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基础班课程·2016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如何面对生老病死 上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愿我们今天学习这堂课不仅能够帮助自己从容地面对生老病死,也能够帮助周遭的亲人、朋友以及一切众生。愿通过我们的学习,帮助他们在面对生老病死的时候不再像原来那么无助和痛苦。

  人该如何面对生老病死?我们将从三个方面进行学习:一、生老病死的本质是什么。二、日常生活中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或朋友家里有小孩出生时,我们该如何对待,如何正确表达祝福?当自己或父母逐渐衰老、死亡时,我们该如何用佛教中的方法面对?三、借假修真。“生老病死”涵盖了人生的整个旅程,那到底是谁在控制这个旅程呢?是我们往昔世的业力。我们该如何借助生老病死的现象改变往昔不好的业,成就未来美好、殊胜的愿力和福德?

  一、生老病死的本质。

  佛教中用了一个字来形容生老病死——苦。为什么?我们先来看没有学习佛法时,我们是如何面对人生中生老病死四种状态的。以下我们归纳了一些常见的看法,大家看一看是不是和自己的想法雷同?

  (一)我们的看法。

  1.生。

  生老病死中,“生”是我们认为喜悦的,不论是自己家还是别人家生孩子,我们都会报以祝福。我曾经听过一个故事,一个师父要出家,他的父亲说什么也不同意,原因是:“我知道出家不坏,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你是我的独子,你走了,家里的血脉就没有办法延续了。”——传宗接代,“生”代表着家族血脉的延续。因此,对于“生”,我们基本的看法是希望、喜悦,或者是生命形态的另一种延续。

  有人也会把“生”看作是一种负担。比如夫妻会讨论到底要不要孩子,有没有经济能力抚养他等,所以孩子也可能是负担。

  对于正在面对痛苦和不愉快的人来说,“生”也是一种煎熬。

  但无论如何,和“死” “老”“病”比较而言,我们还是会认为“生”是生命形态中比较好的状态,希望它长存下去。

  2.老 。

  如何看待“老”?一直以来,我们忽视甚至逃避“老”。无可否认,从出生开始,我们就在一步一步地老去,一刹那也没有停止过。比如出生满一百天时,我们会办百日宴,到一岁要过周岁,到六岁要上学,到二十几岁大学毕业。这个过程被分别称为婴儿期、少年期和青年期。在我们成长的同时,也在一步步靠近死亡。所以我们的每一个当下都处于逐渐衰老的状态中,可我们却不愿意面对。我们经常看到有人用大把的钱买化妆品、滋补品,希望青春能在脸上停留。为什么?因为我们害怕面对衰老。我们没有认真思考过“我老了以后该怎么办”或者“我正在衰老,该怎么办”。对于“老”,我们总在忽视和逃避。

  3.病。

  从小到大,不论身体多好的人都生过病,感冒、发烧、咳嗽非常常见。生病时,我们会想办法赶快祛除疾病,不希望它停留在自己身上。同时我们也抱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疾病只是暂时现象,自己会很快好起来。

  曾有位道友咳嗽了连续一个多月。起初,我们只认为是藏地冬天太寒冷了,导致她无法痊愈。她没有掉以轻心,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已经到了肺癌晚期。作为一个修行人,她告诉我们:“没关系,生病是正常的。这么严重的病可能不会好了。”所以她一边保守治疗,一边精进地修行。医生说她至少有半年的时间活命,可是不到两个月,她就离我们而去了。

  当时,我心里一直不太敢相信她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那么好,活生生的一个人,从开始咳嗽到离世仅仅只有三个月,怎么会这么快!疾病并不会因为我们心怀侥幸,就不带走我们的健康和生命,但我们却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

  4.死。

  小时候,如果我们在正月初一到十五提“死”字,肯定会挨揍,因为父母会觉得那是不吉利的。“死”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忌。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看待死亡?因为我们对死亡充满了未知和恐惧,所以一直在逃避。虽然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会死,可我们连“死”字都不愿意提。我们出门办事,如果迎面看到人家办丧事、出殡的车辆,心里就会莫名地觉得晦气,觉得今天日子不好,触了霉头。我们从未想过:万一明天、下个月我就死了,该怎么办?

  出生是喜悦、希望、负担;对衰老是忽视、逃避;对疾病是想赶快祛除;对死亡是只字不提,这是我们对这四种生命状态的基本看法。

  (二)佛教中的看法。

  1.所有人都无可避免要经历生老病死的痛苦。

  佛教中认为,生老病死是人无法避免的四种现象,被称为“人生四苦”。《集法句》云:“艰劳及短促,此复有诸苦,唯速疾坏灭,如以杖画水。”如同我们拿着一根木头在水面画画,画不会长存一样,我们的一生极其艰劳而短促,生老病死四种现象在短促而苦难的人生中快速地出现,让我们急速地奔向死亡。

  想一想,我们拿一根木棒在水面画笑脸,刚刚画了一个圆圈,正要画双眼时,圆圈已经消失了,这如同我们刚刚出生,还来不及体会出生的美妙和成长的喜悦,一转眼已经到了青年、中年,要承担责任了。当我们画好眼睛,正要画嘴巴时,眼睛已经消失了,如同我们还来不及感受壮年,老、病已经逼向我们了。当我们想要欣赏水中的图画时,却发现什么都没了,如同突然有一天我们意识到要回顾一下自己的一生时,却发现生命已经快要画上句号了。人生充满着无常与痛苦,所以佛法认为生老病死四种现象是苦的自性。

  通过以上的讲解,我们会发现世间和佛教对生老病死的看法完全不同。佛教直接承认它是苦,而世间的看法是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又保留一线希望。

  为什么我们的看法和佛教的看法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原因可大致归纳为两个:

  原因一:我们身陷在生老病死的状态中,因为离得太近,没办法看清楚,如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从出生开始,我们便无有停息地体会着生老病死。因为时刻处于其中,我们根本没办法跳出来,无法站在相对适中的距离看待这四种现象。因为忙碌,我们甚至没时间反省思索,即使别人提醒,我们也没有勇气仔细观察自己的一生,所以只好本能地以逃避去面对。

  原因二:因为无明与业力,令我们置身于如同漩涡的轮回之中,只能随其牵扯而无法扭转。生老病死如同四根绳子,捆绑着我们的四肢。一会儿扯扯这边,一会儿扯扯那边,我们只能随其牵扯,不断地去往某个方向。病了,赶紧上医院;老了,赶紧找办法弥补;快死了,赶紧交代后事或者求神问卜。我们处于生和死、希望和绝望的种种情绪当中,只能随着这些情绪和现象走,不能扭转。所以,我们根本无法去仔细思考生老病死的体性。

  但释迦牟尼佛与我们不同,在他还是太子时,有一天他走出王宫,在游历时,分别于东南西北的四个门,看到了生老病死的四种现象,他觉得需要寻找一种方法来超离它们。然后,他剃发出家,精进苦修,最后找到了超越生老病死的方法并获得了究竟证悟。

  今天我们要借助佛陀的智慧来观察:为何生老病死唯一是苦的自性。

  2.为何都是苦?

  (1)生之苦。

  我们之前说过,世人认为出生代表着希望和生命的延续,是喜悦的,但佛陀却说这是苦的。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为什么生是苦?

  首先来看住胎时的状态。住于母腹的情景我们大都已经忘了,但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华智仁波切对此作了详细的描述:“当母亲吃热的饮食时,胎儿会像置身火里烧灼一样的痛苦;母亲食用凉的饮食又会给他带来浸在冷水中一样的痛苦;母亲睡觉之际,他感到如同被大山压着一样的痛苦;母亲饱足的时候,他又觉得像夹在山崖间一样痛苦;母亲饥饿的时候,他会有如堕入万丈深渊般的痛苦;母亲在行住活动的时候,他也觉得像被狂风席卷一样的痛苦。”

  或许你会想:这些苦我都不记得了,谁知道是真是假。其实我们可以观察一下,一个刚出生的稚嫩的婴儿,他什么都没穿,你把他放在我们觉得虽然温度稍高却可以缓解疲劳的泡脚水里,这个孩子肯定会哇哇大哭。为什么?因为对我们来说温度适当的泡脚水,对他来说却非常烫。同理,我们在母亲肚子里时,也特别稚嫩,所以不论母亲吃什么或做什么运动,都会刺激到我们,因此,此处所说的苦都是真实不虚的。

  我们那时的居住环境又如何呢?《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胎儿会觉得母胎里非常狭窄、臭气扑鼻、漆黑一片,仿佛感到了关在监狱里的痛苦。”试想,假如把你装在一个麻袋里,你只能四肢蜷缩地待着,不要说十个月,十个小时都很难熬。况且住胎期间整个环境都是黑暗的,见不到一丝光明。由此可见,从住胎十月的角度来看,“生是苦”。

  除特殊业力外,人类是胎生,胎儿必须借由母体生出,那么生产时母亲的痛苦是怎样的?对此,莲花生大士曾经形象地说:“母子二人中阴迈半步,母除颌骨余骨皆分裂。”也就是说,生孩子时,母亲可以说是“危在旦夕”,稍不注意就可能命丧黄泉。

  怀胎十月,胎儿受苦,母亲也不轻松——吃不香,睡不着,生活得很不自在。临盆时,母亲更要感受剧烈的痛苦。孩子好不容易生下后,还要用母乳喂养,给孩子做各种检查,一点一点把他抚养长大。整个过程中,母亲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

  真正观察时不难发现,只要细细品味过程中的每个细节,就会发现,其实绝大部分经历都是痛苦的。

  (2)老之苦。

  或许大家会说:“老当然是苦了,这还需要说吗?”《瑜伽师地论》从五方面详细地讲解了“老为什么是苦”。通过对它的学习,我们可能会对“老苦”有一个更加深刻的认识。

  第一苦,盛色衰退。我们之前年轻貌美,很有力气,可老了之后皮肤松弛,皱纹累累,头发开始变得花白,显然已示现了丑陋忿怒母的形象;由于体肉几乎耗尽,皮膜聚集,几乎每一位老年人的身上、脸上都是沟壑纵横,布满皱纹;体内的血肉减少,使得骨节暴露无遗,牙腮骨、关节头也全都凸出在外……这都是盛色衰退的表现。

  第二苦,气力衰退。年事已高的老人,站起来的时候,不能自然而然立即起来,必须要两手撑地,那姿势简直就像从坚硬的大地中拔出木桩一样;行走的时候,也是弯腰低头,双足不能速起速落,慢慢腾腾蹒跚而行,就像儿童蹑手蹑脚地去捉小鸟一样。

  第三苦,诸根衰退。视力减退,老眼昏花,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景物或细小的物体,不戴老花镜几乎就是个瞎子;耳根衰退,无论别人说话声音大小,都听不清楚,没有助听器就相当于一个聋子;舌根衰退,品尝不出饮食的味道,吃什么都不香;身根衰退,穿多少衣服都觉得冷,晚上睡觉时必须开着电热毯才能睡得安心;意根衰弱,神志不清,非常健忘,总是昏昏沉沉。

  或许我们现在没法切身感受到这些苦楚,但我们可以相似地模仿一下。比如近视眼的人把眼镜摘了;把耳机塞进耳朵里,这时旁边的人跟你说话,你会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清了。这些就是老年人感受的常态。诸如此类的痛苦,老年人常年都在感受。

  第四苦,受用境界衰退。虽然渴望欲妙受用,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第五苦,寿量衰退。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步老去,一分一秒地接近死亡,内心感到无比沮丧、哀伤,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这种衰老的痛苦,所以老人们希望尽快死去,但实际上又非常害怕面对死亡。

  我们会发现,老年人慢慢变得越来越依赖年轻人,非常希望自己的孙子、孙女或子女陪伴在身边,为什么?就是因为这五种苦已经让他变得没有了自信,他也确实从衣食住行等方面感到自己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绝望了,因此他会更渴望身边的人能陪他多待一会儿,好像这样他就能找到一点安全感。总之,无论是身体上种种能力的衰退,还是心理上承受能力的减退,都是“老苦”的表现。

  (3)病之苦。

  “病苦”同样可以分为五种。

  第一种,无力之苦。简单来说,就是生病后,你会像被石头击中的鸟雀一样身衰力竭,无精打采。我们常说“病来如山倒”,病重时你甚至只能躺在床上,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这就是无力之苦。

  第二种,难耐之苦。卧病在床时你辗转反侧,一刻都没法停下来,一直在痛苦地呻吟,可谁也帮不了你。

  第三种,治疗之苦。本来已经病得很痛苦了,可还要被迫去做各种检查。本来一吃东西就吐,可还要强压自己把药吃下去。

  第四种,内心当中的绝望。为什么说生病之后内心会有绝望?我们举个例子,比如你重感冒一两个星期都没有好,又有繁忙的工作和家庭压力,这时你的内心会是很无助的,而且会觉得好像没有尽头——这是我们经常能体会到的绝望之苦。再有,当一个人病的稍微严重一点时,就会开始担心自己马上要离开世间了。他会胡思乱想,想象着自己要和亲友离别,想象着自己可能需要留一封遗书,要交代一下银行卡的密码……内心苦楚无比。

  第五种,情绪暴躁。生病的人,会觉得这个世界什么都不顺眼。吃东西时会说:“这饭煮得太软了,明天煮硬一点。”等煮得硬一点了,又会说:“你不知道我生病了,不能吃这么硬的东西吗?”这是因为此时内心极度脆弱,才导致情绪如此恶劣。

  所以佛陀说生病是一种苦。

  (4)死之苦。

  我们再来看看最后一个——死亡是苦。

  第一,不舍之苦。

  一般人在死亡时会有一种不舍之情。因为要和这辈子最亲爱的父母、妻子、儿女分开了,所以内心非常悲伤。

  试想一下:现在你就躺在床上,亲朋好友都围在你身边,从此之后你们将阴阳两隔,永远不能再说上一句话。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你眼前:原来不该跟他发脾气,却发了这么多脾气;原来应该多孝顺父母,现在没有机会了;原来应该多花一点时间陪伴和教育孩子……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除了不舍,内心中还有万分的愧疚。在这种不舍和愧疚中,你看到他们不停地抹眼泪,他们愿意倾家荡产,只为能让你在这个世间多留一分钟。

  第二,五根隐没。

  然而此时,除了心里的痛苦之外,我们还要面临五根隐没的痛苦。死时的眼、耳、鼻、舌、身逐渐没有知觉,变得迟钝,最后衰败而死。

  我们常会看到临终者问给他送终的人:“你是谁呀?”这就是因为他虽然知道前面有人,可已经无法看清了。

  第三,四大隐没。

  四大是指地、水、火、风。佛经中认为人的身体是由四大组成的。“地大”并非指土地,而是指坚硬的物质,比如我们身体的骨头;“水大”是血液和我们身体的湿气;“火大”是我们身上的暖热、热量;“风大”是我们的呼吸。

  四大依次隐没。

  首先是地大隐没。身体不断往下沉,就像一个人从万丈悬崖跳下,找不到任何支点,这就是地大隐没的状态。

  紧接着水大开始隐没。此时会流出鼻涕,或是大小便失禁。

  火大隐没时,身体逐渐凉下来,慢慢会四肢冰凉。这代表他身体的热量已逐渐消散。

  风大隐没时,人的呼吸开始紊乱,接着会没有吸气,只有呼气,最后外气全都断掉(就是我们一般说的“断气了”)。

  这是四大隐没的状况。

  第四,迷乱显现。

  四大隐没后,身体就死亡了,但神识还在。之后会步入中阴阶段,即将去往下一世。这时有成千上万的鬼在面前显现,冤亲债主全都来到身边,使他万分恐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除了恶业之外,一丝一毫的善法都没有做过,凭着这些恶业,来世不知道会去往何方,或许只能下堕。没有光明,没有希望,只有恶业,所以他此时的内心苦楚万分。

  对死者来说,死时之苦没有一个是他生前经历过的,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任何曾经的经验可以借助。生前没有了解过,死时又只有自己在孤独地经历,活着的人除了哭泣,再也无能为力。想想那时的境况,除了苦还有什么?

  佛陀在《正法念处经》中是这样描述人死亡时的痛苦的:人临终时,风刀转动,皮肤、身肉、筋、骨骼、脂肪、骨髓、精血,一切都被解截,使这一切干燥,气息闭合,不得流通,身体干燥,苦恼而死。一千把尖刀刺满全身比不上它的十六分之一。

  用一千把尖刀刺在身上,这种苦多么难耐,然而这还不及死亡之苦的十六分之一。所以佛陀教导我们,应对死亡之时的经历有所认识。认识到死亡的痛苦之后,我们可以通过修持佛法来解决它。很多修行人在了知死亡之苦,生起了畏惧之心后,通过修持正法,死时他们唯有安乐,没有一丝一毫的苦楚。这就是佛陀首先要教我们认识苦的原因。因为苦,所以会害怕,想要去避免,进而去修持佛法。

  这堂课大篇幅讲解了生、老、病、死无一不充斥着各种苦难。只要细细品味就能知道,这个过程中安乐极少,充斥着各种不悦意和苦楚。

  听完之后,可能有人会觉得佛教太悲观了。为什么佛法非要把这些苦清晰明了地一一讲解出来?生、老、病、死是人生的经历,有苦才能折射出人生的乐。比如说,虽然有怀胎十月的苦,可也有看着孩子成长的欢乐;有生病时的苦,所以才会有病愈之后的快乐;有人死去,你因为看到他的死亡而珍惜当下。为什么佛教要把这些苦强调、突出出来,有必要那么消极吗?

  对此疑问,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给过这样一段开示:“佛法不是故意强调苦,它只是叙述现实的情况。”(出自希阿荣博堪布著作《透过佛法看世界•关于生命的幸福和快乐》)

  佛教说不说快乐呢?当然说快乐,但快乐只是这个过程中极其微少的一部分。佛陀在经典中说“快乐”就像一个人担着一百斤的担子,忽然走来一人,帮他分担了九十斤,还剩下十斤,因为之前一百斤的担子太沉了,突然少了九十斤,就会觉得非常轻松,好像一点东西都没有一样。但真的是什么负担都没了吗?不是的,还有十斤。只是因为痛苦减少了,所以安乐就体现出来了。而苦是我们这辈子的结果,意思就是我们这一生所有的经历:生也好,老也好,病也好,死也好,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终会随着无常消逝,留给我们的唯一是痛苦的感受。

  佛陀之所以要把这些现实的状况、结果非常详细地描述给我们,就是鼓励我们要像释迦牟尼佛那样找到超越生老病死的方法,从究竟、根本上断除这些现象。

  当我们通过学习佛法,内心开始少欲知足,开始逐渐与人为善,不再自私、冷漠,而是心怀慈悲时,我们会发现自己比以前快乐了许多。通过修习佛法智慧,行持善业积累福德,并励力忏悔往昔世所造的恶业,苦因自然就会消失,生老病死就会逐渐被超越,我们终将获得佛教中所说的解脱安乐。所以,讨论痛苦并不消极,它只是在叙述真实的情况,并激励我们去超越这些苦,去真正获得佛教所说的大乐。

  课后大家不妨想一想,是不是真的如佛陀所说,人生的种种际遇,绝大部分都是痛苦,而快乐只不过是痛苦减轻。有了稍许这样的认识后,我们再来看看佛陀是如何教我们去面对生命中的生老病死的。

  这堂课就学习到这。我们按照佛法中的回向仪轨来回向。回向前作意:希望我今天听这一堂课的所有功德都回向给无边众生,愿他们都能知苦、了苦,最后获得解脱及究竟的安乐;也希望所有如佛陀那样传授佛法的善知识们,都能长久住留在世间。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