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幸福晚年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这一切,只为了最终的遇见

顶礼上师莲花生大士!

  扎西持林这一天的清晨,静谧而略带寒意,伴随着海螺的声音响起,东方天空现出了一轮柔和的金色太阳。此时,卓玛拉措已经在座上修行了一个多小时,这是她百日闭关的第18天。

  如果养老院没有发心和共修的事情,卓玛拉措喜欢安静地呆在家里闭关修行,这是她在扎西持林修行几年来的习惯。这一次,卓玛拉措是遵从达森堪布的教言,开始一百天的闭关。堪布说,如果她能在一百天内闭关专心祈祷莲师,对她的病也许会有帮助。

  其实在参加上师希阿荣博尊者发起的百亿金刚七句祈祷文共修以来,卓玛拉措感觉身体已经在逐渐好转起来了,心情也越来越舒畅开朗。在没有发心等事情时,她一天能念一万遍祈祷文,闭关前她已经念了40万遍。这一次念金刚七句祈祷文,卓玛拉措明显感觉与以前不一样,这一次的祈祷,似乎总有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周遍全身,身心时常被一种莫名的柔软浸润着,虽然她对自己的病况并不在意,但是,对于达森堪布的教言,她深信不疑。

  卓玛拉措这场病,是始于她25岁的时候。彼时的卓玛拉措,年轻而庄严,洒脱而干净,一颗虔诚的心还系在莲师圣地——莲花湖。记得几个月前第一次去那里朝圣,她就被深深地震慑了,澄清的湖水,四周环绕的山脉,一草一木,一人一物,似乎都充满了莲师加持的气息,身居其中,心都要被融化了。尤其是当她看到那尊屹立于山腰处高大巍然的莲师像时,激动得想要哭泣:“上师啊,日夜忆念的上师,苦苦寻觅的如意宝,您分明就在眼前,如此的真实。仰望您慈悲的眼眸,为何我想要哭泣?我多想留下来,留在这里,与师您永不分离∙∙∙∙∙∙”

  就在卓玛拉措怀着热烈的期盼,希望能到莲花湖终生定居修行时,一场大病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降临。2005年的一天,她突然感觉左边身体从头到脚开始阵阵地发麻,接下来,头昏、胸闷、手抖等现象相继出现,这样的症状持续了一天、两天、三天∙∙∙∙∙∙渐渐地,身体不仅是麻,而且还很疼痛,甚至僵硬到无法行动。再后来,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虽然到各个医院去检查,也寻访了很多医生,却总查不出病因。这令卓玛拉措倍感无助,虽然在这里出家已经五年了,寺庙的住持、道友及当地的亲戚对自己都很关爱,但他们对自己的病也是爱莫能助,这样下去只会给他们增添麻烦。想到这里,卓玛拉措心里异常难过。就在这时,她的朋友帮她求助了一位高僧,当时高僧回复说:“她的病在当地是没办法治的,只有返回家乡才能帮助到她。”

  遵照高僧的教言,卓玛拉措回到了辞别十年的家乡甘孜县玉隆乡白日村,躺在家里的床上,卓玛拉措百感交集,往昔的岁月在眼前一幕幕回放。记得在小时候,她就对出家充满了渴望,曾跟奶奶提出希望到喇荣五明佛学院出家的想法,只是当时太小,奶奶没有同意。等长大了,在十六岁那年,在拉萨朝拜了觉沃佛后,她圆满了自己的出家心愿。如今,在外修学几年后,她因病返回了这个生养她的故土,这是什么因缘?不知道。但无论怎样,即使病了她也丝毫不会埋怨,一切都听从因缘的安排,一切都听从“格热仁波切”的安排——“格热仁波切钦!”

  卓玛拉措对莲师的信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祈祷莲师,一句“格热仁波切钦”常常挂在嘴边。源于长期对莲师信心的串习,使她无论遇到任何境遇,都能坦然接受。这一次生病,她非但没有对莲师的加持产生怀疑,反而更加依赖上师,她相信自己的病是前世的业力使然,是莲师慈悲加持自己消除业障,这个时候更加应该一心祈祷莲师。于是,在父母家人的照料下,在接受治疗的同时,卓玛拉措开始念诵金刚七句祈祷文。

  就在卓玛拉措日复一日的祈祷中,传来了家乡附近的寺庙将要表演《丹哲叶吾布美金刚舞》的消息。在家人的陪伴下,卓玛拉措和村民们一起兴高采烈地来到寺院。在那里,她第二次见到了堪布希阿荣博尊者,第一次见的时候是在十几年前,那时上师在玉隆地区开极乐法会,卓玛拉措望着法座上的上师,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庄严美好的人了,心里欢喜至极。这一次再次见到上师,卓玛拉措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因为法座上那位谈笑自如的上师,仿如那日夜忆念的格热仁波切,怎么这么像?擦擦眼,再看,还是很像格热仁波切。从此后,上师与格热仁波切无二无别的想法深深地印在卓玛拉措的心中。同样的感觉,是平生第二次在心里生起——很小的时候,她听到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名号时,就莫名地相信法王就是格热仁波切。

  回到家里后,卓玛拉措每次祈祷莲师时就会想到法王如意宝和上师希阿荣博尊者,想着他们三者一体而祈祷。这样祈祷后,卓玛拉措感觉身心充满勇气和力量,之前头晕、身体发麻等症状也不再那么频繁地出现了。

  在金刚七句祈祷文念了140万遍后,卓玛拉措在超统村的姐夫突然跟她提起扎西持林,问她是否想到扎西持林修行。姐夫的话刚说完,她心里就对扎西持林充满了向往,当即就表示希望能够来到这里修行。

  经过申请同意,2009年,卓玛拉措来到了扎西持林。

  在扎西持林修行的头一年里,卓玛拉措还需要住在附近的姐姐来照顾日常起居,但慢慢地,她开始可以自己做饭、提水,甚至洗衣服。活动的范围也比在家的时候大了,以前依靠拐杖只能在周边很小的范围走动,现在虽然还是要依靠拐杖,但她不仅能走到经堂,而且还能去转山,有时候甚至能与养老院的老人一起为佛像、佛塔等装藏。这让起初一直担心她在扎西持林如何生活的家人倍感惊讶,也因此,他们对上师希阿荣博尊者及扎西持林生起了巨大的信心。

  能来到扎西持林,依止上师希阿荣博尊者,卓玛拉措深感自己是因病得福,她说:“我遇见了很多人,但上师希阿荣博尊者是我见过最不可思议的上师,无论从人格,还是对众生的悲心,对自己上师的信心,世出世间一切的功德,都无可挑剔,真的为自己能依止这样的上师感到无比的荣幸。”

  回想起当初高僧的教言,想起曾经对莲花湖的向往。这个心愿,如今似乎已经在扎西持林得到了实现,而这期间所有的境遇,原来都是为了这个最终的遇见。

  卓玛拉措,终将在扎西持林——这个她心中的莲花湖中,圆满她毕生的修行。

  完稿于藏历火猴年三月三十

  释迦牟尼佛节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