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五十三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共同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五品——护持正知正念。

  戊二、观察自三门之正念品(分二:己一、品名;己二、正论。)

  己二、正论(分四:庚一、守戒之方便护心;庚二、护心之方便依正念;庚三、以具正念学修心之行;庚四、说修持圆满之其余分支。)

  庚三、以具正念学修心之行(分三:辛一、当持律仪戒;辛二、摄善法戒;辛三、饶益有情戒。)

  辛一、当持律仪戒(分二:壬一、清净三门之行;壬二、守护坏毁学处。)

  在这一品的正论部分,我们已经学习了“守戒之方便护心”和“护心之方便依正念”这两个科判,今天继续学习第三个科判“以具正念学修心之行”。简单来讲,这一科判的意思是,在自相续中具足正念后,就要学习一些调整身心的方法,以此规范自己的身语意,从而守护好菩萨戒。这一科判根据菩萨戒的分类而安立为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当持律仪戒”,分为两个角度:一是我们已经学习过的“清净三门之行”,即依靠佛法清净我们的身语意三门,使之随时随地能够和正法相应,与清净的善业相应,远离恶念、恶业;二是“守护毁坏学处”,即教导我们:当出现容易毁犯学处的行为时,要用正知正念保护好自己,避免处于颠倒的行为之中,进而彻底断除它们,由是保护好自己的身语意。这就是我们现在学习的科判脉络。

  “守护毁坏学处”这一科判中的第一部分是“中止无义之事”,也就是上堂课讲到的,要断除观看电视剧、闲谈等散漫之事。第二部分是“中止烦恼引发之身语”,我们凡夫人相续中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一些烦恼,此时要注意,不能由此再引生身语之业,而是要首先控制自己的行为,断除由烦恼引生的身语业。第三部分是“提防平常之险处”,“险处”就是指会导致我们造作恶业、违犯菩萨戒的行为,我们的心态和言行可能经常处于险处,所以要小心谨慎,一旦认识了它们,就应依靠思惟佛法而逐渐将其断除,避免它们再次出现在我们身上。

  上堂课已经学习了“中止无义之事”,今天主要学习的是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首先共同念诵颂词。

  (中止烦恼引发之身语)

若身欲移动,或口欲出言,应先观自心,安稳如理行。
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言行应暂止,如树安稳住。

  (提防平常之险处)

掉举与讽刺,傲慢或骄矜,或欲评论他,或思伪与诈,
或思勤自赞,或欲诋毁他,粗言并离间,如树应安住。

  壬二、守护坏毁学处

  (本课第一部分:“守护坏毁学处”之二,中止烦恼引发之身语)

  如果生起烦恼是平常事,那么我们至少要控制它,不再引发身体和语言的造作。这一部分包括两个颂词。

  【若身欲移动,或口欲出言,应先观自心,安稳如理行。】

  颂词略释:如果身体要行动或者口中要说话,首先应观察自心的动机是什么(是处于清净的状态还是染污的恶业中),然后稳重如理地行持。

  我们分两方面学习这个颂词:(一)观察的时间;(二)观察的要点。

  (一)观察的时间。对应颂词“若身欲移动,或口欲出言”

  既然说要观察,那到底是在哪个时间阶段呢?我们经常会说:“哎呀!话都说出口了我才后悔,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我做了这件事之后才后悔,原来自己做错了。”我们可能觉得自己太讨厌了,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我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怎么能造下这样的口业呢?”我们经常会产生这样的懊悔。

  我们犯错误之后,除了忏悔,该怎么办呢?首先要观察:为什么我们经常后知后觉,在自己做错了事、说错了话之后才发觉、才后悔呢?其实归结起来,就是因为觉察能力和自制能力差。比如你本来不想骂孩子,而且已经想好了:“即使这次他考得很差,我也忍着,毕竟骂他也没有特别好的效果,而且还会伤他的心,可能鼓励会更好。”本来已经想好了这样的决定,可是你拿到孩子成绩单的时候,一看成绩就本能地做出反应:“你怎么考得这么差?!你太不长进了!你看人家谁谁谁是怎么怎么样的,你怎么就这么不长进呢?”等到骂完了之后,孩子哭了,你也回到房间,这时你才后悔:“哎呀!我不该骂他的。我不是想好了吗?为什么还要骂他呢?”你看,在骂他的当下,你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这已经和自己本来的意愿相违了。因为觉察能力差,就导致自制能力差,如是就会经常说错话、做错事,事情发生之后才后悔。

  那么,觉察能力和自制能力可以提高吗?是可以的。我们可以通过培养、串习,逐渐提高这两种能力。所以,颂词其实要让我们提高自己的觉察能力,由是进一步提高自制能力。

  既然要提高觉察能力,就要时时刻刻观照自心。那么应在什么时候观察呢?颂词讲到,当你身体想要行动却还没有动,语言即将出口却还没有说的时候,即身语去做之前,就是要观察的时间。

  (二)观察的要点。对应颂词“应先观自心,安稳如理行”

  观察的要点有三个。

  1.要点一:“应先观自心”

  做事或说话之前,要先问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比如我现在问你:“你心里在想什么呀?”你说:“哎呀!猛地一问,我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不是在听您讲课吗?”我再问:“你听我讲到哪个字呢?”你说:“我不知道。您上一个字说的是什么?我猛地一下忘了。”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很难察觉到自心,所以不是很了解自己的状态。如果你连当下这一念心都很难把握,那么在说话和做事时就更难把握了。所以我们在说话前要先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比如我想说“我饿了”,那就要先问问自己:我是真的饿了吗?还是只是随顺别人而说,或是只想表达一下对别人的客气?这时要明确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观察了目的之后,我们对它有一个衡量标准,即善、恶、无记三种状态。

  如果观察到自己的目的属于善的状态——是善良的或是与出离心、菩提心相符的,那就肯定要去做,就算在过程中遇到一些困难,也毫不后悔、毫不怀疑地坚持下去。比如早上起床后就先观察自己:“我为什么而起床?”如果是为了行持善法,比如是为了放生,那这件事是与善法相应的,我肯定要去做;放生可能会比较累,但也会坚持,不去怀疑它有没有价值,不后悔。这是善的状态。如果观察到自己的心念是恶心,比如发现自己起床后是想去看电视或者骂人,那首先要制止这种心念,进一步再去改变它。如果观察到自己的心念是无记心——不是善也不是恶,比如刚才所说的“不知道”,反正我醒了就迷迷糊糊地起来了,这种状态也需要转变。换句话说,我们要断除恶心和无记心,将其转变为善心,进而坚持身语的善行。

  大家可能会想:“磕头、放生、共修等善法很容易使我们处于善心的状态,又该怎样把平时的衣食住行、朋友聚会、工作营生等转变为善法呢——我要吃饭、工作、接送孩子,目的很简单,工作就是为了挣钱,接孩子就是为了让他回家,这又该如何转变发心呢?”《大方广佛华严经·净行品》中讲到许多把日常的生活琐事转变为由菩提心摄持之善业的方法。我们从中摘录几段共同学习。

  “菩萨在家,当愿众生:知家性空,免其逼迫。”在家的菩萨可以发愿:愿一切众生了知家的本体是空性,免受执着烦恼的逼迫。

  “孝事父母,当愿众生:善事于佛,护养一切。”当我因为孝顺承事父母(比如周末带孩子去看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陪从外地来的父母看病等事)而没有修行时间,当愿一切众生都能承事供养诸佛,护养一切众生。

  “妻子集会,当愿众生:冤亲平等,永离贪著。”当我和妻子儿女(或丈夫)聚会(而没有时间修行)时,愿众生能了知怨亲平等之理,真实断除无意义的贪著。

  “若得五欲,当愿众生:拔除欲箭,究竟安隐。”如果我正在享受五欲妙(比如今天买了一件新衣服或看了一场电影等),就愿众生能拔除欲望之箭,得到最究竟的解脱之安乐。

  “伎乐聚会,当愿众生:以法自娱,了伎非实。”当我观看歌舞表演或跟朋友聚会时,愿众生了知世俗之伎乐并非真实,都以法作为自己的乐事。

  如果能在做事的当下以菩提心摄持,发下清净的善愿,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将非常非常有意义。由此可见:虽然我们所有的身语不一定都能行持弘法利生事业,但在所有身语启动之前,不妨提起菩提心的正知正念,将菩提心融入生活,以世俗目的和菩提心这两种发心共同摄持一切所行。如此一来,日常的一切行为都将具有相应的功德。下面接着举例,说明日常的起居也可以融入菩提心。

  “嚼杨枝时,当愿众生:其心调净,噬诸烦恼。”比如早上起来刷牙,在我们的身体发起刷牙这个行动之际,观察下自己的发心是什么。以前大概只是认为刷牙是出于卫生和对人的尊重,而现在我们还要发下清净的善愿:愿一切众生都能调伏自心,断除所有烦恼。佛陀时代的印度,以嚼杨枝的方式清洁口腔,这与我们现在用牙刷牙膏清洁口腔是同样的。

  “大小便时,当愿众生:弃贪瞋痴,蠲除罪法。”我们在大小便时也可以发愿:愿一切众生都能远离贪嗔痴,断除所有恶业。

  “以水盥掌,当愿众生:得清净手,受持佛法。”洗手时,愿所有众生都能得到清净的手,可以受持佛法。

  “以水洗面,当愿众生:得净法门,永无垢染。”早晚洗脸时,愿众生都能得到清净无垢的法门,永离垢染,获得清净。

  每天早上出门上班时,我们可以发愿:我上班挣的钱除了养家糊口,还要利益众生。——如果你去工作是为了能有更多的钱放生,那么去工作就会有很大功德;假如我们工作是为了积累将来去朝圣和修行的钱财资粮,那工作就是在为修道做准备,也成为积累佛法善根资粮的方式。假如我接送孩子放学上学的发心是希望他学到知识后能帮助更多人,或依靠这些知识去学习佛法,那接送孩子也就成了以菩提心摄持的一个善法。

  总之,在衣食起居等所有的日常行为中,原先所有恶的或无记的发心都可以得到转变,也都可以在世俗目的基础上融入菩提心的发心,使行住坐卧都变得非常有意义。

  以上是观察的第一个要点:观察自心的目的。如果自己的目的没有与佛法相应,没有与正理相应,就可以用佛法转变它。

  2.要点二:“安稳”

  刚才讲到,自心的状态可能是恶的或无记的。假设处于恶心的状态却无法马上用正念压制住烦恼,可以修持另一种方法——安稳。先不要冲动,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和语言,不做,不说。比如孩子考得很差,我想骂他,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无法马上断除烦恼、克制自己的心念,这也没关系,可以先管好自己的口,不说;如果因为孩子不听话而想揍他,也知道揍他不好,那就管好自己的身体,不做。总之,就算无法马上用佛法调整自心,至少应该控制住自己的身语,不做,不说。

  或许你会说:“我真的忍不了,他太可气了!我非要揍他、骂他,让他得到一点教训,这样才能出了我心里这口气!”假如真是如此,那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观察,看看你的这种所谓不得不说、不得不做的烦恼心念到底可不可靠。

  第一,我们不能太相信自己的分别念,因为它往往无法做出正确、有利的判断。比如你认为孩子考得差就该打,打了就有用,可实际上却不一定真的有用,也许鼓励他更有效果。可能我们的分别念经常会告诉我们“揍他对他有好处”,但其实我们的分别念是错误的。既然在这件事上如此,那它许许多多的判断可能也都是错的,所以我们的分别念不可信。佛陀也曾说过:“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注]

  第二,更不要相信盛怒等强烈烦恼之下产生的分别念。既然我们在平静状态下的分别念都不是太可靠,那以强烈的贪嗔烦恼引生的分别念就更不可靠了。比如,你怎么看都觉得这个包非常好看,很想把它买下来,当别人制止你时,你可能就会在贪心的引发下跟他说这个包功能多高级、造型多漂亮、性价比有多高、是名牌、正打折……如此,由强烈的贪心引发,你自然会观察出它的一系列优点作为购买的理由。假如你现在没买,三天之后再去看它,你也许就会觉得它其实没有当初想得那么好。这说明在强烈的贪心或盛怒的烦恼之下,我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这时更要管住自己的身和语,否则将后患无穷。

  所以,即使我们真的忍不住了,也要通过思惟以上两点再忍下去,要知道自己当下这种非做不可的心是极其不可靠的。

  第三,如果习气或欲望实在控制不住,我们可以祈祷佛菩萨和上师加持,通过祈祷转变自己的心念,自然会断除烦恼。也许你会说:“到了那个时候,哪里还能想起来观想佛菩萨和祈祷上师啊!”这时我们也可以把佛菩萨心咒或上师祈祷文的音乐播放出来,随着音乐听几遍,就会发现自己的心慢慢地调柔了,这就是经咒不可思议的加持力。你也可以高声唱诵上师心咒、祈祷文,以及佛菩萨的名号、心咒,或高声念诵一段经典,几分钟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原来所谓控制不住的身语得到了控制。这就是用佛法正念控制住身语,不再随烦恼而转的方法,也是我们获得自由的前提。

  以上是观察的第二个要点:就算无法马上压制住烦恼,我们也可以保持稳重、不冲动,控制住自己的身语。

  3.要点三:“如理行”

  “如理”,即合理,相合于因果。合理之行是对自己真正的尊重和爱护,因此我们要通过串习,逐渐养成令自己的身语相合于因果的习惯,即培养自己的身语,使所作所为如理如法。

  我们会逐渐发现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用佛法调伏烦恼,刚开始并没有那么容易,会有束缚感;但只要对治过一次,并继续坚持下去,我们就会发现自己对治烦恼的能力越来越增上,相续中的烦恼越来越轻;随着烦恼减少,自相续中的寂静、清明、喜悦等心态就会产生。

  相反,假如我们没有培养自己的身语如理如法的习惯,而是选择放纵身语,那除了能满足当下的一丝安乐之外,其余也只能是感受放纵带来的长久的懊悔、混乱,没有任何心力行持世间事业或出世间的佛法。比如现在正在举行足球世界杯,很多人非常喜欢看,可能其中有些人是因为喜欢足球,而有的人则只是为了消遣。原本是想放松消遣,但由于长时间熬夜,造成第二天处于精神混乱、毫无心力的状态,不仅出世间的佛法无法成办,就连世间的工作也做不成,徒然懊悔。

  所以我们要知道,养成用佛法如理对治自己烦恼的习惯,虽然最开始困难,可是长期来看,它会带来很多利益:使我们的善法循序渐进地增上,相续越来越寂静喜乐。而放纵则只会产生诸多过患,让自己越来越痛苦。了知上述道理之后,我们就要在日常生活中留心观察,培养身语如理行持的习惯,使之与佛法相符,与因果相符。

  问:修学一段时间了,觉得佛法内容很多,但在实际中用不上,觉得很累想退缩,该怎么办?

  在我们了解了这么多道理之后,有的道友会有这样一种心态:我听闻《入菩萨行论》或其他课程也已有一段时间了,觉得佛法内容很多,道理也很好,可就是用不上。我觉得每天坚持听课太累了,想停一停、缓一缓,让自己先松口气,积累一段时间。大家可能觉佛法确实很好,可是自己太累了,想休息一下。这时该怎么办呢?其实,疲惫可以用随喜来对治。

  首先,总结一下自己学习以来的收获,看看自己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我们首先抛开自己的疲惫和种种不足,来观察、总结一下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学习的收获,看看自己以前和现在有什么不同。道友们上课大都会做笔记,不做笔记也会看书。如果现在去翻一翻前面的笔记和颂词,会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懂了这么多佛法的道理了,这本身就是一种收获。自己原来不知道做事、说话之前要先观察身语,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以前肆无忌惮地造恶业,现在有一点惭愧心了,觉得这是错的,不该这么做。我们从佛法知识上已经有很多积累、做错事也知道惭愧,这就是非常大的进步。因为知惭有愧,慢慢地其他善法就会随之产生,这是进步的开始。有了进步我们当然应该随喜自己,我们会发现:每天晚上付出的两个小时是有很大收获的。我们要善于总结自己的现状,鼓励自己。

  其次,反观自己是不是期望值过高?慢慢调整日常追求快、准、好的心态。

  我们反观一下自己为什么觉得累?为什么觉得自己修行之后进步不大,压力却很大呢?原因之一可能就是我们对于自己的期望值过高,在日常追求修习佛法的过程中,一味地追求快、准、好。

  “快”就是希望今天听课,明天就能用到生活上;希望今天了知了这个道理,下个月就能断除烦恼。但我们想一想这种求“快”的愿望是否现实呢?无著菩萨在鸡足山修行十二年,却连一个善的梦兆都没有。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用佛法对治无始劫以来的习气,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就见效。世间的读书尚且需要我们用十几年甚至二十年时间,何况是学习佛法,更需要慢慢地积累。

  “准”就是希望听一遍就懂;不仅要听懂,还得记住它、掌握它;还得在别人提问时能答出来;思惟时还不能出错。如此,我们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我们回想一下,小时候学阿拉伯数字时,我们不也是要在本子上反复地、一排排地练习写1、2,然后才学习1+1=2的公式,而且不知道考了多少次,才能够非常正确地掌握两位数、三位数以内的加减法,然后再学乘法的吗?试想一下,我们学习数学尚且需要那么长时间,才能比较准确地掌握,而且还不能保证自己不出错。那么佛法的学习,本来这就是我们非常薄弱的环节,怎么可能马上就达到我们希望的能记清楚、听得懂,还要应对得来的目标呢?这显然是对自己要求过高了。

  不仅如此,我们还要求自己得“好”。“好”就是看到别的师兄能快速对治烦恼,我希望自己也能非常快速地对治烦恼;看到别人一天磕一千个大头,我得磕两千个;看到别人学习佛法后脾气变好了,我不仅要脾气变好,还得所有人都夸我有进步。我们希望自己一下子就达到菩萨甚至佛陀的果位。这种求“好”的心态不是不好,但对我们对自己的要求的确过高了。

  希求快、准、好的三种心态就像三座大山一样压在我们心里,导致自己根本看不到微小的积累和进步,看到的就是我一直达不到目的,一直处在不满足的状态中。那么这种期望值过高、不满足的状态,会让我们变得非常累、非常疲惫,甚至丧失自信,最后自然就不想学了。

  那我们就得调整过来,不要对自己期望过高。我知道自己的目的是成佛,但现在就告诉自己:哪怕今晚就听一堂课,一小时就听懂了一句话,那也是我的收获;在思惟一个法义时,思惟错了也没关系,可以下次再思惟,而再次思惟时,可能自然就对了。我们通过反复慢慢地串习,把对自己要求的期望值降低,自然就轻松了。

  再次,看看轮回中的处境,就知道哪怕只听一句佛法,也应受大利益而生欢喜。

  我们来观察一下我们在轮回中总的处境。除了在座的有些道友可能是佛菩萨的化身之外,我们身处五浊恶世,都是因为业力。有业力,所以才会生在这个五浊恶世中。我们修行的环境本身就不尽如人意,自己相续中的业力也非常多。如果将善恶业放在天秤两边,那恶业这边肯定已经压得抬不起来了,而善业那边可能只有一点点重量。由此可见:我们本身的处境已经非常糟糕了,如果现在还不学习,那处境只会越来越糟,恶业会越来越增上,将来会越来越痛苦。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哪怕只听闻一句佛法,就等于在黑暗中闪过一道光芒。如果再听闻两句,就又闪过一道光芒。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听闻一百句、一千句、一万句佛法,无明习气慢慢松动,我们终于可以思惟佛法了,而思惟之后,就可以对治一点烦恼了。

  我们会因此发现:在自他众生的处境都非常糟糕的情况下,我们能听闻佛法,哪怕只听一句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我们之所以想放弃,是因为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预想的结果。但此时发现自己的付出当下就会有所收获,哪怕没有记住,只是在耳边过一句佛法,都会像《妙法莲华经》的教证所说的“一称南无佛,皆已成佛道”,你哪怕只念了一句“南无佛”,将来都是你成佛之因。更何况我们每天或者每星期都坚持长时间地听课、串习佛法呢?这说明我们相续中的善法是一直在增长的,这像一直在挣钱,我们因此一直在挣善法,所以它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哪怕只思惟了一句佛法也赚了,我和以前相比,已经大有进步了;我和没学佛时相比,已经能够讲出一两句佛法来了,这不是很明显的进步和利益吗?

  我们通过这样思惟之后,就会慢慢地生起欢喜心,有了欢喜心自然就可以对治疲惫。不仅仅是学习《入菩萨行论》,包括学习所有的佛法,在自己的修行过程中出现了疲惫感,都可以这样去对治——用随喜自他的心态来对治相续中的种种疲困、想要放弃之心。

  所以,我们不能对自己要求太高了,有时要适当地调整自己,放松压力,适当地鼓励自己。说实话我们真的是赚了。此时,我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听一堂课,日积月累,自然而然就会改变自心。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一觉得累了就想退缩,我们要知道哪怕自己现在还无法用佛法对治烦恼,但知道了方法,甚至知道其过患,就都是一种收获。

  颂词小结。这段颂词其实是告诉我们,在身体要做某件事,口要说某句话时,要控制住自己,先观察自心,在有了明确的目的之后再去做这件事。

  以前我们认为自己是自由的,可以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仔细观察就知道,我们通常都是被烦恼所控,是不由自主的,因为缺乏觉察力,所以总是做出令自他后悔事。我们现在就要摆脱烦恼、取得主动权,要用佛法掌握自己的身语,对自己保持觉察,做到真正的自由,也就是能真正做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善业就做善业,想断恶业就断恶业。这是需要长期培养的觉察力和自制力,有了这样的能力,我们自然而然就能脱离烦恼的掌控而获得自主权。

  【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言行应暂止,如树安稳住。】

  颂词略释:当我内心正生起贪欲或嗔恨时,应当暂停身语之造作,力持对治,如树一般安住不动。

  对于这个颂词,我们分为两方面来学习:(一)观察的要点和时间;(二)观察后的行止。

  (一)观察的要点和时间。对应颂词“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

  我们此处观察的要点是颂词中所说“贪”“嗔”,也就是要观察自己的念头是否处在恶念之中,也就是这里所讲的“贪”和“嗔”。

  “贪”是烦恼的一种,是指我们内心中,缘于自己内在的相貌、功德等,或是外在的色、声、香、味、触等比较悦意的对境,生起想要追逐、耽著的心念。举个比喻来说,就像桌布上染了一块油,油黏着在桌布上,于是具有了黏着的自性。贪心就是指我们对于有意乐的、悦意的对境黏着不舍、念念不忘。比如说,我看到别人的新手机非常漂亮,就缘于这个手机生起了贪心,心心念念缘于它,想要得到,就像那块油一直渍在桌布上,二者难以分离一样。还有就是缘于自己内在的功德,比如说自己的美貌、功德、学历等生起贪心,也就是随着内外的悦意对境生起追逐之心,这就是贪心。

  “嗔”,是指对有情、苦受或者造成苦受的器具生起粗猛、恼害之心,对于与自己意愿相违的所缘境,生起损害之心。

  首先是缘于让你生起苦的有情,比如说缘于你的孩子成绩不好,或者是缘于你的同事而生起痛苦。第二个是缘于苦受,比如说你生病了,或者刮风时,让你感到非常寒冷,这是缘于苦受。还有一部分是缘于受苦的器具,比如说门夹了你,你就去砸门;或者刀割了你的手,你就把刀狠狠地扔掉,这就是缘于受苦的器具而生起恼恚之心。

  生起嗔恨的对境很多,有的是人,有的是苦本身的感受,有的是给你带来苦的器具,这些都会让你生起恼害之心。此时,你会很讨厌这些对境,想要远离,并有一种猛厉地想要损恼它的心,这就是嗔恨心。

  贪、嗔、愚痴,被称为三毒烦恼。“无明”就是指我们心相续中对于佛法所说的苦集灭道四谛、因果以及三宝的功德不了知的状态。“不了知”是以无明为体相的,因为依靠无明会造作恶业,故是染污的相状。

  因此,颂词中说,我们观察的要点就是看自己是否处在贪、嗔、痴的恶念中。

  (一)观察的要点和时间。对应颂词“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

  可能道友们会说:“烦恼有那么多,有根本烦恼、随烦恼,为什么颂词中要以贪、嗔来代表恶的分别念?因为贪、嗔、痴通常被称为“三毒烦恼”。“毒”是比喻,意为能毁坏我们的身寿。比如鹤顶红,喝下去肯定就死了,所以毒是会害命的。而贪、嗔、痴就像毒药一样,会引发我们自相续中的一切恶业。换句话说,只要有贪、嗔、痴在,一切无量的恶业都会由此产生,而且这是我们最容易产生的烦恼。所以,此处就以贪、嗔、痴来指代我们相续中的一切恶分别念:第一,它能引发一切恶业;第二,我们最容易处在这种状态中。

  那么,观察的要点是看自己有没有处在贪、嗔、痴中;而观察的时间是“正生”之时,也就是正当它产生之际就要了知。——这是有一定难度的。比如看到一个手机,你很喜欢,当生起第一念喜欢之心时,你没有察觉到;回到家后上淘宝搜一搜价格,看看性价比高不高。忙了一圈,才发现自己已经生了贪心。而“正生”有两个阶段:一是你观察到它的时候,即“吾意正生贪”;二是通过不断提升觉察力,在它刚刚生起的那一念“我看到这个手机,我很喜欢!”在贪心最初萌芽时就观察到它。所以它是两个阶段:一是我观察后,了知我生贪心了;二是通过训练,慢慢达到在贪念刚生起时就能了知。

  (二)后后的行止。对应颂词“言行应暂止,如树安稳住”

  了知后我们就要去对治、调整它。在了知自己已经萌生贪嗔之意时,首先要知道,如果处于贪嗔的状态中不去对治,那么贪嗔的心会越来越强烈,随后就会引发身语业。比如我刚才生起了一念“想要买手机”的贪心,串习到量了,就去问别人;再串习一定量,拿着手机开始搜;最终串习到量,就去商场购买了。

  所以烦恼会引生后后的身语业,而且必定是不善业。这没什么不确定的,难道烦恼会引生善业吗?绝对不可能。就像具毒性的种子,长出来一定是毒性的苗芽和果实;而毒性的烦恼心态,一定会造作不善业。了知这个规律后,就要停止身语业,不要让烦恼引生语言和行动。

  1.言应暂止。

  首先颂词中讲到“言”“应暂止”,即不要说话。当我有猛烈的嗔恨心、想要骂人时——在还没那么快对治掉烦恼时,先管住自己的嘴,不吱声,这是比较容易做到的;或者干脆远离这个对境,先平静十到十五分钟或更久,让心静下来。当我产生贪心,非常掉举、兴奋,想说话时,也要闭嘴。因为这时说的话就算不是恶言,大多也是绮语、无意义的话。

  我们一定要知道,语言很可能在贪嗔的引发下成为祸端,或是伤害他人、造作恶业的工具,所以这时语言要暂止。

  2.行应暂止。

  在贪嗔状态下引发的身业,要么具有攻击性,要么不庄严,要么不符合因果。所以这时的行为要暂止。

  3.安住不动。

  颂词当中讲到“安住不动,如树一般”。不论狂风怎么大作,大树都是稳稳地扎根在那儿。同样,我也要安稳不动。

  那要停到什么时候为止呢?要停到能控制住自己身语的时候。比如我想骂人,那我就停到已经有理智,可以控制身语之时。就算见到这个人、碰到这件事,也能很柔和、理智地观察、表达自己的想法。停着时要干什么?不是停在那儿就算了,等着这件事过去。而是停下来之后,还要去思惟烦恼的过患,让烦恼逐渐减轻,提起正法的思维,这就是我们停下来要做的事。

  所以,本颂词其实是个窍诀:当你生起烦恼时,第一步先管住自己的身语;第二步停下来去思惟佛法。当你避免了造作恶业,慢慢留出给自己思考的时间,自然就能避免后后的不良后果。

  颂词小结。第一个颂词讲到,在造作身语业之前要观察自己的目的和心态。第二个颂词讲到,正在产生心念时就去观察它,并且控制住自己的身和语。我们会发现,第二个颂词更加细致。前面是已经要做了才去观察,后面是在做之前,刚刚起心动念时就去观察。但它们同时又是相辅相成的,因为观察心念时,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语;而观察身语,又可以察觉自己当下的心念。总而言之,就是要我们提高自制力、觉察力,最后能自由自在地控制自己的言行,从而避免我们经常说的“我就不该做那件事,不该说那句话”。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好的办法是在没做时就把这件事对治掉。

  (本课第二部分:“守护坏毁学处”之三,提防平常之险处)

  我们的身语意经常会处在非常危险的状态中,进而导致自己违反因果律、犯菩萨戒、舍弃菩提心。所以,我们要避免这些险处在自身上出现;或是避免自己的身语意处在这些状态中。万一处在这些危险状态,就要学会去对治。

  【掉举与讽刺,傲慢或骄矜,或欲评论他,或思伪与诈,或思勤自赞,或欲诋毁他,粗言并离间,如树应安住。】

  颂词略释:当内心正在散乱掉举,藐视嬉笑他人,或形露骄慢,在内生起骄矜自负心理,或有批评别人的动机,或心生虚伪,想欺诈他人,甚至想要赞美自己、诋毁他人,或想要粗言恶语并挑拨离间,应该要如树一般安住在正知正念中不动摇,不去做这些恶业。

  以下简述“所断之境”和“对治方法”。

  针对每一个所断对境,我们分别从定义、现状、过患和对治方法四个方面来详加了解。

  1.“掉举”

  (1)定义。

  “掉举”是指内心不稳定的状态。“掉”可以理解为一个东西在我们左手、右手掉来掉去,形容不稳定。比如一个苹果从左手扔到右手,右手扔到左手,晃来晃去,一直在掉动。其实是指我们的内心东想西想、胡思乱想,一会儿想着要听课,一会儿想着睡前要敷个面膜、吃点东西。总而言之,上课时我们的心缘在各种法上掉来掉去、很不稳定。“举”就是高举。就像我们手里拿着某个物品外扬、高举起来;我们的心并不是非常沉稳的状态,它是举起来的,东想西想,一直在跳跃。所以,“掉举”就是我们的内心缘于各种所缘境胡思乱想、动摇、不稳定。它刚好和昏沉是相违的。

  “昏沉”就像我们睡觉之前的那个状态,内心已经昏昧了。“昏”就是指所缘境已经不明显,“沉”就是往下沉。“掉举”的心是举着的,在那儿东想西想;“昏沉”的心就是慢慢沉睡下来。

  我们经常说“头昏了,没想清楚”,这时听课也听不清楚了,看书时两个字都打架了,总之所缘境已经不明显了;掉举是掉来掉去、想东想西,所以二者刚好是完全相违的状态。

  (2)现状。

  为什么此处要说掉举和昏沉?因为这是我们很容易、经常出现的状态。比如说你坐在办公室里,想一想今年的工作总结、计划,再想想今天要做的事儿、要吃的饭、回家要买的菜,几乎把全世界都想完了,这就是非常明显的掉举状态。有时坐在那儿发呆,也是想东想西地想了很久,一刹那都没停过,这就是我们现在的状态,心一刹那都不愿意停下来。

  (3)过患。

  一是障碍我们闻思修佛法;二是障碍禅定的修持。

  试想:我们的心经常东缘西缘地胡思乱想,这样能安安静静地听课吗?不可能。进一步,能静下来思惟佛法吗?更不可能。打坐修持时心猿意马,那么闻思修的智慧就会被障碍。更重要的是,它也是禅定修持的主要违品,所以在修禅定时要对治掉它。

  (4)对治方法。

  修持禅定。前几堂课我们讲过,上师仁波切在《透过法佛看世界》中列举了几种方法:一是观静止的物体,比如念珠或佛像;二是华觉江措活佛传授给上师的窍诀,观想和上师的心融为一体;三是观察自己的意念和出入息。

  关于第三种方法,上师在文中讲道:“以调息的方法修寂止,只需把意念轻轻地放在呼吸吐纳之上,了知即可,不必刻意控制。出息知是出息,入息知是入息,息短知息短,息长知息长,息暖知暖,息冷知冷,保持觉察和专注,呼吸自然而然就会轻长,杂念也会慢慢减少。”

  如果我现在问师兄们:你知道自己现在是入气还是呼气吗?可能师兄们会想一下,但想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个“当下”了,我们的心已经散乱到一定程度,常常没有办法觉知自己是入气还是呼气,所以要多观察自己的呼吸,让自己的心慢慢地专注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我们在行住坐卧时都可以行持。

  2.“讽刺”

  (1)定义。

  用比喻、夸张等的语言、手法去指责和嘲笑对方。我们以前理解的讽刺可能就是语言上的,其实它还可能是身体的动作、眼神等。举例来说,我们看到一个人很胖,就对他说:“哎呀,你真‘瘦’!”这是一种讽刺。还有一种方式是拿双手去比比自己的身形和他人的身形,对方瞬间就感受到这是在讽刺他很胖。所以不一定要说出口,有的时候行为已经是在讽刺或嘲笑对方了。

  讽刺是由什么心态引发的呢?除了善知识为了调化众生的特殊示现外,绝大部分的讽刺都是由烦恼引发的。不论是想要娱乐别人一下的贪心,还是要报复别人一下的嗔恨心,或是由无明愚痴心养成的习惯,都是由烦恼引发,都是需要断除的一种恶业。

  (2)现状。

  我们觉得自己不会讽刺别人,但有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把讽刺别人当作一种能力,只是我们没有察觉而已。比如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经常会说:“呀,你说的这是什么呀?真不知道你这么多年的书是怎么读的!”这就是一种讽刺了。或者说:“诶,你平常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我们经常把这种看似伶牙俐齿,一举揭穿别人弱点的话语当作一种能力,这就落入讽刺的状态中。

  (3)过患。我们大致归纳为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有损于口德,会折损我们的福报。

  第二个方面,会令他人伤心。再坚强的人、再好的朋友,讽刺的语言说多了,也必定会令其伤心的。

  第三个方面,由于习惯性地讽刺别人,我们会习惯性地观察他人的过失、轻视他人。讽刺他人时肯定利用其弱点,不知不觉中已经养成了观他人过失,轻视他人的习气,所以一定要断除。

  (4)对治的方法。

  将心比心。首先想一想,自己不愿意听到的话,别人也不愿意听到,所以要注意自己的语言。接下来,在讽刺他人的时候要看看自己。说他人胖的时候,自己不比别人瘦多少;说他人没能耐的时候,自己要是有能耐早就该解决好这件事情了。所以当我们看到他人的过失时,应该反观自己的过失。

  另外,多看他人的优点,尽量说赞叹语、柔和语也能对治讽刺的习气。

  3.“傲慢”

  (1)定义:傲慢是指依“萨迦耶见”而生起来的一种法。“萨迦耶见”是我执的另外一个名称。傲慢首先依“我”而产生,因为有“我”,才会有内在、外在的高下、好坏的判断,进而心中高举,生起一种优越感。

  傲慢可分为七种:

  第一种是“慢”。是指与不如自己的对境比,认为自己比他人好。比如我们在路上边看到一个乞丐,觉得自己的日子比他过得好多了;看到长得丑的人,觉得自己比他长得好多了。这就是对不如自己的人生起傲慢。

  第二种是“过慢”。是指认为与自己同等的人相比,自己更为超胜。本来相貌、财富或权力对等,却觉得自己比他更胜一筹,比他有先见之明或者自己总能比他好一点,这就是“过慢”。

  第三种是“慢过慢”。是缘于比自己超胜的对境而生起了傲慢。比如一个大学生只学了一段时间就对他的教授说:“你这一辈子的研究算什么?我四五年的学习就能推翻你所有的研究理论了。”缘于比自己有德行、有学识的人,明明自己比他低下,却生起了一种“我比他好”的心态,这就是“慢过慢”。

  第四种是“我慢”。就是“我执”,为什么把“我执”称为一种“慢”呢?因为本来没有“我”,却认为“我的身心”就是“我”,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不可毁坏、不可侵犯、独一无二的个体,这其实是一种“慢”的体现。所以“我执”又称为“我慢”。

  第五种是“增上慢”。自己本来没有功德,却认为自己有功德。这里并不是指知道自己没有而说有,这是妄语。他是真的以为自己有了,比如打坐修行,明明没有色界天的禅定功德,却误认为自己有。自己本来没有功德,却误认自己有了上上的功德,这叫做“增上慢”。

  第六种是“卑慢”。有一种解释是指自己处于非常低下的状态,有破罐破摔的心态,“我就是这样了,能把我怎么地吧?我就是破罐破摔。”这种把自己的不好当成傲慢的资本,叫做“卑慢”。还有一种解释是“我知道自己不好,但我也知道还有很多人比我更差劲”。本身是“卑”,但觉得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有比自己更差的,也是一种卑慢。两种情况:要么是破罐子破摔,要么是安慰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第七种是“邪慢”。是指缘于相续当中的颠倒邪见而生起来的傲慢。

  (2)现状:真实来进行观察就可以知道,我们的内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处于傲慢的状态,因为傲慢非常难以察觉,随时都有可能认为自己比某一个对境好,认为有“我”存在,或者产生“我就是破罐子破摔”等等的想法。

  (3)过患。

  第一个,难以看到自己的局限性。因为认为自己好才会生起傲慢,所以难以看到自己的过失和局限。

  第二个,难以承认他人的优点,难以看到他人的功德。

  第三个,自己的功德难以产生。我们经常说“傲慢的山顶上留不住功德的水”,就是因为一直认为自己很好,所以功德之水难以融入到相续,功德无法增上。

  (4)对治的方法。

  第一个,并不存在一个常恒一体、独立、绝对的“我”。由“我”不存在,那么以“我”而生起来的“慢”自然也就非常可笑了。本来就没有“我”,哪里来的“我”对“他”的高低、好坏等比较呢?怎么会有较“我”低等、平等、高尚之人可比呢?所以从根本上观察“我”并不存在而对治傲慢。

  第二个就是对治傲慢的修法,比如顶礼、反省、忏悔、赞叹他人功德都是对治傲慢的方便法。

  4.“骄矜”

  (1)定义。

  “骄”是指对自己所拥有的圆满之事,深深地生起了爱著之心,从而生起了优越感,以醉傲为性。

  它可以分为六种:第一种,无病骄,比如“我身体好,所以我骄傲”;第二个,少年骄,“我年轻、我年少,所以我骄傲”;第三个,族性骄,“我种姓高贵,我骄傲”;第四个,色力骄,“我美貌、我有权势、有力气,我骄傲”;第五个,富贵骄,“我富贵、我有钱”;第六个,多闻骄,“我多闻、聪明、学识渊博”。这些是缘自己相续中具有的六类功德(或者其他功德)生起的傲慢,就称为“骄”。

  “矜”,就是自大、自夸、自恃。

  “骄”与“矜”合在一起就是缘自己的功德而生起了优越感。

  辨析骄矜与慢的区别:“慢”是和他人比较之后产生的优越感;“骄”是缘于自己的功德而生起满足、自以为是的傲慢。一个是观待外境,一个是观待自心。我们有时也会把“骄慢”合在一起讲,但其实和骄矜也有所差别。

  (2)现状。

  我们经常会处在这种状态当中,认为自己年轻、美貌而骄傲;或者因为自己有钱而骄傲;即便没有钱,也因觉得自己身体好而骄傲,这些时候,我们就处在“骄矜”的状态中。

  (3)过患。

  生长杂染,是恶业之法。我们想一想,经常处在这种骄傲的状态中而强烈地爱著自己,就会引发后后的恶业。我执越来越增上,自他的对立感越来越强,一切恶业都由此而产生。所以它生长一切杂染。

  (4)对治的方法。

  有很多可以对治骄矜的方法,比如观无常、了知万法唯心、串习空性见等,包括颂词中说的“如树安住”,思惟法理之后安住,也是对治的方法。我们今天以“思惟无常”为例,来讲解一下如何对治我们相续中的“骄矜”——缘自己的财富、美貌、年少而生起的优越感。

  第一,看看这些所谓的财富和美貌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安乐?可以肯定,它确实会带来一定程度的安乐。但是它能不能无限制地给我们带来安乐?不能,它带来的安乐是有一定限度的。假如人生快乐的满分是100分,但实际能达到的也就30分,我们没有能力产生35分以上的快乐感。——不论拥有多少财富和青春美貌,也只能带来部分的快乐感,无法解决最根本的问题。剩下的那百分之七十生老病死的种种痛苦,财富和美貌都没有办法解决。

  第二,财富、美貌、年少、健康全都会变(坏),它一定会随着因缘而转变,它是一种变坏的体性。

  第三点,如果我们对此过于执着,当它们变化时,我们的相续就会产生极大的痛苦。比如对自己的美貌过于执着,脸上长个痘痘都会非常难受,由于内心难以堪忍甚至会去整容。当它存在时我们执着它,它们的变化就会给我们带来痛苦,而这些苦远比这些乐大得多。由此可见,财富、美貌本身并不可靠,都是无常迁变的体性。所以我们不要过于执着,而应通过如是思惟去对治它。

  5.“欲评论他”

  (1)定义。

  指对他人评头论足,说过失、说功德等等。

  (2)现状。

  我们经常会处于这种状态,在与朋友家人聚会的时候,我们总会拿他人的家长里短来消遣娱乐。比如过年回家把张三李四、邻里邻外都要评论一番,把和自己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情,甚至人家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也评论一番。这对我们完全没有好处,是我们习惯性的消遣而已。

  (3)过患。

  其实我们所说的大部分都是绮语,如果说了他人的过失就是恶语,或者会造下其他的语恶业;进一步观察,这些语言会令我们的心过于散乱;看似热闹地评论他人,最后却成为自他造下恶业之根源。

  (4)对治的方法。

  我们要经常观察自心:我为什么要去评论他人?为什么看到他人的那么多过失?认为他人有过失代表自己也有同样的过失,如果内心清净就不会看到他人的过失。

  6.“伪与诈”

  (1)定义。

  “伪”指虚伪,表里不一;“诈”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功德或者是想要得到一些好处,而说花言巧语。内心以隐藏过失、欺骗他人、得到利益等烦恼为引发点,而做出欺诳他人的语言和行为就叫做“诈”。

  (2)现状。

  有人会说:“我很真诚,一点不虚伪,一点不狡诈。”那就来看我们会不会经常隐藏自己的缺点呢?会的。明明知道这个是缺点,也知道这样做会有坏处,别人会不喜欢,但我还是要包装掩饰一下去做。想包装掩饰这本身就是虚伪,通过欺骗他人来赢得信任夸赞就是欺诈。其实我们会发现自己经常处于这种虚伪的状态中,只不过难以发现而已。

  (3)过患。

  真实来进行观察,欺诈是违背善恶的因果规律的,最终只会欺骗自己。我们依靠非法手段得到的一点利益终将会消失,而且以此造下恶业。进一步来看,虚伪狡诈无非就是想攀权结贵、得到利益,可世间的利益真的是依靠攀权结贵得到的吗?不可能的。真正靠的是能力、福报和善根。

  (4)对治的方法。

  我们要思惟贤善的人格重要性。贤善人格是世出世间一切善的基础,我们要断除虚伪狡诈的行为,做到真正善良和真诚。

  7.“自赞”“诋毁他”

  (1)定义。

  “赞”就是赞叹自己,“毁”就是诋毁他人。通常都会把自赞和毁他放在一起来讲,因为它们几乎是同时存在的,自赞就在间接地贬低他人,贬低他人的同时就是在自赞。

  (2)现状。

  比如我们说:“唉!那个人真不应该做这种事情,真是不太好,是违背戒律的。”潜台词是“我知道因果,我如理如法”,这就是在自赞。或者我们会这么说:“虽然我有很多过失,可是我对上师是有信心的。”这里的潜台词是对方没有信心。之所以有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因为我们难以认清自己的相续,才会认为只是赞叹了自己,没有诋毁他人。可我们在赞叹自己,其实就是出于宣扬自己、贬低他人的目的。所以,自赞和毁他几乎是同时的,只是侧重点不同,具有连带效应。依靠贪、嗔、痴的三毒中的任何一种烦恼都会引发自赞毁他,而我们的自相续一旦处在贪嗔痴的状态,造语恶业是很容易的。

  (3)对治的方法。

  方法之一是思惟这是违犯菩萨戒的行为。在《梵网经菩萨戒》中明确讲到,菩萨本应代受一切众生的恶事,代受一切众生的诽谤和侮辱,而把一切好事布施给他人,赞叹他人的功德;可是现在反过来宣扬自己的功德,隐藏他人的功德,宣说他人的过失,这就是菩萨的波罗夷罪。[注]什么是“波罗夷罪”呢?翻译成汉语就是“断头罪”,指根本罪。所以不能依恶心去自赞毁他,如果偶尔犯下要尽快通过忏悔来修复清净。

  8.“粗言”

  (1)定义。

  “粗语”简单来说就是辱骂他人、令他人受困扰的语言。这种语言只要说出口,他人听懂了,不论他有没有生起烦恼都算是过失。也就是说只要他人听懂我们在骂他了,不论他生没生气,粗语的恶业已经犯下。

  (2)过患。

  会有非常严重的果报:第一,经常听到别人骂我们;第二,自己的语言会引发诤讼。在《百业经》中会看到恶口骂人是跛子,自己五百世中变成跛子的公案。我们经常会说:“哎,你笨的像猪。”那我们就要小心,有可能就会五百世做猪,这是《百业经》中明确讲到的。

  (3)现状。

  粗语也是由三毒引发而产生,我们平常或习惯性地说或偶尔去讲,细心观察会发现都比较容易犯。

  (4)对治的方法。

  法王如意宝在讲《百业经》的时候再三地教诫我们,一定要思惟过患而断除语业,尤其是在不小心的情况下骂别人是猪啊狗啊,给人家起外号,或者是由贪心引发说绮语都非常不好,我们要小心谨慎地去断除。

  9.“离间语”

  (1)定义。“离间语”就是挑拨离间的语言。以挑拨离间为目的,对本来关系非常好的两个人通过语言进行挑拨,只要对方听懂了,不论有没有挑拨成功,语业都已经造下了。比如说两个人很好,我挑拨他们,他们很聪明听懂了,但是没有受到我的挑拨影响,可恶业已经犯下了。

  (2)现状。挑拨离间看似是一件需要筹谋的事,可是我们经常都会做。因为我们有嫉妒心,看到别人关系很好,我们很嫉妒,于是就会说:“你都不知道他背着你说了什么。”这就是挑拨离间。有可能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就已经说出来了,有可能是因为嫉妒,自己也想获得好的关系。

  (3)过患。最严重的离间语就是破坏和合僧,挑拨僧人间的关系,这是非常可怕的!而我们也要知道,挑拨他人的关系最后感得自己所有亲友的关系都不友善的果报。

  (4)对治的方法。在说离间语的时候要及时对治。思惟其过患,如树安住而对治它。

  总的对治方法,对应颂词“如树应安住”。当我们要有以上行为的时候,当暂停心念或恶行,思惟对治之法,如大树般安住。

  颂词小结。通过这段颂词我们了解到,任何一种烦恼都非常容易引生后后的恶业,导致我们失坏菩提心、违犯菩萨戒,这是非常危险的。我们要把它们记下来,用佛法一个一个去对治。至少在发现它的时候要如树一般安住,不要再引生后后的相续,在安住的时要通过思惟将烦恼对治掉。

  【实修小贴士】

  请大家细数自己听课以来的收获,并观察对自己有什么利益。就以今天这堂课为例,我们会发现,原来我们的心经常处于傲慢、骄矜、自赞毁他、评论他人,或者是贪、嗔、痴的状态当中。我们了解了这么多与佛法相违的行为方面的过失,以及这么多的对治方法和利益,这本身就是一种收获,要对于自己的成果生起随喜之心。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当觉得已经忍无可忍之时,寂天菩萨教导我们应该怎样调整自己的身语之行?

  2.自赞毁他真的不好吗?平时我们有这样的心态吗?该如何对治?

  3.为什么说傲慢是难以发现的烦恼之一?观察自己平时的哪些行为是傲慢的体现?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