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四十二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讲了愿菩提心的第三个学处——修自轻他重菩提心。自轻他重就是在修学大乘的过程中把自己看得很轻,而把众生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所有的幸福快乐全部奉献给他众,而自己甘受痛苦失败,我们不仅仅要在思想上达到这种认识,更重要的是在行为上去实地去行持。

  可以说自他平等、自他相换和自轻他重这三者,是按照深度逐渐加大,难度逐渐加强的次第来排列的。自他平等的菩提心强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还有一半是想着自己;自他相换菩提心提倡“亏损失败自取受,利益胜利奉献他”,其内容大部分还停留在心中思惟和观想;自轻他重是在行动上将自他相换付诸实践,如朗日塘巴尊者在《修心八颂》中说:“愿我直接与间接,利乐敬献诸慈母,老母有情诸苦厄,自己默默而承受。”

  自轻他重的串习主要依靠熏修世俗菩提心,最后以此串习力量,行者也能做到自轻他重。但是唯有证得见道位,现前四平等性义,到那个时候才能真正地做到自轻他重。

  当然也有例外,如阿底峡尊者的上师仁慈瑜伽虽然身为凡夫,但因为世俗菩提心串习纯熟的力量非常强大,依然能够心甘情愿地代受众生痛苦而不会生起丝毫后悔之心。

  在上节课中我们也列举了世尊在因地发菩提心行持自轻他重的诸多公案。有的人可能就像听故事一样听听就过去了,内心却没有生起多少感受。这是不应该的。我们修习佛法一定要时时反观自心。想想佛陀在因地时能够为了众生布施身肉,如果换做是我,能不能做到这一点?有的人可能连想都不会想,更不要说实际去做了。当然,并不是要我们现在就去布施自己的身肉,但应该生起一种惭愧之心,看到自己的不足。既然佛陀在因地时,能够通过不断地修行扩大心量,在漫长的时间当中做到自轻他重,舍己为人,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到呢?实际上只要通过不断地座上修持、座间串习,最后我们一定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平时在日常生活中,为他人做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舍弃自己一点点无足轻重的利益,这样慢慢去串习,我们的境界也一定会有所提升,到时候再去行持一些现在看起来很困难的事业,也不会觉得困难,这一切都来源于心的转变。

  公案对我们的修行帮助很大,通过阅读思惟公案可以加深认识,佛陀、高僧大德们怎么去实行,我们也这样去实行,最终也能获得成就。以公案为我们榜样,心中按照公案以总相的方式作观察,这是引生定解的方法。

  而且,公案的价值是什么?行持这样的殊胜善法,获得这样的成就,这里面含摄非常甚深的因果关系。一般凡夫人以狭隘的心没办法彻见因果的关系,也没办法以自力知道业果的规律。但是佛陀已经现见所有前因后果的关系,并以他的现量所见为我们宣说,所以我们依靠佛语就能产生定解。

  总之,我们对于这些公案不能无动于衷,而应生起惭愧心,从心态和行为上随学世尊和诸位前辈高僧大德的殊胜行径。

  以上是上节课的内容回顾,下面继续讲解自轻他重之理。

  真正的自轻他重,是见道位以上的圣者菩萨才能做到的。但在现阶段,我们看到有人受到伤害,没有以这种心态和行为来摄持自身,反而以此来要求别人,不去帮助别人,这样是不对的。比如,当看到狗咬人的时候,有些人说:“你应该让狗咬啊,因为这属于自轻他重菩提心;如果没有让狗咬,那你就没有做到自轻他重菩提心。”并不是这样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对初学者来说,只能在小事做到自轻他重,而无法在大事上做到。因此,我们不能要求别人一定要忍受很难忍的痛苦,而是应该尽己之力帮助对方脱离这种痛苦。无论是自他平等、自他相换、自轻他重,我们首先应该努力让自己做到这些,而不是对别人说“你要修自轻他重,所以应该对我比你自己更好。”这样就颠倒了,只是在强化我执而已。我们学佛是为了修正自身,而不是去要求别人,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很多人学习佛法和高僧大德的教言,没有反观自心,而是看别人的过失,说:“你应该注意你自己,这个是对你说的,不是对我说。”或者说“你怎么不按照这样做啊,你要注意哦!”其实他自己已经犯了这样的错误,却只看到别人过失,这样就一点意义都没有。大家一定要经常观察自己的相续。我们学习佛法是为了改变自己,不是看别人的过失。看到别人出现过失,应该反过来认识自己这方面所做所行有没有不对的,怎么样改正过来,怎么样用佛法来对治,调伏自己的烦恼。

  有些人说:“尽虚空一切有情,也包括这只狗。狗咬人没有关系,用石头打它是不应理的。”但现实情况是,人也受到伤害了,你怎么能完全忽略被咬的人?难道狗是有情,被咬的人就不是有情了?所以,狗咬人的时候,我们应该也想办法帮助这个人解脱被狗咬的痛苦。如果你以救人之心用石头打狗,不要让这只狗继续伤害人,继续造业,那还是可以的。但这样做毕竟也伤害了狗,事后自己也要忏悔,念经回向给这个造业的狗。尤其要注意的是,不要满怀嗔恨地把狗打死了,而是希望给它一个提醒,让它停止这种行为。

  以前在学院的时候,法王如意宝让大家不要养狗,避免伤害修行人,因为狗已经堕落旁生了,再对这么严厉的对境造业,那这个狗的业障就更加深重了,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三恶道?所以,法王如意宝不给养狗,并不是舍弃了众生。法王如意宝也说了,如果要养,要好好看管,这样僧众也会给收养的人念一亿观音心咒作回向。

  自轻他重菩提心建立在自他平等和自他相换菩提心的基础上,所以,我们一定要再再思惟自他相换之理。

  要知道,不管享乐受苦都要转为道用。身为一个人,绝不可能出现永远快乐或恒常痛苦的情况,都是偶尔快乐、偶尔痛苦,苦乐交集。当我们拥有快乐或者遭受痛苦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它变成菩提道的本体。倘若痛苦没有成为行道的障碍,那就是菩萨的善巧方便,也叫做菩萨行、佛子行。

  如《佛子行三十七颂》云:“贫穷恒常受人欺,且为重疾恶魔逼,众生罪苦自代受,无有怯懦佛子行。”纵然财产受用等生来就一无所有,或者以前虽然有,但是被怨敌等摧毁了,哪怕是三餐温饱都成问题,不仅如此,还恒常成为众人欺凌、侮辱、谩骂的对境,再加上疾病缠身,被恶魔等凶神控制,苦不堪言,但是以自己遭受的痛苦折磨来想到他众遭受痛苦时又该多么难忍,尤其三恶道的痛苦那么大,我们这样的痛苦也不算什么。以此悲心,心甘情愿地代受一切众生的所有痛苦与罪业,于是对违缘障难无有丝毫怯懦心理,毫不退缩,具有这样的胆识心力,这就是一切佛子将衰败转为道用的行为。当然你前面必须要认识到众生对我们的恩德。

  《中观宝鬘论》也说:“穷困如饿鬼,亦莫生怯懦。”哪怕我们穷困潦倒衰败得像饿鬼一样,也千万不要心生怯懦,闷闷不乐。

  无论我们碰到任何违缘障碍,都不应生起怯懦之心。如阿底峡尊者说:“怯懦心现时,当提高心力。”很多人受到一点点挫折违缘,就觉得什么都不想做了,心里面特别不快乐,这样是不行的。比如有些人得一点感冒,就说:“哎,今天我感冒发烧了,所以不看书了,不念经了,不做功课了,不修行了。”这样就太不应该了。尤其作为大乘行人利益众生的心一定要生起,不要怯懦,应该勇往直前才对。

  博朵瓦尊者也曾经说:本来,对商人们来说,下雨下雪是一件不幸的事,但商人反过来看,下雪有益于马蹄,晚上下雨盗贼不会出现。同样,罹患重病、穷困僚倒、遭受诽谤、甚至包括梦中的痛苦在内,如果转为道用,那么就具有清净业障等许多功德。

  前辈大德们都说苦乐均是虚妄的,只看我们是否懂得改造自心。如果了知痛苦转为道用的方式,那就意味着痛苦的结束。一切过患转为功德,痛苦现为安乐,不为任何违缘魔障所害。《中观宝鬘论》也说:“如医术中说,以毒能攻毒,小苦除大苦,如是何相违?”按古代医书的观点,毒药运用恰当,也可以以毒攻毒,消除自身的痛苦。在中医当中也有这样讲的。同理,对于疾病、诽谤、违缘、不悦等,智者用适当的窍诀,就可以将之转为道用,消除轮回深渊的极大苦楚。

  所以,修行的好与坏不在于你眼前能不能看见光,身上有没有感受,这不是见解增上的标准。有的人特别执著,“你看,有一道白光飞过来了”,可能他眼花了。有些人还说:“啊哟,我打坐的时候身体发热了,可能是我的功力增上了。”这样执着于外境就很容易误入歧途。

  修行的好坏就看你能不能把一切妄念转为道用,这才是衡量的标准。我们要观察自己的相续,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有没有增上,最起码观察下我们的人际关系有没有改善,这也是我们修行有进步的标准。

  有的人说自己的业和烦恼太重了,经常找活佛、空行母去打卦,碰到什么事也要去打一个卦,其实打卦的作用也是有限的。作为修行人一定要懂得改变自心,将一切境遇转为道用,这才是最重要的。

  将痛苦视为庄严,这在前辈高僧大德们的传记中随处可见。不像我们现在得一点病马上退缩了,这样是不应该的。

  一次朗日塘巴尊者生病了,结果第二天尊者就说:“昨晚我感到特别不适,修法的效果反而增长了许多。”的确如此,有些人晚上失眠特别痛苦,最后干脆就不睡觉了,开始念佛持咒,一个晚上念好几万,从此他修行越来越精进了。没有失眠痛苦,他不一定这样精进。前面也讲了,疾病转为道用的方法,希望大家一定要按照这个方法去做,能遣除很多障碍,也创造了修法的顺缘。

  法王贡仓巴也以自我经历现身说法:修行人历经种种磨难才能一见分晓;我本人曾经身上长满虱子,足达到一升之多,而长期以来一直能转为道用,因而任何痛苦也不能危害我。

  无著菩萨也曾以生病之外缘,使光明境界恢复如初并增上善法。这些高僧大德也是通过将疾病转为道用,增上自己的修行。

  因此,作为趣入大乘道的菩萨,如果自己幸福安逸,应当看成是不欢喜的事。当我们自相续萌生信心、出离心、珍宝菩提心这些安乐之因时,不可以执著不放,要想到:这些会因为我一念嗔心而毁于一旦,所以为了使之永不失毁,提前就要布施给众生。

  当处于痛苦之中,受到麻风、天花、现在的癌症等疾病的折磨,或者着魔中邪,被晦气所逼,诸如此类的不幸此起彼伏,身为菩萨的我们也要像在修皈依时那样,认识到这是上师三宝的大悲所致。

  有的人说:遭受痛苦为什么要想到这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呢?特别是有些人,入佛门之前,他没有任何病痛,心中似乎也没有什么痛苦。入了佛门之后,反而出现病痛、心里痛苦,做什么事都不顺,虽然口中没有说出来,但是心里面默默想:“这个上师是不是没有加持力?修这个法是不是没有用?”或者,“这个法跟我没有因缘。我是不是不应该皈依三宝?”由此怀疑,最后生起邪见,这是不应理的。

  虽然你入佛门之前好像没有什么痛苦,但是你仍然一直在造作恶业,而这些恶业的苦果,来世成熟时,肯定要遭受三恶趣的痛苦,尤其是现在很多众生,造恶业特别厉害,到时候果报成熟,你根本无法承受。现在这些恶果提前成熟在你的相续,这显然是上师三宝的大悲所致,消除无始以来我们所造的很多业障。

  所以,遭遇疾病折磨等的时候,心中应思惟:如今依靠上师三宝大悲加持,我生生世世当中所积下的不善因、后世所要感受的一切业果,在今生今世就得以成熟,但愿以我一人的这种灾难替代天边无际一切有情的所有苦楚。想到还有那么多众生遭受各种各样的痛苦,有很多众生遭受的痛苦没办法衡量,比如在地狱当中遭受的痛苦和人间的痛苦根本没办法比拟,于是心中思惟以我的痛苦来代替所有众生的痛苦。缘于众生这样观想转为道用特别殊胜。自己不要受一点点痛苦就向外埋怨,或者杞人忧天等等,这样是不应该的。

  当生起贪心嗔心等苦因时,不应该说“我该怎么办呢?我不应该生起贪嗔痴”,而应该生起欢喜心。为什么这样说呢?要想到,我相续中隐藏着随眠的贪嗔痴等烦恼,我自己没办法认识,也没办法知道,如今依靠上师三宝的大悲加持,让我看到自己的贪嗔痴,这是上师三宝以大悲警告暗示我:我的相续还有应该舍弃的烦恼。但愿依此承担起一切有情的贪心等所有烦恼,从而使一切众生的贪欲等所有烦恼和业成熟于我的相续。

  特别是平时没有痛苦的时候,我们都想不起上师三宝来,如今痛苦降临,不得不想到上师三宝;平时不想双手合十,如今不得不合十;平时不会和上师主动忏悔恶业,如今不得不忏悔!所以,痛苦还是非常有必要的,有痛苦才能修成佛法。痛苦来临时,我们应呵斥自己平时没有好好奉行善法、断除恶业,如今痛苦是应该的;如果继续行持恶业,不修善法,痛苦将会不断延续,甚至遭受地狱的无边痛苦;若想要转变痛苦,就应该转变相续,行为上做到断恶行善。

  如果能这样修心,不管是苦因,还是苦果,都可以转为道用,成为菩提道的助伴,进而使无数劫的罪业得以清净,使资粮得以圆满。虽然我们还要学修供曼茶罗积累资粮和金刚萨埵净除业障,但如果能做到刚才所说的自他相换,里面已经含摄了积资净障的一切法义,这是我们要牢记的。

  再者,当我们目睹破戒等恶劣的修行人时,无论是破自性罪,还是佛制罪,要对他修施受法,把自己的一切功德施舍给他,同时将他的苦因及苦果自己代受,愿他为主的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证得佛果。就这样发自内心修持自他相换。

  有些人看到病重的患者,尤其是得了传染病等很多现在没办法治的怪病,就选择远离,心中想:“如果代受他的痛苦,会不会跑来自己身上?”不会这样的。而且,这些老母众生造了业,感受苦果,我们不应该代受吗?心里面深深地祈祷上师三宝,让他们所感受的苦因苦果成熟在自己的身上,把自己所有的幸福、快乐、功德都回向给众生。

  当我们修持自他相换菩提心,获得八风不动的威力后(这里的八风,是指世间八法,不是东南西北风),如是再去实修自轻他重。

  (2)真实修持自轻他重菩提心

  前面的自他平等、自他相换修法,主要是座上思惟修,而自轻他重就要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因此,自轻他重的修法包括思想与行为两个方面。当然,行为上真正完全彻底的自轻他重,只有在证得一地以上的菩萨才能真正实施。但是在慈悲心十分炽烈的时候,就像前面所说的仁慈瑜伽上师一样,凡夫也有可能做到自轻他重,可这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们必须经过精神上的训练,才能适应下一步的要求。

  简单来说,自轻他重的修法,即是观想:“从今天起,不管获得解脱也好,没有获得解脱也罢,自己无论住于轮回还是堕入地狱,病也好,痛也好,遭受任何不幸都可忍受,但愿其他众生的痛苦成熟于我的身上,愿我所有的安乐与善果他们能圆满具足!”内心深处思惟并付诸于实际行动。

  具体修持自轻他重菩提心同样要具足前行、正行、后行三者。

  ① 前行

  前行做好座前准备并做身语意的调整。

  ② 正行

  经过前行,让心平静下来以后,就对上至有顶、下至地狱的一切有情,修知母、念恩,并萌发想要报恩的念头。那该怎么样去报恩呢?这里和自他相换一样,以大悲心领受众生的痛苦,并以大慈心施舍自己的快乐,如是修持自轻他重菩提心。

  第一,大悲代众苦。

  代受众生痛苦依然分为思惟和观想两个步骤。

  思惟

  思惟时,首先想到轮回中的老母众生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苦苦、变苦、行苦这三苦的折磨,如果我一人获得快乐,那又有什么意义?然后结合四种联结法修持悲心:但愿所有众生远离三苦的苦果及贪嗔痴等烦恼的苦因,以及由它所引发出的十不善业、五无间罪、近五无间罪、四重罪、八邪罪等苦因及苦果;如果他们能远离苦因及苦果,那该有多好;我一定要使他们远离苦因及苦果;为了他们远离苦因及苦果,我一定要虔诚祈祷上师三宝。

  但仅仅以四联结法修持悲心,光是祈祷,只是走个过场而已,这样也是无济于事,还要思惟:众生的十种不善业、五无间罪、近五无间罪、四重罪和八邪罪的一切苦因及苦果,但愿速在当下成熟于我的相续;如果能成熟于我的相续该有多好;一定要成熟于我的相续;为了令此等苦因及苦果成熟于我的相续,我一定要虔诚祈祷上师三宝。用这样一种心态和行为来取受一切众生的苦因和苦果,如是奉行。

  接着继续思惟:从现在起,如果真有这样一个身临其境的机会,可以将他人的苦因及苦果转嫁于自己,将自己的乐因及乐果赠送于他人,即使自己不能获得解脱,我也义不容辞,也如是心甘情愿地代替一切众生的血肉、骨骼、病痛、死亡等。

  比如在我身强力壮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病人,就必须当仁不让地代受对方的苦痛,将他人的病痛完完全全地迁移到自己身上。作为一名大乘修行人,我必须要做到这一点:如果我的死亡可以消除或者代替一切众生的死亡,我就应当义无反顾地去领受死亡;如果自己堕落到地狱之处,那么地狱一切众生的痛苦都由我来感受……

  就这样将轮回世间的生老病死等所有苦因及苦果一一进行思惟。我们一定要发自内心地思惟,如果现在遇到这样的情形,我也一定要真正地去做。不能大概想一想就过了,这样没什么收获。心里面一定要真真切切地思惟、发心,把法义深入相续。

  当然,现在只是一种思维而已,实际上我们是做不到的。但经过日积月累地串习,让自轻他重的念头生根、发芽,并逐渐成长到十分强壮之后,总有一天,我们在行为上也能够做到。

  我们不要以为思惟一次就能做到,那是不可能的。这要长期地去串习。现在很多人就是听一点课而已,不想去修。光光闻思的力量是非常薄弱的,烦恼现前的时候,自己对治不了,不是佛法没有加持,而是没有真正地去实修,没有把佛法融入相续中,这样烦恼还是烦恼,佛法还是佛法,没办法获得佛法的殊胜加持。就像口渴的时候看到水,却没有喝,最后渴死了,这样没有一点意义。佛法分为教法和证法,在教法和证法当中,证法是最重要的。闻思教法,最后一定要现前证法的功德。这是最终的目的。

  以上是思惟的部分,下面再讲观想的部分。

  观想

  观想的时候,可以将自己的身体观想成与天下众生数量等同的无数身体,每一个身体成为每一个众生的替身,我甘心去代替每一个众生的痛苦,应如是修心。

  或者观想:我的身体变成庞然大物,遍及三界六道一切处所,然后将自己的上半身观想成三善趣的众生——天人、非天(阿修罗)以及人。为了令善趣众生远离痛苦,观想自己的上半身去承受善趣众生的行苦、变苦为主的一切痛苦,因为我的上半身承受了这些痛苦以及痛苦之因,善趣众生的痛苦也就因此而灰飞烟灭了。

  然后,又将自己的下半身观想成三恶趣——地狱、饿鬼以及旁生道的众生。为了令恶趣众生远离痛苦,我将由自己的下半身去承受它们的痛苦以及痛苦之因。接着从地狱开始,分门别类、细致入微地观想地狱等三恶趣的所有痛苦,比如八热地狱、近边地狱、八寒地狱、孤独地狱;隐住饿鬼之外障恶鬼、内障饿鬼、特障恶鬼,还有空游饿鬼;旁生里的海居旁生和散居旁生。总之,详细地思惟此等痛苦以后,但愿这些痛苦以及痛苦之因成熟于我的相续,使沉陷那里的众生远离所有痛苦,享受人天善趣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一切安乐,所有的众生都能成佛。到最后,一切众生成佛时,想到那些众生是依靠我的善根而得以成佛的,我实在喜出望外。

  我们还要生起这样的想法:在漫漫岁月里,就算是为了一个有情需要在尽恒河沙数劫里安住轮回,我也心甘情愿地忍耐。在入定及出定等一切时候都要有这样的信念才对,因为当前我们所行持的一切善法,从众生的角度来说,就是为了救度一切众生;从自身的角度来说,就是为了断绝人我执和法我执而证悟心的自性。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为了成办解脱。因此按照这样观修是非常重要的。

  经过日积月累的熏习,就能逐步培养出一个坚定不移的决心:如果有一天真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能做到为了断除众生的痛苦,而去接受它们的痛苦。经常再三地反观自心,看自己能否真实地生起这样的念头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串习力特别薄弱,虽然有这样的愿望,也会心血来潮地作一些虚伪的观想,但一想到这是真真切切的事实,就会临阵脱逃、退缩不前。此时,就应当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将隐藏起来的自私心、贪欲心都彻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让它们无地自容,然后又继续修持。

  要知道,这样自轻他重的想法,我们能在一刹那间生起,功德也不可思议,顷刻就可以积累无量的资粮,清净无量的罪业,这是毫无疑问的。因此,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生起这样的念头。

  但勉强也没有用,这需要因缘条件具足。这里的因缘条件,就是指知母、念恩、报恩以及四种联结法。这些修法是所有的菩提心修法必不可少的程序、框架以及重要结构,其他修法都是在此基础上增加了一些不同的内容而已。我们从四无量心一直修到现在的愿菩提心,都要修知母念恩报恩,以及四种联结法,这是特别重要的。

  这种一再反复的观想方式,就是以大悲心领受众生痛苦的内容。

  第二,大慈施己乐。

  和前面所讲的内容差不多,首先以四联结法修慈心。

  然后再修自他相换,从今天起,将自己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等乐因以及自己的身体、受用、三时所积累的善根全部布施给一切众生,愿这些乐因及乐果速在当下成熟于众生的相续;如果能成熟于众生的相续多好啊;一定要成熟于众生的相续;为此我一定要虔诚祈祷上师三宝。用这样一种心态和行为来布施自己的一切乐因及乐果给众生,如是奉行。

  接着继续思惟:如果有一天真正有这样的机会,我甘愿布施自己的一切乐因及乐果。

  如是思惟后随即观想:自己的身体、受用、三时所积累的一切善根,其数量犹如尽大地微尘数、极其可观,如是布施奉献给一切众生。众生获得这些乐因及乐果之后,享受人天善趣果报直至圆满佛陀之间的一切安乐,到最后,一切众生成佛时,想到他们是依靠我的善根而成佛的,我实在是喜出望外。

  既然布施了这一切,那就不能出尔反尔了,对于这个身体,一切众生就算把我当成马一样将辔头放进我的口里,把鞍子鞴在背上,诸如此类,不管做什么不乐意的损害,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一切都取决于那些众生。比如别人说一些嘲讽你的话,或者拿起棍棒打你,那你绝不能再起嗔恨心,因为这个身体和心不属于你啦!你平常起嗔恨心的原因是,你觉得他伤害到你了,但如今你把身心都布施一切众生,或者供献给三宝,也就不属于你了,所以你绝不能再起烦恼。甚至在自他相换的过程中,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这时即便出现天大的事,也不能再起这种耽著乃至嗔恨心,依靠这种方式来断绝。

  不然很多人心里面发愿布施,口里面说:“我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布施给众生,贡献给三宝。”但还执著这是我的东西,众生伤害自己一点点,马上生起嗔恨心,那说明自己的修行还是不到位,法要还没有融入相续中,还是要再三地去串习。

  如果再说“我的身体……”,把身体执为我所,那显然不是菩萨的风范。如果把身体受用以及善根,毫不吝惜、毫无贪恋地施舍给一切众生,那么直接是利益众生,间接是利益自己。法王如意宝在《胜利道歌》等都说了,帮助众生也是真正利益自己。

  总之,就是要培养出这样一种念头:如果有一天真正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将自己的快乐及快乐之因施舍给他人,我也毫不犹豫地做到。

  现在我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念头,否则不会是一名凡夫。正因为我们缺少了这样的概念,才会从无始以来漂流轮回至今,付出了不可计数的代价,却没有得到任何回报,以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改变长劫以来养成的自私恶习,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必须以滴水穿石的精神,持之以恒地修习以大悲心领受众生痛苦,以及以大慈心布施自己的幸福这两个修法。

  一个人的习气并不是凭空而来的,是长期的串习力造成的。一般会说,某人天性善良,某人天性邪恶。其实所谓的贤善性格也是业造成的,多次缘于善业做串习,习惯就成为自然了,便会转为稳固的贤善性格。人造恶也不是注定他为恶的,也是通过串习身语意的不良行为,不知不觉就变成恶人了。所以我们成善或成恶就在于怎么样改变相续。常常串习善法,一心只往善处去做,那就会逐渐转为善的习性了。当然,刚开始做也会有困难,比较生硬一点的,等到习性稳固之时,就是本性难移了。所以善恶并不是本有的,而是通过长期的串习才变成这样的。

  改变也是要需要过程的。刚开始的时候,只能强迫自己去观想这两个修法,但我们的心根本不愿意真正地去接受这种理念。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去做?就是因为我们在前面知母、念恩、报恩的修法上有所欠缺。知道这个原因了,然后就回过头来再次去修持知母、念恩、报恩的方法,直到有把握真正做到的时候,才算达到修法的标准。在没有达到标准之前,决不轻言放弃。

  前面讲知母、念恩、报恩的修法也讲得比较详细,每一个四无量心讲的侧重面都不一样。给你们讲是讲了,但如果你们不修,那也没办法。就像佛在经典里面说的:我已经把解脱之法传讲给你们了,能否解脱依赖于自己。自己不去修,想获得解脱,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找到不能修持下去的原因,就一定要解决。

  ③ 后行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必须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从现在起,我要为了断除众生的痛苦而努力,无论自己是否能获得解脱,也始终将利益众生放在第一位;哪怕为了一个众生的解脱,而奋斗成千上万个大劫,也是心甘情愿的。作为菩萨不是考虑自己的,时时刻刻都是考虑众生,哪怕千万劫当中能让众生生起一些善念都不辞劳苦地去引导众生。      

  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勇气,并在这种勇气的基础上去做利益众生的事业。虽然每个人的能力不同,在利益众生的深度方面也有所差别,但是只要尽己所能地去做,就是行为上的自轻他重。

  这些说起来轻松简单,可是落实到行动上,就有很大的困难。困难的原因是什么?就是没有再三地去串习。我们必须以座上实修法要获得的见解来摄持座间行住坐卧的行为。如果上座修法的串习力不够,在座间落实到行动上就比较困难,所以座上和座间这两者一定要结合起来,这是特别重要的。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很困难,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必须要锲而不舍,全力以赴。以前在面临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或者遇到官场中的尔虞我诈时,我们能够做到不低头、不屈服,并自以为是地将其看作是勇敢。其实,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是我执强大的显现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勇敢。如果能够直视,甚至战胜在修持自轻他重等修法上所遇到的困难,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勇敢。这样的人,才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在修习自轻他重等菩提心的修法上遇到种种困难,菩萨都能真正地面对它,能转为道用,这就是菩萨是勇士的原因。作为修行人,尤其作为大乘修行人,我们应该将自己培养成这样的勇士!

  修学大乘佛法的人一定要有这样的勇气,口头上说自己是学大乘的,甚至说学密乘的,但是在危急关头你能不能舍己为人?比如,在发生地震时,没有学过佛法的一些人尚且能做到牺牲自己去救护别人,而有些受过很长时间大乘教育的人,对自己的执著却非常可怕的。在这样的“战场”上,的确是可以分出哪些是怯懦者、哪些是英勇无畏者。所以,大家学到的知识不要挂在口头上,而应该经常拿来衡量自己。前面也再三说了,我们所学到的法要一定要运用到生活当中,再三串习思惟,这是特别重要的。

  当今这个时代,从物质方面来讲,生活比以往还要多姿多彩,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人们内心的痛苦、压力、烦躁,却比过去增加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可谓是得不偿失。过去,不少人以为有钱、有地位、有财富就会带来快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才知道有钱、有地位、有财富并不等于快乐,快乐反而逐渐远离他,痛苦层出不穷,甚至还没带来利益,自己就因为无常而与世长辞了。

  我们知道的明星,2003年,张国荣选择愚人节跳楼自杀,临死之前他拥有三亿港币的身家,但万贯家财却不能化解他的痛苦;麦当劳公司前总裁吉姆·坎塔卢波也是赤条条地猝然离开了人间,除了制作“巨无霸”、炸鸡腿等而欠下了累累血债之外,没有带走一分一厘、一针一线;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也是抛下了巨大的家业撒手人寰……这样的事例简直是不胜枚举。他们当初所挣的这些钱财,并不是像下雨一样,不费吹灰之力便到手的,他们也是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但这些金钱、名利非但不能拯救他们,反而因为这些金钱、名利而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其实,真正的快乐来自内心,人要想离苦得乐,就必须要从内心下手。关键要知道:痛苦的根源是对自我的执著。因此,一旦你试着不再执著自我,将生活的重心转为利他,就会发现,原来压得你喘不过气来的东西,譬如对名利的殚精竭虑、对感情的患得患失,不知不觉中就不在了。

  有个教授和一个学生在田间小道上散步,突然看到地上有双鞋,估计是附近一个农夫的。学生对教授说:“我们把鞋藏起来,躲到树丛后面,看看他找不到鞋子的感受是怎么样?”

  教授摇摇头:“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可以通过帮助他,给自己带来更多快乐。你在每只鞋里放上一枚硬币,然后躲起来观察他的反应。”学生照做了,随后他们躲进了旁边的树丛。

  没过多久,一个农夫来到这里,把鞋往脚上套。突然,他脱下鞋弯下腰,从里面摸出了一枚硬币,脸上一下子充满了惊讶和欣喜。他又继续去摸另一只鞋,又发现了一枚硬币。这时,教授和学生看见他激动地仰望着蓝天,大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情,话语中谈到了生病无助的妻子、没有东西吃的孩子……(可能这个硬币是金币,特别值钱,不然买不到多少东西。)

  学生被这个场景深深地感动了,他的眼中充满了泪花。这时教授问:“你是不是觉得这比恶作剧更有趣呢?”

  学生说:“我感觉到了以前从不曾懂得的一句话——给予比接受更快乐!”

  佛陀告诉我们:一切快乐,都是从利益他人中产生的;一切痛苦,都是只为自己而引起的。你若能明白这一点,并尝试着去慢慢地改变,其实得到幸福也是很容易的,并且很长久。

  通过上面例子我们也能知道,给别人快乐比给别人痛苦,让自己更加快乐。还有,很多人有这样的习气,经常用各种方法来捉弄别人,以为自己非常聪明。其实这种世间的聪明是造业,只能损自己的福报而已,并不突出你很有智慧,这一点大家要注意。以前如果造过这样的业,应该念金刚萨埵等忏悔。

  总之,所有的过错要归咎于自己,所有的利益奉献给他人,这就是八万四千法门的总集。

  在前弘时期,藏地的佛法非常兴盛,但是后来因遭遇朗达玛灭佛,佛教遭到了毁灭,为了重振佛教,国王智慧光多次派人去印度迎请阿底峡尊者。但因为因缘不具足,尊者并未答应。

  后来智慧光国王为了迎请尊者,到了印藏边境筹备金子,结果被一位外道国王抓起来关在监狱当中。菩提光马上召集军队前往相救,也没有成功。菩提光想要重新举兵营救,但一边担心生灵涂炭,一边又害怕智慧光国王死在监狱,自己在战场上牺牲,大乘佛法没有机会传扬到藏地,于是他就决定与外道国王和谈。外道国王回复说:“如果你们进入我的教法,我不但可以放人,还可以奖赏你们大量金子。如果不答应,就拿与智慧光身量相等的金子来换。”

  通过四方寻找,菩提光得到了与头部以下身体等重的金子,然后他去探视智慧光国王,告诉他再寻找到与头部重量相等的金子便可以相救。但有气无力、奄奄一息的智慧光国王说:“这些金子一点一滴都不要给外道国王,否则太可惜了!我现在人已经老了,即使被释放也做不了什么。你们若能把这些金子用来迎请阿底峡尊者到藏地弘扬大乘佛法,我死也瞑目了!但你们一定要告诉尊者,我是为了迎请尊者而付出了生命,希望尊者能把大乘菩提心为主的法要弘扬到藏地,众生和佛法都需要尊者!”

  不久他在监狱圆寂了,于是菩提光全力迎请阿底峡尊者。

  尊者听到智慧光国王的事迹后,非常感动地说:“藏王是非常了不起的菩萨,你们为了大乘佛法如此付出,也是菩萨,我应该去藏地弘扬大乘法。但我还要斟酌考虑一下,你们暂时不忙把金子供养我。”然后他就开始祈祷度母本尊,请求指引。度母告诉他:“如果前往藏地,你可以利益无量众生,但寿命会缩减20年,原来能活到92岁,去了藏地的话,将于72岁圆寂。”阿底峡尊者想:只要能把大乘佛法弘扬到藏地,寿命减少也无所谓。于是尊者为了众生,义无反顾地前往藏地弘扬大乘佛法。

  通过这个公案我们可以知道:藏王智慧光为了迎请阿底峡尊者到藏地弘扬大乘佛法,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阿底峡尊者来到藏地,也减少了20年寿命。所以大家都要想一想:如果自己与某一个地方有因缘,敢不敢发这个愿?能不能像藏王智慧光一样,为了众生牺牲自我?

  正是因为他们的付出,以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灯论》为蓝本,宗喀巴大师造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无垢光尊者的《大圆满心性休息》,华智仁波切撰著的《普贤上师言教》等修心法要,才得以在藏地各教派中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如今这些教言,不单单是藏地的遗产,在汉地以及西方等很多国家都在学习,利益了无量的众生。

  总之,希望大家在修学过程中,一定要学习智慧光国王和阿底峡尊者的发心,始终要想到利他,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行持自轻他重的利众事业。

  (3)修量和利益

  阿底峡尊者的另一位上师达玛绕杰达的感人事迹,就是自轻他重修法的标准。

  达玛绕杰达尊者属于声闻有部的一位班智达。(声闻有十八部,尊者是其中一切有部的一位班智达。)虽然他一生中没有听闻过大乘佛法,但他安住在大乘种性中,不经勤作自然具有大悲心。

  一次,他的邻居患了一种严重的疾病,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医生说:“治疗此病,需要活人的肉。只有活人肉才能治疗这个疾病,但活人的肉不好找,看来没有办法了。”

  人们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找到所需的新鲜人肉。当时尊者外表呈现一种声闻的形象,但是内在具足菩提心。当尊者知道这一情况后就说:“如果能治愈他的病,我就布施身肉。”说完,便亲自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送给了病人。病人吃了肉,果然见效。很快就痊愈了。

  但达玛绕杰达尊者当时没有证悟空性,只是一名普通的凡夫,所以感受了特别剧烈的疼痛。但是因为悲心极其强烈,并没有生起后悔之心。

  得知真相的病人走到他的床榻前,满心怀疚地说:“非常感谢您的无私奉献!因为治疗我的病,让您承受了如此的痛苦,实在是过意不去。”尊者和蔼地回答说:“只要您安乐,即便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当晚,因为伤口烧灼般地剧烈疼痛,尊者一直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直至凌晨,才朦朦胧胧地进入梦乡。在梦境中,出现一位身着白衣之人,慈祥地对他说:“善男子,要想获得菩提,必须经历像您这样的苦行,善哉!善哉!”说完之后白衣之人用手抹上唾液擦拭尊者的伤口。等尊者醒来之后,发现伤口竟然完好如初,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原来梦中的白衣人,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

  正是因为慈悲心的力量,才打动了观世音菩萨,而使尊者能够获得如此神奇殊胜的加持。从此以后,尊者如理如实地证悟了实相密意,并对龙树菩萨所著的中观理集五论的词句(中观理集五论即是《中观根本慧论》《回诤论》《七十空性论》《六十正理论》《细研磨论》),全部能够朗朗流畅地背诵,不费任何力气。

  《中观庄严论释》中说,大乘根基有两种情况:一是先产生大悲心,然后证悟空性;一是先证悟空性,然后再生起大悲心。达玛绕杰达上师,就属于前者。

  虽然自轻他重修法的标准是这样的,而且依靠这种自轻他重的力量能够进一步令我们获证空性,我们目前肯定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即便如此,我们也应当将其作为一个前进的目标、努力的方向。最关键的,就是要往这个方向走。

  我们并没有说,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就开始布施身肉给众生,这是不可能的。有些人虽然表面有一些慈悲心,布施众生一点身肉,但由于疼痛会生起后悔心的,可能还会生起嗔恨心也不知道。所以这方面没有开许。

  自轻他重菩提心的利益,如前所说,能带给我们世出世间一切利益。

  江西卫视的《传奇故事》曾经讲述了一个白血病儿童的家庭故事。

  有一位从事幼教的单亲母亲,带着幼小的女儿与父母一起生活。孩子5岁那年,突然被查出患上了白血病,唯一的治疗途径是做骨髓移植,移植成功后的生存率也只有50%左右。医生说,若不尽快给孩子做骨髓移植,后果将不堪设想。这位母亲想把自己的骨髓给女儿,结果不匹配。但捐献中心发现,她与另外一个患着白血病的七岁男孩相配。

  当他们动员她为男孩捐献时,幼师一家人商量之后回绝了。理由很简单,考虑到手术或许存在一些风险,她又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如果她出了点什么意外,身患重病的女儿怎么办?年迈的父母怎么办?

  七岁男孩的父母得知这个消息后,带着孩子找到她家,跪在她面前求她救命。幼师一见男孩惨白的面容,潸然泪下,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由于人体干细胞要增长到一定数量才能移植,所以手术前必须用药促进干细胞加速增长。但这种药物的副作用大,会引起发烧等症状,所以给药的间隙需要拉得比较长。因为惦记着躺在病房的女儿,也担心日益羸弱的小男孩,幼师强烈要求医生缩短给药的进程。于是她在持续高烧40度的煎熬下,提前完成了术前准备,顺利地给小男孩做了骨髓移植。为了感谢这位救命恩人,男孩的父母送来5万元。但她说什么也不肯要,并说男孩手术后的治疗期还长,钱要花在他的治疗上。男孩的父母感激不尽,到新闻单位反映了她的事迹。

  新闻一报道,小城里的好心人就开始为这位善良的母亲捐款了。有一个打工的农民青年也捐了三百块。不过几天之后,他又找上门来,不仅想把那三百块要回去,同时还要跟她借两千块,民工说他的父亲突然查出得了胃癌,在医院躺着,还差两千块钱的手术费。

  家里都说这是骗子。但她觉得不像。通过暗访,她发现那人说的情况属实,于是赶紧又加上两千块给小伙子,让他为父亲及时做了手术。

  别人的事情都圆满了,男孩得到了骨髓,小伙子也给父亲治了病,但与女儿相匹配的骨髓却一直没有找到,钱也用完了,眼看着日日逼近的死亡,年轻的母亲只好把女儿接回家,抱在怀里天天以泪洗面。没想到奇迹发生了!女儿的身体出人意料地一天天好转起来,最后居然完全康复了。

  这让医学专家们惊讶不已,纷纷说:“根本不可能,这种白血病即使做了骨髓移植,生存率也只有50%。”这件事在当地医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不少血液病医学专家闻讯而来,希望能弄清楚白血病不治而愈的原因,但始终给不出合理的解释。

  虽然他们认为是奇迹,但其实,这就是自轻他重修法的力量,年轻的幼师母亲,虽然身处困境,却用她一颗纯善之心,无私地奉献出自己的血肉和钱财援救他人。这样的善举,自然会感天动地,现世得到善报。也许她不信佛,但她的善心善举就是佛法。

  总之,自轻他重菩提心的修法非常殊胜,暂时可以遣除违缘,满足世间的一切所愿,究竟依靠这样殊胜的修法能够证悟空性,就像达玛绕杰达上师那样,最终成就佛果。正如《父子合集经》所说:“佛子善行施,捐舍己身命,以是因缘故,得成最正觉。”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有人说:“因为要修自轻他重,所以狗咬人是应该的。”这么说是否有道理?为什么?

  2.修行的好与坏该如何衡量?

  3.遭受痛苦为什么要想到这是上师三宝的加持?

  4.当生起贪心嗔心等苦因时,为什么要生起欢喜心?

  5.请说明真实修持自轻他重菩提心的正行步骤。

  6.请简要说明自轻他重的修量和利益。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