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金刚七句祈祷文是一面镜子

       拿起手机,想给上师发信息说点什么。这是我在失落中找慰藉用的老办法。但是,上师每天忙碌于弘法利生,不可能时时刻刻给每一位弟子那么及时地回复短信,于是分别念无比粗重的我,偶尔会觉得上师真是个大忙人。这种分别的想法略带一些世俗的娇气,所以我想还是用笔写一些什么吧。

  参加金刚七句祈祷文百亿共修以来,得益于这样的殊胜加持,我的念速从半小时108遍,到15分钟108遍,现在可以10分钟念完108遍。重要的是,早起也不是那么的困难了。

  然而,这些天,一个面容、一个表情,在我的眼前越来越清晰。那是几年前一次放生,上师忙忙碌碌地往返于湖边和台阶上摆放物命的地方。好多师兄都想和上师靠得近一点,一起来利益众生。而我,默默站在稍远的地方。突然,上师微微弯腰,已经出现在我面前,他把身子放得很低,他的呼吸几乎可以到达箩筐中小生命的脸上。大恩上师弯下腰以后,转过脸来看我,上师老人家先示意我一起搬运,然后他老人家马上弯腰去抬那个箩筐;一两秒种以后,我没有反应;上师弯着腰,手也没有松开箩筐,而且是两只手抓着箩筐,再转过来看我,他的眼神好像在慈爱地问我“弟子怎么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反应。紧接着,为上师打伞的师兄对我说:“哎呀,你怎么不动呢?这么好积累资粮的机会。”然后,上师就和那位师兄抬着箩筐匆匆小跑向湖边。我自己一个人呆呆看完他们放完那一箩筐物命,就自己转身也去放生了。

  上师的这个举动和表情,当时大约停顿了几秒钟,足以堪为电影定格的重要镜头,像是一个烙印,印在我心上,滋滋作响。多年以后,每当我低下头,就能清楚地看到这个烙印。可是当时,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上师,面无表情,心里全部都是因为不久前的一件世俗利益上的事情没有如愿,而密布着的一大片叫做“上师为何不加持我”的怨恼乌云。望着上师放生的身影,我像负气离家出走的孩子一样,独自找其他物命来放生。现在想想,我所搬运的这些有情众生,从我这里感受到的是完全不同的气息吧。在那种情况下,谁愿意在有机会被大成就者放进水里的时候却被一个嗔心如此粗重的家伙投进水中呢?

  从很久以前那次沉重的打击开始,我一直在找一种坚不可摧的依靠。幸运地,上师风尘仆仆来到我身边。我带上鲜花、美食,去见上师,欢欢喜喜拿回了结缘品。我是个轻易许诺的人。在上师面前发愿以后,就很安心地回家了。并且想当然地认为,从此生活、学习和工作都有了牢靠,因为我的发愿就是为了和上师签订一个合同:我不会白白照你说的做,你要给予我平安快乐。

  我是个极为精明的投机商,不屑于小来小往,却专注于最大可能的交换。皈依上师,就是以“降龙十八掌”击败轮回中“毁、讥、衰、苦”的绝招——唯此绝技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

  而此时,扪心自问,这么多年以来,我皈依过什么呢?真正地皈依过上师三宝吗?自己有清净律仪吗?自己做到过依教奉行吗?透过自己微薄、模糊的信心,上师无尽的悲心和智慧融入自相续中又有几分?我皈依过哪一样?我只不过皈依了一个自己虚构的为自己在轮回中享用世间八法的保驾护航者。而自己,妄想在轮回和涅槃之外创造一个随意进出的世外桃源,把上师当作寄生的螺壳,既可获得保护,又可以享用轮回的美食。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外交家,对谁都可以适可而止,对任何情况都善于掌握分寸,一旦有利的时机出现,无论是在轮回的谈判桌上,还是涅槃的资粮道上,都大赚一笔。

  祈祷莲师,让我看清了什么?看清了我的丑陋。

  我将十善业变成名利场的门票;将忏悔法门当作造恶业的坚强后盾和万无一失的后补程序;将戒律视为华丽的外衣,在独处时傲慢于拥有种种戒条,在人群中又以种种开缘而出卖戒律;我把禅定定义成介于清醒和昏睡间的休息方式;将空性见幻想为超越戒律、禅定等以外的超级保险单,一旦全线崩溃、一无所有,就立刻华丽丽地变身,手捧《心经》《金刚经》《般若摄颂》,装扮成看空一切的样子。我似乎从来不关心智慧和慈悲,对“证悟”没有耐心,也不想去正眼看它。我只关心看到妙色,听到赞叹,宣说能够为自己带来优越感的语言,认为这些才是实实在在的,不得不佩服自己是一个相当“务实”的人。

  一学佛,好像我就与那烂陀大学、玄奘大师等挂上了钩,背景忽然提升,霎那间“高大上”。可是想过吗,上师是如何为我们带来佛法甘露的?就像一个小孩,把一切获得视为理所应当,我把佛法甘露当成了萝卜青菜,偶尔啃一口却扔掉绝大部分。就像为获得赞誉而先去满足他人的“自我”一样,我也把上师当成了同样执着于自我、沉溺于收集各种智慧和慈悲等标签的爱好者,用自己的短暂修行和当面的感动泪水去欺骗他老人家,窃取在轮回中头出头没的一点优越感。固执地认为,甘露妙法是通过自己的探索不断发现的,但可曾想过,即便是在书店值遇一本经书的注解,那何尝不是上师的加持呢?即使是偶尔有一点点心转向了利他的那一面,这还是来自于善知识的教授,自己怎么可能无师自通呢?我就是这样把自己和上师对立起来的:一个是自己的“我执”,一个是幻想中“上师的我执”,不断揣摩上师能提供什么以满足自己“我执”的需求。

  上师说:“佛教徒是决心与自己亲密相处的人。亲密相处有两层含义:一是诚实地觉察自己身、口、意的所有活动,二是柔和地对待自己。”然而我呢,总是亲密于世间八法,而无暇观察自己,哪怕是一小会儿。上师还说:“不管在怎样的环境中,如果你坚持诚信、包容地对待别人,心地善良正直,别人就会愿意跟你交往,跟你合作。善缘慢慢地聚拢到你身边,恶缘远离,你的想法很顺利就能实现,不需要伤害自己,也不用损害他人。”但是,实际上自己往往对能够满足自我的幻境反复攀缘、追求,而对厌恶的情况即刻奋起反击。

  一直以为,莲师就像是超胜《复仇者联盟》里的超级英雄的大英雄,却没有细心思惟“遇到的每个人都可以是你的一亩田,你以慈悲播种,收获的是安乐”这句话的含义。可曾想过,我也可以供养每一个众生一个极乐世界?当天空晴朗、春暖花开的时候,可以想到供养上师三宝,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但愿每一个众生都能享用这一份安乐”。《华严经修慈分》云:“我今普于一切众生皆行饶益,是故于此决当慈念。”平时的心态因缺于慈悲心却背道而驰。《佛子行》云:“自嗔心敌若未降,降伏外敌反增强。故以慈悲之军队,调伏自心佛子行。”而我却屡屡逾越修行人的本分,将“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的此身此心作为自己贪执和厌恶的所缘。

  今天,依靠持诵金刚七句祈祷文,我的恶业在莲师智慧的明镜中得以照见。当下,不仅要向大恩上师忏悔自己的傲慢、无明愚痴,更要慢慢地将甘露妙法融入自心。在此,我想起了《世说新语》里面周处的故事。于是我这样祈愿,就像法师常常引导我们的菩提心的祈愿方式:愿在修行中出现“人性恶劣诳如绳,依止上师如捕獐,已得正法麝香物,实喜狩猎舍誓言”这种颠倒行为时,由我一人代受,其他所有人都不要落入这样的陷阱;愿我能够好好依止善知识,虽然修行路上屡屡受挫,总是被业力牵引而一次又一次地轮回;愿在佛法修行的道路上遇到的所有的违缘障碍均由我一个人承受,愿其他所有的道友永不受违缘障碍的干扰。我希望自己能够以惭愧心默默修行,在其他所有众生获得证悟之后,我也圆满证悟。

  弟子:眩翳

  完稿于2016年4月25日,藏历三月十八,观世音菩萨节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