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苦寻回家路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我从小就会被慈悲庄严的佛菩萨法像深深吸引,看着佛菩萨脸庞及眼神流露出来的慈悲总能感受到温暖与平静。记得有一次外婆到寺庙礼拜后带回来结缘的三本书,《地狱游记》《天堂游记》以及《王凤仪言行录》,那时这三本书成了小时候的我最常翻阅的“故事书”。从中学开始我到了城市,学校有图书馆,让我能常常借阅星云法师、证严法师及台湾作家林清玄的著作。虽然喜欢阅读佛教劝人为善、因果轮回的故事及善知识的著述,但我对佛法只能说是一知半解,总以为劝人为善、不要做坏事就是佛教的宗旨,并且天真地认为不管有什么烦恼事,到佛寺对着佛菩萨倾诉礼拜就会找到依靠,而且烦心事就会得到解决。

  走进社会后,我成天忙于在工作、持家、带小孩、家庭责任之间打转,努力地在各种角色中求取平衡,既要扮演任劳任怨的好媳妇,又要在竞争激烈的职场夹缝中求生存。我任职于台湾一家年获利前三名的银行,在那个圈子中尤其常见各个阶层的人们为追逐金钱、权位而乐此不疲,主管们为了保持领先天天都在开业绩检讨会,每个人都在赶时间、抢资源、做销售、巴结客户;一旦发现客户债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立刻翻脸对客户执行债权确保的动作,深怕有任何闪失而被客户倒帐。我看着很多人为公司耗尽青春、用尽全力地拼搏着所谓的KPI(绩效评核指标),除了练就了酒量和胆量、抗压性和厚脸皮,还养成了为保任升迁而不停地打压周遭同事的恶习。

  我除了工作上的压力还有金钱、家庭责任的压力,这些年一路走来经过的磿难不忍回顾!由于天性多愁善感,对于世间种种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以及生命的无常有着深刻的感触。为了生存,我每天忙得团团转而不知犯了多少过错,贪、嗔、痴、慢、猜忌、敌视,种种习气日日增上。我常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庸庸碌碌地追逐着世间八法,辛苦地穿梭在一栋又一栋钢筋混凝土之间,不断地试图在其中找到幸福与安乐,却感到越来越压迫、越来越不快乐,也越来越迷茫。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试着在各种佛教书籍中找寻答案,也参加了几次诵经法会与八关斋戒的守持,我努力寻找答案,但对佛法错误的认知及错误的发心使我对人生越来越迷惑,也不知道该怎么着手起修。为避免自己着于文字相而没有落实修行,在朋友的介绍下我也一同跟着一位在家居士学习佛法,当时主要是以念佛为主,生活中碰到问题向其请教,得到的答案多半是诸如亡魂、精怪依附或是冤亲债主干扰所致,解决方式也大多以念佛回向为主,对于佛陀教法的认知,虽有《心经》及《金刚经》内容的开示,但由于自己智慧浅薄,对于空性的概念我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另由于有些同修之间常以言语相互攻击,看着他们不但没有减少烦恼,反而增上了我慢及妒嫉之习气,渐渐地,我与这个团体逐渐疏离。而我,依然如故,烦恼从未停歇,精神层面的迷茫也仍在继续,生活的诸多痛苦及对生命诸多的疑惑束缚着内心,得不到释放,找不到真实的答案。常常,当我静静内省时,看着这样卑劣的自己兀自悲叹,却又束手无策,自己在佛性与魔性之间来回不断地冲撞,找不到出口,心灵的活泉日渐枯竭。我经常有一种感觉:天下这么大,何处是儿家?由于找不到可让心安定的港口,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人生不知该何去何从的路口不断茫然徘徊着。终于,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多的矛盾与压力,我患了焦虑症。生活的现实和残酷,再加上工作和家庭的重担,让我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一般。身体的不适经常影响我的心情,整夜失眠,恐惧、紧张、无法呼吸,成天感觉到一种脖子被掐住的窒息感,让我无法好好工作而近乎崩溃。当时的我积极寻求治疗,吃了将近两年的中药,直属主管也协助我向公司请了半年的病假。虽然这半年的专心调理及丈夫的体贴分担让我病况缓解不少,得以不需要再靠药物生活,无奈心灵的困顿仍未获得解决,正如同古人所说“药能医假病,酒不解真愁”。

  人生过了四十载,看着自己及身边亲友被人生的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所困扰,为求解脱烦恼、追求人天安乐却又造下更多恶业而不自知。每每思及人生的意义及身后的归处茫然不定,就觉得痛苦无助,对人生不断的流转轮回生出了深刻的厌恶感受。就在几乎要自己催眠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人生就是要这样一天一天庸庸碌碌地走到终点时,在一个偶然的机缘,时值去年年底即将过新年的某个假日,我在一家书店随意翻看着架上的书籍,猛然被一本书的封面吸引,当时吸引住我目光的是一位红衣僧人的法相,第一眼的感觉是这位法师的表情好自在啊!他的笑容散发着宽厚又慈悲的气息。接着我看到了书名——《寂静之道》,上面写着本书的作者是希阿荣博堪布。我自忖,这本书是要告诉我们如何止息烦恼吗?会有我要的答案吗?翻开文章第一页是堪布于农历戊子火鼠年除夕所写的一篇新年寄语:

  我常在傍晚时分,顺山间小径转绕。时有虔诚的牧民等在路边献上灿烂笑容和问候,又听见不知何处有转山者在欢快地歌唱。宁静山岭上,圆圆太阳白白的月亮,升起落下。日复一日。岁月静好,天地空阔。愿远方弟子皆同此安乐!

  雪山空谷 暮更沉寂 犹闻转山者歌声

  朗朗月色 寂静玛尼 愈思前贤过往事

  普愿众生 同我心愿 能于诸法善思维

  希求作为 可怜自缚 生死牢狱无出期

  伤人至深 莫若言语 护口如捧滚油行

  苦恼生涯 五毒刀箭 以智悲心化花雨

  勿扰众生 道心永固 圣者教言 莫违亦莫忘

  拳拳我心 愿众欢喜 千里遥寄 吉祥祝福音

  当时读到这篇文章,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祥和,整个人沉浸在那寂静悠然的境界中。堪布的文章有诗、有歌、有画面,更有无比的慈悲与智慧,堪布的悲心切愿在字里行间流动着,那股暖流更流淌在我的心间。接着我陆续买下在台湾地区发行的希阿荣博堪布的另外两本著作,进而拜读了堪布的《次第花开》及《透过佛法看世界》,每每读到触动心底的温暖词句时,我都流下感动与法喜的眼泪,堪布深入浅出的引导与开示在在处处无不透露着殷殷恳切的慈悲心。堪布在其著作里,方方面面地为我们阐明了佛法的正见,为我们遣除各种偏见及错误的认知,引导我们了解佛法的出世、入世,使我们了知完善人格对于学佛的重要性,戒、定、慧以及个人的修行与工作家庭和社会生活的关系。希阿荣博堪布在《次第花开》一书中系统地将佛陀法教以深入浅出的方式开演出来,并巧妙地点出:“人生充满烦恼,但如果能以烦恼为契机去勘悟世间万象的本质,从烦恼入手去实现止息烦恼的最终目的,那么这样一个充满烦恼的人生就是我们解脱的最好机缘。”堪布的金刚法语开启了我的生命的转化,并给了我不可思议的力量。虽然生活中仍然要面对许多困难,但是我的心态及处事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堪布教导我们修慈悲心,当烦恼与痛苦来临时我能比以前更快速地觉察到内心的变化,从而生起菩提心来化解来自外界的伤害,让我得以从眼前的烦恼中解脱。上师的法语甘露犹如荒漠甘泉般滋润了我的心田。

  某天在阅读堪布的《透过佛法看世界》时,我发现书籍封面内页有一小版面是关于堪布的简要介绍,并附上了菩提洲网站的网址及QR CODE,我按照提示进入菩提洲网站,看到的一个画面是一幅莲师佛像的侧面特写,当时我眼睛一亮,这画面好熟悉啊!我猛然想起来这张莲师像与我梦境中所见的一样!我前一阵子睡觉时做了一个噩梦,梦中自己被好多鬼追着跑,我害怕得不停地念诵南无阿弥陀佛,没多久一尊大佛在我面前显现,我回头望,这时所有的鬼魂都不见了!但当时令我不解的是,在梦境里我所呼求的是阿弥陀佛的救度,本以为显现的就是阿弥陀佛,后来仰望这尊佛的法相时才发现显现的是莲花生大士,而在菩提洲网站上看到的莲师法像竟和我梦里面看到的一模一样!菩提洲网站发布了一篇《加持和成就之源——<金刚七句祈祷文>略释》,其中开示道:“莲师是无量光佛意的幻化,观世音菩萨语的光明,一切空行的兄长,一切勇士之王,三世诸佛事业之主,无与伦比的普贤大金刚持。他有无量化身,具足大悲大力,尤其是威猛力的代表。末法时期,众生烦恼炽盛,福乐耗尽,世出世间,诸事难成。而莲师的教法就在此时愈发显现出无比的威力。如皓月当空,夜愈暗,月愈明。正是‘浊世衰败虽如暗迷乱,佛王莲师事业如月明’。”因为这个特别的梦境,我马上就在网站报了名参加金刚七句祈祷文百亿共修,并且写信到菩提洲网站的信箱,表达了我参加菩提洲网络在线课程学习的愿望。 

  某天,获知上师确定将于不久后在成都举行皈依仪式并为弟子传授居士戒,我马上表达了希望去现场皈依的意愿。这时距离皈依的日期只有一周的时间了,当我跟丈夫商量此事时,他并没有马上答应,一方面是办理台胞证就算赶急件,最快也要5天才能拿到;另一方面是他即将要出差一个星期,如果我只身前往的话,他很担心家里的孩子没人照料;再一方面他颇为质疑我是在一头热的冲动之下做的决定。每当谈到要去皈依的话题时,我丈夫都会发怒,并不断地指责我过于投入宗教而完全没有考虑到他的立场,他认为解脱对他而言是虚无飘渺的事,而这辈子能够过得好、顾得上生活才是真实的。由于我个人的福报智慧浅薄,无法说出能令他心服口服的道理,但我想到上师在新年寄语中勉励弟子们的一句话——“勿扰众生,道心永固”,于是决定不与他争辩,每当他情绪上来时我就保持沉默,早晨还是按时起来共修而内心仍不断地祈祷上师的加持,我相信上师一定能为我遣除违缘。3月16日下午,我的手机微信跳出了一条信息,是王师兄关心我去成都的行程安排好没有。我告诉她我的困难,师兄要我别担心,她说可以接我。这时我立刻告诉我先生这个好消息,禁不住我的一再恳求,我先生终于答应了!此时,我立刻向旅行社预定前往成都的行程!

  3月18号下午,我抵达成都时王师兄已在出关大厅等候。初次相见,陌生的彼此却有着说不出的亲切感。我们先到了饭店登记并聊了一会儿,这时达瓦师兄关怀的信息也发过来了,还有廖师兄也来电话邀请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当天晚上廖师兄和我们聊了关于她皈依时的心情还有一些修行生活当中的小趣事,晚餐结束后王师兄夫妇又陪着我回到饭店,前前后后地为我检查过安全设施及暖气设备后才放心离开。那天晚上我完全没有出现焦虑症,而是在安全感及幸福感的包围下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同搭乘汽车前往近郊参加放生,一路上同修们个个洋溢着喜悦的表情,有的轻声谈天,有的精进念佛。到了湖边看见物命已经安全送达,陆陆续续四面八方也来了很多参加放生的师兄,还有几位出家师父也来到了现场,整个江边顿时热闹起来。接着大伙儿依序上了船,之后,大家一起为鱼儿洒甘露、念诵放生仪轨,放生的船只缓缓载着我们开往湖中央,到了适合放生的地点,大伙儿手里拿着小水盆,一边念诵着观音心咒一边将物命轻轻放进了水里。鱼儿们重新获得了自由,开始跳跃,江中泛起一个又一个小漩涡和阵阵涟漪。这一幕让我想起上师的开示:“虽然众生多如恒河沙,我们能救护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仍然要坚持放生,哪怕只能帮助一个生命减少痛苦,我们的努力都不会白费,都有意义。”通过参与这次放生,我体会到放生的真实意义:如果我们能心怀慈悲按照佛教仪轨放生,不但能使这些小旁生暂时远离死亡的恐惧和痛苦,而且它们仰仗佛菩萨的加持,接触到甘露水、听闻到念诵的佛号,就等同于种下了善的种子和未来究竟解脱的因。

  有了这一层体会,我发现我的慈悲心日渐增上了。走在路上会刻意留心脚下,看到小蚂蚁、小蚊虫之类的小动物会小心不要伤害到它们。时间或空间允许的话,我还会念几句佛号给它们听,希望它们都能与佛结缘,早日离苦得乐,究竟解脱。是上师让我明白,所有众生和我们都是究竟平等的,它们与我们一样都能够感受到痛苦、希求安乐,况且它们都曾做过我们的父母,因此,我们应该同样珍惜这些生命,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应该生起尊重和感恩的心。

  皈依那天,上师接见了几位远道而来求授皈依的信众,我有幸参与其中。当时因为完全不懂见上师该注意哪些礼仪,生怕说错话或行为上不如法,既兴奋又紧张。虽然之前在书上、网站上看过了上师的法相,但真正见到上师时还是被他老人家高大挺拔的身影和尊贵气质所震慑。上师看出了我们的拘谨,亲切地说了几个笑话。  

  在与上师结缘后,我才了知到以前修行上存在的问题。以前自以为是佛教徒,误认为读了几本经书、参加了几场法会就是在学佛。在参加了菩提洲网络在线课程的闻思之后我才知道,平日学习的目的就是要通彻地理解法义并以此为基础在心上反复思惟,当生活中遇到逆境或违缘时才能够生出智慧,将融入心相续中的这些法理拿出来运用。由于自己烦恼习气粗大,没有稳固的出离心及菩提心做基础,即便是看书自学,没有经过次第闻思,就犹如瞎子摸象,自以为学到的就是佛法的全貌与真谛,殊不知佛法浩如烟海,若没有具德上师的引导和启发、没有法师对于法义给予抽丝剥茧的指导,我们如何能够对佛法产生颠扑不破的信心?又如何在逆境来临时生出智慧以对治无明烦恼、拔除苦因及苦果呢?没有佛法的指引,想要脱胎换骨获得此生究竟的解脱无异于缘木求鱼啊!

  从无始以来不知造作了多少恶业!而如今多么的幸运,竟还能在这滚滚红尘中遇见上师!得以听闻正信的佛法并且能透过网络经常听到上师与法师们的开示,让弟子得以依次第循序渐进地修学佛法。透过听闻学习佛陀的教法,我们有了正知正见作为生命的依怙,所有心相续中的热恼才得以转化为清凉菩提。仔细想想,这是多么不容易的缘分啊!在上师的慈悲摄受下我进入了上师为弟子们精心安排的“坛城”,我的心渐渐沉淀安静下来了,内心的困顿感受得以逐渐释放,不再那么狂躁不安,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自在与欢喜。如果不是上师的慈悲摄受与加持,我还会在无尽的烦恼与痛苦中轮转着。

  感恩上师不舍众生,将正信的佛法教言透过文字传递给远方的佛子,使我有机会由您的法语中获得真实利益;感恩法师们孜孜不倦地教导我们闻、思、修习佛法的窍诀,为我们遣除了修行上面错误的认知,扎扎实实地为我们的菩提道打基础,为我们掌灯指引着“家”的方向;感恩接引我进入学习的师兄们,让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道友间的团结和合、相互协助。

  引用大恩上师《次第花开》的封面副标题:“与佛法结缘是今生最美的际遇,从轮回中解脱就是人生最终的目标。”曾经焦虑、漫无目的的我知道——我已找到回家的路。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雪域弘法利生胜怙主

  乘愿如是应化有界中

  三宝三根具誓海会众

  谛力百劫住世愿吉祥

  最后,以此上师住世祈祷文作为结语,祈愿大恩根本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弘法利生事业周遍十方,愿一切如母有情得蒙大恩上师的接引摄受,走上解脱之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早证菩提!喇嘛钦!喇嘛钦!

  弟子  觉美曲珍

  完稿于2016年8月29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