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圣地札记(上)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童子菩萨!
  顶礼根本上师莲足!

  由于业障深重,我四年时间没有见到上师。今年终于有了机会,和内蒙的布师兄约好7月7日在成都会合,一起到扎西持林和喇荣五明佛学院。这次下了狠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去见上师并参加法会。7月5日晚,火车开到湖北境内时,列车员广播16号车厢有病号,让有医生资格的乘客尽快赶过去帮忙。一切缘起皆是上师的示现,四年前的一幕又重现了,又是16号车厢。我马上意识到,上师在考察我的菩提心。于是立即赶过去,见到一男一女两位医生,男医生正在为一位男性农民工按摩肚子。我马上送了一粒拉萨色拉寺的甘露丸给他。我有经验,甘露丸治肚子痛,还是很灵的,估计那位农民工服下后肚子就不痛了。

  和布师兄在成都滞留了一两天,请了十条吉祥哈达,于7月9日上午顺利到达扎西持林。

  7月10日上午,遵照上师的安排,我们和二十几位居士参拜觉沃佛和法王如意宝圣像。一位成都来的女师兄因忍受不住高原反应匆匆告辞。法师为她在法王像前念诵了供曼茶的仪轨。只要再坚持一天就能见到上师,我为那位女师兄深感惋惜,送给她一粒甘露丸。祝愿她今后能如愿见到上师,顺利参加法会。

  这件事刺痛了我。从此以后,凡是见到面有难色、步履蹒跚或有人陪伴搀扶的师兄,就知道患上了高反症,我就主动送上一粒甘露丸,让他(她)们尽快服下,并且安慰他(她)们,来一趟不容易,要坚持。到17号金刚萨埵法会开始前,仔细想了想,总共带过来11粒甘露丸,竟然送出了16粒,还剩下一粒黑色的。虽然仅仅生起了一点世俗菩提心,佛菩萨还是给予了鼓励。

  在山东上火车前,买了三斤山东特产塑封的阿胶蜜枣,打算送给藏族儿童结缘。9号上午下车后路过措阿乡时,见到藏族儿童就开始分发。10号吃过晚饭转山时,又遇到了在山下认识的姐妹俩。姐姐巴姆大约10岁,妹妹曲措7至8岁的样子。看来与姐妹俩缘份不浅,就又送给她们蜜枣,还送给了两个藏族男孩。结果出现了温馨感人的一幕,姐妹俩执意要替我背书包。书包很沉,两个人就一人背一条背带,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到离她们家最近的路口时,两个藏族男孩又接过书包,一直帮我背到玻璃房大转经轮门口。走出一段路后,一个男孩又返回来,用汉语清晰地说:“谢谢您。”小小年纪就知道感恩,是佛法熏陶的结果。法王如意宝说:“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如果懂得感恩,那么他就具备了所有的优秀品质。”

  10号上午吃过早饭,和同屋的刘师兄、布师兄到山下小卖部买东西。我们抄近路,没走正道。我走在最前面,一脚踏空,来了五六个前滚翻。山上有许多碗口大小的石块,头部如果撞上,可能会脑浆迸裂,把两位师兄吓得不轻,幸好毫发无损。刘师兄说:“这下消掉了多少业障!”能在圣地往生,是非常幸运的。这一次有惊无险,是因为还有使命没有完成,“臭皮囊”暂时还要保留,马头金刚的加持恰到好处。

  7月11日下午两点,上师在莲师千佛殿接见了约四十名先期到达的弟子,有十几个人皈依了上师三宝。我随喜众师兄的功德,又受持了一次皈依戒,并且领到了久违的皈依证和课诵本。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上师要求我们在扎西持林只能谈佛法,不要议论别人,不要谈其他事情。这使我认识到,上师是全知,不点名地批评了自己。他乡遇故知,和刘师兄住到了一个房间,很高兴,就随口闲聊起了一些世间事,但这种闲聊和解脱丝毫也没有关系。在此,向上师三宝深深忏悔。上师是非常严厉的对境,如果上师当面批评,会使我很长时间打不起精神,上师还是很委婉,很慈悲的,这是上师调伏弟子的方便智慧。“良马见鞭影而驰”,闻过则喜,及时改正,才能不断进步。

  上师安排第一课由主讲法师讲解法王如意宝的《胜利道歌》,是有深义的。《胜利道歌》的篇幅并不长,加上题目仅仅288个字,但法师整整讲了五节课,可见非常重视。

  扎西持林是佛教圣地,是一个充满灵气的地方。在这里,精美的石头会说话,金色的佛殿会唱歌,唱的就是法王如意宝激昂豪迈的《胜利道歌》。

  7月13日,潘师兄和我住到了一起,他思想比较传统,爱人几次邀他到扎西持林见上师,他就是不来。今年5月,上师到上海时,张师兄祈求上师加持,他终于答应来看看,但能否皈依,张师兄也没有底,所以让我多开导开导他。过了两天,在食堂附近遇到张师兄,问我怎么样。我说潘师兄肯定会皈依的。一是上师的感召力和摄受力不可思议;二是缘起好;三是人厚道,是学佛的材料。张师兄半信半疑。结果潘师兄皈依了,并获得了四灌。圣地的加持力不可思议,被师兄们带到扎西持林来的人,能获得上师、法王如意宝和马头金刚的三重加持,大部分人都皈依了上师三宝。7月15日上午至16日上午,在文殊殿举办了“普贤讲坛”,多位法师进行传讲,内容包括“如何破除‘人我执’”“‘法无我’是成佛的核武器”“如何认识因果”“因果与忏悔”“如何修净土”“如何进行临终关怀”等。每位法师演讲结束后,居士可提出问题,由法师解答,台上台下互动的效果很好。

  上师说讲坛非常好,要奖励,向六位主讲法师及主持人发放了加持品,并同受奖者合影留念。

  这次扎西持林还来了一位只有一米高的女师兄,残疾人行动非常不便,在海拔3600米的高原参加法会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体力和艰辛。这显现出上师“佛氏门中,不舍一人”的博大胸怀,对参加法会的所有师兄,都是一个示范和教育。贪图安逸的我们,应该深感惭愧。

  笔者还观察到两个细节:一是“普贤讲坛”结束后,讲台上的两位法师互相伸出手来示意对方先下,谦让了好几次,法师们的谦卑,为居士们做出了榜样;二是一天晚上在文殊殿门口鞋柜旁边,一位男师兄想供养一位法师,法师坚辞不受,推让了很长时间,出家人不爱财,不希求供养,是道场兴盛的显现。

  7月18日晚上开始举行读书分享活动,上师说:“晚上读书分享,懂佛法的人要积极发言。”

  这是上师第三次要求老居士要带头发言。本人反应非常迟钝,但这次终于入耳了。师命不可违,发言好坏是个水平问题,发不发言是态度问题。晚上读书分享时,我积极作了发言,并表示忏悔。参加法会时,一定要集中精力,聆听上师的教诲,并及时对号入座,改正自己的缺点和过失,这样才能逐步与上师相应。如果左耳进,右耳出,法是法,我是我,修上几十年,也不会有什么成就。只有以老带新,搞好传帮带,才能保持长久的生命力。老居士一定要处处做出表率。

  7月20日(藏历六月初四)是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日。根据上师安排,早上5点由达森堪布传授八关斋戒。这是我今年在扎西持林第二次受持八关斋戒,感到很幸运。

  在晴朗的夜晚,扎西持林上空漫天的星斗,将天空点染得轻盈灵动,深邃的星空静谧而又神秘,引人无限遐思。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写道:“地狱众生犹如夜晚繁星,而饿鬼众生则如白昼之星;饿鬼众生犹如夜晚繁星,而旁生则如白昼之星;旁生众生如夜晚繁星,而善趣众生则如白昼之星。”每当我们仰望星空时,应对地狱等受苦受难的如母众生,生起无限的悲悯之心。帮助无量无边的如母众生逃脱轮回苦海,成就无上佛果,是大乘修行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人生苦多乐少,除了获得暇满人身和值遇上师三宝这两件真正值得高兴的事情之外,其他快乐的事情就像白天的星星一样稀少。想起佛陀的谛实语,再仰望满天繁星,心情不免有些沉重起来。

  7月20日有三位女众出家,上师为她们举行了剃度仪式。上师开示道:“出家目的是为了天下所有众生,为他们求安乐。”“出家一定要发殊胜菩提心。”上师拿起剪子,为每个人剪掉了一些头发,然后由觉姆领出去换僧服,再回来见上师,向上师敬献哈达。上师向每人赠送了一幅红色唐卡。剃度仪式我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次是我第一次见到剃度,感到非常非常幸运。多参加法会,还是很开眼界的。

  在金刚萨埵法会期间,由法师担任维那师轮流领诵金刚萨埵心咒。法师们声音高亢宛转,响遏行云,富有磁性和穿透力,完全达到了灌制唱片的水准。天籁之音拨动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那根弦,经常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感觉就像妙音天女现身一样。上师有空时,几次到文殊殿和弟子们共同念诵金刚萨埵心咒,使弟子心中盈盈升起一股不可名状的幸福感。上师先随喜弟子们的功德,然后再讲开示。

  13日,一位法师传达了上师的开示,要求来的居士到7月23日每人念诵40万金刚萨埵心咒。本人感到压力很大,毕竟是老居士了,大头磕不过年轻师兄情有可原,如果念咒也完不成任务,实在是太丢人了。师兄们谁也不甘落后,在到食堂吃饭、到锅炉房打水、上厕所的来回路上,都可以看到许多师兄掐着念珠持咒。为了不影响其他师兄,我晚上睡觉时,把念珠放到被子里,默念咒语,但念着念着就睡着了,效果并不好。持咒也需要充沛的精力,无奈之下,22号晚上跑到最早的转经房里,加了一夜班,勉强完成了41万咒,并获得了初步验相。上师说这次法会期间,山上山下的弟子共念了5亿多金刚萨埵心咒,共修功德不可思议。

  这次到圣地,对密宗的特点有了切身体验。一座法接一座法,白天法师讲课,上师开示,晚上寂静地茶话,还要完成念咒任务,人的精力有限所以根本没有时间打妄想,许多师兄甚至一个多月都没有洗澡。很羡慕朝气蓬勃的年轻师兄,常常想如果生命能够倒退20年该有多么好!上师说过:“修行,永远不嫌太早。”虽然身体疲惫,但精神愉悦、法喜充满、无怨无悔。法会全部结束了,还是不想走。

  有一件事情需要特别忏悔,在文殊殿和莲师坛城时,老是喜欢倚柱子倚墙,这样比较舒服省劲。有一次到文殊殿听课,去晚了就让靠墙的一位女师兄挤一挤,人家不愿意挤,离开了,我仔细思量感觉情况不对,赶快离开,坐到佛殿中间。法王如意宝说,修行人要“不扰他心,不动己心”,为了一个座位让他人生起烦恼,很不应该,向那位女师兄表示忏悔。发愿今后在佛殿和坛城不再倚柱子倚墙,努力修安忍。

  莲师法会从7月24日至27日共进行了四天。根据上师的安排,汉族居士先在文殊殿念课诵,然后步行到莲师坛城。藏族僧人居左,手持铃鼓诵经,汉族居士居右,持诵莲师心咒。上师有时坐到坛城外边的法座上,为席坐在草地上的藏民开示。

  藏区的气候与汉地截然不同。夏季白天热,早晚凉。白天晴空万里,日照很强,但说下就下太阳雨。一天下午,上师在坛城外面为藏人开示,忽然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小雨。不少僧人、藏民和汉族居士没带雨伞,就用衣服遮住头,继续听讲。堪布们坐在上师法座的右下边,一动不动,衣服大部分被淋湿了。草地上的二三百人,包括老人和儿童,没有一个中途退场。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也是上师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那天小雨整整下了四十多分钟,本人恰巧没带雨伞,下身基本上被淋湿了,冰凉冰凉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7月27日下午,莲师法会快要结束时,在坛城外面的草地上举行了金刚舞会,由小喇嘛们跳金刚舞供养莲师和上师。这是本人第一次见到金刚舞,金刚舞是甚深大法,藏传佛教的修行者相信它具有“见即解脱”的功德,只要有缘亲见,即代表福德具足、障碍垢清,既能增益本尊法“生起次第”的修持,更能在未来种下解脱的善种子。我这次是第一次见到,除了本尊面具和华服外,还看不出其他的门道,但相信这次见到金刚舞的缘起,一定会为未来的解脱种下不可思议的种子。

  8月3日上午,在文殊殿左边的草地上,升起了三面佛教旗帜,上师和大家一起念诵了《八圣吉祥颂》等仪轨。法师们分别宣讲了“学习《定解宝灯论》的体会”“‘人无我’与‘法无我’的推导方式”和“醒梦辩论歌”。

  8月3日下午至8月8日,普门讲座进入居士演讲阶段。十几位居士演讲了“如何依止善知识”“居士五戒”“般若是快乐的源泉”“如何修皈依”“如何修菩提心”“如何修忏悔”“佛法改变了我”“三主要道”“往生四因”“如何修安忍”“讲因果”“像他那样--如何模仿上师”“五无间罪和谤法罪能否往生”“如何破除我执”“如何修上师瑜伽”“如何修净士法门”等心得体会,内容十分丰富。

  8月7日下午,上师为参加普门讲座的三位法师和十几位居士发放了奖品,并同演讲者合影留念。最后演讲的一位出家师,讲了学习《宝性论》的体会,因属于计划外演讲,没有奖品了。由于上师要到藏地弘法,所以没有参加。上师说:“我的福报太小了,没有听到他的演讲,讲得很好。”本人看法,这位出家师的演讲并不是最好的,可能是头一次登台,比较紧张,时常停顿。但上师还是给予了很大鼓励。上师的谦卑,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典范。上师希望出家人和居士中多出弘法人才的殷切心情表露无遗。

  益西成利

  完稿于  2015年10月20日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