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信心——点燃智悲的灯火

       两年前的一幕情景,至今仍然深深地映刻在我的脑海中,每次回想起来总是心潮起伏,激动不已。

  那天下班到家后,我打开电脑收看上师的视频《心愿》。看到画面中上师为了利益众生到处奔忙,那抹红色的身影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视线,不知不觉中泪水已模糊了双眼。画面在泪眼中虽已不清,但那一抹艳丽、纯厚的红色,清晰地出现在我心里,并随之涌起一个迫切而真诚的念头:希望自己能成为那红色僧衣的一角,紧紧追随着上师,不离不分!

  这是从未有过的一种强烈的愿望。那一刻乃至过后的许久,我都以为那样的心念叫做对上师三宝的强烈信心,应该持久保持。但在后来的修行过程中,发现自己的状态上上下下、起伏不定,且一直找不到根源。直到我看到上师新作《透过佛法看世界》中的开示,宛如一盏明灯照破自己的迷惑,让我豁然明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也给我指引了努力前行的正确方向。

  上师在书中清晰地解释了什么是对三宝的信心:

  “对三宝的信心一般可分为三种:清净信、欲乐信、胜解信,或者说是信心的三个层次。

  “有的人天生就对佛教有好感、有亲切感,见到佛像、经书、寺庙、僧侣、僧衣等,或者听到佛陀、大德的生平事迹,或者听人讲解佛法,心里就欢喜、感动、仰慕,自然而然就相信三宝的功德和加持。他们对佛法或许还知之甚少,却对三宝怀着发自内心的爱敬。这种信心建立在单纯、清净的情感基础之上,所以称为‘清净信’。

  “欲乐信是指自己也想成为像佛陀、菩萨或倾慕的上师那样具有种种功德、庄严,或者听闻到佛法而愿意按照教导去做,从而获得正法的功德,比如听到轮回恶趣的痛苦之后,生起想摆脱远离的心;听到善趣、解脱的安乐,生起希求的心;听闻善恶取舍的道理后,生起想行持善法、断除恶业的心,等等。这时,对三宝的信心不只是欢喜、爱敬,而且还进一步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三宝那样的功德。

  “胜解信是在深入了解了三宝的不共功德和加持之后,从内心深处生起信解,确信三宝是自己走出三界迷途唯一的依怙。此信心不可动摇,不会因情绪、时间、地点、经历的变化而退转。这时,三宝不再是存在于外部、供仰慕的对象,而是越来越与我们的自心融合,成为自心中的安乐和力量之源,并将最终与我们的心无二无别。”

  通过上师详细的开示,我明白了自己两年前那一刻的信心只是最初层次的清净信,是不稳固的,纯感性的阶段,“不够坚韧、深广,不足以持续地激励我们采取行动去实践佛法,为解脱轮回而奋力修行”。上师真是遍知的,针对类似我这样的情况,又接着告知了解决的办法和努力的方向:

  “佛陀也曾开示说不要让情绪、偏好主导对佛法的信心,而应通过闻思修去检验佛陀的教言,由闻思而了解教法,由实修而获得证法功德,在闻思修的基础上建立起对三宝的坚定信心。”

  上师书中明确地指出了引发和建立信心的步骤:“信,首先是一种开放的态度。愿意放下成见,换个角度看问题,才能有新的见识和理解。”

  细想来,对于这个开放和接纳的态度,其实我和一些修行者一样,一开始并没有注意,更没有做到。因为从小接受的二元对立的观念教育和灌输,形成了惯有的带有许多成见的思维模式,使我们亲近佛法的同时,内心仍带有许多疑问。这个“疑”如能擅加引导和利用,可激发我们去不断学习了解、求证和发现,努力探寻究竟的答案。这个过程能促进我们不断增强对佛法的信心,最终引导我们到达彼岸。也即所谓的“大疑大悟,小疑小悟”!

  但如果这个“疑”不把握好,固守己见,只是为了批评和驳斥佛法,只能让我们离解脱道渐行渐远。其把握的关键就是自己的态度,是否是一个完全开放、能放下原有成见甚至打破原有的态度,是否是能够接受新的思维角度与模式、新的见解与观念的态度。

  上师在此处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他说抱有成见、固执己见的人,就如同“不揭开杯盖或者杯子是满的,都装不进水去”。这样的态度下,佛法的甘露是不可能润泽我们的心相续,我们更是无法体会和感受到其给我们的身与心,带来的无比美妙的安乐与祥和。我也找到了自己问题的症结所在:抱着装满凡夫分别念的“满杯水”,没有完全地倒空自己,没有把自己全然地托付给上师三宝。上师说:“抱着开放和接受的心态,才能学到东西。”是否愿意品尝和接受妙法甘露,建立对三宝的具信,取决于我们的态度。

  然而,仅仅是一个开放的态度还不够。怎样将开放的态度下接受到的实相,转化为自身的体证?怎样渐渐形成最稳固和不退转的胜解信?慈悲的上师在书中接着道出了修行的窍诀:“你相信佛陀的法教揭示宇宙、生命的真相,并不等于你立即就能理解并见到这个真相,你需要通过反复的闻思、提问、辨析、验证去启发自性智慧,使之流露显发出来。”这也即是我们常说的闻、思、修。

  在平时的行住坐卧等威仪中,我一定要牢牢记住上师的教言,不断串习,将学习到的法义、上师所传讲的教法逐步在生活中去验知、去实践、去行持、去依教奉行,谨慎地取舍因果,对治烦恼,时刻观照自心,将自心变得更宽广、调柔、慈悲、坚韧。无论面对怎样的对境,遭遇顺境或逆境时,都淡定从容,无大喜大悲,坚守自心,如如不动,时刻忆念三宝,外境的一切显现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随着闻思修行的深入,再不断巩固信心,努力使清净信逐渐增上为胜解信。

  看完上师的著作《透过佛法看世界》后,更清晰认识到信心对于我们修行者的重要。如上师比喻的“信心是开启修行之门的钥匙,修行也是不断增上信心的过程”,如果把我们每一个佛弟子比喻成一辆汽车,我们的修行比喻为驾车行驶的过程,我们想要驰骋在这通向光明彼岸的解脱大道上,首要的第一步就是插上钥匙,点火着车,而“信心”就是这把开启我们修行解脱之旅的车钥匙,并将一直插在车上,伴随着我们整个修行之途。

  《大智度论》云:“佛法大海,信为能入。”即唯依信心,才可以入于佛法的大海。《华严经》云:“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又:“信能生长菩提树,信能增益最胜智,信能示现一切佛。”信心对每一位修行人都很重要,具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力量。华智仁波切说:对上师三宝有上等的信心和恭敬心,就能获得上等的加持和利益;有中等的信心和恭敬心,就能获得中等的加持和利益;有下等的信心和恭敬心,就能获得下等的加持和利益;如果对上师三宝毫无信心,那就一无所获,任何真实的利益都得不到。三十七道品中的五根五力中最为根本的就是信根与信力,如果对上师和佛法有强烈的信心,弟子可当下开悟。

  历代传承上师、成就者们的经历也直接印证和示现了这一点。法王如意宝在江玛佛学院依止其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只有六年,因对上师有强烈的信心,得到了上师相续中的一切功德。如来芽尊者的传记中说,他在智悲光尊者座下的时间并不长,但每次去拜见时,他都把上师看作真佛,那种信心、恭敬心实在难以形容,因此到了最后,上师的所有功德及意传加持,以满瓶倾泻的方式融入了他相续。可见,依止上师闻法,修行不断增上,纯净坚定的信心是多么的重要和关键。

  自己在某个阶段曾有过这样的感受:见到上师时,或者见完上师一定阶段内,会觉得自己信心满满,整个身心充满了力量。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上师离开汉地回到藏地,自己的状态急转直下,遇到对境现前时,更是觉得心力不足。那样的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只在嘴上,不在心里,当遭遇挫折、困难、逆境,当无法抉择时就考验出来了。因果正见、慈悲心、菩提心等这些上师平时的教诲,都忘在了一边,还是被情绪控制左右,还是按原有的习气、世间的模式来思维与处理问题。忘记了至诚地祈祷上师三宝,忘记了最该信任和依怙的是上师三宝,应该把自己全然地托付给上师三宝。这让我想起了自己在学院里的一小段经历:刚到学院的当天晚上,由于高原反应有些严重,胸口憋闷,呼吸困难,头疼欲裂,恶心想吐,完全无法入眠。在束手无策的时候,虽然想着要祈祷上师三宝加持,但内心并不真诚和迫切,只是形式上开始念上师祈祷文,又想造作地修慈悲心,修自他交换……,各种念头一个接一个,满脑子都是身体的不适,关注在自己的痛苦感受上,什么安住、什么观想、什么真诚祈祷,那一刻这些心力都是那样的微弱无力,我惭愧地知道自己“考试”没过关。第二天起来吐完后,浑身无力,缓步前去和师兄一起拜见了上师。真是大慈大悲、遍知观照每一个众生的大恩上师啊!无论弟子是怎样的低劣、顽固、刚强难化,但上师永远慈悲地关爱弟子,不舍弃任何一个。虽然没有跟上师说任何身体的不适,但上师的加持却是恒时存在、真实不虚的。见完上师后,我和师兄一起遵从上师的吩咐去转绕大幻化网坛城,到达山上海拔更高一些的坛城后,我就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本来还要师兄扶着慢走的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健步如飞地一圈圈地转绕起来。竟然还在坛城上用了四个小时,108个大头拜绕坛城,步行转绕了55圈。下山回到住处时,仍然精神焕发,充满活力,用师兄的话,跟打了鸡血似的。由一个病恹恹的人,突然就这样生龙活虎起来,我深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与赐予。

  从上师的开示中,我明白了,自己当时那样的所谓信心是感性的极为脆弱的信心。真正的对上师的信心和依止,应当是闻思、学修上师传讲的教法,且不能停留在文字上,而要反复思维,不断串习,将其融入自己的心相续,亦步亦趋随顺上师行。无论上师在或不在,凭借对上师三宝坚定的信心,自心能源源不断地给予自己力量与安宁。

  正如上师比喻的:“就像聚光镜把阳光聚于一点使稻草燃烧一样,无伪的信心能把三宝无处不在的加持在我们心中聚焦,点燃我们内心智慧与慈悲的灯火。”上师就如同太阳一样,就在天空中,无论弟子们在哪个城市哪个角落,会一直照耀、温暖、摄受和加持着我们。不管太阳离我们多远,只要我们把信心的聚光镜对向太阳,一定会聚光成火,点燃我们内在的智慧与慈悲的灯火!

  喇嘛钦!喇嘛钦!

  惭愧弟子  达俄堪珠

  完稿于2014年10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