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四十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四品——不放逸品。

  这一品主要通过三方面的思惟,令我们谨慎取舍学处,防护自己的相续,不舍离菩提心。首先是思惟所要守持的菩萨戒学处;第二是思惟我们的暇满人身非常难得;第三是思惟我们相续中所要断除的烦恼,即“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这个科判分为三个内容:首先是思惟烦恼的过患,通过了知其危害而下决心断除;第二方面“忍除烦恼之难”,在为断除烦恼而修行的过程中,我们肯定或多或少地会遇到各种困难,为此一定要通过对比等方式去思惟,使自己能够坚强地忍受这些困难并予以克服;第三方面是所舍离烦恼的相状。

  今天所学习的科判是第二个方面“忍除烦恼之难”,即要忍耐断除烦恼过程中的种种困难,可归纳为两个内容:一、观察断除烦恼的方式与时间;二、以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地攻克敌人,不要被暂时的违缘打败。

  下面共同念诵今天所学的颂词。

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

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戊一、谨慎取舍不放逸品[分二:己一、品名(不放逸等);己二、正论。]

  己二、正论(分二:庚一、略说;庚二、广说。)

  庚二、广说(分三:辛一、思所持学处而谨慎;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

  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分三:壬一、说烦恼之过患;壬二、忍除烦恼之难;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壬二、忍除烦恼之难

  (本课第一部分:观察除烦恼的方式与时间)

  【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颂词略释:因此,在亲自灭除这些烦恼敌军以前,我一生之中都不应该也绝不会舍弃精进,而应努力地对治。

  我们分三方面来学习本颂:(一)灭除烦恼的方式;(二)断除烦恼的时间;(三)遣除疑惑。

  (一)灭除烦恼的方式。对应颂词“亲灭此惑敌”

  1.灭除烦恼的关键——“亲灭”

  断除烦恼要依靠自己的努力,亲自灭除过患。如果自己不努力,想依靠外境来灭除烦恼,这可能吗?非常困难。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公案足以说明这一点。我们都知道阿难尊者是佛陀的堂弟,被誉为佛陀“多闻第一”的声闻弟子,对佛陀说的每句教言悉皆铭记于心,功德殊胜。但据《楞严经》记载,在佛陀讲解《楞严经》时,尊者在佛陀的教诫之下曾多次哭泣。佛陀说:世间一切诸修学人虽然成九次第定,但仍不得漏尽成阿罗汉,皆由执此生死妄想误为真实,所以你今天虽然多闻却不能证果。阿难闻此教言流下悲伤的眼泪,五体投地顶礼,复又在佛陀面前长跪合掌说:“自从我跟着佛陀出家以来,借助佛陀的威神力,心里常想着自己不需要劳苦修行,如来也会给我三昧。却不知‘身心不可替代,身虽出家,但并不能仅凭这个身份就认识本心’,从而丧失了认识本心的功德与机会,一直处于迷茫中。”(阿难闻已。重复悲泪。五体投地。长跪合掌。而白佛言。自我从佛发心出家。恃佛威神。常自思惟。无劳我修。将谓如来惠我三昧。不知身心本不相代。失我本心。《楞严经》)阿难尊者以为凭着与佛陀的亲戚关系,借助佛陀的威神力就可以获得阿罗汉果,所以他不想修,也不觉得应该修,于是一次一次地错失了证悟空性、获得圣果的机会。

  那阿难尊者后来是怎么证悟的呢?是在佛陀灭度后,诸大阿罗汉要结集经典(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证得阿罗汉果才有资格进入结集场),阿难尊者身为“多闻第一”的弟子,本应在这时背诵他曾听闻的佛陀的所有教言,可是迦叶尊者不让他进去,对他说:“你未证悟阿罗汉果,没有资格。”阿难尊者当即精进修行,仅在当夜就获得了阿罗汉的圣果位。

  我们可以反复认真地思惟这段公案。阿难尊者作为佛陀的堂弟,具有多闻第一的功德,而且出家不久就获得了预留果,可就是因为他相续中长期认为“可以依靠佛陀加持代替切实修行”,在修行上有不劳而获的心态,所以即便他作为侍者在佛陀身边承事,却直到佛陀灭度之后才最终证悟了阿罗汉果。阿难尊者的悲涕其实也在提醒我们后世众生,千万不要想着:有一个人可以替我灭除烦恼,我现在偷一会儿懒不要紧,可能过段时间福报突然现前,上师拍我一下,马上可以灭除我相续中的所有烦恼与过患。其实,上师和诸佛菩萨的加持能否融入自心,关键还要看我们自己是不是努力精进地修持,能否与他们相应。如果我们妄想不劳而获,不想从根本上改变自心,那修行则很难有进展。

  因此,在灭除烦恼这一科判中,寂天菩萨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们:断除烦恼要靠自己,千万不要想着自己不努力也能获得。佛陀曾说过:我为汝说解脱之方便,当知解脱依赖于自己。佛陀和上师最大的慈悲就是告诉我们解脱的方法,可是能否解脱完全依赖于自己是否认真修持这些方法。因此,在灭惑的方式上,我们首先要抓住“亲灭”这个关键。

  2.所断之过患及断除的方法。

  (1)所断之过患。

  既然要断除烦恼,那首先要明确该断除哪些。所断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通过修道而断除的,叫做“道所破”;第二种是通过理论观察思惟而断除的,叫做“理所破”。换句话说,“道所破”是指我们在修道过程中逐一破除的障碍,“理所破”是我们通过听闻与思惟,次第通过理论上的抉择而破除“人与法实存”的观点。下面逐一解释。

  道所破可以归纳为“二障”,即障碍解脱的烦恼障与障碍获得佛果的所知障。此二障的来源是“二执”,分别是相续中对“我”的实有执着(“人我执”)及相续中对“法”的实有执着(“法我执”)。我们修道主要破除的就是“二障”与“二执”。而“二执”是源于对“人我”和“法我”的执着。所以,此前要先通过“理”来破除“人我执”与“法我执”之所缘境——人我与法我(“二我”)。怎么破呢?就是通过理论分析、观察抉择,了知我们所执着的“我”和种种“法”根本没有一个实有、不迁变的体性,全都是因缘和合、本自空性的体性。通过从理论上观察抉择“二我”的不存在,可逐渐生起空性智慧,而在修道中断除“二执”与“二障”。

  是故,我们在认定所破时,先从大的方向认定了有“道”和“理”的两种。道所破可以概括为“二障”和“二执”,理所破主要是“二我”。

  (2)怎样以具体方法破除烦恼呢?在此处进行概括性的阐述。

  ①空性智慧对治道所破(即“二障”与“二执”);通过闻思、观察引生的定解对治理所破(即“二我”)。

  要从根本上断除实执与障碍,就必须借助空性智慧的力量,以斩草除根的方式去对治。另外还可以通过闻思有关空性的经典,通过观察来抉择万法是不是如我们所认为的那般实有。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第九品中广泛讲解了空性智慧及其理论,届时我们可详细了知。比如之前我们会认为听课所依赖的电脑是真实、不迁变的——今天用的是它,明天用的还是它,它从来没有变过。那现在我们就可以通过理论推出:电脑只不过是因缘和合的显现,并无自性可得。这其实就是理所破——通过闻思而进行理论抉择,认定所有的显现法本自为空性。

  ②依靠闻思其他法义来压伏相续中的烦恼。

  我们还可以通过闻思修其他法义来压伏相续中的烦恼。比如从修道的次第的角度来讲,可以通过戒、定、慧这三种次第来压伏烦恼。最初皈依之后,我们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守持皈依戒、居士五戒等。可能以前贪心很重,但由于守了不邪淫戒,依此压伏了自己的贪心。或通过修持禅定来调伏自心,让心逐渐安住于佛法,不再生起粗大的烦恼。而在获得智慧方面,通过闻思修而次第生起闻慧、思慧、修慧,这个过程也可以压伏对治烦恼。

  比如有人贪心很重,看到某些人或物就总会不由自主地生起贪心,这时就可以结合自己听闻的法义来压伏贪心;例如修“不净观”:我们的身体是由三十六种不净物所组成,进一步详细分析,一旦死亡,它就会一点点腐烂、发青、发黑、发胀、破掉、生蛆……在不净观的修法中每一步都讲得非常详细,它揭示了我们的身体本是有漏不净的体性。如是深入观察,慢慢就能减少对自他的贪心。

  由此可见,虽然从根本上拔除执着与障碍需要借助空性慧,但于暂时位时,我们也可以依靠佛教导的其他方法来压伏烦恼,尽量减轻其力量,这是我们现在就可以做到的。

  (二)断除烦恼的时间。对应颂词“乃至吾未能,亲灭此惑敌,尽吾此一生,不应舍精进”

  1.断除烦恼的时间是多长?

  颂词中说:乃至亲自将烦恼一一灭尽之间,尽此一生都不应舍弃精进地修持佛法。换句话说,直到把烦恼灭尽为止,生生世世都应精进修持。

  听到灭除烦恼需要这么久,我们心里可能都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为什么佛法不能令我们一劳永逸,修持一下就消除了所有烦恼呢?”其实,烦恼本身就是我们内心不平静、不寂静的状态,除了现行的状态之外,在第八识阿赖耶识中还有很多习气种子。在没有修持佛法时,我们面对人、事、物时,根本无需任何努力和勤作就会本能地生起烦恼。这就是为什么说轮回是一种惯性。因为习气的惯性,我们遇到任何事都会本能地生起烦恼。

  面对无始以来强大的习气,在修习佛法后,暂时生起的一个正知正念怎么可能让这种惯性(心里连续处于烦恼的状态)马上停下来呢?就像没有制动的车从极高的坡上下滑时,路中间的一小块石子最多只能使其颠簸一下,却根本阻挡不住它一直向下滑。同样的道理,我们无始劫以来就是这样本能地不断生起烦恼,这种惯性使我们完全无需任何勤作就能生起烦恼。对于这么多的烦恼习气,如果你心相续中只有如同那颗小石子般的一念正法,烦恼能停得下来吗?

  所以,我们需要长久地串习,把原来不平静的烦恼心,逐渐串习为连续的具有正知正念、平静自在的心态,使佛法慢慢地融入相续,烦恼才能减轻。我们要亲力亲为,依靠正确的方法对治相续中的烦恼。

  2.“精进”可以体现为下述三个方面。

  (1)在心态上,认清修行要靠自己努力。我们无法推卸掉自己的烦恼,也没办法逃避为了众生而寻求解脱的责任,我们只能靠自己。其实,相续中认定只能靠自己也是一种精进。从此以后我们不再妄想有人能代替我,使我一劳永逸地轻松解脱,或者有像仙丹一样的东西,吃了就可以成就佛果。——这些情况都不存在。我们踏踏实实地认清自己当下的状态,这就是心上的精进,也是我们前面所说的“不自欺”。

  (2)在方法上,努力学习方法并实践。流转于轮回的无数世以来,我们曾经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精通各种世间学问,但唯独不知道解脱的方法。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努力踏实地从零开始学习。从最初不知何为皈依,进而学习皈依的教理;不知什么是出离心,进而学习;不知如何发起菩提心,就学习《入菩萨行论》;不知该怎么修加行,就一点一点地学习前行引导……这些其实都需要从零开始,就像婴儿从学会叫“爸爸妈妈”开始逐渐学会说话那样。

  不仅是学习,还要试着积累并运用,把这些方法运用到日常生活中。我们最开始学走路时都摔倒过,绝大部分人刚开始学骑自行车时也摔倒过,但那时我们都不怕疼,摔倒了再爬起来继续学。我们学到了解脱的方法,有可能刚开始不会运用,也可能会用错,但是不要怕,要尝试并坚持去运用,这体现在我们了知自己的现状后毫不气馁,奋力坚持闻思修。

  (3)在时间上,付出生生世世,就算看不到解脱的尽头,也不急不躁、踏踏实实地走下去。我们可以如是思惟:如果今生因为看到修行的时间太漫长而心生畏惧,放弃了修行,那么等待我的将是永无止境的轮回;相反,倘若没有畏惧之心,一直努力精进,那么我终有一天能得到解脱的安乐。时间虽久,却必定是有限的。换言之,就算我放弃修行,任由自己继续流转于轮回,由于痛苦难耐,当我再度想要解脱时,还是得回过头学习这些方法。既然解脱的路只有这一条,要想解脱早晚都得修,那么现在就不要畏惧时间之长,应该不急不躁地坚持走下去。

  以上这就是颂词讲到的“不应舍精进”,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心态;二是努力学习方法与实践;三是对于时间不急不躁。

  (三)遣疑。在这个颂词中我们讲到要不舍精进地“灭敌”,对应科判“忍除烦恼之难”,不论遇到任何困难都要安忍而精进地拔除烦恼,克服困难。而上一个颂词讲到“犹忍不嗔彼”,寂天菩萨批评我们忍受烦恼却从不嗔恨它。这两个“忍”有何区别呢?

  “犹忍不嗔彼”的“忍”是随顺之意,忍耐的对境是烦恼,也就是向烦恼投降。“忍除烦恼之难”的“忍”是坚持、坚忍之意,忍耐的对境是我们为了拔除烦恼而修持时可能会遭遇的违缘和痛苦;虽然同样都是“忍”,但前者忍的是烦恼,这种忍耐只会让我们在轮回中随波逐流;后者忍的是拔除烦恼过程中的种种违缘、磨难和历练,这种“忍”代表着坚持正义,不管遇到什么都不放弃,这也意味着我们将因此而走向解脱。

  从对比这两个“忍”可见,身处轮回的我们是多么冤枉,忍了无数世,忍的却是毁害我们的怨敌;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只是把曾经忍耐烦恼的那份坚毅,用来忍受断除烦恼所要经历的磨难,如此终究会得到解脱的安乐。所以我们现在要下定决心,忍耐这些苦难。

  本颂小结:

  无始劫以来,我堪忍了无数的苦,没有一次是有意义的。而如今,我在断除烦恼的过程中虽会经历痛苦,但这些忍耐都具有真实义,所以不论受到什么痛苦,我都应该坚守誓言,努力精进地断除烦恼。

  (本课第二部分: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克敌。依靠对比的方式,告诉自己要勇悍精进地断除烦恼,忍受这个过程中各种各样的苦难。分为三个方面:第一,对比说明不舍精进;第二,对比说明不要当逃兵;第三,对比利益说明。首先讲“对比说明不舍精进”。)

  【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颂词略释:以前,我们对于暂时造成微不足道伤害的普通怨敌们,也会生起苦恼和嗔恨之心,我们是如此傲气十足,哪怕面对微小的敌人,也要不眠不休地发起嗔恨欲消灭它;那么对于摧毁生生世世困扰我们的烦恼怨敌,就更不必说了——理当充满勇气,不眠不休地精进修持。

  对于颂词后两句“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有两种解释方式:第一种指对于轮回中那些曾经对我们造成微小伤害的怨敌,我们心心念念系着,放不下、睡不着;第二种对应比喻的意义,是指在灭除烦恼之前,修行的勇士应该不眠不休地精进修持。

  此颂词分为两个方面来解释:(一)比喻的本意;(二)比喻的意义。

  (一)比喻。对应颂词“于他微小害,尚起嗔恼心”

  “微小害”指的就是轮回中一些微小的伤害。举例来说:你今天早上兴致勃勃地出门上班,却发现有辆车和你的车停得特别近,导致你无论如何都开不出去,只能在那儿干着急;绕了半天都没办法时你就生气了,心想:谁这么不讲道理!把车牌拍下来,然后骂一顿才行。或者遇到路上塞车、抢车道、插车,你也会特别生气地大骂。就算你不开车,下班高峰时在地铁或公交车上被人挤到了,你会瞪他一眼,如果不是碍于面子肯定就破口大骂了。面对小小的危害,哪怕是一点摩擦,我们都会生起嗔恨心。再比如,和同事、家人之间发生的口角,我们可能会记上一辈子;上幼儿园时的很多人和事都忘了,却唯独记得被老师打了下脑袋,还能记得住老师的名字和容貌;上小学时被老师作为反面教材教育其他同学,你也可能会记一辈子,并且要向他证明自己不像他说的那么差。如此种种,我们对过去某些人的言行和小小摩擦都念念不忘,甚至会觉得那是生命中难忍的心理伤害而怨其一生。

  除了上述没有发生严重后果的微小伤害,其他大的、危及到自身安全或生命的危害,也包括在此处的“微小害”中。因为这些危害和生生世世的解脱障碍相比,确实很微小。五年前有一则新闻令人非常感慨,两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因为口角争执,其中一方就将硫酸泼到了另一人的脸上。受伤女孩的面部、左肩和脚被硫酸重度烧伤,耳朵也残疾了,她的一生都将在毁容导致的自卑和心理创伤中度过;而泼硫酸的那个女孩为此付出的是十二年的铁窗生涯。我们会想:泼硫酸太可怕了!乍听之下以为她们心中一定会有强烈的嗔恨,但稍加观察就能发现,其实就是由最初微小的口角导致的,事情并不大。轮回之中就是这样,有些小摩擦没产生严重的后果,而有些则会危及生命。

  我们的状态是颂词中讲到的“尚起嗔恼心”,我们会因这些事而生起嗔恨心,在事情得以消除和解决之前,我们也许会坐立不安。

  (二)比喻之含义。对应颂词“是故未灭彼,壮士不成眠”

  1.含义。

  “烦恼敌”只会迫害我们,让我们在地狱中生生死死,不断地感受各种痛苦。有时因为造了往昔的善业,好不容易感得些许善趣安乐,却又因为被“烦恼”拖着而造作恶业,复又堕入恶趣,感受热铁丸烧身、生吞铁球、活体剖割等不堪忍受的痛苦。

  面对这样的烦恼敌时我们应具的状态是,在彻底灭除它之前,具有勇气、不眠不休地对治它。因为连生活中微小的烦恼你都尚且如此记恨,更何况是侵害你生生世世的大敌,更应绝不退缩、咬紧牙关地对治它。颂词云“不成眠”,就是指精进、不眠不休地对治烦恼。    或许道友们会有疑问:“不眠不休真的很难做到,一天不睡够8小时,我真的非常困。要是有一天早起或晚睡,这一周的精神状态都毁了。”其实此处的“不眠不休”体现在心态上就是从不放弃(就算是睡觉,我们也要知道是为了更好地对治烦恼而休息)。就像往昔米拉日巴尊者向冈波巴尊者传授的最后的窍诀一样。当年冈波巴尊者在即将离开米拉日巴尊者之际,冈波巴请求这位吟唱的瑜伽士给予他一个最后的指导。米拉日巴尊者只简单地说:“没有什么要教的了,所需要的只是更多的努力而已。”之后不再说什么。当米拉日巴尊者意识他这一生再也看不到这位法子时,冈波巴尊者已经渡过一条小溪。米拉日巴尊者高声呼冈波巴道:“我有一个甚深的窍诀,它太珍贵了,以致无法随便给人。”是什么样殊胜的窍诀呢?米拉日巴尊者转过身背对着冈波巴尊者弯下腰,撩起了他的破衣衫,露出了他那像马蹄一样坚硬、疤痕累累的屁股。并说道:“我的心子,这就是我最后的法教!”他大声叫着:“认真去做吧!”试想,得坐多长时间、付出多么努力精进地修持,才会坐出茧来!所以,米拉日巴尊者告诉冈波巴尊者的是“努力去做吧!”。同样的,我们在得到上师的窍诀和修法传承之后,也要有不眠不休的心态,以及精进修持、永不言弃的行为,如同尊者为我们示现的屁股坐出茧来这般精进地修持。以这个公案,大家或许可以稍微体会一下,颂词所说的“壮士不成眠”这种勇悍精进的心了。

  2.如何有效规避昏沉。

  睡眠毕竟是修行人非常大的障碍,睡不着我们会焦虑,觉得身体不行;睡得太好了,就会睡得忘记修行。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断绝睡眠或尽量调整呢?在《佛说离睡经》中佛陀亲自教给我们十种远离睡眠的方法。佛陀说这十种方法可以次第而用,如果第一种有用就用第一种,第一种不管用就用第二种,如是会让我们有效断除睡眠。下面简述。

  第一种,“莫行想。莫分别想。莫多分别。”不要总是缘于打妄想的分别心过多地判断、缘取,因为心不断向外散非常容易导致疲惫和昏沉,所以要尽量断除分别。

  第二种,“如所闻法。如所诵法。广当诵习。”如果断除分别念很难,那就串习、念诵、思惟、记忆所学习的佛法。

  第三种,“如所闻法。如所诵法。当广为他说。”如果一看书就想睡、一诵经就困,那就使用这种办法:将你听闻或诵习的法广为他说,做法布施。向人讲法时,我们的心能缘于法,而且有了对境就不容易犯困了。如果面前没有所化众生该怎么办呢?没关系,可以对着空中的鸟儿、地上的蚂蚁、自己的宠物讲,再不行就放个录音机,对着它讲。

  第四种,“如所诵法。如所闻法。意当念。当行。”对你所念所闻的法,在心里不断地忆念并落实于行为上。比如,我们此处学习了如何断烦恼,就要心心念念地想着断烦恼的功德和不断烦恼的过患,而且要在行动上真的去断烦恼。如是日积月累,慢慢就可以远离烦恼。人树立起了目标,就会具有正知正念,远离睡眠。

  第五种,“当以冷水洗眼及洗身支节。”如果这些心上的功夫再不起作用,那就放盆冷水,困时用冷水洗洗眼睛以及身体支节,比如洗洗手或擦擦脖子。这也是能使我们清醒过来非常好的方法。

  第六种,“当以两手相挑两耳。”可以搓、捏耳朵提神,这可让我们的心马上警觉起来。

  第七种,“当起出讲堂。四方视及观星宿。”如果手也捏了、耳也搓了,身上都掐出印子了还是想睡,怎么办呢?那就走出房间或经堂,开始向四方眺视。如果是晚上,可以看看空中的星宿,让自己昏沉向下的心高举起来,驱走昏沉。

  第八种,“当在空处仿佯行。当护诸根。意念诸施。后当具想。”还可在空旷处快步走。比如快速地转绕佛塔;如果没有佛塔,也可以像汉地禅堂中的跑香一样快速行走。一边快速行走,一边维护自己的根门,即专注地忆念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比如我曾发过菩提心,要为利益一切众生而精进修行。这样不断地忆念自己要履行的誓言和所学的法义,能逐渐驱散睡意。

  第九种,“举尼师坛敷著床上。结跏趺坐。”尼师坛是出家人所用的坐具,道友们没有也没关系。可在床上正身结跏趺坐。基础班的课中讲过如何以毗卢七法的方式打坐;前行班法师在每周六带修时也会带着我们做。如果师兄们不知该怎样如理如法地结跏趺坐,也可以关注法师的引导。正身端坐会使气脉端正,脉正则心直,自然会远离睡眠。

  第十种,“当还入讲堂。四叠敷郁多罗僧著床上。举僧伽梨著头前。右胁著床上。足足相累。当作明想。当无乱意。常作起想。思惟住。”如果还是没办法,就再进入讲堂之中,安住在床上。此处“郁多罗僧”和“僧伽梨”是出家人的七衣和九衣,师兄们没有也没关系。以右斜卧躺在床上,把自己的头枕在右手上,双足相叠,左手放在腿上。虽然身体躺着,但心不要外散,观想上师或诸佛菩萨在自己上方放大光明,并发愿早起并远离睡眠。如是一边观想一边思惟,就算在这样的状态中睡着了,睡眠质量也会很好,而且可以快速醒来。

  本颂小结:

  对于那些微小的伤害,不论是世间的磕磕碰碰,还是危害利益和生命的事,我们都生起过极大的嗔恨心,真可谓念念不忘、不眠不休,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时刻都在寻找报仇的方法。面对危害我们生生世世的烦恼大敌,不论需要多久,在没有灭除它之间,我都要不眠不休地精进修持。

  (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克敌之二:以对比说明不要当逃兵)

  【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颂词略释:将士们列阵在战场上激烈地交锋,奋力地想要消灭敌人,可敌人的自性是最终都会自然死亡,而且他们本身就具有各种痛苦与烦恼,值得悲悯。尽管如此,将士们仍然毫不顾虑被敌军箭矛所伤的身体之苦,在达到胜利目的之前,绝不向后逃跑。何况我正下定决心,立志灭除无始劫以来痛苦的唯一制造者,即恒常与我为敌的烦恼。虽然在对治时会遭遇百般的违缘和痛苦,但不论如何我都不应该丧失斗志,而应断绝懈怠、散乱,精进地修持。

  (一)比喻。

  1.敌人的状况。对应颂词“终必自老死,生诸苦恼敌”

  首先,不论是个人还是国家的敌人,其自性必然是“自老死”。也就是说,就算你不去杀他,几十年后他也会死去。所以,看上去是你杀了一个个可恨的敌人,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你杀的不过是一堆堆未来的白骨。由此可见,其实自己也没什么勇敢的,因为敌人毕竟是老死的自性,你杀不杀他,他终究会死。

  其次,他还有一个特点是“生诸苦恼”。其实敌人和我们一样烦恼重重,对我们来说他是敌人,是因为他损害了我们的利益;可对他而言我们也是敌人,因为我们也损害了他的利益。那为何彼此之间会因为利益冲突或其他伤害而成为敌人呢?这是因为我们都被各种烦恼、痛苦所逼,所以才会与他人为敌、结下恩怨。

  其三,进一步观察敌我关系可知,他们都是我们前世的亲人,是曾经直接、间接利益过我们的人。

  综上所述,一个和我们一样具有重重烦恼、经历过众多苦难,曾经饶益过我们的人,他本应是值得悲悯、关爱、关心的对境。

  2.如何敌对。对应颂词“列阵激战场,奋力欲灭除”“仅此尚不顾,箭矛著身苦,未达目的已,不向后逃逸”

  在准备时,我们会排兵列阵,算尽心机;如果是国家之间的战争,那更是从战术、技术各方面都要进行精心的策划。比如《孙子兵法》中的三十六计,其中每一计都在用尽心机地算计别人,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惜用断敌粮草、药品等恶劣手段,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你可能会说:“我没经历过,就算是经历过也忘了。”那就想一下,你在工作中遇到的对手,尤其是两人竞争同一件事时,真的是算尽心机,都希望打败对方,为此不惜采用各种手段。

  在作战时,我们是“奋力欲灭除”,心里一直想要去杀了他,而且是“奋力”地。如果你有100%的力量,绝不可能只用50%,你会拼尽全力,甚至透支身体也要干掉对方。更重要的是,你在受伤之后毫不顾及箭矛著身之苦(被别人刺、砍而身负重伤),在达到目的之前绝对不逃、不退。总之,我们在准备时算尽心机;作战时心怀必杀之念,不论受伤与否都会拼尽全力、绝不放弃。

  以上是我们面对外境之敌时的状态。其实这不仅是我们曾经在轮回中作战的状态和比喻,同时也是我们在学佛之前,生活战场中硝烟弥漫的状态。学佛之前,我们是不是为了生活、家庭、事业而机关算尽?我们曾不眠不休、运筹帷幄地谋划各种事,为了考学位、求工作、谋利益而算尽心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们从没想过自己可以停下来或朝另一个方向走,总是绷得非常紧,以一敌十地去抵挡人生各种不如意和无常之事,总想稳定现状。这就是我们学佛之前的状态,一直在奋勇敌对着生活中的无常真相。

  (二)比喻的意义。

  1.烦恼敌人的状态。对应颂词“恒为痛苦因,自然烦恼敌”

  烦恼是痛苦的自性,绝对只会让人痛苦,无有丝毫的安乐。颂词中讲到“自然”,就是它的本性的意思,烦恼的本性自然是痛苦,它会折腾我们,不让我们安宁、自在。所以颂词中说“恒为痛苦因”,只要烦恼在我们相续中存在,就会一直逼恼我们。

  上文中讲过世俗的敌人自己会死,但是如果不对治烦恼的敌人,它永远不会死亡,只会越来越增盛。

  2.有哪些痛苦。对应颂词“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

  在对冶烦恼时,有可能会出现种种痛苦。但就算遭到了百般困扰和痛苦,我也绝不放弃。

  (1)一般之苦。

  身体方面,比如不适、疾病、疲劳等;心里方面,比如抑郁、烦躁、和家人吵架等。身心所遇到的问题,都是在对冶烦恼的过程中会经常出现的。比如你很精进,连着几天早起参加金刚七句共修,可突然就开始感冒、发烧,身体不适了;又或者本来在好好听课,一下子就心烦意乱,再也坐不住,想马上开门走掉或把声音关掉。

  (2)修行之苦。

  比如听法听不懂。我们听世间之事往往是一通百通,可唯独佛法是怎么听都听不懂。好不容易听懂了还不稳定,今天想听,明天就烦了。虽然理论上知道自己该听,可就是懒,不想干下去。要么一听课就困;要么坐一个小时就像全身被打了一样,再也坐不住了;又或者《入菩萨行论》的前三品听着特别欢喜,到了第四品就想:哎呀!后面还有那么多,不听了;本来听着《大圆满前行引导文》特别好,可是又觉得:哎呀不行,课太多了,一个星期都五堂课了!马上就生起厌离心;本来第一天听了《极乐愿文》非常开心,可是一想:估计后面就没时间了,干脆第二堂课以后就不听了。总之就是会对法突然丧失兴趣、开始厌离。

  这其实就是出现违缘的象征。你担心后面太多听不完,那怎么不想一想:有可能这次放弃了,以后就很难再有机会了?如果现在不付出时间,有可能就会和解脱失之交臂,在轮回中经久地流转呢?

  由于没有正法的思惟,我们就会无缘无故地心生烦恼,于法生厌离、疲厌之心,甚至对特别欢喜的上师也开始观察过失。总而言之,在修行上会产生各种困难。有时是一种苦,有时是两种苦,或者是身、心、修行三种苦都具足。那么这些苦到底能否导致我们退失呢?不一定。

  如果我们具有正知正念,那么所谓的违缘就会成为逆增上缘,让我们的修行更进一步。比如身体不适时,正好可以观身体不可靠,修行的机会难得,还可以通过修自他交换来代受他人的苦,不论是从出离心还是从菩提心的角度来说,都对我们有帮助;当我们心烦意乱、感到抑郁的时候,其实是烦恼在翻腾,此时正好可以借助佛法,给自己开一剂良药,看看这个烦恼还会不会继续下去,正好有一个对境让我思惟法,有了一个使用对治力的机会;如果对佛法的法义听不懂,我们应该这么想:“我现在听不懂,正说明这个法殊胜啊!它很甚深啊!我要是都能听懂,像煮饭炒菜等一般世间知识那么简单,它就不能够帮助我解脱啦。”所以听不懂的时候应该更高兴,说明我们学的法很甚深,很殊胜。如果我们在面对种种困难时能把它转念过来,那么这些“困难”就成了我们的逆增上缘。真实来进行观察就会知道,到底能不能面对修行中的这些苦,不在于外境如何,而在于我们的内心是否具有对治苦的能力。

  3.以何方法规避烦恼敌。对应颂词“况吾正精进,决志欲灭尽”“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

  (1)上师教言——发心为关键。

  上师曾经在《前行笔记》中说:“修行的旅程不会一帆风顺,所有修行人都在不断地面对挑战和挫折,但如果你有清净的发心,你将幸运地免受众多无谓的干扰,而能怀着信心和热情坚持修行。”上师又说:“如果我们不是以这种发心来做事,就会有所期待,期待回馈或至少一个看得见的结果。有期待就有恐惧、怨恨、骄慢和失落。学佛很多年了,可是你仍然没有太多的进步,还是那么容易受伤害、被触犯,还是经常犹疑: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修行上是否真的有意义?如果没有正确的发心,退失对佛法的信心、退失学佛的热情简直太容易了。”

  上面所讲的那些苦,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全都要去面对,因果不会因为我们是修行人就对我们有所优待,让我们免受痛苦,有可能我们会面对比别人更多的苦,仍然要承受以前的业力。谁也没法保证修行之后一切都会一帆风顺,谁也没有说过上师的加持就只有顺缘、没有违缘。而所谓的修行,就是让我们用正确的心态去正视问题,善巧地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顺境和逆境,把它们都转为修行的缘分。

  怎样去转变烦恼、不生懈怠呢?上师在《前行笔记》中告诉我们:“发心对修行至关重要,它不仅决定了修行的结果,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我们的见解和修行途径。”如何理解此处的“发心”呢?如果我们希求的是出离轮回,发心就是“出离心”,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出离为目的!苦难不过是消掉了我们以前的恶业,帮我们断除对轮回的贪执;有了这样的心态,我们不会因为期待某个结果而忘记了自己出离轮回的目标,也不会在出现苦难时而产生抱怨。如果我们发的是“菩提心”,那做任何事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利益众生;只要能利益到众生,我们根本就不会希求名利,也不会害怕出现违缘。

  当我们不去过多关注事情的结果,一心专注在自己的发心上时,会发现很多事情都能轻而易举地面对。因为我们知道,任何情况都是在帮助我们利益众生:遇到违缘,我们就代受所有众生的痛苦;遇到顺缘,正好让我们有条件利益一切众生。从这个角度来讲,只要我们着重于发心,就不会再耽著于外在的形式和暂时的违缘,就像上师所说的,我们“将幸运地免受众多无谓的干扰”。也就不会太过耽著于结果,失去时心生怨恨与恐怖,得到时骄傲与自满。所以,发心是我们避免违缘的首要和关键。

  (2)以精进对治。

  我们应该怎样规避烦恼呢?需要精进地修持。对于“精进”,上师在《寂静之道》中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描述:“修行不是一场魔术表演,从头到尾让你兴奋、惊奇、目不暇接。它也不是逃避日常琐事的盾牌,因为它可能比你企图逃避的日常生活更加琐碎平常。”我们最开始皈依上师三宝时,心里状态非常亢奋,也特别精进,希望自己开始修行后,今天见本尊,明天见佛菩萨,后天就出神通……可是当我们真正开始修行之后,却发现真的没那么好玩。上师说:“修行没有什么宏大的目标,只是不再自欺而已。”关于“不自欺”,前面已经讲了很多,知道自己要去断除烦恼,也知道修行要靠自己的努力,我们能如实面对自己的真实状况,并下定决心踏踏实实地精进地去对治烦恼,这就是“不自欺”,就是在精进地修持。

  如果把规避烦恼的方法归纳为两层的话,就是上师告诉我们的两点:一个是清净的发心;一个就是踏踏实实地面对当下的一切,努力修行,不自欺。具备了这两点,我们就可以做到颂词中所说的“故今虽遭致,百般诸痛苦,然终不应当,丧志生懈怠”了。纵然百般的苦楚降临到我们的前面,我们也终不会因此而懈怠,更不会忘失了修行的誓言。

  颂词小结:

  从比喻和意义结合起来进行观察可知,无始劫以来,为了暂时的怨敌,我们一直都在忧心不眠地断除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么现在为了灭除烦恼这个真正的敌人,纵然过程当中有一些痛苦,我们也不应畏惧,而应精进地迎难而上,因为这些痛苦是有意义的,是在消尽往昔的恶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痛苦激发了我们的出离心。所以“苦”对修行人来说非常有意义,“苦”到底是不是违缘,要观待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它。如果我们真的如上师告诉我们的那样,以清净的发心摄持,有上师的加持伴随着我们幸福地走下去,修行又怎么会苦呢?

  上师所有的教言,都是用窍诀的方式告诉我们修行中可能会面临的问题,该如何解决。而寂天菩萨在也预见到:不论是在修行的过程中也好,听闻的过程中也好,我们到了这个阶段可能就会产生疲惫而想要放弃,或者遇到困难而马上要打退堂鼓了。寂天菩萨对我们说:一定要精进地克服烦恼,忍耐在对治烦恼过程中的诸多痛苦!

  下面再把今天所讲的这三个对比做简单的总结。

  我们在微小的危害面前尚且都会生起嗔恨心,没有灭除它时不眠不休;而在面对最大的敌人——烦恼之时,更应该在灭除它之前不眠不休。这是从时间的角度来说,我们该恒常精进。

  接下来寂天菩萨用战场的比喻告诉我们:为了战胜世间的怨敌,人们会排兵布阵、奋勇向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同样,我们在修行中遇到违缘时,也要知道这些违缘都是值得的,不应该因此毁坏誓言。如果我们把前面的颂词列为侧重于时间的角度,那么这个比喻则侧重于要了知危害的严重性和断除危害的利益,而促使自己精进不懈地修持。

  (对比说明应勇悍精进克敌之三:对比利益说明)

  【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颂词略释:将士们为了微小的利益就远赴战场和敌人作战,遭到敌人的伤害而在身上留下了创伤。战归之时,他们会把身上的伤疤当作勋章一样炫耀。现在我们为了成就佛果的大利而精进修行,暂时的痛苦和挫折怎能困住我们呢?应该把这些痛苦和挫折当作我们修行过程中的勋章,为了解脱而受的痛苦,值得骄傲和庆幸。

  对于这个颂词,分两个方面讲解:(一)比喻;(二)比喻的意义。

  (一)比喻。对应颂词“将士为微利,赴战遭敌伤,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

  目的:将士们远赴战场是“为微利”,也就是为了生存、名声、钱财。在古代,有的人是被迫当兵的,如果不充军就可能会被抄家或砍头,所以当兵只是为了生存;有的人当兵是为了获得钱财,等等。但这些利益和真正获得解脱的利益比起来,都不过是今世的微利罢了。

  行为:“赴战遭敌伤”。人们为了这些小小的利益就会远赴战场,想想在千军万马的沙场上征战,死亡率非常高,很有可能就把命就留在战场上而且尸骨无存;就算没死,多少都会受伤。

  结果:“战归炫身伤,犹如佩勋章”。如果能幸运地活下来,回到家乡或者回到他的头领面前,会炫耀着伤疤说:“你看,这是我曾经为国为家去战斗而留下的!”其实不仅仅是在沙场上,我们在轮回中为了生存、名声、钱财去工作、应酬,经常也会炫耀说:“我以前酒量不好,经过酒桌上的长年锻炼,现在的酒量非常好,喝一两斤什么事都没有。”“我以前不会应酬,现在应酬方面非常厉害。”“我以前不会耍手段,现在轻而易举就能把我的竞争对手淘汰下去。”——我们会把这些作为炫耀的资本。当战士炫耀在战场上得来的伤疤时,我们可能会说:“这人太傻了,我肯定不会为了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来牺牲自己。”然而,其实我们在轮回的战场上就是这样,不顾堕落的危险,把为了暂时的名闻利养而努力造业当作炫耀的资本,这真是非常可惜、可叹。

  (二)比喻的意义。对应颂词:“吾今为大利,修行勤精进,所生暂时苦,云何能害我?”

  目的:我们是“为大利”。这个大利是解脱的利益,是生生世世利益他人。我们现在努力精进地修行不仅是为了自己解脱,还要帮助我们的父母、亲朋好友,以及轮回当中所有的老母有情获得解脱。这个目的和为了钱财名声相比,那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行为:“修行勤精进”。很多师兄已经圆满了一百万遍《金刚七句祈祷文》的念诵,并发愿再念诵一百万遍,他们精进程度可想而知。有的师兄在考试时给我留言,说他没有电脑,只能下班之后去网吧里面考试,在网吧里又是打字,又是参考PPT,别人总是会投来异样的眼光,所以他每次都是先考一会儿,当发现旁边的人在关注他的时候,就先把考试的页面关掉,装模作样地玩一会儿,然后再考试,他的精进是体现在克服困难上;有的师兄做发心工作非常非常地辛苦……这些都是在修行路上的精进,我们要随喜自己。

  启示:我们要把修行中的苦作为勋章,就像米拉日巴尊者把他的屁股上面的茧当作最好的修行窍诀传授给他的弟子,这个茧就是尊者的勋章。我们在修行当中克服了多少困难,这就是我们的勋章,既是鼓励自己,也是师兄间彼此激励的对境。

  其实,我们经历的这些困难并不是真的很苦,就算不学佛,这些苦同样也有,并不是修行之后平白无故地多受了一些苦。我们心里比谁都明,学佛之前自己过的是什么日子。

  学佛之后,也不是只有我们会受苦,不要说我们这样平凡的修行人,像藏地的大成就者贝若扎那,他是前译教法最伟大的译师,翻译了许许多多的显密教典,尤其是大圆满续部的教典,连他的修行之路都非常坎坷。他与莲花生大士处于同时代,莲花生大士入藏之后,贝若扎纳在静命论师面前出家,成为藏地最早出家的“预试七人”之一。后来根据国王赤松德赞的一个梦境,他和另外一位译师被派到去印度求取密法。在去的路上,他们经历了五十七种危难,小的苦难就不说了。他冒着生命的危险好不容易到了印度,可是密法当时在印度被视为国宝,非常珍贵,极为保密。所以他只能白天学显宗法要,晚上学习大圆满,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他的上师把密法窍诀用白山羊奶写在白布上面,白天看就是一块儿干干净净的布,到了晚上没有人的时候,用烟把布熏一下,字显现出来之后才能学习。(对比现在,我们拿过手边法本就能看到珍贵的佛法,有时还不想看。而圣者当时是苦心积虑地抄下来,白天藏着,晚上看之前还得熏一熏。)

  贝若扎那大译师不畏艰难,最终求学成功即将返回藏地。可护法神、国王以及许多人全都认为密法是印度的国宝,不希望被别人占有,制造违缘阻止他回去,甚至危及他的生命。贝若扎尊者最终依靠神通力才回到了藏地。但印度的国王并未善罢甘休,专门派了人到藏地散布流言,说贝若扎那求来的密法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法。这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虽然贝若扎那译师向赤松德赞国王解释说“出于印度国王的阻挠,会有流言蜚语,请您千万别信”,并给国王传了许多密法;国王虽不信流言,可王妃和大臣却听信了,最终把贝若扎那译师流放到擦瓦绒地方。一个那么伟大的成就者冒着生命危险,不顾一切求来佛法传授给别人,最后却被流放。我们中的大部分如果遇到这种苦基本都会放弃,可贝若扎那译师没有这么做,纵然有多少苦难也不放弃利他的大义。他跟国王赤松德赞说:“我观察到擦瓦绒地方和我有着殊胜的缘分,如果我去了可以利益到那里的众生,你把我流放到那个地方吧。”大译师后来在擦瓦绒地方确实摄受了很多众生。

  所以,我们在修行的时候受点苦,真的不要觉得是自己业障深重,就算是那些大成就者,修行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我们何不把这些痛苦作为勋章,使它成为自己前进的动力,鼓励自己精进地修持呢?

  颂词小结:结合比喻和意义来看,修行的苦本就是我们的勋章,遇到痛苦、违缘,意味着我们有改变的契机,可以战胜自己,使修行更上一层楼;也意味着我们正将脱离烦恼及业力的掌控,正在消尽恶业,走向解脱。仔细想想,我们面对的是烦恼和业力的千军万马,遇到痛苦很正常,也非常荣幸和值得骄傲,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真的应该欢喜不尽!

  【实修小提示】

  试着观察自己在修行之路上遇到哪些“苦”,比如上课的辛苦、发心的辛苦、听不懂法的烦恼、背诵的辛苦、实修的辛苦,等等;看看自己如何本能地面对和处理它们,是烦恼、焦虑,还是排斥?接下来,试着用今天所学的思惟方式去面对这个苦,并把它记下来。比如面对上课的辛苦心里本是排斥的,但可以通过思惟它对自己的利益,试着将它转化为修行的养分——我在学习并串习彻底解脱痛苦的方法,我曾经一看电视就是五个小时,现在听课才一个小时,这种辛苦是值得骄傲的,它让我离解脱又近了一步,我应该鼓励自己。——如是,把自己面对每件事的本能反应记录下来,再试着用佛法去思惟。用这种正确的思惟方法面对痛苦,我们的修行将会越来越增上,越来越吉祥。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所学习的内容。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对比说明,我们曾为小利而不惜一切,如今为了解脱大利,更应不舍精进。

  2.修行好的特征是否是什么都一帆风顺?如果不是,那应如何看待修行中的种种违缘?

  3.请分别从理论和修行的角度说明我们修行的所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