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基础班课程·2016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真的有前生后世吗?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请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今天我们主要探讨的是:前生后世真的存在吗?这个命题非常广,科学界、哲学界和宗教界都有不同的观点。用一节课来探讨这个问题,肯定无法全面深入。所以这节课我们仅从以下三个方面归摄地学习一下:一、这个问题重要吗;二、佛陀怎么说;三、知道后对我们的影响。

  一、这个问题重要吗

  在我们学佛前,可能会认为“人有前后世”的说法是“封建迷信”,是人的想象,根本不存在。即使是学佛后自己相信了前后世的存在,也很怕和别人探讨诸如“如何证明轮回存在”等问题。因为虽然我们相信轮回存在,却无法说清轮回如何存在。被人问多了这些问题,可能我们自己心里都开始疑惑了。作为佛教徒,“应该”信受生死轮回的存在,可自己却说不出合理的理由,导致我们心底里多少有些疑惑,甚至并没有真正相信轮回的存在。

  了解轮回对我现在的生活真的重要吗?是的,非常重要。

  前生后世到底存不存在?这一问题只有两个答案——没有或有。下面我们来看看,假设这两个不同的答案成立,它们分别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一)没有生死轮回

  假设人死之后是一了百了,至少会出现以下三种状况:

  第一,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只要不违犯法律,怎么快活怎么来。想铺张浪费没问题;想特立独行、张扬个性也没问题;想喝酒喝酒,想吃肉吃肉。因为我只需要为今世负责,只要今世过得快乐、随性、自在,其他的不用顾虑太多。不用想“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为这些根本不存在。只要不违法,我们就可以我行我素。

  第二,今世是贫穷还是富裕,是快乐还是痛苦,都无所谓。人活着不过几十年,在这几十年中,不论经历了什么,临死时回首一生,不过如电视剧一般。死了什么都没了,所以好坏、苦乐、得失都无所谓,都不重要。人们常说“人生如戏”,我们如同假象般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一切都无所谓。

  第三,修行也可以,不修也没问题;皈依或是不皈依都没问题。反正死了什么都没了。如果修行对我今世有帮助,那我就修一点;如果我累了,我就躺在床上歇会儿;如果听课对增长知识有帮助,我就听一下;如果我今天不想听了,也可以不听。

  没有前生后世,我们可以过得“逍遥自在”,依然可以按照原来的生活方式继续下去。

  (二)有生死轮回

  如同今天结束之后,明天会来临一样,今世死亡之后,来世就会来到。真的有来世,我们至少要做三方面的准备:

  第一,我们要为自己现在的行为负责。因为来世我们是快乐还是痛苦,处在人道还是旁生道,都和我们现在的所言所行有较大的关联。前世的因缘和来世的造作结合,就会成为来世的结果。如果希求来世或者后世安乐,我们就需为自己现在的行为负责。只有以相合因果规律的方式做事,我们所希求的果报才会出现,正如俗语所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第二,今生我们需为来世做准备。我们现在拼命挣钱,为了将来儿子娶媳妇准备聘礼,为将来儿子读书考大学攒学费,为自己结婚买套房等。总之,我们为了今世的未来做了很多准备。可是,来世也是更为漫长的未来,所以我们今世也要拿出一定的时间修行、行善、忏悔业障,令自己过去、现在所造的种种恶业逐渐消除或减轻,避免为来世带来苦果。也可能你会觉得这样无休止地轮回太痛苦了,不想再待在轮回里了,那就可以寻找出离生死轮回的方法,断尽恶业,修持解脱之因,从而让我们彻底获得解脱。

  第三,我们会发现自己和一切众生具有密切的关系。如果前生后世确实存在,我们不断往前追溯,就会发现自己的生命是没有起始点的。在轮回中,我们流转了无数世,我们和一切众生互为父母、妻子、儿女,也做过冤家、债主、奴仆。同样,后世我们也会随着种种因缘,彼此转生为亲朋好友或仇人怨敌、同事等。因此,我们和一切生命之间不再是原来我们认为的是彼此孤立的、无有关系的,而是有着密切的关系。今世我们和某些人有缘,成为家人、朋友、同事。而前世或后世,我们又和另一些人有缘,也会形成家人、朋友、同事的关系。我们和所有众生的因缘都非常密切,我们并非孤立存在。

  由此可见,有没有前生后世,对我们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明白了有前生后世,我们就可以拿出一些时间为来世做准备,我们就能确定自己和一切众生关系并非孤立,而是有着紧密因缘的。

  就我个人而言,当面对生生世世的修行,尤其遇到困难和挫败时,我会想真的有前生后世吗?我的修行到底有没有意义?万一没有,我不就是在白白浪费自己的青春吗?那还不如回去孝顺父母,何苦在此修行回向他们解脱呢?前生后世是否存在的判断决定着我需不需要付出一生出家修行。我思考了很长时间,通过怀疑、辩证、寻找依据来证明其存在与否。我现在之所以依然坚定地走在出家之路上,原因之一就是通过了种种理论分析,我相信前生后世是存在的。

  师兄们不必着急下结论,学完第二部分内容后,我们再通过思考给自己一个答案。

  二、佛陀怎么说

  下面我们看看佛陀是怎么说的以及如何证明佛陀所言之合理性。

  佛陀曾在《心地观经》中讲道:“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众生在六道(地狱、饿鬼、旁生、人、阿修罗和天人)轮回中随业流转的状态,如车轮般无始无终,善业力成熟,转生为人或天人;恶业力成熟,则下堕旁生、饿鬼或地狱。这种周而复始的流转,如车轮随动力一直上下滚动一般。

  六道轮回的流转非常残酷。佛陀在《楞严经》中说:“以人食羊,羊死为人,人死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类,死死相生,互来相啖,恶业俱生,穷未来际。”生而为人时杀害弱小动物为食,将来因缘和合时必会恶报现前。羊死后转生为人,人死后转生为羊,彼此相杀以了结前世业果。如是相互啖食,造下恶业;流转轮回,生生世世结冤或结亲。这便是众生流转六道轮回的悲哀——我们只能随业力和烦恼不断漂泊。

  以上是佛陀宣讲的教言。可能有人会怀疑:佛陀这样说是否合理?怎样证明众生一直在六道轮回中流转,怎样证明人死后还有后世?有没有理论依据?

  印度有位法称论师,他在《释量论·成量品》中用许多理证说明佛陀所说的前生后世、六道轮回是合理存在的。其中讲到:“末心与他心,结生有何违?”昨晚十一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一刹那的心,会产生今天凌晨零点零分的心。昨天最后一刹那的心会产生今天第一刹那的心,它们会无有间隔、无有相违地产生。同样的,前世就如昨天,前世最后一刹那的心同样会产生今世第一刹那的心,它们也无有间隔、无有障碍地延续下去。同样地,今世我们死时最后一刹那的心会产生我们下一世第一刹那的心,这三者无有本质差别,所以前生后世的存在是合理的。

  现在我们不妨体验一下。大家听我说话,我说的每个字代表每个刹那。我说“前生后世”四个字时,大家的心至少生灭了四个“刹那”。先听到了“前”字,然后心灭掉;又听到“生”“后”“世”三个字。它们前灭后生,依次连续产生。

  我们的心每一刹那都在生灭迁变,但每一刹那都有个连贯的相续流转下去,此即我们于六道轮回流转的现象。

  或许以上的简单推理还无法彻底遣除我们的疑惑,我们接下来对自己心中或别人经常提到的一些问题作回答,以此遣除疑惑。

  疑问一:昨天和今天,今世和后世怎么能一样呢?

  有此疑问的人认为:昨天今天与今世后世是不同的,不能完全划等号,所以昨天的心可以产生今天的心无法说明今生的心可以产生后世的心。主要有三个差别:

  1.身体存不存在的差别:昨天和今天的身体没有改变,身体是存在的。而今世最后一刹那时,身体已经死亡,不复存在了,所以无法产生后世的心。

  2.看不看得到的差别:昨天产生今天,我能看到,而且还能借助日记、照片、录像、朋友圈等证明昨天存在。可今世产生后世我看不到,如何证明后世一定存在?

  3.记不记得的差别。昨天的事情今天历历在目,可前世的事情我记不得,而后世我又看不到,如此怎么能说它们一样?

  对以上三个理由,我们一一进行分析。

  1.关于身体存不存在的差别

  首先,我们肯定身和心有一定程度的关系。比如身体不舒服时,心情也会比较糟糕;如果心情非常好,即使身体得了严重疾病,也可能因为心力的影响而痊愈。曾有两人同时检查身体,一人患了癌症,另一人身体健康,医生忙乱中搞错了检查报告,把癌症患者的报告给了身体健康者,把身体健康者的报告给了癌症患者。结果身体健康者因为“自己患了癌症”而万念俱灰地死去,癌症患者却因为“身体没有任何问题”而活了下来。由此可知身和心存在某种程度的关系,但心识存在与否并非完全依赖于身体,也就是说,身体并非心识存在的决定因素。

  我们从反面进行推理分析。我们假设身心是一体的,身体死亡后心也会跟着消亡。由于身心一体的缘故,身在哪,心也应在哪,如此便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身体缺少一部分时,心也应该缺少一部分。这样一来,残疾人的心智应该是不完整的。或者当我们遇到意外截肢后,我们的心也应由原来的完整变成残缺,因为身心是一体的。另一种情况是,如果身体健全,心就会存在,那么只要身体健全的人,应该都有心识,这样就不会有弱智患者存在。同样,植物人和正常人的身体是相同的、完整的,那他们也应该有与我们一样清醒的意识和敏捷的思维。尸体同样具有血液、脑髓等东西,那它也应该可以重新活过来。

  这就是由“身心是一体的”推导而来的两种结论。我们曾经认为昨天和今天身体存在,所以心也存在;死亡时身体不存在了,所以心也不存在。如果身心真是一体的关系,那么这两种情况也必然存在。可是,我们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有些身体残疾的人极其聪明,而身体健全的人也可能心智不健全;植物人纵然有身体,但意识却不清醒;尸体不可能重新活过来。这足以说明身心只有部分关系,而非一体。所以,仅仅以“身体存不存在”为理由去判定“今生后世与昨天今天生心不同”,是不能成立的。

  2.关于可见与不可见的差别

  有人会想:昨天和今天是可见的,我有记忆,也能借助各种方式证明我的存在;但前世的心识延续今世,今世的心识延续来世的心识,我是看不到的,所以它不存在。对此观点,我们从两方面分析。

  第一,前生后世不可见,这是因为我们的所见有局限。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看到的,比如细菌,肉眼就不可见,需借助显微镜等仪器;又如雾霾,它是由许多弥漫在空气中的微粒组成的,而这些微粒本身我们是看不到的,这些微粒多到了一定程度,我们就会看到灰蒙蒙的天,感到呼吸不畅,甚至生病。虽然我们看不到细菌和这些微粒,但它们对我们的影响却是真实存在的;同理,前世的种种行为会成为今生后世的果,今世的种种行为会成为来世的果,这种业力的流转虽不可见,但也在真实地影响着我们。

  第二,如果因为“看不到”就认为是“不存在”,那我们也没见过自己的先辈,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难道他们就不存在了?如果是这样,我们又是怎么来的?

  可见,“看不到就不存在”的说法过于武断,不足以证明前生后世不存在。

  3.关于记得与不记得的差别

  还有人会说:“我记得我昨天说过什么话,对别人作过什么承诺,我也记得我昨天拼命地加班,并知道我的工资会因此多几十几百的加班费,这些我都记得,所以我承认它存在。可我不记得前世,所以前世产生今世是不合理的。”对此,我们分两步来分析。

  首先,今生的很多事情我们也不记得了。比如在母亲肚子里时的状况,就没多少人能记住,出生后几个月甚至两三岁之前的记忆也多是模糊或空白的;又如十年前发生的事,我们现在可能也已经忘了。有孩子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经历,孩子长大后向你抱怨:“妈,我小的时候你总打我。有次我考了八十分,你就把我揍了一顿,还断了我的零花钱。”你笑着说:“哪有?怎么可能?我完全不记得。”诸如此类,我们记不住的事太多了。所以记不住不一定代表没发生,有些事即使我们不记得,它也确实存在过,并且一直影响着我们。

  其次,有些人是能记起自己的前世的。《记得前世的儿童》一书如是记录道:“塞缪尔·赫兰德,一九七六年四月十五日出生在芬兰的赫尔辛基。到了一两岁的时候,他的一些言行表明,他能记起他母亲的弟弟佩尔蒂·赫基厄生前的故事。……佩尔蒂·赫基厄年方十八岁时,死于严重的糖尿病。佩尔蒂的母亲安内莉•拉格尔奎斯特和他的姐姐玛尔雅•赫兰德(塞缪尔的母亲)在他死后极度悲伤。玛尔雅怀孕时她曾一度考虑过堕胎。但在梦里,她听到佩尔蒂对她说:‘保住那个孩子。’当塞缪尔大约一岁半的时候,一问起他的名字,他总是回答‘佩尔蒂’。佩尔蒂十岁以前拍的照片最能激起塞缪尔的谈话。有一张照片使塞缪尔想起狗如何咬过他的腿。佩尔蒂三岁的时候被狗咬过,塞缪尔则从来没被狗咬过,也没人告诉过他佩尔蒂被狗咬过的事。而从那张照片上也丝毫看不出他被咬的迹象。另一次,塞缪尔注意到一张少年时的佩尔蒂拄着拐杖的照片。他说那是他的照片,还说他曾脚上裹着石膏住在医院里。但从照片上看不出他的脚曾裹过石膏,因为那是发生在拍照前的事。大约四岁的时候,佩尔蒂双腿在一次事故中骨折。不仅如此,每当塞缪尔看见一张照片上有佩尔蒂时,他总会说:‘那就是我。’……当塞缪尔被带到埋葬佩尔蒂的墓地时,他看着佩尔蒂的墓说:‘那是我的墓。’”这段故事并非瞎编乱造,此书集结了来自各地的真实案例。故事中的这个人现在也还在,我们依然能够见到他本人,能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由此可见,的确有人能够明确地记起前世的状况。

  一些人能记起前世,他们可以证明前世存在;还有一些人有过濒死体验,他们可以证明后世存在。下面这个案例中的主人公并非普通人,而是近代从事濒死体验研究的一位重要科学家、地质学家,他叫阿尔伯特·海蒙。海蒙为什么会去研究濒死体验?这源于他的一次亲身经历。

  海蒙爱好登山,一次,他在攀登阿尔卑斯山时,被一阵大风吹落悬崖。然而在那一瞬间,奇迹发生了,他发现在身体之外还有一个“我”存在。对此他描述道:“仿佛在一个离我有些距离的舞台上,我见到了以各种形象出现的我及我的整个过去。我看到自己是这出戏的主角。每件事物似乎都被天堂之光美化了,没有悲伤和焦急,一切都那样绚丽。我曾遭受的悲惨经历的回忆十分清晰,但并不令人悲哀。没有冲突和矛盾,冲突已转化为爱意。高尚与和谐的思想主宰并统一着单独的印象。一种神圣的宁静感如同奇妙的音乐一般涤荡着我的灵魂。”他从身体中抽离,清晰地看着自己的过去及曾经种种悲伤、惨淡的经历,像个旁观者般,并不感到悲哀。如果死后没有灵魂,他又怎能离开自己的身体,感受到这一切呢?所以这说明,当我们的身体逐渐衰灭、死亡后,我们的灵魂或者说心识会离开身体,去往他处。总之,因为这次体验,他后来开始大量研究濒死体验以及有关前生后世的问题。不仅是他,近代许多科学家都做过类似研究,他们都能在不同程度上证明人死后有灵魂和心识存在。

  通过上述说明可知,“记不记得”不能成为前生后世存在与否的衡量标准。

  回顾一下我们的论证过程:首先我们的观点是“就像昨天的心产生今天的心一样,今世的心也会产生后世的心”,然后通过分析“身体存在与否”“可见与否”“记得与否”这三种差别,我们发现这些似是而非的理由只能起到干扰作用,不足以说明“今世的心不能产生后世的心”或“前世的心不能产生今世的心”,由此证成了我们最初的观点:今世可以产生后世,今世的来源是前世。

  有人可能会说:“这里讲到的能回忆前世以及濒死体验等,都只是一部分人的感受,不能证明轮回存在。就像有的人会出水痘,但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出水痘,这只是个案,不能说明什么。”其实我们还有一个证据,就是今世的习惯。

  我们自出生起就会有些独特的爱好,这并非谁给的,而是天生的。比如双胞胎自一出生可能就会表现得一个脾气特好一个比较急躁,或一个特爱干净一个比较邋遢;又如父母都是大家之后或传统知识分子,但孩子却从出生起就特别调皮,不爱学习。那么,我们为什么生而就有这些习惯和习性呢?这不是无缘无故有的,而是我们从前世带来的。通过催眠,许多人知道了自己今世怕黑,是因为前世在黑暗中感受过恐惧;今世喜欢吃某种东西,是因为前世就喜欢。所以说,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过濒死体验或能回忆起前世,但前世带来的影响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体现。

  疑问二:这些都是部分说法,没有经过科学证明,所以不可靠。

  还有人会说:“方才你说的种种理论、辨析都没问题,可这只是说法,没经过科学证明,所以不可靠。我相信科学,只要客观公正的科学证明过,它就是可靠的,我就信受。但你刚才说的那些诡辩和分析都只是宗教、哲学的说法,所以不太可靠。”

  1.科学也曾有过崩塌

  首先我们来看看,科学是否可靠。以科学中的物理学为例,这是关于认识客观物质世界的一个体系或一门学说。我们认为它说的都是合理的比较容易接受。但我们有没有想过,物理学在完善的过程中,也经历过一段又一段的崩塌与重建。比如哥白尼的“日心说”推翻了当时的核心理论——“地心说”,此后人们一直认为“日心说”是最合理的观点。然而,当牛顿发现“万有引力”等定律时,“日心说”又被推翻了。就在我们认为牛顿的理论已经达到最完善、最可信的程度时,“量子力学”又超越了牛顿力学。

  可见,所谓的科学结论、客观证明,只不过是人类在认识世界的过程中暂时得出的仅能解释部分事物的结论,不能说它绝对正确或错误。我们可以说在某些限定条件下,这个暂时的结论是可信的,或这个客观规律是存在的,但不能说我们已经发现了全部事实,也不能说没发现的就绝对不存在。因为知识、认知是随着科技发展不断前进的,不是最终的结论。所以科学未证明的,我们不能认为它不存在;科学已证明的,我们也不能认为它绝对正确。科学本身尚处在自我完善的过程中,这是我们首先要明确的一个认知。

  2,科学家也同样相信轮回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是不是所有科学家都认为轮回不存在,或都信奉唯物主义呢?其实并非如此,许多科学家都承认轮回。

  比如1981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获得者罗杰•斯佩里博士就做过相关说明。斯佩里博士是一名神经生物学家,他详细地分析了人脑的功能。此前,科学认为“人脑控制着整个人的神经系统,控制着我们的思想、行为、语言等”,所以我们认为大脑就是自心,脑死亡后人就没心了。可这位详细研究过人脑两半球功能的科学家,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却提出“人们所谓的‘自我’实际上是超越物质并且非常崭新、重要的一种非物质,它只出现于复杂分层结构组织的肉体大脑中,并实际控制大脑每一部分的活动。”我们认为是大脑在控制我们的感受和表达,但他却说有一个超出物质范围的非物质(不论称之为“自我”还是“心识”)在,并能控制我们的大脑。所以与其说大脑控制了身体,倒不如说是心识控制了大脑,进而控制了整个身体。

  由此说明,所谓的“科学没有承认”只是科学对这部分事实尚未认知,或我们对相关科学研究没有详细了解罢了。因此,“没有经过科学证明”这句话略显武断,前生后世在某种程度上经过了科学证明,而且有一部分科学家也承认。

  3.并非所有东西都需要靠实物去证明

  另一方面,我们再看看《透过佛法看世界》中对此类问题的开示,文章说:“不是所有东西都需要靠实物去证明。”比如人与人之间的爱,看不见、摸不着、无法证明,但你不能说“你拿不出爱,我就不相信你爱我,我就不和你结婚了”,或者“你就不是我爸妈了”。同时,“也不是有实物证据就一定能解决问题的。比物质生活更高一层的情感、思想世界是如此,比情感、思想又高一层的精神生活更是如此。”

  我们用实物数据解决了许多物质生活上的问题。然而与此同时,信仰、道德问题却纷纷涌现,而且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严重。我们随着自己的种种贪、嗔、烦恼追逐外物,使我们的环境变得前所未有的恶劣;我们铺张浪费,导致我们的资源越来越贫乏。这些现象背后的思想因素都无法靠实物证明,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说它不存在。

  关于物质世界的定理,也不是一经证明就能用于解决实际问题的。所以前后世存在与否,我们尽可以去推理,但不能说:“一定要拿出某个东西,我才相信它存在。”因为毕竟有些东西,不要说它本身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被证明,就算它超越了我们的思维范畴,不能证明,我们也不能一味地否认它。

  疑问三:我一直觉得是父母给了我生命,是父母结合生了我。所以我应该是由父精母血形成的一个新生命,怎么会是前世的心识产生了今世的心识呢?

  下面我们来做一个分析。

  父精和母血(即精子和卵子)的结合确实能够孕育生命,但是否所有的精卵聚合都能孕育生命呢?我们都知道,这不一定。而且,它们毕竟是物质,它们的结合只是产生孩子身体的因。那心识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其实,所谓的心识,是上一世结束后处于中阴身阶段,他看到此生的父母在一起时,就会通过某种因缘进入母胎里,故心的根本因还是心,是前世的心延续而来的。

  父精母血只是此世心识存在的助缘罢了。比如:花是从花种里长出来的,没有种子就没有花,种子是产生花的根本因。在此过程中,花开得漂不漂亮需观待很多缘分,比如肥料、阳光、土壤、空气、温度、水分等。肥料、阳光、水等就是产生花的缘。同样,父母的精子、卵子是产生我们这一世身体的根本因,是心识的一个缘,同时心和身体会彼此影响。

  有人会说:父精母血结合后是一个新的生命,所以一定会产生新的神识。如果此观点真的能合理成立,物质可以产生非物质的心,一种法就可以产生不同性质的法,那我们就可以说光明也能产生黑暗,火也能产生水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由此可知,所谓的父精母血产生了我们,其实是一个粗大的认知。父精母血是我们生存的一种助缘,并非根本因素。根本的因素是我们前世的心。再简单点说,如果没有前世的心进入受精卵,再多的父精母血也无法形成一个有生命的胎儿。一旦神识离开了身体,就只剩下尸体了,不可能有新的生命。

  疑问四:信前生后世,是封建迷信;我只想现在好,不想管来世。 

  你跟别人说自己学佛,别人说:“你怎么搞迷信,有什么想不开吗?有困难咱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不要信这些怪力鬼神。”还有人会说:“我只想现在好,不想管来世,我现在都过不好,还管什么来世。”

  “封建迷信”只是一段历史时期对佛教所贴的标签。说前生后世是假的,不应该相信,其实并没有什么理由。我们从小接受了相关的教育,所以才会这么想。通过学习佛法,我们会知道存在前后世其实是有依据的,甚至现实中还有许多真实的案例。这并不是什么迷信,而是智信。

  而只想现在好,不管来世的想法,这样的想法与“我只管今天吃饱喝足,不管明天死活;我今天挣够了钱今天花光,明天饿死也无所谓”并无区别。你明明知道后世存在却不管,正如你明明知道明天存在却不管一样,实在是太狭隘。

  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可能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我们想当然地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偶然的。投生在富裕家庭或是贫穷家庭是偶然的。其实不然,各种事物都有运行的规律,轮回也是有规律的。就像春天播种,秋天就能收获,虽然我们不能种下因就马上看到果,但经过一段时间,它一定会长出果实。我们懂得大自然春种秋收的规律,也懂得做一件事需要勤奋等因缘。但我们却想当然地认为今生的各种际遇都是偶然的。我们不妨理智地想一想,轮回是不是也有着和“春耕秋收”一样的规律,这样或许更理智一些。

  其次,我们从未认真考虑过生死轮回的问题。从我们生下来开始,接触的大部分观念都是关于今世的——考好大学、挣钱、结婚、养家,我们从未认真考虑过:万一前后世存在怎么办?连想都没想过,当然就会有不管来世的想法了。

  况且就算我们想过这个问题,心底其实还是会不想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如果有前后世,那我今世所做都会成为来世的果,这样我今世的行为就得小心翼翼了。不想负责任,没有责任感,不想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所以骗自己说:“别管来世,只管今天。”我们都知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同样,今世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来世那些不想要的结果都会降临在我们自己身上。

  出现只想管好今生,不想管来世的想法,可能是出于想当然,未加思考;也有可能是不想为自己的言行负责,通过深入学习,这些想法都可一一排除。

  疑问五:前世后世无法证明,而对于昨天活到今天,我自己就能证明。

  从昨天活到今天,从今天活到明天能够证明,其实也就是说:较短的时间范围可以证明,跨越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流转是无法被证明的。我们分析一下这种想法是否正确。

  我们首先看看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我身上昨天的细胞到今天不知死了多少,今天又不知道新生了多少细胞;昨天的我心情特别糟糕,今天我皈依了上师,内心变得非常欢喜。不论从身体的细胞还是自己的心情来观察,昨天和今天的我其实是不一样的。

  进一步观察,我们从小到现在,脾气、样貌不知改了多少,所以人们常说:“某某小时候很乖很漂亮啊,怎么长大了变成这个样子了?”“某某以前的脾气真的很不好,社会磨炼人啊,他现在的脾气多好啊。”一生中,我们的脾气、性格、样貌不知改了多少。虽然昨天和今天的“我”不同,而我依然能够证明“自己存在”。那么相同的道理,前世的业力习气会产生今世的相续。虽然因为业力,每一世的情况与生命形态不同,但“相续”是存在的。就像一条河流,虽然每一秒流经同一地方的是不同的水滴,但我们仍然称它是“同一条河流”的相续。我们可以细细思惟这些道理。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轮回真的存在。轮回并非佛陀的发明,而是确凿的事实。

  三、知道后对我们的影响

  轮回就像一个信用体系。很多国家都有非常健全的信用体系,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学习、工作、生活的行为都可能影响到你个人的信用记录。假如你在大学期间因为论文造假而被记过,这个不好的信用记录就有可能导致你将来贷款时被拒。相似于这种信用体系,我们在轮回中的每个行为造作,每个起心动念,所造的每个善恶业都会记录在一个非常完善的信用体系——我们的“阿赖耶识”上,并且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错漏。所有这些“记录”都会影响你的未来。如果你现在无恶不作,这些“恶的记录”就会导致你未来感受强烈的苦报;如果你现在处处与人为善,这些“善的记录”就会导致你来世非常安乐。我们现在修持佛法,走向解脱,原来的一些记录就会慢慢被清除掉,将来就能获得解脱。

  轮回又好比“大数据”。现在是大数据时代,登录网页,屏幕上就会根据你的爱好和习惯跳出各种信息。以淘宝为例,如果你经常买衣服、鞋子,你的页面更新就会显示相应的衣服、鞋子;如果你经常买佛教用品,页面就会向你推荐经书等。大数据将我们以前的日常行为和习惯记录了下来,又进一步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数据并非是谁的发明,只是随着科技发展,人们可以科学地对其进行采集、统计和分析,进而利用于商业等许多方面。我们的业力,我们的轮回流转,就像个“大数据”,不论我们现在能否看到它,它都在那里,并且时时刻刻影响着我们,构成了我们的生活。

  我们应该做什么调整?

  我们现在知道了轮回是存在的,那它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呢?此处简单归纳了四个方面:第一,既然生命是无始无终的,我们就要在不断漂泊、流转的轮回中找到一个依怙;第二,我们要相信因果,调整自己的行为、思想;第三,我们要考虑死亡及未来之事;第四,我们要相信修行的价值,要愿意为它付出时间。

  知道了前后世存在后,我们就要为它付出努力。作为佛教徒,我们要从最基本的每天做功课开始,逐步调整自己的生活。下一堂课我们开始学习“如何做功课”——每天我们应如何念经、打坐。

  感恩大家听闻。我们把今天听闻的所有善根回向给一切老母有情,愿他们都能获得安乐和解脱;也回向给为我们传授皈依戒的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以及和他一样的所有高僧大德,愿他们都能长久住留在世间,广弘佛法。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