的将军,手下有多少士兵挖了别人家的祖坟呢?现在轮到我了,也算我郭子仪不孝父母、罪孽深重!”

  郭子仪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对手的错误普遍化:刨祖坟是因为乱世中的仇恨。第二反应是反观自己:我的军队就没有刨过人家的祖坟吗?第三反应:是我郭子仪之罪,不应嗔怪他人。所以,郭子仪的大福报也不是白来的,而是自己修来的。面对祖坟被挖都能不起嗔心,真是已得安忍三昧。

  很多人自称学佛多年,但是遇到一点对境,嗔恨心马上就生起来。这样还自称大乘行人,沾沾自喜,觉得自己特别了不起。有什么了不起的?跟这些世间人相比还是比不上。

  在后面的科判中还会再说安忍的功德,这里暂时不说。

  总之,明白嗔恨的过患、安忍的功德后,我们应该随时随地努力修持安忍。正如印度单巴桑吉尊者所说:“嗔敌乃是业力迷乱现,当断嗔恚恶心当热瓦。”我们应以空性或者如幻如梦的道理调伏自心。

  阿底峡尊者也曾亲口说过:“不嗔作害者,若嗔作害者,如何修安忍?”嗔恨他人是不合理的。修持安忍波罗蜜多,没有怨敌,没有嗔恨自己的人,没有给自己造违缘的众生,我们怎么能修安忍呢?无论人和非人,有情、无情,其实都可以作为我们修习安忍的对境。有些人不单单对有情嗔恨,对无情也嗔恨。有时候走路踢到一个凳子或者踢到一个木头,心里面特别生气:“这个木头!这个凳子!”一脚给它踹烂了。或者心里嗔恨起来,锅碗瓢盆都被扔碎了。虽然说是无情物,但这也是造业。

  以前阿底峡尊者到藏地的时候,因为他是全印度最好的高僧,所以全藏族人民都对他非常恭敬,没有一个人敢惹他生气,他讲什么都是对的。尊者认为这样没有办法修忍辱,就找了一个脾气很不好的侍者,和他生活在一起。那位侍者不像其他人那样对他惟命是从,而是经常忤逆他。很多弟子看了觉得很不合适,认为一位高僧不应该受一位侍者的气。有的人建议他换一个侍者,可是阿底峡尊者却说:“这位侍者对我恩重如山,是我的大善知识,因为他会惹我生气,让我修忍辱,要不然没有一个藏人敢惹我生气,我永远没有修忍辱的机会。”所以,为了修习忍辱,一切逆境对我们都是有帮助的。你们看到逆境,应该特别感恩才对啊!为什么生嗔恨心呢?

  仲敦巴尊者曾经问阿底峡尊者:“如果有人要杀我,该怎么办呢?”尊者回答:“如果有人要杀自己,应该观想这是偿还宿债的机会,不管什么环境中,都应精进修持安忍波罗蜜。”当然一般人可能做不到,但是做不到也不要生起嗔恨心。

  汉地弥勒菩萨的化身布袋和尚曾幽默地说:“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于面上,随它自干了,我也省力气,他也无烦恼。这样波罗蜜,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老拙是老笨蛋的意思,衲袄是缝了补丁的衣服。别人骂我,我就说很好;打我,我就自己倒下来;吐口水在我脸上,随它自己干了,我省力气,他也没有烦恼。修持这样的安忍波罗蜜多,不可能不成办佛道,不可能不获得成就。

  唐代文殊菩萨的化身寒山大士问拾得大士:“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普贤菩萨的化身拾得说:“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所以不一定要争,一争可能生起烦恼造罪。

  如果能在生活当中像这样去行持,这就是修持忍辱波罗蜜多。

  法王如意宝说:“若想消除嗔心,我们就要想方设法修持自他平等,要懂得:自己喜欢快乐,别人也是;自己不愿受苦,别人也是。如此推己及人,就会知道别人在伤害自己时,也是身不由己,有他的烦恼缠缚,如是便不至于斤斤计较,甚至还祝愿他尽早获得安乐。”很多人一起嗔恨心,不要说祝愿他快乐,可能就咒骂他倒霉。如果我们明白道理,不应该对他生起嗔恨心,还应该祝他离苦得乐。

  法王如意宝又说:“这种自他平等的慈悲心,若能在内外心行中时时体现,并对任何众生都可以生起,此人就像如意宝一样,能对众生作广大的饶益。不仅如此,他的内心也会盈满欢喜,愿望自然成办,现在和将来的一切都顺利圆满,功德如上弦月一样日益增上,不会衰损……

  “毫无疑问,这种人正是一切世间的庄严。 ”

  除此之外,《入行论·安忍品》《佛子行》当中都讲了非常多对治嗔心的窍诀,后面讲如何修持安忍度的时候,也会给大家略作讲解。希望大家一定要去闻思修学!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作为大乘佛法的修行人,一定要学习往昔高僧大德的言行。有些人觉得自己是上根利智,是修大圆满、大手印等无修而修的瑜伽士,不需要闻思修持安忍的窍诀,但是在遇到障害对境的时候,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心。如果要从外境上将仇敌解决,这证明你并非像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上根利智,还需要好好地依止善知识闻思修,将这些窍诀真正融入自心当中。

  所以,当有人对自己出言不逊或者无辜加害等等之后,我们如果能够断除自己嗔怒、怀恨的心理,就能净除很多罪障,依靠安忍可以圆满广大的资粮。因此需要将加害者看成上师善知识一样,正所谓“若无生嗔境,于谁修安忍”,就是这个道理。真正修安忍的行者,看到生嗔恨的对境心里面也是数数欢喜,有了这些嗔恨的对境,他才能成办自己的安忍波罗蜜多。

  在当今时代有人说:“某某是一位好上师或好比丘,只是嗔恨心很大。”其实在世界上没有一个比嗔恨心更为严重的过失了,怎么会有嗔恨心大的同时又是一位好上师或者好比丘的人呢?很显然,口出此言的人并没有懂得这一道理。华智仁波切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里面也是这样说。

  作为正法真正融入相续的修行人,身语意三门就像脚踩在棉花上或者米粥里加入酥油一样柔软、调和。这样的人,无论何时何地,不但让身边的人很舒服,他自己也始终处于快乐之中。在实际生活中我们也可以观察到,脾气好的人,无论在哪个团体中,都会和大家和睦相处,彼此其乐融融。而脾气不好的人,到哪里都认为环境不好,吵架的对象比比皆是。

  而有些人成办一点点小小的善事或护持一分净戒就认为自己如何如何了不起,相续中常常充满我慢,他人言词稍有不当就说:“他轻视、侮辱了我!”心中愤愤然、气冲冲,这就说明正法与自相续已经脱离了,是自心丝毫也没有得受法益的标志。有些人学佛时间很长了,经常去放生、供灯等等,认为自己已经积累了很多善根,心中充满了慢心,别人稍微说他一点,心里面特别愤愤不平,这也说明佛法没有融入到相续当中。

  如金厄瓦格西说:“我们越闻思修行我执越重,而忍耐力比新肌还弱,比心量狭小的卫藏厉鬼更加暴躁易怒,这是闻思修已经颠倒的标志。”新肌是伤口或疮口愈合时所生的嫩肉。卫藏厉鬼是指拉萨、日喀则一带的一种鬼,据说心胸狭窄、嫉妒心极为强烈,对其稍有不满便立即制造违缘。如果这样,说明我们闻思修已经颠倒了。

  所以,修行人的心态要宽容,应该越修行越柔和,而不要越闻思我执越重。

  华智仁波切也说:真正的修行人,应该随时随地都要谦虚谨慎、身居卑位、身着破衣、恭敬上中下所有的人,以慈悲菩提心作为基础,以正法调伏自相续,这才是修行的无误要点,它已远远胜过了无益于自心的成千上万高高见解及甚深修行。

  修行最根本的,是修慈悲菩提心,让心调柔。《大宝积经》云:“具足柔软心,常乐行慈悲,若与众生语,谦下心和悦。”

  如果自己的嗔恨习气很重,应该好好祈祷上师三宝,息灭自己的嗔心。其实,大圆满传承祖师的加持不可思议,护法神的力量也是不可思议的,一旦你在生活、工作、修行中起了恶念,就应该马上祈祷、忏悔,尽量和大家和睦相处,这也是菩萨的行为。

  菩萨是不会伤害众生的。《入行论》中也说,只有取悦众生,才会令诸佛菩萨欢喜。对我们来说,就算不能取悦众生,不能让众生高兴,也不应该以嗔恨心来对待众生。每天都和别人抬杠,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顺眼,跟谁都结怨,跟谁都凑合不到一起,在一起一段时间,过段时间又掰了,这样怎么能称为大乘佛子呢?

  我们应该知道,现在我们遭受的一切伤害,都是往昔造作恶业的果报,现在应该忏悔罪业,以忍辱负重来消除业障,还应该用上以前所修学的窍诀,修持自他相换,这样才是真正把佛法融入心相续,如此一来获得的利益也是无穷无尽的。

  作为一名佛教徒,应该以慈悲菩提心、以柔和的心、以谦虚的心来对待众生。这一点如果实在修不了,至少也不要让众生苦恼。以前法王如意宝说过:“在我们的修行道场中,金刚道友之间不要发生矛盾,理应和睦相处。因为我们追随佛陀,而佛陀所做的一切,就是随顺众生。”所以,我们应该努力修学安忍。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请说明持戒的功德利益。

  2. 什么是安忍?安忍度的自性是什么?请说明圆满安忍度之相。

  3. 对于生起嗔恨心,为什么有的论典说能摧毁千劫的善根,有的说能摧毁百劫的善根?

  4. 请从能毁、所毁、摧毁方式三方面解释颂词“一嗔能摧毁,千劫所积聚,施供善逝等,一切诸福善”。

  5. 为什么说在所有罪业中,嗔恨的危害性最大?

  6. 请以教证说明我们应该如何修持忍辱。

  7. 什么是修行的无误要点?你如何理解这些要点?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