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愿诸有情同生极乐国 (下)

临终相救

  大年初五早上5点多,我正在参加金刚萨埵心咒共修,妈妈进来说,爷爷快不行了。我们赶紧收拾东西。我祈祷上师加持自己尽最大努力帮助爷爷往生。6点多跟姑姑通电话,她说爷爷又稳定了一些,我告诉她从胃管给爷爷打甘露水,多打一些。在收拾东西时,我感到自己的心比前一天镇定了许多,嗔恨、焦躁等负面情绪都远离了。妈妈提醒我带上《助念往生仪轨》,我还带上了电动转经筒、手摇转经筒、甘露丸、《般若摄颂》挂件、上师法相的挂件、阿弥陀佛像的小卡片、Ipod播放器(里面有破瓦法等音频)、酥油灯、香炉、香、《显密念诵集》、《同生极乐》(里面有《极乐愿文》)等。妈妈也带上了《生命这出戏》《透过佛法看世界》等书。

  在赶往T市的路上,我鼓足勇气向上师发了一条信息,说爷爷快离世了,我已经尽力帮助他,可是我没有智慧,不知道还能再做些什么,既能最大程度帮助爷爷往生,又令相关者对三宝起信心,不使众生起烦恼。“祈求师父大慈大悲帮助爷爷和众生!”发完短信,我的心好像又安稳了一些。我们一路上都尽力念“南无阿弥陀佛”,希望能帮到爷爷。我还向K师兄请教了有关电动转经筒的问题。他告诉我:电动转经筒最好能放在临终者的头顶上,这样使他不会堕入三恶道;放在病房、卧室、灵堂等处也是很好的。由于我们带的酥油灯不多,我通过其他师兄联系到T市的师兄,帮我们找到一家春节期间仍在营业的店铺。

  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中午11点了,姑姑说在这之前爷爷的情况又危急了几次,但是他一直坚持着等我们来。我们依次到爷爷身边跟他说话。爷爷好像知道我来了,非常努力地睁眼睛,却睁不开,我说:“爷爷,我知道:您知道我来了。”爷爷应该听到了,不再努力睁眼睛,表情放松了一些。然后我控制了一下情绪,对他说:“爷爷别怕,放松点儿,我会给您念经的。”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儿疑虑,因为爷爷不是佛教徒,也不知道我信佛。我试探着念了几声“南无阿弥陀佛”,然后拿出随身带的Ipod播放器,循环播放上师念诵的破瓦法(《大圆满龙钦心髓往生法》)。为了不影响他人,我们把播放器的声音开得很小,放在爷爷的头顶。过了一会儿,医院的监控器显示爷爷的呼吸和心跳都平稳下来,爷爷好像睡着了一样。我们把电动转经筒摆在了病房的窗台上。看到爷爷的状态平稳了,我们就去吃午饭。饭后,堂弟拿来爷爷平时听戏曲的播放器,把我随身带的移动硬盘里存的破瓦法、阿弥陀佛圣号、助念往生仪轨等音频存到那个播放器里,以便在我的Ipod没电时替换。我们又去病房,看到爷爷还是很平稳,Ipod播放器仍然在爷爷头顶上播放上师念诵的破瓦法。

  随后,妈妈和我到师兄帮助联系的店铺请酥油灯,却没挑中合适的。(当地的习俗是在灵堂供灯供香,我则观想替爷爷把这些灯和香供养给阿弥陀佛。)店主建议我们去兴国寺,那里有一家较大的店铺。我一听到寺庙,就想起我们请的陀罗尼经被还没寄过来,也许这家店里会有。我们到那里请了酥油灯和香,而且果然有陀罗尼经被。妈妈觉得爷爷情况比较平稳,想等普陀山的陀罗尼经被寄过来,但我们离开店铺,车刚开出去一点儿,就接到爷爷已经离世的消息,我们马上调头回去请了陀罗尼经被,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发现家人已经按习俗给爷爷换好衣服、盖上了白布,大家都比较安静。爷爷头顶上摆着他自己的播放器,正在播放“南无阿弥陀佛”。(后来堂弟告诉我:当时我的Ipod播放器声音很小,大家以为没声音了,就换上这个播放器,所以我想爷爷应该是听着上师仁波切亲诵的破瓦法咽气的。)妈妈把电动转经筒移到爷爷的头顶。我取出《般若摄颂》挂件,请姑姑给爷爷放在身上(以前想给他戴,却没能成功)。姑姑从白布下面把手伸进去,放在爷爷胸前的口袋里,然后小声说:“胸口是热的。”妈妈和姑姑把往生被从白布下面铺盖在爷爷身上(放在白布下面是为了顾及周围不信佛人的感受)。爷爷的病房是套间的里间,这时很多人到外间去了,我便跟着播放器的念诵声音给爷爷助念,其他人也不时地过来一起念。同时我还在微信群里留言,请求师兄们助念,很多师兄响应,其中一位未曾谋面的师兄表示连续7天为我爷爷念诵《地藏经》。看到大家的支持,我又增加了力量。我们跟着音频给爷爷念诵了“南无阿弥陀佛”,又念诵了平时助念共修时念的《助念往生仪轨》。

  在此过程中,我观察了一下环境,把事先准备的阿弥陀佛像的小卡片摆在了病房的墙上,把上师法相的挂件挂在了爷爷的头顶上方。我们一边念,一边转动手摇转经筒。由于怕影响别人,我们念诵的声音不大,但由于大部分人都在外间,爷爷的房间里比较安静,我想爷爷一定会听见的。在念《助念往生仪轨》的时候,爷爷的播放器卡住了,好在我的Ipod播放器被堂弟保管着,而且还有电,我很快找到中断的位置,继续助念。

  晚上6点多,我们念完《助念往生仪轨》,又给爷爷播放上师念诵的破瓦法。这时妈妈进来告诉我,外面有很多人等着把爷爷拉到太平间去。我们虽然不情愿,但不得不随顺这样的做法。我爸爸抱着爷爷头部,和其他人一起把爷爷抬到推车上。然后爸爸推着车的头部,妈妈让我捧着电动转经筒和播放器紧跟在爸爸旁边。走到外面的时候,放鞭炮的声音很大,而播放器的声音很小,我祈祷爷爷能听见破瓦法的声音。到太平间的时候,奶奶和姑姑忍不住去摸爷爷的脸,她们都说是热的。爷爷被放入冰棺后,我还想再尽一些努力,赶紧到冰棺旁边问能不能给爷爷嘴里放几颗甘露丸,操办的负责人说可以,我给爷爷嘴里放了几颗甘露丸,就是不久前上师给助念发心人员的甘露丸;我又问能不能把电动转经筒放进冰棺,负责人也都同意,我把转经筒放在爷爷的头顶,然后他们就盖棺了。

  离开太平间,我给一位师兄打电话,她下午得知我爷爷去世了就找我,那时我正在助念。她说可以帮助联系贝诺法王闭关中心,那里的喇嘛们都是非常非常清净的修行人,可以为爷爷做超度的法事。我很感恩她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消息,马上表示请喇嘛们做超度法事。我又给老师打电话请教还能做什么,他告诉我,请佛学院的僧众念破瓦法(超度的力量很大),自己也应每天为爷爷念《助念往生仪轨》。第二天打电话到那里,师父帮助安排了念破瓦法、念超度的经文、供灯、供斋、做经旗、放生、做佛像等事宜。我又与扎西持林的师父联系,请师父帮忙为爷爷安排了功德事项,包括刻玛尼石、修转经筒、做经旗、供僧、修佛塔等。

  尽管本意是简单办后事,但得知消息后,来家里吊唁的人很多,琐事也很多,长辈们都非常忙。但他们都理解我要为爷爷念经,没有安排我做其他事务,每天我都有时间安静地为爷爷念《助念往生仪轨》《金刚经》《极乐愿文》,平时也尽力念“南无阿弥陀佛”。食堂也准备了比平日更多的素菜。我很感恩长辈们对我的成全,感恩所有人的理解和帮助。姑姑告诉我:她第一次听我讲临终关怀的注意事项时,不太相信念经会使人的遗体变热,但现在她相信了。远在海外的表弟因为爷爷去世时没在身边,很难过。姑姑告诉他:爷爷走的时候听着念经的声音,很安详。爸爸说,抬爷爷的时候,感觉爷爷的头部是热的;我们助念的时候他进入病房,感觉就像到了寺庙里,气氛非常祥和;可惜念经的时间太短了,爷爷的身体还热着就进了冰棺,好像还活着就被冻起来,里面那么冷……说到这里,爸爸流泪了。

  爷爷火化那天,早上下起了小雨加雪,随后天气一点一点放晴,到中午就是大晴天了。这时,我想起菩提洲网站的《五台山与大圆满》中记载,上师朝拜五台山时在清凉尸林对弟子们的开示中有这样的内容:“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去世的时候,把一点指甲、头发或者骨灰带到这里,对他们的解脱也有很大意义。”我向父母请求装一点爷爷的骨灰放在五台山的清凉尸林,他们考虑到一些习俗而没有同意。我又问他们,在告别仪式前化妆遗体的时候,能不能剪下爷爷的头发和指甲,带到五台山的清凉尸林。他们很欢喜地答应了。午饭后就要出殡了。我想到爷爷咽气后还没到48个小时就要经受被火烧的痛苦,而且此前还被冷冻,不由地非常难过,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哭起来。然而,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不良情绪也许会障碍爷爷解脱,哭也没有用,不如祈祷阿弥陀佛,于是我又赶紧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出殡的时候,爷爷的遗体被放在纸棺里,我把转经筒和播放器放在他头部,阿弥陀佛圣号的声音在小声播放,我很希望佛号尽可能地帮到他。妈妈和我坐的车跟在爷爷的灵车后面。一路上我们转动手摇转经筒,我还念了《金刚经》。我们在殡仪馆下车后追着灵车跑到化妆间,请求那里的工作人员留下爷爷的头发和指甲。他们很体谅,帮忙剃下爷爷的一点儿头发,妈妈剪下了爷爷的一点儿指甲。尽管我意识到应该尽量避免触碰遗体,但我觉得能把爷爷的头发和指甲放到五台山的清凉尸林,对他的解脱应该能有更大利益。事后我想:如果能在家中所有人还在世的时候,善巧地把他们的头发和指甲留下,带到清凉尸林,那该多好。

  爷爷的遗体告别仪式庄严而肃穆,我想把大厅里所有的花和灯供养给阿弥陀佛,祈祷他老人家加持爷爷往生极乐世界。我看着躺在棺中的爷爷,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不禁想:爷爷走了,家中的亲人会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我,这些来吊唁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会离开人世,他们都能够临终无碍吗?我真希望尽最大努力帮助亲人和所有与我结缘的人、所有众生,具足临终无碍的顺缘,往生净土。我一直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哭,努力把心系在佛号上,可是最后爷爷被推去火化的时候,我还是流泪了。

  从遗体告别大厅出来,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到上师仁波切刚刚发来的一条短信:“弟子你好:你多为他放生,颂经,刻玛尼石,做经旗,……”我好像被一股暖流拂过,紧绷的神经一下放松了。我给上师回复短信,一股脑儿吐露出自己都做了哪些事,然后说会按照师父说的继续去做善法。我写道:“爷爷进太平间时脸热了,家人都感到安慰而且生起对佛法的信心。感恩师父为我们开示往生极乐世界的法门和临终关怀的窍诀!感恩师父提供普贤助念的机会!”我还说:“我会好好闻思修,利益自己和亲人以及有缘的众生,愿很多很多众生都能临终无碍往生极乐世界!总之弟子感到上师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弟子一定要生生世世皈依上师三宝,好好修行,利益众生!”

  在等待爷爷遗体火化的时候,我取出《同生极乐》的法本默念《极乐愿文》。老家来的一位阿姨看见了,很感兴趣,让我帮她结缘一本。爷爷的骨灰出来以后,长辈们都说骨灰又白又多又细,而且出殡的时候天气这么好,非常少见,家人都感到非常非常地欣慰。几天后,我跟长辈们汇报给爷爷做善法功德的事项,奶奶也以爷爷的名义做了随喜,父母和其他亲人也纷纷随喜。真心随喜他们的功德!

感恩

  回忆爷爷从临终到火化那几天发生的事,有时候我想:如果爷爷临终时没能听到上师念诵的破瓦法、没能服用甘露水,如果他一咽气就被医院要求马上去太平间,如果我没带《助念往生仪轨》,如果没有电动转经筒,如果爷爷病危时没赶上春节放假而恰好我在出差……我有点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当时很多看似顺理成章帮助爷爷的机缘,并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所以我特别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这也是爷爷以前修来的福报吧。然而,我的分别念时常不由自主地琢磨:为什么上师在爷爷的后事即将办完的时候给我回复短信,而不是更早一点呢?很惭愧!直至写这篇文章时,我才清晰地认识到,上师的加持时时刻刻都在身边,在帮助爷爷远离违缘,在帮助众生生起信心,在帮助我实现心愿……这种帮助已经远远超越了任何一条短信或一个电话。尽管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上师的加持却恒时不离。显现上,上师发短信告诉我以后应该怎么做,而不是我一直专注的办后事那几天该怎么做;那几个看似很平常的功德事项,我第一个念头还自以为是地觉得都已经做过了,但我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上师通过这条短信悄然帮我排除了可能会出现的疑惑,让我能够更顺畅地帮助爷爷,而且帮我突破内心的局限,锻炼我的开放能力。现在我更加觉得,上师的慈悲和密意不是我以凡夫分别念能够蠡测的,而是值得我永远用心体悟。以开阔和谦卑的心去理解上师传递的信息,才能真正实现自利利他的心愿。而上师的加持也不仅仅是心愿的达成,更是帮助自己培养一颗开阔而谦卑的心。

  上师告诉我们:“三宝的护佑和加持,不是要强化自我和安全的幻觉,让我们相信自己套上了一个‘金钟罩’,从此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怀着这种心态面对变化莫测的世界,我们只会更脆弱。三宝的加持,关乎我们内心的转化。不论通过何种形式表达对三宝的皈依,如果我们的内心因此而不断地向着良善的方向转化,空性的见解和菩提心不断地增上,那便是得到护佑和加持了,因为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一个人的内心坚韧、宽广。”

  我也非常感恩爷爷。爷爷为人非常敦厚,不爱发脾气,特别是在病重期间很隐忍,时常抱歉地说让奶奶受累了。我们回去看他的时候,他经常惦记着我们吃饭了没有,得到别人的好处时他会把双手碰到一起上下晃动表示“谢谢”。爷爷刚咽气的时候家人给他换衣服,还往耳朵和嘴里塞棉花,这对亡者是多么大的干扰!可是后来经过仅仅几个小时的助念,他的头部热了起来,我想这既是得益于上师的加持、播放上师念诵破瓦法的音频、喂甘露水、及时助念等,也是得益于爷爷自身平和的性格,那种遇到痛苦和挫折不轻易生气的习惯。

  爷爷是我到身边助念的第一个人。我几乎没什么定力,平日里烦恼分别念很多。在助念的过程中,我察觉到自己有时走神儿,有时出现一些负面情绪,就赶紧在心里忏悔,想到爷爷对我很慈爱,希望他原谅我,希望别影响到他的情绪。为爷爷办后事的整个过程也是检视自己的慈悲心、菩提心的过程。面对各种违缘,是习惯性地消极叹息、指责别人、纠结于结果,还是尽力去体谅、去安忍,尽自己的能力去创造好的缘起而得失从缘?由于上师的加持,我基本上没有像平时一样习惯性地急于评论,而是默默地看着忙碌的家人和客人,默默地念佛号,和家人一起鞠躬,和旧识打招呼,同时感恩他们,发愿在不久的将来往生极乐世界,真正帮助这些与我有缘的众生,使他们信受正法、趣入解脱。

  在为爷爷念经的那些日子里,我有一次出差的任务。在飞机上,我捧着法本默念《极乐愿文》,旁边一位陌生的先生很感兴趣。他说最近经常遇到学佛的人,好像是自己因缘到了,他喜欢心理学,觉得心理学的一些道理和佛教有相通之处。我便把菩提洲网站、《次第花开》和《透过佛法看世界》推荐给他。在宾馆,我和一个以前不认识的女孩住在一个房间,和她聊天时我惊讶地发现她也信佛还没皈依,因为分房卡的人把我的房卡搞错了,我才误打误撞到了这个房间。她喜欢听我讲学佛的经历,我还当着她的面念诵了《助念往生仪轨》,她很欢喜。我不禁感叹这些是多么不可思议的缘起!感恩这些众生的示现,帮助我增上对上师三宝的信心。上师说过:“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对于大乘修行人,无论善缘恶缘,到眼跟前都是同证菩提的缘!”

  此文尽力如实记录我的经历及所感、所思。弟子不才,文章冗长,希望不要给读者带去烦恼。如果能有一些功德,全部供养上师三宝,特别是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如果不是上师的摄受和加持,我还会沉溺在轮回中而不自知,更不要说依靠佛陀宣说的正法帮助亲人了。同时回向给六道众生,愿一切众生远离苦因及苦果,获得暂时的安乐,乃至往生极乐世界,获得究竟的佛果!在爷爷病危、去世、办后事、做善法功德的过程中,如果我有任何不如理、不如法的做法,向上师三宝至诚忏悔并希望永不再犯!在此过程中我的家人和相关人员如有任何不如理、不如法的做法,愿由我替他们承担过失的果报并向上师三宝至诚忏悔,愿他们早日具足正知正念!如果此文中有任何不如理、不如法的表述,也向上师三宝至诚忏悔,并祈求上师三宝加持不要误导任何一个众生!还要特别向大恩根本上师忏悔我的烦恼分别心,祈求您引生我的一切正念和觉察,加持我早日具足如您一般的慈悲和智慧!愿我能永远铭记上师三宝的恩德,“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愿一切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愿所有与我结缘的众生都具足临终无碍的往生顺缘,临命终时没有痛苦,诸根豫悦,正念分明,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花开见佛!南无阿弥陀佛!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弟子:宁吉曲措

  2015年8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