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文章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 · 浅释》第四十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本节课继续学习《大圆满前行引导文》,这部论典详细介绍了如何通过一生的精进修道,一个凡夫人最终可以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不共方法。

  本论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就相当于楼房的基础一样,不管是大乘修行人、密宗修行人,还是小乘修行人,都要修习。把“共同外前行”的基础打牢之后,有此作为基础,再往上修一些更高深的法,如密宗的大圆满法或者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就更容易让自己的心和法相应。所以,我们要修习“共同外前行”。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通过学习“暇满难得”和“寿命无常”,要断除对今生不管是物质享受还是心里希求轮回圆满、安乐等的贪执。学习“轮回过患”和“因果不虚”,最重要是要在我们内心中断除来世希求在轮回中继续享乐的心。佛法主要是一个修心的过程,不管是思惟暇满难得,还是寿命无常,都是要把我们无始劫以来非常狂乱的一颗心安定下来,并且让它缘着正确的法理不断修行。在此过程中,就可以开显我们自己心的本性。在对轮回生起厌离之后,我们的心会趋向于解脱。“解脱利益”就告诉我们,解脱会有哪些功德和利益。解脱要依靠依止上师才能够逐步获得,所以讲到“依止上师”。

  “共同外前行”前四个部分的内容主要是一种修行的次第引导,是我们证悟成佛或者获得解脱的方便方法。每学习一个引导文,我们都要用法义来检视我们的自心:有没有生起出离心?当下的心是贪着轮回的状态,还是希求解脱的状态?我们学习每一个引导文,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回归自己心的本性,我们心性本具的如来藏光明,只有通过不断地积资净障,才能够开演出来。通过对法义不断地思考、理解、体会、修持,可以让我们逐渐去除身上、心灵上的所有尘埃,真正回归或者面见我们心的本来面目。

  所以,大家要重视前行修法,要把法留在自己心里。修行正法是念念相续的过程,不要让自己的心过多散乱在世间八法当中。

  下面回到主题,继续讲本论中前后科判的关联。

  在“轮回过患”中讲到,在善恶趣里感受的苦乐相当于果,虽然人类众生在轮回中有部分表面上的相似安乐感受。但是,这种乐受最终是变苦的本性,不管是三善趣还是三恶趣,都是痛苦的果报。在本节课开始讲的“因果不虚”科判里,会分析苦或乐果的因是什么,来自于哪里;就会讲到业,因为我们造了不同的业,就会导致身心感受苦乐之果。业的意思就是行为,包括身、语以及意念三方面的行为,十善业或者十不善业都会分别有身三、语四、意三方面的行为。

  我们每天都会造作不同的业,如《生命这出戏》中说:“想象一下,每天从早到晚(从早上睁眼,直到晚上临睡前),我们会有多少念头,多少身体的行为念头会推动身体或者语言去做相应的行为,所以,如果不管好当下的这颗心,我们的行为就很有可能落入到恶业当中,让我们生生世世都无法解脱,生生世世都感受轮回痛苦。管好自己当下的这颗心,让它不断缘着善法去思惟作意,不断在相续中串习正知正念,就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修行人。

  《生命这出戏》中说:由此类推,我们一生以及过往的生生世世,又会有多少身心的行为。在这些行为当中,有多少是善的发心引发的行为,有多少是恶心引发的行为呢?在不断观察的过程当中,我们会发现,作为一个修行人,包括我们自己,的确会感到非常惭愧,因为有时真的是无法以正知正念来摄持自己的心。但如果当下能够发现的话,也是很好的。发现之后,不断以惭愧和畏惧之心反观自己的身心——惭愧自己不该有的恶分别念、非理作意等,畏惧将来会产生的因果果报,如此就会推动自己的行为沿着正法的轨道修行。“这些行为,每一个,真真切切是每一个,都会产生相应的后果。后果又成为因,因再结果。因因果果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不同的生命形态,不同的生活际遇。”

  有的时候,有人会抱怨说:“我的生活际遇不如别人,为什么我努力奋斗了也拼搏了,却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幸福生活,反而好像比别人过更糟?”我们可以从业因果的角度解释这个问题《次第花开》中说:人们的一言一行、起心动念都会产生相应的后果我们所有的言行,包括言行背后的发心,都会给我们带来相应的后果善心带来的良好、安乐的后果恶心引发的必将是痛苦、难忍的后果。有些行为的后果很快显现,而有些为却要等很久以后才能看到它的结果。就像野草的种子播进土里不久就会长出草来,而青稞播种后却要等来年才开花结果。世间种子发芽、生果的简单现象就能告诉我们业果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今天做一个善事,明天就感受它的果报而是有的时候福田比较殊胜自己发心比较广大的时候,种下善因之后,在今生可能就善果;也有可能因为这样的善果,让你以往造的严重恶业的果,以轻报的形式提前现前因果也叫三世因果,不要把目光只看到眼前,要贯穿于整个轮回当中。

  所以我们首先要对因果有信心,之后再逐步了解因果规律,要知道在自己身上出现的任何果报都是自己以往所造的因展现出来的如同把葵花的种子扔到地里之后,将来就会结出向日葵。种了如是因,必定会感受如是果。不要抱怨做了善法之后,不会马上显现功德也不要认为做善因不会结果。只要种了因,必定会在不久的将来结果,我们要对业因果生起正见。

  我们用佛法智慧分析观察世间和出世间万事万物时,会发现所有万法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的,并且完全符合因果规律。

  比如,如果轮回是果,那么形成轮回的因是什么呢?是无明在十二缘起支中第一支就无明无明推动下会产生各种各样的烦恼起了烦恼就会造业了这样的有漏业,就会不断推动我们在轮回中生生死死、没有出期。

  比如说,如果成佛是果的话,它的因是什么呢?首先要生起出离心出离心的因是贤善的人格修持善法的人,或者求解脱的人或者希求成佛、想帮助所有众生都能解脱的人,首先要有善良的人格善良的人格就成为出离心的因在出离心的基础之上,我们要培养菩提心生起菩提心的因是什么呢?就是以出离心为基础去修持四无量心通过不断培养和修持四无量心,会真实地生起菩提心菩提心是成佛的因不管我们做何善法,只要以菩提心摄持,那么,直到成就佛果之间善根不会空耗,不但会陪伴着你,而且会以增长广大方式帮助你尽快成就佛果。所以如果我们想最大程度、最圆满地去利益众生,就要希求佛果。佛果最初就来自于贤善的人格、出离心和菩提心。

  所以,我们想希求任何一个果,都要从它的因上下手。举世间的例子可能更好理解,比如,我们如果希求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成为国家的栋梁或者社会的有用之才,那么最初就要给他受良好的教育,要选择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培养他,要从人格贤善方面、从相信因果方面不断去培养他。如此,他长大之后,就会向着我们培养的方向去发展。如同我们不断去培养一棵小树苗,最后它会长得非常茁壮,结出的果实也非常丰硕。从出世间方面分析,如果我们想得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果,最初就要修持“往生四因”。在《生命这出戏》中,“往生四因”讲得非常清楚,这里不再详细讲。

  本论从轮回的苦果(轮回过患)上引导我们发起出离心,进而从引发苦果的因上来引导我们发起出离心,即进一步讲到“因果不虚”科判。

  在“因果不虚”中讲到,三恶趣痛苦的因是什么呢? 就是十种不善业。三善趣安乐的因是什么呢?就是有漏的十种善业。虽然我们在善趣中感受安乐,但因为没有出离轮回,所以实际上是痛苦的本性。在界定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说,三善趣苦的因也是来自于有漏的十种善业。有人说,三善趣是有安乐的。的确是这样,但这种安乐非常短暂,是变苦的本性,没有离开苦的根本原因,所以我们可以讲三善趣也是苦的本性。我们在观察六道的时候,会发现依靠有漏的善恶业,我们在轮回中不断流转、投生。所以,在轮回中,不管是善趣还是恶趣,同样都是没有真实的安乐可言。

  那么,我们有没有希望彻底获得解脱、获得真实的安乐呢?其实是有的。修什么法才能够使我们获得解脱、获得真正的安乐呢?就是修随解脱分的善法。以什么样的心态摄持,才成为随解脱分的善法呢?以出离心、菩提心或者无二慧摄持的善根,会成为我们解脱道上强有力的助缘。我们不一定能够真正具足无二智慧,但如果能够相似安住在三轮体空(即没有能布施的“我”,没有所布施的对境,布施之物也是显而无自性)的状态中,在如梦如幻的境界中进行布施,并且进行回向,这种善根也成为随解脱分善法。我们可以随时随地修持随解脱分善法,不管是在路边布施一个乞丐,还是布施可怜的狗、猫食物等,都可以用这种心态来摄持,如此就成为随解脱分善法。

  要注意与随福德分善法区别。随福德分善法是,以希求在轮回中获得人天安乐果报摄持下所行持的善法。随福德分善法可以帮助我们在轮回中暂时享受一些安乐,但没有办法最终帮助我们解脱,而且乐果享受一次就会穷尽

  所以,在修持善法的时候,我们要注意自己的发心。发心非常重要,它将决定我们的去处。如果你发心安住在轮回中,以为了来世转生到善趣中享受暂时安乐的发心去行善,善法将成为转生善趣之因,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小士道。如果发心解脱的心很窄,只涉及自己一个人,也就是发心让自己解脱轮回,在此心推动之下去行善,就属于中士道的修法。小乘修行人所修持的解脱之因,就是发心自己一个人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如果以发心成佛、之后更广大利益众生的心态去行善,无疑就成为大士道之因、成就无上佛果之因。所以,同样是做一个善事,如布施、放生……发什么样的心,将来就会导致你获得发心所趋向的果。平时也总说发愿最重要,在行持善法的时候,由于发心或者发愿的不同,会导致有不同的果。

  我们平时会造作不同的业,业在成熟的时候是有规律的。业成熟的规律有四个:

  第一,业决定。一切苦乐都是由业决定的。业的规律就是,不善的因必定感召苦果,良善的因必定感受乐果,且自己造的也不会成熟在别人的身心相续上,只会成熟在自己身上。《次第花开》中说:“从实践的角度简单地说,相信因果就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如果不想感受痛苦,就舍弃会带来痛苦的心念和行为;如果想快乐,就培养会带来快乐的心念和行为。”也就是说,我们要舍弃十不善业,并且在菩提心摄持之下行持十善业,使它成为帮助我们解脱的因。

  轮回是一种惯性,在以往业风的推动之下,我们不断去造作善业或者恶业。在学习了正法之后,我们应该用所学的正法不断改变自己的习惯,包括心的习惯、行为的习惯、语言的习惯、动作的习惯等等。这些习惯改变了,那股巨大的惯性也就慢慢停下来了,这时就中断轮回了。我们以前可能是一个非常自私、嫉妒心很强、傲慢心很强的人,通过学习佛法,我们知道傲慢心、嫉妒心、贪心、嗔心会把我们推入到轮回中不断感受痛苦。所以,我们有意识地不断修正自己的心,今天改变一点,明天改变一点,轮回就在我们的修持之下逐渐停止下来。如果不修持,就只能延续自己心的惯性状态,不断去轮转。所以,如果我们有希求解脱的心愿,就会推动我们在行为上谨慎取舍因果,这样就可以帮助我们逐渐地从轮回中解脱。

  第二,已做不失。此处要排除加入其他因缘,例如,我造了一个恶业,之后生起了忏悔之心,不断去念诵金刚萨埵、《三十五佛忏悔文》等,以各种忏罪方式忏罪。忏悔之后,业力就会逐渐减轻,乃至于如果有非常殊胜的法摄持,这个业就彻底不用受报。所以,已做不失指,在没有加入任何其他因缘的情况下,做了什么样的业,必定会感受什么样的果,而且果会变本加厉。为什么?因为后面讲到的第四条规律。

  第三,未做不遇。如果没有造作某种业因,就不会感受某种业果。例如,如果没有造作杀业,并且已经清净了无始以来杀任何众生的业,就会感受身体健康、长寿的果。现世我们所感受的任何一个果,都是以往造作了因的缘故。也就是说,我们没有遇到某些果报,就证明我们以往没造作某种业。比如,有人不断地努力,却总是不能够发财,此时就要观察你前世是不是真的造了布施的业。如果没有的话,这一世就会感受贫穷的果报,想在这一世发财或者一夜之间成为富翁是不可能的。任何事,都是有因有缘,然后才会结果,轮回和解脱也不例外。如果你不断为了让轮回过得更好、更舒适、更幸福、更美满下功夫,就只能在轮回中感受短暂的“幸福美满”的生活。如果你虽然现在仍然是轮回中凡夫的身份,却去造作跟解脱相关的业的话,解脱果就在不久的将来等待着你。

  第四,辗转增上。用一个形容词来讲,业果会“自动”辗转增上。如《功德藏》中云:“无忧树种如芥子,每年果实成熟时,一枝亦增一由旬,善恶果增不可喻。”虽然无忧树的种子非常小,如同芥子一样,但树枝每年都会增长一由旬,有非常广大、不可思议的果报出现,善恶果报也是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增长,我们要善护自己的身、语、意业。

  有人曾经问希阿荣博堪布:“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概括佛教的信仰,你会说什么?”上师回答说:“信佛就是相信因果。”我们也可以以此衡量自己是不是真正学佛、相信三宝的人,如果是,我们就要去真实相信因果。《次第花开》中说,“佛法的无我、空性等观点虽然殊胜,但一般人不容易理解”,容易陷入到断灭、单空的观点当中。我们不是说单空的观点不好,单空也可以接引单空根机的众生。但是,当我们对佛法一知半解,从表面上去观察事物,没有真正理解深刻含义的时候,就会陷入误解当中,“若陷入断灭、顽空的观点中,见解和行为便会与正法背道而驰,那样的话,觉悟、解脱就遥遥无期了。我认为初学者从最基本也是最重要、最易于实行,同时也是最深奥的因果入手,会比较稳妥、有效”我们在学习完“因果不虚”科判中的内容之后,要更加深信因果,做一个佛陀的好弟子。

  在修行的整个过程中,有的时候我们觉得:“我是相信因果了,可为什么我的路(如条件、环境,心理状态等)越走越差呢?”

  其实,这也是因为你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不足,在取舍因果的时候,还是没有真正认真仔细地下功夫。当正知正念不够强的时候,你会在无形中造作一些恶业,自己却没有发现,也没有反省。所以,你的修法没有验相,信心、出离心培养不起来,都是因为你在因果上没有更加深入细致地思惟和取舍。《次第花开》中说,“我们只有在自我感觉越来越好时,才相信自己走对了路。如果情况没有变好,就认为因果在自己面前空耗了,三宝没有加持,对我没有帮助,“我们就会犹豫不前或干脆放弃”。在修行过程中应当克服这些想法。“不幸的是,在修行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里,大部分人都会感觉很糟糕。”在糟糕的时候,我们不要垂头丧气,退失解脱之道心。此时更应该确定自己内心中因果不虚的观念,更加百般地造作善法,如此才会让我们的情况变好。在不断修持的过程中,坚信因果,就能帮助我们出离轮回。

  下面开始学习本论内容。

  【丙四、因果不虚】

  在整体宣讲科判之前,先讲顶礼句——顶礼及赞叹华智仁波切自己的根本上师。

  正文中说:取舍善恶因果依教行,行为依照九乘次第上,真知灼见于何皆不贪,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

  华智仁波切从见、修、行、果方面来顶礼自己的根本上师。

  首先,“取舍善恶因果依教行”,华智仁波切从修持上顶礼自己的根本上师

  自己的上师完完全全地彻见了因果规律,因此在取舍善恶因果方面丝毫不会疏漏,能够圆满地断恶行善;彻见了行持善业就会趋入善趣,如果只是以希求今生和来世的安乐而行持善业,就会获得今生暂时的安乐果报,来世趋入到善趣中;如果是以希求解脱的心态来行持善业,就会帮助我们趋入解脱;彻见了造作恶业必定让我们下堕到恶趣当中,难以从轮回中获得解脱。因为上师彻见了这样的因果规律,完完全全依照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教言而行持,完全做到了“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所以从修持上顶礼自己的根本上师。

  第二,“行为依照九乘次第上”,外在行为上,上师依九乘次第而持戒修行。尤其是宁玛派在讲修行次第的时候,都会讲到九乘次第:集聚招引外三乘,即声闻、缘觉、菩萨三乘;苦行明觉内三乘,即事续、行续、瑜伽续;随转方便密三乘,即玛哈约嘎、阿努约嘎、阿底约嘎。共为九乘。依靠玛哈约嘎、阿努约嘎、阿底约嘎直接修上去,就可以获得大圆满果位。上师的修行也是依靠乘的次第,像阶梯一样不断增上圆满,已经到了九乘之顶,圆满了大圆满修行的果位。

  第三,“真知灼见于何皆不贪”,从见解上顶礼上师。上师的见解完全安住在自己心的本性当中,现见了自己的心性,故所具有之智慧完全可以在轮回中不昧因果,也不会贪执轮回中短暂的有漏的安乐。

  第四,“无等上师足下我敬礼”,在恩德无与伦比的上师足下,华智仁波切恭恭敬敬地顶礼。这里暗含着自己根本上师的果位,从证悟上已经等同于十方诸佛。

  【丙四(因果不虚)分三:一、所断之不善业;二、应行之善业;三、一切业之自性。】

  “所断之不善业”科判中,我们了知应当断除不善的行为,即十种不善业。“应行之善业”,即应该行持的十种善业。“一切业之自性”,不管是善业还是不善业,所有业都有什么样的自性。

  正文中说【众生以各自所积累的善恶之业为因,而转生到轮回的善趣恶趣当中。实际上,轮回是由业力所生、由业果所成,上升善趣或下堕恶趣并没有其余作者,也不是由偶尔的因缘所生。为此,我们务必随时随地观察善不善的因果规律,悉心毕力止恶行善。】

  这里说到了轮回中业因果的道理。

  首先应当知道,推动我们在轮回善恶趣中流转的因是我们自己所造的善恶业,这个因是随解脱分还是随福德分的因呢?从没有出离轮回的角度来讲应当指随福德分的善法。因为没有以出离心、菩提心摄持,所以导致我们在轮回中随业流转。我们流转轮回时所受的苦和乐,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来自于以往所造作的因。不管造作什么样的业,只要是以求解脱的发心摄持,我们就应该坚持下去,因为这种行持让我们有希望得到解脱。我们来世的苦乐也好、解脱也好,都来自于我们这一世的行持。因此,在菩提心摄持之下行持正法非常重要。

  轮回中没有“巧合”,所有的苦乐都源于各自的善恶业。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我们觉知到的世界,我们的觉知、对于苦乐冷暖的感受、思想等,都来自于以往所造的业,都是业的显现。我们现在能够遇到殊胜正法,也是以往造作了听闻正法的业的缘故,在这一世因缘和合的时候,我们就能学修可以即身获得解脱的殊胜的大圆满法。我们这一世所有的果报,都来自于以往所造作的业。如果这一世不断造作解脱的业,在来世或者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由于现在所造作的业而获得解脱。所以,来世的苦乐取决于我们现在的所作所为。

  当我们观察自己过去的行为时,就会发现,“众生欲除苦,反行痛苦因,愚人虽求乐,毁乐如灭仇”。虽然不想获得痛苦,想感受安乐,却因为不懂得业因果的道理、不懂得取舍,造作了很多让自己在轮回中感受痛苦的因,如杀生、偷盗、邪淫等,最后推动我们在轮回中受苦。我们像愚痴的人一样,虽然想获得安乐,却因为没有造作乐因,把安乐像仇敌一样毁灭了。我们对行持善法却不习惯。我们很少观察自己当下是不是生起了慈悲心;在别人去放生的时候,我们是随喜他的功德,还是觉得如果自己去放生,造的善业功德肯定会比别人大得多;是不是生了随喜心,是否有攀比、嫉妒的心在里边;在修安忍的时候,安忍心有没有不断增强,有没有对治自己的嗔心;布施心有没有逐渐增强,对善法的欢喜心有没有逐渐增强,菩提心有没有逐渐圆满……这些都是我们很不习惯的心的行为。因为要修道,所以我们要不断完善自己的内心,要让自己的心逐渐习惯以前不习惯的行为。反过来讲,我们以前习惯造作恶业,但我们要让心变得逐渐不习惯造作恶业,如此就能够从心上去断恶行善,从而推动行为也沿着取舍善恶的正确发心去行持。缘着善行去做,就会帮助我们远离不善业、获得解脱。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做善法再难,我们也要去做;造恶业再容易,我们也要杜绝。造恶业如同从高山上滑下一个雪球,非常容易;造善业则如同从山脚下推一个大铁球上山,非常困难。又好比清洁伤口,如果不清洁伤口,会眼看着它烂掉;如果去清洁,又会非常痛苦。如手破了,在拿酒精棉擦的时候,会感觉非常痛,但是,这种痛是暂时的,是为了帮助伤口愈合得更好。同样,我们行持善法时,如果有多人不理解或者自己的心力也不够强时,要不断鼓励自己坚持下去。只要选择的路是对的,就要坚定走下去,要行持善业。

  【丁一(所断之不善业)分三:一、身恶业;二、语恶业;三、意恶业;四、十不善业之果。

  戊一(身恶业)分三:一、杀生;二、不与取;三、邪淫。

  己一、杀生:】

  我们首先引用《大智度论》的教证,来说明杀生的过患以及戒杀的功德。《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世间中惜命为第一,何以知之?一切世人,甘受刑罚,刑残、考掠以护寿命。”从世间来讲,在所有罪业中,杀生的罪业最重。所有众生都最爱惜自己的生命,比如有两种选择:或者失去生命而得到很多钱,或者花很多钱买命。对于面临死亡的众生来讲,肯定是要保命而不会要钱的,因为生命无法用任何事物来替代,并且甘受所有的苦刑,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寿命走到尽头。

  《念住经》中亦云:“杀害一个众生须在地狱中住一个中劫。”所以,正文中一再出杀害众生的过患非常大。因为杀生的罪业最重,反之,戒杀护生的功德就排第一。

  正文中说【所谓的杀生,就是指针对某某人或某某旁生等对方,心中怀着想杀的动机而断绝他们的命根。】

  怎么才算是真实的杀生呢?

  第一,对境:有情众生。一定是具有生命的众生,包括人、旁生等,人包括没有出生的胎儿,或者青春期、生长期的人等,旁生包括大大小小的旁生。

  第二,意乐:生起想要杀害的心,即想要杀死某人、某某众生、想要致对方于死地的心。

  第三,行为:身体去做(自作、教他作)以及语言等行为。身体自作,就是亲自动手用如武器、兵器等锐利器具杀害众生,使他们丧命。身体教他作,就是教别人去作,如跟别人说:“你去把他杀死吧。”他人听了你的话后,就真的去杀了人。此时只要导致了另外一个生命的死亡,就圆满了杀生的罪业。通过语言,比如念一些咒语,最后致人于死地,也是一种行为上的杀生。

  第四,结果:断绝命根。

  杀生的因缘包括四点:对境、意乐、行为以及结果。如果没有断绝命根,就没有圆满杀生的行为。

  华智仁波切接着从发心的角度来区别杀生的分类。

  正文中说【(杀生也有多种类别,)诸如:将士奋战沙场击毙敌方,是在嗔心的推动下而杀生的;贪图饱餐野兽肉、穿戴野兽皮而令其丧命,是由贪心的驱使而杀生的;由于不明善恶因果或者像外道一样认为杀生是善业等是受痴心的牵引而杀生的。】

  表面上杀生是一种行为,但背后实际上由不同的发心所推动。这里分为四类:

  第一,以嗔心杀生。比如为了保护自己的城池、领土等上战场杀敌,必定对外来侵略者生起了嗔心而进行杀生。再比如,一条狗不小心咬了你一口,本来完全可以通过打疫苗等来解决身体上的疾病,但一气之下,却举起棍棒或者尖锐的武器杀死了那条狗,这种情况也是以嗔心而杀生。

  第二,以贪心杀生。不管是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还是为了让自己穿得更漂亮一点,或者在玩耍的过程中杀生,都是以贪心摄持而杀生。比如在餐厅吃饭时,为了吃到一口新鲜的肉食,就去杀鸡、鸭、鱼等。为了让自己穿戴得更漂亮,就把野兽的皮毛穿在身上,因此会为了获取狐狸皮毛而去杀狐狸。为了让自己戴珍珠项链,就去杀蚌类、贝壳类的众生。有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玩得更痛快,不惜以伤害有情的生命为代价。这些都是以贪心引发的杀生。

  第三,以痴心杀生。根本不懂善恶因果的道理,以痴心而杀生。如在没有讲善恶因果道理的时候,小孩子会觉得打死一只蚊子或者苍蝇没有什么罪业。

  第四,以邪见杀生。有的外道认为杀生是一种善法,如杀害女人或者孩子来祭祀天神等。

  不管属于哪一类的杀生,必将感受下堕恶趣的严重果报。如果没有进行对治,果报会无欺地在你的相续中成熟。

  正文中接着讲到了一种非常严重的杀生恶业:【其中尤为严重的是,杀父亲、杀母亲、杀罗汉,这三类杀业被称为无间业。这种弥天大罪是在今生与来世之间不经过中阴而径直堕入无间地狱的因。】

  无间业也叫“五无间业”,就是杀父亲、杀母亲、杀阿罗汉、出佛身血、破法轮僧。

  对于现代众生来讲,出佛身血和破法轮僧不容易造作——佛陀现在没有以色身的方式出现在娑婆世界中,所以出佛身血做不到;破法轮僧,是指佛陀在世的时候,破坏护持佛陀教法僧团的和合,众生现在也不容易造作。

  杀阿罗汉有可能造作,因为在这个时代中,不能完全避免阿罗汉的出世,所以,如果造作了杀业,而且对境是人的话,就可能造作了这条五无间业。

  这里着重指出五无间业的三类对境:第一类指杀父亲,第二类指杀母亲,第三类指杀阿罗汉。阿罗汉极其稀少,此业不太容易造作。由于我们无始以来的业、跟父母的因缘加上自己的嗔心没有被调伏,有可能会造杀父亲、杀母亲的业。以前也看到过报道,因为父母管教孩子比较严,孩子就对父母生嗔恨心,然后叫上同学或者跟他见解、行为相同的人,造作杀害自己父亲、母亲的业。孩子不知道造这样的恶业会下堕到无间地狱中,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这也是由于不懂得业因果道理的缘故,非常可怕。因此,对孩子从小就进行善心的教育非常重要。

  无间业有什么样的果报呢?就是下堕到无间地狱中感受痛苦。无间地狱有什么样的痛苦呢?我们从释词方面进行了解。释词中说,以五事业感,故称无间地狱。

  第一,时无间:指历劫受罪,无时间歇。不经过中阴身,直接下堕到恶趣中——第一刹那命终,第二刹那就直接下堕到无间地狱,没有喘息的机会;中间也没有时间的间歇;而且感苦的时间非常漫长。所以称为时无间。

  第二,形无间:指此地狱广八万由旬,这是一种有限量的说法,实际上,地狱的纵广无量无边。一切有情众生在地狱里受苦,他们的身形,一个人能遍满八万由旬,多个人同样也遍满无间地狱,没有任何间隙,如《地藏菩萨本愿经》中所说“一人亦满,多人亦满”

  第三,受苦无间:指有情在地狱中感受痛苦没有间歇。有情时时刻刻、没有间断地受苦,不管是身陷刀山火海、被锯子不断地割截身体、被铁锤捶头,还是在油锅里煮、在滚烫的砧板上煎……无间地狱的苦没有一刹那的间歇。

  第四,趣果无间:不论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不论生前高贵还是低贱,不论是天龙还是鬼神等,只要造作了无间业,就会以同样的方式感受同样的果报,所以称为趣果无间。

  第五,命无间:从最初堕入地狱,一直到百千万亿劫中,堕入到此地狱的有情万生万死,日日夜夜没有一刹那的寿命间断,在业力消尽之前,会一直在无间地狱中不间断受苦,所以称为命无间。

  以上无间地狱的特点说明,只要下堕到无间地狱,解脱就遥遥无期。所以,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我们要控制自己的心,不要在恶心推动下造作下堕无间地狱的业。

  无间业也成为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障碍,如《无量寿经》中云:“唯除五逆诽谤正法。”“五逆”即五无间罪,造作了五无间罪或诽谤正法的人,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非常困难。

  正文中说:现在我们当中有些人认为,只要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杀生,我就不会造杀生的罪业。

  有人可能说:“我没自己动手杀,所以我没造作恶业。”是不是自己没有亲自动手杀生,就不会造杀生的罪业了呢?这是很多人的疑问,也是容易走入的误区。

  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有正确的解答。

  第一种,见作随喜。虽然没有拿武器亲自动手,直接伤害众生的性命,但是见作随喜,即看到别人杀生时,你非常欢喜,从内心随喜他的行为,随喜他行为的结果。

  第二种,劝赞死。如对别人说“这样死亡会有很多功德”“这样死亡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利益”“死亡可以让你解脱”等等,别人听受了你的言论之后,内心接受了;或者对别人说“你跳河死或者从房顶上跳下来,就会感受安乐,死亡会把你带到善趣中感受果报”……以这样的言论不断对别人宣说,别人也信解了你的话,之后以这种方式死亡了。此时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是你说了之后,别人因此而死,那么同样造作这样的恶业。

  所以,不论是以直接还是间接的方式,只要造成了令其他众生死亡的结果,就同样造作了杀生的罪业。如自己想吃某旁生的肉,就请自己的家人或厨师杀死它,自己享用它的肉,就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没造作恶业。其实,虽然自己没有亲自动手,但此时同样是造作了恶业。

  《生命这出戏》中说:“佛经里有一个名词叫作‘三净肉’,即:没有亲眼看见为自己杀,没有听到是为自己杀,不怀疑是为自己杀。这样的肉叫‘三净肉’。吃三净肉不算杀生,但是吃三净肉的行为会促进屠宰业的发展,间接制造更多的杀生,因而也是有果报的。”

  还有很多造作恶业的方式,如正文中说:但一般来说,无论层次高低、力量强弱我们每个人都无一例外,在脚下踩死细微含生的罪业根本数不清。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何种身份,是大官还是贫穷的人,能力强还是弱,无一例外,我们都曾在脚下踩死过无量无边的含生、旁生。这时要去区分是有意识造业还是无意识造业。

  像这样在脚下踩死含生、旁生,属于无意间的造业。比如夏天来了,大地上会有很多如蚂蚁之类的昆虫,如果脚踩在草地上,或者夜晚乘凉时坐在草地上,身体下面可能就会踩死或压死很多昆虫、蚂蚁。夜晚开车的时候,尤其是夏天,很多飞蛾会撞到车灯上,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也会无意间杀死这些旁生。所以,不要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清净的修行人,相续中没有染污任何罪业,无意之间我们都造作了这些罪业。虽然相对于有意识去杀生的罪业来讲,所造的这些罪业会比较轻一些,但是对众生造成的伤害的确是有的。因此,任何一个人都要以谦卑的心、惭愧的心、敬畏因果的心忏悔自己以往所造作的恶业。

  有意识地杀生,在烦恼心的状态之下去杀生,这样的罪业我们也曾经造了无量无边。比如,现在社会中有很多人会去堕胎,或者买活物吃,或者在夏天为了熏死蚊子而点蚊香,或者为了把家里的老鼠清除出去而安放老鼠夹子……以这样的杀心、烦恼心去做的时候,必定是在造作恶业。这些恶业都在不断染污我们的相续,因此要不断进行忏悔。

  正文中说: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今有些上师和僧人亲临施主家的时候,那些施主便宰杀家畜烹调血肉供养他们。

  这里讲到了华智仁波切那个时代,在牧区会有的一些情况。

  上师和僧人被施主请到家里,由于上师和僧人们为自己家做了善法功德,施主就会对他们进行血肉供养。这里提到“上师”,我们来进行一下区别。有的“上师”只是冠了一个上师的名称,相续中并没有修持正法或证悟的功德,所以属于名义上的上师。有的上师是具有真实意义的上师,如法王如意宝和希阿荣博堪布等公认的高僧大德,都是具有功德、具有内证的具相上师。此处说的这些上师,一般不是指真正意义上的上师。这些名义上的上师和僧人到施主家的时候,会去享用血肉供养。由于施主没有佛法的因果正见,也没有正知正念,就会去杀害旁生,用血肉来供养这些所谓的上师和僧人们。

  这时僧人们会有什么表现呢?

  正文中说:这时,僧人们对残杀众生之举既没有一丝一毫的追悔之心,也无有一点一滴的恻隐之情,只是贪爱血肉的美味,开心地大吃大喝,这样一来,施主和福田将无任何差别地获得同等杀生罪业。

  杀生的罪业不是由每个人平分的,比如,将罪业等分为十份,僧人们有五份,上师有一份,杀生的施主们有四份,每个人分到十分之一。罪业不是这样来分的,而是每个人获得了同等的杀生罪业,如果杀了十头牛,那么每个人都会有杀十头牛的过失。

  这里也讲到,僧人们“没有一丝一毫的追悔之心,也无有一点一滴的恻隐之情”,说明食肉的僧人完全没有慈悲心,是在贪心驱使下享受了血肉供养。作为施主,既是施主又是杀生的人,他们是由于没有智慧,因痴心而杀生——也许觉得自己的上师到了,僧人们为自己做了很多善法功德,应该回报他们,没有以正知正见和取舍因果的态度来抉择,而是落入到痴心中而杀生。虽然两者口头上都没有赞叹杀生,但是内心都是随喜杀生的。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施主和享用血肉的僧人们同样获得了杀生的罪业。

  所以,如果我们想供僧,应该以清净的食物来供养僧团,比如以清净的水、水果、蔬菜等供养僧人们,这样不但会增长自己的善根功德,也因为缘殊胜的福田做了功德,培养了自己的福报,积累了出世间的善法。如果是做上述的血肉供养,则不但会害自己,也害了这些享用的僧人。因此,做供养的时候,我们要选择清净的食物。

  正文中说:那些大人物、大官员们无论到哪里,都因迎请款待他们而杀害无数的生命。那些富翁们的牛羊无论有多少,衰老的时候几乎个个都免不了被宰杀的命运,自然死亡的也就只有一两个,因此杀生不计其数。

  大人物和大官员们由于有身份、有地位、有权势,走到哪里都会被人们以最高待遇来款待。相对来讲,他们所获得的杀业比较重一些。

  藏地一般会以家里有多少的牛和羊,来确定是不是富翁。拥有比较多牛羊的这些富翁,杀死牛羊的机率也会比较多一些。虽然富翁们自己已经不缺吃不缺穿了,但是也没有以慈悲心善待家里所养的牲口,到最后,这些牛羊都免不了被杀的命运。由此可见,官员们、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以及富翁们造作的杀业比较多。因此,如果你现在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就要谨慎取舍善恶因果,不要更多地去造作杀害众生的业。

  这种情况实际上在我们的生活之中是非常常见的,我们免不了自己要请客吃饭或者接受别人的应酬,在餐桌上很多时候无形的杀戮默默地进行着。

  《生命这出戏》中说:“有一次,我接受居士们的供斋,有机会路过并目睹了一个盛大婚礼的宴请现场。在那些装饰得很漂亮的餐桌上,一条条鱼张着嘴躺在盘子里,还有蜷成一团团的虾和切成一块块的螃蟹、鸡鸭等。这貌似喜庆的一幕让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那些被屠宰的生命可怜,那一对新人更可怜,这一次婚宴所造的恶业,如果没有修行的成就,许多辈子都还不清。”

  正文中说:到了春季,虫蝇、蚂蚁、鱼儿和青蛙等被牛羊连同草料一起吞进肚里或者前蹄后蹄践踏而丧命,包括在马粪牛粪中死亡的含生也是数不胜数,这些杀生的罪业也将一并落到它们主人的身上。

  有人觉得养牛、养羊是自己成为富翁的因,殊不知,因此而造下的罪业也会成为自己下堕恶趣的因,比穷人造了更多下堕恶趣的因。

  春天的时候,牛和羊会非常饥饿,因为整个冬天都没有吃到新鲜的草;由于河水结冰,也喝不到足够的水。旁生本来就没有取舍因果的智慧,所以也没有办法抉择哪些是清净的食物,哪些恶业不应该造作,无形中就会造作一些杀业。比如,在吃草时,会连同草里的昆虫一起吃掉,如蚂蚱、七星瓢虫等会直接吃到肚子里;喝水的时候,会把蝌蚪、小鱼等直接喝进去;走路的时候,也不会因为有蚂蚁窝就不踩了,也会踩死很多地上的昆虫;卧下的时候,由于身体很重,会压死身体下面的旁生、含生……因此,按华智仁波切的观点,人们饲养牲畜时,这些牲畜所造的恶业一定会落到它们主人的身上来感受。以上道理是在启发我们,以智慧抉择因果时应当越细致越好,同时要学会检视自己以往因果取舍不细致方面的过失。

  正文中说:特别是,与牛马等其它牲口比起来,羊更是无尽罪业的来源。

  牛马虽然一生被人们使用,也会在无形中造业,但羊更是无尽恶业的来源。为什么呢?

  正文中说:作为羊只本身,要以小蛇、青蛙、鸟蛋等所有微小的含生为食。在春季人们进行毛纺的时候,每只羊的背上大约有十万生灵全部丧命;冬季产羊羔时,有一半的羊羔刚刚出生便被宰杀,所有母羊在精华没有耗尽之前,就是被用来挤奶或哺育羊羔,一旦老朽不中用的时候就会被宰,皮肉被主人享用。养羊会造作更多恶业:

  首先,羊的食物来源不是很好,会以一些小旁生,如蛇、青蛙、鸟蛋等为食,而牛和马只是吃一些青草而已。

  另外,人们会把羊毛剪下来进行纺织。在剪羊毛的时候会杀害很多旁生,每只羊身上大约有十万生灵,在剪羊毛时被剪断头、剪断腰,直接断送了生命。由于人们贪求羊毛,在剪羊毛的过程中,就会杀死羊身上的虱子、寄生虫等很多旁生。有时人们把羊毛取下来之后卷起来放到一边,羊毛里的虱子之类就会被憋死。所以,无形中又造作很多杀业。

  羊的命运和牛马也没有什么区别。刚出生没几天,小羊就会被人们杀死,因为人们需要小羊羔的皮做衣服。有的母羊侥幸活了下来,长大后会不断被人们挤奶、哺育小羊羔,一生都非常羸弱,精华都会被人们取走,一生不断被人们利用;变成老羊时,人们会将其宰杀,享用它的皮肉。所以,羊和牛马最终的命运是一样的。但是由于人们需要从羊身上不断提取精华、修剪羊毛等,在这个过程中造了很多业,所以说,缘羊造作的恶业非常多。

  正文中说:而所有的公羊无论到哪里都只有死路一条。

  公羊的命运和母羊一样,早晚也是被宰杀。

  正文中说:羊身上长虱子时,每只羊背上大约一亿含生会丧命(剪羊毛杀生)。因此,拥有一百头以上羊只的主人必将堕一次地狱。

  羊被剪毛的时候,身上的很多寄生虫都会丧命。年复一年,羊毛长了又剪,因此就会缘这些羊源源不断地造作恶业。所以华智仁波切说:“拥有一百头以上羊只的主人必将堕一次地狱。”这是指对恶业既没有忏悔,也没有对治,任其发展,必定会在罪业牵引之下下堕到恶趣。这里可以直接理解蓄养牛羊,自己间接直接造作了很多的杀业。

  华智仁波切告诉我们,存活在世间很难一点杀业都不关联或者造作。所以,不能认为自己好像没有亲手杀人、堕胎、杀动物,自身就非常清净,实际上很难做到真正的清净。

  另外,我们可以再延展一下。

  这些旁生是因为自身无可避免的业障而不得不去造作杀业的。但是我们身而为人,我们是有很大的选择空间。我们能够选择杀或者不杀,可以去选择给予自他到底带来血腥和痛苦,还是自由和快乐。如果,我们因为此生造作杀业而下一世堕入到旁生之中,我们就难以去选择了,只能造作深重的杀业。

  《生命这出戏》中说:“今生为人,来世不一定能继续做人,很可能会堕落到三恶道中。一旦投生恶道,想积累资粮、断恶行善就非常难了。饿鬼道、地狱道不用说,我们现量可见的旁生道中,绝大部分旁生都是以杀生度日的,像海洋中有的大鱼一顿饭要吃掉几吨小鱼,小鱼一顿要吃掉无数的浮游生物。一个个都是杀业累累。有些旁生福报浅薄到只能投生到永远见不到亮光、冰冷漆黑的海洋深处,或者炙热的火山熔浆里,无时无刻不遭受冰火的酷刑。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只是醉心于彼此争斗杀害,你死我活,心相续中满是贪婪、嗔恨。这些旁生生来如此,别无选择。相比之下,做人实在太幸运了,因为人就算再潦倒,再走投无路,也还是可以选择不杀生、不造恶业,而仍能活命。”

  正文中说:再看看依靠女人所造的杀业:所有女子长大成人,在与别人订婚以后,对方奉送聘礼、结婚迎娶等时候要宰杀无数的羊只。

  依靠女人也会造作很多杀业。通常我们认为,女人可能不会造作那么多的杀业,比如,在屠宰场、在藏地,杀生都是由男人去做,女人应该没有造作那么多的杀业吧。其实不是这样。在与别人订婚、对方奉送聘礼、结婚迎娶的时候都会造作杀业,这些杀业也是由女人引发的。

  因此,我们不要认为自己是一个造恶业能力不那么强的人,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无形中我们自己就会造作很多恶业。比如,一个海边城市的人举行婚礼,可能会用大量海鲜宴请宾客等;又如孩子过生日或满月等时,都会为此而去造作恶业。所以,我们应该时刻在自相续中谨慎地取舍因果。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 “轮回过患”和“因果不虚”这两个科判间有何内在联系?

  2. 既然轮回是由业而生的,那么如何修持善法,才能成为解脱之因?

  3. 请引用教证说明杀生的严重性和戒杀的功德。

  4. 请以杀生为例说明:具足哪四种条件的业感果的力量最大。

  5. 请依据所学法义,观察自己直接、间接造下的杀业,您准备怎么对治?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