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再也不愿错过(下)

  2005年6月至7月,我和老师及师兄们约十人到滇藏、川藏,包括扎西持林、喇荣五明佛学院及札熙寺等地朝圣,拜见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和札熙寺、五明佛学院的大德堪布。沿途大家一边持咒,一边把刻有咒语的玛尼石放入江河湖泊,祈愿江河湖泊的六道众生蒙此咒力的加被,得度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7月15日,我和老师及师兄们浩浩荡荡抵达扎西持林闭关院门口时,迎面而来的是刚在附近查看尊胜佛塔施工状况归来坐在车上的大恩上师。上师面带喜悦地看着我们一群人,似乎早已了知弟子的到来。上师及土登喇嘛等热忱地款待我们到会客室。上师满脸笑容地问道:“马来西亚信众还好吗?……”当时,除了我以外,其他的人都是第一次和上师见面。大家都被上师圆满的法相、爽朗的笑声以及豁达自在的胸怀所摄化。上师这一满座风生的气度,顿时令人心境开阔,欣喜万分,所有的旅途劳顿皆抛到九霄云外。大恩上师就是有这种感染力,令人沐浴在春风里,一切都焕然一新,弟子们发自内心的欣喜无可言喻。当时,我请求上师传授大家五加行。上师看穿我们这批学人,除了我是一时兴起,其他人并没有考虑好是否真的修学五加行。上师于是问道:“你们真的要修五加行吗?”我立即举手点头,其他的人见状,也跟着举手了。就这样,大恩上师请弟子为大家简单讲解了《普贤上师言教》的重点,然后,上师慈悲地给大家传授皈依戒及五加行。上师用洞幽烛远、炯炯有神的目光凝视弟子们片刻后,逐一将藏文的法名写到每一位弟子的皈依证上,再请身边的弟子填写上中文译名,之后将皈依证逐个交到弟子们手中。弟子们都非常欢喜上师赐予的法名。当时,上师赐予我的袖珍版《金刚经》至今仍然供奉在家里佛堂上,而皈依证则天涯海角都随身携带着。当天傍晚,大恩上师还慈悲地让弟子们留下用餐、住宿。晚间,上师还和弟子们一起轻松闲聊、合照留影,这些实为上师观察因缘、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次日,能顺利前往五明佛学院朝圣,多亏上师的良苦用心和细致安排。

  2007年8月,妈妈刚刚往生之际,我接到诊所上司的消息:欲安排马来西亚及上海数位医生前往札熙寺义诊。于是,我立即和马来西亚及上海数位医师及义工跟随法师前往札熙寺。在札熙寺义诊了一两天后,我就迫不及待地请求法师带领弟子及同行医师、义工们前往拜见上师。夜幕低垂,上师在阳光房接见了弟子们,嘘寒问暖一番后,上师把《南亚出行记》交到我的手上,并问道:“弟子,你看过这本书了吗?你知道有菩提洲网站吗?”我讶异地摇了摇头。与其说上师的记忆太好了,不如说上师了知一切。虽然两年没见面,基本也没通电话,上师依然记得我!当天,上师还为我妈妈的骨灰吹气加持。祈愿妈妈蒙上师三宝的加被,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回到札熙寺,在义诊之余,我一口气在两三天内阅读完上师结缘的《南亚出行记》。临近回国的一两天前,我再次请求法师带领大家和上师告别,法师慈悲地满足了我的愿望。依然是在那阳光房,上师关心地问道:“这里怎么样?你们生活习惯不习惯?”我欣喜地回答道:“这里太美了,生活也非常习惯,喇嘛给我们安排得很好。”上师接着为大家开示了学医与学佛的重要性。他提到:若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同时又是佛教徒,对病人而言是一个很大的福音,因为不但可以治疗病人身体的疾病,而且还能治疗他们心里的病苦。上师苦口婆心地叮咛大家:“作为一名医生,一定要有慈悲心、平等心,无论患者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也无论是贫贱还是富贵,都要用平等心和慈悲心去治疗,尽心呵护……”所有同行的医护人员及义工佛友都沐浴在上师开示的法乳之中。除我以外,其他的人都是第一次拜见上师,于是大家向上师祈请皈依,上师慈悲地为大家主持了皈依仪式并传授了皈依戒。回国后,由于发心的缘故,我经常与一位台湾法师讨论发心的工作。法师建议我到台湾学习一门“量子心理学”的技术,以提升自身的潜能,为往后的佛法修持扎稳根基,同时还能应用这一技术协助处理病人的心理疾病。一直以来,我虽对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有强烈的信心,但总觉得自己不是密教的根器,加上认为与上师距离遥远,唯有将这份对上师的信心和思念埋在心底。惭愧的是,大恩上师交代的功课,我都无法一气呵成地完成,总是断断续续地在念诵。由于业障深重,一直不知道和大恩上师结缘就是和西方极乐世界结上了缘,以至于多年来都没有好好地随学上师。多年前,大恩上师曾在电话中给予《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的传承,我每每念诵佛门功课前都会加念;我也将此祈祷文的功德介绍给其他法门的佛学导师。由此,老师每每在为大众分享前,祈请三宝的念诵中均含摄了此祈祷文。   

  2011年年终,我收拾了简便的行李,带上大恩上师赐予的皈依证、袖珍《金刚经》法本和大恩上师的照片,只身来到台湾。学习过程中,脑海里不时浮现我在大恩上师面前,咏诵着藏文版《希阿荣博上师住世祈祷文》的影像,每次回想到法王如意宝、大恩上师及观世音菩萨时,总是莫明地感动,泣不成声。学习后期突然无法入睡,每夜伴着我到天明的是大恩上师亲诵的《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二十一度母赞》及绿度母心咒。本次修学之前,我也曾发愿:“待我完成发心工作后,就要到扎西持林跟随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修行!”   

  回到马来西亚后,我潜心出诊,看病的效率比以往大大地提升了。2015年,种种机缘作用下,我了解到,大恩上师开设了普贤学堂,而且还有净土班,这让我喜出望外。9月初,便和单增华姆报名参加普贤学堂的基础班学习。当时,单增华姆和一批佛友准备在9月12日前往川藏地区包括五明佛学院朝圣。而我受“痛经”困扰已有两年之久,每次生理期来临时,小腹及腰背要痛上十来天。这种剧烈的疼痛,令我痛不欲生;疼痛发作时,面对病人还得强颜欢笑。我完全接受这个病苦,这是我今生因情执造下的恶业所感召的果报。每次发作只有在大恩上师法相及佛前礼拜忏悔,并说道:“祈求大恩上师、阿弥陀佛接引弟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疼痛剧烈难忍时,躺着静心忆念大恩上师,每每忆念不到五分钟,我便安然入睡,疼痛也随之缓解。一日清晨,竟然清晰地梦到大恩上师给予弟子身语意的加持。单增华姆见状,对我说:“看来你和希阿荣博堪布是很有缘的,你已八年没见上师了,不如此次和我们同行,顺道去拜见上师。”我的回答是:“我只想去扎西持林拜见上师、静心念佛,其他哪里都不想去。”单增华姆担心我一个女子抱病独行,因而放弃了自己已付费的整个川藏朝圣行程,陪伴着我前往扎西持林。从她身上,让我看到了其舍己为人以及满怀道义的悲心。感恩有这么一位重义轻财、发心清净的师兄,在菩提道上和我共进取。

  9月12日,抵达成都的第二天下午,我和单增华姆前往长途汽车站询问去扎西持林的长途汽车,了解到长途汽车要二天才能抵达。就在此刻,接到上师的短信:“弟子:你好!我今天、明天在家,后天就走了。”看到此短讯,我立即回复上师:“上师,弟子来了!”二话不说,我们俩立即包了一辆越野车,于次日早上五点,风驰电掣地奔向扎西持林。抵达扎西持林已是晚上八点多,呈现在弟子眼前的是金碧辉煌、五颜六色、光彩夺目的佛殿,刹那间所有的疲惫一扫而空。当晚,由于所有的僧众都在共修,准备在扎西持林慈善医院发心的师兄,热忱地帮助我们安排了休息的地方。看着我们寒冷颤抖的模样,师兄又为我们熬好了粥,让我们配着泡面吃。抵达扎西持林后,方才知道扎西持林过了暑假是不接待信众的,因为进入秋冬,气候严寒,信众都下山了,厨房也停止使用。静谧严寒的季节,正是僧众用功闭关修行的黄金时段。

  次日下午两点,法师安排我们拜见了上师。见面前,单增华姆还对我说道:“你这么多年没联络、拜见上师了,而上师又拥有这么多弟子,怎么还会记得你呢!”走进阳光房,向上师顶礼三拜后,上师第一句话就问道:“弟子多少年没见了?”我惭愧地告诉上师:“七八年了。”接着上师又问:“弟子,你是中医还是西医?”上师似乎了知一切,开许我们俩继续留在扎西持林。作为凡夫的弟子们,实不可以妄想分别去揣摩如来的智慧,诚如《金刚经》所言:“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

  当天,我们再次接受了上师传授的皈依戒,当上师念诵皈依偈时,我凝望、跟随着上师的念诵,感受到上师的眼神召唤着弟子,我像迷途的羔羊找到母亲,再也不愿离去。整个皈依过程没有像以往那样的欣喜若狂,但却多了那份至心诚恳的皈命。走出阳光房门口,我突然想到:“大恩上师是可以引领众生走上解脱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大成就者,为何我不发菩提心,让更多马来西亚的有情众生和上师结缘呢?”于是,待其他的师兄拜见完上师后,我们俩再次进入阳光房,跪在上师足前,发愿回马后成立普贤学堂,并祈请上师给予弟子加持。身为凡夫俗子的我,总是有太多的分别念及担忧,但在上师圆满无缺的功德及源源不断的加持中,有什么不能承办的呢?我又何必杞人忧天、庸人自扰呢?在扎西持林的日子,获知上师种种的功德及修行事迹后,我们俩对上师的信心更进一步地增上。每次忆及或独自念诵上师撰写的《神变月愿文》时,弟子总是一字一泪,泪流满面。

  9月26日,我们满怀期待地离开了扎西持林,因为百日放生即将到来,终于可以再次拜见大恩上师了。28日一早,发心师兄们细心地为我们安排好交通,接送我们马来西亚师兄近十人往返于放生地点、素食餐馆及酒店。放生的过程中,听着那熟悉的藏文唱诵的《上师住世祈祷文》,弟子不禁悲从中来,泪如泉涌。我们和这些鱼儿,在过去生生世世中经百千劫不断地在六道中轮回打转,不得出离,今幸蒙大恩上师的接引,方有出离的一日。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具德上师难遇今已遇,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当大恩上师将“上师瑜伽法相”的唐卡交到手中时,我在心中默然发愿,回马来西亚之后,我一定好好地承办普贤学堂、共修和放生,让更多有缘的马来西亚善信在大恩上师的指引之下,迈向解脱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早证菩提!

  大恩上师曾开示:“我们似乎不可能在没有明师指点的情况下,自己摸索出解脱的门道。从无始以来在轮回中流转至今依然困惑,就是一个证据,说明我们仅靠自己的盲目追求和探索是走不出轮回的。佛陀对生命真谛的了悟像长夜里一盏明灯,照亮无数行者的解脱之路。两千五百多年前他在印度菩提迦耶成道时,我们不知在哪里游荡,总之是错过了跟随佛陀学习、思考、体证的机会。两千五百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从向外驰求转向回归自性,在这个转变发生的那一刻,我们便开始准备与上师相逢了。……”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雪域弘法利生胜怙主
乘愿如是应化有界中
三宝三根具誓海会众
谛力百劫住世愿吉祥

  最后,以此上师住世祈祷文作为结语,祈愿大恩根本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广转法轮、佛日增辉,众生得蒙大恩上师的接引,走上解脱道,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早证菩提!喇嘛钦!喇嘛钦!

  弟子 巴丹群措

  二零一六年藏历一月十五完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