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一条宽广的生死之河

顶礼大恩法王如意宝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很多年前,希阿荣博堪布来北京检查身体,乘坐的航班正巧是夜晚降落,飞机慢慢下降,城市的夜景璀璨明亮,像银河里的星星散落地面,同机的很多乘客都倚在舷窗赞美这样的夜景,但是,堪布却难过得泪水盈眶,他说:“一个城市现在看来这么漂亮,但在几十年后,或几百年,无常之间,很多人就没有了,如果还来不及碰到佛法,更来不及修行,这个人身就这样过去了,太可惜,太可怜了!”

  当年我是从一名弟子的随行笔记里看到这些的,心里顿时生起对一个大菩萨真正的敬仰,同时,通过对自心的观察,发现自己对这个繁华世界里生命的生生死死是淡然的,只有在亲人、朋友离世的时候才会意识到死亡的真实,而死亡的悲伤很快被其他事物的趣味湮没和替代,更别提对遥远世界的陌生人潸然泪下了。

  直到2016年的春天,我终于体悟到当年堪布在飞机上发出的感叹!这中间已然过去七八年了。

  那是我和弟弟送过世的父亲去殡仪馆的两天。在我的一生中,这两天是如此的特别!

  我的智慧浅薄,只有面对巨大的刺激,看似真实的现象,内心的一点善根和对佛法的信任才会引领我思考。

  殡仪馆的每个告别厅每天排得满满的,工作人员还在抱怨根本没有休假,虽然,每天这里哭声起伏,送别的人也是川流不息,用过的纸花、花圈堆成小山等着烧掉,焚烧炉房门口的棺材一刻不停地进去,骨灰盒出来,棺材再进去,骨灰盒再出来……忙碌得让你和工作人员的对话不得不缩减到最少——“几号?”“25号”“家属检查”“没问题,谢谢!”“下一个”。

  这里的忙碌和热闹,完全是每一个痛失亲人的家属的又一次创伤。

  很多人,一定不喜欢这里,一定想快快逃离,融入繁华热闹的生活,在吃喝嬉笑之间,很快忘掉这里。我们不就是靠忘性大才活得“有滋有味”吗?

  我也想快点离开这里,但是突然想到上师曾经带我们在五台山的尸陀林里修破瓦法,那天也是风声雷动、树木摇曳,我劝告自己不该厌恶这里,应该利用这次难得的机会,再为亡者念诵破瓦法。

  我找到殡仪馆一个高高的台阶,打开手机,里面有堪布领诵的破瓦法。这个时候,在我的心里,我终于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条宽广的生死之河,在河的两岸,是成群成片的生者,对岸是成群成片的亡者,河流一刻不歇,生死一刻不歇,每一个看似陌生的生命,其实是如此相似地死亡,如此相似地淡忘和对新生命出生一如既往地莫名欢喜。甚至来不及观察,体悟我们为什么悲伤、为什么欢喜,就匆忙而混沌地奔向下一个驿站。此时,南方阴冷的风穿透我的身体,就像生死之河吹来的风,站在岸边的我,无处可躲,我看到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人群,无奈地站在河的两岸,对岸的亡者不肯离开,此岸的生者决绝又悲伤。我终于,第一次,为陌生的人们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这个时刻,就像读懂了上师在飞机上流下的眼泪。上师的泪终于如甘露般滴到了我的心里。

  这个时刻,我短暂地体会到菩萨的心,那么广大,那么无别。

  如果没有追随上师,我自己是没有智慧穿过眼前的现象看到自心,也不会对修习菩提心生起信心,我常常觉得自己是凡夫,上师是菩萨,可能这辈子就这样吧。在菩提洲网站里的共修和普贤讲堂的课,我也是上得丢三落四的。但即便是这样不用功,持过的咒、听过的课,就像埋在心底的种子,在遇到因缘成熟的时刻,如同阳光下爆裂的芝麻荚,外壳自然掉落,真相自在显现。就算不够持久、不够稳定,但,我们终于有机会看到什么是出离心,什么是菩提心。也对未来的解脱之路更加坚定,对上师,对所有的大菩萨们充满敬意。

  巧合的是,第二天,家人同意将父亲的部分骨灰带到五台山的尸陀林里安放。从此,我将这两天牢记在心,将生死之河的奔流声作为对时光和生命的提醒,日夜不息,不逾不忘。

  感恩我的父亲给予我生命,并在生命的最后给我最后的礼物——死亡课堂。

  感恩为父亲助念、放生的法师和师兄们。

  感恩家人,一直按照临终引导的方式送别父亲。

  愿天下众生,远离黑暗和恐惧,同生极乐净土,花开见佛!

  愚痴弟子:希阿拉姆

  2016年4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