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二十九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的第三品。这一品主要为我们讲解的是,修行人如何在前行、正行、后行三部分都圆满的情况下,真实修习“受持菩提心”。

  平时,我们经常会说“我要发菩提心”,可是往往遇到对境时心相续便不堪能了——开始生起自私自利的心,无法生起菩提心。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其实是因为前行的基础没有打好,所以在遇到对境时很容易忘失曾经发过的菩提心之誓言。如何才能为菩提心的修持奠定良好的基础呢?就是修持寂天菩萨所说的几种前行。

  第二品中的前行包括四支:供养支、顶礼支、皈依支和忏悔支,第三品中的前行是后四支:随喜支、祈请转法轮支、祈请不涅槃支、善根回向利他支。这八支修法听起来非常容易,几个颂词就讲完了,我们每天也都会念诵《普贤行愿品》,但其实它们完全可以渗透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比如,现在我们正在听闻佛法,要认识到这是非常难得的机会,要调整好自己的身语意,安静下来,并发起菩提心——愿一切众生都因我听闻这堂课而种下暂时的安乐与究竟的解脱之因。又比如,我们身边坐着许多道友,我们要随喜自他于无始劫以来能有这样殊胜的聚在一起听闻佛法的机会。静下心来试想一下,当下这个时刻,在我们这个国土,有多少众生为了自己的生活正在忙碌奔波,造下恶业;我就是亿万众生中最幸运的——有暇满难得的人身、尚能听闻到哪怕一句正法。不论我们能不能听懂、能否马上领悟这些法义,只要能听到一偈一句,都种下了最殊胜的善根;诚如全知麦彭仁波切在《般若摄颂》注释中所说:在所有有漏善根中,最大的善根就是一人传法,一人听法。

  因此我们应该在闻思佛法前先调整自己的发心,不要仅仅停留于学习,而要把它们用于修行。

  戊三、菩提心相顺之受持品(分二:己一、品名;己二、正论。)

  己一、品名:受持菩提心。

  己二、正论(分三:庚一、加行之法;庚二、正行决心;庚三、后修自他生喜。)

  庚一、加行之法(分二:辛一、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而聚顺缘之积集资粮,总分八支,前品已说供养等四支,今说后四支;辛二、近取因之修心。)

  辛一、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而聚顺缘之积集资粮,总分八支,前品已说供养等四支,今说后四支(分四:壬一、随喜支;壬二、祈请转法轮支;壬三、祈请不涅槃支;壬四、善根回向利他支。)

  辛二、近取因之修心(分四:壬一、真实修心;壬二、彼之应理;壬三、分说施身;壬四、修心之果回向于利他。)

  下面简单解释科判。“近”指最接近的,“取”指取受,“因”指因法。产生结果的最根本、最近的因就称为“近取因”。比如在春天种了一盆花,花的成长要观待花盆、土,还要观待浇水、施肥等,但其最根本的因是种子——故种子是花的近取因,其他的因素都是花的俱有缘。同样道理,生起菩提心的近取因就是我们的心。因为菩提心生起的主要因素不观待外在,只观待内心,所以生起菩提心的近取因就是我们的心。

  近取因之修心主要讲述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态,以使菩提心尽快生起。总共分为四个方面:一、修心的窍诀(壬一、真实修心);二、为什么要这样修心(壬二、彼之应理);三、修持菩提心时要行持布施,布施身体是非常殊胜的一种修法(壬三、分说施身);四、把修心的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壬四、修心之果回向于利他),其实整部《入菩萨行论》不断提及要把所修善根回向给一切众生,就是在提醒我们修心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在这个发心的前提下去修,心相续会容易转变而生起菩提心。

  以上总结了科判,以及所学内容与实修菩提心的关联。今天我们主要学习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修心的方法和原因;二是真实以布施对治烦恼;三是功德回向于利益一切有情。

  首先我们来一起念诵颂词。

为利有情故,不吝尽施舍,身及诸受用,三世一切善。
舍尽则脱苦,吾心成涅槃,死时既须舍,何若生尽施。
吾既将此身,随顺施有情,一任彼欢喜,恒常打骂杀。
纵人戏我身,侵侮并讥讽,吾身既已施,云何复珍惜?
一切无害业,令身尽顺受。愿彼缘我者,悉获众利益。
若人因见我,生起信憎心,愿彼恒成为,成办众利因!

  壬一、真实修心

  【为利有情故,不吝尽施舍,身及诸受用,三世一切善。

  颂词略释:为了利益一切有情,我毫不吝惜地施舍我的一切,“一切”包括身体、财物等诸受用,以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所有善根。

  下面分四个方面学习这段颂词:(一)布施的含义及功德;(二)布施的目的;(三)行持布施的要点;(四)所布施之物。

  (一)布施的含义及功德。

  1.布施的含义。

  我们经常说“布施”,在我们看来,布施也许就是我家多了一袋大米送给你,或者拿一块钱布施给乞丐。其实“布施”是梵语“达那”的意译,意为遣除对方的贫穷。《大乘义章》云:“以己财事分散于他,称为布,辍己惠人,称为施。”把自己的财物、善根乃至一切分散给他人,叫做“布”;而自己惠施于人,就叫做“施”。2.功德。

  行持布施能带给我们什么功德呢?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诸佛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诸功德具足,所愿如意,皆从布施得。”佛陀所具有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等所有功德,其实都是由布施而来的。乍一看,这个功德好像跟我们没有太大关系,因为我去行持布施并不能立刻获得三十二相、八十随好,但其实从这句教言我们可以知道:佛陀所具有相好庄严等一切功德,全都来自布施,换句话说,我们在正确的发心下行持点滴的、任何的布施,全都是成佛之因。

  (二)布施的目的。对应颂词:“为利有情故”

  既然布施的功德那么大,那我们是不是只为自己成就佛果而去利益众生、修持布施呢?修持布施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事实上,我们不能因贪著功德而修持布施,如颂词中所说:布施真正目的是为利益一切有情。

  1.为何要利益有情而布施?我们从三个方面由浅入深地推导。

  (1)暂时的角度。布施一方面遣除了他人的贫穷,满足了他人所需,同时也可以在不同程度上给予自己安乐,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比如,你正有一大堆衣服不知怎样处理,放在衣柜里嫌多,送人又有点舍不得,但是又一想:如果我的衣服能够让哪怕一个人在寒冷的时候得到一点点温暖,那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便把这些衣服全都捐了出去。布施的当下不仅自己轻松了,而且会非常非常欢喜。从受施者的角度来说,他的需求也得到了满足。因此暂时来讲,不论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布施都有利益。

  (2)究竟的角度。究竟来讲,为什么要为了利益一切有情而行持布施呢?作为大乘修行人,我们所做的点点滴滴都是为了解脱,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现在有一个需要布施的对境出现在面前,给我们培植福报的机会,恰好满足了我们积累资粮的需求。向别人布施,其实并不是我们帮助了他,而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圆满修行的资粮。

  从暂时、究竟两个角度来总结布施的目的,可以得出结论:布施其实并不只是自我富足后给予他人的过程,同时也是自己获得利益的过程。因此,对受施者要断除优越感,生起感恩想——感恩对方在我们需要的时候适时出现,给我们培植福报、积累资粮的机会,最后圆满修行。

  (3)大乘修行人利益他人是本职工作。其实,为了利益一切有情去布施的真正原因是:对大乘修行人来讲,利益他人就是本职工作。“发菩提心”就是要为了利益一切有情,而去做我能够做到的所有事情,包括成办最究竟佛果之安乐。从这个角度来讲,布施本身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就像照顾和关心孩子,是一个母亲的本职工作,谁都不会觉得她需要抱有什么目的、为了什么利益才去做。大乘修行人的本职就是利益众生,而布施就是利益众生的方法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要为了利益一切有情而布施。

  2.疑问:自利与利他看似直接相违,那为了自利可否布施?

  也许,我们现在还不能马上让自己所有的布施都是为了利益众生,一点点自利的心态都没有。比如,我今天布施给一个人一万块钱,布施的当下我其实是很满足的,觉得帮他解决了困难。可是回到家里一想:“这可是一万块钱呐!我干吗要给他呢?”——这是舍不得,夹杂了自私自利的心。可如果能进一步想:“没关系,‘一文施舍万文收’,何况我今天布施了一万块钱,将来我可以获得许许多多的福报。”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没有亏,还是挺好的。在思惟自己布施合理性的整个过程中,都围绕着一个目的——自利。而寂天菩萨在颂词中却直接告诉我们:布施是要为了利他。“自利”和“利他”好像直接相违了,那么我们能不能抱着自利的心态去利益有情呢?答案分为两个方面。

  (1)可以,也能获得福报。作为凡夫,我们不可能马上就以毫不自私自利的心去帮助别人,所以哪怕在自利的心态下,哪怕完全为了自己的健康去布施都是可以的,并且依此也可以获得许许多多的福报。

  (2)作为扩大自己心量的方便方法。我们同时也要明白,以自利之心布施只是暂时的过程,对于大乘修行人来讲,我们究竟是要放下自己而利益一切有情的。逐渐扩大自己的心量,就会慢慢地舍下自己,布施的也越来越多。比如,最开始我只能毫不自私自利地布施一块钱、一棵蔬菜,渐渐地就可以增加到一百块,到最后布施一万块、一百万,乃至整个身体、全部家产。这就是由小到大、一点一滴积累而做到的。所以,“为利有情”是我们最究竟的目标,但暂时为了自利去布施也未尝不可,只是要清楚我们究竟的目标并不只是为了自利。

  (三)行持的要点。对应颂词:“不吝尽施舍”。

  落实到实修的时候,布施应该具足哪些要点呢?

  1.要断除吝啬。

  颂词中的“吝”指吝啬,是布施的违品,即当你面对别人需要时,舍不得、不想给予。别人需要安慰时,你冷冷地看他一眼:“你需要我什么安慰啊?你那么强大!”别人需要一块钱时,你心里想:“你干吗要那一块钱呐?好手好脚的,为什么不能去赚钱呢?”别人需要微笑时,你臭脸看着他,心想:“你有病吧!看着我干嘛呢?”当别人需要时你不想给予的心态就属于吝啬,和布施完全相违。当我们行持布施时,要断除这种违品。

  其实,断除吝啬不仅是在布施当下,更是在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如果面对别人的需要,自己麻木得不想给予,其实你就已经处在吝啬中了,此时就要观察心相续,励力将其断除。当面对别人需求的时候,我们原来的第一反应是:“我为什么要给你?”而现在应该是:“我为什么不给他呢?”这样反问自己,反反复复地观察自己是不是处在吝啬的状态中。

  以上讲解了断除违品,下面学习从身、语、意三个方面如何行持。

  2.身语方面的要点。

  在身体方面,双手亲自奉上,面带微笑。我们布施乞丐,有时会把钱拿得很高,“咔”地一下扔下去。但有时我们会看到上师仁波切布施乞丐,他老人家是这么做的:从钱包里掏出钱,来到乞丐面前把钱放进他乞讨用的缸子,然后会说:“谢谢你。”那个乞丐马上回答道:“哦,阿弥陀佛!”我们最多也就是把钱放到缸子里,然后转身就走,可上师那句“谢谢”就让乞丐觉得不再是别人在帮他,而是他在给别人一个机会,他心里立刻就特别特别舒服。

  这其实是上师给我们示范的布施时身语方面的调整:身体上是用双手而且放得很低;语言上非常柔和,而且说“谢谢你”。而反观我自己,经常是虽然双手给他了,可是唯恐避之不及,赶紧转头就走,那句“谢谢”硬是没说出口。这就是上师教给我们的,如何在布施时圆满自己的身语。

  我们在城市里生活,面对的不仅仅是布施钱,还会经常帮别人捎东西、买东西,或做一些其他的事情。这时候我们去布施,同样要恭敬地双手奉上,感恩别人给我们机会,圆满我们所需要积累的资粮。

  3.意的要点。

  外在的身语之所以能够这么调柔,其原因在于内在心相续的转变。这种转变来源于什么?颂词讲到是“尽施舍”。这个“尽”有两层含义。

  (1)尽量做到无有不舍与后悔。尽量做到我有的全都给他,而且不后悔。如果他需要的是衣服,那我就把我能给的都给他,而且给了之后也不会转过背就后悔。

  (2)全力以赴,量力而行。这种“全力以赴的量力而行”并不是指,当别人需要时你把所有存款都给他,甚至砸锅卖铁、卖房子。这里“尽”是指尽我的所有心力去做,没有一丝一毫保留。如果我现在布施的心力是一百块钱,我就给一百块钱,不会超额支出而让自己痛苦,另一方面也是全力以赴,把心力用到极致,不保留,不会只布施九十九块钱。

  所以,“尽施舍”体现了我们布施的心态——一方面尽量做到有的全都给,无怨无悔;另一方面量力而行,全力以赴。

  如果能如是调整身、语、意三个方面,那么布施的要点就已经具足了。

  (四)所布施之物。对应颂词:“身及诸受用,三世一切善。”

  根据颂词,可以把所布施之物大致归纳为三类。

  1.财布施。

  前文反复列举的“给钱”“给衣服”等物质方面的布施,就是财布施。又可细分为三种:一是常见的、为大众心理所接受的布施,比如布施一百块钱、一些菜、水果或衣服等;二是大布施,包括布施自己的妻子、儿女、亲人等;三是极大布施,即真实布施自己的身体。

  或许有人会说:“身体怎么布施给别人?太难了!何况现在也没人问我要身体!”其实,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这样修:比如生病了,需要打吊瓶,即使再勇敢的人伸出手去扎针时,心里多少会有点恐惧,这时就可以观想把自己的身体布施给一切众生,以此疼痛代受他们所有的病痛,这就是布施身体的一种前行锻炼修法。像这样从代受针扎开始,逐渐到代受刀切、割肉的痛苦,乃至最后布施一切,如是便能由浅入深地做到布施身体。

  2.法布施。

  “三世一切善”,将过去、现在、未来的一切善根全都布施给众生。法布施有多种形式:比如将自己过去、现在、未来听课的善根回向给一切众生;亲手抄写、出钱印刷、给别人推荐经书典籍都是法布施;而最直接的法布施就是讲经说法,这并不局限于升座讲法,即便只是正确回答别人一个与法义相关的问题,也都属于法布施。法布施的形式有很多种,只要是缘于法而行布施给他人,无论何种形式都是法布施。

  或许有人会有疑问:过去和现在的善根已经产生,我可以布施;未来的善根还没产生,又怎么布施?比如我们现在发愿将来供养上师一万元,那么将来真有一万元钱时,我们就会供养给上师;同样,我们现在就给众生一个承诺:自己将来的善根全都布施给他们。与之前承诺布施自己将来会得到的财物一样,布施未来的善根是可行的。

  3.无畏施。

  “畏”即怖畏,让众生远离怖畏就是无畏施。无畏施可分为暂时和究竟两种。

  暂时而言,放生是最直接的无畏施,因为放生的当下就令有情远离丧命之苦,得以回归生命的自由;当别人烦恼时,我们不再挑拨是非、增上他的烦恼、火上浇油,而是予以安慰、令他逐渐趋向正法,这也属于无畏施。究竟而言,无畏施是指让众生远离烦恼怖畏,令其皈依,通过修行佛法,彻底断除轮回的怖畏。所以,“小”到放生,“大”到法布施,只要能让众生远离怖畏的善法都属于无畏施。愚人节将近,我们以往过节时经常开玩笑、愚弄别人,以至于真的吓到别人。而现在即便别人愿意,我们在开玩笑前也要三思,不能给别人造成惊吓,而这一念善心也是无畏施。所以,无畏施可以落实到自己的行为,哪怕不开玩笑惊吓他人,和言安慰他人,等等,都是无畏施。

  以上讲解了真实修心的四个方面:布施的含义和功德,布施的目的,行持布施时应具足的身、语、意要点,以及所布施的物品(财、法、无畏三方面)。

  壬二、彼之应理

  【舍尽则脱苦,吾心成涅槃,死时既须舍,何若生尽施。】

  颂词略释:(为了利益一切有情,我此时要去布施,原因为何?)如果能舍尽一切执着,则当下便能脱离所有痛苦,证悟究竟涅槃。如果现在不舍,于死之时也不得不舍弃一切;既然如此,不如在生前将一切都布施,这样还能得到殊胜的利益!

  下面从三方面学习这个颂词:(一)修行为何始于布施;(二)究竟之理由;(三)暂时之理由。

  (一)修行为何始于布施。

  1.布施较易行持。

  菩萨所有的行为中布施最容易行持,以六度为例,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智慧,修行依次渐进。由此可知,六度之中以布施最易行持。所以,从其入手就可以由易入难,逐渐加深;如果从难度大的修法入手,由于基础不扎实,修行将很难成功。

  2.通过布施积累的善法功德,可以趋入上上的修行。

  布施本身就是积累资粮,而资粮越丰厚,上上的修行就越容易成就。曾有道友与我分享:他自省为何现在闻思时越来越能理解法义,观察后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在发心过程中积累了很多资粮;资粮有了,闻思自然就上去了。同理,当我们在不断布施时,善法的功德就越来越超胜,修行也就越来越容易进步;如果资粮非常匮乏却奢望修行进步,就像让一个饥肠辘辘之人负重赶路一样,是不现实的。所以首先要积累资粮,圆满之后才能趋入上上的修行。

  (二)究竟的目的。对应颂词:“舍尽则脱苦,吾心成涅槃”

  布施的究竟目的可归纳为二。

  1.远离痛苦。

  第一个就是颂词中讲的“舍尽则脱苦”。布施完了一切,痛苦也就远离我们了。听起来这两者有点矛盾,因为我们平时都认为:我“有”才能无苦呀,我要修行才会远离轮回的痛苦,我要有衣服穿才不冷,我要有东西吃才不饿,我要有时间才能修行……所有安乐都建立在“我有”之上。可颂词却说:没有了,痛苦就远离了。其实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苦来源于我执。如果我执断了,那么所有的苦因就不存在了,而布施就是放下我执的一个殊胜方便。

  以我们最执着的身体为例:每个人都希望有非常好的身体,即便不是非常美丽,起码也要健康。可颂词却让我们由浅至深地布施自己的身体,慢慢地放下对身体的执着,逐渐淡化对“我”的执着。没有了“我”,自然没有“我”饿、“我”饱等各种“我”的需求,苦自然也就没有了。所以,由“舍尽”——布施一切而放下执着,由放下执着而无苦。

  由此可见,颂词中讲的远离痛苦之法,同我们原来所想的完全相违。如果生活中还有苦,就说明我们仍有执着,需要通过修持布施来放下。

  2.成就涅槃。

  第二个究竟目的就是“吾心成涅槃”,即布施可以使自心安住于涅槃境界中。“涅槃”的究竟意义是不生不灭,即成就佛果;另一个含义是圆寂,圆满一切功德,寂灭一切过患。因此,成就了佛果就等于获得了涅槃。

  为何通过布施可以成就涅槃?对修行人而言,我们以前最执着的是身体;现在放下了对身体的执着,又开始执着闻思修的善根。比如今天听课时被人打扰了,心里就很难受,认为自己闻思修的善根被破坏了,进而对此人生起很大的烦恼;或者好不容易念了十万遍金刚七句,就想:“一定要把功德好好地回向,千万不要空耗,我念得多不容易啊!”这是对善根的执着。但是,从究竟的佛地来讲,对善法的执着也需要舍弃,就像《现观庄严论》中讲道:“此灭贪着边,执佛等微细。”在最后成就佛果时,连对成就佛果、修行善法、发菩提心等属于所知障的微细执着也全都要舍弃(否则会障碍我们成就圆满的佛果)。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要学习布施善根,放下对它的执着。这一步相应于最后成就佛果时断除所知障的修行。通过逐步放下善根与对法的执着,逐渐便能相应于涅槃境界。所以,看似简单的布施,其实还包括了要放下我们最执着的闻思修善根的甚深内涵。

  由这个颂词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生活在世间中,除了家庭、事业要去照顾,每个师兄都会面临:要抽出时间为许多人发心。我们经常会很难取舍,不知是发心比较重要,还是闻思更重要。当发心耽误了自己闻思修时,就会非常懊恼。但仔细想来:如果我们的发心真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这件事也真的能帮到他们,这本身就是在利益众生了,同时自己还放下了对闻思的执着。从这个角度而言,发心和闻思并不冲突,反而是把闻思的法义落实到了实地行持中,所以发心并不耽误闻思。

  那有人就会想:我只喜欢发心,一点也不愿意闻思。可现在上师说闻思非常重要,但我宁愿用这时间去干点活。要知道:如果现在光做事不闻思,做事时完全忘了利益众生的心念,结果就会不圆满。如是我们闻思时应不断地提起正知正念:这是为将来更好地做事奠定好基础。由此可见,闻思并非是浪费时间,而是为了将来发心时能具足正念。所以闻思修和发心是相辅相承的,不要将这二者执着为相违。

  (三)暂时之理由。对应颂词:“死时既须舍,何若生尽施。”

  1.被动布施不如主动布施。

  下面再看颂词中讲到的暂时目的。“死时既须舍”,比如我们牢牢抓在手里的钱,哪怕再舍不得给人,死时也必须放弃,没有一分一厘能带走。有人会想:“不是‘唯有业随身’嘛,虽然身外之物都会被动放弃,可善根不会,所以我可以布施一切身外物,但不能布施我的善根。”然而我们要这么想:不布施善根可以,但因为发心力有局限,善根力也就有限,有可能报一生、十生就完了;相反如果发心广大,回向给了无边众生,融入了诸佛菩萨利益众生的功德海中,善根就被放大了无数倍而变得无边无际。

  由此可见:如果不回向善根、不把心量扩大,最后果报就会被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如果我们主动发心,由这个“主动性”便能利益更多众生。所以客观而言,如果什么都紧紧抓在手里,就会像抓沙子一样,抓得越紧,失去越多。

  2.被动布施的坏处。

  即使始终不肯放弃现在执着的一切衣食受用,死时也必须要被动放弃。这有什么坏处?第一,不可能有功德。因为我们在死时有可能处于无记的状态,钱财有可能被子孙分了,也有可能被家人拿去造恶,如祭奠我们时杀鸡杀鸭等;第二,可能因为过于执着而堕落。所以,被动地放弃非但不会产生功德,甚至会有诸多罪业。

  3.主动布施的好处。

  既然死时必须舍弃,为何在生时不主动布施?这样于己于他都有好处。于己而言,现在主动把一切东西都布施给他人时,善念本身就能积累许多功德,还能放下对它的执着;于他而言,可以解决别人的燃眉之急,起到帮助。于法布施而言,传讲佛法不仅能为他人种下解脱之因,而且越串习自己理解得就越深。而无畏施,看似是我们在放生救度、安慰众生,其实是他们增长了我们的慈悲心。

  由此可见:无论于己于他,主动行持何种布施都有诸多功德,无有丝毫坏处。因此颂词中讲到,既然死时必须被动割舍,那为何不现在就主动布施一切东西?因此,从暂时和究竟而言,布施都极其重要。

  下面讲解如何以布施真实对治日常生活中的烦恼。

  壬三、分说施身

  【吾既将此身,随顺施有情,一任彼欢喜,恒常打骂杀。纵人戏我身,侵侮并讥讽,吾身既已施,云何复珍惜?】

  颂词略释:现在我既然把身体随顺布施给了一切有情,那么第一,只要能令他欢喜,何时何处随便打我、骂我,甚至用武器来杀伤我,我都不介意;第二,纵然他调戏、戏弄我的身体,我也毫不在意;第三,哪怕他用语言侮辱、讥讽我,自己也没有任何想要报复的想法。因为身体已经布施众生而不再属于我了,为何还要珍惜它?

  我们分四个方面来学习这部分内容:(一)施身之前提;(二)现在学习施身之目的;(三)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运用;(四)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他人缘我们造下恶业,我们该怎么办?

  (一)施身之前提。

  颂词所讲的境界是布施身体。可能在座很多师兄是菩萨,那自不待言;如果是像我一样的凡夫,那么这就是我们未来要达到的目标,并非现在的要求。毕竟要到一地菩萨以上,佛陀才开许布施身体,在登地之前佛陀并不开许,只是告诉我们要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这是前提。所以我们不用有太大的压力,觉得学了这个颂词后,别人打了我的右脸,就须要把左脸伸过去给人打。这只是目标,不一定要求我们现在必须去做。

  (二)现在学习施身之目的。

  既然我们现在做不到,为什么又要学习呢?原因就是为了打破对身体的执着,我们从现在就要开始串习逐渐地放下,这非常有必要。

  (三)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运用。

  1.有心甘情愿的心态。

  (1)被打、骂、杀时。“一任彼欢喜,恒常打骂杀。”只要有情欢喜,无论何时,打我、骂我、杀我都可以。

  时间方面,颂词中明确地讲到了“恒常”。当然不可能有人二十四小时都在打我们、骂我们、杀我们,此“恒常”体现在随时随地。我们可能经常会对亲人说:“大众场合要给我留点面子,回到家里再慢慢说。”但此处所说的“施身”不再局限于哪个场合,只要对方高兴,何时、何地都可以接受这一切。你若因为他打了你而想发脾气,那就要赶紧想:“算了算了,我是个发了菩提心的人,身体都布施给他了,打一下算什么呢?没什么。”而当你因为别人对你说了不太好听的话而正想顶嘴时,就要赶紧想:“我的身体都布施给他了,我为何要跟他顶嘴呢?”颂词中的第三种情况是“杀”,这就比较严重了。一般情况下,可能没人会无缘无故地抱着强大的恶意去杀害某位众生。但总会有特殊情况,比如当有人起了极度的嗔恨心时,就会恨不得把家里的东西都砸碎了,砸到对方身上都不解气(已毫不顾及对方的生命)。——面对别人对自己生起如此大的嗔心时,我们也一定要想到:“随他吧,我已经发愿把身体布施给他了,还怕什么呢?”

  (2)被戏耍、玩弄时。颂词中说“纵人戏我身”,若有情玩弄和戏耍我们身体的时候,也要想到做布施。

  这一点我们平常比较容易修持。比如有师兄留着长发,以前如果旁人去摸摸她的头发,她就会不耐烦地把头发一甩说:“不准碰我的头发!你干吗要玩儿我的头发呢!”又或者我们被旁人碰了一下,也会特别不耐烦地说:“别碰我,我特别不喜欢别人碰我!”以后我们可以这么想:“我把身体都布施给他了,让他高兴一下,玩儿一下,有什么问题呢?没问题!”这并不是强忍,而是真的想着:将来有一天我要把身体都布施给他,现在这样也没什么。

  (3)被侮辱、讽刺时。愉快的时候别人来逗逗我们还好,更可怕的是“侵辱并讥讽”。平常生活中我们最难做到的是面对侮辱和讥讽。

  我们常会认为自己受到了别人含沙射影地指责,或者会觉得自己修行差而被别人看不起……除了潜在的排斥、诋毁,还有非常明显的讥讽。比如,本来自己长得很胖,别人却说:“你怎么长得这么瘦呀!你的身材这么好啊!”或者自己吃得比较多,别人却说:“你怎么吃得那么少!”当我们受到了他人的讥讽时,往往就算表面上不表现出什么,心里一般会这么想:“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忍了。”没准还会很自卑。寂天菩萨告诉我们,这些想法都不要有。因为既然我们连身体都已经布施给一切众生了,为何还要如此爱惜它呢?比如你送给某位师兄一本笔记本,无论这位师兄是用这本笔记本在上课时做笔记,还是回家给他的孩子当作画画本,你都不会有任何的吝惜——反正已经是他的了,随他处置。同样的,既然我们的身体已经布施给了一切众生,不属于自己了,那就不需要有丝毫恋惜,也不要心疼它,众生想用它做什么就做什么。

  无量劫以来,我们保护这个身体、爱护这个身体、维护这个身体,对自他毫无帮助;如今我们好不容易可以用它在菩提路上修持安忍、行持布施等等,以积累资粮,此时我们应该生起欢喜心,使它的作用更大。

  2.以此做为动力,以上师为榜样,体会上师的心意。

  学习了这个颂词更为主要的收获是,我们会知道,无论别人是打他、骂他,杀他,菩萨都心甘情愿地为众生付出、利益众生。现阶段虽然我们很难体会和做到“心甘情愿地为众生付出”,但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上师仁波切,他就是如颂词所说的那样,心甘情愿地为众生付出。

  上师为我们做了许多开示,我们有时会觉得自己做不到,或不想去按上师开示所说去做;又或者觉得上师讲来讲去就这么几句话,是不是不会讲别的;要么觉得上师让自己做的这件事太辛苦了、太难了;也许还有些奇奇怪怪的分别念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出来……这虽然不是诋毁上师,却实为不恭敬(为了你,他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你却嘀嘀咕咕地说他不好,这是非常不合理的)。可上师却说:“没关系,弟子,慢慢来,一切都会好的。”上师不在乎我们怎么看待他,只要我们肯缘于佛法去修行就可以了。无论身体好不好,无论是否疲惫,无论别人对自己的行为是否能理解,上师始终只有一个目的:利益一切众生!

  或许我们总觉得,上师有时非常着急,哪怕只有一点点机会,都恨不得把这个人直接拽到极乐世界去——如果可以,上师真的愿意这么做!因为他已经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布施给了众生。大乘菩萨的这种布施,不一定是外在的形式,更主要体现在面对别人的打骂、讽刺时的心态。我们可以稍微地去体会一下,菩萨是如何布施的——真的没有自己,完全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

  大家应该非常熟悉《堪布的心愿》这个视频。上师总是说:“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太急了,可我总是慢不下来,也许我太着急、太着急了。”当我本人觉得特别累的时候,就总是反复体会上师的这句话。为什么一个人会觉得自己“太急了”,反而又停不下来呢?难道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儿了吗?其实,“太急了”是他觉得他把一切都布施给众生,又看到众生这么苦,想把众生拽上来;而上师又知道,众生现在不堪为法器,要使用各种方便,耐心地等候——这又令上师停不下来。这些都体现了菩萨在布施时,对众生心甘情愿的心态。因为把自己布施给了众生,所以一丝一毫都没有珍惜自己,完全只有众生。

  我们用修持布施去体会上师的心意,除了感念上师的恩德之外,还能做什么呢?就是以这个体会作为动力,在闻思修过程中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以上师为榜样,模仿上师的行为,做真正如理如法修行的弟子。我们想一想,为了利益我们,上师只要有时间,百分之百会参加每天早晨五点钟开始的《金刚七句祈祷文》共修;上师说,他再忙都会参加我们的网络课程,哪怕听不了,也一定会跟我们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所以我们每堂课后的《普贤行愿品》都是和上师一起回向的。再想一想,上师为什么会那么重视与我们共同闻思修呢?原因就在于,他知道我们一定得通过闻思才能树立起正见,获得解脱。

  所以,当我们在闻思过程中感到疲惫,又或者因为发心而忙碌、倍感压力时,就要想到我们还有上师,他比我们更忙、更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付出了他的一切;而作为弟子的我们总是说要“依教奉行”,当我们真正体会了上师的心甘情愿和无所保留的付出之后,就应去模仿上师。当我们也像上师一样心甘情愿地去做这一切,丝毫不为自己保留、不心疼自己时,任何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这就是由修持布施去体会上师对众生的心意。更重要的是,在闻思修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任何违缘时都要坚持住,要牢牢地抓住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机会,去模仿上师,紧紧追随上师的脚步,才能真正成为依教奉行、如理如法修行的弟子。

  这就是如何把修持布施落实到我们的日常行为中。总的来说,当我们遇到违缘时,应该要想到:我的身体已经布施给他人了,他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当闻思修感到疲惫时,要想:上师心甘情愿地为我们做着这一切,我要模仿他。如此,所有的违缘都会迎刃而解。

  (四)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他人缘我们造下了恶业,我们该怎么办?

  或许有人会有疑问:我们可以缘众生修持布施,但如果众生缘我们造下恶业,比如有人给我取外号说:“你这个胖子!”他有可能五百世都要做胖子,此时虽然我没生烦恼,可他却缘我而造下了恶业,我们该怎么办呢?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做。

  第一,奉劝并婉拒他。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可以以开玩笑地方式和他说:“你不要这么说哦,五百世做胖子一点都不划算。”也许他还是停下来,我们可以进一步说:“哦,确实不能这样开玩笑。”如果再怎么劝说他都不听,那我们可以对他说:“《百业经》中,佛陀确实这样说过,真的不要说恶语了,就算您是菩萨也不要为我这样示现。”

  第二,发菩提心,修自他交换,并发愿利益他人。

  如果几经奉劝,他还是不听,那我们可以发这样的心愿:愿他今天给我取外号这件事成为他将来解脱的缘起。同时,我们可以修持自他交换,并希望以这个善心为主的所有功德都回向给他,令他对因果生起正见,而他说恶语的果报全都由我来背负。总之要奉劝并以菩提心摄持发愿:无论他人缘于我们行善或造恶,都能由此结下殊胜的解脱之缘。

  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曾转生成为一只雪蛙。有一天,一个猎人发现了它,猎人剥光了雪蛙的皮并把它扔在旁边。雪蛙还活着,它流着血来到河边清凉之地,这时有八万多只蚂蚁来啃食它的肉。大家想一想,皮被剥了又被无数蚂蚁啖食身肉有多痛苦!此时雪蛙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跑开,虽然它可以因此远离痛苦,但蚂蚁们会被压死;另一个选择是不动,蚂蚁可以得到饱足,雪蛙要感受痛苦并丧命。换做任何人都得想想该怎么办了,雪蛙想:“为了利益一切众生,我不要伤害它们。无始劫以来,我因为自己的身体而伤害了无数有情,未获得解脱;此时虽然我会丧命,但它们却能活下来,愿我将来成佛之时能度化它们。”——不但布施身肉,将来还要利益他,这就是菩萨在因地时给我们做的示现。

  倘若将来有一天,也有人要剥我们的皮、吃我们的肉,缘我们造下恶业而没有办法解决时,有一点我们是可以做到的,就是发愿将来成佛后去利益他。

  壬四、修心之果回向于利他

  具体该如何发愿呢?颂词接下来告诉我们要将修行布施等善根回向利益一切有情,同时讲授了许多殊胜的发愿方法。

  【一切无害业,令身尽顺受。愿彼缘我者,悉获众利益。若人因见我,生起信憎心,愿彼恒成为,成办众利因!】

  颂词略释:对众生暂时和究竟没有任何危害的一切善业,我都要尽力去成办。愿所有与我结缘的众生,都能获得利益。见到我的人,无论是生起信心、憎恨心、欢喜心,还是嫉妒心等任何的心态,愿皆成为成办众生利益之因。

  我们将这段颂词大致归纳为下面三个愿望。

  (一)愿望一:“一切无害业,令身尽顺受。”

  只要是对自己、他人没有损害的善业,我都发愿尽心尽力去做,没有丝毫拖延。如果现在能念一句观音心咒,我就尽心地去念;如果现在能听一堂课,我就在这堂课之内专注地听法;如果现在能串习一句颂词,我现在就认真地串习;如果现在能放生,我就尽己所能地行持放生;如果以上都做不到,至少我可以每天早上按时参加《金刚七句祈祷文》共修,并按时地、如理如法地完成。我们要发愿将这些善根融入菩萨的功德海,利益自他一切众生。我们将行持一切善法的功德都回向给自他众生,以此再具有行善的能力与机会,并把善根再回向于利益众生。——如是反反复复地修持,使心量越来越提升。

  (二)愿望二:“愿彼缘我者,悉获众利益。”

  愿遇见我的一切众生,都能获得利益。从暂时的利益来讲,做到令缘于我的众生不因为我而增添烦恼。之后将修持佛法的功德回向给他,愿满足他的一切的愿望,暂时获得人天安乐,究竟获得解脱。总而言之,遇见我的每一个众生,哪怕是路边的一条小狗,都希望令它获得利益。也可以每天早上睁开眼睛时发愿:愿今天遇到的每个众生,哪怕只看到我一眼,都能生起欢喜心、获得解脱利益;不仅仅是见到我,哪怕是听到我的名字、忆念我,甚至是接触我的人,我都发愿能暂时、究竟地给予他无边的利益。我们一定要相信大愿的力量,它真的能给我们无穷无尽的加持!

  (三)愿望三:“若人因见我,生起信憎心,愿彼恒成为,成办众利因!”

  如果他人因为见到我,对佛法生起了信心,希望他们缘此心念成办一切利益;如果见到我的人生起嗔恨心,也愿他们以此心念为缘而成办解脱利益。法王如意宝当年到五台山的时候,在释迦牟尼佛初转法轮日就曾发愿:为了让十方诸佛菩萨欢喜,从今天开始,无论众生如何伤害我、践踏我,我不但不反抗损害他们,而且用慈悲心来对待。

  倘若有人缘于上师、菩萨造下恶业,哪怕是去诽谤他们,将来都会依靠菩萨的大愿力而获得解脱。同样,轮回中有那么多众生,有我们的怨敌,有我们看不顺眼的;此时,希望我们的发愿都能成为他们究竟解脱之因。这些愿望看似简单,但若我们每天都这么发愿,依靠愿力不可思议的加持,我们的相续会逐渐生起菩提心。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学习的内容。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布施是舍弃自己拥有的,那怎么能说“舍尽一切后就可以远离痛苦”呢?

  2.布施的含义是什么?除了给钱之外,我们还能如何有效地修持呢?

  3.未来的善根能布施吗?

  4.当别人欺侮我们的时候,应该如何用布施去对治我们相续中的烦恼呢?

  5.凡夫人必须要布施身体吗?在此说明施身的必要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