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程心路

       2015年7月,儿子刚刚高考结束,恰逢有些师兄相约去扎西持林朝圣,于是果断地给自己和儿子报了名。说心里话,当时确实有一份私心,希望孩子去圣地受到加持,能被录取到一所理想的院校,这个想法现在看起来真真的是很俗的。起初我本人非常非常想去,但因为还在上班,不太好意思跟领导请假,所以一直摇摆不定,最后在师兄的指点下祈请上师加持,终于还是如愿踏上了朝圣之路。由于之前只是在照片中见过上师,一想到要亲见上师就感到莫名的欣喜,在去成都的前一天晚上兴奋得几乎是一夜无眠,感觉这真的不像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人该有的兴奋。

       7月13日凌晨4点,我们一行人在成都踏上了去往藏地的路程。雨在下,天没亮,前路一片迷茫,我的心也如车灯的射程范围一样,只见眼前些许光亮,更多的是迷茫。修行只是近两年的事,零零散散不成系统,无明时常笼罩心头,也经常感到被烦恼所困。思绪随着场景在变换,天见亮,雨渐停,心绪也豁然开朗。

  随着行程渐入藏地,寒冷和高反也随之而来。路途中的一次休息,下车后由于高反只能灰着脸喘着粗气。一低头见到草原中的小野花,很吸引路人的注意,带给人一份特别的欣喜。抬头看,一望无际的草原,野花星星点点,开阔空旷,身心随着空间在无限扩张,收获的是震撼。这就是一片和一朵、博爱和小爱的区别吧。

  身随路在走,心随景在变。花只为开,无需你见与不见。

       路边逐渐出现了村落,房子的颜色跟上师身着的藏袍红是同一个颜色,看着格外亲切。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了这个颜色,亦或是期许这一抹藏袍红加身……

  见着村落,师兄就说快到了,又经过数个弯路、坡路,也经过了上师的出生地。由于身体疲惫至极,也就无心顾及其他了。当晚8点多终于到达终点——扎西持林,迎接我们的是早到的师兄,还有雨水和泥泞。

       晚上停电、停水,清早起床去厕所看到顺着水管流淌出的雨水才顺便洗了一把脸。经过一晚的休息,早晨身体已好多了,呼吸着清凉的空气,身心舒畅。环顾四周云雾中时隐时现的雪山还是让我兴奋了好一阵子,很诧异一座山能在不同的高度呈现春夏秋冬的不同景致,这就是圣地殊胜之处吧。

       照片中左边的红房子应该就是大恩上师著作《次第花开》的封面拍照地,我们就住在这排红房子里。从看到书上的照片,到亲自走进去,甚至是住下来,真的是不可思议,之前从没敢想过。右边的照片是文殊殿的后侧,走进文殊殿,我听到了有生以来最美妙的声音。第一堂是根荣法师的课,法理丝丝入扣,滋润着心田,虽然现在对法理已经记不住多少了,但是法师柔软的声音直到现在都教化着我。像我这样愚痴的众生,法理教言的摄持可能还没有能力感受到,只能是通过有形的声音来教化我。之后听到的每位法师讲课的法音都是那么柔软,这是从多么慈悲柔软的内心流淌出来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连语态和语气都能这么教化他人的人,一定是佛菩萨的化身吧。从扎西持林回来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跟别人语音聊天时,我都要回放一下,听听自己的声音,尽力改变自己的习气,尽量变得柔软。法师们是需要多么精深的修行才能修炼出如此优美柔软的法音,作为凡夫的我真是望尘莫及!

      每次在讲堂里坐下听法,我都想永远地就这么坐下去,不再起来。之前只是零零碎碎地在网上学过一些知识,从没有这么系统地修学过。写到这里,真心特别感恩上师的大愿和慈悲,能让各地赶来的信众如理如法地修习佛法。因为发心的原因,听完法师的讲课没等上师开示就赶紧向食堂走去,走到转山要经过的铁门处,我正在拐一个直角弯去食堂,突然间听到一位老觉姆转山时放声地歌唱,唱的是什么我听不懂,但是嘹亮优美的歌声摄人魂魄,我觉得那是我听到的最美的天籁之声。几次回头想快跑几步追随她老人家去转山,可以不讲话,只要默默地跟随她就好,因为我觉得那声音就像是引导我前行的呼唤,归来吧,归来吧……但最终我还是向食堂走去。时至今日,可以说当时没有追随她老人家都是我此行的遗憾。

  上山的第三天,同行的师兄安排大家拜山。因出行前走得匆忙,拜山的护膝、围裙、手套什么都没准备,正在发愁时,洗饭盒时儿子只是随口跟师兄提及我们要拜山,好心的师兄就关心地问起来:“有没有护膝?我有,可以送给你。”一小会儿的时间就解决了我的困扰,圣地的加持真是无处不在。早饭后集中到觉沃佛殿,大家先发愿拜山,然后启程,我走在队伍的后面,刚刚离开上师院子的小门,就听见师兄们呼唤上师的声音。

  我就这么一脚门外一脚门里遇见了上师,紧张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听到传到耳朵里的声音。至今还记得上师的声音,很深邃,像是每个细胞一起共振发出的声音,很特别!上师也很高大魁梧!大家围在上师周围,师兄们都受到了上师的摸顶加持。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上师,感觉发自内心地喜悦。

  听到上师要求大家去经堂听课,大家就都暂停拜山。听完课之后上师为这次普贤讲堂的法师们总结,我也有幸挤在人群中拍到了上师和法师们的珍贵法相,特别是照片中上师胸前的“蓝光”瑞相特别明显,仔细看感觉像是文字,有螺旋的文字,因为愚痴我不解其中密义,但感觉欣喜,珍贵!增上信心!法喜充满!

      下午师兄们又集结起来一起去拜山,刚拜了两三个大头,就看到上师打着一把与藏袍颜色相仿的红色大伞向讲堂走去,于是我受到了上师的第二次加持,上师用伞敲在我的头顶,我想这是上师期待唤醒我们这些无明众生吧。上师告诉师兄们下午辩经,可以来经堂看,于是我们再一次暂停拜山来到经堂。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辩经,虽然听不懂,但是看到每个出家人对佛法的态度便已感觉受了极大的加持。上师坐在高高的法座上看着这些精进的弟子们,也是一直面带着微笑。

      辩经刚结束,还没等上师开示,师兄们就召集大家去第三次拜山了,大家觉得来到圣地一次不容易,该行持的善法都要做一下。

      刚开始拜,山边就出现了一抹彩虹,大家更觉得充满了力量。拜山也真是神奇,一行人不分老幼胖瘦,也不论身强还是体弱,年长的60岁,年幼的6岁。我跟随几位师兄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每个人都是这么三步一拜。有的师兄之前胳膊骨折了,也坚持拜下来了;有的师兄裤子磨破了,其他师兄把护膝奉献出来自己捡一片纸箱碎片垫着膝盖也愣是坚持下来;有的师兄在山上走路都是喘着气的,但是拜起山来尽管吃力,喊着叫着哎吆着爬起来,照样是走三步,再默默地俯下身躯亲吻着大地,再吆喝着起来,就这么重复着同一个动作绕圣山一周,满脸灰尘地拜到了起点——觉沃佛殿,并圆满回向。当天我便夜梦吉祥清澈的湖水,大鱼欢腾雀跃!

      说来也奇怪,第二天清早起来并没有因为前一天的拜山而腰腿疼痛,反倒是因为前一天的拜山,用身体亲自丈量了这片神奇的土地而多了一份亲切感,双脚踏在地上像碰触了敏感的神经,一股暖流从脚底流遍全身。当天召开金刚萨埵法会,一早祥云笼罩山谷,云雾缭绕,犹如仙境一般。因为要去食堂发心得晚来早走,所以可以坐在离上师法座很近的位置。坛城的经堂里坐满了信众,随着上师摇动铃杵念诵经文,法会开始。期间我居然静坐着就睡过去了,梦境中眼见自己周身都流淌出黑水,我想应该是清洗了我无始劫以来的很多罪业吧。合十感恩!然后又接受了上师的灌顶。法会期间上师还告诉信众,坛城加持力非常稀有,有时间大家可以转绕坛城。

      因为19号要下山,所以师兄们安排18号下午拜见上师,我们怀着期待的心情在上师的小院外手捧哈达恭敬地等候拜见上师。轮到我和儿子时,我的内心无比平静,没能讲出一句话,儿子却心生欢喜,特别高兴,上师用经本赐予了加持。临离开上师前,我着急地问:“上师我要皈依,能在这里皈依吗?”等到上师说之后会在经堂内统一皈依时,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当天下午来到文殊殿一边听法师讲课,一边等待上师传授皈依。现在已经不记得法师讲了什么,只记得当时祈请上师早点儿来,不要让我错过了这次来到圣地皈依的机会。上师如约而至,我也如愿以偿地在圣地得以皈依,皈依后上师还慈悲地为我们带来的佛珠等物给予了加持。当天晚上我还参加了读书分享会,有法师开示,也有各位道友的分享。上师想得特别周到,使得我们来到山上的信众收获满满,时间安排也特别充实,无时无刻不在学习中。

       读书分享会结束后已是晚上9点多,看着庄严肃穆的坛城,心里觉得还有一份遗憾,就是没有转绕坛城,于是和同行的师兄相约一起转绕了一圈坛城,然后顶礼离开。同时还去了山顶的转经筒处,把每个转经筒转绕一圈,心里欣喜着没什么遗憾了才回屋收拾行李准备明天的回程。感觉在圣地的最后一个夜晚时间是那么短,夜里梦到自己坐在草地上,上师在传法,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法,结果就被要同走的师兄叫醒了,而我感觉似乎只是刚闭上眼睛。

  凌晨4点迷迷糊糊的我们上了返程的车,像来的时候一样出发时天还是很黑,但是回程的路不同了,感觉上师就在车的前上方,送了我们很远的一段行程,只要闭着眼睛就能感觉到上师的存在。感恩慈悲的大恩上师对每个众生赐予的加持,合十顶礼!

  回到成都后,为了消除18个小时下山行程带来的疲惫,就在成都住了两天。儿子说因为在下山的路上遇到堵车,我们步行穿越山洞隧道走了5.7公里,当时就想以后不再来了,但是过了两天之后又想尽管在山上住得不好,吃得不好,上厕所也不方便,山路也不好走,但还是想再来扎西持林。也许,这就是圣地特有的魅力吧。

  回到家之后,跟没来圣地的师兄分享来扎西持林的感受,那时我还很诧异自己见到上师为什么那么平静,不像有的师兄见到上师就泪流不止,还有种种不同的鲜明体验。当有一天翻看微信朋友圈再次见到了上师的法相时,心里刹那间为之一怔,突然有了揪心的感觉,不自觉地就流泪了。

  后来在佛子心语中看到别的师兄发出来的文字,自己也一次次地被感动。下山之后,我又在菩提洲网站的音频专区仔细倾听了上师的每一部著作,感觉上师形象变得鲜活起来,对佛法也增上了无比的信心,越听越学越觉得自己真的是业重福薄的愚痴众生,如我一样还能领受到大恩上师诸佛菩萨的加持护佑,只有感恩了!

  合十顶礼!                 

 弟子:三努曲珍 

 2016年1月24日于大连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