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四十一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是一部非常好的论典,如果能够依照里面华智仁波切所说的内容,按部就班地修行,我们就可以在一生当中,把自己凡夫人的相续改造或者提升成为圣者的相续,帮助我们真正从轮回中获得解脱。所以,大家应该非常重视这部论典,并且在听闻之后,要反复思惟里面所讲到的内容。

  本论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暇满难得”中讲到人身非常难得,而且具足八种闲暇、十种圆满的人身,可以用来修持佛法。“寿命无常”中讲到,虽然有了暇满人身,但是这样的人身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失去,所以在有生之年,我们要抓紧所有能够用于修法的时间来修法。“轮回过患”告诉我们,不管是在善趣中享受短暂的安乐,还是在恶趣中不断受苦,总的来讲,整个轮回就是苦的本性。

  基于轮回是苦,我们会想:苦如果是果,那么它的因来自哪里呢?如果改变了因,会不会仍然获得苦果呢?

  如果我们改变了任何一个事物的因,在事物不断逐渐发展演变的过程当中,在因缘和合的时候,当然就能够向着善和好的方面发展。因此,如果我们去造作解脱的因,就会成就解脱的果;如果不断去造作有漏的善法或者纯粹的恶业,就只能是到轮回中反复投生、感受痛苦了。所以,既有解脱的因果,又有轮回的因果,对每个人来讲,因果不虚的道理都非常重要,学习“因果不虚”也非常有必要。

  因果不虚分三:丁一、所断之不善业;丁二、应行之善业;丁三、一切业之自性。

  所断之不善业分三:戊一、身恶业;戊二、语恶业;戊三、意恶业;戊四、十不善业之果。

  身恶业分三:己一、杀生;己二、不与取;己三、邪淫。

  己一、杀生:

  十种不善业中,杀生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恶业,会让我们生生世世在地狱中感受痛苦,所以,华智仁波切首先就从戒杀开始说起。

  正文中说:【从此之后,女人每次回娘家的时候,家人也一定要杀一个众生来款待她,而且亲友们在宴请她的时候,如果摆上其他的食品,这个狡诈女人好像一点也不满意,似乎不会张开嘴动动腮来吃,假设宰杀一只肥肥的羊,将羊的胸脯、肠子等放在她的面前,这时候再看红面罗刹女,二郎一跷,掏出小刀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女人回到娘家之后,仍然是令自己家人造作恶业的源泉。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当女儿回到自己母亲家的时候,母亲因为非常怜爱她的缘故,会摆上非常丰美的食品来款待她。而如果在食品中,没有刚刚宰杀的动物的新鲜血肉,这个狡诈的女人就不会坐在那里吃,似乎不会吃东西一样。如果把非常鲜美的食品(动物的血肉,此处假设为“一只肥肥的羊”)放在她面前,她就会像红面罗刹女一样,跷着二郎腿,用小刀开始吃起肉来。回到家里,她非但没有帮助亲人造作善业,反而促使亲人为她造作了很多恶业——因为家人如果不摆上新鲜血肉,她就不会吃,所以家人只好随顺她的意愿,杀动物来做美味的新鲜血肉给她吃。所以,她回到家里,没有给家里带来安乐和吉祥。

  表面上看起来女人很温顺,或者很调柔,或者心地很善良,但没想到,在造作杀业方面,不比男人差多少。因为女人要吃这些食物,家里人就会为她做,大家是在共同造作一个恶业,因此每个人都会获得这个恶业的果报。

  正文中说:【第二天,背着血淋淋的全牲肉,好像猎人返家一样回去了。每次回家都是空手而来、满载而归,真比猎人还厉害。】

  女人从母亲家回自己家的时候,会携带很多动物肉(“全牲肉”指牛羊肉腔)回去,作为食物来享用。如同猎人去山林里打猎的时候,如果能够很幸运打到猎物,也是这样扛着猎物回家。由此看来,两者相比没有太大区别。有一点区别在哪里呢?猎人不一定每次都能打到他要打的猎物,比如在猎物没有出现或者运气不好的时候,他就打不到猎物,此时从山林里返回家的时候,就只能空手而归。但是女人每次回母亲家,家人都会为她宰杀牲畜,所以每次都能背着血淋淋的肉回自己家。华智仁波切这里说,这样的女人“真比猎人还厉害”。

  我们作意观想一下。我们总是认为猎人很凶狠,背着长枪或者带着很多捕杀猎物的工具,到了森林当中,恶狠狠地盯着动物,一点都不心软地开始猎取动物,把它们宰杀了带回家。同样观察,女人虽然没有像猎人一样的行为,但是最终结果却比猎人还要凶狠,还要罪加一等,因为她每次都会拿着血淋淋的动物血肉回家。

  此处也给我们一些启发,就是所有的旁生众生也都是热爱自己生命的。如果拿钱和命相交换,都是宁可牺牲钱,也要用钱买回命。对于旁生来讲,也没有什么特别执着的东西(人类可能还会执着有一套豪华别墅、有一辆高级轿车等等),唯一只有自己的生命。失去了生命,就失去了所有一切。所以,旁生特别珍爱自己的生命,就像人类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不愿意无辜地被人类杀害。我们可以对比来想,人类和旁生,也许在身体的形态、皮肤的颜色以及行走的行为等方面有一些区别,但是从可以感知的心来讲,苦乐感受是完完全全相同的,人类感受安乐的时候,动物也同样感受到安乐。比如在冬天,我们觉得晒太阳很暖和,可以遣除冬天的寒冷。同样,动物在冬天也喜欢懒洋洋地在太阳底下晒,觉得这样很享受。

  所以,我们应该将心比心。跟动物相比,人类不愚痴,有智慧。这种智慧应该用在什么方面呢?如果只是为了自己一个人获得安乐,是不是范围太狭窄、心胸太狭隘?我们应该把自己的心量扩大,自己不愿意感受的痛苦,也不要强加到其他旁生众生身上。我们自己最不愿意感受什么痛苦?首当其冲的是死亡的痛苦。所有众生,包括人类,都不愿意感受死亡。例如,如果生了病,就会赶紧去医院治疗。为什么?就是怕因为病而死亡。如果长了肿瘤,会为了保命,赶紧去把肿瘤切除。由我们自己,应该推及到一切众生。所有众生都珍惜自己的生命,感受苦乐的心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在爱护自己的时候,也要爱护所有众生。

  《生命这出戏》中说:人不是非要靠杀害其他众生才能活下去人类有各种各样的谋生方法,不用非得依靠杀众生,然后吃它们的血肉才能活下去,有很多清净的食物可以提供给人类吃。我们也有非常聪明的才智,完全可以不依靠杀业为生,有其他可以清净养活自己生命、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有人说,人是万物之灵,认为人比其他形式的生命更高级。《生命这出戏》中说:人的优越性应该体现在他不仅能利益自己,也能饶益其他生命,而不是为了口腹之欲或者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去伤害众生,造下深重的恶业。我们观察自己是不是一个真正有智慧、有慈悲心的人,或者普通一点说,是不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就要看我们愿不愿意去帮助别人。造作恶业,唯独给自己和众生带来伤害,没有任何好处。有人可能说:“在杀生的时候,我获取了动物的血肉,吃了之后,身体的确好多了,显现上也非常有劲,办事能力也强。”也有人在吃完肉之后,心情也觉得好了……这些现象都是暂时的。为了自己一时的快乐,背后却去造作了那么多严重的拖着我们下地狱的恶业,将来恶果不落到我们自己身上,又会落到谁的身上去感受呢?果报必定是由我们自己来感受。

  所以,千万不要为了自己一时的享受,或者以愚痴的见解乃至于邪见摄持,去杀害众生的生命。杀生对任何众生都没有好处,唯独对自他二者都带来伤害。

  正文中说:【那么,儿童们又是怎样造杀业的呢?这些小朋友在游戏玩耍的时候,在看见或者没看见当中所杀的生命,数也数不清,甚至在夏季手里拿牛鞭或皮鞭等抽打大地的时候,打死的含生也是不计其数。】

  小孩会造与他本身能力相应的杀业,如果让小孩去杀一头非常庞大的牛,他就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但是,无始以来造作恶业的同行等流果,会让小孩在这一世中喜欢无缘无故地去杀害一些众生,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杀害这些众生,只要见到这些小动物,就想去把它们杀死。所以,儿童没有远离造作恶业的因缘,如在玩耍的时候,不论是以贪心、嗔心、痴心,乃至于在无记的心态当中,都会造作很多杀业。

  我们回忆一下,我们小时候有没有做过这样例如烧蚂蚁窝、蜂窝、钓鱼、用炮仗炸小青蛙、小鱼的事情。那个时候有可能只是在玩耍,但是现在去回想的时候,实际上在自己不经意之间就断除了其他众生宝贵的生命,让它们遭受了无量无边的痛苦。如果自己曾经做过,就要好好地忏悔。

  另一个方面,作为父母来说,如果父母亲没有对自己的孩子进行戒杀、放生、吃素的教育,孩子就很有可能被以往所造作的恶业力牵引,在这一世也非常喜欢造作恶业。如果大人没有及时去制止、管教他,没有帮助他往好的地方发展,那么,就在一刹那一刹那、一件事一件事当中,的确就给这个小孩的将来埋下了苦的种子。所以,父母应该对孩子从小就做戒杀、放生的教育,从小就培养他们的慈心、爱心等。只要发现孩子在杀蜻蜓、蚊子、蚂蚁、蚂蚱、青蛙、小蛇等小旁生,都应该及时制止。应该教导他:我们不愿意感受的痛苦,这些小旁生们也不愿意感受;我们想获得的安乐,它们同样也在寻找。对孩子做这样最基础的教育非常重要,我们都想让自己孩子好,让自己孩子的将来幸福安乐,所以要注重去培养孩子相应的因。

  在无垢光尊者所著的《窍诀宝藏论》中,讲到了恒常念诵发愿文之六法,这是我们恒时都要念诵的愿文,包括六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大愿:“愿我乃至生生世世中,获得具足七德之善趣。”

  愿生生世世都投生到善趣中。

  第二大愿:“愿我出生立即遇正法,具有如理修持之自由。”

  我们也要如是发愿。如果我们这世没有从轮回中解脱,来世就会还在轮回中投生,此时应该选择一个好的环境投生。这一世如果我们发下这样好的愿,由愿力牵引,在来世就可以真正投生到善趣中修持正法,获得解脱。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通过一世修行获得解脱(如有的人修得很好,临终时就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有的人即生中成就大圆满果位),必定会有人来世仍然要在六道中转生,因此与其任其发展,不管来世的后果,倒不如选择一种很好的投生方式。

  “愿我出生立即遇正法”,愿我从母胎里一出生,就能够遇到殊胜的正法。“具有如理修持之自由”也非常重要,有的道友虽然遇到了能够帮助自己解脱、去除烦恼、断除轮回的殊胜佛法,但是却没有修行的自由,受家人的约束、管制,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和同事的嫉贤妒能等等,顶着各种压力。但是不管怎么样,既然遇到了正法,我们就要努力修持,因为我们走在正确的解脱之路上。

  为了解脱,即使付出再多的辛苦和汗水也非常值得。前面也讲到,我们在三恶趣中生生世世受苦的时候,流过的血、喝过的铜汁简直无法计数,因忧伤而流过的泪,也是以海水量都无法衡量。但这些痛苦,我们都是白受了,因为没有一样能够帮助我们解脱。而在这一世,虽然没有非常方便、自由的环境来修持佛法,但是我们仍然要走修行之路,每付出的一份艰辛和努力,都会成为我们将来解脱的资粮。因此,我们要经常发此大愿:“出生立即遇正法,具有如理修法之自由。” 

  第三大愿:“愿我能令上师生欢喜,日日夜夜之中行正法。”

  前面讲过,要依止上师,才能够真正获得解脱,没有一个人是通过自力而获得解脱的。所以,愿我一生中能够令上师生欢喜,并且每日每夜都能够精进地行持善法。

  第四大愿:“愿我悟法后修精华义,彼生越过三有之大海。”

  即生能够出离轮回。

  第五大愿:“愿我能为众生传妙法,成办他利无有厌倦心。”

  不但为了自己解脱,更要为了一切众生都能够获得解脱,努力传播、传讲殊胜妙法。而且从心力上来讲,在度化任何一个有缘众生的时候,都不产生厌烦之心、疲厌之心、退怯之心,这样就能保证我们在解脱道路上走得更长久。

  第六大愿“愿我能以无偏大事业,令诸有情一同成正觉。”

  这是一个根本大愿:愿我能够以佛陀的事业来利益所有众生,使他们都能够成就佛陀的果位。

  以上讲到了我们要恒时发的六个愿。

  后面讲道:“恒时持诵此六发愿王,福德功德无量等虚空!”

  下面接着宣讲本论。

  正文中说:【可见,我们这些人有多么残忍,就是这样以杀生的事务来过日子,简直和罗刹一样惨无人道。】

  前面讲到了女人是如何杀生的,儿童又是如何杀生的,上节课也讲到,男人同样也是不断在造作杀业。所以,不管是男人、女人还是小孩,均会在不同的因缘前提下造作恶业。不管你的理由是为了生活、工作、养育、娱乐,还是为了暂时的安乐等等,只要是以造作杀业来满足以上目的,就是在造作恶业之因。如果不转变它,沿着这样的因,就会成熟下堕恶趣的果。华智仁波切在此处说,人类太残忍了,整天以杀生来过日子,从来没有厌烦过,跟罗刹简直没有任何差别。有的罗刹还不会杀害对自己有恩德的父母亲,但是,因为以前因缘果报成熟,在人间有丧尽天良的孩子会杀害自己的父母。

  除此之外,我们还会因为什么原因造作很多恶业呢?比如,在婚丧事、生日、聚会、孩子出生满月的时候,我们都会聚会庆贺。在每一次我们自认为很安乐、很幸福的聚会背后,都是以众生的生命为代价造作恶业而圆满。所以,了知了背后的因因果果,我们真的就不会再贪图表面上的舒适和安乐了。我们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小孩或者亡人,在一起聚餐的时候,造作了很多杀业,这对所有人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应当立即断除。比如,为超度亡者,杀害生命献给你认为的“天尊”,或者杀一条生命祭祀在亡人的灵位前,实际上都只是给亡人带来更大痛苦,让他的前途更加黑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好处。

  《大智度论》中云:“好杀之人,有命之属皆不喜见;若不好杀,一切众生皆乐依附。”就是说,一个喜欢杀生的人,所有有生命的众生都不喜欢见到他,会打老远就躲着他。比如,当旁生见到猎人或者杀业比较重的人时,都会吓得赶紧逃跑,或者睁大恐怖的眼睛,远远地看着。而一个非常慈悲的人,所有众生都愿意亲近。比如,以前驻山修行的一些大成就者们的慈悲心修得非常好,老虎、狮子等猛兽来到他们面前也会非常驯服,愿意坐在他们跟前,听他们讲相应的法。好杀之人本身有什么样的痛苦呢?他们今生后世都会感受种种的身心苦痛——不但心灵感受痛苦,身体同样也感受痛苦。这里引用了《大智度论》的教证,来说明我们应当逐渐断除杀生之心。

  《生命这出戏》中说:“它们没有犯什么错,很多动物将自己的一切都贡献给了人类:奶、蛋、力气等,可是人却等不到它们自然死亡就迫不及待地要夺取它们的生命,喝它们的血、吃它们的肉。”旁生对我们真的是非常有恩德,比如,鸡不断地下蛋,人们通过吃鸡蛋来补充身体的营养;奶牛一辈子为人类产奶,提供到各个地方,满足人类的需要或者由工厂加工成奶粉等等。当牛还有力气的时候,我们会让它卖力地给我们耕地;当马还走得动的时候,我们会让它驮很多东西、帮我们搬家等等。这些动物的确为人类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我们在动物身上真的是榨取了很多。可是到最后,人类都残忍到不等它们自然死亡,就迫不及待地夺取了它们的生命,吃它们的血肉。华智仁波切说,这样的人类众生跟罗刹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一样的惨无人道。知道了杀生过患之后,如果我们不想成为和罗刹一样惨无人道的人,就要尽量避免造作杀生恶业。

  正文中说:【母牛,一生为人们所使用,为人类提供牛奶,如同父母亲一样养育我们,可谓恩深似海,可是我们又是怎样对待它们的呢?就是将它们杀了,喝它们的血,吃它们的肉。想到这些,人类简直比罗刹更狠、更恶。】

  此处讲到了母牛、人类、罗刹三者的比较。

  第一,母牛。母牛在一生中以产奶等方式利益人类,提供乳汁,帮助人类生存下去;从奶中还可以提炼酥油、奶渣等,也可以帮助人类生存。从这个角度来讲,母牛活着的时候,对人们恩深似海。如果一个母亲没有奶水,她的孩子可以通过喝牛奶活下来。所以,对于人类来讲,母牛的恩德真的非常大。

  第二,人类。人类却相反,没有那么慈悲,不会念及母牛曾经给予过自己这么多的恩德,反而会在它们老了或者认为它们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采取各种各样残忍的手段杀害它们。杀死之后,不管它们的神识是否已经离开身体,有没有感受,就立即开膛破肚,取出内脏,把肉从骨头上剔下来,喝它们的血,吃它们的肉。人类是相当残忍。

  第三,罗刹。人类比罗刹更凶狠,因为有些罗刹不会去杀害对自己有恩德的有情。

  我们反思一下:人身本来可用于解脱,如果我们造善业,就从轮回中出离了;但如果造作恶业,就只能在轮回中越陷越深。就好比水,它能够载船,也能够覆船。《生命这出戏》中亦云:“同样是一段生命,用在行持善法上,就会为自己积累福报,走向更加光明和安乐的去处;用在造恶业上,就会把自己推入黑暗和痛苦的境地。”我们每个人都想获得安乐、幸福、美满的生活,那么应该如何做呢?我们要从源头上入手,从因上入手。也就是说,我们要行持善法,如此就会无形中增加自己的福报,越来越走向光明和安乐。相反,如果我们不明白取舍的道理,不知道造恶业会让我们更加痛苦,肆无忌惮地造作恶业,只能把自己推到黑暗和痛苦的境地。

  用人身造作恶业,是一个非常令人痛心的恶性循环。《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讲到了一类人,他们的职业并不轻松和体面。“如果你去过屠宰场或者市场的水产畜禽区,你一定会对那里的残酷血腥、肮脏恶臭留下深刻印象,在那里站上一会儿,你大概都会受不了。”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到了菜市场的水产家禽区,那些被宰杀的鱼、鸡、鸭等的血腥味,会熏得人的眼睛睁不开,头也感觉疼,多呆一会儿都不愿意但是,“想想那些以杀生为业的人,他们可是成年累月在那种环境里生活。他们忍受如此的折磨,目的却是为了不停地造恶,而造恶的果报是更惨烈的痛苦。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恶性循环”。大家想一想,会特别庆幸自己不是那个正在屠宰场里真正动手杀生的人。但是,我们要更深一步思惟:虽然我没有在屠宰场里做杀生的职业,但是我曾做了多少见作随喜(别人杀生我随喜)的事情,做了多少支持别人杀生的事情,做了多少教唆他人去杀生的事情呢?如果做过这些恶业,就等于造下了杀业,果报肯定和杀生一样。他们在菜市场里不断造杀业所要感受的痛苦果报,我也会同样感受。我们不能“五十步笑百步”,总觉得屠宰场里面的人在造杀业,我没有造作那样严重的杀业。

  我们反思自己内心的时候,会发现每个人都造了不少杀业。前面华智仁波切说,从儿童起就开始造作杀业,长大以后,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多多少少都会造作杀业。我们都经历过儿童期,因为不懂得因果,小的时候会造作很多杀业。除非接受过佛法教育,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杀生的过患,不去造作杀业,从而杜绝了相续中的杀生恶业。但是,有多少人能够在一出生就真正遇到正法,就明白“杀生有过患,杀生给众生带来痛苦,我要杜绝”的道理?在我们小的时候或者不知道道理的时候,已经造作了那么多的恶业,我们现在要励力忏悔。

  我们要重视因果,无论如何,没有一个人能够摆脱业因果的规律。佛陀给我们讲业因果的规律,既然我们说自己是修习佛法的人,就要断恶行善。《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佛法中最为可贵的是解脱轮回、直指实相的教法,但并非人人都以解脱为人生大事,也并没有很多人能领受解脱之教。”佛法可以帮助我们直指心的本性、解脱轮回佛虽然给我们讲了最好的法、最好的道,只要去修,就可以获得解脱。但是,很多人并不能够真正领受佛陀所说的教法,并且依教奉行。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尽管如此,修习佛法尤其是业因果之理,仍然能带来实际的益处。业因果是世间现象的基本原理,若置之不理,言行与自然的规律相违,只能是自招损毁却不知所以然。”业因果的道理能够帮助我们获得解脱,只要按照正确的业因果道理行持,去造作解脱之因,我们就能够获得解脱。即便在这一世没有获得解脱,这世所行持的善法,也能够让你来世在善趣中感受安乐。投生在善趣中,就有心力和余力修持正法,尤其是如果转生为人,就更有能力修持正法了。所以,我们应该珍视因果道理,让自己断恶行善。因果道理是世间万象的真理,不管你是知道因果道理去做事情,还是不知道因果道理去做事情,都会如是因,结如是果,会有真实不虚的结果让你感受。如果我们的言行与自然规律相违,去造作恶业,自己造了恶因感受痛苦,却不知道痛苦是因为自己以前造作的恶因感召的,非常可悲。因此,在了知业因果道理之后,我们要断恶行善,尤其注重不能杀害任何众生。

  下面讲到念母恩的情况。《生命这出戏》中云:“如果将南瞻部洲的泥土捏成枣丸大小,这些泥团也有被数清楚的时候,而众生互为母子的次数却无法数清楚。”《亲友书》中亦云:“地土抟成枣核丸,其量不及为母数。”没有一个众生未曾做过自己的父母,所有众生,大大小小地数、一个一个地看,乃至我们身边每天人来人往的人——大马路上走的人也好,坐一辆公交车的人也好,在公园里见到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人,甚至身边的旁生,如猪、狗、牛、马、猫、兔子、蚂蚁、蜻蜓等,都无数次地跟自己互为母子。想到这里,我们会舍不得去杀害任何一个众生,会想:它曾经做过我的母亲,对我如此有恩德,难道因为我现在有能力,就可以任意杀害它吗?当如此反思的时候,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不会去造作杀业。我们要不断忆念上师们的教言,记清楚这些教言,如此才能够指导我们日常的生活和行为。如果把这些教言忘记了,就会随着自己的业力和习气去行事,唯独只是给自己带来痛苦而已。

  《生命这出戏》中说:“人间做父母的常常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东西都留给孩子。动物也是这样,即使是老虎这样看起来很凶猛的动物,不管自己多饿,找到了食物都会先给孩子。”我们的父母会把好东西都留给我们,同样,旁生也都非常体贴、照顾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们不应当去杀害任何动物。例如:如果杀害了一只母虎,小老虎们就会因饥饿而死。因此杀害了一条生命,就等于连锁地杀害了很多生命。从我们自身的角度来讲,将心比心,也不要去杀害任何众生,因为众生都曾经做过自己的母亲。以前我们投生为老虎的时候,这只老虎也曾做过我的老虎妈妈,对我有极大恩德。当想到一切众生都做过自己的父母时,我们就会爱护所有众生。

  在所有众生当中,我们比较容易接触到的是自己家里饲养的旁生,这些旁生很有可能是自己前世亲人的转世。《生命这出戏》中云:“由于不知因果,父母为了养育子女、顾恋家庭往往造下很多恶业,后世受报转生三恶道中反复感受痛苦。有的转生为牛羊,一辈子为人劳作,到年老体衰干不动活的时候还要被杀掉。”想想这些因为我们的无知而被无辜宰杀的有情,我们的内心是不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呢?对于有缘来到我们身边的众生,一定要善待它们,不要无缘无故地宰杀它们;即便它们快要死了,奄奄一息的,也不要再推它一把,使它尽快死亡。很多父母当初为了养育自己的孩子,造下了很多恶业,由于暂时没有遇到解脱因缘,它们会再次来到我们身边。如果我们将修持佛法的功德回向给它们,让它们跟我们结缘,就会很快获得解脱。所以,我们身边的很多旁生众生都是我们曾经的父母转世来的,我们要善待身边的所有有情。

  这里讲一个公案:以前唐朝有一个居士叫李信,他有一次在冬天骑着一匹马外出,并带着一匹小马驹。当时天气非常寒冷,走了几十里路以后,他因为着急赶路,觉得马走得太慢了,于是就使劲用鞭子抽打这匹马。这个时候马以人语说:“我是你的母亲,因为前世瞒着你父亲,送了你妹妹一石多米,故受此马报。此马驹是你妹妹。我等卖力还债,你何必苦苦相逼呢!”李信听到了,就对这匹马说:“若你真为我母,应认得回家的路。”他把马身上扛的东西取下来,自己拿着。这匹马的确就回到了他的家里。回到家里之后,李信兄弟等人得知此事,极为悲哀。一家人于是另建一间马房,安顿饲养,如似承侍母亲。还常对僧众供斋,为母修福,全家人都精进修行。这匹马与自己儿子有缘,所以转生到儿子身边为马,偿还以前的债。当儿子知道之后,就极力善待自己的母亲,将它安置在一个非常好的地方,再也不让它劳作,直到寿终正寝。

  所以,为了培养自己的慈悲心,一方面要爱护身边的众生,另一方面更不能杀生。《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佛教以慈悲众生、不杀生为首要的修行。吃素可以间接地减少杀生,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很多佛教徒都会选择吃素,实在因为条件所限,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吃肉的话,也是吃三净肉。”《生命这出戏》中说:“有的转生为牛羊,一辈子为人劳作,到年老体衰干不动活的时候还要被杀掉。”作为一个佛教徒,或者一个心地非常善良慈悲的人,会选择吃素,不会喜欢吃动物的血肉。吃素可以间接减少杀生,因为我们吃的少了,所杀害的众生数量就会减少。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很多佛教徒都会选择吃素。如果实在非要吃肉的话,也是选择吃三净肉(不是看见它死的、不是听到它死的、不怀疑是为自己而杀死的动物肉)尊重他人的生命,尊重其他有情的生命,体现了佛教的慈悲和平等。

  什么是圆满的杀业?

  正文中说造杀业的人,如果具足了罪业的四种分支,就必然会圆满感受杀生的报应

  感受圆满杀生的果报,一定要具足四种分支。当四种分支圆满具足之后,圆满的杀生果报就会在这个人的身上出现。

      杀生罪业有哪四种分支呢?第一支是“基”,指有明确的杀生对象,找到了对境。第二支是“意乐”,有杀生的意图,有想杀死他的想法。第三支是“加行”,采取了杀生的行动,付诸实施了。第四支是“究竟”,指造成死亡的结果,亲眼看见这个生命已经死亡,成为了尸体。当圆满这四种不共的因缘时,当事人将完整感受杀生的果报。

  下面具体对这四支进行解释。

  正文中说【那么什么是四种分支呢?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一个猎人猎杀野兽,首先他亲眼见到一个獐子或鹿子等等野兽时,认准了这是某某野兽,这就是明确所杀的对象是众生,也就是第一分支。】

  首先要知道你杀的对境是谁,第一个支分就是要明确所杀的对境。从杀生来讲,所杀的对境是具有心识的、具有命根的众生,当认准了是某有情,明确了对境,就属于圆满了杀生的第一支。这里要区别一点,有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造一个圆满的杀业,如:我本来想杀一头猪,结果因为认错,误杀了狗,这时第一个支分就不属于圆满具足。

  如果杀者是自杀,则只得加行罪,不得究竟罪。《瑜伽师地论》就是以“自杀不得究竟罪”为意趣,而界定杀生事是排除自己的其他有情。

  正文中说然后对这个野兽,生起想杀的动机,这是生起欲杀之意乐,也就是第二分支。

  第二分支是生起欲杀的心,就是明确知道是这只野兽,我也想杀死它。这里要辨别一点,就是要排除杀心以外的心态。比如:本来没想杀死这头猪或者这只狗,但在跟它闹着玩的时候,它不小心被石头砸到,就死了。像这样没有杀心,虽然已经断命,就不属于圆满杀生的第二个支分了。只有真正生起杀心,才属于是杀生的第二支圆满。

  正文中说【之后,猎人用火箭、枪等击中它的要害,这称为加行采取行动,也就是第三分支。】

  第三个分支是加行,即采取行动,源于前面有想杀的意乐,又认准了这个有情,之后会用武器乃至自己的语言咒语等去杀害众生。这里有一个区别,我们不是用刀或者绳子去杀这个众生,而是劝赞死,在旁边劝他说死亡会给他带来安乐享受,别人听后信以为真,就去死了;或者是随喜他做,比如别人去杀生,你非常欢喜、随喜;还有就是派遣他人做,派人去杀生,结果这个人听了你的话后去做了,也属于圆满第三个分支。

  很多无辜的有情,包括猪、狗、狗熊、牛、鱼等,它们不是生来就是给我们吃的,它们有生存在世间的权利,人类没有权利剥夺它们的性命。但现代人杀生的手段各种各样,会采取各种残忍的方式对待众生,如勒死、吊死、烫死、用刀捅死、用棍棒打死等。如果我们没有培养自己的慈悲心,也许将来有一世就会转生为一个操动兵器杀害其他众生的人。由于不知道自己的恶业习气什么时候就会成熟,所以一定要在自己还有修持善法的因缘、有自由权利的时候,让自己的心转为善心,多些慈悲,不去杀害有情众生的生命。

  正文中说紧接着断绝那个野兽的命根,使它身心的聚合瓦解,这叫做究竟绝断命根,也就是第四分支。

  第四分支是断绝了你已经认准、起了杀心并采取了行动的有情的生命,它停止了呼吸、失去了温度、心识离开了身体,身心的聚合瓦解了,彻底断绝了命根。我们来到世界上,也无非是一个身心的聚合,假合的身心让我们在世间存活了这么多年。

  在讲解杀生的四个支分时,虽然是在一条一条地讲,但是做起来的话,可能在一瞬间就会完成。比如到菜市场,可能就直接拿刀切断了鸡的脖子,鸡马上就死了。可见造杀业很容易。对我们来讲,如果不去控制自己的心,不去控制自己的贪嗔痴烦恼,造恶业非常容易。我们一定要在现在有能力的时候,多去行持善法,不断培养自己的慈悲心、菩提心等,一定不要有杀生的行为。

  因为杀生四支如何圆满的内容非常重要,华智仁波切继续用第二个例子来讲解。

  正文中说再拿宰杀被人饲养的一只羊来说,首先主人家告诉仆人或屠夫要杀一只羊时,明确地认知所杀的众生是羊,已经具足了第一分支。】

  第一分支就是已经认准了所杀的有情众生,比如:羊圈里有一百只羊,我们认准了所杀的有情就是现在挑选好了的这只羊,不是别的羊,此时第一个分支就已经具足,称为明确对境。

  正文中说【他们心里有了要杀某只羊的念头时,就说明已生起杀心的意乐,这样就具足了第二分支。】

  第二分支是起了杀心。当真正起了杀心的时候,念头已经具足了。在心念的推动下,就会产生行为。

  正文中说那个屠宰者拿着一根绳子前去捉住将要杀的那只羊,随即把它翻倒在地,再用皮绳将它的前蹄后蹄捆得结结实实,接着又用细绳勒住它的嘴唇等,这就是在采取杀生行动,已经具足了第三分支。】

  第三分支是采取行动。具体采取什么行动呢?通常在杀羊的时候,会拿绳子把羊的前后蹄绑住,接着用绳子勒住它的脖子,让它断气而死。也有用刀杀羊等其他各种各样的杀生方式。不管怎么样,只要身语已经发起行动了,各种各样的行动都包括在内,第三支就已经圆满。

  正文中说这时,只见那个众生带着气息分解的强烈痛苦,内外呼吸都已经中断,瞠目直视,眼泪汪汪,尸体被拽到室内时,这就是究竟断绝命根,已经具足了第四分支。】

  这只羊已经被前面所采取的行为断绝了性命,睁着眼睛,流着泪,内外呼吸已经中断,彻底断绝了性命。断绝命根圆满杀生的第四支。

  接下来主人会怎样对待这只羊呢?

  正文中说:紧接着再看,主人用锋利的刀子剥皮时,那个牲口的肌肉还在一阵阵地颤动,这说明当时能遍的风还没有完全消尽,所以和活着一模一样。

  多么可怕啊!这时羊的外气已断,但内气还没有断,能遍的风仍然在体内运行,它心里感受苦乐以及身体感知外境的能力还和活着时一模一样,但主人却完全不考虑这些。

  正文中说:这时主人又立即将鲜肉放在火里烧烤,或者放在炉灶上炖煮,然后开始大模大样地吃起来。如果想到这些,生吞活剥有情的那些人简直与凶残暴虐的猛兽没有两样。

  凶残的猛兽捕捉到猎物时,马上会去扒它们的皮、吃它们的肉、喝它们的血。比如,老虎抓到一只山羊,在杀死之后,直接就享用它的肉。人们也是一样,他不顾忌刚被宰杀的羊的神识还没有离开身体,仍然有苦乐感受,就直接把羊的肉从身体上切下,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到火上烤、锅里煮,之后就大模大样地吃起来。这种生吞活剥的行为和凶残的旁生没有太大区别。如果我们不断杀生,人类善良的心就会被这些恶行逐渐磨掉、淡化甚至消失。因此,我们不能虐待众生。

  人类不是必须以杀生来维持自己的生活,除了杀生以外,并非就没有其他的生活方式。离开杀生,我们也可以过非常清净的生活,完全可以享用清净的饮食,如蔬菜、水果、豆制品等,来满足身体的需求。食用来源清净的食物,一样能够让我们在轮回中过上所谓的安乐幸福生活。由于内心远离了贪嗔痴烦恼,吃清净的饮食,对培养我们的慈悲心也非常有帮助。《透过佛法看世界》里说:“吃素具备自他二利的功德。吃素不仅对自身有很大益处,还间接起到放生护生的作用,因为吃肉的人少了,动物被宰杀供人食用的情况也就会相对减少。希望大家尽量吃素。”素对人的身体有很大益处,很多科学家也发现,最适合人类的食物就是素食。人的肠道比较长,如果吃肉的话,肉的毒素会长时间停留在肠道而无法排出。如果只是吃素食,就不会产生这些毒素。所以,如果想延年益寿,吃素是首选的方式。吃素还能间接起到放生和护生的作用,因为如果吃素食,会减少对动物的宰杀,少一个人吃肉,多一个人吃素,就会少一些众生被宰杀,旁生就多一份生存的机会。要培养自己的慈悲心,可以从吃素开始。

  《寂静之道》中云:不杀生是佛弟子最基本的戒律,从别解脱戒到密乘戒的所有戒律中,都将不伤害众生的生命作为重要内容。作为佛弟子,首先要做到不杀生。想要守持清净的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就不要去杀害众生,这一点非常重要。

  正文中说:【当前有些人生起杀害某一众生的想法或者口中也说诸如此类的话,虽然他们的杀生行动没有得逞,但是已经具足了知对境众生和生起欲杀意乐的两种罪业分支。】 

  有的人心想:“我没有动手去杀它,杀生的不是我,那么我就跟杀生没有任何关系了。”不是这样的。有杀生的想法,但是在行动的时候被阻止了,没有得逞;或者要杀的动物跑了,所以没杀成;或者想通过咒语去咒杀某个众生,结果没有得逞;或者让别人去杀,结果别人没做成。这些情况虽然没有圆满具足杀生的四支,但是具备了杀业的两种支分:了知对境众生,生起欲杀意乐。虽然不是圆满的罪业,不会感受圆满的果报,但是自相续也已经被罪业所染污。

  如何染污的?正文中说:【尽管没有圆满正行那样的罪业严重,可是如同镜中映现影像一样,罪业已经染污了自相续。】

  由于具备了前面两个支分,即认清了对境、生起了杀心,只不过后面两个支分行为和究竟没有圆满,没有真正采取杀生的行为,没有真正断绝众生的性命,但是杀生的罪业已经染污了相续。虽然没有造成杀生的结果,但这一分杀心的罪业还是有的。

  正文中说:【而且还有人认为除非是自己亲手杀以外,只是唆使别人杀生的人并没有罪业,或者认为虽然有罪业也是微不足道的。但事实上,就算是随喜杀生的那些人也有同样的罪业,更何况是唆使他人杀生的人呢?】

  有的人觉得:“我自己坐在这里,只是动动嘴,让别人去杀,那个旁生是被其他人杀死的,我应该没有罪业。”其实,唆使他人杀生的人,跟杀生者有一样的罪业。如果杀了一个人,唆使者也同样获得杀一个人的罪业;如果杀了十头羊,唆使者也同样获得杀十头羊的罪业。只要是指使别人杀、教唆别人杀、随喜别人杀等,在杀生的人完成这个罪业的当下,一样的罪业就同样落到了教唆者、随喜者的身上。所以,即使觉得自己很体面、很风光地坐在这里,并没有做那些让人看不上的活,比如去屠宰场杀旁生等,但如果随喜别人杀、赞叹别人杀、指使别人杀,在别人圆满杀业的时候,自己也同样获得了圆满的杀生恶业。

  正文中说:【换句话来说,我们必须要明白,凡是参与杀生的每一个人都将得到杀生的整个罪业,而不是杀生这一罪业由许多人平均分配。

  凡是参与杀生的每一个人,都会得到杀生的完整罪业,而不是由许多人平均分配。比如三个人杀害了三十头牛,那么每个人都会得到杀害三十头牛的整个罪业,而不是只得到杀十头牛的罪业。因为四种支分都已经圆满,参与杀生的人都会得到完整的罪业。

  《俱舍论颂》中亦云:“军兵等为同一事,一切人均如作者。”比如,一支部队要上战场去杀敌,在出发之前,所有人在一起发誓,要众志成城地消灭所有敌军。如果这一仗打赢了,杀死了敌军一千五百人,那么在一起发誓的人都会同样得到杀死一千五百人的罪业,就是每个人获得了杀死一千五百人的过失,并不是杀死一千五百个人的罪业平均分到参与的每个人头上。所以,杀生的罪业非常严重,我们千万不要参与其中。

  对于杀生的过患,《大智度论》中云,“如佛语难提迦优婆塞:‘杀生有十罪。何等为十?一者、心常怀毒,世世不绝;二者、众生憎恶,眼不喜见’”。杀生的人经常怀着嗔恨之心,并且生生世世都不会绝断,都是心非常狠毒的人;众生见到他,也不会生起欢喜之心。“三者、常怀恶念,思惟恶事;四者、众生畏之,如见蛇虎”。杀生者心里经常怀着恶念,心心念念都在思惟杀生或伤害他人的事情;众生见到他,都会生起畏惧,好像见到老虎、毒蛇一样。“五者、睡时心怖,觉亦不安;六者、常有恶梦”。在睡眠时,经常心生恐惧,被恶梦惊醒、吓到;在觉醒位即白天时,也会心不安、神不定,比如想打个坐,却不太容易安住在正法境界中。这都是因为以往造作了杀业,我们要励力忏悔。“七者、命终之时,狂怖恶死;八者、种短命业因缘”。由于杀生者一生都在造作杀业,在临终的时候,会处于非常恐怖的状态中,现恶相而死;由于杀生的缘故,今生也会短命、多病。“九者、身坏命终,堕泥犁中;十者、若出为人,常当短命。”这里“泥犁中”指地狱中。由于杀业太重的缘故,死亡之后,杀业会首先成熟,牵引他下堕到地狱中感受痛苦;从地狱业报受尽后出来,作为人会非常短命。我们知道,地藏王菩萨在因地时,为了救自己的母亲,做了很多善事,由于母亲以往造作的杀业太重,导致投生为人后,也很快死亡。

  《生命这出戏》中说:“在清楚地目睹动物被屠杀时的巨大痛苦时,人类本具的善良天性自然地激发出来,但是由于没有更深一层地去思考生命的平等以及不伤害众生的意义,很多人往往在看过之后,心绪渐渐地平复,又开始了习惯性的杀生和吃肉的行为。”在看一些非常惨烈的屠杀旁生的图片或者视频的当下,我们的心情可能会剧烈波动,觉得人类杀害众生实在是不应该,对给众生造成的伤害也很心痛。但是,由于没有更深一层地考虑生命的平等以及不伤害众生的意义,或者因为慈悲心还没有真实地被激发出来,我们的心会逐渐恢复到原先的冷漠对众生没有悲心慈爱心的状态,“又开始了习惯性的杀生和吃肉的行为”。所以,我们要不断培养自己的慈悲心,也可以通过放生吃素培养和串习自己的慈悲心最有效对治以往杀业的办法就是具足四对治力的情况下念修金刚萨埵心咒忏悔罪业,发愿食素,尽力放生

  节课讲到了杀生的过患。如果杀生过患第一,那么,相对应地在所有善法中放生就是功德第一。《大智度论》中云:“诸功德中,不杀第一。”《生命这出戏》中亦云:“佛陀说,一切有为善法中,救护有情的生命,功德利益为最大。”为什么呢?我们可以扪心自问自己最珍爱的是什么,我们不用思考就会说是“生命”,其他众生也和我们一模一样。正因为众生对自己的性命最为执着,所以救护众生性命的功德也最大。

  《楞伽经》中亦云:“为利杀众生,以财网诸肉,二俱是恶业,死堕叫呼狱。”有些人为了利润而杀生,有些人为了买肉而付钱,这两者有同等的罪业,死后都会堕入号叫地狱。

  放生的另一个功德是令诸佛欢喜、上师欢喜。《入菩萨行论》中云:“众乐佛欢喜,众苦佛伤悲,悦众佛愉悦,犯众亦伤佛。”如果你的行为令众生欢喜、安乐,佛也会欢喜;如果你的行为让众生感受痛苦,佛也会因此而悲伤。佛陀不会因为你伤害了众生而赞叹你、随喜你,认为你做了一件善事。佛陀是最慈悲众生的,如果我们能像佛一样以慈悲心爱护众生,就是佛陀最欢喜、最高兴的事情。

  《生命这出戏》中说:“利益众生的方式有很多,但是没有哪种能像放生这样直接从屠刀下解救即将被杀害的如母众生。”所有众生无始以来都曾做过我们的母亲,如果能够从屠刀下解救一个旁生,也会令十方诸佛、大恩上师以及所有的高僧大德欢喜。我们即使只能救护一个众生,对我们的整个人生来讲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当我们在年老或临终的时候,会回顾自己以前救过某个众生,在救它的时候,自己的心态一定是非常慈悲、非常柔软的。所以,不断行持这样的善法,可以帮助我们回归自己心的本性。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 人类众生不断造着严重的杀生之业,而杀生只能令自他在业果上欠下更多的债,请您从慈悲心的角度来谈谈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2. 对于孩子的教育,从小就要培养他们的仁爱之心,作为成年人,我们应当如何引导他们,开发他们心中的善良、爱心?

  3. 具足四种支分的业,会圆满感受相应的果报,请举例说明杀生的四支都分别是什么?

  4. 放生的功德有哪些,这对您有什么启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