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圣地札记(下)

  8月10日供护法,这是一个好日子,阳光和煦,微风轻拂,天空蔚蓝,祥云朵朵,鸟语花香,经旗猎猎。第一次在马头金刚神山供护法,亲近大自然,心情很兴奋。七点半开始登山,神山看起来不高,但高原缺氧,爬起来还是气喘吁吁。爬山用了两个多小时,笔者在山顶上看到圆形经旗塔林里面,二三十位藏族男女居士正在忙着更换经旗,煨桑炉里的柏枝也被点燃了,哔剥声中,缕缕轻烟飘向蓝天。山坡上搭起了不少黑白相间的帐篷,许多藏民把摩托车开到了山顶。有的藏人扶老携幼,全家出动,来参加法会。神山上充满了浓浓的节日气氛。

  十点半左右,在经旗塔林上方,众法师、汉族居士和藏民席地而坐,簇拥在上师周围,法会在清脆悦耳的铃鼓声中开始了。上师和维那师领诵有关供护法的仪轨,少部分懂藏语的人跟随念诵,大部分人转动手中的经轮,随喜念诵功德。

  供护法仪式结束后,无论是成年人和儿童,都铆足了劲,争先恐后地向空中抛风马。一刹那间,时光倒流,大家都仿佛回到了童年。五彩风马弥漫天空,把吉祥祝福送往四面八方,马头金刚神山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那天不知道撒了多少风马,我的书包在草地上被风马掩埋了,费了好大劲才找到。大部分风马在空中飘落后,又落回到草地上,只有少数风马飞得很高很远,在阳光的照射下,最后变成了一个个金色的明点。马头金刚虽然是观世音菩萨的忿怒化身,还是非常慈悲的。神山山顶上面地势平坦开阔,适合召开大型法会。中间有唯一的一棵大树,好像就是为上师准备的。午饭后,上师坐在大树下,先为藏民开示,然后由藏族儿童青年跳舞供养上师和护法神。在莲师法会舞会上跳舞的一位藏族小男孩,又情不自禁地加入到跳舞行列中,再次成为大众注目的焦点人物。他对舞蹈的热爱已经融化到了血液里。用金刚舞供养上师是最殊胜的,功德非常大,可以遣除许多修行中的违缘。笔者把供护法剩下的几包风马旗都撒到了舞场里,真诚地随喜舞蹈者的功德,也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学习跳金刚舞。

 

  有一本书叫《第三只眼睛看世界》,世俗人还要多长一只眼睛观察世界,修行人更应该多长一只眼睛观察圣地。在扎西持林,满天繁星如泣如诉,五彩风马如歌如舞,佛殿坛城竞说般若,稚子凡童皆演法音。我们只有具备万丈法眼,才能不辜负圣地如莲的时光、如诗的美景,才能不辜负大恩上师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

  法会后期,大部分师兄都下山了,房间里只剩下我自己。一天睡过了就没去听课,去做承事供养。但功不抵过,缺了一节课就断了传承。因为很少参加法会,当时没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回来后又看了一遍《佛子心语》,书中讲到慈诚旺姆师父在五明佛学院学修时,一次睡过了,院门锁上了,为了不断传承,不顾僧人威仪,从院墙爬了出去,一路跑到经堂,求得堪布同意听录音磁带补传承。我这才认识到断传承过失很大。法王如意宝说:“断掉一个传承,等于毁坏一座佛塔。”在此向上师三宝深深忏悔,并加念4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忏悔业障。

  这次在圣地,有幸听到法师传讲上师的授记文,通过对授记文的学习,更加深刻地了解到上师的殊胜功德和伟大事业,今生值遇如此伟大的上师,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更要好好珍惜自己这个殊胜的福报,依教奉行,跟上上师仁波切的脚步,争取今生获得解脱。如果不好好珍惜今生的机会,一旦重入轮回,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获得珍贵的暇满人身,能够再次值遇佛法,能够再次与上师相遇,这个时间之久恐怕穷尽自己的思维都难以想象。

  扎西持林30多天的法会,以法王如意宝的《胜利道歌》开场,以上师仁波切的授记文结束,首尾相连,如环无端。其中的深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要高度重视《胜利道歌》和授记文的念诵和学修,不辜负上师的一片苦心。

  据说在藏地看到兔子和狼很吉祥,这次到扎西持林,五次看到了兔子。第二次是7月11日下午,在上师住的小院里看到了兔子,有师兄风趣地说:“兔子师兄。”这是对的,兔子皈依了上师三宝,和我们是师兄关系。修行人对任何众生都要有恭敬心,不可轻慢,它们在上师的加持下,会先于我们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比我们成佛还早。第四次是7月11日晚转山时,和两位师兄在小路上看到一只灰色的兔子,它停住不走,还和师兄们合影。《金刚经》里说:“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对于佛菩萨和护法神而言,众生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其身而为说法,没有固定的形象。看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征兆的。2011年到扎西持林,在经旗林附近,只看到一只白色兔子,那次住了一周时间。这次看到了五次,住了36天,看到兔子的次数和住的时间成正比。一位男师兄说:“多住一天是一天的福气。”希望明年朝圣时能看到更多兔子,最好还能看到狼。

  8月14日早晨,在离开扎西持林之前,做了件自认为很有意义的事,在马头金刚神山的经旗林中间,埋下了一小部分指甲和头发,作为下一次到扎西持林和下一世做藏人的缘起。修行人一方面要为死亡做好充分准备,也要为下一世做好必要的准备。自己41岁才有幸听闻到佛法,希望下一世从小就能在圣地听闻佛法,然后到各地弘扬佛法。扎西持林定做的念佛机,录有法王如意宝和上师念诵的破瓦法,用念佛机超度一只狗,结果狗狗的头皮上掉了一片毛。本人感到念佛机非常稀有难得,就请了七个念佛机。临走时带了十套结缘经书以及上师和索南嘉措尊者法像、上师像章,还带走了几十张印有上师法像的书签,于8月20日在成都邮寄出去6套,在火车上又结缘出去一套。相信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来会皈依上师,学佛修行。受授记文的鼓舞,发心做好两件事:一是报名参加写作小组,积极为网站投稿;二是积极参加“普门讲座”,争当辅导员,让上师欢喜。虽然自己的能力十分有限,但还是要有弘法利生的菩提心。自己在扎西持林做了很多错事,但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总算和上师相应了一次。

  人与人要有人缘,人与地要有地缘。有的人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能经常去,说明地缘深。而几十公里之内的地方,一生也去不了,说明没缘分。许多大成就者都说,在圣地修行一个月,相当于在凡地修行一年的功德。与圣地结缘,利益不可思议。

  8月14日上午,和几位师兄乘车离开扎西持林,汽车刚开到山门口,意外看到了阿妈。我们在车内给阿妈招手,阿妈也向我们招手。想起7月9日刚到扎西持林,下午就在降魔塔附近意外遇到了上师,临走时又意外遇到了阿妈,这次圣地之行非常吉祥圆满。美中不足的是,没有去朝拜转绕上师出生纪念塔,还有莲师坛城四楼也没能进去朝拜,但今后肯定还有机会。

  这次在扎西持林,有两件事情做得很欠缺。一是发心做事太少。这次法会人最多的时候,食堂根本忙不过来,师兄们轮流到食堂发心。笔者见到一位女师兄腿不好,仍然拄着拐杖在食堂干活。另外,接待处、仓库、图书馆、锅炉房,甚至厕所,都有师兄发心,还有师兄为闭关的师父做饭。在文殊殿座间休息或讲课结束后,有几位女师兄用透明胶带,一点一点粘去地毯上的灰尘。大家齐心协力,默默奉献,使我深受感动。我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持咒上,发心很少,今后要努力弥补。二是太爱惜羽毛,不敢磕山。这次几个法会期间,有不少男女师兄发心磕山(有的做护法)对上师做法供养。自己很羡慕他(她)们,也想磕山,但又怕累坏了身体,不能坚持参加完法会,一直没敢磕。听师兄说:“上师在五明佛学院时,7天磕了10万个大头,一位比丘1天磕8千个大头。”一位五明佛学院的女居士对我说:“磕大头就要往死里磕。”上师仁波切和许多修行人为我们树立了典范,本人深感羞愧。今后要以苦为师,多修苦行,破除我执。轻轻松松、舒舒服服是不可能取得大成就的。

  8月14日晚,我们到达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北京文师兄非常热情,帮我联系住进了大经堂附近的招待所。虽然是6个人的大房间,但学院住宿非常紧张,有许多居士住到师父家里,所以非常知足感恩。第一次到学院,被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红色小屋所震撼,心情很振奋。白天转绕大小转经轮,转绕顶礼大幻化网坛城和藏区唯一的一尊天然水晶金刚萨埵佛像,晚上到大经堂听课。

  在学院时,又买了不少塑封的糕点,与藏族儿童结缘。许多高僧大德要求修行人一定要广结善缘。结人缘,结法缘,结佛缘。不在钱多少,缘比钱重要。不仅是培养慈悲心的问题,结缘含有无量义。萨迦班智达说:“有善缘处皆兴盛,有逆缘处渐衰败。”

  有幸听了益西彭措堪布讲《普贤行愿品》的两堂课和索达吉堪布讲《大圆满心性休息》中四无量心的一堂课。益西彭措堪布说:“文殊智是本体,普贤行是力用。”法王如意宝非常重视《普贤行愿品》,要求任何一个修法,前前后后都要念《普贤行愿品》,法王强烈要求每天共修一遍《普贤行愿品》。

  16日下午在转大经轮时,我边转边唱六字真言,受到了一位比丘尼的批评:“声音应该小一点。”转经房里很多人也是边转边念咒,但声音都没有自己大。后来认识到,在公共场合,自己修行也不能干扰别人修行,应该向那位比丘尼认个错。但当时没想通,没说“对不起”。晚上在大经堂听课时,开始拉肚子,连拉了5次,有一次还没返回到经堂门口,又急急忙忙跑回厕所。

  我相信自己得到了法王的加持,拉肚子是为自己消业障。自己虽然没有见过法王如意宝,不免有些遗憾,但能够成为法王的再传弟子还是非常幸运的。2011年在扎西持林,文师兄送给我和方师兄每人一粒法王如意宝的金刚舍利子,一直以来被我奉为至宝,这也说明自己和法王的缘分还是很深的。

  18日下午和高师兄等三人,包车参观了学院附近的天葬场。天葬场是法王如意宝加持过的藏区八大尸陀林之一,那天有几百位居士和游客参观,三具尸体(两个成年人一个儿童)一会儿功夫就被四五十只秃鹫吃光了。对于认识无常,生起出离心,这是最直观、最生动的启发教育。回学院的路上,高师兄说,她听身边的一位尼师介绍,天葬是藏族人传统的丧葬习俗,家人把尸体送到天葬台,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秃鹫能把尸体吃光,使亡者能获得最后的布施功德。有一次,送来了一具尸体,秃鹫不吃,家人很紧张(亡者生前业障重,尸体不清净,秃鹫是空行母的化身,有神通了知)。有出家师报告给学院副院长丹增嘉措活佛。活佛加持后,飞来了白色的秃鹫,才圆满了这家人的心愿。《大智度论》中说:“诸余罪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修行人一定要坚持戒杀放生,不然的话,死了鹰都不吃,实在是很可怜。

  笔者第二次朝圣的梦幻之旅,在扎西持林和五明佛学院共住了40天,从世俗谛上来说是有,从胜义谛上来说是无,是空性,是现空不二,因为佛性是不去不来的。正如古大德所说:“启建水月道场,大作空花佛事;降伏镜里魔军,成就梦中佛果。”

  最后,用上师仁波切《神变月发愿文》中的四句偈作为结束语。

  上师恩德不暂忘,

  师之言教记心间。

  无谬领受不违越,

  生生世世常随学。

  嗡格热湛嘉巴扎色德啊吽

  益西成利

  完稿于  2015年10月2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