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三十九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的第四品——不放逸。

  我们如何做到不放逸呢?就是需要先学习,之后再依靠思慧引生相续中的定解,在定解的摄持下才能做到不放逸。那么通过哪些思惟生起定解呢?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思所守持学处而谨慎。思惟一旦舍弃菩提心将有多么严重的过患,由此鞭策自己一定要谨慎,避免在相续中生起烦恼。

  第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思惟我们现在拥有的人身是无数众生求而不得的,一旦失去,将堕入恶趣,再难出离,所以不应浪费珍贵难得的暇满人身,要谨慎取舍因果,精进地修法。

  第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放逸”就是指对于善法不堪能,对于恶法(生烦恼)却特别精进,此处通过思惟我们如此恋恋不舍的烦恼之过患,从而下决心远离烦恼。本部分又分为三方面:1.说烦恼之过患;2.忍除烦恼之难;3.如何舍离烦恼之相。今天继续学习“说烦恼之过患”这一科判。

  本课所学内容分为三个方面:一、呵责不应理之现状;二、通过对比说明烦恼可怕;三、认清烦恼敌,决心灭除。前两个方面是承接上一堂课 “反观烦恼如何奴役我们”而讲解的;第三个方面,通过以上种种观察认清了危害我们的烦恼大敌,下定决心消灭它。

  首先共同读诵今天所要学习的颂词。

惑住我心中,任意伤害我,犹忍不嗔彼,非当应呵责。
纵使天非天,齐来敌对我,然彼也不能,掷我入无间。
强力烦恼敌,掷我入狱火,须弥若遇之,灰烬亦无余。
吾心烦恼敌,长住无尽期,其余世间敌,命不如是久。
若我顺侍敌,敌或利乐我,若随诸烦恼,徒遭伤害苦。
无始相续敌,孳祸唯一因,若久住我心,生死怎无惧?
生死牢狱卒,地狱刽子手,若皆住我心,安乐何能有?

  戊一、谨慎取舍不放逸品[分二:己一、品名(不放逸等);己二、正论。]

  己二、正论(分二:庚一、略说;庚二、广说。)

  庚二、广说(分三:辛一、思所持学处而谨慎;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

  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分三:壬一、说烦恼之过患;壬二、忍除烦恼之难;壬三、如何舍离烦恼之相。)

  壬一、说烦恼之过患

  (本课第一部分:呵责不应理之现状)

  【惑住我心中,任意伤害我,犹忍不嗔彼,非当应呵责。】

  颂词略释:烦恼一直隐住在我的心中,恣意用各种方式任意伤害我,让我感受各种痛苦,可是我竟然心甘情愿地忍受,从未对它生起嗔恨,也不发奋斗争,相当懦弱,这其实是不应理的,是应当呵责。

  我们分两方面学习本颂:(一)观察我们的现状;(二)应呵斥自己并断除这种现状。

  (一)观察我们的现状。对应颂词“惑住我心中,任意伤害我,犹忍不嗔彼”

  1.认识烦恼。

  烦恼的住处是哪里?——“我心中”,此处排除了烦恼住于外界以及自之身体,唯一住于自心。它的作用是什么? ——“任意伤害我”,烦恼随意伤害我们,想怎么糟蹋我们就怎么糟蹋我们。或许你会说:“烦恼没有那么可怕吧?它没有这样伤害过我。”下面举几个比较明显的例子来观察。

  我们可能都会非常执着世间的感情,不论是父母、子女之间的亲情,还是夫妻之情。这些感情往往令我们饱受身心痛苦,有的人甚至不惜以结束生命为代价。这些痛苦到底是受谁的支配呢?就是受我们自相续中的烦恼支配:因为喜欢而生起贪心,在贪心的驱使下产生了执着;因为有执着,得不到会痛苦,得到了不满意也会痛苦,甚至由此付出生命。或许你会说:“我身边没有这么严重的现象,也没有这么极端的行为。”那我们再来观察,其实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会面临巨大的家庭和工作压力,并由此产生焦虑。有人表现为厌食,觉得任何食物都索然无味,吃不下去;有的人则表现为暴饮暴食,要吃很多东西才能使自己得以慰藉;而有的人表现为情绪暴躁,总想发脾气,一旦事情出现问题就要骂两句,好像这样心里才能坦然……这些都是压力大导致的。进一步观察,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力呢?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执着,因为“看重”才会有压力;其实,如果不看重它,就不会有压力。而执着既包括“想要得到好的”,又包括“希望远离坏的、令人痛苦的”。——“想要好的”就是贪心,“排斥坏的”就含有拒绝甚至嗔恨的意味。还有些压力源自攀比、嫉妒等烦恼。由此可见,我们生活中的种种痛苦都来源于烦恼,换句话说,烦恼在随意伤害着我们,让我们随它而转去糟蹋自己的身心。

  2.我们对待烦恼的态度。

  我们是怎么对待烦恼的呢?颂词中讲到“犹忍不嗔彼”,不论烦恼怎么折磨,我们都忍着,不嗔恨。这里的“嗔”是厌恶、舍离的意思——纵然烦恼百般伤害我们,我们却从未想过舍离它。比如感情受挫时,我们可能从未觉得是自己太执着,没有意识到是一念贪心害了自己,反而责怪对方有负于自己——我们不责怪烦恼,而是责怪外境。又如我们因为暴饮暴食而把胃吃坏了,身体垮了,但从来没有责怪是竞争心、贪心等烦恼导致自己压力过大,反而责怪饮食让自己身形不佳、身体不好。总之,我们一直在责怪外境,而从来没有责怪过从根本上伤害自己的烦恼。《佛说无常经》云:“循环三界内,犹如汲井轮,亦如蚕作茧,吐丝还自缠。”众生就是这么可怜:本没有人伤害我们,让我们痛苦并流转于轮回,是我们自己像蚕一样,不断吐出丝来把自己层层包住,作茧自缚。我们一直向外寻找,却不去找痛苦的原因——烦恼,反而一直任由烦恼造业,由业感受痛苦。

  由此可见,我们一直珍惜、百般疼爱着自己,最终却被自相续中的烦恼所伤害——是我们自己害了自己,可我们却一直忍受着烦恼,从来没对它说过:“我要远离你!”有时我们甚至认为有烦恼才正常。比如在工作中一旦远离了竞争,或可以轻松一段时间,我们马上就会想:“我是不是已经跟不上时代,跟不上工作的节奏了?”所以,我们往往不但不想舍离烦恼,甚至还有一点害怕舍离它。

  2.想要获得安乐,应向内观察。

  了知了我们的现状和上述道理,对实修的帮助是:我们可以确定修行的目标。《大乘庄严经论》中说:“解脱即迷尽。”解脱并不是从外界重新得到了一种安乐,所谓“解脱的安乐”就是当下断除烦恼而已。结合本颂词来说,我们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自己的烦恼,一旦烦恼消除,自然可获得解脱的安乐。就像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在《前行笔记》中所开示的:“安乐不是硬创造出来的一种独立情绪,它其实只是贪嗔痴慢疑等负面情绪的减弱,因此不对治五毒烦恼而想另修出一份喜乐宁静来是劳而无功的。”安乐并不需要向外追寻,更不是能刻意营造出来的;如果我们想要获得安乐,那么所有的修行都不应向外寻求,而唯一应该向内观察。如果修行出现了问题,那肯定是因为没有向内观照,没有找出自己的烦恼。如果我们生起了种种痛苦,其实是自己内心的烦恼没有断除罢了,而不应归咎于外境。帝洛巴尊者的殊胜窍诀讲道:“显现未缚贪执缚,断除贪着那洛巴。”我们既然已经了知了烦恼住在内心并且伤害着自己,修行就应该向内观照。

  (二)应呵斥自己并断除这种现状。对应颂词“非当应呵责”

  寂天菩萨在此处教诫我们:如果不向内观照、不断除烦恼,反而像现在这样任它肆意妄为,是不应理的,应当呵斥!为什么这么说呢?颂词中的“非”就是指对该安忍的对境不修安忍,对不该安忍的对境却一直安忍。我们要知道这种状态是颠倒的、错谬的,应该断除。

  1.首先看看什么是该安忍的对境。

  第一,老母有情。这些有情无始以来一直在轮回中饱受痛苦,他们都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对我们有无量恩德。而我们现在却经常毫不顾惜他们,不体谅他们的心,不理解他们的痛苦和难处,也从来不设身处地考虑他们的利益;一旦他们惹我不开心,我就要远离他们,或者伤害、责骂他们,好像不这样做心里就过不去。但真实观察就知道:如果他们可以做好,那他们一定会用最好的方式对待自他;之所以他们会让自己和他人都不安乐,是由于内心被烦恼束缚。一方面他们对我们有恩德,一方面值得我们悲悯,所以应该对他们修安忍才对。可我们却不修。

  第二,甚深正法。为什么甚深的正法是值得我们安忍的对境呢?因为正法能为我们的解脱带来真实利益,只要我们耐心地串习它,精勤闻思修,一定可以对解脱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可是我们的现状却是:不安忍正法,一遇到困难就灰心放弃,说不学就不学了。比如今天腰酸了,就想“唉,听课的时候靠着吧”,结果靠着靠着就躺下去睡着了;一学到空性智慧,你就觉得“唉,太难了!我根本听不懂,算了,不学了”;听课的时间稍微长一点,或者在露天听法时遇到狂风大雨,你就想“算了算了,不听了,太辛苦了”,想要马上放弃,觉得坚持学习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难的事。对于真正有利于解脱的正法,只要我们能找到一点放弃它的理由,就会马上抓住。

  第三,外在的损害,包括有情和无情两个方面。面对有情的损害:比如一个人稍微伤害了你一点,你马上就无法安忍,仿佛要跳起来跟他争个高下。面对无情物的损害:夏天出门的时候烈日炎炎,你就开始抱怨“这太阳太毒了”;下雨的时候你没带伞,又开始抱怨老天:“为什么要下这么大的雨!”……对于这些让我们稍微感受一点点痛苦的外在因缘,我们心里都会很难受,不想安忍,怨天怨地怨对方,各种抱怨。可是我们却没有想到,这些外在的苦受其实源自我们的业感——如果没有业力,自然不会感受外在的伤害,而这些痛苦恰恰能消除我们往昔的业力。可是,我们没有想到它消业的这一分,只注意到它带来的痛苦。

  对于上述对境,一旦我们选择了安忍,将有非常多的功德和利益;可我们却不想安忍,甚至一再排斥、对抗它们,生起嗔恨心。

  2.不该安忍的对境——烦恼。

  我们一直在安忍着烦恼——忍着这个一直伤害我们的罪魁祸首。所以寂天菩萨在这里指明:对于不该安忍的对境,我们一直安忍;而且,不仅修持着安忍,还顺从着它。

  以贪心为例,很多女性非常爱买衣服,总觉得自己的衣柜里就缺那么一件衣服,所以每次出去都会习惯性地逛一逛商店,看到价钱合适的衣服就买回来。这其实就是贪心在作怪。首先,它损害我们的金钱,打乱了我们原本的理财计划,产生了额外的支出;再者,你的衣柜已经装不下了,却还一直塞一直塞,这其实是浪费了我们的福报,我们无始劫以来好不容易修得的一点福报,就这样被贪心一点一点地偷走了。虽然它伤害我们,偷我们的福报,可我们会觉得理所当然:“这是对的呀!我挣的钱不买衣服干吗呢?”如此来喂养自己的贪心,还一直把它保护得很好。

  也许有人说:“我不喜欢买衣服,我的人生乐趣就是下了班回家,躺在那里舒舒服服地看电视。”其实,这是我们缘于外在的声音、影像一直散乱,使心无法堪忍于正法,并且生起贪、嗔、痴、慢、疑等各种各样的烦恼。这样的散乱不仅不能使我们当下轻松,还会令身心持续疲惫。比如,你在看了一部电影之后入睡,电影的情节会在梦中不断显现,让你整晚在梦中追逐电影的情节,结果导致第二天非常疲惫。这就是散乱,它不仅阻断了我们修持善法,还让我们在当时以及事后一直处于烦恼的逼迫中,身心感受苦恼。可是我们却并不怪它,反而说:“我工作了一天,忙了这么长时间,我不休息谁休息?我应该休息,应该享受生活。”我们找了个很好的借口照顾烦恼,并让散乱就这么一直延续了下去。我们有可能还特别贪睡,给自己找很多借口,比如“一天睡眠不足,就会导致身体不好、精神状态不好”……我们不但安忍它,而且还非常地理直气壮,这就是我们对烦恼的“好”。

  结论:针对我们对待烦恼的态度,寂天菩萨说“应呵责”。为什么呢?我们想一想,这种忍耐是多么糊涂和颠倒呀!它一直在迫害你,而你却一直认为它对你那么好,是不是应该呵责?就像一个孩子非常顽皮,我们说:“这孩子这段时间实在太不听话了,一定要打!”打完之后,孩子就会警醒:“以后再也不敢犯错了!”所以寂天菩萨在这里告诉我们:无始劫以来,烦恼一直不断折磨我们,可我们却颠倒地为它找了很多借口,纵容它、好吃好喝侍奉它,但这样的安忍没有任何功德,它的住留只会让自他感受痛苦;我们现在要呵责自己、警醒自己,让自己远离烦恼,不再饱受它的折磨。

  (本课第二部分:从三个方面将烦恼和其他事物的威力进行对比,说明烦恼是非常可怕的。)

  (对比说明烦恼的可怕,之一:对比损害的强度。)

  【纵使天非天,齐来敌对我,然彼也不能,掷我入无间。强力烦恼敌,掷我入狱火,须弥若遇之,灰烬亦无余。】

  颂词略释:纵使所有的天神和阿修罗一齐来与我为敌,不论他们如何伤害我,也无法把我抛入无间地狱之中。而烦恼怨敌的威力非常大,不要说所有的烦恼齐上阵,哪怕仅一种烦恼,只要力量足够就能让我于刹那间投入地狱烈火之中,感受猛火烧身之苦。那可怕的熊熊狱火,纵然是遇上须弥山也能将其烧成灰烬,丝毫不剩。

  这个颂词分两方面进行学习:(一)强敌的厉害;(二)强敌再怎样厉害也比不过烦恼。

  (一)强敌的厉害。对应颂词“纵使天非天,齐来敌对我,然彼也不能,掷我入无间”

  首先,敌人的身份就是颂词中讲的“天”“非天”,即整个欲界六天的天人以及所有的阿修罗(非天)。可能有道友会想:我也没见过他们,真的不知道与之为敌有多可怕。此处就以天人的身量和他们的功德作为参照标准:《阿毗达磨俱舍论》中云:“南赡部洲众生量,四肘以及三肘半……,具有贪欲天人身,四分之一闻距至,一闻距半之间增。”一闻距为833米,可见一个欲界天天人的身量,如果换算成世间的长度单位“米”,从206米到1250米不等。试想,一个人最高也就两米多,就算是最矮的天人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无法看到他的头顶。而且这么多的天人全都和我们为敌,就像摩天大厦一样全站在自己面前。他们只要想伤害我们,动动手指就能轻松把我们弹死。而且他们相续中还具足五种神通。一是天耳通,如果我们现在讲他的坏话,他用天耳马上就听见了;二是天眼通,可以看到远近、粗细等各种色法,比如他身在他方世界中想伤害我,无需到处找我,只要用天眼一观照,马上就知道我在什么位置;三是他心通,我们心里的起心动念他都明明了了;四是神足通,可以刹那往来其能力范围所及的世界之中;五是宿命通,可以观察一个人的前生后世。

  如此想来,天人具足众多福报。如果我们不小心得罪了他们、与之为敌,他们要来报复我们,寂天菩萨说:没关系,他们就算伤害我们,也只能是一时或一世,而且仅能令我们的身心受一点痛苦,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们堕到地狱中感受痛苦。为什么这么说?在《地藏菩萨本愿经》中说到进入地狱有两个原因:“若非威神,即须业力,非此二事,终不能到。”有两种情况会去到地狱:第一种是威神力,就像佛菩萨有功德,可以自在地到地狱中救度众生;第二种是业力,指由业感而投生在那里的狱卒、阎罗或在那里感受痛苦的业报凡夫。除了这两种情况,永远都不可能到地狱去。

  (二)强敌再怎样厉害也比不过烦恼。对应颂词“强力烦恼敌,掷我入狱火,须弥若遇之,灰烬亦无余”

  我们会想:这些天人和非天们无论再怎么厉害,再怎么伤害我们,最多只能让我们感受一点身心之苦,永远也无法把我们扔到地狱去感受痛苦,所以心里还挺高兴的。但是有一个天天和我们为伴的人,他就有能力让我们堕入地狱。是谁呢?就是颂中讲的“烦恼敌”,即自相续中的种种烦恼。数量上,刚才说是所有的天人,现在只需要一种烦恼,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引发种种身、语的造作之后,一旦业报成熟就能使我们堕到地狱中。

  比如佛陀时代,印度摩竭陀国的频婆娑罗王及皇后韦提希的太子阿阇世王,造下多条五无间罪,其中一条是杀父罪。在皇后怀胎时,占师预言此子长大后将会弑父,频婆娑罗王与皇后十分惊恐,就在他出生不久,把他从楼上抛掷至地面,但只摔折了他的手指,婴儿却活了下来。长大后,王子受到提婆达多要立新王和新佛的挑唆。于是,基于心中对往事的记恨,加上相续中的嫉妒,最后他饿死了自己的父亲。由此可知,不要说相续中具足所有八万四千烦恼,只是明显具足了几种,就让阿阇世王最后杀害了父亲。如果不是佛陀的度化,他将长期在无间地狱之中感受五无间罪的苦楚。

  哪怕只有一种烦恼,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就能让你堕入地狱。或许你会说,堕入地狱不可怕、没关系。此处,寂天菩萨就进一步告诉我们地狱到底有多可怕:如果你堕入的是热地狱,那么地狱之火的热量足以将须弥山全都烧为灰烬。须弥山高84000由旬,是我们南瞻部洲存在的所依。想一想:地狱之火能将须弥山都烧为灰烬,那么我们这种血肉之躯一旦堕入其中,不是马上就变为灰烬了吗?更何况变为灰烬的当下又马上复活,再变为灰烬,就这样不断感受猛火的烧身之苦,这是多么可怕!而罪魁祸首就是和我们时刻相伴,无始劫以来自己舍不得骂、舍不得打的烦恼。

  此处寂天菩萨是以地狱为例进行说明,其实根据相续中不同的贪、嗔、痴,会堕到不同的恶趣之中。《正法念处经》中讲道:按烦恼的程度和动机,分为上、中、下三品。上品恶业,即非常强烈、长期积累的贪、嗔、痴会使我们堕到地狱中感受痛苦;中品恶业,会感受饿鬼的痛苦;下品恶业,也会感受旁生的痛苦。因此,依每个人烦恼的量、所造业不同,相应的业感也会不同。

  总结。对比这两个颂词,即我们对待外敌和内心敌人的态度会发现:外境上如果突然出现一个身形巨大,具有神通的天人,我们肯定会非常恐惧、全身发抖、到处逃跑。更别说天罗密布的天人都是来伤害我们的敌人,那时我们会有多么害怕!一定恨不得使尽全身解数把他们一一降伏,这是对待外敌的态度。自己的烦恼敌虽然没有身体、头脑和胆识,但无始劫以来只要出现一种烦恼(比如对殊胜对境生起一刹那烦恼),就能使我们堕入地狱,现在我们却天天和它在一起、天天安忍它,甚至还认为它是好的。寂天菩萨通过对比说明了烦恼的强大和可怕之处,我们一定要断除相续中的烦恼。

  (对比说明烦恼的可怕,之二:对比住留时间。)

  【吾心烦恼敌,长住无尽期,其余世间敌,命不如是久。】

  颂词略释:我们心中的烦恼怨敌,如果不努力地对治,它将无始无终地和我们在一起;而其余的世间敌人,却不能伤害我们那么长时间。

  这个颂词分两方面进行学习:(一)烦恼住留的时间;(二)其他敌人的寿命不长。

  (一)烦恼住留的时间。对应颂词“吾心烦恼敌,长住无尽期”

  1.烦恼的特点:长生不老。

  我们可以给烦恼住留的时间取个名称叫做“长生不老”。如颂词中讲的“长住无尽期”,在没有修行、对治之时,烦恼会一直伴随我们,何时开始无法追溯,何时终结也没有定期。不论你是哪种生命形态,上到天界下到地狱,包括如今在人间,不论是美满、富足还是穷困潦倒,烦恼都一直跟着我们,从未远离。

  (1)无始无终。就像世间经常看到的:没钱的人有没钱的痛苦,他拼命想挣钱,相续中特别不满足;而一个人有钱之后,又开始担心遭到别人嫉妒,最后被人杀害,所以要请保镖;又或者担心钱会亏损,所以要做各种投资来保护财产;甚至因为有钱,所以相续中处于“此山望着那山高”的不满足心态,一直苦苦追寻。像这样没有钱,追逐钱;有了钱,保护钱,都是痛苦。就像华智仁波切曾说:“有三匹马就有三匹马的痛苦。”今天下午一个道友跟我开玩笑:“只要有执着,没有一匹马也有一匹马的痛苦。”我当时就笑着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们拥有的时候执着它,害怕失去。但只要我们心里不满足,还有贪、嗔等种种烦恼,当失去一匹马或没得到这匹马时,我们照样会痛苦。”

  (2)念念不分离。烦恼的这个长生不老的特点,除了无始无终、形影不离地伴随我们之外,还体现在时时刻刻、念念不分离上。你的起心动念,念念没离开过烦恼。不仅在长的、宏观时间阶段,在微观、每个起心动念上,它一直都跟随着我们。我们可以做一个烦恼对照表,从早上起来就开始观察自己处于什么状态。我今天就试着观察了自己一下:早上第一个闹钟响时,我没什么意识,把它关掉了。第二个闹钟响时,我有意识了,就把它按掉了。但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现在还太早,再睡一会儿吧,就贪睡眠了。结果它又响了,我就特别生气地把它按掉,这时就有一点小嗔恨了。后来一看表,已经那么晚了,赶紧起来,觉得今天功课已经做不完了,开始生懊恼心——这也是烦恼。好像从早上起来还不到两个小时,相续就被贪、嗔、懊恼占满了,好不容易紧赶慢赶地做完功课,我又生起了一念傲慢心:今天还是很不错的,我把功课做完了——傲慢心又生起来了。

  只是今天早上的几个小时,就有这么多分别念。其中没有多少是真正缘于上师三宝而生的,几乎都是在生贪心、嗔心和傲慢心。做功课时也经常没有随文入观,大部分时间都在着急、贪数量、完成任务,好像在给自己保证些什么,或是害怕自己由于没做功课而失去了作为好修行人的名称、标准。所以我们会发现,烦恼这种长生不老的特点,它的可怕性就在于:只要你不认真地向内观照,你的起心动念,念念从未远离它。

  2.烦恼何时可以离开。

  既然它那么可怕,什么时候才能远离呢?有两个时间阶段。

  一个阶段是从根本上断除,需要证悟无我的空性智慧。那我们要如何证悟空性呢?在本论中,寂天菩萨告诉我们:前面通过布施、持戒等前五度来积累圆满的资粮,之后再趣入空性的修习。也就是说,证悟空性需要足够的福德资粮以及对空性的闻思修。只有二者相辅相成,最后相续中证悟空性智慧后,烦恼才能根除。

  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岂不是没希望了么?不要担心,还有一个阶段就是压伏烦恼。从现在起,我们就开始了解内心的状态,一念一念地观察,并用相应的修法去压伏它。比如我的贪心很炽盛,可以修不净观;执着心炽盛,就修无常观;对轮回中的种种事物都非常贪恋,可以修习轮回痛苦。虽然烦恼在我们相续中一直存在,但不要害怕,因为只要有相应的对治法就可以压伏它。烦恼就像一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在没有修持正法之时,它就一直在我们生命中装腔作势地危害我们;但它可笑之处就在于,只要生起一个正法的念头,它马上就不在了。就像一个没有猫的房间,老鼠就为非作歹;而只要猫在门口“喵”地叫一声,老鼠就全跑掉了。同样的,只要我们相续中生起一念想要修法的心,烦恼就会非常害怕,就被压伏了。通过一念一念地压伏烦恼,我们慢慢就会进入修法的状态。

  所以认识烦恼的可怕性,一方面是要知道它的严重过患,另一方面要知道它其实是纸老虎,我们要用正法对治它,令其不再为非作歹。

  (二)其他敌人的寿命不长。对应颂词“其余世间敌,命不如是久”

  寂天菩萨进一步善巧地对比了世间敌人的寿命和烦恼住留的时间。比如工作上有个长久以来的敌人,我们俩一起入职,一起竞争同一个职位,不是他上就是我上。总而言之,我们俩一直在相互竞争,我恨不得他赶紧离开公司或除之而后快。就算我们心里这么讨厌他,以现在的人寿来计算,他损害我们的时间也绝不会超过100年。据有关资料统计,世间上国与国的战争持续最长的是335年。也就是说,长久以来敌人之间、国家之间的战争最多不过百年而已。可我们对待它的态度是绝不和它共住一分一秒。比如来了一个世间的敌人,我们马上就要把他推出去;或者是你来了我就走,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而寂天菩萨说,不要担心,他的时间不会太长,最多不过百年就会远离你。与外在的敌人相比,烦恼在我们相续中住留的时间其实非常长,而且非常可怕。它无始无终地存在,而且时时刻刻、心心念念一直跟着你。

  因此,我们不应再关注外在的敌人,而应向内关注时时刻刻、长久以来逼迫我们的烦恼。

  (对比说明烦恼的可怕,之三:对比随顺之后果。)

  【若我顺侍敌,敌或利乐我,若随诸烦恼,徒遭伤害苦。】

  颂词略释:如果我柔顺地侍奉世间的敌人,那他们或许有可能饶益我,令我安乐;可如果我随顺烦恼,只会遭受更多的伤害痛苦。

  以下分两部分解释:(一)随顺他敌可得利乐;(二)随顺烦恼只会受损。

  (一)随顺他敌可得利乐。对应颂词“若我顺侍敌,敌或利乐我”

  世间的敌人有哪些?从小的方面来说,比如:天天和你做长期斗争的家人,只要你性格稍微调柔一下,买点东西哄一哄,最起码他心情愉悦了,还是有可能对你好的;看你不顺眼的上司,只要你有一天工作顺了他的心、合了他的意,他也有可能会利益你。从广的方面来看,比如家族双方、国家之间打得不可开交时,采取一些手段也会和解,就像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和亲”政策,只要双方和了亲,就成了亲家、友邦,什么利益都好说,关系会变得非常融洽;或者采用纳供、贸易利益的方式,关系也会变得很好。

  你可能会说:这是有思维的人,顺着他当然会利乐我。但即使是旁生,如果你善加对待,它也会对你很好。比如非常凶猛的老虎、狮子、毒蛇等动物,如果你从小跟它生活在一起,对它很好,那毒蛇也不会咬你,狮子也不会伤害你。现在有许多这样的报道,有些人因为充满了对动物的关爱或懂得狮语,与狮子一起生存得非常愉快。总之,即使是对本性凶猛的动物,只要施以善意,它们也会有相应的回馈。

  (二)随顺烦恼只会受损。对应颂词“若随诸烦恼,徒遭伤害苦”

  随顺敌人会有两种可能,至少是五五开吧——要么他永远都伤害我们,要么和我们结成好朋友。可是烦恼呢?颂词中说是“徒遭伤害苦”,说白了:烦恼就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不论对它再怎么好,哪怕千顺万顺,它也永远不会利益我们,而只会损恼我们。众所周知,唐朝的杨贵妃非常喜欢吃荔枝,世传有“红尘一骑妃子笑”诗句,为了满足她想要吃荔枝的贪心,皇帝想办法不远千里送来新鲜荔枝,可以想象,在那个年代会有多少人为此受苦,又有多少匹马被累死。杨贵妃满足了自己的贪欲,如果只满足了一次,贪烦恼可能未必会对她好;可就算是满足了十次、百次,烦恼也不会对她好。杨贵妃因为皇帝的宠爱,一直满足着自己的贪心,减损着自己的福报,引起了朝臣的不满和嫉妒,最终早早的命丧黄泉。——这就是杨贵妃随顺烦恼的“好处”:徒遭伤害、命归黄泉。哪怕我们百般满足它、付出一切代价,最后只会令烦恼越来越增胜,越来越损恼我们,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大乘庄严经论》云:“烦恼坏自坏他坏净戒。”烦恼有三种坏,我们以后可以把烦恼取名为“三坏”。下面简单介绍。

  第一,坏自己。只要烦恼在我们相续中存在,就会让我们饱受各种逼恼,牵引我们去造业,由此感受轮回的痛苦。也就是说,烦恼不断地增长我们的痛苦和恶业,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利益。

  第二,坏他人。指我们会依靠自相续的烦恼去损害他人。举例而言,如果我们的脾气不太好,相续中的嗔心比较重,那跟我们在一起工作和生活的亲友可能会因此长期被骂,长期感到被压迫。这就是损恼他人、让他人心里不悦意的作用。

  你可能会说“我脾气还不错,只是贪执家人”,其实,这种执着就像铁链紧紧束缚住了家人,有时我们会因为太贪爱他们或帮他们而造下很多恶业,比如我们爱孩子,为了给孩子庆祝生日而大开杀戒,杀害了很多众生,不仅伤害了其他众生,也损害了孩子的福报,使他无形中和很多众生结下了恶缘。

  第三,坏净戒。烦恼会危害我们相续中清净的戒体,甚至会令我们破戒。我们举佛陀制酒戒的缘起为例来看看烦恼的危害:佛陀时期,有一位修行人叫娑伽陀,他有很高的修证功德,可以降伏恶龙。有一天,他应供时喝醉了酒,在回去的路上摊倒在地,呕吐物引来很多鸟雀,威仪全无。一个平时能降伏恶龙的人,酒醉后摊在地上连一只鸟都赶不走,佛陀以此因缘讲解了饮酒的过患,并制定了酒戒。这个公案说明:如果没有断除烦恼,就会做出不当的行为,破坏我们守持的清净戒律和相续中的功德。所以,烦恼在我们相续中只会坏自、坏他、坏净戒。再怎么随顺它,都不会有满足它的一天,它永远不会说:“你随顺了我这么长时间,我好感恩你,我要报答你。”想要它来报答我们的确是痴心妄想,它只能给我们带来痛苦,而不会有任何安乐。

  通过对比可知,即使是令我们恨得咬牙切齿的世间怨敌,只要好心对他,恶劣的关系也会有转变的一天;可我们生生世世都随顺的烦恼,再怎么对它好,永远都只会害自、害他、坏净戒。此时寂天菩萨给我们总结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去对治内心中的烦恼,而要一直向外观察,去降伏外在的种种伤害和违缘呢?这是不应该的。

  颂词总结:上面的四段颂词,是通过烦恼与外部怨敌三个方面的对比来说明烦恼的过患。

  第一个方面,从力量上对比来说明烦恼的过患。纵然把高达百米的天人或所有的非天加在一起,也不能把我们抛入地狱;可是强大的烦恼敌却会刹那间把我们投入地狱当中。这是从力量方面来看,无形无色、无手无足的烦恼却有那么大的力量,所以我们应该谨慎。

  第二个方面,从时间上对比说明烦恼的过患。世间一般的怨敌,最长不过维持数百年。但是相续中的烦恼敌,它无始以来一直与我们同在。从时间的角度来看,烦恼远比世间的敌人可怕得多。

  第三个方面,从随顺也无法改变它的角度来说明烦恼的过患。烦恼真的是我们生生世世最大的怨敌,养不熟的白眼狼。一般的怨敌,我们对他好,他还有可能会利益我们。而烦恼天天跟我们在一起,不管我们对它怎么好,它都不会改变。

  从这三个方面对比后得到的结论就是:该舍弃烦恼了!不该再对它那么好,应该下定决心对它说:“我们从此后再也不在一起了!”

  (本课第三部分:认清敌人,决心灭除烦恼敌)

  【无始相续敌,孽祸唯一因,若久住我心,生死怎无惧?生死牢狱卒,地狱刽子手,若皆住我心,安乐何能有?】

  颂词略释:像这样无始劫以来存在于我们相续中的敌人,增长祸患唯一的因缘——烦恼,如果它还一直住在我们的心里,我们怎能在生死中快乐无惧呢?它就像是关押我们于生死牢狱的狱卒和地狱中行刑的刽子手,有它住在心里,我们又怎么可能有安乐的那一天呢?

  我们分为四个方面来观察以上颂词:(一)烦恼是敌人;(二)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一“不能出生死”;(三)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二“无有自由”;(四)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三“无有安乐”。

  (一)烦恼是敌人。对应颂词“无始相续敌,孽祸唯一因”

  先要认清敌人,才能把它灭除。我们都说“要爱护自己,要对自己好”,其实对自己好就要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在此处,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利益,唯一会带来损恼、加害和痛苦的,就是敌人。如颂词所说,这个“敌人”就是我们相续中的无始以来的烦恼,因为它是我们在感受轮回过患的唯一因,所以我们要把这个烦恼敌消灭掉!我们来观察一下,为什么说烦恼是“唯一因”。其实轮回就是由烦恼产生业,由业导致投生于六道的一个循环链。而这里烦恼是主因,我们在生死轮回中是先有贪嗔痴等烦恼,才会缘于烦恼而造杀、盗、淫、妄、酒等各种各样的恶业。如果没有烦恼,当然就不会去造业了。进一步就“由业复受生”,因为造下各种各样的业,才会投生于轮回中的善趣或恶趣。“轮回”是由烦恼造业、由业受生、受生之后又生烦恼造业,之后又受生的循环链,其最根本的因是烦恼,即颂词中所说的“孳祸唯一因”,所有痛苦都是由它而来的,它就是我们唯一的敌人。

  或许有人会问:前面说到由业受生,各种痛苦是由恶业所导致的,为什么此处又说“烦恼是孳祸唯一因”,而不说“烦恼和业力是唯一因”呢?难道业力就不起什么作用了吗?难道我们前后所说的相违吗?

  通过观察知道,感受痛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个是烦恼,第二个就是业。这二者当中烦恼起最重要的作用,所以把烦恼称为“唯一因”。以比喻来说明:如果让我们感受痛苦的根本因是业的话,业就像种子;如果只有种子,没有土壤、水和阳光,种子是不会开花结果的;烦恼就如同水,有滋润种子的作用,只有二者相结合,才能产生痛苦。假设单有种子没有水,就没有办法发出痛苦的苗芽。通过这个比喻,我们会生起一个结论:烦恼是生死的主因,有烦恼在心,我们无法做到生死无惧。烦恼就是导致我们生死轮回最主要的因缘,有烦恼我们才会造业,业果又是由烦恼滋润而成熟,令我们感受痛苦。

  再者,有烦恼才会造业,没有烦恼则没有业存在。如果已经断除了烦恼,就算相续中还存有一些业习,也绝对不会再感受轮回之苦。就像阿罗汉,他只断除了烦恼障,还有所知障未断,但因为没有烦恼,就不再流转于生死轮回中感受痛苦了。所以,我们感受生死轮回痛苦的主要因缘是烦恼,颂词中讲到“唯一因”,是在强调烦恼的重要性。

  我们知道了真正的敌人是烦恼,就会下定决心断除它,可有的时候明明知道不该生烦恼,却控制不住自己,没办法对治烦恼。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寂天菩萨说:观察烦恼的过失。我们可以先停一下,看着这个烦恼,再思惟它的过失。比如我现在很想骂人,要是以前,肯定就脱口而出了;现在我可以先观察自己:我要骂人了,我生起嗔恨心了,再想想嗔恨心有什么过失。当思惟了嗔心之过失后,我们会发现自己的气也就一点一点地消了。

  (二)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一“不能出生死”。对应颂词:“若久住我心,生死怎无惧?”

  如果烦恼长久地住在我们心里,我们将于轮回中一直感受许许多多的痛苦,充满畏惧。如前面所说,有烦恼就会造业,烦恼又滋润着业果的成熟,让我们不断地感受轮回之苦。还是以嗔心为例,如果它一直住在我们心里,我们就会依此而造恶业,比如会破口大骂、摔东西、杀生、恶口、两舌……太多太多了。所以,当我们想发火、想骂人的时候,就先停一秒,告诫自己:我再不断除它,它就让我在生死轮回中感受恐惧!

  (三)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二“无有自由”。对应颂词“生死牢狱卒,地狱刽子手”

  把烦恼比喻成狱卒和刽子手,我们分别从烦恼本身和烦恼所产生的果两个方面来看。

  1.以烦恼本身说明烦恼是“狱卒”与“刽子手”。

  (1)狱卒,是监狱里看管犯人的差役,他唯一的职能就是看住犯人,犯人也因此而感受牢狱之苦;我们来观察一下烦恼在生死轮回中是怎么看着我们,并时不时地让我们感受剧烈的痛苦的。

  例如:我们好不容易想要出离轮回,想要解脱,烦恼一看你想出离就开始着急了,并开始采取行动。比如你在家修行得好好的,突然有人“砰砰”地敲门:“赶紧出来!”你会想:“我念经呢,是谁这样打扰我?!”马上生起了一念嗔心,这就是烦恼来打扰你啦!好不容易想要出离轮回时,烦恼会说:“那怎么能行,我的责任就是让你在生死轮回的牢狱中稳稳地待着!”所以派嗔恨心出来抓住我们。又比如我们最近的修行状态好不容易调整好了,对闻思修非常有意乐,可是有一天,莫名其妙地在网上看到一个电影广告,鬼使神差地点进去看了这部电影,相续中马上生起了各种各样的分别念。因为看电影导致心神散乱,使这段时间的修行状态不复存在、一败涂地,又得重新再来一次。这个烦恼就是贪心,看我们修行状态好就出来抓紧我们。有人说,我没有那么明显的贪心和嗔心,我工作很忙,哪有这种闲心呢?我们继续来观察,当我们好不容易生起了“学习很重要”的一点点定解,为了学习尽量把时间安排好了,可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一个能带来很多财富的工作!我们一想:“哇!做完这个工作,估计将来吃穿不愁了。”由金钱的引诱,马上觉得听课不那么重要了,还是先工作吧,这又是被烦恼打断了修行。有时,烦恼好像隐没了,我们还挺开心的,可是别忘了它是狱卒啊!它的职能就是让我们在轮回中无法逃走!当我们想要出离轮回的时候,它就看紧我们,不让我们出去,这就是“生死牢狱卒”

  (2)刽子手,是处决犯人使其丧命的职业,我们看看烦恼是怎么让我们在轮回当中丧命的。

  我们可以看到,在生活中因为嗔心、贪心而丧命的人数不胜数。从心的角度看,我们常说“心碎了一地”这句玩笑话,其实心灵真的是会受伤的。而为什么我们的心受伤之后过了很久都无法治愈,甚至过了几十年都还碰不得。这还是因为烦恼,是烦恼让我们的身和心的无数次地受创;更主要的是牵引我们造了无数投生地狱等恶趣之业,让我们无数次地丧命与轮回。

  上面从烦恼本身的角度,以“狱卒”和“刽子手”作比喻来说明烦恼使我们束缚于生死牢狱中,牵引我们造业,斩断我们的法身慧命,令我们没法获得解脱。

  2.以烦恼之果说明烦恼是狱卒与刽子手。

  由于烦恼,我们不断造业,相续中的恶业越来越多,就像背的包袱越来越沉,令我们的脚步越来越缓慢,自由越来越少,不断堕入旁生、饿鬼、地狱中。在地狱中蒙受极大的痛苦,有无数狱卒充当刽子手让我们丧命。从烦恼牵引我们堕入地狱的结果来看,它就是狱卒和刽子手。按照《阿毗达磨俱舍论》的观点,地狱有着明确的处所,位于地底下一个固定的位置。但根据大乘经论的观点,地狱没有明确的处所,当我们生起强烈烦恼,业报成熟的当下就有可能处于地狱。这个烦恼不就是如狱卒和刽子手一般在束缚、摧毁着我们的相续吗?上师曾在《生命这出戏》中说:“我们的身体不仅因为细菌、病毒才生病和加速朽坏,更重要还有不健康的精神状态。悲伤、愤怒、忧虑在破坏内心安宁的同时也伤及内脏经脉,血肉之躯哪里经得起这样频繁的损伤?”不仅外在的因缘使我们的身体衰老,内在的烦恼更令我们这个血肉之躯饱受摧残。

  我们经常说要心疼自己,所以当我们要生起嗔恨心的时候,给自己五秒钟,想一想此处所说的地狱和刽子手,告诉自己“我又生烦恼了,烦恼狱卒又出来抓我,不让我出离轮回了”,从而减少烦恼的损害。

  (四)不断除烦恼的过失之三“无有安乐”。对应颂词:“若皆住我心,安乐何能有?”

  如果烦恼住在我心里,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安乐呢?永远都不会得到!因为烦恼本身就是逼恼的状态,轮回中看似有安乐,其实我们只是把苦误当成了安乐。比如我们周末不用工作,去看个电影或在家睡个觉,可能会感到非常安乐。但看电影是不是由贪心逼恼、牵引着我们随着电影情节去哭、去笑、去散乱放逸?看完电影也许还有更可怕的连带效应,比如电影里播放了杀生的情节,我们有可能会被诱导而去杀生或随喜杀生。看上去是我们自由地选择了看电影,其实我们没有自由可言,是被烦恼牵引着。轮回中永远都是这样,我们被烦恼不断不断地牵引,根本没有所谓的“自由”可言;倘若没有自由,又从哪来的安乐?所以我们只是被烦恼驾驭的仆从而已。

  总之,我们在轮回中所感受的各种痛苦、不自由、被束缚,其根本因就是烦恼,了知了烦恼的过患之后,我们要下定决心,从现在起就断除它。

  科判总结(壬一、说烦恼之过患):

  首先,我们认识到了烦恼其实没有什么能力。它的体相其实就是我们心相续不寂静的状态。我们在了知其体相后可知,虽然它们无手无足,却从无始劫以来一直奴役着我们,现在,我们要翻身做主人,真实降伏它。

  第二,要呵责这种不应理的状态。什么不应理的状态呢?就是对该修安忍的对境不安忍,而对于百害无一利的烦恼,我们却时时刻刻安忍着。对待这种状态,我们应该用呵责的方式警醒自己断除之。

  第三,通过对比的方式说明烦恼的可怕。首先用天人及非天合在一起作为敌人的力量与烦恼现前的力量来对比,得出烦恼更加厉害,可把我们带往地狱。之后从时间的角度,世间敌恼乱我们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100年,但倘若我们不勤修正法,烦恼将无始无终地跟着我们;从随顺后果的角度来对比,随顺世间敌还有可能得到利乐,而不论我们怎么随顺烦恼,它都只会伤害我们,不会带来任何安乐。

  最后,我们要认清烦恼就是我们唯一的敌人,它只能让我们在轮回中感受痛苦,就像时时刻刻抓住我们的魔爪,让我们永远不得安乐。

  既然烦恼有如此多的过患,难道我们相续中还不应该生起强烈的对治烦恼、断除烦恼的心吗?真的要下定决心断除它了!可我们要知道,暂时压伏烦恼距从根本上拔除烦恼还有很大距离,因而过程中要耐下心来,慢慢地撕破这个纸老虎的面具。怎么撕破呢?就是缘正法,不断地去观修。

  【实修小贴士】

  本课的实修小贴士就是每天观察自己的心处于什么状态、处于什么烦恼之中。当自己生起烦恼时,我们要静静地看着它,不再随它的牵引去造身语的业。

  比如我们生气了,此时就看着这个“气”,看它还能发生什么作用;如是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烦恼很狡猾,我们会为自己辩解:“作为修行人,我是不该生气,可他真的太过分了,我要是不说他两句呀,自己都颠倒是非黑白了,再说,我说他是为他好啊。”——烦恼真的是很狡猾,它会借用我们学习的佛法来包装我们的思想,再用来劝自己。此时,我们就要好好地想一想了:其实无论是以什么理由,归根结底自己还是生了气;之后把前面学习的过患一个个列出来,对治当下的烦恼;最后,观察这个烦恼是否还能起作用。

  这其实就是我们试着去对治烦恼,并且要逐渐将这种力量扩展开来,从对治一个小时的烦恼开始,到对治一天,甚至几天的烦恼。如此由点到面,最终让我们的相续逐渐远离烦恼。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内容。我们用《普贤行愿品》来印持善根作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从力量、时间等角度对比说明烦恼的力量比外在的违缘更加可怕。

  2.请观察您是如何顺从烦恼的,并想想顺从之后有何利弊?

  3.您现在畏惧生死轮回吗?为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