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经文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第三十三课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通过学习“暇满难得”和“寿命无常”,我们将逐渐断除对今生的贪执之心;学习“轮回过患”和“因果不虚”,主要是要断除我们对来世的希求之心。

  为什么要把今世和来世的两条路都堵上呢?

  因为只要我们没有出离三界轮回,就会不断地再去感受以往曾经受过的苦。如果我们不想再一次去感受这样的痛苦,就要选择走解脱之路。虽然如果在这一世修得好,凭借我们的善根,有可能在下一世能够转生到善趣当中,享受有限的有漏安乐;但如果恶业先成熟,我们下一世就很有可能下堕到地狱、饿鬼、旁生三恶道中感受非常难忍的痛苦。因此,我们发现今生的有漏安乐没有什么可贪执的,也不会去求来世人天善趣的果报,因为即便获得了人的身份,也是苦多乐少。并且有漏的安乐是转变的体性,随着因缘发生变化,会变成痛苦。这样来抉择,我们就会一心一意求来世的解脱。

  轮回过患分二:丁一、总的思维轮回痛苦;丁二、分别思维六道各自痛苦。

  分别思维六道各自痛苦分六:戊一、地狱之苦;戊二、饿鬼之苦;戊三、旁生之苦;戊四、人类之苦;戊五、非天之苦;戊六、天人之苦。

  在“分别思维六道各自痛苦”中,首先详细分析了地狱众生、饿鬼众生和旁生众生的痛苦,发觉三恶趣真的是不能去,不管谁转生到那里,都唯有受苦,基本上没有乐受。我们可能觉得在善趣中享乐是很幸福的事情,认为通过自己这辈子修持佛法,在来世可以得到人天善趣的安乐。本论接着讲解了人类的痛苦、非天的痛苦和天人的痛苦,告诉我们,即便转生到三界最上面的有顶天,最终也要感受死堕的痛苦。在三善趣当中,也唯有是苦。

  人类之苦分二:己一、三大根本苦;己二、八支分苦。

  在学习“三大根本苦”时,我们发现,所有的安乐或者不苦不乐的感受,都在刹那不断地迁变到“行苦”中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出离轮回,就会不断感受轮回中的“行苦”,有了“行苦”的根源,“变苦”和“苦苦”就会随之而来。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感受是刹那不住、相续迁流的,没有一体不变的感受。现在是乐或舍(不苦不乐)的感受,接下去第二刹那,乐受或舍受的因缘具足,还是乐或舍的感受,第三刹那也是,第四刹那也是……如此接续下去,总会出现苦受的刹那。”因为所有法都是依靠因缘和合而生,“依靠前前的刹那产生后后的刹那,前面任何一个刹那缺失,都会障碍产生后面的果”,一旦安乐的因的那一刹那消失,苦受紧接着就会到来,“因此,苦受出现前每一个乐受或舍受的刹那都是苦受的因。”我们没有逃出苦受的因,就会一直落在苦受的果报当中受苦。

  如果解脱轮回能够成为我们心心念念所追求向往的事情,那么,我们在这一生现在的生活当中,哪怕还要为了生活、家庭、工作等做事情,只要我的心唯一是追求解脱,该做的事情就去做,这一世该负的责任就去负,该承担的义务就去尽。也就是说,在听华智仁波切讲完一切法都没有逃出苦的范围之后,不是今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做了,而是我们的心要追求解脱,即便是做世间的事情,也要在菩提心和出离心的摄持之下去做。这样的话,不论做任何事情,都会激发出我们的出离心,会觉得佛法讲得太对了,生活中的每一个行为的确都落在苦里边。最后就会想:如果我不在今生、在自己还有自由身份的时候修行,下一世不一定能够遇到佛法;如果遇不到佛法,就会不明白道理;不明白道理,就没有办法知道因果的取舍,就会造作很多恶业,让自己的后世更加痛苦。

  八支分苦分八:庚一、生苦;庚二、老苦;庚三、病苦;庚四、死苦;庚五、怨憎会苦;庚六、爱别离苦;庚七、求不得苦;庚八、不欲临苦。

  现在五浊恶世,我们每个人都是经由胎生来到这个世界的。这样一个因缘和合而生的人,有生必定会有死;在生死之间,又有无常、老病以及各种各样的缺憾伴随着我们。这样一副身心不断变化的相续真的是靠不住的。

  在现在这样一个没办法靠得住的虚幻世界当中,我们以假求真,借用自己四大假合的身体,来求取真正的解脱正道,这样我们就没有辜负自己得到的暇满人身。

  轮回就是这样无始无终地不停流转,周而复始,我们也是无可奈何。如果不从轮回中解脱出去,苦将会永无止境地落在我们头上。

  庚一、生苦:

  在六道众生中,除了地狱或者天道众生不需要经过母胎,直接通过化身出生之外,其他道尤其是人道众生投生时,大多数都是胎生,我们观察一些旁生动物也是胎生的。以前特别早的时候,人类众生卵生、湿生、化生的都有,但到了末法时代,人类众生都是胎生。

  胎生的过程是怎样的呢?正文中说:【南赡部洲的人们大多数是胎生的,中阴寻香的神识进入父母的精血中间,逐步形成凝酪、膜疱、血肉、坚肉和肢节……体验住胎的痛苦。】

  现在南赡部洲的人大多数都是胎生的。胎是怎么产生的呢?首先,有一个寻香识(通常称为中阴身,是一种意识形态)为业力牵引进入父精和母血的混合体当中,就形成了身体。我们通常说,受精卵加上神识的进入,就会产生一个新的生命。

  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也告诉了人类住胎最初的形成过程:最初,当神识进入父精母血的和合体当中时,会形成凝酪(像粥汁一样非常粘稠的物质),在第一个七日中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在第二个七日中,由于母胎的滋养,形成膜疱;之后在第三个七日中形成血肉,出现了一些有血有肉的物质;到了第四个七日,会有一些软质的骨骼出现,形成坚肉;到了第五个七日会形成肢节,身体的各个骨节就会形成;到第六个七日会形成鱼形(像鱼一样的形状);到了第七个七日形成龟形,有头、四肢出现的形状。所以,在最初入胎的时候,就是一个很粘稠的物质,到最后,就是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会形成像乌龟一样的形态;在住胎至二十六个七日之间,身体的肢节、手指、足趾、双目等器官乃至汗毛、头发、内脏、男女根等会明显形成;到了第三十六个七日的时候,体力就开始增长。

  佛陀在《阿难入胎经》中也对众生宣说了婴儿住胎的过程,和现在科学仪器所观察到的胎儿住胎过程非常一致,这足以说明释迦牟尼佛对世出世间的一切法都通彻无碍,所以才能够在很早的时候,就告诉我们胎儿是如何逐步形成的。学到这里,也会对佛法生起无比信心。

  胎儿是怎样在母胎中逐步发育成长的?在成长过程当中,他是感受到了快乐还是一直在受苦?通过观察,我们发现在母胎中,胎儿一直是在感受痛苦。

  正文中说:【那么,到底人在住胎时有什么痛苦呢?到了肢肢节节诸根都齐全的时候,胎儿会觉得母胎里非常狭窄、臭气扑鼻、漆黑一片,仿佛感到了关在监狱里的痛苦。】

  当胎儿发育了一段时间,手、脚、腿等肢节都长齐全的时候,他就想运动。但是我们也知道,母亲的腹腔里有很多脏器,胎儿夹在这些脏器中间,还会有胎盘裹着,会觉得非常狭窄;而且臭气扑鼻,母胎里的味道非常难闻;他还感到漆黑一片,腹腔里没有光线,他的眼睛也无法看到外界,即便看到,也是看到漆黑一片。胎儿一般要在这样漆黑的环境中孕育四十周的时间,也就是说,要在近三百天的时间中感受狭窄空间、臭气扑鼻、漆黑一片。尤其当他躯体肢干长好之后,也不能伸展,要一直蜷曲在母亲的腹部中,不自由地一直被挤压着,饱尝挤压之苦。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坐在一辆小车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车子里人很多,所以很挤,你无法活动。这样坐着,如果只是一天,可能还能忍受;如果要你三百天都坐在车里,并且不能下车,一直在那里蜷着,我们也会感到非常不舒服。如此就能相似地体验一下这种住胎的狭窄空间给我们带来的苦难感受。再或者,如果把我们关在一间臭气熏天的厕所里面,不放我们出去,不是只关一天,而是关三百多天不让出去,我们也会感觉非常难忍。胎儿住胎的时候也会有这样非常难忍的感受,只不过他无法告诉我们,他曾经感受了这样的苦难。其实,我们在座的每一位以及在网络上听课的所有道友们,都是亲身感受过住胎痛苦的,只不过现在遗忘了而已。

  除了母胎空间狭窄、漆黑一片、恶臭等以外,胎儿还会感受什么样的痛苦呢?

  伴随着胎儿的不断成长,母亲会非常小心地呵护自己肚子里的胎儿。但是,当母亲食用食物或者行住坐卧时,也会给胎儿带来痛苦。我们在母亲腹中的时候,也曾经感受到无量的痛苦。

  正文中说:【当母亲吃热的饮食时,胎儿会像置身火里烧灼一样的痛苦;母亲食用凉的饮食又会给他带来浸在冷水中一样的痛苦;母亲睡觉之际,他感到如同被大山压着一样的痛苦;母亲饱足的时候,他又觉得像夹在山崖间一样痛苦;母亲饥饿的时候,他会有如堕入万丈深渊般的痛苦;母亲在行住活动的时候,他也觉得像被狂风席卷一样的痛苦。】

  母亲任何的行住坐卧,乃至于普通的饮食都会给胎儿带来无量痛苦。

  《大宝积经》中亦云:“若母多食或时少食。皆受苦恼。”母亲吃多了,胎儿受苦;母亲吃少了,胎儿也会感受痛苦。“如是若食极腻或食干燥。极冷极热。咸淡苦醋。或太甘辛。食此等时皆受苦痛。”母亲吃得稍微油腻一点,或者没喝稀的光吃干的,或者吃冷的冰淇淋、喝热的饮料,或者吃酸甜苦辣等味觉感受比较强烈的食物,胎儿都会感受到无比难忍的痛苦。

  华智仁波切在此处分析说,母亲如果食用热的饮食,胎儿就像在火里灼烧一样。我们想一想,如果把一个人扔到火里烧,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会像堕到热地狱一样的感受,极其痛苦。母亲如果吃冷一点的食物,胎儿就像浸在冰冷的水中或者放在冰窖中一样,有凉彻骨髓的感觉,非常难忍。在母亲睡觉的时候,胎儿感觉到被大山压着无法翻身,感受到被重物所压非常难忍的痛苦。母亲在饱足的时候,胎儿感受夹在山岩间的痛苦。在母亲饥饿的时候,胎儿就好像直接从特别高的山崖上坠落到山谷当中;或者说,有一种被倒挂、悬着的感觉,如同把我们的两个脚提起来,头冲下挂在空中一直吊着一样。母亲还要行走,有的时候为了能够顺利生产,母亲要不断地适量运动,母亲每走一步,胎儿就感觉被狂风刮走了一样。所以,胎儿在母亲腹中始终没有安稳、舒适的感受。

  在观胎儿住胎痛苦的时候,我们不要把这些痛苦都想成是别人的痛苦。实际上,我们自己在母胎中住的近三百天的时间里,也是差不多天天都要感受这样的痛苦,因为母亲总是离不开行、住、坐、卧,总要吃饭、睡觉、行动。所以,我们在住胎时也一直在感受同样的痛苦,只不过由于出胎的痛苦太严重了,就把住胎痛苦忘掉了。但是,忘掉了不等于没有感受。我们要把这些痛苦记在心里,要好好去想:胎儿会感受这样的痛苦。如果我没有出离六道轮回,将来我有可能再生到人道,此时就要投胎;一旦投胎,我就会再次感受一遍所有的这些痛苦,乃至出离轮回之前,这些痛苦我会一遍一遍地感受。如果我不想再感受这样的痛苦,就要修持解脱道、希求解脱;所以,现在每走一步路、每吃一口饭都要以出离心、菩提心摄持,这样就会成为解脱、成佛之因。思惟这些感受会不断给我们修行上的启发。

  既然在母亲腹中住着非常痛苦,是不是出胎了就会感到安乐呢?也不是,出胎之苦紧接着住胎之苦到来。

  正文中说:【就这样住胎月数圆满以后,紧接着就面临出生的时刻。人在出胎降生时,由于三有业风的吹动,致使头足倒转,也就是大头朝下,当通过产门时,好似被一个大力士拉着脚拽出来摔在墙壁上一样痛苦。从经过整个盆腔中间出来的过程中,就好像通过(铁斧头上的)铁孔一样痛苦。】

  婴儿从盆腔中间出来的整个过程,就好似铁斧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孔,要从铁孔中钻出去。由于婴儿周身的骨骼已经长好,从非常紧的一个孔洞中钻出去,感觉如同从铁斧头上的铁孔中钻出去一样。可想而知,挤压的痛苦会有多大!有的人去五台山时钻过佛母洞,胖一点的人觉得很费劲,瘦一点的人还好一些。在钻佛母洞的过程中,因为佛母洞比较狭窄,各个地方都比较硌,如果不随顺佛母洞去钻,就很难钻出去。由此可以相似体验一下出胎之苦。

  轮回中受业力所推的众生是怎么出胎的呢?会被三有业风,即轮回中自己所造的烦恼业风所吹动,头朝下出生,先出来的是头,好像被大力士直接拽出来,再重重地摔到墙壁上。不像法王如意宝在出生时是头朝上,一出胎就把胎盘甩到左肩上当作披单,然后朗朗念诵“嗡阿ra巴匝纳德”。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拿一个鸡蛋直接砸到墙上,鸡蛋马上就会破碎得无法要了;同样,胎儿在出胎的时候,也是感受浑身骨骼剧痛。胎儿一出生就哭, 也是由于他在住胎时感受痛苦,并且出胎之苦太严重了,从母胎中一出来就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如果胎儿能够顺利地产下,母子会减少一些痛苦;如果不顺利,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正文中说:【如果母亲产门过于狭窄而生不下来,也许就这样惨死在母亲的肚子里,或者母子二人同归于尽,就算侥幸没有送命,但也已经感受到了接近死亡的痛苦。莲花生大士曾经形象地说:“母子二人中阴迈半步,母除颌骨余骨皆分裂。”】

  胎儿从母亲的腹中生出来,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生过孩子的道友们知道,生小孩的时候,母子均会感受非常难忍的痛苦。过去在难产的时候,母子可能都会在生产过程中丧命;现在有剖腹产,胎儿可以不经过产道生出来,但在出胎时也感受到了接近死亡的痛苦。也就是说,在过去,一名正常的孕妇如果生产不顺利,孩子就有可能还没有见到大千世界,就胎死腹中了。如果出现难产,加上在偏远山区,离医院非常远,医疗条件比较简陋,如果抢救不及时,很多时候也会出现母子双亡的情况——母亲不但没有生出孩子,而且自己也在生孩子的过程中死亡。即使是顺产,婴儿也感受到接近死亡的痛苦,即从如同铁斧上的孔一样的产门中钻出来,非常痛苦。

  所以,莲花生大士形象地说:“母子二人中阴迈半步。”母子两个人都向中阴迈了半步,弄不好的话,要么母亲死,要么孩子死,要么母子双亡。在以前,由于医学技术不发达,能够存活的几率非常小。任何一个众生在死亡之后,成为了中阴身,在中阴界飘荡,无依无靠,非常孤独,特别希望有一个母胎能投胎。在母胎中好不容易住了那么长时间,感受了那么难忍的痛苦,却在出生的时候死亡了,可想而知,他会有多么痛苦!再者,作为母亲,在十个月里非常精心地怀着孩子,不管是吃饭、走路还是睡觉,都特别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孩子,可是在孩子即将出生的时候,却死在了自己的腹中,母亲也会感受到难以忍受的痛苦。没有生过孩子的人,可能很难体会到这种痛苦;生过孩子并且死过孩子的母亲,会有更深切的体会。为了不给自己将来带来痛苦,也不给我们的母亲再次带来痛苦,我们一定要从轮回中出离。我们要发愿:我这一世一定要从轮回中解脱,不管怎样,我再也不投生了,再也不感受生苦了。学了生苦之后,我们要下定决心出离轮回。

  莲花生大士还说:“母除颌骨余骨皆分裂。”除了颌骨以外,母亲身上其他的骨头都处于撕裂的状态。因为当母亲要把孩子生出来时,要非常使劲,所有的骨头基本上都处在裂开的状态。所以,生完小孩后,母亲一定要在床上休养一段时间后才可以下地走路,这也是保护母亲的措施。

  婴儿接下来还会受苦,正文中说:【婴儿生下来之后被放在垫子上,这时他觉得像落到了荆棘丛中一样;当护士剥脱背上的胎膜时,他又觉得似乎活活剥皮一般;在擦拭他身上的不净物时,也感受好像在用荆棘鞭子抽打自己;】

  婴儿出生的时候,不得不放在垫子上。母亲肯定会给孩子准备一个非常柔软、细滑的垫子,但是作为婴儿,再好的垫子对他来说,都如同落在了荆棘丛中。因为婴儿从来没有接触过外界对于大人来讲是非常细滑的织品,所以布织品、丝织品等对他来讲就如同荆棘一样,感觉到处都是刺。当怕他冻着,把被子裹在他身上时,他感觉是被刺包围着,非常痛苦难忍。

  当护士把婴儿身上的胎膜剥离下来的时候,胎膜好像跟他的身体粘连在一起,因此会感觉像被活活剥皮一样剧烈疼痛,同时伴随着哭泣。

  在为他擦拭身上不净物的时候,他感觉是在用荆棘鞭子在抽打自己,鞭子不是柔软的,也不是皮鞭子,而是带刺的鞭子。我们小时候都是被这样的痛苦折磨过来的,对于我们来说,虽然现在忘掉了这种痛苦,但是如果不出离轮回,将来还会接二连三地感受。作为一个成年人,如果有人用皮鞭来打我们,我们会躲、会跑;但是刚刚生下来的婴儿却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家长也不认为这是在用带荆棘的鞭子抽打他,而是很正常地在给他处理身上的不净物,但此时给婴儿带来的痛苦是非常难以忍受的。想想这种难忍的痛苦,我们也要发愿不再流转轮回,一定要出离苦难的轮回。

  正文中说:【当母亲满怀慈爱将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反而觉得像雏鸡被鹞鹰叼捉一样的痛苦;当在他的头顶涂敷酥油时,犹如被捆绑起来丢进坑里一样;当把他放在睡床上时,他感到沉溺在粪尿里一样。】

  生出孩子之后,一般如果没有特殊的业力,母亲都会非常慈爱孩子。虽然有些母亲由于因缘的缘故不是这样,但大多数情况下,母亲对待孩子还是非常慈爱的,都喜欢把孩子抱在怀里。但孩子却觉得自己像一只小鸡被鹞鹰叼起来,悬在半空中,感觉非常难受。在藏地还有一个习惯,为了让刚出生的小孩一辈子吉祥,会在他头上涂抹酥油,而小孩却觉得是被捆绑后直接扔到坑里。孩子总要睡觉,母亲抱着睡也好,把他放在床上睡也好,他此时都感觉如同沉溺在粪尿堆里。婴儿恒时会感受这些不悦意的痛苦。 

  婴儿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呢?

  正文中说:【当然,作为婴儿,不管是饥饿、口渴、疼痛还是苦恼,他也只能是嗷嗷啼哭。】

  婴儿只有以哭的方式来表达身心不悦意、不舒适的感觉:饿的时候会哭,母亲赶紧过来看看是不是饿了、尿了、拉了等;渴的时候也会哭;生病了,如发烧、感冒、肚子疼等,或者感觉冷了、热了等,都以哭的方式来表达。想一想我们小的时候是多么可怜,一句话也不会说,在饿的时候不会说“拿一点吃的给我”,只会哭。如果发烧、发炎、什么地方疼痛等等,我们也没有表达的能力,只有用哭来表达自己内心不悦意、不舒适的感受。虽然我们现在忘了这种痛苦,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确确实实感受过,我们也都是在母亲的怀里逐渐长大成人的。

  婴儿时期的痛苦我们都感受过,只不过到现在时间长了,我们不记得了,不记得不代表我们没有曾经感受过。有的人可能会想:“我这辈子过得不快乐,下辈子要再得人身,将来有一个好的家庭、好的事业。”如果这样想的话,首先要接受生苦、住胎之苦等等。当我们抉择了不想再感受这些苦的时候,也就会杜绝了下一世再转生为人的想法。我们要往前推,即便现在已经记不清婴儿时期的痛苦,也要不断观修;大部分人应该都不记得自己一岁以前的情景,但这不能说明大部分人都没有经历过婴儿期,似乎生下来就能跑会跳;我们都是由一个小小的婴儿,然后在哭声中逐渐长大,用哭声来表达我们作为人的痛苦。

  正文中说:【随着岁月的流逝,昔日的婴儿也在不断地发育成长,当到韶华之年,表面看来青春美满,但实际上人的生命在一天天地缩短,正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伴随着我们不断地成长,衰老也逐步到来。一个人从呱呱坠地到会爬、会走,再大一点到会跑、会跳,然后长到中年,所有的成长都伴随着衰老——相对于婴儿期,青年期已经衰老了;相对于青年期,中年期已经衰老了;相对于中年期,老年期已经衰老了。表面上的青春快乐都在转变,一点一点变成衰老的模样,一点一点地走向死亡。没有人能够停下走向死亡的脚步,只不过有的人快一点,有的人慢一点;有的人寿命长一点,活在世间的年头多一些,离死亡远一些;有的人因为寿命、福报、因缘等,在世间上存活的时间不多,很快就会走向死亡。不管是哪种类型,都在不断走向死亡。所以,表面上所有的青春美满都埋着走向死亡和痛苦的因。我们后面也要讲到死苦。所以,现在看起来表面上的美满,最后都将走向死亡。

  正文中说:【今生尘世的一切琐事没完没了,就好像水面的波纹一样此起彼伏、不断涌现,而且这一切也都是与罪业紧密相联,结果也只能成为恶趣之因罢了。】

  在没完没了的琐事中,我们不断成长,也可以说在不断衰老。

  所有的琐事有两个特点:

  第一,没有结束的时候。犹如大海的波浪一样随着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层出不穷,不会停歇;只要有大海,波浪就不会停止下来。只要我们还有一个业惑所感的人身,琐事就会不断围绕着我们。如果在处理琐事的过程中,能够用出离心进行摄持,就能既完成生活中应该做的事情,又没有离开解脱的道心。在没完没了的琐事中,如果能够停下来,出家修行,就可以有更多时间来修持佛法。

  第二,大多数的琐事都与罪业相关联。作为凡夫众生,我们相续中有太多烦恼,只要还没有断除烦恼,我们作的业就会成为痛苦之因。由烦恼所推动,我们就会去造作业,由于没有以空性智慧、无我智慧摄持,我们所作的业大多数都是牵引我们进入轮回的业,成为痛苦之因。

  今生的生苦已受,有的人说:“生苦我已经记不得了,受就受了。”但是我们想一想,如果我们没有解脱,将来还会再次回来感受住胎之苦、生苦。对比来讲,我们现在修行正法虽然修起来比较难,尤其到了夏天,大家磕头就显得更加困难,磕了十几、二十个就满身是汗。但是这种为解脱而做的苦行,是非常有意义的。现在大多数道友基本上都能跟上磕头的进度,非常值得随喜。一些新入班的道友也补上来了,和上个学期就开始修加行的道友们的速度基本上一样,也有道友修得快一些,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进度。在修加行的过程中,虽然我们流了很多汗,磕头的时候也非常困难,但是我们要知道,我们为解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流的每一滴汗、付出的每一次辛苦劳作,都不会无果,因果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空耗。只要我们为解脱努力、精进修行,解脱安乐的果报就在前面等着我们,就会离安乐果越来越近。

  有的道友已经修过一遍加行,现在在修第二遍,已经体会到:“第一遍我只不过是修了一个数量,第二遍我再要求质量。”这很正常,作为一名凡夫,我们最开始修的第一遍,如果能保证完成数量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很多修行人一辈子要修十遍或者二十遍的加行,每一遍都不断在提高质量。所以,我们在修第一遍加行的时候,一定要把数量保证下来;修第二遍的时候,再逐步提高质量。作为一名凡夫,生活、工作中有各种各样的压力,修加行座上观修共同外前行的确有一定压力和困难,这可以理解。但在修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坚持下去,如果一次不能磕二百个大头,就磕五十个或者二十个,每天坚持不断地磕,离目标就会越来越近。如果进度拉下了,最好能够抓紧时间补上,这样也能够如期修完。

  庚二、老苦:

  老苦是怎么到来的呢?

  正文中说:【轮回的事情无有实质性可言,也始终没有一个完结的时候,正在吃喝玩乐享受生活之中,不知不觉就已感受到了衰老的痛苦。】

  轮回中所有快乐的表相,看起来是快乐的,但是进行分析就会发现,它既肤浅又短暂,很快就会结束。

  轮回中没有真实实义可得,轮回中一切所作所为就像昨天的梦境一样,又像魔术师变现出来的幻境一样,生活在如梦如幻的世界中,想寻求完美是很难做到的。人的整个一生没有任何实质可言,当我们临终时再回头看自己的一生,什么也没有得到,如同梦境一样。从最后死亡来临的那一刻起开始往前推,或者从当下回想今天一天的事情,你会发现,它就像梦一样,没留下任何痕迹。

  轮回中所有的享乐,如果不主动去放下,就没有完结的时候,尤其是琐事,会在我们面前层出不穷地出现。就在我们日常的吃、喝、享乐生活中,衰老很快就会到来。我们不但要迎接这一轮生命的老苦,而且这一世的老苦过去之后,如果下一世没有解脱,再投胎为人,下一世的老苦还会伴随着我们;如果没有解脱,生生世世的老苦会不断伴随着我们。从我们抉择不想感受老苦的角度,也要出离轮回。在没有完结的生活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东升西落,日子一天天过去,人体就会一天天地逐渐衰老,包括所有的骨节、内脏等都会不断衰老,不知不觉就已感受到了衰老的痛苦,这是我们想回避也没有办法回避的规律。

  《瑜伽师地论》中讲到人类的五种衰老:“谓于五处衰退故苦。一盛色衰退故。二气力衰退故。三诸根衰退故。四受用境界衰退故。五寿量衰退故。”我们的肤色、身体的力量都会衰老;诸根也会衰老,到老的时候,可能逐渐地眼睛看不见了,耳朵听不清了;受用的境界、自己的寿量也会不断衰老。

  衰老还有哪些痛苦呢?《次第花开》中说:“衰老也是无法逃避的痛苦。如果我们够幸运,没有夭折,那就不得不面临衰老的尴尬。头发越来越少,皱纹越来越多。明眸皓齿变成老眼昏花和一堆假牙。以前的事情记不住,后来连眼前的人也认不出。在我们最需要别人照顾、帮助的时候,我们衰老的样子却是那么令人反感、憎恶、不愿接近。我们只好孤独地等待死亡。死亡意味着离开自己亲爱的人、心爱的东西,抛下珍惜的一切,而我们最终却期待死亡的降临,仿佛那是一种解脱,好让我们不再孤独。”一些老人实际上非常害怕死亡的到来,所以,对于死亡,我们内心会处在一种很纠结的痛苦状态当中。如果不出离轮回,就会不断地感受老苦。

  老苦有哪些呢?

  正文中说:【人到了垂暮之年,周身体力逐渐衰退,再香再好的食品也消化不了;眼根视力减退,老眼昏花,根本看不到远处的景物或细小的物体;耳根衰退,无论别人说话声音大小,都听不清楚;舌根衰退,品尝不出饮食的味道,而且说起话来也是口齿不清;意根衰弱,神志不清、非常健忘,总是昏昏沉沉;】

  讲到人到老年后会有什么样的状况,这其实不是在描述别人,而是在描述我们自己将来的情况。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夭折的话,将来就要感受这样的老苦。

  人到老年,体力已经不支,拖着自己年迈的身体走路,稍微远一点的路就已经走不动了,别人还能走,你就得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才能走。

  以前碰到好吃的东西,会觉得非常香;但是现在舌根衰退,不仅品尝不出饮食的味道,而且看着食物也没有食欲,吃到肚子里又难以消化,可能还会引起一些胃肠疾病。

  眼睛视物不清,眼根在衰退之后,看不清东西,不得不配眼镜。以前自己缝衣服、做针线活时,能穿针引线;到老了的时候,不用说看不见远处的地方,连一根针线都穿不到针眼里面去;有些老年知识分子喜欢看书、看报等,由于老眼昏花,非常不容易看清报纸上的字,就靠耳朵听收音机。在听书、听报的过程中,也显露耳根逐渐衰退。别人用再大的声音说话,好像也听不清楚,即使趴在耳边对他讲,也总是觉得声音模模糊糊的,很难听得清楚,不知道是让自己往东走还是往西走。

  一些老人舌根减退,尝不出饮食的味道。给他做甜的,他吃着像是苦的;做酸的,吃着像辣的,很难品尝出饮食的本来味道,丰美的食物到那时对他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而且由于舌根衰退,导致口齿不清,大多数时间你听不清楚他在对你说什么;因为他的舌根不伶俐,也会导致我们听不清。

  所以,我们要对父母,尤其是出现了衰老景象的父母,多给他们关心、爱护和体贴,多去帮助他们。不然,他们自己已经感受了这么难忍的痛苦,如果我们再不理解他们的话,他们就真的是生不如死。

  老人的意根会逐渐衰弱,之后会神智不清或者非常健忘。你跟他说东西在这里,他一扭头就以为东西在那里,就找不到了;或者你刚嘱咐完的事情,一扭身就忘掉了,忘性非常大。而且他一天总是昏昏沉沉的,能够清醒着对你说一些事、做一些事的时间非常少;大多数老人都是要昏睡,能够去劳作的很少。岁数越大,各种体力不支导致的情况就会产生。

  正文中说:【口中原有的两排牙齿脱落,嚼不动坚硬的食物,说起话来吞吞吐吐;体温失调,衣服稍微有些单薄,便会感觉冷得要命;支撑力下降,实在无法承受沉重的衣服;虽然他们渴望欲妙受用,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老年人会有牙齿脱落的情况,有些人虽然没有到很老的年纪,也会有牙齿脱落。现在条件好一些的老人可以配假牙,来帮助自己咀嚼食物;以前没有配假牙的方便法,现在虽然有,但有的老人没有经济条件或者医疗设施跟不上,也没法配,于是很难咬动一些很坚硬的食物。如果吃一些硬一点的食物,内脏的消化器官就消化不了,不得不感受肚子疼的痛苦。如果咬不动,就要吃流食或者软一些的食物。年轻的时候能够吃坚果之类的食物,到老了就没办法咬得动,只能把它磨成粉,冲成糊状来喝。有时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他心里也非常着急,但表达不出来。

  体温失调,他会感觉自己穿的衣服非常单薄;尤其到了冬天,我们会发现许多老年人穿的衣服总会比年轻人多一些。为什么呢?因为他体温失调,没有那么多的热量能够支撑他,总是比别人感觉冷,所以要不断往自己身上加衣服。而由于体力不够,每加一件衣服,又觉得非常沉重,沉重的衣服好像会妨碍自己走路。所以,老年人的支撑力在逐渐下降,乃至于自己的衣服都好像有扛不动的感觉。

  以前年轻时受用的那些欲妙,当年老的时候,就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老年人除了身体衰老给他带来的痛苦,内心也要承受很大的痛苦。

  正文中说:【由于身体的风脉衰退而造成承受力、忍耐力极其薄弱;经常受到众人的欺辱,感到万分绝望,徒生苦恼;因为身体的四大紊乱,又要遭受百病萦身、多重损恼的折磨,行住坐卧、活动活动也是气喘吁吁,感到困难重重。】

  衰老的痛苦还不止前面说的那些,还包括现在讲到的风脉衰退造成的承受力、忍耐力特别薄弱。

  以前法王如意宝说过,年轻人最主要是要对治贪心,老年人要对治嗔恨之心。为什么?因为如果对老年人说一句很关心的话,他的内心会很温暖;而如果稍微说了一点刺伤他心理的话,他就会觉得承受不住,好像整个天地都要崩塌的感觉。所以到了年老的时候,忍受力会显得极其薄弱。我们平时听上去一句话,不觉得能够对心理造成伤害和打击,但在老年人听起来,就有可能没办法承受。包括一些外在的击打,老人根本就没办法承受。比如:如果用东西去打年轻人,他顶多是踉踉跄跄往后倒退几步,不至于摔倒;但同样的力气如果施加给老年人,就很有可能把他打倒,甚至因此而丧命的情况也有。老年人的忍耐力或者承受力非常薄弱。而且由于经常遭到众人的侮辱,内心也会感到很绝望痛苦,又徒生了内心的烦恼。

  老年人还要感受身体里地、水、火、风四大的不调、紊乱,我们知道,人到了一定岁数后,会有更年期;到了老年,身体的内分泌等会趋于紊乱,导致众多疾病缠身,连行走也很困难,上个楼或者走个路,都会气喘吁吁的;别人觉得去公园里转一转是很舒服自在的事情,但是换到老年人身上,可能连路都走不动,除非用轮椅车推着他,可以让他在公园里散散心。

  人体也会不断衰老,比如肌肉、骨骼、心脏、牙齿、听力等都会不断衰老。

  米拉日巴尊者特别形象地描述了人的老苦会出现哪些情况。

  正文中说:【米拉日巴尊者说:“拔出牧桩之起式,悄捉小鸟之走式,重物落地之坐式,倘若具足此三时,祖母身衰心意败;”】

  说到人在老年的时候,行动非常不方便,站起来的时候,就像从地上特别用劲地把一个桩子拔出来。以前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听课时,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会坐在一起,集中在一个经堂听课。在下课的时候,观察老年人从地上站起来真的非常困难,他会用两个手支着地,再用两个脚撑起来,然后把腰拱起来,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

  走路的时候,由于老年人的身体用了很多年,骨髓、脊椎已经变形,走路也会弯腰驼背,像去捉小鸟一样蹑手蹑脚地往前走;坐在地上的时候,就像一个大口袋直接扔到地上一样,“哐当”一下就坐在地上。《正法念处经》中也说:“人为老所压,身羸心意劣,伛偻柱杖行,此苦不可说。”

  正文中说:【“外皮集聚诸皱纹,内失血肉现凹凸,痴哑盲聋境迷乱,倘若具足此三时,祖母示现忿怒母;”】

  人老了以后,形象就如同忿怒母一样。由于他的外皮衰老,皮肤集聚出很多皱纹,而且由于血肉丧失,脸颊上面的颧骨会鼓出来,没有骨头的地方会凹进去,骨骼的凸凹明显呈现,此时虽然实际上是在冲你笑,但会显示出很忿怒的样子。自身还会出现痴、聋、哑等情况,所有外境在他的根识面前会出现迷乱,因为看不清的缘故,本来给他拿一个苹果,他却以为你拿一个石头过来了,因为衰老给他带来迷乱的现象。

  正文中说:【“身着沉重褴褛衣,口进冰冷浑浊食,睡处四层皮垫褥,倘若具足此三时,人狗践踏似证士。”】

  人在老的时候,不被人尊重,外表如同一个证悟了的人一样,别人欺负他,他好像也没有觉得什么。其实他想去反抗,但是没有能力,所以只有让别人欺负,被人、狗践踏,就似已经证悟了的人,但实际上他的内心会感受极其难忍的痛苦。

  不管身着多少衣服,都会觉得冷,即使穿着好衣服,感觉也如同穿着褴褛衣衫般四处透风,风会直接吹到骨头里,感觉很冷。在吃饭的时候,即便给他做很香的饭食,也总觉得饭菜冰冷、浑浊,尝不出年轻时感觉的那种香甜味道了。睡觉的垫子,也总是觉得不够柔软,想睡在多层褥垫上;但即使给他垫得再软,他也觉得到处都硌人,不是硌着腰就是硌着腿了;反正睡一晚上,就觉得浑身到处都不舒服。所以,衰老不断给我们带来的就是痛苦。

  正文中说:【正如尊者所形容的那样,年事已高的老人,站起来的时候,不能自然而然立即起来,必须要两手撑地,那姿势简直就像从坚硬的大地中拔出木桩一样;】

  我们试想,在快要进入冬天的时候,如果在很硬的地下埋了一个木桩,这个木桩当时在钉在地里的时候就很牢固,要把它拔出来非常困难。而老年人从地上站起来,也会有拔出木桩的感觉。

  正文中说:【行走的时候,也是弯腰低头,双足不能速起速落,慢慢腾腾蹒跚而行,的确就像儿童蹑手蹑脚地去捉小鸟一样;】

  我们去观察,小孩去抓鸟的时候,会轻轻地猫着腰,慢慢地往鸟的身边走,怕惊动了鸟。老人不是怕惊动鸟,而是由于他使用了一辈子的身体骨骼老化,不再听自己使唤的缘故,他只能是慢慢地蹒跚而走。这种弯腰低头行走非常不方便,比喻为小孩去捉鸟一样。

  正文中说:【坐下的时候,由于手脚所有关节疼痛难忍,不能轻缓坐下,身体沉重落下时,如同重物坠落到大地上一样。】

  老年人坐下的时候,就像我们把一个装了一百斤东西的麻袋从肩上摔在地上那样,身体沉重地坠落在地上。他们身体的各个关节已经不听使唤,做任何一个动作,关节都会产生难忍疼痛。仅仅坐下来对他来说也是一件难事,当他咣当一下重重坐下时,旁边的人感觉到好像大地都震动了一样。这里不是在说别人,当我们老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感受。

  正文中说:【由于体肉几乎耗尽、皮膜聚集,几乎每一位老年人的身上、脸上都是沟壑纵横,布满皱纹;体内的血肉减少,使得骨节暴露无遗,牙腮骨、关节头也全都凸出在外;意念减退,已到了如痴如哑、如盲如聋的地步;内心也始终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

  因为一辈子的消耗,血肉减少的缘故,老年人身上的皮会包在骨头上,血管会暴露在外面,脸上有很多皱纹,看上去就像忿怒母一样。如果去观察,在夏天的时候让老年人伸出胳膊,他胳膊上的肉会非常少,不像年轻人有一些肌肉,老人往往是皮包骨,胖一些的老人还好些,越瘦的老人,他们骨头、关节凸出的情况就特别明显,甚至能清楚数出有几块骨头。而且,老人的意识也在逐渐减退,感觉是又痴又聋;他自己内心也非常痛苦,很难再和其他人正常交流。尤其一些患痴呆症的老人就更痛苦。所以,做孩子的应该多去照顾和关心他们,他们的内心已经处在非常痛苦迷乱的状态当中,我们多说一些安慰和关心的话,他们就有更多坚强活下去的勇气。

  正文中说:【全身体力衰退,想要梳妆打扮的念头已经消失,以致于穿的衣服总是破破烂烂,沉甸甸的;】

  以前年轻的时候,总是愿意化个妆再出门;但是到老了就没有这些心思了,再也不想描眉画眼,能够让自己有体力支撑着出门走路就已经很好了;穿衣服也不像以前那么在意了,即便不是破破烂烂的,就算是干干净净的衣服,也会觉得衣服穿在身上很沉、拖不动。可见,老人会感受体力不支带来的痛苦。

  正文中说:【吃的饮食也是残羹剩饭,再加上舌的功能丧失,感觉所有的食物都是冷冰冰、脏兮兮;】

  即使非常照顾、体贴老人,给他很好的食物,但是由于他自己舌根功能已经丧失(比如,舌头上有很多味蕾,经过多年的磨擦,味蕾也在逐渐减少、消失),导致他尝不出食物的味道,总觉得是冷冷的、不爽口,只是能填饱肚子而已。因此,对饮食的要求也不会像年轻时那么高了。

  正文中说:【由于身体沉重,无论怎样都感到不舒适,即便四周都有依靠物,也不能经常从床上起来。】

  一方面,老人觉得身体特别沉,想从床上起来非常困难,已经没有体力支撑他起来了;另一方面,他也没有心力让自己起来。一些老年人需要左边推着、右边拉着、前面扶着、后面撑着才能从床上起来;或者他自己从床上起来时,也要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起来,因为各个关节都不听使唤了。所以,老人感觉身体特别沉重,躺下去就很难再起来,起来后再坐下又非常困难。由此可见,年老的时候会感受特别难忍的痛苦。

  正文中说:【人到了这时候,外面的幻身老朽不堪,里面的意识完全颓败,这该有多么的痛苦;昔日的容颜美貌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皮肤上皱纹累累,显然已示现了丑陋忿怒母的形象;】

  到老的时候,由于身体腐朽,各种关节失灵,体力不支,器官也不能支撑他日常的消耗,再加上意识完全颓废,他感觉到身心俱苦。也就是说,不但身体感受到衰老的痛苦,而且内心也感觉到痛苦,真是苦上加苦。他无法脱离已经衰老的身体,而意识中还想要感受当初年轻时所感受的快乐,但是却感受不到,所以会有里外夹击的痛苦。加之,以前美貌的容颜,到老了的时候已经无影无踪,皮肤上爬满了皱纹,乃至自己照镜子时都不愿意看自己的脸。家人也因为自己的衰老而远离自己、不喜欢自己。到老的时候,有很多事情需要别人帮忙,否则自己做不了。有的老年人只能躺在床上,需要家人的照顾,但时间长了的话,孩子也不一定有这么多的时间和耐心,这时老人真的有一种生不如死的痛苦。

  因此,当面对自己的衰老时,我们一方面要发愿不要示现这种老的形象,以致还需要那么多人照顾自己;另一方面也要知道,如果自己有这种业力,即使是发愿了,可能也会有这样的痛苦经历。想到将来我们要面对这种衰老的痛苦,既然这辈子需要老一次,那就让今生的衰老成为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要在轮回中流转了,因为这种苦太难忍受了。

  正文中说:【即使众人百般欺辱、在他头上跨来跨去,也站不起来了,真好似无有净垢分别的证悟者一样。】

  看上去老年人已经不在意别人对自己好或不好,其实他心里特别清楚谁对自己好、谁对自己不好,但是他没有能力再去解决这些事情了,也不再去和别人争吵,争回一些面子,似乎是证悟者一样,在遭到别人欺负时只能接受,没有能力再反抗。当曾经的容颜不复存在,衰老得连自己都不愿意看自己的样子时,也只能是接受现实,感受痛苦。

  因此,我们要正视衰老给我们带来的痛苦,了知佛法才是我们真正的依靠之处。对于我们来说,身体不是依靠之处,青春美貌更不是依靠之处,我们所拥有的财物、房产、名声、地位等都不是我们的依靠之处,只有佛法才是我们真正的依靠之处。只有修持佛法才能摆脱这种苦,如果我们不去真正地修持解脱之道,不让自己在这一世临终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获得解脱,那么在下一世我们就又要面临这些苦,即使我们不想面临也要面临,因为我们还没有出离轮回。所以我们要下定决心,让这一辈子成为轮回中的最后一世,无论如何也要在这一世获得解脱。

  正文中说:【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这种衰老的痛苦,所以他们希望尽快死去,但是实际上所有的老人都非常害怕面临死亡,诸如此类。这种老苦,其实也相当于恶趣众生的痛苦了。】

  华智仁波切最后告诉我们,老苦实际上相当于恶趣众生的痛苦。我们前面也观修过恶趣众生恒时不断感受的痛苦。人到了老的时候,不断要感受着身心的折磨,他唯一希望自己快点死。但是由于业力的牵制,想快点死也死不了。但作为人,肯定都会怕死,如果有两条路,一条可以让你再活下去,另一条是现在马上就死,你肯定会选择活下去,谁都不会选择当下就死。所以,这种想快点死又怕死的矛盾心理,给老人带来很大的折磨:一方面想快点死,以便结束今生的老苦带来的痛苦;另一方面又害怕死,因为临终的死苦非常难忍。因此,内心一直都处于纠结、矛盾之中,苦不堪忍,在衰老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恶趣众生所受的痛苦。

  幸亏老苦是逐渐到来的,如果是非常快速地到来,我们真的没办法接受。由于老苦是逐渐地到来,在我们没有感觉到老时,就渐渐地老了。对于老苦,我们还不以为然,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混日子,还可以去享受生活,可以不用修法,不用着急自己来世的解脱。但是,老苦不知不觉中就会来到我们面前,如果不趁着现在去修最难行的佛法,到老的时候就更没有身心的精力修持佛法了。为什么呢?因为佛法的修行是越早越好,或者说,年纪越轻,就越有修学佛法的动力;人老的时候诸根衰退,即便想修行,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所以,越是年轻人,就越要抓紧时间来磕头、修行;老年人也不要放弃修加行,不要认为:我老了就可以不用修了,或者我可以比别人修得慢。正是因为老了,我们才更应该抓紧时间修行,否则死亡很快就会到来,到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所以,不管是年轻人还是老人,抓紧时间修行非常重要。

  如果内心中有三宝带来的温暖,有修行带来的智慧,到老的时候,所修行的法就会发挥作用。年轻人会想:现在就修行是不是有点早了?其实不早。因为等你老的时候,现在相续中接纳的法义就会在你的内心中发挥很大的作用。你会发现,修学佛法的老人和没有学过佛法的老人有着不同的老年生活。对比就会发现,学佛的老人相续中有一个寄托,他会寄托在阿弥陀佛那里,会想:我现在每念一声阿弥陀佛的名号,就会种下很大的福报和善因,帮助我将来顺利往生极乐世界。所以他会很欢欣地去念佛、持佛名号;而没有学佛的老人,除了把自己寄托在孩子、房子等上面,就没什么其他的寄托之处了。当他想到:我死了之后,房子也带不走,孩子也不可能跟我走向后世,就会觉得自己的前途很渺茫,很黯淡。学佛的老年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会想:阿弥陀佛会来接我,我会跟他去极乐世界,在那里没有任何痛苦,我会在安乐的状态中离开这个世界;而且以后还可以有更大的能力回来接引和我有缘的一切众生。所以,他会满怀喜悦地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老年人也有安乐和痛苦。安乐从哪里来呢?来自于佛法。因此,如果发现自己已经衰老,就应该知道:我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我应该为自己的往生做准备,为自己的来世做准备。

  作为年轻人,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感受老的痛苦,但只要没有出现横死的情况,将来这样的老苦必然会落在我们头上。以上所说的苦就是将来我们要承受的苦。

  我们一直身处轮回的痛苦中,只不过我们忘记了以前自己受过的苦,比如:住胎、出胎之苦,小时候所受的委屈,长大后工作中的磨难,感情上的坎坷等等。如《次第花开》中说:“我们是一群得了严重健忘症的人。受苦受难、哭天抹泪、心灰意冷,全架不住健忘,一转眼功夫,又哪儿热闹往哪儿赶。”想一想,人生就是一晃而过,我们如果不把如梦如幻的人生用在修行上,真的特别可惜。《次第花开》中说:“不是说大家不能积极乐观,而是在乐观的同时应该意识到人生何其脆弱、短暂。我们的身体逐年衰老,终将死亡,在生与死之间还有疾病和各种事故的侵扰,一生当中可以用来积累福慧资粮、追求解脱的自由时间并不多。”我们算一下,除去睡觉、吃饭、走路、上厕所等日常行为所花的时间,我们这一生中能真正用来打坐、观修、持咒、参加法会等的时间真的不多。可我们却把宝贵的时间全都浪费在琐事和无聊的事情上,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就会觉得非常可惜。当我们老了,坐在窗户底下也走不动了,没有力气再去做别的事情了,我们回顾自己的一生,发现自己没有为解脱而积累资粮,就会黯自神伤。如果我们一辈子都在为自己、为所有众生的解脱而努力奋斗、行持善法,到老的时候回忆自己的一生,我们就会觉得这一生非常灿烂,没有浪费生命。

  《次第花开》中说:“而我们却把这宝贵的人生浪费在琐碎、无聊的事情上,努力想去维持正在不断消逝的事物,甚至为此造下恶业。”如果这样虚耗人生,等到老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一辈子除了苦就没有别的了,没给自己留下任何美好的回忆。所以,为了自己能拥有一个幸福美好的人生,或者说为了能安稳地渡过老年,我们现在要不断精进行持解脱的法。即便当下没有办法舍弃家庭、抛下事业、出家、修行、到寂静地禅修等,我们也要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解脱,我们只是不得不做轮回中的这些事情。怀着一颗追求解脱的心再去做当下的这些事情,也是很有意义的。尤其是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行持任何善法,都属于积累成佛的因。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

  思 考 题

  1.出生的痛苦虽然我们现在已经遗忘,但观“生苦”对您有什么启发?

  2.按照米拉日巴尊者所说,“老苦”都有哪些?

  3.“衰老”还会给我们带来哪些痛苦?

  4.面对即到将来的“老苦”,您对自己的人生有没有需要调整的地方?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