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珍惜这一世的相遇

顶礼三界怙主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一)

  当秋日傍晚的余晖洒在容擦河水上的这个时刻,我与道友一行两人正坐在从扎西达唐吉祥光明塔返回扎西持林的车上。如果不是要赶着回去参加破瓦法的共修,我还想多绕几圈大塔。

  对这座白塔,我心中充满着虔敬和向往。在转绕的间隙,我喜欢静静地立在白塔底下向上仰望,享受阳光从塔顶洒下,进入头顶,渗入心房时的温暖和光明——一如无数次,来自于根本上师的大悲。

  在经过上师的降生塔时,我百感交集。我想起前段时间,为了祈祷上师长久住世,与四众道友们从扎西持林三步一拜到吉祥光明塔时经过此地的情景。这座沉稳而安静的降生塔,就像上师在眼前一样,正静静地等候着他的游子经过千山万水的长途跋涉后的最终归来。那时,容擦河水奔腾不息,而我却在塔前哭泣不已。我此番归来,实在不易。前一天在经历阳光暴晒,手肘、膝盖磨伤,筋疲力尽时,我几次想放弃,又几次在祈祷上师中继续坚持了下去。我知道,上师一直在护持着我。前天当我在路上口干舌燥,难以坚持时,我猛烈祈祷上师,很快,居士们就给送来了水;当我实在坚持不下去时,旁边的居士放起了上师的心咒,使我力量猛然倍增……如果不是上师的大悲加持,我知道在这条荆棘丛生的回家路上,我不可能到达。

  我想起自己修行的历程,就像这次磕塔一样,开始很顺利,中间考验重重,而正是因为上师,使我一次又一次坚持了下来。

(二)

  我与上师结缘,缘于第一次参加放生。那时,我刚接触佛法不久,只会念一些居士朋友教的观音心咒以及在网上学的准提咒、《地藏经》《心经》《金刚经》,除此之外,我对佛法知之甚少。

  2009年7月19日清晨,我连续念了七遍《金刚经》后,准备去参加朋友告知的一个大型放生活动。在前往放生现场的公车上,我生平第一次思考放生的问题:为什么要放生呢?动物被杀的场景开始浮现在我的脑海中,那些悲惨的情景使我连连倒吸几口气,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只是随大流,跟着大家一起吃肉、杀生,但就因为这样的麻木大意给动物造成了这么大的痛苦,实在是太残忍了,我对以前曾经伤害动物和随喜杀生的行为深感痛悔。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明白了放生的意义。

  放生现场到处充满了慈悲的气氛,几百人为了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把一筐筐的鱼送回到江里。放生持续的两个多小时里,大家一直坚持冒着酷暑放生,这样的场景令我深感震动,我也参与到传递物命的队伍中,一遍遍地念着观音心咒,我感觉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遍布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轻安在心中升起,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解救生命的快乐。

  放生即将结束时,天空出现了一轮圆形彩虹光圈,这让几乎从未亲眼见过彩虹的我深感稀奇。

  放生结束后,一个偶然的因缘,我遇到了希阿慈诚师父。也就是在师父那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也许是前世的因缘,当我第一次听到上师的尊名时,非常欢喜,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希阿荣博什么时候来南宁?”师父说:“叫上师,不能直接叫名字,好好祈祷就会来了。”听了师父的话,我心里暗想:我一定要请上师来南宁。当我把上师的法相和法王的法相请回家,每次看到佛台上的上师,心里就像阳光驱散云雾一样,豁然开朗,欢喜无比。这位侧着脸微笑的上师似乎能给我带来无穷的力量,我原先彻夜失眠的症状消失了,对生活的担忧一扫而光,希望在我心中重新燃起。

  自小以来,关于生命的困惑就一直困扰着我,面对日益逝去的日子,面对周围人的死亡,我很想知道,如果生命的终点就是死亡,日子一去不再复返,过去的,眼前的,未来的,一切的一切都抓不住,那么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对生命有巨大困惑的人,必然是没有明确的生活目标的。所以,二十多年来,我过得很不开心,很不安全,很自私,很压抑。一位活佛在见到我后,一针见血地就指出我以前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人。

  上师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全部的希望。我一遍又一遍地听着上师的传记,一遍又一遍地阅读思维上师的教言,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菩提洲网站上,去了解所有有关上师的事情,我对一切曾见过上师的人都充满好感,希望能从他们那里了知更多关于上师的消息。那段时期,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充实,因为几乎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忆念上师和了解有关上师的一切事情上。我感觉到上师好像时刻都在关注着我,所以身语意都不再任意随性放逸;我感觉到我的内心也在迅速地变化,不再那么偏执,不再那么自我,不再那么傲慢;我感觉上师充满了我的周围,连我在念观音心咒,读《地藏经》《金刚经》时,都毫不怀疑地相信里面的主角就是上师的化现。在这个时候,我的工作状况也在快速地好转。

  慈悲的师父看见我对上师有着强烈的欢喜心和敬信心,就把上师的唐卡结缘给我,还告诉我上师的电话号码。直到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地藏王菩萨的诞辰日,我才敢拨打上师的电话,第二天,上师在电话里给我授了皈依,并给我取了我这个法名,当上师称呼我为“弟子”时,我幸福得直想哭,我终于成为了这位朝思暮想的上师的弟子。

(三)

  上师与他的上师法王如意宝之间温馨而深厚的情感,令我甚为感动和敬仰,我曾想,为什么上师对法王如意宝有这么深的感情?当逐渐次第闻思修行时,我开始理解了这份情谊:当心的自性光明以上师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

  我也想像上师走近法王如意宝一样,尽快走近上师,而如何才能与上师完全相应?上师用他的言传身教告诉我:要完全开放。而要完全开放,上师说,就是在相信因果的前提下,对上要具足信心,对下要具足慈悲心。当我按照上师的心意开始行持放生的慈悲善行时,我开始理解了上师的这段教言,也明白了具足信心和慈悲心对于与上师相应的重要性。

  在我因放生而开始与上师结上缘的一年多后,同样因为放生,我有了当面拜见上师的机会。

  自从在电话里皈依上师后,我一直都保持与上师的联系,时常会把自己修行的一些体会以及对上师的信心告诉上师,并且多次希望能亲自拜见上师,当面领受教言,但上师总会说:“弟子,方便的时候,会见到的。”我不知道上师讲的方便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但我一直在为见到上师做准备,我不断地祈祷法王如意宝加持,不断地闻思修持上师的教言,不断地听上师的传记,不断地去了解上师,希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能顺合上师的心意。后来,我在菩提洲网站上得到上师病重的消息,心里异常难过,我总想,我能为上师的康复做些什么?上师生日放生共修的消息在网上发布的那段时间,我正好在观修《普贤上师言教》中“轮回过患”的内容,轮回众生的痛苦让我生起了悲心,我真切希望自己能够帮助众生解除痛苦。于是,趁着上师生日共修放生的时机,我发起了每周末组织共修放生的活动,如此一来可以祈请上师尽快康复,长久住世;二来也可以解救痛苦的众生;第三也可以引导更多人参与,令他们积资净障,离苦得乐。开始放生的几天后,我终于有了前往成都拜见上师的机会。

(四)

  2010年11月9日,阳光煦暖、风和日丽。一大早,一群鸟儿就在我所住的旅馆前的树枝上叽喳欢唱,仿佛是为了庆祝我此次和上师的相聚。虽然昨晚因为太兴奋没睡好,但我没有一丝疲惫,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朝思暮想的上师,我心里像花开一样甜美。

  一直以来,我不断地在心里构想着和上师见面的情景,为了不在上师面前失敬,我反复地闻思了《事师五十颂》,《次第花开》中《上师与弟子》一文,以及《普贤上师言教》中依止上师的内容,希望初次见面,能为日后依止上师闻思修行创造好的缘起。

  但正如《次第花开》中所说,具德上师为了考验弟子的开放能力,会去打破弟子事先的成见。这次拜见,我并没有像原先想象的那样有更多的时间亲近上师,上师也没有和我想象那样亲自赐予我很多教言,但我并没有失落和难过,我在人群的背后悄悄地看着上师,望着上师消瘦而憔悴的脸庞,心里隐隐作痛。因为众生的业力,上师在示现生病的短短几个月内瘦了几十斤,而听医生说,上师那时的病情,是不适合接见人的,但为了不让来自各地的弟子失望,上师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接见了弟子。想到上师的慈悲,我的眼睛不禁湿润起来。我轻轻地对着上师行了三个大礼,轻轻地向前供养缘起物,低着头恍恍惚惚地向上师祈请道:“上师,当年佛陀示现生病时,护地神象之子供养佛陀牛黄,以此缘起,佛陀的病好了。弟子虽然是个凡夫,但弟子也希望以此供养牛黄的缘起,上师的病能早日好起来。”“缘起很好”,我注意到,上师一直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并给予我回应,上师的柔和与慈悲,在以后很长的时间内久久地温暖着我的心。

  第二天,因为上师的生日,我得以再次见到老人家。从在成都放生现场为动物念经加持,到为弟子们传法灌顶,再到应弟子的再三祈请一起吃饭,我亲身感受到了上师对众生的深切大悲。据说前一天晚上,因为接见的弟子太多,上师一个晚上也没睡着,病情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整个生日当天,上师依然认真地为动物念经加持,依然和弟子们谈笑风生,依然坚持为弟子们传了很长时间的法并长时间地开示。在吃饭时,我注意到上师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却不断地用抖动的手拿披单抹汗,虽然身体很不舒服,但上师依然坚持到弟子们都心满意足了才离开,这些情景,给在旁边一直观察的我久久的震撼。而上师的长久住世,是我那时心头最强烈的一个愿望。

(五)

  从成都回到南宁后,我恍恍惚惚地的生了一场怪病,头不舒服,身子也不舒服,浑身不舒服,呼气时鼻子里莫名地冒出黑色的粉状物质。但我没想过去看病,只是依然坚持放生,把功德供养给上师:但愿上师的法体早日康复,但愿上师久久地住留世间。

  信心和慈悲心,始终是与上师相应必不可少的两个条件,也是上师最欢喜的因。在坚持风吹日晒继续放生中,我迎来了再次拜见上师的机会。

  2010年12月,希阿慈诚师父要到成都拜见上师,知道此事后,师父的很多弟子都想借此机会跟随师父去成都拜见上师。我虽然不久前刚见过,但也希望能再见一次,可是想到上师的病,又害怕会打扰到上师,我心里不断挣扎:如果这次又去,上师会不会觉得我很不懂事?万一上师不欢喜,那怎么办?

  在此过程中,我不断地祈祷法王如意宝加持,希望能再次见到上师,而且上师会欢喜。一天,我突然想到阿秋喇嘛曾经说过,上师的弟子放生和念百字明是上师法体安康和长久住世的缘起。我想:这次这么多人去拜见上师,一定会影响到上师的病情的。如果大家能一起发愿放生一亿条生命,并尽力念百字明来供养上师,那么这次拜见就不会造下影响上师病情的业,而且也会成为上师长久住世的殊胜缘起,这样上师一定会欢喜的。想到这里,我连日来紧绷的心终于得到开解,也坚定了再次拜见上师的心。

  12月4日,我和师兄们一行人到达成都,在前往上师住所的路上,我肚子突然绞痛起来,后来解了很多秽物才好起来。

  在上次同样的地方,我再次见到了最敬爱的上师,上师见到我时,仿佛早已了知我之前的心思一样,揶揄地打趣我道:“巴姆,你又来啦!”“上师,弟子想念您了。”“哈哈……”随后,我和师兄们一起至诚地用发愿放生一亿条生命和尽力念诵百字明的方式恳切祈请上师长久住世,上师异常欢喜,慈悲地赐予了我们很多宝贵的教言,在接过我代表大家供养的法轮后,上师答应以后一定会莅临南宁。

  回到南宁后,我们一行人商量以定期放生的形式践行在上师面前发下的誓言,在放生开始的前一天,我梦到了高大壮实的法王如意宝笑呵呵地来到我跟前赐予加持,随后消失在外面的走道上,走道上留下了法王如意宝自在而欢喜的笑声……

  那段时间,我的身体奇痒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六)

  在我皈依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曾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极其清净圣洁的地方,那里的天空一碧如洗,在辽阔的天空下屹立着一座雄伟的建筑,建筑前有一片空阔的草地,金黄的阳光照在碧绿的草地上,晶莹明亮,神圣无比,场景一如传说中的清净刹土。在那之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地方,也没到过藏地,所以就以为那只是一个梦境,直到我看到《圣地写真》里报道的正在建筑中的莲师坛城的照片,才知道梦中场景正是此地。从此,圣洁的扎西持林就成了我魂牵梦绕的一个地方。

  2011年7月,美丽的格桑花开了满地,嘹亮的歌谣回荡山间,在一个吉祥殊胜的日子,我终于来到了这个梦中美丽的故乡。刚到山腰,环顾四周,“山崖峻峭白云间,风吹绿林枝叶舞。种种妙药芳遍野,临此静处心舒畅。”(尊季他欣堪布对扎西持林的赞词)果真如此啊!扎西持林的寂静庄严令我内心欣喜无比,我情不自禁地对着上师住所方向顶礼、顶礼、再顶礼。上师,弟子回来啦!

  第二天,我在上师的小院里拜见了上师,上师让我及同来的师兄们一起去打扫莲师千佛殿,最好每天都去供水。从此,每年上山,我一直都坚持在莲师殿供水、打扫。

  在扎西持林学修的日子,令我幸福而满足,我是那么的眷恋和热爱着这片土地,每次想到要下山,回到红尘中俗事没完没了,就令我感到深深的厌离。回到家乡的日子里,我时常会想念扎西持林,想念上师。不久后,出家的念头在我心头生起,我常想:我要出家吗?我要出家吗?但我出家后放生的事情怎么办?出家后万一有很多杂事没时间修行怎么办?出家后不再像现在这样能自由地见到上师怎么办?……关于出家的事,就这样在我的心头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

(七)

  似乎每一步走近上师,都需要有利益众生的发心。2013年7月,当我已把出家的衣服准备好,来到上师跟前祈请剃度时,上师却让我再等一段时间。

  那时,正好莲师关于上师的授记文被发现,上师很多弟子纷纷发愿创造条件帮助更多的人闻思修行。而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回到南宁筹办此事。

  那真是一个矛盾而煎熬的时期:一方面是发愿的事,自己要尽心去做;另一方面,出家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每一天都恨不得马上回到扎西持林。那时,我经常跟上师提起希望能尽快圆满出家的心愿,但上师都没有回复。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眼看就要到上师50周岁的生日了。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如果我们能连续共修放生一百天,这一定是上师最欢喜的了。

  在与师兄们商量希望能进行百日放生事宜的同时,我也暗自希望自己能在上师生日这一天出家。但闻思修的新进展依然没有着落,我能在上师生日这一天顺利出家吗?我禁不住猛烈祈祷上师加持自己的愿望能圆满实现。

(八)

  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根本上师的言传身教是最有力、最宝贵、最殊胜的教言,尤其是上师对于他的根本上师的信心、对众生的慈悲心的示现,最能直接有效地教化、传递给弟子,因此能直接领受根本上师的言传身教,是修行人最幸福的一件事。而跟随上师朝礼五台山,也成了我出家前最大的心愿之一。因为在我心中,五台山代表了法王如意宝。上师朝礼五台山,必然会示现对法王如意宝深厚的情感和至诚的信心,因此,我情不自禁地在微博里表达自己的心愿:多希望能跟随圣者一起朝礼五台山啊!

  微博发出不久,我就有了朝礼五台山的机会,虽然没能跟随上师一起朝圣,但我一直观想上师在带领我们朝圣,并且按《朝圣行迹》里上师朝礼五台山的路线朝拜。因此,我们一行人朝礼五台山的整个行程,十分的顺利圆满。

  从五台山回来后不久,闻思修的新进展很快就有了着落,百日放生的事情也有了新的进展。

  2013年11月10日,在上师五十岁生日那天,我终于圆满了出家的心愿。而就从那时候开始,我迎来了修行的一个新阶段:考验重重的阶段。

  弟子 巴姆

  完稿于2016年1月19日莲师节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