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归路

  一度秋去冬藏春又暖的季节!转眼间,浑浑噩噩过了三十几个春秋。回忆往事,一幕幕,有过开心快乐,有过伤心懊恼,起起落落得失不定,过去已是那样的不堪。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是,一直以来,善良的父母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什么是贫寒,一直以自己勤劳的双手抚养着我们兄妹二人,二老把内心深处的爱都付出在我们的身上。在这样的情形下,顽劣的我没有按父母的意思完成学业,十六岁就离开了学校,而我并没有对父母失望的眼泪产生任何的不安和愧疚,总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走进社会,一切都是那样新奇,城市是那样的漂亮繁华,夜里的霓虹灯是那样的光彩夺目……迷恋使我失去了本性,也膨胀了无限的欲望。

  对于我——一个特别要强、从落后的山村来到繁华城市的青年,到处都充满诱惑。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城市生活。我从工地的小工做起,做小工的工作真的很累,挣钱不多,还要受气。记得刚开始的时候身单力薄,每天都要干十个小时,但是为了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在一切苦难面前我也没有退缩过。在工地经历了好多工种,最后选中了外墙工程,投资小见效快。时间就在努力的同时过了好几年,这几年我学会了尔虞我诈和不择手段。转变就在2007年夏天开始,当时为了一己之私,从多年的好朋友手中争夺过来一个项目,典型的损人利己。而且为了能使工地按时完工,又把好友工地的工人高价挖过来,致使好友的工地瘫痪而造成了经济损失,这一年几位好友因名利跟我反目成仇,而我却是踩着好友的肩膀逐步在这个被我视做神奇美丽的城市有了一席之地,感觉梦想就快成真了。那种得意忘形、那种傲慢无度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每天过着灯红酒绿、大鱼大肉、挥霍无度的日子,每一天都聚集一帮所谓的兄弟姐妹们开始饭店、酒吧、歌厅的一条龙模式……

  有一次去蒙古族朋友家玩耍,蒙古族的人都很好客的,奶茶、手扒肉、大碗酒,不知不觉就喝醉了。不记得是谁提出来要吃烤全羊,当时我们几个就连主人的意见都没有征求,跑出去就跳进羊圈抓住一个三个月左右的小羊羔,抱着头就给拧死了,多么幼小的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在我们无情的笑声中被我们扼杀了!小羊羔身体在夜晚的灯光下是那样的凄凉无助。而酒后的我们压根没有想到,一向热情的蒙古族朋友会毫不留情地当面发火,原因就是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就合伙杀羊。如果当时我们能放下所谓的面子,给主人赔礼道歉,也许就没有后来的事了,可我偏偏放不下丑恶的脸面,第一个跟主人吵了起来:“不就一只小羊羔嘛,要多少钱说话!”一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嘴脸。主人家说:“不要你们的钱,这是礼节道德问题,你们喝醉了,你们走吧,不跟你们计较!”我随手甩下两千块钱,还不知廉耻地得意着说:“哥们儿回市里,去酒吧,我请客。”坐回车里的时候,发现几千块钱新买的皮衣袖口被剐开一个小口子,可能是抓羊时候让铁丝网剐烂了,心里一个念头闪过,扔了它,再买!说扔就扔了,心里没有一点留恋,反而全是不屑一顾的感觉,一行十几个人四辆车离开了草原的夜晚。灯光闪烁的酒吧包间里,我们一群貌似疯狂而又激情的男男女女,全然忘记了道德良知,肆无忌惮地挥霍着,风光的日子却忘记了深山受苦的父母。现在想想,我是多么的卑劣、不孝、无知……

  就在风生水起的时候,我落败了。几年的时间,一件件事情都是莫名的无法圆满,无法完善。渐渐的,我名声扫地、人见人躲,还有雪上加霜的事,两年之间两次车祸!那是2012年冬天的一天,记得是夜里十一点四十从酒吧出来,在亲朋你吹我捧的奉承中,忘记了酒后不开车的交规,晕晕乎乎地争着抢着送亲友回家,喝醉酒的我胆大,在并不熟悉的道路上开得飞快,车里的音响播放着有节奏的敲打声,我迷迷糊糊……说时迟那时快,在亲友们的惊叫声中,小车发疯似的向路边一个十几米深的水渠中冲去,一切都来得那么快,当时心里闪过一个念头,求菩萨保佑我的这几位亲友吧……当我恢复知觉的时候,酒醒了,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看身边的人,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亲人们,你们有没有伤到?”听到亲人的回答是:“没事!都没事!”从破碎的玻璃车窗里爬出来,看一眼那个车,别提有多难受了,那个莫名的心酸无以言表。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先安排亲友们去医院检查身体吧,这是唯一的想法了!随后就是亲友们打电话联系人帮着处理事故,那辆白色宝来车已经面目全非了,庆幸的是所有人都平安。“感谢菩萨保佑”是我当时出自内心深处的一句话。随后,不服输的我在第二天又开回一辆帕萨特。

  慢慢地,我又在奔波中忙碌着。近年不断地亏损,已经无力支撑的状态下,在包头又拿到一个工程。原以为这一次能东山再起了,却天不遂人愿。2013年5月23号,为了不耽误工期,冒着大雨,带着两个表弟,一路高速向包头急行。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连日开车,确实也累了,又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以为高速公路上没警察检查,让表弟开一会儿,虽说他没有驾驶证,但在工地也常开,应该没啥问题。刚开始还看着点,提醒他慢点……不知不觉地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撞击声。出事了!睁开眼睛看到的一幕,简直就傻了,车在高速公路中间旋转着,一下又一下地撞在路边的安全防护栏上!脑海里有个心声和意愿,但愿两个年轻的生命能没事,我无所谓了,只是可怜了我的父母妻子儿女没人照顾,在砰砰砰的撞击声中我失去了知觉……耳朵里传来急促的哭喊声:“大哥,醒醒!大哥,说话呀!大哥……”我还活着,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来了,不管怎样,我还可以照顾我的那一家人,我还活着,我没有就这样死去。再看看两位表弟,也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都活着,太万幸了!三个大男人的脸上分不清雨水和泪水,又一次从死亡的边缘走回来,心里的滋味啊,真是五味俱全。执法部门很快就到了现场,我看着被拖走的那辆撞成一堆废铁的黑色帕萨特,心里又一次空落落的感觉,调查时我一手承担了所有责任。后来工程也出现问题,又一次失利了。就这样,这些无常的事件直接打击着不堪重负的我,经济上造成无可避免的损失,而且负债累累,苦不堪言……

  随后的各种烦恼可想而知,面对无形的压力,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那才是真的叫做“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时候才想起需要一个家,很累了,想休息。可是回到那个所谓的家,面对的又是妻儿的无奈,一声声叹息和幽怨的眼神。这个时候才想起了父母,可是父母已年迈,难道继续依靠老弱的父母吗?不能。那种感觉好怕……好怕……如果继续失去,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我还有资本失去吗?没有了,有的是年迈的二老、幼小的儿女、贤顺的妻子。天啊……不敢想!不管用什么语言都表达不了那段日子的痛苦,撕心裂肺的煎熬。一股股悔恨从内心的深处翻江倒海地涌动着,悔恨自己不该贪恋繁华,悔恨自己不该爱慕虚荣……一切都晚了!空虚的心灵万般无奈,失落占据了整个灵魂,不知道何去何从……一遍遍问自己:“我的依靠到底在哪里?我还有依靠吗?”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合作伙伴,算是唯一的朋友了,比我早两年接触了佛法,并且在这两年里一直坚持放生。他看到我是如此的痛苦和烦恼,便带我结识了另一位学佛时间更长一点的师兄。记得当时那位师兄听了我的一切,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你应该反省自己,多去放生救命,虔诚地多念佛,好好忏悔,积资净障。”然后,我们又谈了很多关于佛法的问题,还有很多关于放生救命的案例。两位师兄耐心的讲解,使我心里的烦恼消除了一大半。在听到要我虔诚地多念佛时,心里面突然之间有种莫名的感动和喜悦,脑海里清晰显出观音菩萨的法相。我很激动,也许寻求的依靠近在眼前。当时的我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迫不及待地表示我要学佛,要参加放生。两位师兄笑着说:“学佛、放生要持之以恒地做下去,可不是随便一时兴起说着玩的!”我说:“我能做到。”

  好久都没有睡踏实过的我,那一晚睡得特别香甜踏实。梦中慈悲祥和的观音菩萨,像母亲那样向我召唤着!一睁眼,明媚的阳光把温暖的小家早就照射得明亮如雪。看着窗外的阳光,一下子感觉到,其实,活着很幸福!从那一天开始,每天或多或少地念诵着观音心咒。每一句心咒都能调伏一些恐慌和不安,每一次放生都能给我一次忏悔的机会。慢慢地在改变的过程中,有位师兄建议我皈依佛法僧三宝,寻求依止一位高僧大德,以便学习解脱道上更高深的法门。

  其实,这位师兄已经关注菩提洲网站好久了。2015年5月,这位师兄获知上师同意我们皈依。我们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除了兴奋,还是兴奋!那种激动持续了好长时间。随后,师兄们乐乐呵呵地商议并安排行程,很快到了出发的日子,得到师兄传过来上师的原话:“路上走慢点,注意安全!”得到上师的关爱和加持,师兄们既是感动又是兴奋。但是,种种困难又摆在了我面前。是走呢还是不走呢?闭上眼睛,念一念观音心咒,是如此的欢喜、安静。内心深处最本性的声音高喊着:“去皈依!”对,就是要去寻求解脱道,怎么能不去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抛开。

  就这样,两辆车九个人,我们出现在川藏线上。一路美丽的风景,师兄们都开心地拍照。而我虽说表面没什么,心里却是忐忑不安:我是如此的顽劣卑微,有资格做上师的弟子吗?上师会收下我吗?一路四天的行程,一直被这个问题占据着,心里猜测着各种情形,如果上师不收我,我该怎么办呢?是长跪不起吗?还是苦苦哀求呢?第一次走藏区的盘山公路,手心的汗没有干过,心里的各种猜测,眼前的高山深渊,左拐右转的弯弯环环!就这样伴随我们直至晚上十一点半走进了向往中的扎西持林。

  放眼望去,灯火辉煌的扎西持林无比庄严,心里不由地生起虔诚的恭敬。紧接着,思绪被一种温暖的气氛打破了,接待的师兄们和善的问候,争着抢着帮忙拿行李,还提醒大家走慢点,慢慢走,担心我们会有高原反应,又是莫名的感动,好久好久没有过这样被人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感觉了。黑夜里,偷偷地擦去了感动的泪水,心里的热乎永远也不会抹去,那是种真挚的关爱!随后两天,师兄们担心高反,都在休息。而我却没有什么感觉,山里长大的孩子,就像回到了家一样的兴奋,出出进进地转山、转佛塔,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开心……

  听到上师要见我们的消息,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有恐慌,有惊喜,有悲泣……上师来了,这一刻终于到了。一个高大健壮的红色身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众师兄们都激动万分,当时很多师兄流泪哭泣,我知道那是激动思念的感情,分别太久了,重逢的泪水流再多也是甜蜜的。而我,没有哭,没有泪水,只有无比的欢喜,伟大悲悯的上师并没有我想的那样不收我们,而是慈悲地收留了我们这些离家太久了的顽童们,为众弟子做了皈依、授戒、开示。那一串串爽朗的笑声,一字一句的金刚语,在每个弟子的心里留下了永久的音符!

  再后来的十几天里,把电话关机,每天沉浸在法喜充满的喜悦中,无比的幸福,我们找到了回家路。在圣地的日子过得非常快,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灵魂深处的落寞又涌现在情绪中。还好,十几天中收获颇丰,从什么都不懂到明白了断恶行善的含义,在学识的空白中填充了佛法!了解了无常,明白了做人最基础的是什么,懂得了菩提心,知道了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学习佛法的同时也利益着自己……

  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我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虽说一切还没有过去、没有结束。但我坚信,虔诚地祈祷上师三宝加持,凭着自心清净的愿力依教奉行,精进闻、思、修,一切都会过去的!

  脸上挂着离别的泪珠,心里藏着不舍的情怀,我们离开了扎西持林……

  感恩上师三宝加持!

  感恩众师兄的鼓励帮助!

  卑劣弟子:噶玛彭措

  完稿于2016年3月18日(藏历二月初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