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人尘俱老,不忘初心

  

       2015年悄然离开,已尽无迹。这些年来的跌宕起伏,曾让我经历诸多痛苦,但因皈依、见到上师、上山的诸多幸福而有颇多感悟,故于此落笔撰文。

  我自幼对佛法知之甚少,但也偶尔前去寺院祈福。直到大学,阅读了很多心理学及心灵修行类书籍,兜兜转转后,开始练习打坐观心。而我开始正式接触佛法的契机则是相当幽默的,当时很想变美,得知念“南无妙色身如来”等佛号可以使相貌庄严,于是便开始积极持诵。相貌有无改变并未知晓,但自此却是真正开启了佛法的大门。如今回想这段经历,感受到的是上师三宝引导众生的种种方便和苦心,正是“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

  再后来,深知一切苦乐都是源于累世的善恶业,便开始了积资忏障。在校时,早起去楼顶诵经,晚上在宿舍对着电脑诵经,克服极大的恐惧尝试施食,偶尔拜八十八佛忏。回家时,趁着母亲早上不在家,偷偷跪诵《地藏经》和抄《心经》。在网上花了不少功夫才得知大学所在城市有座寺院举行放生,无比珍惜这样的机会而前去参加……当时的修行环境那般艰难,我却能克服诸多的困难违缘,坚持初心。而如今的修行环境已经改善颇多,甚至有“百日放生”,我却不及当年的精进,甚是惭愧。

  由于某些原因,毕业后我来到了上海。一直都很希求皈依。直到2014年元旦,我朝拜苏州灵岩山寺,寺院的明学长老为我们一众弟子授予了皈依。心愿达成,一连多天我都感到从未有过的开心。回想往年春节虽和家人一起身处热闹喧嚣,却始终感到的是内心的孤寂,如朱自清所说:“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如今恍然大悟,那是因为彼时我的心仍然漂泊无依。

  灵岩山之行收获颇多,我结识了一位师兄,如今已是金刚道友。她告诉了我菩提洲网站和希阿荣博堪布的尊名,彼时我虽未对这位师父有什么感觉,但之后还是随师兄一起,懵懵懂懂开始了每周的阿弥陀佛圣号共修。

  2014年3月,我通过网络皈依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5月,便在上海见到了上师。见到上师的前一秒,我还好奇地与师兄谈笑风生,而当上师真正出现在面前之际,我已经无法抑制地嚎啕大哭。随后一切,便顺其自然了。

  如今,我依然记得大家手捧哈达迎接上师时,上师轻轻托起哈达,说:“太隆重了……”

  皈依后我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做功课,忽然有一天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慈悲心较之前增长许多,略有窃喜。当晚便遇到了对境,几只蚊子发疯般猛叮我,我烦不过便开始打蚊子。此刻才明白,我的慈悲心多么不堪一击。后来讲给一位师兄听,师兄一针见血地评价道:“有些人平常以为自己是菩萨了,遇到对境了,才知道自己的修行几斤几两。”与大家共勉!

  后来,很多师兄开始筹划前往上师的驻锡地——扎西持林,参加金刚萨埵法会。当时我也很想去,可碍于一些困难,颇为踌躇。师兄告诉我要猛烈发愿,于是我每天都祈祷能顺利上山,可是事情似乎没有什么进展。一次共修时,看到师兄们讨论行程,我心里极度沮丧,便跪在佛像前祈求上师加持顺利上山,其实心里是没底的。紧接着,事情便有了神奇的变化。一位师兄忽然问我是否上山,在得知我的困难后,主动为我解决了问题,当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无比感恩!上师是满愿王,满足弟子的一切善愿!

  7月下旬,我如愿踏上了前往扎西持林的道路。圣地极其清净,仿佛一面镜子,清晰照出我们平常不易察觉到的烦恼习气,所以上师反复强调观清净心,而这恰恰是知易行难。置身圣地,才明白自己这颗看似善良的心,与调柔没有半点关系,更是没有丝毫的慈悲心。烦恼深重的我,无视圣地的美好,每天都有下山的冲动。直到金刚萨埵法会结束后的傍晚,我第一次转山,看着连绵黛青的山峦,满目苍翠的绿地,浮云飘渺,微风轻拂,才第一次领略到圣地的美好,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福报决定想法”。

  莲师法会开始的前晚,我得知莲师法会不在莲师坛城却在文殊殿举行,分别心极重的我又开始蠢蠢欲动地酝酿下山。是走是留举棋不定间,我满山地转悠,其实是很想被说服留下。比较幸运的是遇到了土登师父和一位师兄,所以安心留下。第二天,惊奇地发现莲师法会改在莲师坛城举行……如今回想这段好笑的过往,深深的羞愧中体味到的是上师护念每一位弟子稍纵即逝善心的如海悲心。

  法会结束前的一天拜见上师,当时我压力很大,哭着对上师说,不知道该怎么办。上师说,多看《次第花开》。可当时的我总是看不进去,直到后来终于认真闻思了,才深感此书巨大的加持力及对治痛苦烦恼的殊胜。

  我第一次去圣地并待到了莲师法会结束,得益于大恩上师的加持及众多师兄为我提供的助缘,再再感恩!

  那一年,我满怀好奇地用相机留下圣地的诸多印迹。第二年再到扎西持林,似乎更是明白此行的目的,也为了减少无谓的干扰和分心,我没有留影。

  第二年我的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就是,不太想说话了,尤其是八关斋戒后,依然想保持止语。世间闲聊是我们凡夫人的通病,而于圣地修持一日胜过庸常处修持一年的功德,深感法会期间时间的宝贵,想尽量利用散乱的分秒多持咒。

  同行的师兄虽是第一次上山,却极为精进,在她的带动下,我也加大了转山的频率。一次傍晚转山,我遇见了上师。上师望着莲师坛城对我说:“弟子,你看坛城多漂亮。”那晚开始,我便前往坛城,或尽力转绕,或席地持咒。凝视着丹楹刻桷的坛城,聆听空灵悠扬的四皈依曲调,一切都唯美得不似人间。

  我时常觉得扎西持林是上师心间的幻化,是身为凡夫的我与上师之间零距离的地方,那里的一切都巧合到不可思议,甚至从返程机票预订到拼车等一系列琐事,一切都被安排得天衣无缝。

  临行前,我祈求上师加持消除我的傲慢、贪睡、嫉妒等不好的习气。我相信在上师的加持下,自己慢慢会有所改变。

  这两年,我也经历了一些痛苦。业力现前时,往往几种痛苦一起来袭,那些切切实实的感受,让我难过得无法抑制。有天早上,我内心极度绝望,无助至极地在地铁站台蹲下,茫然失措地一遍遍持咒。内心极度的痛苦让我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选择结束生命,只是身为佛弟子,深知人身难得,结束生命只是苦难的开始,并非结束。现在回想,依然心有余悸而很心疼自己。但这些痛苦也让我推己及人地了知了其他众生的痛苦,才会真实地希望其他众生离苦得乐。

  诸苦源于往昔恶业,唯有佛法能救我。所以那段时间我对着上师的法像,凝视上师慈悲的眼眸,一遍遍地念诵《金刚经》,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希望以己之身代受所有众生苦,愿一切众生具足安乐。往往这般,心情便会开朗许多,甚至痛苦会瞬间消失,随后也切实感受到了回向的真实不虚。所以说,痛苦即恩典,转为修行之庄严。

  一位师兄的上师曾说过一段非常动容的话:“你要记住,你是师父的徒弟,无论你做过什么,无论在哪里,师父都会伸出一只手给你,也无论你多么的痛苦多么的烦恼,都一定要记得把你的手也交给师父。”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心情低落,一天晚上我突然怀疑自己患有抑郁症,胡思乱想之际,一个虽熟络却极少电联的师兄突然打来电话,话题被我引申至抑郁症,她则非常确信地说我并没有这样的症状。我始终觉得她的电话是上师三宝的加持,让如惊弓之鸟般脆弱无助的我稍稍安心。所以遭受苦难时应当了知,上师三宝恒时不会舍弃我们,是我们最究竟的依靠。这并非安慰,事实如此。

  每次回家,母亲都会念叨,如果我当初读研了该多好。可我觉得,如果真读研了,就又不知生活是哪般光景,不知去了哪个城市,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方便去学习佛法,也不知会有多晚才能与大恩上师结缘……如今这样,我不后悔。无论生活际遇如何,值遇佛法与上师,这百千万劫难遭遇的如意宝,已经是此生最珍贵的财富。

  在此,感恩大恩上师及所有为我的修行提供助缘和顺缘的人!

  浮生如梦,若人尘俱老,愿不忘初心!

  卑劣弟子 降央曲尊

  完稿于2016年2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