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三十七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第四品——不放逸品。

  上课之前,我们首先要把心安静下来,调整自己的心态。在念诵课前仪轨的过程中,有些道友可能已经安静下来,并作意发起了菩提心;还有一些道友可能因为工作繁忙等原因刚刚上线,那就要尽力这样作意:“我们今天在这里听课,利用一个多小时闻思修佛法,不仅是为了自己出离轮回、获得解脱,更重要的是依靠我们闻思修的功德以及日后弘法利生的行为,令一切众生都出离轮回、获得解脱。”我们每次上课前,都要如是调整自己的发心。调整好发心后,我们进入今天的学习。

  第四品的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思惟自己所守持的学处而谨慎、不放逸(辛一、思所持学处而谨慎)。

  第二部分,思惟暇满人身难得而谨慎、不放逸(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具体通过三个方面来引导:第一(壬一、思暇满难得而谨慎),因为暇满难得,所以得到之后应该珍惜、不放逸;第二(壬二、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一旦放逸了、没有珍惜现在的人身,就有可能堕入恶趣,再难出离,因此不放逸;第三(壬三、说得暇满时应修善法而谨慎),得到暇满时,应该修习善法而使人身具有意义,如是而谨慎、不放逸。(今天主要学习前两个方面,下堂课将学习第三个方面。)

  第三部分,思惟摧伏烦恼而谨慎、不放逸(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

  根据科判,今天的主要内容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思惟暇满难得而谨慎、不放逸;第二,思惟恶趣痛苦、一旦堕入将难以脱离而谨慎。

  “思暇满难得而谨慎”部分包括四个颂词,我们一起念诵:

凭吾此行素,复难得人身,若不得人身,徒恶乏善行。
如具行善缘,而我未为善,恶趣众苦愚,彼时复何为?
既未行诸善,复集众恶业,纵历一亿劫,不闻善趣名。
是故世尊说,人身极难得,如海中盲龟,颈入轭木孔。

  “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包括两个颂词:

刹那造重罪,历劫住无间,何况无始罪,积重失善趣。
然仅受彼报,苦犹不得脱,因受恶报时,复生余多罪。

  戊一、谨慎取舍不放逸品[分二:己一、品名(不放逸等);己二、正论。]

  己二、正论(分二:庚一、略说;庚二、广说。)

  庚二、广说(分三:辛一、思所持学处而谨慎;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辛三、思所舍离烦恼而谨慎。)

  辛二、思暇满人身而谨慎(分三:壬一、思暇满难得而谨慎;壬二、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壬三、说得暇满时应修善法而谨慎。)

  (本课第一部分:思暇满难得而谨慎。分为三个方面:首先,观察自身现状而思惟;其次,根据颂词意义反省自身;最后,结合比喻说明暇满难得而进一步深入思惟。)

  壬一、思暇满难得而谨慎

  (观察自身现状)

  【凭吾此行素,复难得人身,若不得人身,徒恶乏善行。】

  颂词略释:凭我现在这样放逸的行为,后世将很难再得到如此暇满难得的人身;如果得不到人身,生于恶趣,那只会造作很多恶业并缺乏行持善法的机会,以此也就再难生于善趣了。

  我们分三方面分析本颂:(一)观察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二)思惟以此现状能否再得人身;(三)不得人身之过患。

  (一)观察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对应颂词“凭吾此行素”

  “行素”,指我们平素一直以来的行为。从今生来看,就是我们这辈子几十年以来的所作所为;如果把时间拉长一点,就是无始劫以来的所作所为。我们可能想不起久远以前的事了,对五年、十年前的回忆可能也只有一些片段,那就以最近平常的一天为例,观察一下我们的行为。

  假设早上6点起床(不包括早上5点起来参加共修的师兄,他们非常精进,值得随喜,因而不在此处观察的范围中),如果是用手机闹铃叫早,在你关闭闹铃时也许会顺手打开朋友圈,看看新闻、刷刷微博——总之是先赖在床上玩一会儿手机;如果是用闹钟叫早或自然醒,那醒来的第一念,是否能马上观想上师摇着铃杵叫醒自己,不断祈祷上师,修上师瑜伽呢?虽然我们有时能做到,但有时就是处在放逸、无记之中。如果睡得不好,可能有一堆起床气;如果睡得好,就觉得还是睡觉舒服,然后再躺一会儿;要么就开始思虑、谋划:今天要做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能每个人起床的情况都不同,但这些至少都曾是我们的放逸行为。

  观察自己一年365天起床的情况,数一数有多少天醒来的第一念是缘于正法、祈祷上师、念及众生的,有多少是处在无记、贪嗔痴中的。在准备今天课程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自己:绝大多数情况下,起床时都是处于无记和散乱中,真正祈祷上师和念及众生的情况非常非常少;哪怕把叫早的铃声调成上师念诵的经咒或佛菩萨的祈祷文,开始一两天听到的时候会特别警醒,可是十天以后就麻木了,顺手关掉继续睡。以早上起床这件小事为例就知道,其实我们行持善法的力量非常微薄。

  再说吃早饭时,边吃饭边刷朋友圈、刷微博、聊天都已经是常事了;老一辈的人可能读读早报,看看电视上的早间新闻。——这就是我们的早饭时间。早饭后一直到中午12点,我们要么忙于工作,要么忙于家务,散乱、绮语不可计数,甚至连续几个小时都没有一念缘于正法。好不容易到了午间休息时间。要吃午饭时,有正知正念就供养三宝,没有正知正念时连三宝也忘了;吃饭时,耳朵不闲着,一边吃饭一边听着音乐;嘴巴也不闲着,跟人聊天;饭后喝茶、逛街、刷微博、玩微信……总之,各种各样的散乱充斥着午间休息时间;快到下午上班时间了还不罢休,要跟别人约好晚上下班之后干什么。下午上班时仍然重复着上午的工作,还盼着下班后淘宝、逛街。躺下睡觉的时候,我们之前说过一个实修窍诀:观想这张床是上师三宝、诸佛菩萨化现给我休息的,是上师三宝加持而来的。我们会有多少次缘于这种善法去忆念、生起感恩心呢?一天、两天还能忆念,可是到了第三天躺在床上的时候,可能就想不起来上师三宝了,床就是床,跟上师三宝一点关系都没了。

  我们的一天,就这样被散乱充斥着,直至晚上睡觉。这只是以一个普通人的一天为例,还没有包括可能因为工作而生起的嗔恨心,因为家庭而造的恶业,在各种各样的应酬中难免的妄言、绮语、两舌、恶口……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真实来观察,其实我们一年365天大多处于烦恼的恶业中,没有时间缘于正法,这就是我们素来的行为。

  如果一个人能活70岁,算一算,他这辈子如此重复2万多次后就命终了。我们来反省一下:我们2万多天重复这样的行为,可能获得解脱吗?

  (二)思惟以此现状能否再得人身。对应颂词“复难得人身”

  如是观察,自己这2万多次重复放逸的结果很可能是堕入恶趣而再难得到人身。这并不是寂天菩萨在吓唬我们,而是真实的。为什么呢?我们可以观察得到人身的因。萨迦三祖称幢说:“得暇满人身,非由力强得,乃是积福果。”堪布阿琼仁波切也在《前行备忘录》中明确讲到获得暇满人身的因:“要得到闲暇,需要守护清净戒律,要得到圆满,必须大量累积布施等福善。为了获得暇满人身,还要以清净的发愿来衔接。”想要得到闲暇、远离八种无暇,就必须守持清净的戒律(我们反观自己守持的别解脱戒,能不能稳操胜券?);要得到圆满,还必须积累广大资粮;并以不断地以发清净愿来摄持。具足这三种因才能得到暇满人身。

  如果我们现在一天24小时的行为就像前面所说的那样,一辈子重复2万多次,这与得人身之因有一点点的关系吗?或许有一点,但确实不多。想想看,强大的恶业力拽着你下堕恶趣,只有一根如蚕丝般细弱的善业力在吊着,你觉得是生善趣的可能性大,还是堕入恶趣的可能性大?

  (三)不得人身的过患。对应颂词“若不得人身,徒恶乏善行”

  或许有人想:“做人也不好,有各种各样的压力和烦恼;不做人也不错,尤其是现在有些宠物过着比人还舒服的日子。”(前两天听说一只狗竟然要上学,我觉得特别奇怪:为什么狗还要上学呢?原来是主人对它很执着,把它当作孩子,所以到了年龄就要像小孩一样上学,还要给它穿衣服,照顾它的饮食起居。)失去人身真的如你想的那么好吗?会有什么过患呢?

  1.缺乏行善的能力及机会。

  我们经过思惟就知道:若不得人身,则大部分都是造恶业,缺乏行善的能力及机会,如颂词所说“乏善行”。下面观察三恶趣的众生。

  旁生,首先观察三恶趣中最好的旁生。这段时间电视上经常报道,深海中的一些鲨鱼、鲸鱼等大型动物在岸边搁浅。每当此时,我们是否想过,这些旁生从出生直至死亡都没有接触过佛法,也没听过心咒,更没机会像我们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能学习《入菩萨行论》。它们所做的就是跟着妈妈学捕食,以海中的生物填饱肚子;大部分时间都在深海中,除了吃就是睡,偶尔浮上海面又很快沉下去;直到搁浅而死,才来到沙滩上,可能死后的中阴身看到了海岸上的世界,也可能从未看到。如果我们不小心堕入它们的行列,那还有行善的机会吗?根本就没有。更可怕的是,如果你投生为人们喜欢捕食的海中旁生,被捕鱼的人不停地追杀,血被抛洒在海里,乃至染红了海面,到那时你该怎么办?就算想解脱,却一点机会都没有,甚至连一句佛号都听不到。这是多么可怕的事!

  饿鬼。它们一生都处于饥渴的状态,脖子像针那么细,肚子却像盆那么大;为了吃东西而四处奔波,好不容易看到某个地方有食物了,奔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即使有食物,拿到手上也变成了火焰——他们根本没办法吃任何东西。试想,在你特别饥渴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喝下一杯水,却发现那是滚烫的开水,这是多么痛苦!而饿鬼喝的可不是滚烫的开水那么简单,而是真正的猛火、铁水!它们是多么可怜!最后瘦得皮包骨头,什么都没剩下,还在不停地寻找饮食。在这样的状态下,哪有机会去行持一丝一毫善法?

  试想你非常担心某件事,那心里就会一直吊着,始终坐立难安,手机一响马上就会拿起来,丝毫无法放松,此时有人跟你说“放松一下,念几句观音心咒”,你也完全不能定下心来去念。而饿鬼心中的不安定比这还要严重,因此它们完全没办法行持善法。

  地狱众生。它们更是苦不堪言,不停地感受着寒热之苦,不停地被杀害。如同果报最轻的“复活地狱”之众生,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被业力逼迫,唯一的目的就是与同类相互砍杀,被砍死之后又瞬间复活,如是不断反复。它们更加难以行持善法。

  2.完全处在造恶的状态。对应颂词“徒恶”

  如果我们堕入三恶趣,那就只有造作恶业,而没有丝毫行善的机会了。就像堪布根霍仁波切所说:恶趣众生不依靠杀生等恶业就无法生存。换句话说,在他们的世界里无法行善。可谁不想好呢?只是他们因业力所感得的环境和果报就是如此,没有机会行善,唯有造恶。上师仁波切(希阿荣博堪布)在《前行笔记》中写道:“我必定无数次投生在复活地狱中,脾气坏极了,跟谁都不共戴天,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同类厮杀直到同归于尽,随即死而复生又一如既往地争斗不休,如此辗转生死,痛苦不堪。待人间沧海桑田一万六千多亿年过后,才得以从此复活地狱出来。由于业力所感,在这万亿年当中我想的全都是如何找人拼命,心里只有嗔恨,感受的只有痛苦,从不知痛苦有其原因,痛苦可以止息,活着不只是拼命,安乐可以实现。”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不得人身也没什么”,可认真思惟就能知道,不得人身是多么可怕!

  总结:通过学习这个颂词,真实观察即可了知,如果继续像以往一样任性妄为,身语意不做任何调整,或者经常重复原来的行为,那么我们将不再具有得人身之因,而且失去人身之后将再无行善的可能,只能不断地造作恶业,由黑暗沉沦到更黑暗的境地,长劫无法出离。所以寂天菩萨强调:人身这么宝贵,不能再放逸,否则后果将会非常非常严重。通过如是思惟,可以使我们生起紧迫感,从而断除放逸的想法;当我们想要放逸时,也可以通过思惟逐渐减弱并断绝这种心念。

  (根据颂词反省自身,将思惟深入心中,改变我们随便放逸的想法。)

  【如具行善缘,而我未为善,恶趣众苦愚,彼时复何为?既未行诸善,复集众恶业,纵历一亿劫,不闻善趣名。】

  颂词略释:如果在今生具足行善因缘、条件、机会时,我没有利用这些机会精勤地行持善法,那么一旦堕落恶趣,将被众多的苦恼逼迫着,而且自心一直被愚痴所束缚,到那时除了受苦我还能怎么办呢?堕入恶趣之后,不但没有机会修习善法,还会在感受痛苦的同时集聚众多的恶业,如此纵然经历一亿劫,也可能听不到善趣的名称。(更何况是生于善趣呢?)

  我们从四个方面观察本颂词:(一)错失行善时机;(二)错失行善时机后果之一——终将堕入恶趣;(三)后果之二——不积善业,仅积恶业;(四)后果之三。

  (一)错失行善时机。对应颂词“如具行善缘,而我未为善”

  首先反省自己是不是错失了行善的机会。如颂词所说“如具行善缘”,现在我们具有行持善法的机会与缘分。何为“行善缘”?之前说过,如果远离了八种无暇、具足了十种圆满,那么这个人就暂时具足了行善的缘分。在着重思惟“难得”时讲到,在他缘方面,佛已出世、佛已讲法、佛法住世——我们恰恰没有错过这个时机,生而为人,值遇显密佛法,并且有幸遇被上师摄受,对佛法生起了信心。——这就是行善的缘分。可是反观自己,却没有行善,如颂词云“而我未为善”。 任何人做事都不会没有理由,那就要问问自己:我为什么不行善?

  我们可能会有各种理由:工作忙、照顾家人、没有心力、缺乏意乐、太累、身体不好……确实,这些理由都值得理解。工作忙,没时间学佛——值得理解;要上有老下有小,忙于照顾家人,没办法学佛——也值得理解,这些理由跟谁说谁都会理解。可在因果规律面前,阎罗王会不会理解我们呢?上述这些理由都不可能减轻我们的罪业之因,因为尽管你做的一切都值得理解和同情,但因果从不会空耗。所以,我们应该加紧改变自认为应该被理解的想法,巩固因果不虚的正见。

  无始以来,我们都惯着自己,容易宽容自己。我们常说不能溺爱小孩,要对他严加管教,否则他长大了可能会变成不太好的人。可我们却总是惯着自己,因为总觉得自己有苦衷,有无数值得被理解的理由。那么,依靠这些理由宽容自己、惯着自己的后果是什么呢?就是后面颂词所说,难以逃脱恶趣的种种痛苦,因为业果规律从来不会宽容谁。

  可能很多师兄都会有这样的疑问:这样修习佛法太刻薄了,把自己逼得太紧,太痛苦了;修习佛法原本就是因为感到很多世间的痛苦,所以想让心灵放松,寻得安慰,可学习《入菩萨行论》之后,非但没得放松和自在,反而还不能惯着自己,要严格地要求自己,甚至不能要求别人的理解。如此刻薄地对待自己是何苦呢?修行不应该是放松、自在吗?对于这个疑问,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去思惟。

  第一,什么是真正的刻薄?我们之前认为:改变自己、精进修行、不惯着自己是刻薄。其实真正的刻薄却是:不断地放纵自我,让自心被烦恼、竞争、攀比驾驭,不断向外驰求,在世间争夺你高我低,甚至逼自己做不愿做的事。比如,看到别人穿了件漂亮衣服就心生攀比,也想买,也想穿;看到别人有个好东西就想拥有比他更好的……我们被攀比心绑架,把自己逼得苦不堪言。有时又被不知足绑架,本来衣食受用已很好了,什么都不缺,可总觉得“好像还少点什么,如果再努力一下可能会更加幸福美满……”如是被烦恼绑架后,不仅身心疲惫,更造作了很多恶业。这就是我们所谓的“轻松”,我们被这种错误观念害了无数世。

  第二,之前所认为的“修行就是对自己刻薄”到底对不对呢?我们从现在开始努力修行,远离烦恼,不再被其绑架,开始试着观察内心,找回内心的主动权,想修行就能修行,不想造恶业就能不造恶业,不想散乱就能不散乱……从此不再被烦恼驾驭,才是真正拥有自由。

  所以,修行看似是对自己刻薄,却是我们真实回归自由的必经之路。而我们长期将放逸、散乱、逃避痛苦、不愿改变、任性妄为当作自由,其实是把自己深深地害惨了。除此之外,如果不改变,后面所说的三种后果都将呈现在我们面前。

  (二)错失行善时机的后果之一:终将堕入恶趣。对应颂词:“恶趣众苦愚,彼时复何为?”

  如果我们还是不改变,仍不断地造作恶业,终会被自己的恶业拽进恶趣,感受各种痛苦的折磨,而且自心被烦恼、无明愚痴所蒙蔽,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以热地狱中的第二个——黑绳地狱举例。黑绳地狱众生的身体形如柴烬,受刑时会被带到炽热的铁地,摊直身体并用热铁线划四份、八份、十六份等,就像木工做活时用墨盒弹标记一样。然后他们的身体就按照标记,被烧红的铁锯一点点锯开,紧接着被锯开的部位又瞬间粘在一起,如此循环往复地感受痛苦。他们唯一的“安乐”就是痛晕过去,或死时无间的刹那——那时因为失去知觉而没有痛苦。黑绳地狱的众生将在无数劫中感受这种痛苦,直到恶业消尽后才能出离。

  如果当时他能生起哪怕一念代受他人痛苦的心,依靠菩提心的力量可能就会解脱了;如果能生起一念忏悔心或祈祷上师的心,可能也解脱了。但实际情况是“恶趣众苦愚”,被愚痴蒙蔽了相续,根本就想不起上师三宝并生起忏悔心和菩提心,相续中就像根本没有这些东西一样,除了苦就是愚痴。接着寂天菩萨反问道:“彼时复何为?”我们当下就可以老实问自己:如果感受那种痛苦该怎么办?还想放逸吗?还想要现在所谓的自由自在吗?我们不但不想要了,还会后悔为什么生前没有好好积累善业!所以面对不想修习善法的强大惰性,我们需要用呵责的方式让自己提起心力。可以试着思惟这些苦或者反问自己,由此我们的心念就能有所转变。

  (二)后果之二:不积善业,仅积恶业。对应颂词“既未行诸善,复集众恶业”

  堕入恶趣感受痛苦还不算完,因为受苦的当下不但不能累积善业,还会造下更多的恶业。下面从三方面讲解:

  1.心相续充满烦恼。感受痛苦时,心相续中除了贪、嗔、痴等迷乱烦恼,很难生起智慧和正知正念。就像前文所举的例子,于三恶道中不是被无明愚痴所缠缚,就是被饥饿所困恼,更有甚者在地狱中被强烈的嗔恨和痛苦所逼恼,哪里会有一丝生起善念的机会!打个比方:每个人都感受过病苦,当我们病得非常严重、全身痛得不行时,觉得每念一句观音心咒都要费尽所有的力量。甚至有时根本不想念,只想哼哼——因为这样不费劲,但是一提起正知正念就很痛苦。这足以说明:我们在感受痛苦时心力非常微弱,没有能力或足够的力量去忆念善法,更何况是三恶趣的众生?他们在感受痛苦时,心相续中真的很难生起善念,只能由贪嗔痴不断造作恶业。

  2.身语之行为不堪能。

  语言方面无法行持善法。以旁生为例,海里的众生一生都没机会念一句观音心咒;连人类最喜欢的猫、狗等宠物,除了极特殊的因缘外,哪怕教它一辈子也不可能念一句观音心咒。身体方面,旁生除了被主人牵着转绕佛塔之外,大多数旁生到死也没见过佛塔或佛像。除了和人类比较亲近的动物,其他旁生如沼泽的鳄鱼、山里的豺狼虎豹、海里的鱼虾,更是没机会眼见、耳闻与佛法相关的事物,那它们身语又如何造作善业呢?

  《入菩萨行论》中云:“福德引身适,智巧令心安。”有福德才能令身体舒适,有善巧智慧才能使自心趋向安乐。三恶趣的众生既没福德也没智慧,那么身心又如何安乐呢?只能造恶,而不断地感受痛苦的果报。

  3.因果方面:只有痛苦的黑业和无影响的无记业。

  心相续和行为上都在不断造作恶业或无记业,没有积累丝毫善业;那么遵循因果规律,最后只能感受痛苦,没有丝毫安乐的机会。

  以上就是第二个后果:堕入恶趣中,除感受痛苦外,只能造恶业,行善的机会极其微少。

  (三)后果之三:长时间不闻善趣名称。对应颂词“纵历一亿劫,不闻善趣名”

  由于积累了众多恶业,导致长时间连善趣的名称都听不到,更不可能转生善趣。试想:如果我们生长在非常封闭的地方,通讯非常不发达,就根本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世界,连别的国家的名字都没听过。同样地,如果堕入恶趣,就连善趣的名称都听不到,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有所谓的安乐,这特别可怕。下面细说“一亿劫”

  颂词中的“劫”是佛教的时间单位,此处指“大劫”。

  “大劫”由成、住、坏、空这4个“中劫”组成。4个中劫中,仅在“住劫”才有有情出现于世,才可能有佛出世,才谈得上所谓的闻思修正法,在其余的成劫、坏劫和空劫中没有这些情况。

  “中劫”均由20个“小劫”组成,即成、住、坏、空劫各有20个小劫。

  “小劫”的计算方法是从最初人寿84000岁开始,每100年减1岁,直至人寿10岁;接着又从人寿10岁开始,每100年增1岁,直至84000岁。其中:人寿从最初的84000岁减到10岁,是第1个小劫(这一小劫仅“减”,无增);最后的第20个小劫,是人寿从10岁增加到84000岁(这一小劫仅“增”,无减);中间的第2到第19小劫,是一增一减为1个小劫(从10岁增到84000岁,又从84000岁减到10岁,一个往返),总共18个小劫。前后两个小劫加上中间的18个小劫,总共20个小劫构成1个中劫,4个中劫就形成1个大劫。由此可知,1个大劫由80个小劫组成。

  颂词中“一亿劫”其实是指极长的时间。到底有多长大家可能没有概念,此处引用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中的计算方法(同《俱舍论》)加以说明:如果把劫折合成现今人的寿量,即以年为单位计算,果报最轻的复活地狱将是16,000亿年中感受苦报、不闻善趣之名;黑绳地狱将是129,600亿年不闻善趣的名号;八热地狱的第五层大号叫地狱的受报时间是66,355,200亿年,其间根本连善趣的名字都听不到。

  虽然有些大乘经典中讲到,地狱众生的寿量是不固定的,随业的轻重有所差别。有的众生业力重,则有可能超出此处的规律;有的众生业力相对较轻,感受果报的时间则相对较短。但是仅按常规情况来看,我们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众生在地狱中要感受那么长时间的痛苦,其间相续中不闻善趣名、无法造善业。如是恶性循环,导致长久在地狱中感受痛苦,因此《大般涅槃经遗教品》中云“一失人身,难可追复”,原因正是如此。

  试想,这些痛苦如果落在自己身上,我们有能力去承担吗?其实是没有的。因而要不断将法融进自相续中反问自己:真的愿意接受现在所谓“值得被理解、心疼自己”等任性妄为的理由吗?如果愿意,那么后果是必须要承担的。

  讲了这么多恶趣痛苦,师兄们会想:思惟这些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第一,我现在看不到;第二,对我来说也是以后的事,思惟它有什么好处?上师在《前行笔记》中曾这样开示:“大圆满外前行观修八无暇,观的是我无数的前生前世。……我们既然喜欢回忆过去,就多想想地狱众生的痛苦,那里有我们的过去。今生不好自为之,那里还有我们的将来。”所以思惟这些痛苦,不仅让我们知道地狱众生或自己看不到的未来有多苦,更要了知这些痛苦其实都是自己的前生前世、血泪历史!换句话说,上文中讲到的所有痛苦都是用自己的血泪、生命去经历的,如果现在不好自为之、加以改正,有可能仍是我们的将来。所以你思惟的不再是别人的苦,不再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恶趣之苦,而是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上师还讲道:“这就是我在过去世里从事的主要活动。说不尽的伤心,若不是佛陀指点,我恐怕又忘了。”的确如此,这些恶趣痛苦就是我们的过往,所以寂天菩萨说要去改变它。如果不改变,那恶趣就是我们的将来,好像我们真的有说不尽的伤心,不知为何会在轮回中感受这么多苦,很是心疼自己。可我们还有一个特别可怕的地方——好了伤疤忘了痛,投胎后把前世的苦全都忘得一干二净,然后再来一遍。庆幸的是,我们今天得到了上师三宝的指点,知道曾经受过些什么苦。一个人苦了一次,可能是因为他以前不明佛法;现在如果再不蒙佛指点有所改变,而仍旧忘得一干二净而继续受苦,实在是应该呵责!

  小结,我们把这段颂词总结一下。

  首先,前两句颂词讲到如果现在具有因缘却没有行善,这时该怎么办?我们要反省、反问自己,把认为值得同情、理解自己的理由都一一列出来,看看哪一条在阎罗王、因果铁律面前能讲得通,使罪业得以减轻。

  其次,如果我们不去行善将有三个后果,而且三者之间是层层递进的因果关系。一是堕入恶趣,蒙受各种痛苦和愚痴的逼恼;二是由于愚痴所逼,没办法行持善业,只能造恶业;三是由于造作了众多恶业,所以长时间中不闻善趣之名,唯有感受痛苦。可以看到,它既是循环的因果关系,前前为后后之因;而作为恶果来说,又是并列的。这就是轮回的可怕,总是在无尽的陷阱里循环——好像今天才减轻了这个业,结果刚迈出脚又踏入另一个陷阱;又像在沼泽里永远无法自拔——越挣扎陷得越深。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再挣扎,就像上师、寂天菩萨所言那样,放下所有恶业,不再任性妄为,努力精进行善,这样痛苦就不再是我们的未来。

  (结合比喻说明暇满难得而进一步深入思惟)

  【是故世尊说,人身极难得,如海中盲龟,颈入轭木孔。】

  颂词略释:关于暇满难得的道理,世尊曾在《杂阿含经》中讲到暇满人身极其难得,如同大海中的瞎眼乌龟,一百年才浮出水面一次,海上有一个漂浮不定的轭木,上面有一个孔,而一百年浮出一次的盲龟,恰恰就把头钻进了木轭孔中,得人身比这更困难。

  以下对此颂词分三方面讲解:(一)比喻的含义;(二)比喻对应意义;(三)深入思惟。

  (一)比喻的含义。对应颂词“如海中盲龟,颈入轭木孔”

  首先确定海的范围。如果是一个小盆儿,那概率就比较大了, 而比喻的前提是三千大千世界全都变成海洋。可能在我们现有的概念里,要理解三千大千世界有点困难。那不妨想一下马航飞机失事时,有多少人去打捞飞机的碎片。而在大海中搜寻碎片谈何容易,那么多国家用了那么多技术,却如海里捞针似的一筹莫展。现在试想把这个世界全都变成汪洋大海,这还只是比喻中的十亿分之一而已。在大海中有一块牛耕田时所用的木轭,上面有个空隙,在等同三千大千世界面积的汪洋大海中漂浮着。而海底有一只瞎眼乌龟,它每一百年才上升到海面去呼吸一次。此时,随风漂流的木轭刚好就被盲龟给撞上了,并钻进了木轭孔里,你说它的机会有多大?其实就算尽其寿命不断地上浮,都有可能钻不进去,更何况一百年才上来一次!这个比喻告诉我们:盲龟入轭孔的机率是微乎其微的,而佛陀却说,得暇满人身较此更难。

  (二)比喻对应的意义。对应颂词“是故世尊说,人身极难得”

  “三千大千世界的海洋”对应三界,即我们流转的轮回。“木轭孔”对应暇满难得的人身。“木轭不停地随风吹动”对应我们随着业风不停地漂泊——业风往恶趣吹,我们就堕恶趣;业风往上吹,我们就生善趣,总之随风漂泊就没有任何固定、自主性。“盲龟”对应我们这些没有智慧的众生,就像盲人一般;“沉入海底”对应众生堕入恶趣而感受痛苦;“一百年上升一次”是指得到人身的机会难得;“呼吸一下又下去”代表得人身后又会很快堕落恶趣。

  由此可见,一百年上升海面一次的机会本身就很少,更何况是又恰恰钻进了木轭孔中,那是多少万亿分之一的机率,何其渺茫!而沉下去的机率则远大于此。这个颂词其实告诉我们:堕恶趣的机率是很大的,而得善趣人身的概率则非常少。

  (三)深入思惟。

  通过思惟这个比喻,我们要得到一个结论:得人身太难了,从概率上来说几乎不可能。而我们现在得到了,真的就像买了个彩票,莫名其妙地中了几百亿一样。一般我们会觉得中彩票很难,可是得人身还要难上千万亿倍都不止!所以我们真的应该生起珍惜、高兴、欢喜之心。轮回中如此难得的机会,都被我们撞大运给撞上了,这真是无量劫以来自己行持了不知道多少善根福德因缘才得到的,所以才要珍惜。

  除此以外还要懂得感恩。我们在轮回中总是想:今天再努力一点,可能将来会得到更好的修行机会、人生和幸福,总之会有更好的一切。可是我们想一想,盲龟入木轭孔是不是它最好的机会?同样,我们得到了人身,就算有些痛苦也是最好的时候了,毕竟轮回中不可能有比得到暇满人身更美好的修行时刻了。所以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机会,我们应该感恩、知足。当我们知足之后,才会停止盲目追求一些世间八法,因为我们足够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而只有不再盲目追求时,我们才会停下来专注于修持佛法。所以思惟暇满难得时,我们一方面是要生起真实的稀有难得之心而珍惜它;另一方面也要感恩当下,知道自己已经是非常好的状态了,从而知足;不再妄想未来有更好的机会,而是专注于当下,珍惜这个机会而深入修行。

  就像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这辈子只能有一万块钱,就不会想两万、三万该怎么花,他会把这一万块钱好好安排。同样的,在轮回中最好的修行条件就是暇满难得的人身,它好不容易被我们得到了,就该用来专注地修行,正如上师在《前行笔记》中为我们讲道:“出离心的培养是从学习知足开始的。只有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感到满足,心存感激,我们才会停止盲目的追逐。”

  【“思暇满难得而谨慎”科判总结】

  这一科判到这里已经学习圆满了。这一部分我们主要从六个方面进行了思惟:

  1.直接从暇满难得的角度思惟。颂词列举了十圆满中的三种圆满:他圆满中的“佛陀出世”;自圆满中的“得人身”和“信佛法”。我们想一想,这些因缘条件都圆满的情况有多么难得!在拥有这样因缘的时候,我们应该珍惜而不放逸,精进地修行。

  2.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人身非常珍贵,但它却是无常的,甚至是从死主那里借来的。阎罗王哪天要收回它,我们也只能乖乖地交还给他。这样一个无常又不由自主的身体,在我们暂时拥有使用权的时候,就要珍惜它,不要浪费,依靠思惟无常对修行生起紧迫感。

  3.倘若还像现在这样不精进修行,就难再得到人身了。所以,要改变当下的行为,不能再任性妄为了。

  4.我们要反思:在有条件的时候如果不行善,结果就只会堕入恶趣中。

  5.如果堕入恶趣中,不仅无法行善,还会一直造严重的恶业,导致我们长劫中连善趣之名都难以听闻。

  6.用“盲龟入木轭”的比喻引导我们深入思惟。

  壬二、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

  今天所学习的第二部分内容是通过思惟一旦堕入恶趣中,将难以从痛苦中脱离出来,所以我们应谨慎取舍而不放逸。

  这一部分又分为两个方面:第一,恶业积重难返,即如果相续中积累了特别严重的罪业,将难以投生于善趣中;第二,受报时还会再造新业,这种反复流转于恶趣的死循环,让我们生起畏惧心,从而斩断这个生死轮回之链。

  (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之一:罪业积重难返)

  【刹那造重罪,历劫住无间,何况无始罪,积重失善趣。】

  颂词略释:仅仅是在刹那间造下重罪,都将在长劫中感受无间地狱的苦报;更何况无始劫以来,我们积累了众多恶业,它会使我们失去善趣之身,这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这个颂词,我们分两个方面来学习:(一)刹那造罪之果报;(二)无始以来罪之果报。通过对比的方式,让我们知道恶业的可怕,进而谨慎取舍,断恶行善。

  (一)刹那造罪之果报。对应颂词“刹那造重罪,历劫住无间”

  颂词从时间、行为、果报三个方面来讲解业果的严重性。

  时间:是“刹那”。刹那有两种——成事刹那和时际刹那。“成事刹那”是指成办一件事情从开始到结束所经历的时间。比如我们听一堂课,从七点半开始到九点半左右结束,这大约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称为一个成事刹那。成办一件事情的时间可以是两个小时、一天、五天、一年等,直到这件事情结束,便成为一个成事刹那。“时际刹那”是指成年男士一弹指间的六十分之一,是非常短暂的。

  行为:是“重罪”。按照一些讲义中所讲,这里的重罪一种是指五无间罪——杀父、杀母、杀阿罗汉、破和合僧和出佛身血,是非常严重的五种罪业。按照《阿毗达磨俱舍论》的观点,五无间罪是难以忏除的定业,必然会堕入地狱;第二种是指缘于殊胜的对境(佛菩萨、圣者阿罗汉、殊胜的善知识等)而造罪,比如生起恶分别心、诽谤,甚至是想要杀害的念头;第三个是舍法罪,认为此法该取、他法该舍,甚至诽谤,为人制造听法的障碍等,都是舍法罪。

  造五无间罪对应一个成事刹那。而缘于殊胜对境生起恶心,则可能只需一个时际刹那(非常短的时间,一念之间)就能完成。

  果报:是“无间(地狱),而且是历劫住于无间地狱。什么是无间地狱呢?《地藏菩萨本愿经》中从五个方面来说明何为无间:首先是趣果无间,从堕入到从中出离之间,感受果报的时间没有间断;第二,受苦无间,所受之苦尽管方式不同但从不停息;第三,不论任何身份,只要堕入无间地狱,所有的苦楚果报平等受持;第四,求一念暂停也不得,只会连绵不断地受苦,哪怕是死亡,也会在当下就复活,感受痛苦;最后是身形无间,如《地藏菩萨本愿经》中云:“一人亦满,多人亦满。”意思是在无间地狱中一个人感受痛苦时地狱是满的,多人感受痛苦时地狱也是满的,也就是身体周遍于整个地狱中感受痛苦。缘于这五个方面都无间断地感受苦,所以称为无间地狱,造了五种无间罪业便会堕入其中。

  无间地狱到底有多痛苦呢?《大圆满心性休息颂》中这样讲到:“无间炽燃铁室内,唯闻狱众哀嚎声,火与众生辨不清,如燃油灯烧灯芯,火中剩存微生命,需一中劫久受苦,无余较此更剧苦,故称无间无息狱。”意思是说,无间地狱是由铁所围成的铁室,内有炽燃的明火,火中分不清火和众生,只能听到哀嚎之声,就像油灯点燃时的火和灯芯一样,众生的身体和火焰完全融合在一起。生命于火中仅存微若气息,死了马上又复活,而这样的巨苦要感受一中劫的时间!再没有比这个地方更痛苦了。

  (二)无始以来罪之果报。对应颂词“何况无始罪,积重失善趣”

  我们想一想,刹那间造下杀父、杀母等罪便会堕入无间地狱中感受苦果。我们无始劫以来积累了无量无边的罪业会怎样呢?下面还是通过三个方面对比来观察。

  时间:前面只是一个时间阶段——“刹那”。无论是成事刹那还是时际刹那,时间都比较短;而“无始”,就是根本没有办法看到开头、无法计数的往昔直至今天,这个时间的长度是前面的无数倍!

  行为:前面是“造重罪”,指造下了一个重罪;而此处是“积重”罪,是积累了无量无边的罪业。

  结果:颂词中讲到“失善趣”。我们深入地思惟一下,自己会堕入到什么地方去。

  总结:无论是前面颂词所讲的痛苦也好,此处颂词所讲的长劫感受痛苦也好,我们一旦堕入地狱中感受无量苦果,便没有机会再造善业;结合前面的思惟来看,所有恶业若不忏悔、不修行,就不会改变,只有堕入地狱中了。试想一下无始劫以来我们造了多少业,假设没有及时通过修行来净除,将感受多么严重的苦报!

  (思恶趣中难脱而谨慎之二:受报时尤造新业)

  【然仅受彼报,苦犹不得脱,因受恶报时,复生余多罪。】

  颂词略释:然而,仅仅承受完了上述恶业的果报,造罪者并不能就此解脱恶趣的痛苦,因为在他感受恶报的当下,又会因烦恼而造作新的罪业。

  这一颂词我们分两个方面来讲:(一)感受了痛苦果报之后不一定能脱离恶趣;(二)分析其原因。

  (一)受报不一定脱离恶趣。对应颂词“然仅受彼报,苦犹不得脱”

  我们认为造作恶业就会堕入恶趣,感受了果报后就该出来了吧。可颂词中却说:受完果报之后不一定马上就会脱离恶趣。先来看一个公案:舍利子尊者曾经于定中观察一只鸽子的过去和未来,发现它在过去的八万大劫中一直在做鸽子,之后的八万大劫也要投生鸽身,看不到前面从什么时候开始,也看不到后面从什么时候可以解脱,就问佛陀。佛陀告诉舍利子:这个鸽子的前后世、轮回和解脱的因缘,不是声闻和辟支佛能够了知的,这只鸽子还要在恒河沙数的大劫中一直为鸽身,待罪障清净后才得人身,又经五百世后才能成为利根者。

  一只鸽子脱离恶趣都如此困难,更何况是业障更重的饿鬼和地狱众生?一旦堕入地狱当中,不是一世两世就能脱离的。

  (二)分析原因。对应颂词“因受恶报时,复生余多罪”

  不能就此解脱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受恶报时“复生余多罪”,在恶趣中生生世世都不闻佛法,在感受恶报的同时还会造作新的罪业。可能从这个地狱出来,又要到另一个恶趣中感受痛苦。所以不是感受完恶报之后马上就能脱离恶趣,可能后面还有很多很多恶趣的果报要受。下面以三恶趣众生为例。

  旁生:比如刚才说的那只鸽子,在感受旁生的果报,为了生存,它不得不靠吃虫子为生,又造作了新的恶业;它一生中会吃很多条虫子,每一条被吃掉的虫子都要偿还命债。这是我们能够直接了知的,还有看不到的数不清的恶业。

  饿鬼:他们恒时处在不饱足的痛苦中,内心充满贪欲和悭吝。常常会为了争抢一把别人扔掉的鼻涕而大打出手,造作新的恶业。

  地狱众生:其间唯一感受嗔心和痛苦,又怎么可能去造善业呢?

  因果规律是无欺存在的,造了恶业会感受苦果,恶业消尽之后就自然可以从恶趣中出离。可前提是不再造作新的恶业。比如我们要烧木柴生火煮饭,如果想把火停下来,除非是把木柴抽走,或者是让它烧尽,不能再往里添木柴了。如果还是不停地添加木柴,火只会越烧越猛。同样的,我们想要消尽恶业,除非通过忏悔、行持善法来清净,不然就只能等着苦果消尽。消尽的前提是不能再造新的恶业了,否则真的不是受完苦报当下就出离,而是不断地添加新的罪业,继续感受苦果。

  (三)总结。

  反思一下:我们为了一时的贪心和痛快,放逸懒惰、造下恶业,感受无边的痛苦;在感受痛苦的同时,又因为愚痴无明不断地再造新业,于恶趣中不得脱离。我们何苦如此折磨自己呢?这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吗?所以寂天菩萨说,我们一定要通过思惟一旦堕入恶趣将难再出离,从而立下誓言:断绝恶业,行持善法。

  【实修小贴士】

  实修小提示是为大家分享一个思路,大家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思惟其他某段法义。

  比如“恶趣众苦愚,彼时复何为?”这一颂词可以这样思惟:我们自己曾经在地狱中感受过无量的痛苦,身体被墨绳分割好,然后被铁锯一段一段地锯开,锯开的身体瞬间又粘连在一起,又被锯开……有的时候转生为饿鬼,冬天的太阳非常寒冷,夏天的月光却又极其炎热,好不容易看到远方有吃的东西,或者听说哪里有食物,奔赴过去却一无所获;转生为旁生,有时为了一坨大便而争得你死我活。

  这都是我们过去世曾经感受的,如果不是上师三宝的慈悲教化,我们无法忆念起自己曾经的这些经历,无法断绝恶业,那么这些经历也将是我们的未来。每天这样去思惟,当我们再要造作恶业的时候就想想:我曾经就亏在这儿,还要再吃一次亏吗?由是而立下决心断绝恶业,发下誓言不再造恶。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学习的内容。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思惟,就以我们今生曾经的所作所为,来世还能获得修习佛法的机会与修行的殊胜所依——暇满人身吗?

  2.请用教证结合比喻详细说明此暇满人身的难得。

  3.请仔细想想这一世我们都造过些什么罪业,并一一写下来,总结这样会不会堕落。

  4.以上思惟对您的思想有什么影响?您会在相续中立下什么誓言?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