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第三十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讲了悲心的具体修法,一种是按照华智仁波切和阿底峡尊者的观点,从知母、念恩、报恩的角度修持大悲心。另一种是按照持明无畏洲(智悲光尊者)的观点,于自己的前方观想一位被剧烈痛苦逼迫的众生,将其观想为自己或母亲,《普贤上师言教》还提到,可以观想为自己的孩子,以此生起难忍的强烈悲心。

  有的道友问,究竟应该将众生观想成自己,还是观想成母亲或孩子?其实这里所取的对境应该是自己最执著的人。有的人把痛苦众生观想成自己最能显发悲心,那就观想成自己,而有的父母对孩子特别执著,他摔一跤,擦破一点皮,自己就心疼得完全无法忍受。这时可以将正在遭受痛苦的众生观想为自己的孩子,那么瞬间就可以生起极其强烈的悲心。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不仅仅把众生想象成母亲或孩子,光想一下就了事,而应该明白,从无始轮回以来,所有众生都确确实实做过我们的大恩父母,也都做过我们捧在手心里的孩子,过去世我们对众生的关怀爱护和对今生的母亲或孩子是完全一样的。

  如果没有将眼前的痛苦众生观想成执著的对境,而是简单看作一只羊或一条鱼等和我没什么关系的众生在那里遭受痛苦,这样即使他的痛苦再强烈,于我们而言也很难有什么深入的体会。因为我们从前并不在乎其他众生,最在乎的只有自己,以及自己的父母、孩子等亲友,这是凡夫人普遍的想法,所以我们一定不要置身事外,而要把自己真正放到情境里去观想。

  有的道友还问到:“道理虽然明白,也上座观修了,但在生活中依然对自己的孩子非常执著,这种执著很难减少,而对众生大多还是漠不关心,这种冷漠也并没有改变多少,那怎么办呢?”

  首先,开始讲解四无量心的时候就提到了,广修四无量心的方法有四种,即依窍诀之修法、依次第之修法、依逆倒之修法、依轮番之修法。因为诸位传承上师教授的窍诀都是从舍心开始修持,所以称为窍诀之修法。即先修舍无量心,然后次第修慈、悲、喜无量心。如果没有平等对待一切众生的舍心,慈、悲、喜心就容易偏堕一方,达不到无量,所有修法就成了梵住,不可能获得解脱,所以最初必须要从舍无量心修起。这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我们对众生的亲疏之别还是没有减少,说明舍无量心的串习还是不够。如果舍无量心没有修好,后后的慈、悲、喜无量心也会失去基础。所以,应再再串习舍无量心的修法。

  还有,我们光光修几天,这样串修一下还是不够的。因为无始以来的习气根深蒂固,想要改变这一现有习气,必须通过不断地串习。在座上一心专注地观修所修的法义,力求生起定解;在座间行住坐卧当中,也要反复思惟在座上所生起的定解,并运用到生活当中,这是特别重要的。

  其次应明白,每天在大街上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与之擦肩而过,虽然我们不可能跟每一个人都打招呼、跟他聊天,让彼此成为熟人,但是我们可以发自内心地祈愿他们获得快乐幸福,如果看到不认识的人或其他众生正在感受痛苦,我们应该由衷地希望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究竟来说,我们应该发自内心地希望一切众生远离苦因与苦果,获证圆满佛果。虽然我们的四无量心没有达到究竟,但是心里面也可以这样不断地观想、发愿。如是反复串习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表面上看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没做出什么实际的行动,但是我们的每一个念头都是一种缘起,依靠发心的缘起力,将来有一天一定能实际给予众生利乐。长期串习善法的力量一旦生起,以后遇到对境马上能运用出来。所以,我们首先要改变的是这一颗冷漠、僵硬的心,如果心改变了,外在的行为肯定也会发生变化,这是毋庸置疑的。

  上节课已经讲完了悲无量心,这节课就开始讲四无量心中的最后一个——喜无量心。

  4. 喜无量心

  修持喜无量心分三:一、嫉妒过患极大故应修持喜心;二、具体修法;三、修量和利益。

  (1)嫉妒过患极大故应修持喜心

  什么是喜心呢?对一个具足幸福快乐的众生不生嫉妒而心生欢喜,此称之为喜心。如天台智者大师在《法界次第初门》中说:“庆他得乐,生欢悦心,名之为喜。”喜无量心所缘的是一切众生。看见众生离苦得乐而喜庆欢悦,没有任何嫉妒心或不欢喜的心,则是喜无量心。《维摩经无我疏》云:“与乐拔苦,心生欢喜,即喜无量心。”

  可以说,喜无量心最大的障碍就是嫉妒。如《胜鬘宝窟》云:“谓是喜无量,嫉妒他者,心无喜爱,故知不嫉是喜心也。”喜心,即是无有嫉妒的心态。反观自心,我们一直以来都习惯于和他人作比较,从小到大,父母经常拿我们和周围的人比较成绩的好坏、性格的好坏,还说:“你看,邻居的张三成绩比你还要好得多,你应该更加努力。”或者说:“你看那个李四特别乖顺,你不要太淘气了。”本来孩子孝顺、学习好,各方面都很能突出,这就是父母的意愿;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说得太多,我们自然不高兴了。与此同时,我们也学会了和他人作比较,比较家世、比较美丑、比较才华……比较一切可以比较的!如果别人比自己优胜,心中就嫉妒不已,还硬着头皮不承认对方的优点,继而诽谤诋毁;和自己差不多的,就更要比了,看到别人在某一方面超过自己,就心生不喜,然后还自我安慰说“虽然这方面他超过我,但是另一方面我比他强”,这种自我安慰的阿Q精神也不过是嫉妒而已;如果对方各方面都比自己差,心里面禁不住沾沾自喜,顿生傲慢,甚至对别人轻毁嘲笑。我们应观察一下自己的相续中有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

  特别是女性,看到别人吃得好、穿得好、长得漂亮,甚至看到别人手里拿着一个名牌包包,自己就很嫉妒;或者别人的老公比自己的老公赚钱多,别人的孩子比自己的孩子学习好,别人买房、买车了等等,比自己优越的话,自己心中就会生起强烈的嫉妒心,一家人就可能互相吵闹。那男人有没有嫉妒心呢?当然也会有,有些男人嫉妒心比女人还严重。(前面我们讲女的嫉妒心特别强,可能女性道友听了不大高兴,现在又讲男的,可能她们又稍微高兴一点了。)比如:在单位里有的同事比自己更能得到老板的赏识,就心怀嫉妒,甚至想办法让对方难堪、下不来台等等,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多的。特别是过年亲友聚会或者同学聚会的时候,看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好,和自己差距越来越大,这时候就备受刺激,尤其是看到原本学识、工作能力等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人,现在居然过得比自己好,心里简直无法忍受。嫉妒心的毒火燃烧得越来越炽盛。

  哪怕进入佛教团体,还是一样喜欢作比较。比如大家一起承事上师,有的人在恭敬上师方面做得特别好,修行也特别好,上师显现也特别欢喜,自己就忍不住心生嫉妒;有的人和我修行相等,我便要和他作竞争,他做什么,总想胜过他;有的人修行很差,我心中也瞧不起他。

  我们活得不快乐的原因是什么呢?始作俑者是那些比自己优秀的,令我们嫉妒的人吗?还是我们的心态出现了问题?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按道理来说,比起过去吃不上饭的年代,人们的幸福指数应该高了,但事实上却正好相反,很多人变得比过去更加痛苦了,更加暴躁了,也更加焦虑了。这是为什么呢?以前虽然很穷,但是大家过得都差不多,心理上是比较平衡的。现在由于贫富差距的拉大,人们总是在不停地比较,心里面根本没办法平静。其实我们对物质的需求是有限的,吃饭也吃不了多少,住很小的地方就可以了,很多人每天忙忙碌碌,不停地追求,并不是因为他真的需要,而是为了活得体面,这其实就是嫉妒心在作怪。

  这个时代的物质条件还是比较富有的,但是人们的精神越来越匮乏,所以过得越来越痛苦。相比之下,古人知足少欲,不会过于攀比,不会感受那么多的痛苦,心里还是很快乐的。如果我们看不清嫉妒的真实面目,可能终其一生都在不断地追逐,很难真正地停下来享受片刻的安宁时光。

  法王如意宝曾说过:“这个魔王每天躲在愚痴的阴暗角落里,为阻碍我们获得永恒的安乐,不断射来五支箭——贪心、嗔心、吝啬、傲慢、嫉妒,让中箭者饱尝生不如死的剧苦。”法王又说:“对别人生起竞争心,希望他不要得到名声财富,嘴上也经常对他说是道非,这叫嫉妒魔。”五种烦恼魔其中之一即是嫉妒。我们经常受到嫉妒魔的侵扰,心中难以获得安乐。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走出修行的误区》中也说过:“嫉妒除了蒙蔽我们的双眼,使我们看不见别人的优点,并让我们的内心倍受煎熬外,什么好处也给不了我们。可是因为嫉妒总能伪装成其它情绪,我们一不小心就会受它骗。你力求冷静和客观,有可能只是你不想随喜赞叹某人。你的委屈和失落也许不过是嫉妒心在发作而已。”当我们受到委屈、心中失落,对别人的成功难以随喜赞叹的时候,其实嫉妒魔已经隐藏在你的心里了。嫉妒除了让我们内心痛苦煎熬以外,什么好处都给不了我们。

  一个人的心如果被嫉妒所蒙蔽,对他人的功德就会视而不见,轻易造下滔天大罪。

  《佛说德护长者经》云:“嫉妒痴浊故,则失于善心。恶见三毒缘,如是贪增长。”嫉妒是一种愚痴,会覆盖我们的善心,令贪、嗔、痴三毒不断增长。大家都知道,有嫉妒心的人,为了满足自己各种所愿,定会产生贪心;别人如果制造违缘,对他会生嗔恨心;这些烦恼的本性就是无明愚痴。所以,有了嫉妒,三毒烦恼自然日益炽盛,摧毁自己的一切善根。所以我们一定要观察自己的相续,看到众生获得快乐,我们应该心生欢喜,希望他们更加快乐。

  纵观中外历史,因为嫉妒而引起的争斗和杀戮比比皆是,皇子争权、嫔妃争宠、士夫谋官、商人谋利等等,为了自己比别人更胜一筹,人们造作了多少恶业?这一切都是源于嫉妒比较的心态。

  《大乘造像功德经》中说:“若怀嫉妒,心黯如死炭,复当令堕大黑闇中,乃至不能自见手掌,后复当作食吐之鬼。”如果嫉妒心非常强,还会转生于黑暗之处,连自己的手脚都看不见,甚至变成吃呕吐物的饿鬼。

  《大乘造像功德经》中还说:“世中有人威德自在,或得诸定,或得神通,或有成就四神足等,若起一念嫉妒之心,如是功德一时退失。如提婆达多愚痴厚重,乃于我所生嫉妒意,即时自失五种神通。”就像提婆达多一样,因为对佛陀生起嫉妒心,立刻失去了五种神通,由此可见嫉妒心实在可怕,我们不得不防。

  有些人因为嫉妒心作怪,对别人的善行不但不认可,反而百般挑剔,势必要损毁他人的名誉,这是非常严重的过患。《佛说梵网经》云:“若佛子,自赞毁他,亦教人自赞毁他,毁他因、毁他缘、毁他法、毁他业,而菩萨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自向己,好事与他人,若自扬己德,隐他人好事,令他人受毁者,是菩萨波罗夷罪。”受了菩萨戒的菩萨行者,应该把不好的事留给自己,把好事留给别人。如果到处赞扬自己的功德,隐藏别人的美德,甚至损毁他人的名誉,使别人因此受到伤害,则破了菩萨戒的根本戒。有些人经常以嫉妒的心态,向上师打小报告,说道友的不是,如果说的不是真实的,过失还是很大的,不要说菩萨戒,连密乘戒都可能失毁。哪怕没有破密乘戒,但是以金刚道友、上师为对境,会有很大的罪过,所以一定要谨慎。

  为什么嫉妒会违背菩萨戒?这其实很好理解。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说:“不愿人获利,岂愿彼证觉?妒憎富贵者,岂有菩提心?”如果你不愿众生获得一些小小的利益,怎么可能希望他们证得无上菩提?嫉妒、憎恨富贵的人,怎么可能生起菩提心呢?我们在诸佛菩萨面前立誓要给予众生暂时与究竟的安乐,众生依靠自己的福报获得了一点点利益,我们又怎么能心生嫉妒呢?这不是违背了菩萨戒吗?

  《米拉日巴道歌集》中记载:米拉日巴尊者后来声名远播,雅龙地方的村民对尊者特别恭敬,经常供养。而当地一所研习因明的显宗寺院,就从来没有接到过村民的供养,于是该院的僧众们对尊者十分妒忌,经常诽谤尊者,说尊者是行邪法的外道。

  后来雅龙地区发生轻微的粮荒,许多村民到该寺借粮,寺中的僧侣们说:“我们不会行邪法,所以从来就没有接到你们任何度亡的祭祀或供养,我们的食粮是专门为了修学清净的正法用的,这些正法也是你们不屑一顾的!现在要借粮,就应该到经常接受你们供养的那个行邪法的外道那里去借才对!”

  僧侣们拒绝借粮后,某些乡民们说:“他们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我们应该这么办:把尊者作为我们今生和来世的皈依处。但为了此世的需要,我们应该将此寺的僧侣作为现世供养处,以备不时之需。”于是乡民和寺院双方就订了一个互济的“君子协定”。(有些人皈依三宝后,解脱方面祈祷三宝,在世间当中求财富等可能借助一些外道,也会有这样的。)

  寺院中有两位著名的法相师(法相师即是采用辩论方法研究佛教法相学的人),一个叫达罗,一个叫罗顿。他们召开会议,提议派三个精通因明的人找米拉日巴辩论,料想他肯定回答不出来,届时他不堪羞辱,肯定会离开雅龙地区的!结果这三人反而被尊者折服,虔诚向尊者忏悔,祈求尊者摄受。后来尊者就传给他们灌顶和口诀,叫他们去观修,不久之后都产生了觉受和证解。以后他们都成为了如雪山狮子一般的得成就之比丘瑜伽士。

  有一次,当地的村民举行了一个大宴会,邀请达罗和罗顿坐一排,为他们搭起了法座。在另一边,他们也为米拉日巴尊者竖起一个法座,惹琼巴等弟子在下面按顺序坐一排,末端就是前次派去找尊者辩论的那三个人,但他们已经转变衣着,以瑜伽行者的姿态出现,用颅器大口大口地饮酒,从容不迫,毫无禁忌的样子。罗顿和达罗见了,不禁火冒三丈,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他们想要在宴会上煞煞尊者威风。于是罗顿走到尊者面前,说:“瑜伽士啊!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因此你对因明学一定是非常熟悉善巧的了!如果对因明不清楚而做这样的言行,则是破坏佛陀的教法,害人害己,同时也不够资格作为一个十足的佛教徒。因此我请求你,在大众前立一个简单的因明量吧。”(有些人也会这样,对他人生起嫉妒心,但是表面说些赞叹的话,其实想让他陷入尴尬的境地。)

  米拉日巴尊者说:“我依止因明的上师,获得了因明的口诀,通过因明的精进,住在因明的山谷中,修行因明的法,获得了因明的境界,于是自然成为施主们因明的福田。你因贪著于说教的‘因明’,因而生起了妒忌‘因明’。将来可能会堕入地狱‘因明’去遭受痛苦的‘因明’!舍此以外,其他的因明我是一概不懂的。”为了详细解释这段话,尊者又唱了一首道歌。(因明就是量,量是正确的意思。他是指自己遇到了正确的师父,求得了正确的窍诀,依靠正确的精进,证得了正确的境界,等等。很多人学佛耽著表面的意义,没有深入了解真正的内涵。这样很容易出错的。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说:看到有些人得到很高的地位,但是一辈子在因明当中打转。而我遇到宁玛巴的教法,修学那么甚深的法要,我走的路是非常好的,心里特别高兴。)

  达罗听了很生气,骂道:“你这样胡言乱语,唱些骗人的烂歌来搪塞,却拼命吃人家的供养。像你这样的行径,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说着,就在地上抓起一把灰,向尊者的脸上撒去。

  米拉日巴拭去脸上的灰,微笑着给他讲了一些教言。惹琼巴见上师受到侮辱,特别不高兴,觉得达罗是该降伏的对境,如果不杀他,就是违犯了三昧耶戒(在密乘戒当中有十种应降伏的怨敌)。于是拿起一根棍子,准备去打达罗。

  当时尊者立刻抓住惹琼巴的手,说:“急需时不能应急的财宝,苦难时不能援助的亲友,遇逆境时不能帮助的佛法,都是深可悲叹的大不幸!你要快快集中全力,提起正念,好好对治当前的烦恼!”惹琼巴听了只好作罢。(所学的法义一定要运用到生活中,不然学了很多佛法,一遇到对境就生起烦恼心,心和佛法背道而驰,这样没有多大意义,就像米拉日巴大师所讲的“深可悲叹的大不幸”。这样学佛就只能结个善缘而已。)

  后来,达罗和罗顿又找尊者辩论,尊者说:“我对其他的因明不懂,但自相续的烦恼若得以调伏,这就是因明。既然你们非要辩论,那我先提出一问:虚空是有碍法,还是无碍法?”

  达罗说:“当然是无碍的,虚空本来就是无有障碍的。”

  于是米拉日巴大师一显神通,达罗的身体丝毫不能动,好像被四周坚固的东西密密地包围起来的样子,一直僵坐在那里。而尊者身体腾空,在空中行走、倒卧,就像在地上行动一般。

  米拉日巴又说:“我现在另立一宗:眼前这块大岩石是无碍法。你认为如何?”

  达罗回答:“岩石当然是有碍法。”

  只见尊者身体随意穿过岩石,上入下出,下入上出,无碍地穿来穿去,就像在空气中一样。(以前有些上师通过手掌插进柱子或者留下手印来诠释一切万法本来是空性的。)

  达罗见此,比以前更为气愤了,说这只是外道的魔术,对此不但不起信心,反而一味萌生邪见,大肆诽谤,结果死后转生为一个大恶魔。罗顿却对尊者的行为生起了信心,后归入米拉日巴的教法,成为了他的五大出家弟子之一。(上师示现神通,有的人能生起信心,有的人不但生不起信心,邪见更加严重了。以前佛陀时代,佛本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随好,但是有的人见到佛陀具有九种丑相,这样的众生罪业是非常严重的。)

  所以,内心被嫉妒严重障蔽的人,根本看不到别人的功德,难以被调伏,最终也只能自食恶果。

  《普贤上师言教》中,还有一个关于嫉妒心的公案,这个公案以前也讲过。

  从前有两位著名的格西互相敌对。其中的一位格西听说另一位有了女人,于是对侍者说:“煮上好茶,我听到一个好消息。”

  侍者煮好茶后端给他问:“您听到了什么好消息?”

  他说:“我们的那个对手某某有了女人,破戒了。”

  后来根邦扎嘉尊者听到这件事,板着脸说:“真不知他们二人到底谁的罪过更严重?”

  总而言之,嫉妒心十分可怕,常常怀有嫉妒心或竞争心的人,对自己没有任何利益,也危害不了别人,只是无意义地造罪而已。对有嫉妒心的人而言,真佛出现在面前也没办法引导他们。由于自相续被嫉妒所遮蔽,无论上师有什么样的功德,也始终看不见,生不起丝毫信心,进而不可能成为法器得到加持。就像一个生了锈的器皿,加入什么样的甘露都会被弄脏。就像提婆达多、善星比丘,本来都是佛陀的堂弟,可由于嫉妒扰乱自心,提婆达多生生世世都与佛陀作对,善星比丘也觉得佛陀除了有一寻光以外,跟自己没有任何差别。他们对佛陀一点的信心都生不起来,尽管一生都在佛陀身边,也没办法得到解脱。

  如是了知嫉妒的过患以后,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修持喜无量心,以对治嫉妒心。

  (2)具体修法

  喜无量心同样也有无缘和有缘的区别。在修持有缘的喜无量心时,要对应所缘和行相来修。

  喜心的所缘境是具足乐因及乐果的众生,其行相是希望众生不离其安乐。如果见到具足安乐的众生,则应对其观修喜心。如《般若二万颂》云:“若见众生各享其乐,则当思惟:愿彼等不离此乐,愿其具足超胜人天之遍知佛陀安乐。”

  这里我们要分清慈、悲、喜、舍这四无量心的区别。《地藏本愿经科注》云:“能与它乐,名慈心;能拔他苦,名悲心;庆他得乐,名喜心;无憎无爱,名舍心。”从行相来讲,慈心的重点是与乐,而悲心的重点是拔苦,此二者实际并不相同。当众生已经获得了快乐,又拔除了痛苦之后,此时我们就应对眼前这个已经具足了幸福快乐的众生生起欢喜心。当然,无论是慈心、悲心还是喜心,都必须建立在平等舍的基础上。以慈无量心可对治害心,以悲无量心可对治损恼心,以喜无量心可对治不喜他乐的嫉妒之心,以舍无量心可对治贪嗔之心。

  下面具体讲解如何修持喜无量心。

  ① 前行

  我们在修前行的整个过程当中,都需要用上座的方法来修,如果能够懂得一些入座的方法和窍诀,对我们的观修会有很大的帮助。这些方法和窍诀已经再再说过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② 正行

  按照《前行备忘录》所讲,缘自己的亲生母亲开始观修;如果按照《前行引导文》的观点,则应观想任意一位众生,他具有种姓、权势、财富、地位等,生在善趣中,幸福快乐、长寿无病、眷属众多、受用圆满,以他为所缘境而观修。这位众生也不是随便选择的,应以容易生起喜心的对境,比如亲戚朋友或关系密切的人,以他们作为所缘境,希望他获得幸福快乐、圆满富足。不然一开始就选择一个怨敌,让他更加快乐更加富有,肯定没办法生起欢喜心,可能一面观想一面心里面对他愤愤不平。所以对于初学者来说,选择母亲是最好的,因为一般人对自己的母亲没有嫉妒心,以母亲为所缘而观想,相续很容易生起喜心。之前修学舍心、慈心和悲心时,所缘的对境都是母亲,因为以母亲为所缘对境而修持,很容易生起这些心念。

  以下就从知母、念恩、报恩来修持喜无量心。

  知母

  修持知母时,首先在自己面前明观现世母亲的音容笑貌,心中忆念:眼前的这位母亲,她不但今生是我的母亲,无始以来做我母亲的次数也是无量无边,我们对此一定要生起真切的感受。不仅是今世的母亲,一切众生肯定也做过我的大恩母亲。

  三界众生在无始无边的漫长轮回之中,不停地流转于六道,就像大锅沸水中不断翻转的米粒一样急速升降。正如苏东坡在《前赤壁赋》所说:“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对现实世界稍作观察,就会发现人生几十年,转瞬即逝,人在天地间与朝生暮死的蜉蝣一般,渺小得犹如大海中的一粒稻谷。在无量无边的转世过程中,我等生生世世都从母亲受生。佛说一切众生都曾经做过自己的母亲,因为转世胎障,我们互不相识。而且,不仅是人类,就连披毛戴角者,乃至蜎飞蠕动之类无不都是我们过去恩深似海的慈母。或许有的人不相信,假设自己幼小时就离别亲人,二三十年以后,亲人的音容笑貌就会全部忘记了,相见的时候就好像陌生人一样,何况隔世或者经过多生累劫?那不认识也是很正常的了。《十住毗婆沙论》云:“无明蔽慧眼,数数生死中,往来多所作,更互为父子。”正是由于愚痴无明遮蔽了眼目,所以才在无数的生死轮回当中不明真相,认不清这无量的众生全部都是自己无始以来的父母亲人。如此抉择之后,应当深深思惟:一切众生都曾做过自己的母亲,他们对待我就像今生的母亲一样慈爱。

  如果能结合《释量论》中所说的正理而修持,对生起知母的定解帮助就更大了,在25课里面讲舍心的修法的时候,也专门对此进行了分析,在这里再略说一下。就像我们今天的心识是昨天心识的延续,今年的心识是去年之心识的延续一样,每个人今生的心识也是前生之心识的延续,前生之心识是再前生之心识的延续。我们可以这样无限地追溯下去,“在这以前我没有心识”的上限是绝对找不到的,所以能成立心识无始。

  既然心识无始,那我们的轮回也必然是无始的,受生的次数必然是无量无边的。我没有受生过的地方一个也没有,而且无数次在同一个地方受生。我没有受生过的有情种类一个也没有,单单是受生为蚂蚁的次数,也是无法计数的,而转生为任何一类众生的次数同样也是不可计数。

  所以,没有做过我们母亲的众生一个也没有,而且每一个众生绝对是无数次地作过我们的母亲,单就人身这一项来说,作母亲的次数就无法估算。这样不断地观修,直至生起有力的定解:每一个众生都曾无数次地做过我们的母亲。这以上是知母。

  念恩

  在此世间,除了上师三宝之外,对我们最慈悲的,就是我们的母亲了。从九个月零十天怀胎,到抚养我长大,母亲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辛劳。虽然小时候母亲辛勤照顾我们的情景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但从别的母亲照顾孩子的情景,就可以知道母亲有多么爱我。当过母亲的人,对于如何疼爱孩子更有体会了。长大后,大家都感受了这个世界的人情冷暖,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冷漠时,只有母亲对我们的爱从来没有改变,无论我们身处何方,无论我们处境好坏,她总是在深切地关注着我们,当我们快乐时,她由衷地随喜,绝不会嫉妒;我们遇到挫折时,她替我们着急,绝不会在一边看我们的笑话。对母亲来说,这种爱是天性的流露,并且每个人都感受过或正在感受着这种无私的关爱。

  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云:“怜儿之鹿,舐疮痕而寸断柔肠。”这个公案讲:晋朝许逊年少时喜欢打猎,射中一只小鹿,母鹿痛怜爱子,奋不顾身冲向小鹿,以舌头舔舐伤痕,因箭伤深重,小鹿不救身亡,母鹿惨痛徘徊悲鸣不已,也当场死去。剖开母鹿腹部时,发现肠子寸寸断裂。许逊见此情景,大恨悔过,于是把弓箭折断,不再打猎。由此可见,连旁生对孩子都情深至此,母亲的恩德实在不可思议。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慈念之恩实难比,鞠育之德亦难量,世间大地称为重,悲母恩重过于彼,世间须弥称为高,悲母恩高过于彼。”鞠育,是养育的意思。母亲慈悲护念的恩德实在难以估量,尽心养育的恩德也不可称量。在世间中,如果大地称为重,慈悲母亲的恩德重于大地;如果须弥山称为高,慈悲母亲的恩德高过须弥。大恩母亲在无数的生生世世中对我倍加慈愍爱怜,恩德实在是无法估量的,在此处摄略五点以便忆念观想。

  第一,生身之恩。

  每个人在临终之时,必须要舍弃这一世的肉身,无法带到后世,中阴时没有可依靠的身体,只有一个意生身。它相当于我们梦中的身体,轻飘飘的,想到哪里马上就能到,跟现在的肉身有一定差别。此意生身无依无靠,四处漂泊,见到的都是种种凶光及怖畏之相,听到的都是种种可怕的恶声。我的中阴身恐惧怖畏、惊惶不安,真是逃之无地,避之无门,直至遇到母亲才能再度获得一个肉身,如果没有母亲,要想得到现在这个身体是不可能的。

  住胎之时,母亲身体日渐沉重,如负重担。她坐立不安,不思饮食,连迈步都要踌躇不已,就像久病的弱者一样。母亲以身体的血液精华滋养着我的生命,足足九个月零十天。

  到生产之时,不孝之子破损母胎,扯母心肝,踏母胯骨,此时母亲血流遍地,就像千刀搅腹一样痛苦。初生之时,一听到孩子的哭声,母亲就像获得如意宝一般欣喜万分,刚才的痛苦仿佛不曾存在,将我抱入怀中,抚爱瞻视,亲爱之情难以譬喻。这是感念生身之恩。

  第二,赐命之恩。

  初生之后,我除了啼哭和晃动手臂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大恩母亲要死的没让死,要烂的没让烂,要干的没让干,对我体贴入微,殷勤照料。

  我饿了,她用自己的乳汁善加哺育;我冷了,她给予我柔软暖和的衣服,并用自己的体温温暖我;我时常将床褥尿湿,母亲则将干处让我躺卧,她自己则睡在湿的地方;我生病了,她不眠不休地照顾我,宁肯自己生病,也希望我获得健康;我如果病危或遭遇危险,她宁肯自己死亡,也希望我获得平安;每天还要不下一百次地保护我不出意外……

  母亲就是这样时时牵挂我,竭尽全力照顾我,让我每天都舒舒服服,快快乐乐,远离各种危难和痛苦。在那些日子里,我的苦乐好坏唯一指望她,生死存亡唯一依赖她。那时,如果没有母亲的照顾抚育,我恐怕连一个小时都活不到。我能活到今天,全都是大恩母亲所赐予的。

  不仅仅是人类,哪怕是动物界的母亲,也都是不惜一切代价来保全自己的孩子。有一种鸟,当母鸟衰老飞不动时,它知道小鸟尚不能自己寻食,母鸟便咬住巢上方的一根树枝,将身体悬在鸟巢中,小鸟饿极,便啄母鸟的身体,先将体毛拔掉,而后便将母体吃掉。母鸟宁愿用自己的身体来喂养小鸟。这是感念赐命之恩。母亲哪怕要死了,还要考虑到孩子的存活,不会考虑自己以后怎么样。所以说这个恩德是非常非常大的。

  第三,施财之恩。

  婴儿之时,母亲以种种方便精心护养我,无有厌倦。《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所饮母乳百八十斛。”一个幼儿所饮的母乳有一百八十斛。我等于多生累劫中所饮的母乳多如大海之水。等我稍稍长大些,母亲也总是把最好的食物先给我品尝,自己则吃我剩下的残羹冷炙;把最漂亮的衣服先给我穿,爱美的母亲自从生了我,从此有些不修边幅。白天,母亲喂我吃饭、陪我玩耍;夜晚等我睡着了,忙碌了一天的母亲还要为我搓洗尿布、缝补衣服,像是不停旋转的陀螺。面对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污物、排泄物,母亲总是毫不犹豫地用手为我轻柔擦拭。

  从小到大,母亲付出的钱财就像流水一般。降生之初,母亲就要为我购买奶粉、尿布、婴儿床、婴儿车,各种衣服、奶瓶、玩具,各种早教书籍等等。为了让我能够健康长大,原本节俭的母亲不惜任何代价,一切都要给我最好的。他们给我买蔬菜、水果、肉、蛋、奶,还有各种可口小吃;为了满足我的爱美之心,她们在休息的时候为我逛街挑选,直到我满意为止;为了我能够有学识,进入好学校,父母为我花钱找关系;为了让我的学习能更进一步,父母为我花钱请来家教;为了让我能有一技之长,增长见识,父母为我报名学习乐器、美术等,参加各种夏令营……

  总之,大恩的母亲不顾一切罪业、痛苦和恶名,为我筹备所需之物,把自己舍不得用的所有钱物都交到我的手上。我就这么无忧无虑地长大了,我今生的幸福快乐都是大恩母亲付出巨大的代价换来的。这个时代的孩子,不知道苦累、饥饿、寒冷为何物,除了时代的因素,就是源于母亲的大恩!我们又怎能不感念父母的深恩厚德呢?

  第四,教授世间知识之恩。

  我们在小的时候连穿衣走路都不会,是母亲教我们怎样走路,怎样说话,怎样吃饭等等。母亲是我们来到人间的第一位老师。少年时,母亲教我为人处事的道理,还常常为我的学业担忧,为了让我能接受良好的教育,母亲不惜为我奔走求人,历尽艰辛也要让我上一个好学校。读书出来找个好单位,也是母亲为我奔走求情。我长成今天这样知识丰富、聪明伶俐、人情练达,这一切都是源于母亲的培养。

  现在有些人,觉得自己懂得多,就看不起年迈的母亲,觉得母亲的思想和行为跟不上时代,已经有代沟了,不想跟母亲说了。殊不知正是因为母亲把一切精力和心血都用来培养我们,才没有时间去了解新鲜事物,也没有多余的财力和精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可以说,自从有了孩子以后,母亲就已经没有了自己,一心扑到孩子身上,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我们怎么可以嫌弃母亲呢?

  第五,出世间恩德。

  从出世间的角度来说,如果没有大恩母亲,我们连珍宝人身也不可能获得,修持佛法又从何谈起呢?我如今能够专心致志地修学佛法,不必忧心衣服饮食、住所卧具等修行资具,也是大恩母亲赐予的。只要我们有需要,母亲都会倾囊资助。如果没有母亲,我们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更谈不上学佛、修法了。因此我们应感念母亲的恩德。有些人自己学佛了,看到母亲在造业,就说:“哎,这个是我自己的因缘,才能遇到三宝的,遇到上师善知识,这个不是我母亲的因缘。”这样去想是不对的,如果没有母亲,我们这个暇满人身不可能获得;没有暇满人身,我们去皈依三宝,依止上师善知识,修学显密教法是不可能的。

  尤其在修行大乘佛法期间,最初发心、中间修行六度、最后成办佛陀之事业,都是缘于大恩母亲。现在我们修持慈悲喜舍这四无量心,也必须从知母、念恩、报恩开始修起。而知母、念恩、报恩的所缘境也是大恩母亲。可以说如果没有母亲,就没有修学的对境,也没办法真正生起四无量心;没有四无量心,菩提心也无从生起;倘若不具备菩提心、菩萨行,就不会最终现前圆满正等正觉佛果。可见,从佛法方面来说,母亲对我也是有着大恩大德。

  《菩提道次第广论》等论典中还提到了一种恩德,即是远行忆念恩。我如果离家远行,母亲不仅挂念我的饮食,还担心我的衣着与卧具。乃至成年和衰老,母亲亦是念念不舍,所谓“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最近第100届普利策奖公布,美联社对东南亚“血汗海鲜”的报道获得新闻类“公共服务奖”。这一报道揭露了东南亚渔业普遍存在的强迫劳动、滥用奴工的问题。这篇报道的发布,成功帮助了2000名东南亚奴工解除奴役,重获自由。其中有一位被解救的缅甸劳工敏特,他今年已经40岁了。18岁那年,敏特的父亲外出打渔遭遇不测。为了养活母亲和几个弟弟妹妹,他在一位泰国老板预支了300美元的工资后,就踏上了远赴泰国的行程,随后乘船来到印尼。船长咆哮着告诉他:“现在你们都属于我,缅甸人不能回家,你们已经被卖掉,永远也不会有人来救你。”22年之后,饱受苦难的敏特终于回到家乡,在前往家里的小路上,他看见60岁的老母亲一路小跑过来,无法克制情绪地哭泣。到家后,他的母亲由于对儿子长年的期盼而情绪激动,一度昏厥过去。由此可见,无论我们离开多久,母亲都是这么牵挂我们,爱护我们。很多人为了工作不在父母的城市,父母还是非常牵挂的,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他们在那边遭受什么痛苦,回来的时候做各种各样的饭菜给他们食用。

  大恩母亲为了抚养我长大,不计痛苦,不惜造业,不惧恶名。为了给我衣食保障,她要努力工作,在工作中造下了妄语、偷盗等很多恶业;为了给我增加营养,她一次又一次买来活鱼、活鸡,亲手杀死后烹饪给我们吃。杀害众生的罪业特别大,没有忏悔清净将来会堕入地狱。如果没有我,母亲根本不会造下这么多的恶业。如今,母亲因为造下深重罪业,致使现世劳苦,倍受艰辛,来世还要感受无量痛苦的果报。稍微想一想就知道,母亲对我们的恩德根本难以尽述。

  母亲不求我们报答她的恩德,只希望我们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只要你快乐就是我的快乐,只要你幸福就是我的幸福!”这是母亲唯一的希望!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有所作为,获得名利、地位、权势等,心里特别高兴,哪怕自己吃苦也是心甘情愿。

  身为人子的我们,却常常忘记母亲的恩德,让母亲常常因我而流泪,这是多么的不孝。母亲在不经意之间就已经变老了,如果我们不懂报恩,总有一天我们会特别地遗憾,为什么没有在自己还能尽孝的时候报答母亲的恩德呢?所以我们能够利益他们的时候,应该帮助利益他们,这是特别重要的。

  报恩

  母亲对我有无量无边的恩德,现在终于轮到作为儿女的我来报答母亲的大恩了。如果仅仅口说“母亲的恩德很大”而没有去报恩,从世间或出世间来说,这样的人都称之为卑劣之人。所有众生无一例外都做过自己的母亲,对我有大恩德,而我却将那些正在感受痛苦、无有救护的如母有情弃舍不顾,仅仅谋求自己的解脱和安乐,对此岂能心安理得?如果自己有能力去利益大恩母亲,却不去利益、帮助的话,那不要说出世间学佛了,从世间人格来说也是非常卑劣的。如果这样做,一定要改过来,好好地忏悔。

  历代的高僧大德都是特别重视报答母恩的,蕅益大师二十三岁时所发的四十八愿,前两愿就是报父母恩:“第一愿者,我发本心,为欲上报慈父生我之恩,惟愿三宝慈悲力,令我无始以来,经生慈父,咸生净土,速证菩提。能令闻我名者,亦得上报父恩。第二愿者,我本发心,为欲上报悲母养育之恩,惟愿三宝慈悲力,令我无始以来,经生悲母,咸生净土,速证菩提。能令闻我名者,亦得上报母恩。”

  在《六度集经》中,佛也告诉众比丘:“吾世世奉诸佛至孝之行,德高福盛,遂成天中之天三界独步。”意思是,我生生世世奉持十方诸佛的至孝之行,功德崇高,福德隆盛,所以我成为天中之天,三界独步。

  由此可见,孝顺父母、对父母报恩的功德不可思议,我们作为大乘行人,应当依照佛陀的教诲,尽己所能报答母亲的大恩。

  知母、念恩、报恩的内容从舍无量心讲到现在,有的道友可能会觉得重重复复,太罗嗦了。可是这实在是太重要了,有必要反复宣说,反复串习。特别是自己对母亲没有生起报恩之心,一定要好好串习。当年堪布阿琼对自己的母亲没有生起很大的报恩之心,他的上师纽西隆多尊者就让他到寂静处修持知母、念恩、报恩,结果在相续中真实地生起了慈悲心。无论在世间孝道,还是出世间修习显密大乘法要,知母、念恩、报恩都是非常重要的。母亲的恩德太大了,这些只是其中小小一部分而已。所以,我们一定要从不同的角度再三地去观修、串习。

  如是生起报恩之心以后,再串习慈心和悲心。对于不具足安乐的母亲,希望她具足安乐,此称为慈心;对于具足痛苦的母亲,希望她远离痛苦,此称为悲心。

  具体来说,以不具足乐因及乐果的深恩母亲作为所缘境,首先修持慈无量心。心中忆念:但愿这位母亲现世及生生世世,具足珍贵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这些安乐的因;如果母亲能够具足珍贵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这些安乐因,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母亲具足珍贵的信心、出离心、菩提心这些安乐的因;为了使母亲具足安乐因而虔诚祈祷三宝。但愿母亲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如果母亲能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母亲具足增上生人天果报直至圆满佛果之间的安乐果;为了使母亲具足安乐果而虔诚祈祷三宝。如是再三祈愿母亲能够具足乐因及乐果。

  然后再以深陷轮回深渊,不得不感受各种痛苦的大恩母亲为所缘境,修持悲无量心,心中进一步观想:祈愿母亲断除漂泊轮回的苦因,从此不再遭受任何苦果;如果母亲能断除漂泊轮回的苦因,从此不再遭受任何苦果,那该有多好啊;我一定要使母亲断除漂泊轮回的苦因,从此不再遭受任何苦果;为了使母亲断除漂泊轮回的苦因,从此不再遭受任何苦果,虔诚祈祷无欺的皈依处上师三宝,愿您以大悲恒时关照。

  如是修持慈心和悲心,心相续生起强烈感受时,在此基础上再进一步修持喜心。所以,在修习喜心之前,需要把慈心和悲心再串习一遍。

  此时,要将母亲现在所拥有的无论是出世间修行方面的功德,还是世间的种种圆满,比如有吃有穿、有住宅有卧具,有财产有受用,有权有势,有地位有名声等,作为修持喜心的所缘或者对境。然后以下面的行相或心态来思惟:把母亲具足点滴的幸福快乐看作是值得欢喜、大有必要、不可缺少的,而修欢喜心。

  接着进行如下思惟:但愿母亲所拥有的微乎其微的乐果及善业的乐因,永不失去、永不衰落而蒸蒸日上,永不离开善业的乐因及乐果;如果母亲不离开善业的乐因及乐果,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母亲不离开这一切;为此虔诚祈祷上师三宝。但愿母亲所拥有的一切乐因及乐果,蒸蒸日上,直至暂时增上生人天果报、究竟决定胜解脱及遍知佛果之间与日俱增;如果母亲所拥有的乐因及乐果能够与日俱增,那该多好;我一定要使其母亲所拥有的乐因及乐果与日俱增;为此而虔诚祈祷三宝。就这样,观察、安住轮番交替而修。

  随后,从母亲、父亲推及到亲戚朋友,选择他们当中具足种姓、权势、财富、地位或者幸福快乐,而且眷属众多、受用圆满者而修,对他们没有任何竞争和嫉妒之心,反而希望他们获得更加圆满的人天福报。

  相续如是熏修生起喜心以后,接着对所有的中等人(中庸之人)——关系不好不坏、不亲不怨的人来观修,愿他们具足一切幸福、快乐、安宁,这样观修也不太困难。

  再对损害自己的怨敌、特别嫉妒的对象观修,彻底断除对他拥有财富圆满忍无可忍的恶心。内心祝愿他不要远离一切圆满的安乐。

  无论是亲人、中庸之人,还是怨敌,他们无始以来都当过我们的父母,而且做父母的次数不是一两次,而是无数次,对我们有非常大的恩德。本来我应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但一直没有成办,现在他们因为自己的福德力得到快乐,我为什么不高兴呢?而且我应该让他们更加快乐,无论世间或出世间的快乐,让他们都能得到。

  最终,凡是拥有安乐的一切众生,对他们修喜不自禁的欢悦之心。修习的要点即是:愿所有的众生从今乃至菩提果之间,恒时不离安乐,并且长寿健康,眷属众多,受用圆满,无损无害,无忧无怨,智慧方便广大。

  如是长时间思惟观修喜心之时,不被贪嗔痴妄念所束缚,不放纵妄念而修心;中途无法继续观修或者无法思惟之时,不生起任何善恶之念反观自心,尽力安住于自心本性之相。

  总之,在一座中具足观察修、安住修、祈祷上师意心相融而交替修持喜心。这样慢慢地串习修持以后,串习力越来越深,你的相续很容易调伏心念,不需要强制压制心念,自然而然能具足寂止(禅定),而且你的心自然而然能调柔,这就称为真实、清净的寂止了。如果你强制压制心念而修持,会成为修法的障碍,误入歧途,而且无法调柔心相续。即使看上去很调柔,也只是一种强制压制,无法做到自然而然地调柔,那也不是在真正的寂止。所以,修持要有窍诀。

  今天就讲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    喜心主要对治什么烦恼?请举例说明这种烦恼有哪些过患?

  2.    喜心的所缘和行相是什么?请从行相和对治的角度大致说明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区别。

  3.    修喜心时,见别人做什么都要随喜吗?为什么?请用公案说明。

  4.    喜无量心具体应该怎么观修?(知母、念恩、报恩不用详细说明)

  5.    知母、念恩、报恩的内容贯穿了整个四无量心的修法,您觉得有必要吗?为什么?请谈谈反复观修知母、念恩、报恩之后自己的改变和收获。

  6.    座上反复的观察修、安住修,能令心念自然而然得以调柔,通过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修习,请谈谈您对此的真实体会?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