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最好的供养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2012年3月,我收到一本书——《次第花开》。打开这本书,20多年经历过的酸甜苦辣,在那些温柔的字里行间被巧妙地总结并给予答案。我内心的忧伤一下子被融化,今生经历的痛苦,都缘于往昔自己造作的恶业成熟感得的果报,怨不得别人。苦受了,恶业也就了了,苦也有了一定的积极意义。这本书让我感觉佛法不再是青灯孤影,而是能够融入到生活的每个角落。

  2013年2月,我第一次见到上师,没有激动的心情,看到上师笑,我也会跟着笑,只是欢喜。哥哥叮嘱我一定要皈依,连皈依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只是不想被责怪,就糊里糊涂皈依了。上师叮嘱要每天做功课,可翻开课诵集,我连加倍咒都不会念诵,不知如何开始学习,非常迷茫。

  上师说:“一个人会值遇怎样的上师,这既取决于个人的发心及与上师的因缘,又与同时代众生的共同业力相关。”或许是内心对佛陀教法有强烈的好奇心,自从建立了上师和弟子的关系,上师的加持力不可阻挡,迅速把我拉上了闻思修的正轨。一个月后,我开始旁听索达吉堪布讲授的《前行广释》;6月,加入共修小组学习,并对大圆满前行逐渐生起信心;12月,开始前行的闻思修。

  前行的讲记中,索达吉堪布大量引用了《入行论》的教证,这些蕴含了佛菩萨无量悲心的偈颂让我无比感动,于是定下计划:前行圆满之后就学习《入行论》。就在我学习到前行的菩提心修法章节,也是我实修遇到违缘难以向前推进的时候,得知菩提洲网站开设了闻思班,主要讲解《入行论》,我特别欢喜。前行和入行论两门课程同步闻思的确带来一些压力,但也有着让人惊奇的相辅相成作用。学到《入行论》第二品,我对前行的信心又找回来了,压力成了更强烈的意乐。

  今年1月,得知上师仁波切安排了讲考并将亲自参加,我毫不犹豫报了名,因为能在和莲师无二无别的大恩上师面前讲考,不仅机会累世难得,更能积累下无量资粮。然而,一位师兄向我提的一个问题,让我对讲考又有了不一样的期许。

  三年来,蒙上师加持,我在修行的道路上几乎没有太大违缘,除了自己精进闻思修作为回报,是否可以再多做一些?我所在的城市里也许有不少上师的弟子,但缺少共同学习的平台和渠道,如果弘法利生是每个弟子的责任,那我更是责无旁贷。

  临出发前,除了全力以赴准备好做一次完美的法供养,我更准备好了坚定的发心:不再仅仅为了自己积累福报,更要从我所在城市有缘分的师兄们开始,尽己所能利益他人,使更多的有情听闻上师宣讲的甘露妙法,让轮回变得有终。

  《入行论》中云:“仅思利众生,福胜供诸佛,何况勤精进,利益诸有情。”意思是:我们仅仅心中作意要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所获得福德已远胜过用无量世界的珍贵宝物供养十方诸佛菩萨,更何况是菩萨在轮回未空之际,把发心落实到行动中,精勤给予所有有情暂时的安乐和究竟的解脱大乐。

  一念菩提心的功德非常广大,也许正是因为临行前的那一念发心,我得以站在上师和法师们面前做法供养,而讲考的正是上述内容。一向不敢在上师面前多言的我,第一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愿望,恳求加持。同一刻,我也感受到,我所讲考的内容似乎也正是上师对我的教言:愿立则行有所依,行立则愿有所成。

  之前我一直有一种狭隘的认知,似乎只有背诵和考试才是给予上师的法供养。当我再次读到《普贤行愿品》中“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代众生苦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不离菩提心供养……”这段文字,我突然明白:最殊胜的供养都包含在弘扬佛法和利益众生的所有行为之中。

  上师仁波切说:“因为往昔积累的福报,我们才得以在今生见到自己的上师,然而,这样的相逢很短暂。”弟子深深感恩在轮回中与您相遇的美好,愿随学上师在法王面前的发愿,请您加持我用尽此生,尽己所能弘法利生,这是弟子给您的供养。

  弟子  希绕花姆

  2016年3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