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文章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四十一课

视频加载中...
下载视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行论·浅释》的第四品。

  本品主要通过三个方面的思惟,使我们逐渐对佛法生起定解,从而断除相续中的放逸。今天继续学习“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这一科判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说烦恼之过患——思惟烦恼有什么过失,从而在相续中对烦恼生起厌离之心;第二,忍除烦恼之难——断除烦恼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种种困难,我们要通过对比等方式思惟断除烦恼的功德、不断除的危害等,从而决心忍受困难;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什么是想远离烦恼的相状,以什么为“尺子”衡量自相续是真的想要舍离烦恼。

  庚二、广说(分三:辛一、思所持学处而谨慎;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

  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分三:壬一、说烦恼之过患;壬二、忍除烦恼之难;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今天学习的颂词属于“忍除烦恼之难”“如何舍离烦恼之相”两个科判,可归纳为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攻克烦恼敌;第二个方面,具惑难践履利生誓言,故教诫我们断除烦恼;第三个方面,定义舍离烦恼相状。

  首先读诵今天所要学习的颂词,方便的道友可以一起念诵。

(壬二、忍除烦恼之难)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
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
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壬二、忍除烦恼之难

  (本课第一部分延续上堂课的内容,讲解“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克敌”。上堂课已经讲到,这部分内容分三:以对比说明不舍精进;以对比说明不要当逃兵;以对比利益说明。接下来我们继续讲“以对比利益说明”,观察断除烦恼的功德利益,依此使自己在修行的过程中具足忍耐。)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颂词略释:渔夫、屠户、农民、牧民等世间各行各业的劳动者,关注的都是求取生存的自身利益,仅仅为了维持生计,他们都尚且能忍受严寒、酷热、疲困等诸困苦。反观自己,如今我为了成办一切众生的安乐大利,为何不能忍受修行中的苦难呢?

  我们分两个方面学习这段颂词:(一)与凡俗对比;(二)通过对比得出的结论。

  (一)与凡俗对比。对应颂词“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

  1.凡俗的范围及工作目的。

  颂词中的“凡俗”其实就是通常所说的“凡夫俗子”,虽然身份不同,比如渔夫、屠户、农民、牧民等士农工商业者,但都被相续中的各种烦恼束缚,全是“唯念己自身”,唯一希求自利。他们“求活维生计”——为了维持生计而挣钱养家。如果一个人能活到七十多岁,那么前二十多年除了幼年时期,其余的时光都用来读书;二十多岁后,绝大部分时间是为了满足自利而工作。所以说,世间人一生最多的时间几乎都被工作占据,也都是自利短视之发心。

  2.凡俗的状态——“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

  他们为了维持生计而工作,过程中会感受种种痛苦,颂词以“寒与热”“疲困”“艰辛”指代了一切苦楚。

  按照约定俗成的观念,世间的工种大致可归纳为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体力劳动者包括工人、农民等。我们先来看看农民一年四季有多苦。春天时需要犁地,以前或现在的贫困地区都是用牛来犁地,他们手扶沉重的耕犁跟在牛后,来来回回穿梭于田间地头。之后是买种、播种。种子入土也不能一劳永逸:如果遇到干旱,就得寻找水源来人工灌溉;如果遇到水灾,又得想办法排涝;此外还得防虫、除草……忙忙碌碌很长时间。最后好不容易收割了,辛苦半年卖粮得到的钱,可能连自己和家人的医药费都不够,也可能连孩子们的学费都不够。可他们还有什么选择呢?除了种田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忍下去。

  工人也如此。记得有一次和上师一起走路,看到工地上的工人,上师很感慨地说了很多遍:“他们这个工种真的非常危险啊!”“如果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可能连命都没有了。”上师刚开始说的时候,我只是看了一眼他们,没觉得什么。上师又说了一遍:“他们真的很可怜,你看,他们的年纪看起来也不小了。”我又看了一眼,想到他们跟我父母的年纪差不多,如果我的父母在干这种活,我心里会很难受的。后来上师又说:“他们起早贪黑,也只能挣到那么一点钱。”我仔细去想:他们为了生存,在工地里上上下下、忙碌奔波;当我们听闻佛法、亲近上师时,他们却在冒着生命危险去挣微薄的工钱。可是就算这么拼命,也很难满足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生活开销。面对辛苦,他们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忍。

  可见体力劳动者确实很苦,我们再看看所谓的脑力劳动者,比如广告业从业者或IT人士。他们表面看似不需要耗费什么体力,只要坐在计算机前动动鼠标就来钱了。可是从事过这类行业尤其是IT业的道友们都知道,脑力劳动最后就变成了“脑力+体力”劳动,他们是过劳死的主要人群之一。可有什么办法呢?为了生存,他们只能忍,没有他法。我们得到了暇满人身,能坐在这里听课,而就在此时此刻,可能很多人正拿着自己的创意到处推介;我们听完课上床睡觉的时候,他们还在加班,熬夜……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被生活逼着忍下去。

  其实,寂天菩萨在此处一方面是要说明很多众生为了生计尚且忍耐;另一方面也是告诉我们,就在我们感受安乐的分分秒秒,还有很多很多众生在感受痛苦,我们要为了他们的安乐而修行。正如《妙法莲华经》中所说:“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在三界轮回中,不论是上升还是下堕,都像在火宅中,根本没有丝毫安乐可言,众生身处其中只能被迫忍耐痛苦。

  (二)通过对比得出的结论。对应颂词“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1.寂天菩萨想通过对比告诉我们什么道理呢?颂词中的“我”是指已通过串习而发起菩提心、发下利众誓言的修行人,也就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目的是“为众乐”“众”包括上至有顶天暂时感受安乐的众生,下至地狱中分分秒秒感受痛苦的众生;时间上包括过去、现在、未来没有解脱的一切众生。“乐”,就是给予他们快乐,拔除他们的痛苦。

  就像刚才说到的工人,试想一下,如果你的父母现在就在工地里背水泥沙子或高空作业,你还能安安心心地躺在那儿睡觉,享受生活吗?这些老母有情现在就在感受着这些痛苦,我们要把他们的苦执为自己的苦,发愿去断除;把他们的安乐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精进努力地修持。如同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所承担的责任和考虑问题的角度与普通员工不一样,如今我们是发愿要继承佛陀事业之人,所想所为又怎能和从前一样呢?所以,我们现在要知道自己是肩负重大责任的人。为了如此大任,面对修行过程中出现的痛苦、违缘、疲惫、辛劳,寂天菩萨说“云何不稍忍”,世人为了生计都要忍,何况我们是为了一切众生,更应该忍耐。

  2.调整自心。

  可是很多人是这么想的:“我修行就是为了安乐。正是因为人生太苦了,我才学佛、出家,可没想到学了佛还要忍受苦,这岂不是世出世间都苦,安乐无望了吗?”对此,我们曾经引用了很多佛菩萨和上师教言来说明为什么在修行中要忍受苦。今天,我们借助另一位在世间备受尊敬的人——特蕾莎修女的人生信条,试着引发对修行之苦的思惟。

  修行之苦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面对家人、孩子、同事和发心道友。

  家人可能不理解或是无法百分之百了解你的心意;对于孩子,即使你操碎了心,他也不领情;面对同事和道友,你也经常出力不讨好。这时,你可以借用特蕾莎修女的人生信条来思惟,她说:“人们经常不讲道理、没有逻辑、以自我为中心,但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如是想来,作为发了菩提心的人,我们面对他人的种种不理解、误会,或者我们认为对方不讲道理、做得不对时,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原谅他——因为我们是发了菩提心的修行人。

  第二,面对流言、诽谤和弘法利生的种种艰难。

  此时我们可能会退失。特蕾莎修女说:“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是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但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确实,我们经常以善良的发心为众生付出了很多,却招致很多流言蜚语。比如发心管得严了,道友们会生烦恼,管松了,别人又说你不负责任;发法本时谨慎取舍因果,别人说你抠门,不谨慎取舍时别人又说你会堕地狱……可是不论别人说什么,我们还是要选择去友善地对待一切道友——因为我们是发了菩提心的修行人。

  第三,面对因为深信因果而觉得自己吃亏。

  我们似乎总觉得只要按因果规律做事自己就会吃亏,比如平常有占小便宜的机会,学佛后那些灰色收入再也不能拿了,好像自己吃了很大的亏,学佛学得小心翼翼、缩手缩脚的,别人也说我们傻。此时或许我们可以像特蕾莎修女那样去想:“即使你是诚实率直的,但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但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和率直。”事实上,我们相信因果,就是在诚实地面对任何人、事、物,不欺骗自己,也不欺骗他人,更不抱着侥幸心理想着逃避因果。不论我们觉得多么吃亏,都要相信因果真实不虚,是世间的铁律。

  第四,面对修行的进进退退和种种违缘。

  有时好不容易认真修行了一个月,却因为大发脾气而摧毁了善根。又比如为了考试背颂了一天一夜,但上了考场就提笔忘字;或者看着别人像玩儿一样轻轻松松地修行,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跨越了诸障难却还是修不好。当你遇到这样的情况想要退缩时,可以借助特蕾莎修女的人生信条:“尽管有人在一夜之间摧毁了你多年来所营造的一切,但你还是要去经营。”就像我们进进退退修了那么多年,哪怕功亏一篑了,还是要站起来,重新去修持;你尽一切努力做着发心工作,却有各种违缘障碍,甚至遭到从根拔起的破坏,但你还是要继续。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你是发了菩提心的修行人。

  第五,面对自己的善心被遗忘或被迫中断。

  比如,你今天做善事帮助了别人,可能明天他就忘了,甚至跟你反目成仇;或者你今天修了一个善法,明天可能就中断了。特蕾莎修女说:“你今天做的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做善事。”其实我们可以这么想:上师为了我们做了这么多,我们心情好的时候能忆念上师的恩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忘了,可上师还是在利益众生。同样的,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依然要努力继续自己的善行。

  第六,面对竭尽全力却事与愿违。

  比如,别人已经念了一百万遍金刚七句,尽管我已拼尽全力,甚至早上四点钟就起床念,却连一万遍都没圆满,我焦虑,我难受,该怎么办呢?我们可以试着这样想:“即使你把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也许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够,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把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虽然我已尽最大努力地修行了,却离成佛还差一大截,但我依然不能气馁,要坚持下去;虽然我已对发心工作尽心尽力了,可还是为人所垢病,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拼尽全力做下去。(因为我们常说的,除非不做事,只要做事就会面对种种诽谤、谩骂、指责或挑剔。)

  我们可能会想:这么做不是很笨吗?可是特蕾莎修女用一句话总结道:“你看,说到底,它是你和上天之间的事。”我们沿着这个思路继续去想:诚然,修行人看似如此笨和如此苦,可说到底,修行永远是自己面对因果与解脱的事,是利益众生与报答上师恩德的事,而绝不是我们和违缘之间的事,不然违缘一来,我们就可以不干了——既然与违缘无关,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放弃呢?况且就算不在修行中吃这些苦,人生中的苦也够多了,而我们在修行中吃的苦都会成为将来利益众生的殊胜资粮,为什么不去忍耐呢?

  特蕾莎修女的人生信条有很多,在此仅摘录几则,虽然我们不清楚她表达的是不是菩提心的教义,但如果我们能把这几段话引申为菩提心的教义,作为面对内外之违缘时说服自己保持初心的理由,我们的心将会非常坦然。因为我们知道这些苦终将过去,遭受任何困苦或不被理解都没关系,修行只是为了自己的解脱、利益众生和报答上师恩德,没有退缩的借口和理由。

  颂词小结:

  寂天菩萨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事可以轻轻松松地达成,普通人为了自己或一部分人的利益都要拼尽全力工作,更何况我们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呢?因此,当我们了解到修行的不轻松和困难的正常性,就应该去承受这些苦难,让自己变得坚强,有心力去承担一切众生的苦与乐。这是最后一个对比——以对比说明需要勇悍精进。

  (本课第二部分:具惑难履践利生之誓言)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颂词略释:虽然我曾经立下了这样的誓言,要度尽十方虚空际的一切众生,让他们真实出离烦恼束缚,获得解脱;然而我自己现在尚未脱离烦恼,却说出这样不自量力的话,这是不是和癫狂的疯子非常相似呢?所以(为避免这样的行为),对于灭除烦恼,我应该恒时精进、不退怯。

  我们分四个方面来学习此颂:(一)自己曾经的誓言;(二)我们的现状;(三)应具之行为;(四)遣除疑惑。

  (一)自己曾经的誓言。对应颂词“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度众出烦恼”

  我们在《入行论》第三品中学到两个颂词,在善知识面前受持菩萨戒或平时自授菩萨戒时,都会反复念诵:“如昔诸善逝,先发菩提心,复此循序住,菩萨诸学处。如是为利生,我发菩提心,复于诸学处,次第勤修学。”我们是这么发誓的:以前的诸佛怎样发心守持菩萨戒,我也如是发心,我发誓要像诸佛菩萨一样利益众生。而且每次都不只念一遍,而是三遍(现在有个流行用语:“重要的事说三遍。”),我们每天都在重复大乘行人应具之最重要的誓言。

  (二)我们的现状。对应颂词“然我未离惑,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

  可是我们看看自己的现状,是否真能履行誓言呢?

  1.相续中有烦恼。对应颂词“然我未离惑”

  首先反观自相续中是否烦恼粗重。或许有时自己并不觉得,反而自认为挺开心的,这其实是因为我们对“烦恼”不了解的缘故,下面就把烦恼归纳为总相和别相两方面加以阐述:

  (1)总相。《大乘阿毗达摩杂集论》云:“若有法生,即便生起极不静相,由彼生故。令心相续极不静起。是烦恼相。”即指所有烦恼的体性都是令自相续极其不平静,恒时处在起伏动摇的状态中。如果你说:“我没有这样,现在特别平静。”可其实所谓的平静就像一杯混有杂质的水,我们不停地使劲搅动;杂质因为不断翻腾起伏,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平静下来是何状态。我们的心就像这杯水,一直不停地被种种烦恼搅动,不是处于这个烦恼,就是处于那个烦恼。

  (2)别相。烦恼别相大致可归纳为三十种,其中十种是“根本烦恼”,二十种是“随烦恼”:

  ①十种根本烦恼。十种根本烦恼可以分为五种“非见”的烦恼和五种“见”方面的烦恼。

  五种“非见”烦恼就是贪、瞋、慢、无明和疑,不具有决定性,它们的体相详见《入行论》浅释第40课。

  五种“见”烦恼,即萨迦耶见、边执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所谓“见”指具有决定性的不正见。

  第一个,萨迦耶见,即自相续中的俱生我执。

  第二个,边执见,执着“有”“无”“常”“断”。

  第三个,邪见,就是认为没有善恶因果,认为轮回不存在。

  第四个,见取见,把颠倒的见解执为是正确的。

  第五个,戒禁取见,把本来不合理的行为认为是合理的。

  这五种就称为见的烦恼,结合贪、嗔、慢、无明和疑这五种,就称为“十根本烦恼”。

  ②二十种随烦恼[注]。可以分为小、中、大三种:十种小随烦恼跟着某些心所生起,但不会随时随地存在;二种中随烦恼,即“无惭”与“无愧”,周遍于一切恶心,只要恶法生起就一定存在;八种大随烦恼,周遍一切恶性和无记的心,哪怕处于无记的状态,这八种烦恼也跟随着你。

  今天我们详细学习的是中随烦恼的“无惭”与“无愧”。只要造恶业,这两种烦恼就会一直跟着;换句话说,也正是因为“无惭”与“无愧”,我们才会源源不断地造恶业。因此,我们要对它进行了解。我们学习这些烦恼的相状,不仅仅是为了增加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学习,更清楚地观察自己的每个起心动念是不是处于这些烦恼之中。

  a.两种烦恼的体性及作用。

  首先讲解“无惭”。“无惭”在《成唯识论》中有明确的定义:“不顾自法。轻拒贤善为性。能障碍惭。生长恶行为业。”完全不顾自己的名声、人格或是道德底线而做恶事,并且拒绝贤善的人格、善法以及善性。通俗地说,就是一方面不顾自己的人格与道德,一方面又拒绝良善的行为,这就是“无惭”的体性。而它的作用就是障碍我们生起惭心,并能助长一切恶心。如觉得自己反正是坏人,也就无所谓了,因而不顾人格地为非作歹。而一旦有惭心,你就会想:我不能这么做,这是有违人格的;如是你自然就不会作恶了。由此可知,我们作恶时无惭是恒时跟着的。

  引申到修行中,当我们想要舍弃菩提心的誓言,造此恶业之时相续中是否已经具有“无惭”的过患呢?肯定有,因为你完全不顾自己已经生于如来家族、菩萨的身份,决定舍弃誓言、助长自己违犯菩萨戒的行为出现,这时相续已经包含“无惭”这个烦恼了。

  接着讲解“无愧”。“无愧”在《成唯识论》中的定义是:“不顾世间。崇重暴恶为性。能障碍愧。生长恶行为业。”此处“不顾世间”就是指不顾他人对我们的评判,比如不顾师长、道友们对自己的批评。举例来说,我要舍弃菩提心,完全不顾上师会怎么骂我,不管道友会怎么批评我,不理会他人的评判就是要这么做,而且崇尚恶行,“无愧”的作用就是障碍善良的愧心所生长而增长一切恶行。

  故所谓“无惭”就是不尊重自己,而“无愧”就是不顾及世间的舆论,无所忌惮地做一切恶行。其实在做任何恶法时,无惭无愧都恒时伴随着我们,但往往就是因为自己觉得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很难发现自己正处在烦恼之中。

  b.结合实修反观自己的见浊。了知这两种烦恼的体性之后,下面结合上师的教言,反观自心是否经常处于无惭无愧的状态之中。

  上师在《前行笔记》中写道:“有人看了释迦牟尼佛的传记,不理解佛陀在因地为了求四句偈乃至为了求一句正法而不惜粉身碎骨、极尽苦行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一个偈子,饿不能充饥,冷不能御寒,也不能让感官愉悦,付出那样巨大的代价去求取,值得么?”现在的我们有时会想:每个星期都坚持听两堂课甚至四堂课,太累了;这又不能让我吃饱、不能让我挣钱,也不能舒服地睡一觉,太不值得了。针对这种想法,上师是怎么说的呢?上师说:“佛经上说我们这个时代是五浊恶世,其中一浊是见解浊,从粗浅的层面上说就是价值观颠倒。”“价值观颠倒”其实就是因为无惭无愧这两种烦恼恒时伴随着我们,正如上师接下来举的例子,“大家认为用一生的辛劳去换取一套房子、一辆车是值得的,而为了彻底解脱痛苦去努力修行是不值得的”,好比我在北、上、广打拼一辈子,买一栋洋房、一辆豪车是值得的,可以拿来炫耀,还会觉得自己很成功;可如果我放下这一切到清净地去修行一个星期,反而觉得自己亏大了,这其实就是价值观的颠倒,不就是无惭无愧吗?认为修行不值得、想要舍弃时,不也是对于自己的行为无惭无愧吗?后面又讲到,“废寝忘食打牌、网聊是值得的,因守八关斋戒而忍受一点饥渴之苦是不值得的”,比如我们早上起晚了,不吃早饭冲向公司是值得的;可如果早上起来要背书、参加金刚七句共修,没吃饭就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何必受这份苦呢?这其实也是错误的想法,废寝忘食地玩乐时,我们没有觉得自己有错,这本身就是无惭无愧。上师又进一步观察说:“为了买一台电脑或一部手机,风餐露宿排队争抢,买到了欣喜若狂,没买到则失魂落魄、茶饭不香,这样的行为被认为是最时尚、合情理的,而如果一个人认真闻思佛法,过简单、有节制的生活,周围的人便会觉得他很可怜、在浪费生命。”学佛的师兄们可能会说:“我不买电脑,也不买手机。”但我们买古董的念珠等,特别耽执这些外在的配饰等佛教用品。而这种行为其实也属于颠倒想法,同样伴随着无惭无愧的心所。我们会认为念珠串得漂亮是时尚的,自己有一个特别精致的唐卡是时尚的;但却没有想过,如果自己能无欲无求,真正静下心来听一堂课才是重要的。“现在的人生活中的追求太多,没完没了,什么时候都满心牵挂和遗憾。”师兄们说:“我没什么牵挂,更没什么遗憾。人就这一辈子,我看得很开。”但有个道友跟我说,其实在家人听课挺难的。我说:“为什么?除了生活、工作、家庭之外,还有什么难的?”他说:“你想,下班回来吃了饭就玩手机,看到一个非常好看的电影,看一会儿就七点半了,然后就听到念诵的声音,我想‘没关系,念诵不念,先看电影’;看到七点四十五,我觉得‘再看两分钟,马上到最精彩的地方了’,不想听课。挣扎之后还是烦恼赢了,所以就一直看手机。最后课都上一半了,干脆今天就不听了,彻底放松一把。”这就是我们在不工作、没家庭牵挂时,还牵挂着娱乐、散乱,其实自己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五欲六尘,没有丝毫放松。

  “另一方面,又显得没什么追求,只要被夸奖、被尊崇、有乐子、有甜头,不论这种感受多么短暂、肤浅,都会觉得‘这辈子没白活,值了’。”上师总结得非常到位,我们的心理不就是这样吗?没事找个乐子,非得去刺激一下。只要能喝杯下午茶,和朋友逛逛街、聊聊天,看看自己的洋房、豪车,都觉得这辈子值了。然而,不管这中间到底有多少安乐和痛苦,都是非常短暂、肤浅的目标。

  我们不是时刻被五欲六尘所牵挂,就是被短暂肤浅的快乐所蒙蔽,追根究底,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无惭无愧。我们对正法一点希求心都没有;生而为人,甚至连自己的人格都不尊重。如是恒时抱着无惭无愧的心,嘴上却说:“我是一个好人。”我们经常讲:“哎,这人连羞耻心都没有,你还跟他做什么朋友?”可往往我们在骂别人时,句句都落在了自己身上。

  2.如今的行为。对应颂词:“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

  如是观察,似乎我们的起心动念时刻都没离开过这个“好朋友”——烦恼。这就是我们的现状,多么可怕!更重要的是,我们还不想离开烦恼,甚至对烦恼是什么都不想去认知,还觉得自己挺好。

  于是寂天菩萨在显现上有点生气,开始呵斥我们“出言不量力”。明明有那么大的烦恼,还不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口口声声说:“要救度一切众生,要报答上师三宝的恩德,要生生世世跟着上师弘法利生。”寂天菩萨说:“真是不自量力啊!”可是你说:“那又如何?我在轮回中说的大话多了去了,再说一次也无所谓。况且还是缘于善法,值了!”紧接着,寂天菩萨说:“云何非癫狂?”这不是癫狂者的行为吗?说得难听点,这些人就像疯子。

  所谓“疯狂”的定义,我们可以解释为:对自己无法做出正确的评断和认知,经常口出狂言。比如我们正常人的思维观察一个人是不是发疯的方法是:看他说话正不正常;如果不正常,肯定想法有问题;如果想法有问题,精神大概就有问题,于是我们就定义他为“疯子”。以此为例,对照自身会发现原来我们完全不掂量相续中有多少烦恼,口口声声说:“我是发了菩提心的人!我要利益众生!”现在看来,我们的确和癫狂者非常相似。然而寂天菩萨的目的不是骂人,而是要我们反思:如果时刻都处于被烦恼控制的状态、难以做主,在这种情况下,你却忙着关心自己、家人、朋友,理由是要关照他们。可是,你在近乎疯狂、被烦恼随时逼恼的状态下,如何能真正关心和利益他们呢?我们整天忙着事业、家庭,做各种计划,可在这种状态下,我们的计划有多少是正确的?又有多少能获得安乐?所以真的应该扪心自问:这时该怎么办?

  (三)应具之行为。对应颂词“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寂天菩萨说,既然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过患,下面就应该调整行为。

  “恒”是寂天菩萨说的第一个坚持要点。具体体现在时间上,要时时刻刻、心心念念地坚持学习佛法,不放松。不论是短时间的“时时刻刻”,还是几辈子的“生生世世”,我们都不要放弃。在修学上,不能一曝十寒。比如今天特别精进,明天就累得躺床上不想动弹了;或一听到上课的声音、根荣他香的声音就心里挠痒痒,恨不得把电脑关掉,特别烦恼。觉得缘于正法的时间太多了,想休息一下。那我们想一想,这是不是“恒”呢?显然不是。

  “不退”就是指不要退失修行的意乐。我们常说“要具足初心”,应经常反思当初学佛时的热情。在修行中间也要恒时忆念起这份热情,坚持下去。

  “不怯”就是在灭除烦恼的过程中,不要遇到一点点困难就想退失。比如一生烦恼就马上说:“不修了,我把人生的主动权都交给你,烦恼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好像烦恼的纸老虎一出现,我们就把身心的主控权全都交了出来,从来不去对付它,这就是“怯”。反过来,当烦恼出现时告诉它:“我现在有上师、三宝、佛法,就算你折腾让我受苦,我也不怕你。”要勇猛精进地灭除烦恼。

  (四)遣除疑惑。

  疑惑一:为了避免成为“癫狂者”,现在没有利益众生的能力,是不是最好就不发愿了?

  有人可能会想:为了避免成为寂天菩萨呵责的疯狂者,在还没有利益众生的能力时,我还是最好别发菩提心了,这不就一了百了?既不会被骂,又不是疯子。其实我们应该这样遮止自己的想法:“看到困难、害怕被骂,因而退缩,这又是烦恼在作怪!”我们不能因为寂天菩萨的暂时呵斥就舍弃菩提心,其原因从下面两方面来思惟。

  第一,疯狂者的定义是,对自己的现状无法清楚认知而妄下断言。我们现在是因为发了菩提心之后没好好修行而被训斥。如果就此放弃对治烦恼,就会重新回到轮回中,这又变成了另一种疯狂——不怕轮回的苦与烦恼,想要重新回到它们的怀抱中,感受各种痛苦。因为这种由于不精进修持而受到呵责,从而退失发心的想法,是基于对轮回的真相和烦恼的危害全然不了知而妄下的断言;随后会进入更严重、更疯狂、更深的轮回中。

  第二,我们一旦舍弃了菩提心,看似没有修行的压力,也不用被寂天菩萨呵斥了,但其实已完全远离了菩提心的功德和利益。那没有菩提心的功德利益会怎么样呢?一方面我们会失去一个出离轮回的有效方法,另一方面也没办法真实地利益众生了。也就是说看着没压力,但也没有自利与利他的功德,没办法获得解脱。再进一步观察:一旦退转到轮回中,因为没有佛子身份的约束,就会肆无忌惮地造业,就像曾经没学佛时那样。而业力会牵引你长久处于轮回中,你感受的将是更大的困难与痛苦。难道这不是更大的压力吗?

  总之,发了菩提心不修行是疯狂者,彻底放弃菩提心而退转于轮回则又是更严重的疯狂,而唯一避免疯狂的方法,就是我们精进地修持佛法、灭除烦恼、发菩提心利益众生!修持菩提心是唯一能让我们不要成为类似疯狂者的方法。

  由此可见,寂天菩萨的呵责并非要让我们感到害怕,从此不再发愿了;而是提醒我们要精进,不要违背自己的誓言。我们要了解清楚寂天菩萨呵责的角度,是希望我们能精进不辍,不要在遇到困难时,再次包裹着佛法的外衣,使自己退缩,辗转于轮回。

  疑惑二:是不是在自利尚未圆满之前,真的没有办法利他?

  颂词中讲到,自己具有烦恼时就无法真实利益他人,即“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自己尚有烦恼时,欲度他人是无有是处的。那是否自利没有圆满时,就没办法利他了呢?这要从两个角度去观察。

  第一,从究竟的角度来说,成就佛果之前,我们的确没办法百分之百地利益他人。

  第二,从暂时的角度来说,也可以利益众生。比如二年级的小朋友就可以帮助一年级的小朋友学习拼音;初中生可以辅导一年级或五年级的小朋友。也就是说,他们在不放松学习的同时,就可以帮助比自己能力更弱的众生。而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阶段去利益众生,重在串习菩提心和减轻我执。其实现在只是取了利生的名字,侧重点还是在自利修行。

  所以要知道,一方面我们现在的利生,更大程度上是在帮助自己;另一方面也不要太骄傲,觉得自己是真正利益众生的人!其实一个二年级的人连初中的题都不会做,就说“我已经在利益别人了”,虽然这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可信的,但是不应骄傲,应不断地学习。

  颂词小结:

  我们都真实立下了利益众生的誓言,而且不是在家里蒙着被子悄悄发誓,是请十方三世诸佛菩萨、金刚上师作证,承诺的对境是一切众生。而我们的现状是具惑凡夫,不想好好修行,所以寂天菩萨才呵责道:“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为了避免这种过失在我们相续中出现,所以寂天菩萨说要断除烦恼。

  科判总结:壬二、忍除烦恼之难。

  到这里,“忍除烦恼之难”的科判已全部学完,下面简单总结一下:

  1.除烦恼的方式与时间。

  首先,断除烦恼一定要“亲灭惑”,自己要踏踏实实地去修持,不要妄想别人能代替我们,像扔石头一样把我们扔到极乐世界,这是不太可能的。其次,修行的时间是一生,甚至是生生世世。我们总是利欲心太重,只要一修行就巴不得马上出结果。众所周知,摧毁癌细胞还要做很多期的化疗呢,而无始劫以来烦恼的肿瘤都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修一天、修一座法就想断除它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应该尽一生、付出所有时间来精进地修行。颂词为:“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2.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克敌。

  依靠对比的方式,让我们勇悍精进地断除烦恼,不畏困难而坚韧前行。

  (1)以对比说明不舍精进。对微小的危害我们都要精进断除,更何况是长久危害我们的烦恼,更应不眠不休地去修持。颂词为:“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2)以对比说明不要当逃兵。士兵为了生存、名声等自身利益,在战场斗战之时,尚且不顾剑矛刺身之苦,于沙场上奋力灭敌,绝不向后逃逸;我们现在正精进地灭除恒常痛苦之因——烦恼敌,就更应该忍受百般苦恼,绝对不能丧失斗智,懒散懈怠。颂词为:“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3)以对比利益说明不舍精进。先讲到将士们为了“微利”而奔赴沙场,战后对自己身上的创伤,如同佩戴的勋章一般对人炫耀说:“这可是我为了保家卫国而受的伤啊!”如今我们为了“大利”而修行,就更应该精进,不被暂时的痛苦所困,把痛苦当作我们修行的勋章而生起欢喜、精进努力。接着讲到渔夫、屠夫、士农工商等凡俗之人为了“维生计”,都要忍受生活中的种种的艰辛。而如今,我们为了成办众生的大利——“为众乐”,更应该忍受各种各样的困难。颂词为:“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所以,真正的修行人是非常坚强和勇悍的勇士!这么说并不是因为他力大无穷,更主要的是指他的心特别坚韧与堪能,面对烦恼与苦痛的时候毫不退缩。

  3.具惑难践履利生誓言。

  如果我们自己还在烦恼中,很难真实地去实践利益众生的誓言。如果不去实践,我们又成了“出言不量力”的癫狂者。所以,现在要灭除烦恼,恒时精进地修持。这就是此颂词教我们的思惟方式。颂词为:“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我们可以通过打座观修的方式,将这些法义逐个地思惟、体会。如此,我们不仅可以对苦难的众生生起悲心,更会具备对治烦恼的能力。

  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解释科判“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其实,每个修行人相续中的状态,或他要断除烦恼的心愿,都是很难被别人了知的。除了佛菩萨和上师之外,凡夫人没有办法去观察别人是否想舍离烦恼,同样,他人也不能了解我们。所以,我们心里的状态只有自己来观察。可观察自己后,我们会发现就像前面所说的,自相续时时刻刻都处于烦恼中,很难说是真正厌离烦恼的修行人。那有没有一个衡量的尺度呢?寂天菩萨给我们归纳了几种状态。他说,如果一个人的心相中具有这些状态,就是有舍离烦恼的相状了;如果不具足这些状态,就要努力令自己具足。

  (本课的第三部分:定义舍离烦恼之相状)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颂词略释:我们现在应该特别欢喜,甚至是执着地修行断除烦恼之道。怀着嗔恨心与烦恼作战,这种“嗔恨”烦恼的心态,是灭除烦恼的一种方法,它不会给我们带来痛苦。

  对这个颂词,我们归纳为三个方面来学习:(一)对法的态度;(二)对待烦恼的态度;(三)以毒攻毒。

  (一)对法的态度。对应颂词“吾应乐修断”

  对法的状态是“乐修断”,即欢喜地修行断除烦恼的方法。这种欢喜心就体现在对法、对修行要有贪心,要乐此不疲。就像爱吃巧克力的人一看到巧克力就心花怒放,喜欢睡觉的人看到床就想躺上去,我们修法也要有这样乐此不疲的状态。

  这么一观察,好像我们对修行还真没有这种乐此不疲的心态,但也不要担心,这种意乐是可以通过串习而增上的。比如我们每天都会做功课,无论做多少,每天都在坚持串习对做功课的欢喜心。

  上课时也要提起心力,比起那些还在加班的人,比起那些还在外面寻觅饮食的旁生来说,我们真的非常非常幸福!如此不断地生起欢喜心,把听课闻法串习成爱好。我们不要去想:“我天生就是不爱学习的人”而产生排斥。曾经有道友跟我说,他就是不喜欢上课,可上了几年的课下来,现在哪天没上课就总觉得自己这一天过得非常没有意义。这就是串习的力量,只要我们坚持几个星期、几个月、几年或十几年,就一定会有效果。经过串习,修行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看似没有修行,却时时刻刻都在修行。

  就像上师经常赞叹的丹增尼玛师父,来过扎西持林的人都知道,丹增尼玛师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都在工地,晚上还要接待到他们家去谈事情的发心道友,我们都觉得这样忙怎么可能有时间修行?可他每天却能念诵10万遍本尊心咒,差不多三年就圆满一亿遍。时间从哪儿来呢?每天半夜一两点钟,他的房间里还有铃鼓的声音;大家早上四点钟起来受八关斋戒时,他房间的灯已经亮了,还是有铃鼓的声音。他就是这样,每天不论有多忙、多累,都像吃饭睡觉一样坚持做功课。

  (二)对烦恼的态度。对应颂词“怀恨与彼战”

  了知对修法应有的状态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对待烦恼的态度,颂词中说“怀恨与彼战”,意思是要怀着嗔恨心与烦恼战斗,烦恼一旦生起来就要像消灭敌人一样去消灭它。就像特别害怕老鼠的道友,一旦发现家里有老鼠就赶紧把它赶出去。现在到夏天了,房间里或多或少都会有蚊子,我们学佛之后懂得因果了,知道不能一巴掌把它拍死,却肯定会打开窗户,用花露水、扇子等方法,把它赶出去,一丝一毫也不能忍耐。我们对待烦脑,起码也要像驱赶蚊子一样坚决。

  怎样和烦恼战斗呢?我们从两方面来说明。

  1.认识烦恼。如果不知道烦恼是什么,我们怎么和它战斗?就如杀父仇人在眼前,可是我不认识他,怎么报仇呢?所以要认识烦恼。

  2.观察烦恼。在此处我们没说“断除”,而是说要“观察”烦恼,为什么这么说呢?上师在《前行笔记》当中曾经这样开示:“你我如一壶浊水,要静深不动,才能沙土自沉,清水现前;四下折腾,只能是越搅越混。”生起烦恼之时,知道自己现在有贪心,有嗔恨心,这烦恼的涌现就像浊水一直在搅动一般,我们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沙石瓦砾。上师告诉我们一个窍诀:静静地看着它。以前烦恼一生起来我们就随它支配,现在不受它支配了,我们不煽风点火,只是做一个旁观者,不再赋予烦恼力量。烦恼本来是扑腾的,因为我们不加入新的力量,它就会像水里的沙土一样,慢慢地下沉、静止。所以舍离烦恼的第一步是看到自己的烦恼,并且只是看着它,不赋予它力量。比如我现在很困,那就来看着这个“困”到底能干吗,是像以前一样马上牵着我到床上去躺一会儿,还是说它只是困?对于无惭无愧也如此,我现在又想出去打麻将了,这时我看着自己的这个贪心——看看这个无惭无愧的烦恼能折腾多久,它到底能不能牵引我的身和语。

  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被烦恼的奸计所蒙蔽。烦恼非常狡猾,它常常会包裹着正法的外衣来障碍我们。比如刚才被寂天菩萨呵斥了,我们应该高兴啊,说明我们堪为法器才会被呵斥。可这个时候烦恼马上就会说:“要么我不发菩提心了,这样就不会被骂了。”烦恼找了一个看似正法的借口让我们退缩,牵引着我们堕落,不让我们出离轮回。又或者烦恼会说:“修行不就是要放松嘛,那么苦那么累干吗呢?”我们一听觉得蛮有道理的,马上又丧失了精进,这就是被烦恼的奸计所蒙蔽。所以在观察烦恼的时候,我们要注意不被它所蒙蔽。

  (三)以毒攻毒。对应颂词“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有道友会想:贪、嗔不是要断除的吗?怎么现在要贪修法、嗔烦恼,这样会不会让我们越修越陷入轮回呢?这种修法到底正不正确啊?对于这样的疑问,寂天菩萨总结说:“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怀着仇恨与烦恼作战时,看似是嗔心、贪心,其实是我们灭除烦恼的方便。

  我们从两个方面来观察这个问题:

  1.贪嗔本身是不是烦恼?是烦恼。但是它缘于不同的对境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我们大致可以把它归纳为两种:第一种效果是令我们入轮回,第二种效果是令我们出轮回。

  从入轮回的角度来说,贪钱、贪色、贪睡眠、贪物质就会牵引着我们去造业;嗔恨敌人、嗔恨外境也会牵引着我们去造业,造业就流转于轮回。反之,如果贪善法、贪修行、贪圣者七财就能够让我们出轮回;嗔烦恼、嗔我执、嗔自己的懈怠、睡眠,自然也可以让我们出离轮回。

  这种出离轮回的“贪”“嗔”,只是取了贪嗔之名,并不是真正的烦恼,它是我们对于善法的希求,叫做“善法欲”。它是有功德的,我们要对它生起欢喜心。

  2.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们只是暂时借助它们的力量。在究竟的意义上,它们还是属于所知障,需要断除。

  举比喻来说明:就像我们手中扎了一根刺儿,需要用针来挑出,只有刺儿和针两个都具足,才能消除被扎的痛苦。同样的,我们有烦恼的刺儿,就要以这种看似贪嗔的“善法欲”来断除。当刺儿挑出来之后还需要针吗?一直拿着针就有可能被它扎伤了,所以刺儿挑出之后,也要舍离针。修行也是如此,当我们修行到了一定阶段之后,这种嗔恨烦恼、贪着善法的心也要去除。但这不是我们现阶段要远离的,因为现在是手里面有刺儿的阶段,不用针挑就会一直痛苦。我们现在有烦恼,还不能妄言什么都要断除,否则修行只能是空中楼阁,没有办法真实离苦。在这个阶段要做的是:有烦恼之刺时,要拿出嗔恨烦恼、贪恋修法之针,来拔除轮回这根苦刺。

  颂词小结:

  我们需要时时刻刻观察自己对烦恼的态度,修行人真正想要断除烦恼、想要解脱的相状和标准就是起码要厌离烦恼,对修法有意乐和恒心。要时时刻刻用这个标尺来衡量自相续,它就像是道路两边的护栏,使我们免入歧途。

  【实修小贴士】

  结合今天的颂词,我们可以在平时这样来观察:首先了解无惭无愧的定义,无惭就是对自己没有什么约束,妄行恶法;无愧就是不在乎舆论与他人的呵斥,妄行恶法。结合上师在《前行笔记》中所说的“见解浊”,反观自己是不是落入了这种状态中,我们的价值观是不是全都颠倒了?把观察的结果列在笔记本上,看看自己有多荒谬。缘于此,我们再看看自己曾经所做的人生计划,当时的种种分别念是不是颠倒的?如果是,我们打算如何对治它?是不是应该下定决心改变想法?观察自相续的烦恼,是我们修行的重要一步。

  以上是今天正课学习的内容。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修行时你曾发下什么大愿?你经常忆念它吗?忆念它的好处是什么?

  2.既然所有的执着都需要断除,那么嗔恨烦恼、想证得佛果的执着需要断除吗?为什么?

  3.颂词中如何体现想断除烦恼的相状?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