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五十五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五品——正知正念品。

  我们正在学习这一品中“以具正念学修心之行”这个科判的内容,即在具足正知正念的情况下圆满学习修心的方法与行为,共可归纳为三种戒律:第一,当持律仪戒;第二,摄集善法戒;第三,饶益有情戒。

  庚三、以具正念学修心之行(分三:辛一、当持律仪戒;辛二、摄善法戒;辛三、饶益有情戒。)

  “当持律仪戒”部分讲述了大乘菩萨不应取之行为,以及如何避免造作这些不当行为。共分为两个方面:一是“清净三门之行”,二是“守护毁坏学处”。“守护毁坏学处”告诫我们应防护自己的身语,使之远离危险状态,从而保护好相续中的菩萨戒。前面的课程已讲解了“提防平常之险处”,身语已经远离了危险的状态或境地,接下来要使之处于较安全的修行顺缘之中,依此使修行善始善终,远离破损戒律的危险,故今天学习的第一部分是“当持律仪戒”这一科判的“应具之心行”部分。

  今天学习的第二部分是“摄善法戒”科判的第一个内容“远离贪身”。“摄集善法戒”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菩萨要通过修习六度为主的善法圆满福慧二种资粮。这一科判又分为两方面:一是“远离贪身”,二是“应修之方便法”。在修行过程中,贪着自己的身体是非常大的障碍,使我们无法顺利修行和积累资粮,所以我先要远离贪着身体的违缘。只有放下对身体的贪着,才能真正趣入修行状态。这就是这堂课的第二部分内容——远离贪身。

  下面共同念诵今天要学习的颂词。

  (应具之心行)

深信极肯定,坚稳恭有礼,知惭畏因果,寂静勤予乐。
愚稚意不合,心且莫生厌,彼乃惑所生,思已应怀慈。
为自及有情,利行不犯罪,更以幻化观,恒常守此意。
吾当再三思,历劫得暇满,故应持此心,不动如须弥。

  (远离贪身)

秃鹰贪食肉,争夺扯我尸,若汝不经意,云何今爱惜?

  辛一、当持律仪戒(分二:壬一、清净三门之行;壬二、守护坏毁学处。)

  壬二、守护坏毁学处

  (本课第一部分:应具之心行。如何具足修行之顺缘可概括为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应具之九法”,即需要具足九种法;第二个方面是“调整内心殊胜三法”,指使我们不为烦恼动摇,始终对众生深怀悲悯,具足菩提心的三种方法。

  1.应具之九法。)

  【深信极肯定,坚稳恭有礼,知惭畏因果,寂静勤予乐。】

  颂词略释:对上师三宝要有甚深的信心,而且要从内心对佛法生起稳固的定解。在这样的定解摄持之下,意志须坚忍稳定,态度要谦恭有礼,还要知惭有愧,了知业因果,畏惧恶业之果,保持身心寂静和谨慎,精勤地利益众生。这就是修行人应具足的九种法。

  下面分两部分来学习这段颂词:(一)应具之九法;(二)如是行持之果。

  (一)应具之九法。

  1.应具足的第一法:“深信”

  为何于此九法中首先提到了“信”?正如《大方广佛华严经》所说:“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信心是佛法入门的基础。有了信心,才能真正进入佛法的大海,领受佛陀的智慧,所以信心是入道之根本。简单来说,就是“相信”,其对境是佛、法、僧三宝。我们要相信佛法真的能带给我们利益,相信佛陀所说的一切都真实不虚,依之修行必定获得解脱。

  根据深浅程度不同,信心可归纳为三类。

  第一种程度的信心是“清净信”。如何对三宝生起清净信?在座的师兄们应该都有这种感受,比如你见到某位佛菩萨的圣像时,内心会非常激动,甚至莫名地流泪;或是你特别喜欢某部经典,爱不释手,等等。这就是对佛法产生了清净信。不过,有句俗话说“学佛一年,佛在眼前,学佛三年,佛在天边”,就算我们再喜欢的经典,天天拿着,也会习以为常,所以这种清净信可能会随着时间逐渐减弱。

  想要成就佛果,就必须培养和保持自己对佛法的欢喜心、清净心和希求心。如何保持呢?我们经常看到上师们念完经、上完课或看完法本之后,很自然地把经书放到头顶上顶礼,其实他们是在祈祷通过经书加持自相续。假如我们深信经书碰头必得加持,那就是在保持和培养自己对佛法的欢喜心了。大家可以借鉴这种方法。

  第二种程度的信心是“欲乐信”,指对佛法有好乐心,想修学佛法、得到佛果之功德。 “欲乐信”,主要是在清净信的基础上对佛法生起好乐心,想进一步了解佛法。比如你看到经堂里的观世音菩萨那么慈悲和庄严,很想知道观世音菩萨是如何成就的,之后了解到他是以大悲心在因地累劫修持六度万行而成就果位,便油然生起了成就此果位的希求心,这就是“欲乐信”。又如我们了解到修持佛法的功德,便很想得到此番功德,这也是“欲乐信”。总之,对三宝生起和培养欲乐信的方法是了知其功德。

  第三种程度的信心是“胜解信”。“胜”,即殊胜;“解”,即解了。这种殊胜的解了之信心,不再停留于欢喜或想要得到,而是通过思惟和修习之后,在内心真切地体悟、感受,甚至证得了佛法的境界,从而相信其真实不虚,这就是“胜解信”。比如你生病了,有位中医说:“我给你开一副药,保管药到病除。”于是你对这副药生起了想吃的好乐心,这就是“欲乐信”;等吃完这副药,真的药到病除断了病根,你就会坚信不疑地跟多位病友说:“我就是吃这个药吃好的,真的管用,你也一定要吃。”此时,不论别人如何诽谤这个中医,你都不会相信,因为你得到了真实利益。这就是“胜解信”——因为已在相续中真实感受(或证悟)到佛所说的必定真实不虚,对此生起了定解,所以信心不再退转。

  这三种信心可归纳为两个方面:第一是“信他”,第二是“信己”。由“信他”和“信己”两方面逐渐培养这三种信心。

  “信他”,就是要相信佛、法、僧三宝,坚信在轮回的暗夜中,尽管钱财和感情可以暂时拯救和支撑自己,但最恒常的依怙、永远不舍弃我们的只有佛、法、僧三宝,通过修持佛法能获得真实利益。这就是相信三宝——信其真实存在,信其功德,信其能救拔自己,信其永不舍弃自己。

  “信己”,就是坚信自己本具佛性,与诸佛本无任何差别;只是他们已经证悟,而我自己还未证悟——只有这一点点差别,所以我一定会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通过努力修行获得解脱。换句话说,所谓“深信”就是相信自己能开显与佛无别的本具之功德。

  如此说来,修持“信心”的所指似乎还有些广泛,其实将其归纳为一个要点就是——信上师。为什么总结为“信上师”呢?因为上师是三宝的总集——上师的意是佛,语是正法,身是僧宝。下面逐一证明。

  首先从教证和理证两方面观察“上师是佛”。

  第一,以教证成立。《二观察续》讲道:“末世五百年,我现阿阇黎,作意彼为我,尔时当恭敬。”佛陀亲口承诺,他会在末法时代化现为善知识来利益浊世有情(“阿阇黎”即善知识、上师、亲教师),彼时的众生应相信善知识就是佛的化身,对他生起视之如佛一般的恭敬。教证明确讲到上师即佛。

  第二,以理证成立。或许你会说:“光是教证不足以说服我,说‘上师是佛’总得有个道理吧。”其实成立此理有很多方法,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仅以“作用理”来证成。

  “作用”,就是我们在一般意义上所理解的“某个法能起到某个法的作用”。比如,药的作用是治病,火的作用是烧煮。那佛陀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行持佛的事业,广度无边众生。由是,谁能圆满佛陀的事业,便成立谁是佛。这就是作用理。

  下面分析,为何上师、善知识们的一切所作皆是佛的事业。

  首先了解佛陀到底行持的是什么事业。《妙法莲华经》中说:“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这一大事因缘,就是欲令众生开佛之知见、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欲令众生悟佛之知见,以及欲令众生入佛知见道(趣入与佛陀无别的果位)。此即是佛来到世间的唯一目的。佛陀怎样令众生达到与他一样的境界呢?佛放光照射一下,众生便达到佛的境界显然是不可能的。佛陀一生四十九年都在讲经说法,他只能把解脱的方法告诉众生,谁按照佛说的方法去做,谁就能获得解脱。所以,佛陀来到这个世间唯一的目的和事业就是开示解脱道、引领众生解脱。

  观察我们现在值遇的上师和善知识们是不是倾其一生都在引领众生走入解脱道,不断为众生开示佛法,行持佛陀的事业呢?如果是,我们就可以肯定他们就是佛。这就如同只要能治病,就可称之为药一样,只要是行持佛陀的事业,便可成立为真正的佛。既然已经成立了上师是真正的佛,那么上师所说的话语必定与解脱有关,就是正法,所示现的身相也必定是僧宝。

  了知此理后,当我们进行闻思修时,比如上课前跟随法师一起念诵顶礼句,就可以一边作意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传承上师和自己的根本上师,一边以如是的信心诚心忆念和祈祷,这样自然会增上和巩固信心。

  “信”是入道之基础,是行者首先应具足的。以上我们了解了生起信心的关要,但如果觉得依靠逐一观察三宝的功德而生起信心有些广泛,那也可以归摄为上师瑜伽一法来修持。

  2.应具足的第二法:“极肯定”

  肯定什么呢?是佛法。“极肯定”,指在相续中具有坚定的佛法正见。比如,倘若我们真的相信业因果,那在正见摄持下自然不会伤害众生,不论我再怎么烦或不舒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打死咬我的蚊子。这就是深信不疑地以因果正见指导自己的身语意。颂词用“极肯定”就是强调我们要生起稳固、不动摇、不会随便退转的定解。

  也许大家会发现,此处的“极肯定”与前面的“胜解信”很相似。“胜解信”是指证悟或有所体悟之后不再退转,而“极肯定”也是指不再退转,下面简单说明二者之异同。

  首先,辨析二者的差别。“胜解信”的重点落在“信心”上,是由思惟和修习佛法产生的定解所引发的不退转的信心。“极肯定”的重点是落在“正见”上。“见”有“决定性”的意思,比如我们经常会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啊?!”这个“固执”就表示他的见解不易被动摇。故我们所说的“极肯定的正见”是指非常确定的、不被动摇的见解,它能起到决定性的解了作用,使我们断除烦恼,不再退转。由此可知,二者的角度不同,前者落在不退转的信心上,后者则是从决定性的见解上安立的。

  二者的相同之处是:都是基于对佛法的定解而产生的。定解从何而来呢?需要不断思惟、分析和修持才能生起,故寂天菩萨在此间接地告诉我们:思惟和修持非常重要。

  3.应具足的第三法:“坚稳”

  坚稳,就是坚固的意志和稳重的身语行为。什么是坚固的意志呢?举例来说,比如从最初发愿念诵金刚七句到现在至少有五个月了,我们观察一下这段时间的自相续:最初满怀信心,特别有意乐地念,可是念着念着也许就会想:“唉!原来一天念六百遍,要不现在改念三百吧。”然后可能又想:“要不然我一天念上一千遍,后两天休息。”——我们最初的誓愿已经开始有点动摇,意志已不再那么坚定了。这就是“不坚稳”。而坚固的誓愿和意志代表着我们能一直守持自己所发的愿,初、中、后三分皆不动摇。

  坚稳体现在能长期如一地坚持修习自己应做的功课,还有信心不动摇地长期依止自己的上师,而并非今天依止一个,明天依止一个,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个上师(这或许是具信的表现,但也极有可能是身语意缺乏稳重的表现)。“坚稳”,是我们修习佛法非常重要的素质,它能让我们保持住自己的誓言,保持住修行的功德,令其不退转且辗转增上。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非常难,我们怎样才能具有稳重的人品和素质呢?可以通过下面两种方法得到。

  第一,串习善法功德鼓舞自己。比如参加金刚七句共修的例子,最开始我们的誓言是坚固的,可中间就有些动摇了,该怎么办呢?要反复阅读和听闻上师有关金刚七句的所有开示。当你一遍又一遍温习这些法要时,内心自然就会由其功德而备受鼓舞。

  第二,学习传承上师为法舍身的精神。学佛修行的过程不可能一帆风顺,这就好比无论父母如何爱我们,也无法保证我们一生无病无灾、一帆风顺,因为轮回的本性唯一就是苦,修行人在获得成就之前不可能完全逃离苦。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传承上师们的精神,来正确地面对痛苦,不消极、不放弃,信心倍增地前行。

  上师在《莲师在五台山》这篇开示的末尾讲到,这次在五台山修复莲师像遇到了很多违缘。上师没有一一细述,我们也无法详加了解这个过程中到底有多少违缘。但上师列举了莲花生大士入藏,以及大圆满祖师无垢光尊者、全知麦彭仁波切、法王如意宝弘扬佛法的事迹,告诉我们该如何面对困难。

  众所周知,莲花生大士将佛法从印度带到藏地,并广弘开来。当年莲师入藏之初,弘法利生事业面对种种障难,比如在建造桑耶寺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违缘,可莲师并未放弃,始终如一地坚持将佛法尤其是无上密法住留于藏地。如果没有莲师当初的那份坚忍和勇气,我们不可能到这么宝贵的法要。

  再之后,出现了非常重要的传承上师——无垢光尊者。尊者留下了很多论著,其中《四心滴》和《七宝藏》广为人知。大家是否能想象到这两本论著是怎么完成的?也许我们会觉得,这么伟大的高僧大德肯定是无数侍者笔墨伺候着,上师在那里讲,侍者在一旁记录。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当时无垢光尊者被四处驱赶,居无定所,根本没办法写。面对如此艰难的违缘,尊者是在三大护法神的帮助下,才得以为后世留下无上密法最璀璨夺目的论著,后世大圆满修行者奉为圭臬的法要宝藏。

  再看近代的全知麦彭仁波切,他被誉为弘扬大圆满的太阳。阅读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著作,就会知道他老人家的智慧超凡绝伦。我曾想:他老人家住世时,佛法不知道得兴盛成什么样子,他身边得聚集多少弟子啊!可是,通过阅读他老人家的传记和上师《莲师在五台山》的开示,我才了解到:和麦彭仁波切同时代的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也不认可他的内证功德和境界,甚至对他修诛法,想把他杀死,给他制造种种违缘,以至于全知麦彭仁波切曾授记:他的法脉要在他圆寂之后才会一代代地兴盛弘扬,尤其是在七代之内,会一代比一代兴盛。他本人在世时法脉没有得到弘扬,圆寂之后,众生才发现他的宝贵。这说明那么伟大的高僧大德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们示现的是无畏和坚忍地面对违缘。由此可见,坚忍的品格,一定会使我们获得吉祥的结果。。

  法王如意宝更是如此,他老人家一生的弘法事业非常广大。但众所周知的是,自从1985年法王如意宝倡议在藏地整顿僧团开始,之后几年风波不断。那些最初特别恭敬法王如意宝的人因为利益受到牵扯,便开始诽谤法王,障碍他的事业。但法王如意宝却说:“如果以僧团现在的状况,我们放任自流的话,藏地佛教将前途暗淡,岌岌可危。为了佛法继续弘扬,我就是献出自己的生命也不会退却,何况只是面对一些无谓的诽谤。”因为这有利于教法以及众生,所以不论遇到任何困难,不论别人如何诽谤他,也不论为整顿僧团会失去什么,他都绝不后悔。正是这种知难而进、坚忍不屈的精神,才使藏地的僧团清净地住留至今,使我们有机会接触到如此清净的法脉传承。

  大家或许会说“我们没有见过这些高僧大德,对他们不是不太了解”,那我们可以来了解离我们最近的上师仁波切。假如大家了解或听闻过与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相关的系列授记文的话,肯定知道索南嘉措尊者。尊者一生都驻锡在扎西持林附近的村子,有很伟大的成就和了不起的功德。当年,他受莲师的嘱托,要在扎西达唐地方塑造吉祥光明塔,但因为众生没有信受他的话,没给予应有的支持,所以建塔的因缘被破坏了。面对违缘,索南嘉措尊者并没有放弃,他开始转绕神山,念诵莲师金刚七句,并想方设法恢复缘起。最后,尊者建起了一座小塔并写下授记文[注],成为圣者下一世来此世间建塔的殊胜缘起。承蒙他老人家的清净愿力和上师仁波切的加持,我们今天才能看到吉祥光明塔矗立于青山绿水的扎西达唐地方。

  由此可见,虽然面临的苦难形式各不相同,但任何一位高僧大德都不曾离开过苦难。他们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们:修行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换句话说:越想修行,所做的功德越大,遇到的障碍、违缘可能越大。但我们不要担心,只要有坚忍的信心,依靠传承上师的加持力,我们就一定能够穿越、克服所有的困难,像高僧大德们一样自利利他,成就不可思议的解脱因缘。正如上师在《莲师在五台山》中开示的:“正是这种愈压愈强、不可阻绝的旺盛生命力,使宁玛传承穿越悠长的历史时光,到如今仍然以鲜活有力的法教引导帮助着当下时代的众生。”

  4. 应具足的第四法:“恭有礼”

  修行人应具有的第四种品质是“恭有礼”,从字面上可解释为:恭敬、有礼。也可解释为:三门恭敬顶礼。“三门”指自己的身、语、意。恭敬顶礼,从意的角度来说是具恭敬心和信心,从语的角度来说是赞叹、弘扬,从身体的角度来说是礼拜。——身、语、意三门恭敬折服自相续中的我慢,从而真正地与佛菩萨相应。三门之中,又以心恭敬最为主要。

  我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情景,那天,上师仁波切忙碌了一整天后,还需要审核一个视频短片。上师原本因为疲惫而靠在沙发上休息,可期间只要一听到法王如意宝的名号或声音,或哪怕是看到法王如意宝的照片,都会迅速地从靠背上弹起来,端坐直立,等内容消失了才又躺下去。刚开始,我以为上师此举是因为法王如意宝的照片过得太快而没有看清,之后才明白,每当与法王有关的内容出来,上师都会马上弹起来、直起身。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震撼,因为我觉得自己平时并不是对上师不恭敬的人,有时躺在床上看到手机里上师的照片,还觉得自己特别有信心。可和上师这种即使是看视频也靠都不敢靠的状态相比,我真的差得太远太远了!

  反观我们自己,为什么没有像传承祖师那样得到上师加持和佛法的巨大利益呢?从法王如意宝的开示和传记、上师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知道,祖师们缘于恭敬心而得到了上师三宝的加持,终获证悟。而我们之所以没有获得证悟以及他们的加持,或许就是因为恭敬心出了问题。

  下面通过印光大师的开示来反省我们自己是否真的具有恭敬心。印光大师说,现在的人看到佛经就像看到一般的纸,经案上,杂物和经书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在阅读佛经时,不洗手、不漱口、身体摇晃、翘二郎腿,甚至放屁抠脚,肆无忌惮地尽显各种不恭敬。在这样不恭敬的状态下想依靠阅读佛经来消除罪业、获得福德,那只有想要灭除佛法的魔王才会赞叹这行为是圆融活泼、深谙大乘空性之见。而真修实践的佛子一定知道这是不可取的,见之唯有黯然神伤。[注]现在,佛陀已经灭度,我们外在的修行所依就是佛像、佛经和僧宝。我们只有以三宝所依作为祈祷和恭敬的对境,才能消除业障,获得智慧,出离生死。

  可我们时常对这些赖以解脱的所依毫不恭敬地随意处置、扔弃,比如把法本当成普通的书,扔在地上、坐垫上,或放在腋下、腿下,这都是非常不恭敬的行为。所以印光大师说,我们可以通过调整自己的身语意来逐渐培养恭敬心。恭敬心为何如此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