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经文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四十二课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本节课继续学习“因果不虚”。

  通过学习《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我们的自相续可以成为修行正法的法器,在修好前行法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逐步去修大圆满正行法。前行法非常重要,在修行之初,很多修行人都选择用前行法来不断修炼自己的内心,让相续越来越成熟,让积累资粮、清除业障等各方面都圆满起来。所以,选择修这样殊胜的法非常有必要。

  在学“因果不虚”的时候,有人可能会问:“我们凡夫在抉择因果的时候,往往会依靠自己个人的经验,这样就不免会在细致取舍因果方面有些偏差。在出现偏差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正确舍因果,如何正确对待深奥的因果问题呢?”

  对此,《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因果是现象自然的规律。”所有现象都符合因果规律,任何因果都如同自然现象,就像太阳东升西落,水自然向下流等一样。造了善因,必定会感召善的果报(乐果),乃至如果种了解脱之因,就会获得解脱之果;反之,如果造下恶业,必然会由恶业推动,下堕到三恶趣中感受各种痛苦。《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普通人由于局限,只能看到因果的无尽相续中的某个片段,所以对因果的判断常常是不对的。”由于我们个人的局限,带着无明愚痴、业障、烦恼等等,通常在看整个因果的时候,不能够从最开始到最后都看得完完全全、非常清楚,只能节选出其中的某个片段来进行观察,这个片段只是无尽相续中的一点点。所以凡夫人对因果的判断往往是不对的。比如,我们以为自己看到了“有人造作恶业,却能感受安乐;有人造作善法,却生活不幸,身体也不健康”等等。实际上,“只有圆满觉悟的佛陀才无误了知因果,他慈悲地告诉人们什么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们可以据此决定自己该怎么做”也就是说,只有圆满觉悟的佛陀才能够无误了知,行持什么样的行为,一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如果是善行,就会带来安乐果报;如果是恶行,就会带来痛苦的果报。所以,我们可以通过佛陀开示的善恶取舍的因果道理,来决定自己应该怎么做。而我们既然选择了该怎么做,也就只能由自己来承受相应的果报。果报不会成熟在地水火风上,也不会成熟在其他人的相续中,只会成熟在自己的相续中。

  既然知道了自己造业,自己感果,那么,要让自己安乐,肯定就要选择行持善法。要远离痛苦,就要断除恶业。如《透过佛法看世界》中云:“如果要从根本上远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我们需要断恶行善。”如果不从根本上远离不健康的行为和精神状态,我们就很难脱离痛苦。想要离苦得乐,就要从根本上远离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精神状态乃至相续中贪心、嗔恨心、嫉妒心、竞争心等种种念头。我们在一刹那中,可能就会生起各种各样的心念,所以要把握好自己的心念。

  如果我们做不到让自己的心念完全和佛法相应的话,至少也要让自己做一个善良的人,如此,我们就可以逐渐和正法相应,逐渐让心在正法上用功有一个很好的关于修行佛法时,法和人关系的比喻:和面时,一定比例的水加上一定比例的面,就能和成面团。法就像水,人就像面,意思是通过修行,当法完全融入自相续的时候,我们的所有行为就都会依照正法去行。我们要记住这个比喻,希望所有道友都能够在心地上用功夫,把法真正地到自心相续当中,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用因果来衡量:我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因果道理?我是不是已经断除了不该做的恶业?如果是恶业,我就不要去做……对所有道友来讲,当下对自己进行观照和反思,是一个很好的修行助缘。

  因果不虚分三:丁一、所断之不善业;丁二、应行之善业;丁三、一切业之自性。

  所断之不善业分三:戊一、身恶业;戊二、语恶业;戊三、意恶业;戊四、十不善业之果。

  身恶业分三:己一、杀生;己二、不与取;己三、邪淫。

  【己二、不与取】

  什么是不与取呢?顾名思义就是不给与而获取,即别人没有给与你,自己却据为己有。

  获取的方式,华智仁波切在本论中分为三个部分来讲述。

  不与取分三:庚一、权威不与取;庚二、盗窃不与取;庚、欺诳不与取。】

  如同我们从四个方面(基、意乐、加行和究竟)对“杀生”进行讲解一样,对“不与取”也从四个方面进行讲解,下面以盗窃不与取为例来说明。

  第一方面:基,是任何他人摄持的财物。这个财物是属于他人的(他人对这个财物有摄持的权利,并且执着),不属于自己,而且自己心里也明明清楚是偷了其他人的东西。

  第二方面:意乐。分三个部分:

  第一,想,即于事无误想。此处“事”指前面的基,就是对基没有任何错误的想,知道去偷盗的东西是属于别人的,不是自己的,但我就是想得到,就是要去偷。

  第二,烦恼,由贪嗔痴中任何一种引发。贪嗔痴属于根本烦恼,在获得解脱之前,众生三种根本烦恼的种子是断不掉的,因此,如果我们去偷,就逃不出这三种根本烦恼。不管是因贪心或者痴心不与而取,还是在嗔恨心的状态中,把人家的东西强行抢过来,都是属于不与取的意乐。

  第三,等起,就是在没有得到物主许可的情况下,令财物远离彼处的欲。也就是说,在没有得到主人允许你可以把东西拿走的情况下,让财物直接远离了主人放的地方,这种发心和想法就属于等起。

  第三方面:加行。加行分为“能加行”和“加行的本体”。什么是能加行呢?就是能作的人作的加行。顾名思义加行就是行为,能作的行为包括自作和教他作——不管是自己亲自去偷,还是让别人去行持偷盗的行为,最后东西归为自己,都属于加行的范围。加行的体性是什么呢?以势力劫夺或暗中盗取都属于不与取。即不管是通过自己的强权、势力直接明抢别人的东西,还是暗中趁别人不注意,从窗户跳进别人家把人家的东西偷走了,都属于不与取的范畴。而且,对债务以及他人寄存之物,以种种狡诈欺骗的方法行不与取,或为自利,或为他利,或为使他人损耗等,所作都成为不与取。也就是说,借了别人的钱不还也属于不与取,所以,如果欠了别人的债务要及时偿还,该补的利息要如数偿还。还有,本来是别人寄存在自己家的东西,时间长了,要么是忘了就不还了,要么是生起贪心据为己有了等等,只要别人没有对这个物品产生放弃之心,你产生了以盗心驱使下的,就属于不与取了。还有一种是以欺骗的方法获得,后面讲到经商的时候会有这种行为,也是属于不与取。

  第四方面:究竟。如何来判别呢?《摄抉择分》中云:移离财物的本处。财物已经从这个地点移到另外一个地点去了,就属于究竟。也有其他的说法,以发起得心作为不与取的究竟。偷盗的人什么时候生起了东西属于自己的心,就是不与取的究竟了。

  价值足量:龙树菩萨在《戒律偈文》中说:偷1/4个嘎夏巴奈,即破戒律。一个嘎夏巴奈值半钱银子,1/4嘎夏巴奈也即是1/8钱的银子。莲花戒论师在《戒律偈文释》介绍了一印度论师的观点:“偷1/8钱的银子即成他胜罪。”布玛目札的《戒律根本论》“小疏”中说:“佛在世时,偷1/8钱的银子也作为犯他胜罪。”上述三位大论师所说完全一致,故麦彭仁波切也据此以1/8钱银子作为过量的标准。

  佛在世时,大家对价值过量的具体数量很清楚,但现在贝齿的价值与以前不同,每一“钱”的重量也与以前不同,故麦彭仁波切采用了当时印度流行的相思豆的计算方法。相思豆是一种很小的果子,头黑身红,因为很小,每一颗也长得很均匀,因此误差率也很小,麦彭仁波切引用古代印度经论中的记载,古印度的一钱正好是80颗相思豆的重量(也相当于192颗青稞),1/8钱就是10颗相思豆。

  若10颗相思豆换算成现在通行的计量单位“克”,9颗相思豆的质量等于1克,价值过量的10颗相思豆就是(1+1/9)克,即1.11克。

  也就是假如偷盗的价值超过当时当地1.1克银子的价值就已经过量了。对于受了五戒的居士或者受了出家戒的出家人,超过这个量就犯了盗戒的根本戒。

  如果造了圆满的不与取的业,就会感受圆满的果报。圆满的业是如何造下的?《生命这出戏》中说:如果有明确的盗窃动机,有具体的盗窃对象,真正实施了盗窃,并获得了想盗窃之物,这样一个盗窃行为比不具足四个条件的同类不与取行为果报更严重,感应果报的速度也更快。“盗窃对象”,就是前面讲的基或者对境;“真正实施了盗窃”实际上讲到了行为;“并获得了想盗窃之物”讲到了究竟;“明确的盗窃动机”讲到了盗窃的发心。所以,此处也是以圆满四支的方式进行了介绍。如果圆满了不与取中的四支,就会感受圆满的不与取果报,而且感应果报的速度非常快,不像不具足四个条件的同类行为要等时间、因缘各方面都具足的时候,在漫长的时间当中感果。“在四个条件中,动机和对象又更为关键,对果报的性质和程度影响更大。动机和对象,又称为发心和对境。”发心就是发什么样的心去偷,对境指被偷的那一方是谁。“比如僧众是严厉的对境,盗窃僧众的财物比盗窃一般人的财物,果报要严重得多。”偷僧众财物的果报要比偷普通人财物的严重得多,因此,我们一定要注意。有的时候,我们不是有意识去偷盗,比如有时会有借了忘记还的情况,所以借的东西,我们要及时还。有的时候是我们已经答应把东西给别人了,可答应之后又不给了,如果别人已经知道了,认为东西已经属于自己了,到后面你如果不给,就有可能感应严重的果报,所以,答应给别人的东西要及时给。对于盗窃,大家要细致进行抉择。

  下面开始宣讲正文。

  【庚一、权威不与取:】

  正文中说:【像国王之类势力强大的人,不是依靠合法税收而是以非法暴力强取豪夺或者动用军队等武力明目张胆地掠夺,诸如此类的不与取叫做强权不与取或势力不与取。】

  权威不与取就是依靠自己的势力、权力,明目张胆地强取豪夺和掠夺,即因为自己有权力、有势力的缘故,毫不忌讳地从人家手里或者身上,直接把钱财掠夺过来据为己有。通常如国王之类势力强大的人或者盗贼、土匪、车匪、路霸等这样实行,因为他们如果用武器的话,就比没有持任何器械的普通百姓们看起来权威要大一些,势力要强一些,因此会强取豪夺。这种强取豪夺就属于权威不与取。因为有权力、有威力、有势力的缘故,别人不愿意给与,就强行抢走。权威不与取的别名叫做“强权不与取”或“势力不与取”,直接讲到了因为权力强大或势力强大的缘故,会行持不与取的行为。

  为何会犯下这种不与取呢?如果深究原因,会发现是对财物等执着过重的缘故。由于相续中对财物的执着非常严重,就会导致出现不与取。我们可能觉得自己不会有这样的不与取,其实也不一定。比如,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在对方同学看上去比较弱势一些,自己比较强势一些的时候,如果强行霸占了别人的笔,或者把别人的本子拿为自己用,或者把别人的书包抢过来等等,都属于权威不与取,即依靠自己的势力强大而不与取。这种情况下会触犯到不与取的戒律。

  【庚二、盗窃不与取

  文中说:【诸如盗贼一类的人趁着主人没有看见而在暗地鬼鬼祟祟窃取饮食财物据为己有,这叫做盗窃不与取。】

  看上去盗窃是悄悄地去偷取别人的东西。此处讲到在主人没看见的时候,暗自鬼鬼祟祟地偷,包括别人的饮食、衣服、家具、电脑等财物都属于不与取的范围。盗窃不与取的行为有各种各样,如盗贼会实行盗窃不与取;还比如在学校里,有的学生可能趁别的同学不注意,把他人的笔、本等拿过来自己用,主人也没有发现,就据为己有;再比如单位的纸张、本、笔或者其他物品属于单位集体共有,不属于个人,在没有分摊给你个人私用时,你就以偷盗的心拿回家里据为己有,自己私用,也属于盗窃不与取。

  下面以各种公案来讲解盗窃不与取。

  公案一:有位性格好静的居士,在西湖边上盖了一间茅屋。每天除午饭外,其余时间都用于修法。一天中午,他想煮一锅罗汉菜,发现盐不够用,就去邻居家借盐。邻居有事外出,他想:只拿一勺盐也不要紧。就私自取了一勺盐回去。一年之后的某天。他在修定时,忽然见眼前有一堆浓重阴影,从此日日如此。后来发现是像山一样的盐堆,他醒悟到这是以前在邻居家私自取盐所致,害怕地说:“取一勺盐,一年未还,利息生了这么多,业报真是一本万利!”于是他急忙筹钱,买了几千包盐,偿还旧债。盐债还清之后,盐山顿时消失。从此心前不再浮现盐山。

  也就是说,虽然是私自取一勺盐,在任何人看来,都觉得值不了几个钱,似乎不是一种很大的偷窃行为,却导致以后要还给主人家盐山那么多的盐。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犯偷盗行为。大家还要反思,如果自己以前有偷盗行为,就要在四对治力摄持之下赶紧进行忏悔。

  公案二:在不与取中,以盗三宝物最为严重。《杂阿含经》中有这样一则公案。有一次,目连尊者对勒叉那比丘说:“刚才,我看见一个身体庞大的众生在虚空中行走,炽热铁丸不断地出入他的身体。他边走边哭嚎,痛苦逼切,样子非常可怜。又见一个人,舌头很长很大,也是在虚空中行走,火热的利斧砍截他的舌头,啼哭嚎叫与前无异。又见到一个人,有两个燃烧的铁轮在他两胁下旋转,灼烧身体,也是在空中啼哭嚎叫。”

  勒叉那比丘听后,就去请问佛。佛对众僧说:“我也见到这些众生,但我担心愚人不信佛语,长夜受苦,所以就没有说。热铁丸从身上出入的那一位,在过去迦叶佛时代是个沙弥,当时,他看守僧众的果园,盗取了七粒果子供养师父,以此犯戒因缘,堕入地狱,受无量苦楚。从地狱中脱出之后,以余业所感,现在此身仍需感受这样的痛苦。那个被利斧割舌的众生,也是迦叶佛时代出家做沙弥,一次用斧头砍石蜜供僧,偷吃了粘在斧刃上的石蜜,由于犯了盗戒,堕入地狱。地狱报尽,以余业还要感受此苦。”他为僧众作供养,砍石蜜分发给僧众,只不过舔食了在刀上留的一点点蜜,就要感受如此严重的果报。所以,尤其是以僧众作为对境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自己的身语意业,千万不要犯下偷盗的罪业。

  佛陀又说到第三位众生受苦的因缘:“两胁下有热铁轮旋转的众生,也是在迦叶佛教法中出家做沙弥,一次派他拿饼供养僧众,他偷了二张饼藏在两胁下。那次犯盗后,他堕入地狱受无量苦,以余业还要感受此苦。”他已经在地狱中感受了偷盗僧众财物的痛苦,但是从地狱中出来之后,还要感受在虚空中被两个燃火的铁轮在肋下旋转的痛苦,真的是苦不堪言。因此,当僧众作为对境的时候,我们一定要谨慎自己的言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点儿也不要去取,千万不要生起贪心、偷盗之心去窃取僧众所用的财物。

  公案三:《五台山志》中有一则人皮鼓的典故:唐代五台山北台后黑山寺僧人法爱,做监寺二十年,以常住僧物置办了很大一片南园田地,转给在家徒弟明慧。法爱死后,生在明慧家做牛,力大能独耕。过了三十年,牛老了,身体又有病,庄头就想拿牛和别人换油。当晚,明慧梦到亡师悲泣说:“我用常住僧物为你置办田地,现在堕为牛身,既老又瘦。望你剥下我的皮做鼓,再把我的名字写在鼓上,凡有礼拜念诵,就要击这面鼓,我的苦才有解脱之日。不然,南园田地变为沧海,我也未必能脱免。”(就是说:如果你这样做,我还是能够从这样的罪报之身获得解脱的。如果不这样做,那么即使我为你买下,送给你的那块田地变成了大海,我也没办法脱离这个恶趣的身体。)说完,牛举身向前扑去。明慧醒来,时值半夜。他去寺院鸣钟集众,把事情经过向大众宣说。

  第二天,庄头来汇报说:老牛自己碰树死了。明慧按梦中嘱咐,把牛皮剥下来做鼓,再把师父的名字写在上面,而且变卖南园田地,得若干钱财,在五台山请僧供斋,又施舍全部衣钵钱为亡师礼忏,帮助师父早日解脱。后来,这面鼓被送到五台山的文殊殿。现在如果我们去五台山文殊殿,还能见到这面牛皮鼓。

  公案四:1982年台湾《新生报》登载一则消息:某少女发生车祸之后,成了植物人,十九年中一直昏迷不醒。她的父母倾家荡产也无法使她恢复正常,而且为照顾女儿,他们受尽了人间折磨。她的母亲已累倒,而且得了心脏病,生活无法自理,只有父亲一人在旁侍候,这位植物人,每半小时要替她抽痰一次,每一小时要替她翻身一次,并且清除大小便数次,永远有洗不完的尿裤,永远没有休息的机会。

  为什么他们会遭遇如此不幸呢?原来少女的父亲在1958年曾开车撞死一位姓陈的寡妇,寡妇留下七个孤儿,事后虽然和解,但她父亲却一直把车祸置之一边,既不赔偿(应赔偿而不赔偿,造不与取业),也不照顾七个可怜的小孩,使他们遭受很多痛苦,当时引起人们的公愤。不曾想五年后,他读高中的女儿被计程车撞伤,事后寻遍了名医,用尽了秘方,请遍了道士、乩童、法师和高山族的巫师,花费了上万元去美国就医也毫无起色。十九年后,少女仍未醒来,她的父母和家人注定要继续接受漫长而残酷的煎熬。她的父亲虽然逃避了法律制裁,却无法逃避业的果报

  我们应该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的心里其实是最清楚的。因此,我们不要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如果已经做了,就要励力地忏悔,发誓将来再也不造作;如果没有造作,我们也要谨慎以后的言行,因为天理公平,应负的责任是推卸不了的,如果推卸,只会使身上背的业债越来越沉重,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

  公案二和公案三说明,在不与取当中,盗窃三宝财物的果报是最严重的。因为三宝是非常殊胜的对境,如果偷盗的话,果报相应也就非常严重。《佛观三昧经》中说:“盗僧蔓物者,过杀八万四千父母罪。”《方等经》中华聚菩萨也说:“五逆四恶,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不能救。”一个造作了五逆重罪的人,我都能够救度;但对一个盗僧物的人,我就没办法救度。由此可见,盗窃僧众财物的果报非常严重。《宝梁经》中也说:“宁啖身肉,终不用三宝物,得大苦报,罪受一劫,若过一劫,以侵损三宝物故。”这些教证都在阐明对于三宝物不要进行偷盗。

  【庚三、欺诳不与取:】

  正文中说【在经商贸易等过程中,为了欺骗对方而以口说谎话、短斤少两、非法秤斗等手段获取对方的财物,这叫做欺诳不与取。】

  为了欺骗对方,以口说谎话、短斤少两、非法秤斗等手段获取对方的财物,叫做欺诳不与取。不管是哪种方式,如果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非分之财,都是属于欺诳不与取

  比如,以说谎话的方式短斤少两,这种现象我们可能见得比较多一些:本来重量是八两,结果跟人家说是一斤,并按一斤的重量来收钱,多收了二两的钱,这就是短斤少两。还有使用非法秤斗,以大斗来进,小斗来出。即在进的时候用大斗,本来一斤已经够了,结果一斤二两才满了这个斗;小斗出,就是给别人东西时用小斗来称量,本来应该是一斤的斗做成八两大小,结果装八两就满了,别人以为是一斤,另外二两就归为己有。这就是用非法秤斗的方式来获取别人的钱财。还有就是说谎话,本来是两块钱买进来,却跟别人说是三块钱买进来的,别人于是给了你三块钱,这一块钱就是通过谎话的方式得到的。

  还有如谎报数量、隐瞒质量等,或在领取财物时多领不应得的部分,或在点人头分财物时本知自己无权领取,但口里声称自己也应有份,或故意站在有权领取的人群中间,而不声明自己无权。或以假币骗取他人财物,或出纳、会计等在账本上做手脚。

  经商应运用正当合法的手段,如实行明码标价,不以次充好等等,若明知是伪钞却又假装不知,照样兑付出去;或明知是假冒伪劣产品却冒充名牌优质商品卖给顾客,实际上已盗取了对方的财富,都极有可能导致造根本罪。顾客若明知是伪钞而照样支付给商店、旅馆等,则其实已盗取了他人向自己提供的商品或服务,加上现在商店、旅馆等多为个人经营管理,故也极易导致犯根本罪。

  华智仁波切继续分析了欺诳不与取还有什么样的情况。

  正文中说【当前,我们中的有些人认为只要没有亲自去偷盗而仅仅以经商等欺骗手段谋取财物是没有罪业的。其实通过尔虞我诈的欺诳手段经营,无论赢得多少利润都与直接偷盗没有差别。】

  我们通常的一种想法是:我没有自己亲自去偷,这样的话就没有偷盗的罪业。但是华智仁波切说:虽然没有亲自去偷,但是在经商的时候,以欺骗的手段得到财物也属于偷盗,以尔虞我诈的方式经商和直接偷盗没有什么差别。所以,在这里要提醒大家,不要邪命养活自己,要以清净的方式来生活。如果你是一位做生意的人,就公平地做买卖,不要总是通过诈骗的方式使别人损失非常多。在自己贪欲心没有满足的情况下,不断地让自己的贪心升级,这样会造作严重的罪业。

  下面讲到僧人不与取的情况。

  正文中说【尤其值得提醒的是,在当今时代,许多上师和僧人根本不把经商的事情看成是过患或罪恶,甚至将毕生精力都放在这上面,整天忙得焦头烂额,还自以为精明能干。】

  一些不如法的僧人虽然表面上是僧人,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和解脱道相去甚远。这一类人会怎样做呢?他们没有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到正确地修行解脱法上,而是将毕生的精力都用在了经商上,为了经商整天忙得焦头烂额,还以为自己非常精明能干。

  在这里我们可以反思一下,我们生存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可以选择过各种各样的清净生活。即便是有的道友受生活所迫要去经商,这时也要以清净发心来摄持。如果以清净发心,发愿将来用赚来的钱做上供下施,做些如放生或者修建寺庙、经堂等清净善法,在这样发愿后,如果通过经商的方式营利后,用来作善法还没有那么大的过失。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且采取各种各样欺骗的手段来经商,的确不属于清净养活自己、清净活命的状态。

  正文中说【孰不知再没有任何事情比经商更能毁坏僧人相续的了。为什么?】

  经商会毁坏修行人的相续,为什么呢?首先经商会使人心耽著在世间法上面,并且会增长自己的贪欲:有了十块钱,还想挣一百块钱;有了一百,就想赚一万;有了一万,还想赚十万、一百万……在经商当中,自己的贪欲无形中就会增长。经商还会引发并增上各种各样的散乱:本来有时间可以去禅修、观修空性等等,却不得不把心思用在经商上。经商还容易造作恶业,具体情况在后面再分析。

  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呢?作为一个修行人,尤其是作为一个初学者,在自己的修行还没有完全稳固,自己的心还没有能够每时每刻都缘着正法去修的时候,最好要多把自己的心思放在修行正法上,分心的事情越少越好。

  经商会有什么过患?

  正文中说【你想想,经常为了做买卖而四处奔波,必然将求学参学、积资净障等该做的闻思修行忘得一干二净,而且也没有求学修行的机会,更有甚者,连晚上睡觉时也一直在考虑经营的账目,如此一来势必会断绝信心、出离心、慈悲心等的根本,始终身不由己地处在迷迷茫茫的状态中打转转。】

  具体分析经商带来的过患:

  首先,经商的时候会四处奔波。做过买卖的人会有这样的经历,比如,为了进货,会到处去看,去对比哪家的货更便宜一些、质量更好一些等等。当你把时间用在做生意、调查市场上的时候,就必定没有心思、时间和精力用于修行正法——本来该打坐观修的时间,却到处去奔波。因此,对修学正法容易产生懈怠之心。

  为什么说对正法散乱属于懈怠呢?因为精进是缘于善法的欢喜心,缘在世间法上生起欢喜心,努力去做事情不叫精进。所以在任何世间法上,无论怎样努力去挣钱、工作等,都不叫做精进。所以,在经商过程中,会对修学正法产生懈怠心,会逐渐让自己对正法失去信心、出离心和慈悲心。华智仁波切在这里举例说,“连晚上睡觉时也一直在考虑经营的账目”。如果是一个修行人,晚上睡觉前可能要先修上师瑜伽,然后安住在上师和自己无二无别的状态当中,上师发光,照亮一切世界,然后在这种状态当中入睡。然而,经商的人却一定要在晚上去考虑明天能不能赚到钱,如何能够赚更多的钱等等,所以就把信心、出离心、慈悲心扔到一边,没有时间和心力来修行。因此,经商会断绝修行人修行善法的状态,会让自己始终处在一种迷迷茫茫的状态当中。因为心不能够缘正法去修行,就会出现这些弊端。

  华智仁波切所说的教言对于我们现在有什么样的启发呢?就是告诉我们,轮回当中的琐事尽量要断除,不要让自己的心心念念都缘在琐事上不出来。

  正文中说【从前,米拉日巴尊者来到一个寺院,晚上在一位僧人家中就寝。】

  米拉日巴尊者曾经在一位经商的僧人家中睡过一个晚上。那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正文中说【那个僧人躺下以后心里便展开了这样筹划的一幕:明天杀一头牦牛,那么我该怎么来销售牲口的皮肉呢?它的头可以赚这么多,大腿赚这么多也没问题,前腿的肩胛部分也可以赚这么多,小腿也能赚上这么多……他将牲口里里外外的所有部位都盘算好了,整个晚上都没有睡,除了那条尾巴以外一切都预先计划妥当。】

  这个僧人一晚上都没睡,一直在心里想明天杀一头牦牛。实际上,真正去杀牛的话,已经是在造作恶业。而在造作这个恶业之前,他的意恶业已经开始产生了,因为他在晚上临睡之前,就开始琢磨着明天要杀死那头牛。他把如母有情当成了宰杀对象,而且居然没有任何的惭愧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之后还在不断地琢磨这个牛会卖多少钱,把牛里里外外的所有部位卖多少钱都做了计算(只是忘记了牛的尾巴也是可以卖钱的)。为了得到钱财,他的贪心一直在不断增长。他把所有心思都用在盘算牛上,当然就没有心思和时间修行了。

  此处描述了僧人为了让他的买卖做得更好的一系列心理活动,也是以此描述如果去做生意,就会心心念念缘到生意上。对于在家人来讲,做生意的确要分很多的心。《前行笔记》中说“在家身份的,尤其不能忘记自己是修行人,虽然也朝九晚五为生活打拼,却终究与一般人不同。别人想的是如何在人群当中混出头,你想的却是要尽早结束这头出头没的无奈循环。别人可以随心所欲、随波逐流,而你,懈怠放逸了要知道心生惭愧。这一点很重要。”

  正文中说:【这时天也亮了,他立刻起来进行念经礼佛、供施食子等一系列的事宜。】

  作为修行人,早晨起来念经、礼佛,是一种正常的日常修行,此处说到那个僧人也做了这样的修行。这种修行有没有起到改变内心的作用呢?通过前面的分析知道,他还是有一颗杀害众生的恶心,并且所有的心都耽著在经商上。因此,他的修行并没有起到改变内心的作用。

  我们作为修行人,见到这种情况就要反思:修行不能作为例行公事,而是为了真正改变自己的内心。改变内心要持之以恒,不能只是座上改变,座下又变回去。在座上修的时候对众生生起慈悲心,而在座下的时候,当见到一只非常可怜的流浪狗时,即使身上有吃的也不愿意布施,这就是在吝啬心驱使下不去行持布施。另外,虽然已经知道了不与取罪,但还是在他人不注意的情况下行持不与取的行为。既然已经知道不与取罪将来会使我们堕入到地狱当中或者感受非常严重的果报,就要在座下的时候改变自己的行为。一般来讲,座上因为要观修、思惟法义,很难有其他身体上的行为,在座下的时候行为会更多一些,这时一定要以正法摄持自心。

  这种改变可以滴水穿石,由一天一天的小改变,时间长了,积累起来就会成为大的改变。当大的改变出现的时候,别人也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修行人,虽然修学佛法只有一年或者两年多的时候,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对所有人的态度和蔼了,也愿意帮助别人了等等,这些都是一个好修行人给身边人的示范。作为佛的弟子,我们要问心无愧,要谨慎取舍因果。如果在修行的时候不去改变自己的心相续,就只有沿着轮回的老路继续走下去,永远没有出期。所以,我们现在就一定要谨慎取舍因果。

  正文中说:【看到米拉日巴尊者仍然沉睡不醒,于是他便走过冷嘲热讽地说:“你自以为是个修行者,可是法事、诵经等什么也不能做,还在睡懒觉。”米拉日巴尊者说:“本来我平时是不睡懒觉的,但昨天夜里我一直在考虑如何出售那头被杀的牦牛,没有空出时间来睡觉,因此今天早晨才沉睡过去了。”尊者的这番话已淋漓尽致地揭穿那个僧人的丑恶内心。】

  米拉日巴尊者一语道尽了僧人身上存在的问题,他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没有把自己的心用在修行正法上,而是在思量杀掉这头牛后能赚多少钱等等。我们自己也要反思,不能在听课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修行人,在缘着正法思惟,一下课就把法扔到九霄云外去了。或者说佛法爱怎么讲就怎么讲,我还是按着自己原来的想法和处理事情的方式去做。这样的话,佛法就没有起到改变内心的作用。这个僧人没有将修行佛法纳入自己的心相续,修法只是流于表面,没有起到改变内心的作用,心心念念反而耽著在世间八法上。米拉日巴尊者观察到他的心念,称自己随着他的心念一晚上没睡,一方面米拉日巴尊者道出了自己的修证境界,另一方面也指出了这个修行人内心的丑恶状态。

  因此,表面上的修行对自相续的改变起不到很大的作用,修行的关键就是要修我们自己的内心。宗喀巴大师也说“心善地道亦贤善”我们首先做一个心地贤善的人,又通过佛法来不断改善自己的心相续,完善自己的人格,如此,我们修持正法就是走到了正道上。

  修心的作用归纳来讲有三点:

  第一,可以令我们放下内心的执着,对轮回生起出离心。换句话说,通过修行我们会看到轮回的过患,对轮回产生厌离心。

  第二,令我们远离散乱以及恶业,希求行持善法。当我们发现散乱和恶业会给自己带来很严重的痛苦果报时,就会主动去行持善法,寻求解脱,不愿意耽著在恶业中。所有众生本具佛性如来藏,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散乱和恶业会带来无穷无尽的过患,行持善法会带来安乐,于是我们的心就会自动转到行持善法上。如果我们不断修心,就会主动想行持善法。

  第三点,令我们善巧地在心上积资净障,开发智慧。成佛不是心外成佛,而是自心成佛,因此积累资粮和清净业障哪一点也不能离开自心。如果我们不清净地修持自心,积累资粮和清净业障就无法办到。如果我们想开发智慧,想和佛陀一样具有度化众生的智悲力,就要不断修行,完善自心,以慈悲心、菩提心利益众生。

  那么,眼前从哪里着手呢?要从相信因果和断恶行善着手。否则,修行佛法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不能真正起到修法的作用。

  正文中说:同样的,现在唯一经商的那些人,白天晚上都是考虑经商账目,经常处于迷乱、散乱之中荒废光阴,在死亡的时候,也只有在这种迷乱的状态中死去。

  如今,一些以经商为主的人,时时刻刻都将身心散乱在经商活动中,因此会虚度光阴。人身如此难得,他们却没有修行正法,导致他们在临终时仍将处在迷乱状态之中,非常可惜。与之相反,修行人平时有意识地训练自心,因此在临终时会用得上。比如,我们平时经常训练自己心心念念观想阿弥陀佛,向往极乐世界。临终时,在我们心前就很容易出现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上师三宝也会来接引我们。因此,平时训练得好,临终的时候就能用得上。而那些经商的人只把自己的心训练在经营上,而这些对于死亡不会有任何帮助,反而由于平时的散乱,导致他们在临终时仍然处于散乱的状态,被拖向更加黑暗的后世。由此可见,现在的修行就是自己未来解脱的因,我们要把握好暇满人身,将时间用在正法上,千万不要荒废时光。

  经商还会造下以十不善业为主的许许多多恶业。

  正文中说:【不仅如此,而且在销售的过程中,本来自己所卖的是低劣商品,反而油腔滑调地说:“先前某某人说给怎样怎样的价,但是都没有出售,我自己买进时也是花了多少多少钱……”全是一派胡言,这就是妄语。】

  首先,最容易犯的是妄语。为了让自己得到更多钱财,以欺骗他人的方式说一些不真实的话语,就成为了妄语。说妄语背后的发心是什么?就是想得到非分之财。别人不愿意给予,就通过欺骗的方式得到。所以,在经商的时候,犯下妄语罪业的机会非常大。

  正文中说:【在买卖双方进行交易时,撒谎说自己想买某某物品而在买卖双方之间制造不和,这是离间语;】

  做交易的时候,还会造下离间语的过失。离间语就是离间人与人之间亲和的语言。比如,两个人很亲密,却在他们之间说一些坏话,导致两个人的关系破裂。经商时说离间语的目的,无非就是想不与取。所以,商人在经商的过程中会说一些离间语,在买卖双方之间制造不和,他们之间不和了就可以跟自己和合,自己就会获得利益。

  正文中说:口出不逊说对方的物品太次,或者依靠负债累累的原因而吵得天翻地覆等等,这是恶语;

  在做买卖的时候,也会造下恶语。恶语就是非爱之语,毁誉他人或以粗话骂人。比如,因为嫉妒别人,看到别人比自己强,生起强烈难忍的竞争心,就会口出恶语,和别人直接吵架,从而达到不与取得到他人财物的目的

  正文中说:毫无意义地评论价格太高,本来不想买也与对方讨价还价等等,属于绮语;

  经商的过程中还会出现绮语的状况。绮语就是没有意义的语言,比如,本来不想买,却在别人面前讨价还价说了半天,之后还是不买,这时就造下绮语的罪业。

  正文中说:野心勃勃想把对方的财物据为己有,这是贪心;心里怀着把他人弄得一败涂地,这是害心;宰杀羊只做买卖等,就是杀生。

  做买卖时还会造下贪心、害心、杀生等恶业。

  杀生就是杀害人畜等有情的生命。为了谋财而不择手段,会犯下杀生的恶业。很多人以前不明白这些道理,在做生意的时候,会以众生生命为代价满足自己对财物的需求,进而造作了杀生的恶业。

  贪心就是对于自己所好乐之物,生起染污的爱著之心。经商的时候还会隐藏着贪心,想把别人的财物据为己有,而且这种贪心还会漫无边际地增长。

  害心就是想加害于人的心,心无悲愍损害有情。怀着把别人弄得一败涂地的心态,损害众生,就会犯下许许多多的恶业。

  以上讲到了经商的过患。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圆满不与取罪业的四个分支,分别是什么?

  2、不与取的分类有哪些?它们从定义上有何不同?

  3、对于我们在生活、修行中付出了努力,却没有及时得到自己认为的应有的回报,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4、离苦得乐的正确方法是什么?了知这一点后,我们应当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今后的人生?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