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不求加持

  一周前家人告诉我,外公来日无多,亲戚从四面八方赶回。因缘使然,我无法回到老人身边,心中悲伤自然难抑。但皈依上师已有时日,如果此刻不知自己该怎么做,那么我作为一名佛弟子的资格,应该被毫不留情地剥夺,更不消说是上师希阿荣博尊者的弟子。

  曾有过一丝犹豫,要不要联系上师为外公做点什么。但这念头仅仅持续了几秒,便被我否决了。那时我刚好记起一件事,与宗萨仁波切有关的。这位仁波切恐怕大家都知道,很是别具一格,酷酷的。有位女弟子的父亲生病时,她求仁波切加持,不料被拒绝了。这位弟子再求,仁波切的回答却“不近人情”:“你说你跟了我十几年,你应该学了很多东西,而你父亲生了病,你却不能帮他,你还来求我。如果你父亲的病不能借由你的修法让他好的话,从此我们一刀两断,你不要再做我的学生。”

  我倒没有担心上师会拒绝我,但上师不是我一个人的。三界六道众生的福田,不应由我一人来挥霍。每次耗费上师时间和心力的事情,对我来说都太奢侈了,我尽可能避免这么做。我心中很快有了一个选择。考验我的时刻到了!好吧,那就让它来吧。

  我先是打电话给弟弟,让他去外公家。弟弟星夜兼程,给老人送去了上师在扎西持林制作的食解脱甘露法药。外公那天本来已神识昏迷,食不下咽。但法药到后,他不但在视频中冲我摆手,叫出了我的名字,而且将冲泡的法药一勺勺喝下。我一颗悬着的心落地了。

  之后我没再联系家人。4月6日早晨,本是该念诵七句祈祷文的时间,但我却坐卧不宁,根本做不了功课。弟弟发消息给我,国内的早上,外公走了。我马上用手机在外公的耳边播放上师念诵的颇瓦法。母亲带去了我之前请的一个小转经轮,放在了外公耳畔。有些亲友不懂佛事,难免心念不一。小姨为人贤善,平时持诵阿弥陀佛佛号,外公临终时,她刚好一直在,佛号不辍。

  播放完颇瓦法,我开始联系国内朋友帮我汇款给喇荣五明佛学院,超度外公。次日是藏历三十日,上师安排我们守八关斋戒的日子,我关掉手机,决定止语守斋,并念诵金刚七句祈祷文。念诵时,眼前总是闪过外公的身影,见他一直平和地冲我笑。

  八关斋戒结束后,小姨告诉我,其实早在外公去世的那天夜里,她就梦见无数佛菩萨,虚空密布,前来接引外公。外公脚踩莲花,与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等诸佛菩萨在一起了。

  外公自小父母双亡,却一生豁达。往生前他念叨:还有半个月我就走了。他的预知时至,一天不差。他与上师从不曾谋面,甚至未必知道上师的尊名,但却得到了上师无上的加持。

  外公的离开,是来考验我的,考验我对上师的信心,考验我过去几年的修行。虽然我并没求上师加持,但上师却一直都在,从没离开过,因而我才得以从容地为外公送行。而这份不求加持的心念,原本不就是上师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加持吗?

  弟子 San shu

  2016年4月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