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母亲的皈依

  不曾想过,能以这样殊胜的方式,和母亲成为金刚道友。

  在年少的时候,对母亲更多的是感恩之心与解救之心。我从小羸弱多病,每每是趴在母亲的背上,伴随着父亲的不屑和嫌弃,走进一家又一家的医院。父亲有极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小时候我的学习成绩好,但连篇的奖状全被他忽视;我多吃了一口菜,也会遭到父亲的谩骂。母亲的保护与独立,撑起整个家与我的学业。

  我上大学后,母亲与父亲办理了离婚手续,对我来说,似乎并没有带来多大的痛苦。父亲写了一首苦情绝望的诗,贴在他的房间,一度我不敢去读。曾经多少次,在父母争吵的泪水中,我蹲在楼道祈祷自己快点长大,可以带给妈妈一个温暖的家;又有多少次,在父亲对我的嫌弃与责备下,我渴望自己能够远离这个家。我也以为,自己对父亲会是冷漠的。但是上大学后,我与父亲的关系渐渐融洽,父亲尝试着表达对孩子的关怀与思念,父爱在他心中慢慢苏醒。而后,我燃起重新撮和父母婚姻的念想。只是,这个念想非但没有变成现实,却变成了一次次导致我和母亲争吵的因由。那时,没有佛法观照,没有足够智慧,尽是一己私愿,从没有真正体察和感受过母亲那颗受伤的心。

  屋漏偏逢连夜雨,二姐的婚姻也在母亲的干预下破碎。我对母亲的心,从感恩演变成了抱怨与不理解。我抱怨她为何不懂得去包容和宽容。甚至,我曾当面和她说,我们家缺少一个叫“宽容”的东西。因为她,家里零落不堪。我从孩子变成了一个说教者。每当我回到老家,或者接到母亲的电话,基本都是这样一种态度。几年的这种不理解和抱怨,与母亲的关系从融洽和合,变成冲突与不和。曾经,家里只有我才有可能改变母亲的主意,她也只听得进我说的话。如今,我的态度与抱怨让母亲更加孤立无援,整个家没有一个理解她的人,她变得更加不可理喻和多疑。母亲脸上,这些年里很少有笑容,她睡觉的枕头下都要放一把刀。我想,她可能是极度缺乏安全感,这让我的内心非常痛苦与自责。我不是要做母亲的保护伞吗?我不是要做她最贴心的棉袄吗?可是这种境况,我却无力改变,找不到方法。

  上师慈悲,垂悯弟子。2014年7月,因缘聚合下,我在扎西持林皈依了上师三宝。当读到上师的著作《次第花开》时,上师对法王如意宝的感恩情思跃然纸上,感动我心。上师的文字,让我找到一种此生不曾有过的归宿感,感受到他的那颗心是多么温柔与悲悯。眼泪不可遏制,耳边是师兄们的咒语妙音,我反复思维上师的那句话——只有善良的心里能开出喜乐的花朵。这么多年,家庭的遗憾与痛苦,甚至大学毕业那年,因车祸导致我卧病在床将近两年,期间都不曾流过这么多的泪水。不是委屈,不是埋怨,是上师的柔心与悲悯感动了我,是弟子我找到了家!

  皈依后,我和母亲的关系从表面看来,我孝顺她、关心她,但我心里依旧存在着对母亲的埋怨与不理解。后来,母亲来杭州和我住在一起,慢慢地,她开始愿意念佛,我引导她,替她报名参加了阿弥陀佛圣号600万遍共修。但是,我多次创造皈依的因缘,母亲却非常拒绝与排斥。期间,她甚至都不再愿意继续念佛。我开始明白,问题都在自己这里,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激进反而导致更坏的结果,唯有做好自己。

  今年,上师发起莲师七句百亿共修。我报名了此次共修,并以母亲的名义参与放生,祈祷莲师、祈祷上师加持,能够让父母皈依佛门。做好自己——这四个字,像是一束光,照亮了我的内心。惭愧的是,平日里我做功课基本属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常常以自己找工作太忙碌为借口。但这回参加莲师七句祈祷文共修,我竟然提前半年完成了发愿的数量,并又追加报了十万遍的修量。有一次念诵时,我全身颤抖,被一种悲悯温暖的感受包围,眼泪流淌。我认识的师兄们精进勇猛,对我是一种鼓舞与加持,但我自己没有太多言语来与大家分享,因为我知道,自己依旧顽劣,对此我十分惭愧。

  如雨润物,我的心在莲师和上师的加持下,慢慢柔软、包容。近来在和母亲的相处中,我能做到放下自己的判断和要求,真正地去爱、去关怀她。听她说起自己一生的坎坷艰难,我会像年少时一样去抚摸她的头发,跟她说:“有我呢,不要害怕。”我开始带妈妈参加身边的佛学读书会,开始陪她一起听闻佛法。我不强求她皈依,也不要求她一定要包容谁,也不再去审判她和责怪她。

  不可思议的事终于发生了。听说上师到了上海,我和母亲商量,让她和我一起去上海拜见上师。清晨六点,我带着母亲驱车前往上海,一路阴雨绵绵,当抵达上海时,抬头看,天竟然放晴了,云朵静谧祥和。我心里默默欢喜着,感恩上师仁波切,这是他老人家带给我们的光明。还未进入接待会场,便已有发心师兄前来指路问安,在这诺大的城市、熙熙攘攘的名利场外,有这一群无我利他的人带给我们如归家般的亲切。母亲随我上了二楼,她安静得像个天使一样,合掌恭敬,跟随着大家一起念诵莲师心咒。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看着她,面容沉静。我说:“妈妈,你没有皈依,所以上三楼,去那里,和上师一起。”母亲此时极其听话。在这样一种安详喜乐的氛围里,一切都很顺利,母亲完成皈依,并获得了上师的灌顶加持,和我成为了金刚道友。归家后,母亲竟然同意报名十万遍莲师金刚七句的共修。从前,我一度想给她报名,又觉得她肯定是不会念的,这么长的句子,老人家记性又不好,便放弃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设想的障碍。之后,我用笔工整地在纸上抄写,母亲眼睛不好,我写了很大很大的字,并一句一句教母亲念诵。那个时候,感觉母亲像个孩子,咿呀学语。我的心充满着温柔与爱怜。我说:“妈妈,不要着急,您唱诵得特别好,再来一遍。”妈妈曾唱过黄梅戏,用唱诵的方式,她很快就学会了金刚七句。

  这一切,依旧似梦。感恩上师仁波切,在这样殊胜的火猴年里,发起莲师金刚七句百亿共修。此生,也许很难再有这样的因缘了。回程后的这些日子里,回忆起点点滴滴母亲对我的恩德,我用心去感受她的艰难与不易,忏悔自己曾经那般强硬地对待她,忏悔自己让她孤立无援,忏悔自己没有好好爱她。

  众生无明,我自己亦是无明中的轮回病者。此生能遇见上师,遇到佛法,是弟子修来的多少福德因缘啊!我曾经以为:孝顺,就是给父母一个依靠。可无明的心让自己烦恼不断,非但没有行好孝道,却让父母愈加苦痛。这段时间里,不断重复提醒做好自己,好好做功课,唯有自己转变,才能影响他人。真正的孝,不仅仅是给父母一个幸福安乐的晚年,而是能引导他们皈依佛法,脱离轮回苦海。人生本来就是苦的本质,所谓幸福安乐的晚年,也只是一种虚幻,人生必有老,必有病,必有死。在《普贤上师言教》中,正好学到轮回过患的篇章,愈加坚定了自己的修学决心,也感念母亲能够皈依。祈祷莲师加持,祈祷上师仁波切的加持,弟子愿以三世所有善法功德回向天下如母有情,愿他们能够值遇佛法,究竟离苦得乐!

  在此,非常感恩上海的一位师兄在得知我想给母亲祈求莲师法相时,将自己随身佩戴的法相结缘给我的母亲。

  祝福上师仁波切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

  弟子  白玛觉美        

  完稿于 2016年6月29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