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 > 经文查看

《普贤上师言教·浅释》第三十一课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识 
顶礼历代传承大恩上师 
顶礼法王如意宝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分为两个科判:甲一、闻法方式;甲二、所讲之法。

  所讲之法分三:乙一、共同外前行;乙二、不共内加行;乙三、往生法。

  共同外前行分六:丙一、暇满难得;丙二、寿命无常;丙三、轮回过患;丙四、因果不虚;丙五、解脱利益;丙六、依止上师。

  轮回过患分二:丁一、总的思维轮回痛苦;丁二、分别思维六道各自痛苦。

  分别思维六道各自痛苦分六:戊一、地狱之苦;戊二、饿鬼之苦;戊三、旁生之苦;戊四、人类之苦;戊五、非天之苦;戊六、天人之苦。

  六道中地狱、饿鬼、旁生三道属于恶趣,本节课仍然讲三恶趣之苦。三恶趣中最痛苦的是地狱众生,稍微好受一点的是饿鬼,但如果我们设身处地去观想,发现饿鬼也非常痛苦,本节课讲“旁生之苦”。

  首先,我们想一想:为什么在了知轮回是苦的本性之后,我们还特意要去观修苦?这种观修值不值得呢?

  龙树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云:“医方中所说,以毒能攻毒,如是以小苦,除大苦何妨。”在治病过程当中,也会采取以小苦除大苦的方式。比如,如果我们长了肿瘤,可能需要挨一刀来割除肿瘤,尽管被开刀的时候,我们会感觉到很痛苦,并且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才能够逐渐好转。

  为了治愈疾病,我们愿意忍受很多痛苦。同样,为了能够出离轮回,我们就特意要以观修苦的方式让自己来感受苦。

  所有众生都有离苦得乐的希求,这是一切生命平等的基本愿望。我们在观修痛苦时观得越真切,就越会产生想尽快离开痛苦、获得安乐的强烈愿望。在这种愿望的推动下,我们就能够让自己的心逐渐堪能趋入善法,就会去成办离苦得乐的因——断恶行善。

  在观苦的过程中,我们的出离心逐渐会得以增上。而且,我们的心会非常谦卑,会把心踏踏实实地用到道上来修,这就是把痛苦转为道用。

  虽然在修行的时候,我们看上去感受了一些苦,但是相对于旁生来讲,这些苦是一种莫大无比的福报,因为可能在一辈子或者无数生世当中,旁生都无法像我们这样来听闻佛法、思惟佛法、修行佛法。所以,我们拥有了暇满人身,就要精进修持。

  旁生之苦分二:己一、海居旁生;己二、散居旁生。

  己一、海居旁生:

  海居旁生生活在什么地方呢?

  正文中说:【在一望无际的大海当中,鱼、鲸、螺、龟、虾等就像酒糟一样密密麻麻。其中长蛇、鲸鱼等大动物的身量可以围绕须弥山数周,小的水生动物则如微尘或针尖一般。】

  华智仁波切首先分析海居旁生生活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俱舍论释》中也说:“旁生谓诸水陆空行,其处根本是谓大海,余者皆从大海散出。”旁生最根本的住处是大海,也可以生活在陆地上或者天空当中。在陆地上或者天空中的旁生,最初也都是从大海散出去的。

  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有种类非常多的旁生,比如,我们可以看到被捕捞到的鱼、鲸、螺蛳、虾、海马等动物。如果用现代技术去探查的话,会发现海居旁生密密麻麻地充满了整个海洋,有的身体比须弥山还要大,能围着须弥山转很多圈(虽然现在捕捞出来的大鱼,一般没有那么大,但在大海中的确有非常大的动物),还有好多小的水生动物,小到如同微尘或者针尖一样大小。海居旁生身体的形态大小不定。

  海居旁生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正文中说:【这些海居旁生也是弱肉强食,大的吞食小的,小的径直刺入大的身体蚀食它们,每一个庞大动物身上都有成群的小含生筑窝居住并以其为食。有的生在暗无天日的岛屿上,连自己屈伸肢体也无法看见,格外痛苦。】

  彼此之间相互啖食,比如大旁生吞食小旁生,大的鲸鱼在张嘴吸进很多海水的同时,会吸进很多鱼类。小的旁生又以什么为生呢?它们积聚在大旁生的身体上,把它们的身体当作自己的家,而且不需要出去觅食,直接刺入大旁生的身体中吸取自己所需要的食物。

  一般来说,生存在大海最底层的动物,它们一辈子都无法见到光线,黢黑一片,连自己的身体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甚至有的动物连眼睛都不长了,即使长了也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我们想想:如果自己的眼睛从出生就看不见东西,不知道花是什么样子,天是什么颜色……那会是多么痛苦。有的旁生一辈子都生存在这样的状态当中,真是格外痛苦。

  《透过佛法看世界》:“即使福报浅薄到只能投生到永远见不到亮光、冰冷漆黑的海洋深处,或者炙热的火山熔浆里,无时无刻不遭受冰火的酷刑,这些旁生仍然只是醉心于彼此争斗杀害,你死我活,心相续中满是贪婪、嗔恨。它们生来如此,别无选择。相比之下,做人实在太幸运了,因为人就算再潦倒,再走投无路,也还是可以选择不杀生、不造恶业,而仍能活命。”

  正文中说:【作为旁生几乎都是呆头呆脑、愚昧无知而根本不懂得取舍的道理,终日处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

  旁生自己感受什么痛苦呢?一般来讲,旁生的心识非常愚痴,不能够知言解意。比如,在放生的时候,我们为旁生念诵经文、佛菩萨圣号等等,以此在它们相续中种下善根。可是,它们却无法听懂我们说的话,也无法依之修行。除了让自己能够吃饱肚子以外,旁生没有基本的思惟和取舍因果的能力。比如,我们对一个海生旁生说:“你不要再去做杀业了。”它听不懂我们的话,也无法按照我们说的去做。旁生更无法领纳佛法的意义,进而缘法义进行修行。想一想:作为人类众生,即便我是天生的盲人,生下来就看不见颜色,看不见天,但是能够听到别人给我讲解佛法,也能够缘佛法作意,让自己生起善良的心,进而生起修法的心。对比之下,旁生却听不懂我们说的话,也无法趋入修行。因此,旁生虽然处在痛苦当中,却很难有能力自己解救自己,今后的走向就是从黑暗趋向黑暗。《前行笔记》中说:“人看动物会心生悲悯,为他们的将来担忧,动物自己往往不知好歹,只要屠刀没架到脖子上就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这正是旁生的悲哀。即使那些被当作宠物的旁生,看上去生活比有的人还享受,但你对他说‘你现在只要念一遍观音心咒便可永离苦海’,他不会理睬,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能念一字一句,哪怕马上就要冻死,也只能低头忍受。”

  旁生从他方会受到什么样的痛苦呢?相互之间相互残杀,而且还会被人类大量捕杀。现代捕捞业有很多捕捞海生动物的技术和技巧,可以捕捞出大量鱼类拿到市场上去卖,以满足人类的口腹之需,导致很多旁生非常无辜地丧失了性命。实际上,我们认为味道非常鲜美的肉,实际上都是动物的尸体,我们把动物尸体吃到自己的肚子里,还觉得非常美味、营养,这样是不是非常颠倒呢?我们应该反思一下。

  己二、散居旁生:

  正文中说:【散居旁生尽管身在人间天境,但也都在感受着愚昧和被役使的痛苦。比如,龙王常常遭受大鹏鸟的威胁和降临热沙雨的危害,而且愚痴呆笨、心狠手辣、毒气冲天等等,非常可怜。】

  陆地上生存的很多旁生是不是过着幸福、安乐的生活呢?不是的。在《动物世界》等电视节目里,我们有时会看到一些旁生在相互之间啖食、厮杀等等,有时会看到一些旁生乖巧、可爱。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对它们生起大悲之心,因为它们毕竟都落到了旁生的境地,生性愚昧,感受互相啖食、被人类捕杀和被主人役使等很难忍的痛苦,安乐极少,非常可怜。它们不但在今生会感受痛苦,而且来世会更加痛苦。

  天界有龙生存,水里龙宫里也会有龙王,虽然我们现在无法见到龙宫的样子,但龙宫并不是不存在,龙树菩萨曾经到龙宫把《般若经》请到了人间。以前也有人在拍摄的时候,发现天空上出现了龙的形象。所以,龙其实是有的,只不过很少被人类发现而已,因为它们毕竟跟我们不是生存在同一个环境,它们是生存在水里,所以我们很难见到它。

  龙恒时遭受大鹏鸟的威胁,它自身非常呆笨、心狠手辣,还感受毒气冲天的痛苦。看上去龙王拥有很多财富,生活在龙宫当中,有很多眷属,好像过着很好的生活。实际上,龙本身躲避不开大鹏鸟的威胁。据说大鹏鸟来到大海中的时候,只要扇一下翅膀,大海的水就会分开,龙族就会暴露出来,被大鹏鸟吃掉。龙有自己的天敌大鹏鸟,同样,大鹏鸟也有自己的天敌,也有它无法处理和面对的情况。

  总的来讲,不管是生存在人间还是天境,旁生都会感受无量无边的痛苦。

  生活在人间、无人饲养的野生动物会感受什么样的痛苦呢?

  正文中说:【尤其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人间的旁生中,无有主人饲养的野兽等时时刻刻都处于万分恐惧的心态中,即使吃一口食物也不得安稳,经常面临互相啖食、遭猎人捕杀、被猛兽吞食等险情。“鹞鹰捉鸟雀,鸟雀吃小虫”已充分地表明这些旁生本身无时无刻不在造互相残杀的恶业。】

  它们恒时处在非常恐怖的心态中,连吃饭和睡觉都不安心。哪怕是在吃一口饭的时候,它们也要左顾右盼地看看前面或者后面,担心自己的天敌会不会突然来了,一下子把自己杀死或者抓走,不像我们可以安安稳稳地睡在床上或者踏踏实实坐在家里吃饭。它们还会要遭到人类的追杀,因此总是在躲避人们的追杀。人类为了自己的需求,会去捕杀很多动物,而且随着人们需求的增加会不断增多,会造成更多旁生动物的死亡,所以它们非常痛苦。

  “鹞鹰捉鸟雀,鸟雀吃小虫”,这里单独把鸟雀拿出来说,大的鸟吃它,它吃小虫子,小虫子再吃更小的旁生……连锁造杀业,每时每刻都在相互残杀。鸟雀除了要躲避天敌鹞鹰的追赶之外,它本身活得不安稳。不像旁生,人类有选择的余地,比如即使不在菜市场从事杀鱼、杀鸡等造杀业的行业,也可以选择从事其它行业来生存。旁生却没有让自己生存下去的技能,除了吃比它小的动物之外,没有其它办法让自己活下去。所以,仅仅是为了使自己能够生存下去,旁生之间就互相残杀,使得自身积累大量的杀业,因此,下一世肯定也不会有好的去处。随着所造恶业量的不断累积,旁生会感受更多、更难忍的惨烈痛苦。

  正文中说:【而且,猎人们精通伤害残杀这些众生的技巧,如设陷阱、撒网罟、射火箭等,瞬间便可以使它们丧命。】

  渔夫捕捞海里的旁生来维持自己的生计。猎人到茂密的森林里捕杀猎物,之后把它们的皮毛等拿到市场上卖。猎人们为了自己的生存,用各种各样技巧来捕捉旁生,如设陷阱、撒网罟、射火箭等;现代人类猎杀动物的手段、工具也越来越高超,比如用大型捕鱼船、高级猎枪(射程很远,瞄得很准)、下迷药迷倒一大片等,还有的用电网捕鱼,撒网下去之后,鱼一下子都被打捞上来,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现代人类猎杀、捕捞的工具和技能在不断进步,从来没有考虑过旁生会感受的痛苦。旁生自身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非常痛苦。在捕杀鲸鱼的时候,由于大量捕捞,使得整个海岸变成血红一片,得杀多少条鲸鱼才能够把大海染成红色啊!真正有善心的人,看到这种情况都感觉惨不忍睹,会赶紧把头扭过去。这些旁生生活在海里,整天暗无天日,本来就够苦的了,好不容易到了海岸边上,还被人们捕捞。人类真的非常残忍。如果有一天遇到比人类更强的种族,自己也被残杀、血染大海时,不知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这样大型的捕捞真的是应该杜绝了。

  正文中说:【有些旁生因为自己身上所长的角、毛、皮等而遭杀,例如,人们为了珍珠而采集海贝;为了象牙、象骨猎杀大象;为了兽皮而捕杀老虎、豹子、水獭以及狐狸等;为了麝香而捕杀獐子;为了获取血肉杀害野牛、野马等等。这些动物自己的身体反而成了送命的因,真是痛苦至极。】

  只要身上还有可取之处,被人类认为有利用价值,这些动物就会被人类不择手段地杀害。《亲友书》亦云:“有因珍珠有因毛,血肉骨皮而遭杀,毫无自由受人打,鞭抽铁勾等役使。”说到动物非常惨的状态。

  如果人类觉得动物的皮毛有利用价值,就会无情地捕捉它们,杀死它们,然后直接从它们身上取下所需要的部位,也不顾动物刚刚死去,可能神识都还没有离开身体。此时,这些动物就等于是在感受被活活剥皮或从身上拿走器官的痛苦,会非常难忍。

  为了得到象牙,人类去捕杀大象。难道象牙比大象的生命就要贵重那么多吗?我们想一想就会发现,人类的捕杀手段真的是太残忍了。我们不能够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而无视其他众生的苦乐,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慈悲心到哪里去了?

  人类之所以要穿如狐狸等野兽皮毛做的衣服,一方面是为了装饰自己,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暖。但是,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保暖方式,如棉衣等保暖效果就很好,根本就不需要穿动物皮做的衣服。实际上,我们穿动物皮做的衣服,就等于把动物尸体的皮穿在身上,这又有什么可觉得好的呢?并且,动物为此付出了生命,我们穿在身上就这么理所当然吗?

  还有,人们为了得到熊的胆汁,把熊用铁制工具禁锢起来,从熊胆里不断抽取胆汁。为了让熊不断地提供胆汁,还得让熊活着,熊感受着非常难忍的痛苦。想一想,如果有人用铁制工具固定住我们,然后要活生生地取走我们身上的器官,我们将是多么痛苦!

  马戏团在训练动物为人类做表演时,动物最初也是付出了非常大的痛苦代价。比如,象在非常小的时候就被训练。为了让它听话,它的四条腿被捆住,身体被绳子拉住。如果不听话,人们就会用电棒击打它。当我们坐在马戏表演场里,很快乐地看着动物们为我们表演的时候,能否想一想它们在被训练的时候,会遭受到人类怎样的欺辱和各种各样残忍的折磨?因为这些动物看上去很聪明,能听人的话,人们让它怎么做,它就怎么去做。天性愚痴的众生能够做到这样,想必之前肯定经过了不断的串习,感受过非常难忍的痛苦。

  在驯服狮子、老虎时,为了不让它们伤害到人,人们会先把它们的牙全部拔掉。可想而知,没有牙,吃饭会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它们本来是四条腿着地的动物,但是人们却让它们站立起来走路(后面两条腿着地,前面两条腿不着地),这样它们的脊椎骨就受到了很大压力,等到老的时候,如果去检查,脊椎骨基本上都有问题;膝盖也因劳累而磨损得非常厉害,有的磨损得太厉害,伤口破了,很不容易长好,兽医也很难治愈。

  人类认为自己是有思想的高级动物,可以肆意享受马戏团动物的表演,而无视它们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

  正文中说:【作为主人所饲养的动物:由于愚痴呆笨的缘故,就连屠夫手拿刀剑来到面前时,也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根本不知道逃避。】

  被主人饲养的动物,本以为主人会很好地善待自己,能够在主人家过上很好的生活。但是,当屠夫手拿着刀来到面前,举刀要杀死它们的时候,也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根本不知道躲避,非常痛苦。可是,它们即使想躲,又能躲到哪里呢?如果此时有一个门,它们肯定会跑掉,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杀死。难道因为它们非常弱,就应该让人类欺负、宰杀吗?

  正文中说:【此外,这些动物没有一个不感受如被人挤奶、驮运货物、遭人阉割、穿透鼻孔、辛勤耕地等众多役使的痛苦。】

  有主人饲养的动物,一点自在也没有,恒时被人类无情地役使。驮不动的货物,我们就让牛、马来驮;走不动路,我们就骑马,让它驮着我们走。我们从来就没想过,这些为我们服务的旁生也要感受很大的痛苦。它们虽然无法像我们一样,用语言来表达内心的痛苦,但是当人类虐待它们的时候,它们也有感受痛苦的心,也想躲、也想逃,但却没有能力,也没有半点自由,只能是没有自在地感受痛苦。动物一生都在用自己的身体为人类服务,但是当人类不满意的时候,还会殴打它们。有的牛一辈子都在为人类提供牛奶,导致小牛从出生开始就没喝过自己妈妈的奶,因为母亲的奶都被人类挤走给卖了。

  正文中说:【牛马等牲口背上即使已经伤痕累累却仍然要驮运货物、被人乘骑而艰难行路。当它们实在走不动时,狠心的主人就用鞭子抽打或用石头猛击这些牲口,从来也不曾想过身为动物同样有辛苦疲惫、病患疼痛。】

  在动物们为我们服务的时候,我们却非常无情,从来没想到过它们也会感受难忍的痛苦——当它们累的时候,我们逼着它们继续行走,从来没想过要让它们吃两口草,休息一下。我们觉得自己的事情最重要,所以就无视这些众生的痛苦。它们已经伤痕累累了,我们还硬要把货物严严实实地用绳子绑在它们身上,生怕货物在半路上掉下来;当路不好走的时候,我们干脆骑在它们身上,让它们驮着我们走。

  在动物们走得稍微慢了一点的时候,我们不去想原因(是它们太疲惫还是身体生病了),而是认为这些动物不听话,没有按我们的心意去做,于是直接用石头猛击、用鞭子抽打它们。当然,不是所有拥有旁生的主人都会这样,但是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从未设身处地想过旁生也有疲劳痛苦,也需要休息、睡眠、疗伤和治病。

  正文中说:【成群的牛羊,从身强力壮到老气横秋,只要还没有到派不上用场或气绝身亡之前,就无有休止地被主人使用,一旦衰老得不成样子的时候,或者被主人一刀结果性命,或者被卖给别人,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被宰的厄运,自然死亡的几乎一个也没有。作为旁生,所受的痛苦实在是我们常人无法想象的。】

  如果我们把自己放到旁生的位置换位思考,就会发现:被主人饲养的旁生没有任何自由,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无有休止地被人们使用,人们也从来不管它们的死活。旁生也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从出生开始,就决定了要为人类付出并劳累一生的命运。虽然是一辈子为人类劳作,但等到老的时候也不能享清福。当它们年老体衰的时候,或者被主人一刀结束性命,或者被主人卖给其他人,最终还是被宰杀,自然死亡的几乎一个也没有。不是它们不想自然死亡,而是它们没有选择自由死亡的权利。它们的生死并不由自己作主,而是被屠夫无情杀害,当作人类的食物。人类可以是生病而亡或者寿终正寝,但是旁生没有这样选择的自由,所以非常痛苦。

  正文中说:【每当我们目睹遭受这样痛苦的众生时,应该深深地思索、设身处地观想,如果这般剧烈的苦痛落到自己身上,那将如何忍受得了……】

  如何实地观修呢?就是要观这个正在受苦、被役使、无辜宰杀的旁生不是别人,正是我。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当我正在大草原上吃草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拿着刀冲着我跑过来,要杀害我的性命。此时我既没有地方躲,也跑不过他,只能被他抓住;想抵抗,又没有能力,只能被杀死。这个时候想想自己能不能忍受呢?会觉得这种痛苦真的是非常难忍。

  本来生活中已经有很多让我们焦头烂额、很难处理的事了,为什么还要去观想旁生的痛苦?实际上,这样观想是为了让我们清醒了知:如果现在不谨慎取舍因果,我们未来的遭遇就会像旁生一样感受难忍痛苦。在了知因果之后,我们要做一些补救,以避免未来感受痛苦。如何补救呢?我们要尽量断除恶业,行持善法,并忏悔以往所造恶业,发誓将来纵遇命难也不造恶业,同时积极行持放生等善法。通过这样积极的态度,就可以改变我们未来的命运。如果没有认识到堕落为旁生会感受如此难忍的痛苦,我们断恶行善的心就不会如此强烈,在行持善法时可能就会有怀疑:“行持善法也没有什么功德吧?”如果我们了知到,下堕到旁生道的确会感受难忍的痛苦,我们就一定会为自己的前途考虑,这时就会断恶行善。

  正文中说:【我们每个人不但要对生于总的旁生界有情生起强烈悲心,尤其对于自己饲养的动物,更要多一分仁慈,多一分爱心,尽力保护它们。】

  我们应该把自己放在正在被杀的旁生位置上去设身处地地想,此时就会发现我们连一秒钟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因为这样的苦实在是太难以忍受了,也导致我们不愿意去想,乃至想一想都觉得坐立不安,没办法想下去。但是,这种苦现在已经真真实实地落到了旁生的头上,它们正在感受这样的痛苦。所以,我们还是有必要这样进行观想。

  通过这样的观修,会让我们从三方面改变心意:

  第一,从自己方面,会对轮回生起怖畏之心,不愿意再感受这样的痛苦。即便我们今生为人,没有感受这样的痛苦,但是我们的相续中有那么多的恶业,一旦成熟,就会把我们带到恶趣中去感受这样的痛苦。因此,我们会生起强烈的出离之心,即便是善趣的安乐,我们也不会去希求,因为我们知道,当自己福报耗尽时,最后还是要下堕到恶趣中感受痛苦。

  第二,会对所有旁生众生生起大悲之心。

  第三,会对来到我们身边,与我们非常有缘分的旁生众生生起慈爱之心。《寂静之道》中说:“家里养的动物,很有可能是自己刚去世的亲人的转世,他们在死亡时没能力脱离六道轮回,堕入地狱的因缘也还没成熟,因为对前世的家人和财产执着,所以被业力牵引重新回到这个家。”我们应该从心里爱护它们,从行为上保护它们,让它们不遭到伤害。

  正文中说:【事实上,乃至虫蝇及细微含生以上的所有动物都同样有苦乐的感受,而且这些旁生无一例外都当过自己的父母,对它们生起慈悲心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于上述的道理,我们要以圆满具足加行、正行、后行来实修。】

  我们为什么要对所有旁生生起让它们远离痛苦、获得安乐的心?

  首先,所有旁生都有苦乐的感受,因此我们要帮助它们离苦得乐。我们将心比心,我们自己不愿意受的苦,旁生众生一样也不愿意感受。为什么呢?因为它们也有感受苦乐的心。如果在夏天得到一丝清凉,它们也会很开心;在饿的时候得到吃的,在渴的时候得到水,它们也会很高兴。所以,我们应该爱护它们。当人们去杀害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很悲伤。比如,在被人们宰杀之前,有的牛、羊会给人跪下来,眼里流出硕大的泪滴,求人们手下留情,不要把它们的生命夺走。有的旁生看见别的旁生遭杀的时候,也会心情非常焦躁、坐立不安,也会想跑,但是又无法逃跑。由此可见,旁生跟人类一样也有感受苦乐的心。所以,我们要解救那些身处难忍痛苦中的众生。

  其次,所有众生都曾经做过我们的大恩父母,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要解救这些众生脱离苦难。《透过佛法看世界》里说:“其实空性慧与大悲心是无二无别的,修行人不可能在缺乏大悲心的情况下证悟空性。”我们说自己是一个修行人,想证悟空性、获得解脱,但空性和大悲是恒时没有分开的,两者无二无别,是一体的,所以“我不修悲心,直接去证悟空性”是不可能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也说“修行人不可能在缺乏大悲心的情况下证悟空性”。我们观修旁生众生的苦,正是在培养自己的大悲心。我们的悲心如果没有修到量,可以通过观修旁生或者恶趣众生的苦,在心里真实生起给它们拔苦的心,我们的悲心也就会不断增上。大悲心和无二慧是佛子的因,悲心一定会在每个发了菩提心的众生相续中生起。作为初学者,我们也要培养自己的大悲心。

  《生命这出戏》中说:“微小如蝼蚁都爱惜性命,只要有可能就一定努力活着,冷了找太阳,渴了找水喝。追求快乐,躲避痛苦。人如此,动物也如此。动物对生的希求和对死的恐惧与人一模一样,只是不会用人类的语言表达而已。”作为人类,我们不能漠视它们的这种感受。《生命这出戏》中又说道:“有人说人是万物之灵,认为人比其他形式的生命更高级,那么人的优越性应该体现在他不仅能利益自己,也能饶益其他生命,而不是为了口腹之欲或者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去伤害众生,造下深重的恶业。蒙昧抵突,害他害己。有的人一见到动物立即琢磨它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从来没想过那些动物也是活生生的性命,也惧怕疼痛和死亡。平时我们连被针刺一下都会疼得叫起来,将心比心,试想一下,牛羊鸡鱼等被宰杀、被穿肠破膛时是何等痛苦!”我们从来没有设身处地去想过,当那些动物被我们活生生夺走性命时,它们当下会感受什么样的难忍痛苦?这些旁生也是有心识的,它们也是惧怕死亡,害怕疼痛的,当牛、猪、羊、鸡等被人类剖膛破肚地宰杀、扔到火里烤、把皮剥下来的时候,它们也会感受非常难忍的痛苦。

  曾经在菩提洲网站(网站“显密宝藏”栏目“佛教故事”中)上看过一个公案:有一次,有人想烤一只穿山甲吃,这只穿山甲一直缩着,身体卷曲在一起,乃至于这个人在地上捶打它,又放到火里烧烤,但它始终不把身体打开,因此人们就无法把它烤熟。这个人非常生气,不断去捶打它,但这只穿山甲始终不把身体打开。这个人最后只能放弃,把它扔到了地上。不久,这只穿山甲竟然慢慢地把自己的身体伸开,结果人们发现在它身体卷曲的最核心处有一只小穿山甲,原来这只穿山甲是为了保护自己孩子的生命才遭受这样的痛苦。因此,即使在感受痛苦的时候,旁生还是有爱护自己孩子的心。如果我们真正明白,所有众生无始以来都做过我们的父母,他们当时都曾饶益过我们。我们可能就是那只穿山甲(或者其它旁生)的孩子,它们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护我们,我们应该对众生生起慈悲之心。

  正文中说:【由此可见,不管是投生在三恶趣中的任何一处,都必然要受苦受难,而且这种苦难的数量也是多不可数,程度也是无比剧烈,时间也是极其漫长。】

  首先,受苦的种类各种各样。比如,有的众生被比自己强大的众生啖食;有些众生在吃食物或者睡觉的时候,都会非常恐惧;即使在日常行走时,它们也害怕冷不丁其它动物就过来,把它们脆弱的生命带走。生活在人间的一些动物,有的不断被主人役使,不断劳作;主人也不管这些动物是否正在受苦、生病,只要还能够为他们服务,就会不断利用它们。人们会使出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旁生众生感受各种各样的痛苦。

  受苦程度非常剧烈难忍。旁生之间会互相残杀,旁生还会被人类宰杀,人们为了得到旁生身上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会用各种方法来杀死这些旁生;有的甚至被活活地剥皮、抽筋、放血等,在非常难忍的痛苦当中死去。

  受苦时间极其漫长。《贤愚因缘经》中云:“七佛以来,犹为蚁子。”经中说:佛陀建精舍时,在挖地的过程中发现了一窝蚂蚁。通过观察,发现这些蚂蚁,自贤劫七佛以来一直都没有脱离蚂蚁的身份,也就是说,它们一直以旁生之身生存,没有机会断恶行善。《大智度论》亦云:“八万大劫,未免鸽身。”

  面对着难忍的痛苦,每个众生都会想要逃避,但三恶趣众生却没有跑的自由。

  正文中说:【更悲惨的是,三恶趣的有情由于愚昧无知、无有正法光明致使所作所为仍旧逃不出恶趣的因。一经生到恶趣后,就很难再有出头之日,也可以说要想再度解脱实在是难之又难。】

  三恶趣众生从恶趣中脱离非常困难,为什么呢?

  首先分析:三恶趣众生转生到恶趣的因是什么呢?就是愚昧无知,而且它们无法遇到正法,导致不能正确取舍因果,无法断恶行善。三恶趣众生在感受痛苦的同时,因为愚痴无知,仍然在不断造作恶业,它们认为让自己能够吃饱肚子、生存下去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它们知道是恶业,肯定也不会去造。相比之下,人类真的就很幸运,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生存方式,不像旁生因愚痴而无法断恶行善。

  旁生的未来是从黑暗走向黑暗,根本没有出头之日。导致旁生无法从旁生道出离的原因是无明愚痴。人类以为自己很聪明,以伤害或者宰杀其它众生的方式来让自己快乐,以为自己吃了肉,身体就会健康。这些所谓的离苦得乐的方法,也是来自于人类本身的无明愚痴。如果我们以这样愚痴的方法来满足自己,表面上好像也获得了很多快乐,实际上却是投生旁生之因,跟旁生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在我们还有取舍因果的能力时,一定要断恶行善。如《入行论》云:“若时能行善,然我未作善,恶趣苦蒙蔽,尔时我何为?”如果在有机会选择、可以自由行持善法的时候,我们没有造作善业,一旦堕落到恶趣中,被痛苦、无明所蒙蔽时,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到那时,我们根本就没有行持善行的能力和机会,唯一可做的就是恶业。所以,在现在还有机会时,我们一定要努力地断恶行善。

  正文中说:【我们自相续中在今生或他世一定积存了许许多多转生恶趣的罪业,所以现在就务必要诚心诚意努力忏悔以往所造的恶业,立誓今后绝不再犯。】

  无始劫以来,我们相续中积存了非常多下堕恶趣的业。其实不用说无始劫以来,仅仅今生我们就造作了多少恶业?为了调养身体、吃得好一些,我们亲手杀死了多少旁生?即便自己没有亲手去杀,我们到餐馆里去点餐时,又杀死了多少鲜活的旁生?所以,我们今世也造了很多杀业。一些女性堕胎时,也会导致很多胎儿丧命。虽然胎儿还没有出生,但已经是人的身份了,所以,杀死胎儿和杀人是一模一样的。我们还随喜别人杀生,在别人杀生的时候,我们有时会很欢喜地认为这件事情做得很对,可以得到利益等。

  所以,如果我们心态上没有进行调整,就会造下很多恶业。这些恶业会导致什么后果呢?在恶业的推动下,我们会堕到恶趣中感受无量痛苦。因此,为了对治以往所造作的恶业,我们一方面要发露忏悔,另一方面要发誓绝对不再造作这样的恶业。除此之外,我们还要以现行对治力努力去对治恶业,比如:多念金刚萨埵心咒、念百字明、放生、供灯、行持善法、转绕佛塔、转绕神山……只有善法功德才能帮助我们抵消无始劫以来所造作的恶业。

  正文中说:【并且对生在恶趣中的有情生起强烈的悲悯心,一边发愿“将自己三世所积的一切善根回向给沦落恶趣的这些众生,但愿它们能早日脱离恶趣”,一边思量发心:我如今幸运地遇到了大乘正法,有了行持成办自他二利正道的机缘,一定要刻苦求法、精进修行,将来好接引恶趣的所有众生到清净刹土,愿上师三宝加持我获得这样的能力。并且祈祷上师本尊、念诵、发愿……最后将善根回向众生。】

  在平时或者观修时,我们要多想一想恶趣的众生在感受什么样的痛苦。基于对法义的不断串习和思惟,我们会对正在受苦的有情生起强烈的悲悯之心,进而愿意为它们去做善法功德,也愿意把善根回向给它们。这种强烈的想要拔苦的心来自于我们对于苦的认识,对苦的认识越真切,我们想要帮助众生离苦的心就会越迫切。

  法王如意宝曾经说过:“三界众生皆为父母亲,当以大慈大悲平等护。”法王如意宝是全知的佛,所以,也就是佛陀告诉我们:三界六道中的所有众生都曾经做过我们的父母,我们应该以大慈大悲的心平等呵护一切众生。在行持善法的时候,我们要想到众生感受了这么多的痛苦,我们要把善根回向给它们。我们在做回向时要毫无保留,不要想着要把一部分功德留给自己,一部分功德回向给众生。其实,舍的越多,我们得到的就会越多;越舍不得,就越得不到。当我们毫无保留地把三世所积累的所有善根全部回向给一切众生时,一方面是在成就众生,让它们早日脱离恶趣;一方面也是在成就我们自己。

  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把自己辛辛苦苦积累的善根回向给一切老母有情呢?”理由如下:

  第一,如果认识到所有众生都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我们就愿意回向;第二,如果认识到正是自己的母亲现在正在感受难忍的痛苦,我们也愿意回向;第三,在母亲受苦的时候,作为孩子能坐视不管吗?不能。这时我们也愿意回向;第四,想要解除母亲的痛苦,要由我们亲自去做。

  按照以上这样如理作意,我们就愿意把自己的善根回向给一切众生了。在回向的时候,我们可以念诵《普贤行愿品》或者高僧大德所撰著的如《神变月愿文》等摄持回向。以前广严城的饿鬼众生,也是通过佛陀的殊胜回向转生到三十三天的。

  另外,我们还要为这些可怜的痛苦众生发愿,愿它们早日脱离痛苦。为什么要让它们早日脱离痛苦呢?

  第一,如果认识到恶趣的痛苦太难忍受了,我们就会连一秒钟都不愿意让它们在恶趣中受苦,就会生起让它们早日离开恶趣的心。

  第二,如果认识到它们一旦从恶趣中出离,就有机会行持善业。通过善业力的推动,至少会让它们免受现在所遭受的痛苦,而且将来可以在善趣中积累善业,有解脱的机会。想到这一点,我们就能生起让它们早日离开痛苦的心。

  第三,如果认识到只有凭借善法才能让它们获得解脱,得到真实的安乐,我们也会愿他们早日离开恶趣,转生善趣,积累善业,得到解脱的机会。

  第四,虽然现在我们只是发愿,但是一旦愿力成熟,一定可以帮助众生离苦得乐。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也能生起愿众生早日远离恶趣的心。

  所以,我们应当真实地发愿:依靠自己的能力,将来真正实现救度一切众生的愿望。

  如果有了上述的回向和愿心,我们就要落实到修行上。如何具体修行呢?就是将我们发的菩提心、拔苦予乐的心真实地落实到恶趣众生的身上。

  第一,认识到现在自己已经幸运地遇到了佛法,我们就会有解救众生苦难的心力。

  第二,认识到现在自己具有成办自他二利的机会,我们也会愿意去行持救度众生的事业。我们现在所做的一点一滴的善行,不但是在利益所有众生,而且也会利益到我们自己。我们去行持善法、闻思观修,或者真正去解救众生,让它们不再惨遭杀害,实际上也是在圆满我们成佛的两种资粮。

  第三,认识到通过自己今生的精进修行,就可以让它们得到真实的利益,我们也会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努力。

  第四,认识到在为众生拔苦的过程中,上师三宝一定会加持自己,我们就会有极大的动力去行持这样的事业。

  另一方面,我们要发愿:引导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如果真实地去发愿,在愿力成熟的时候,一定会因愿力的摄持而引导众生往生极乐世界。

  我们要这样不断地去行持善法,把回向和发愿落实到实际行动中。如果持之以恒地修行,我们会发现自己的出离心、菩提心、大悲心逐渐增上,尤其是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增上,而且这样修持会给我们的修行之路打下非常牢固的基础,慢慢地各种修行境界也会纷至沓来,因此,这种修行是必不可少的。

  修行离不开精进,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智慧品中说:“暇满难再得,佛世难复值,惑流不易断,呜呼苦相续!”暇满人身非常难得,我们一定要利用暇满人身来修持正法。尤其是在佛陀出世、值遇正法的时代,遇到这么殊胜的上师引领我们走向解脱,我们更应该抓住现在的机会,善用今生精进修行、趋向解脱。真正修苦、念苦的人一想到恶趣的痛苦、寿量之漫长、痛苦的难忍、程度的剧烈,就会汗毛竖立。因此,我们应当痛念生死,放下今生,一心寻求后世的大利益,一心趋向成办解脱的道业。

  正文说道:【对于以上道理,我们要以回向等三殊胜摄持来实地修持。】

  对于所有的修法,我们都要以三殊胜摄持来实修。

  《寂静之道》中说:“行持善法一定要以三殊胜来摄持,这样行善的功德才能日日增上,直至成佛永不灭失。这三个修法按顺序是加行发心殊胜、正行无缘殊胜和结行回向殊胜,其中发菩提心要贯穿修法全过程。”菩提心的摄持是必不可少的。

  思考题:

  1.海居旁生会感受的痛苦有哪些?

  2.散居旁生会感受的痛苦有哪些?

  3.真实思惟旁生痛苦的时候,您有哪些感受?

  4.现在作为初学者,我们要怎样才能帮助它们?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