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小奶狗护母

  《护生画集》里曾经描述过很多动物反哺的故事,对此我一直没有真切的感觉,因为一次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不是特别有感触。

  那天下午,风雪非常大。我去了一趟马尼干戈,回程因为没有车,一路走了很远。远处高速路的一侧,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狗踉跄地跑到另一侧的山坡上,我好奇地望过去,远远地看到它在一跳一跳地追着两只乌鸦咬,场面特别滑稽,我不禁笑它:贪玩的小家伙,乌鸦要是飞起来看你还怎么咬。但是我很奇怪,乌鸦为什么没有飞走?

  一群牦牛缓慢走过,其中的一头转头注视着我。我喜欢看牦牛的眼睛,总是透着纯真与善良。我极力地展现笑意,对它说:“你很善良哦!你的眼睛很美!”可我好像触及到了它内心的什么,它突然回身离开队伍,独自走到了一间房屋的后面,一直没有回头看我,但领头牛却回头看了它,然后看了我。我也仿佛意识到了自己对它的伤害。我祈愿它能复得人身,它是那样的善良,但是它看起来深藏悲伤——我们哪一世见过呢,所以你这样注视着我?

  世间所有的生灵,为何你们也这样富有感情,比这风雪还让我悲伤?你们是那样的富有灵性,却没有得到珍宝人身!

  不经意间,我走到了那只小奶狗的旁边,原来它并不是在玩耍!

  它卧在一只死狗的脚边,身体蜷缩着、依偎着。死狗与它体貌相近,我猜想是它的妈妈。那两只乌鸦站在高处没有靠近,体型很大。死去的狗妈妈已经没有了五脏,肋骨全露而无肉、朝着天空的方向竖成一排。我才意识到:之前小奶狗竭尽全力去咬那两只乌鸦,甚至跳起来蹿到空中赶跑它们,是为了保护它妈妈的遗体不被乌鸦叼啄。我看着它守护在死去的母亲身边,眼里开始湿润。那么小的一只狗,它知道它妈妈死去了,它希望妈妈能够继续庄严。

  狗狗妈妈的身上几乎不剩下什么肉了,脸模糊着插在泥土里,带着一丝皮连在腿上。只有一条腿皮肉俱全,小奶狗就不舍地蜷缩在那条腿上。在动物身上,淋漓尽致的爱执!

  念诵完观音心咒回向后,我问小奶狗:“你怎么办?跟我走吧······好吗?”当我上前准备去抱它时,它拒绝着跑开了。

  刚刚它守护母亲的画面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在我回头离去的那一刻,那回头离去的牛也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万物同源的感触瞬时盈满全身。

  这是一幅新的“护生画”,我永远不会忘记。

  班玛措愧文

  2016年2月2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