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是如何戒杀吃素的

  从小我就不忍看见动物死在我面前,用它们的肉做成的菜我不会去吃。我从不吃狗肉,因为我曾养过一条狗,早上出门还好好的,晚上回家发现它成了一锅肉。我和狗狗的感情很好,因此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偷哭了好几天。小时候我家总有吃不完的鱼,不是一条一条买着吃,而是用车一桶桶的装运送来,经常吃不完,屋子周围到处晒着鱼干。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一条鱼内脏被掏空,放在沸水锅里煮,可是它并没有死,拼命在滚水里用力地挣扎蹦跳,把锅盖都顶开了。它该多痛苦啊!从那时起,我再也不吃鱼。

  可是,我经常吃猪肉。小时候家后面住了一位屠夫。每天凌晨被猪的惨叫声吵醒,惨叫声没了继续睡。其他动物我很同情,不知道为何不同情猪,也许是因为没亲眼看到杀猪的血腥的场面。

  我对蚂蚁也没同情心。儿时在草地上玩耍,一看到蚂蚁就很厌恶,经常捏死它们,也毁了无数蚂蚁窝。长大成家后,搬了几次家,家中都有蚂蚁,感觉蚂蚁好像跟着我搬家似的。我很窝火,这些蚂蚁在我家爬来爬去,来的客人看到一定会骂我邋遢、不讲卫生。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幼儿园路边很多卖蚂蚁药的,小贩要我买蚂蚁药,名字叫“一窝端”,可以一次让蚂蚁全部死光,还有毒粉笔,一画就死。我犹豫再三,还是买了蚂蚁药,为了试试毒药效果,我在蚂蚁经过的地方画线,可是当亲眼看到蚂蚁痛苦地死去时,我眼泪流下来了,默默把粉全部擦掉。家里蚂蚁终于绝迹,但我一直很愧疚,很不安。

  家中有很多有关圣贤教育的书,也有放生的故事,我没事就看这些,觉得人得多做点善事才行。正好遇到一位学佛的朋友,告诉我深圳(我居住的城市)每周有放生,我高兴坏了,正想积点德,机会来了,于是发愿每年拿出一笔钱来放生,弥补我曾经因无知造下的罪孽。通过放生,我慢慢认识了一些善知识,还知道了希阿荣博师父,尽管这辈子从来没见面,但一看师父照片就心生欢喜,觉得前世一定认识,有再次相逢的感觉,师父的面容对得上我脑海深层的记忆。师父每年大量放生,大概我前世是条鱼,或者是小动物,被师父救过,就是很亲切,更确切地说,是一家人,我想总有一天我会和师父见面的。

  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家中供奉的观世音菩萨显现不高兴,很忧愁的样子。我还不止一次梦到很脏的地方。我开始听佛法课,屡屡生起欢喜心,很喜欢跟学佛的师兄在一起,对佛法越来越感兴趣,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佛说杀一众生会堕地狱,地狱的年限用人间的时间单位难以衡量;有的地狱的火有一尺多高,根本没落脚的地方,这苦又不是人能想象的;尸粪泥地狱有很多腐烂尸体,臭气熏天,还有很多昆虫在污泥里淹没过头顶。我想我总是梦到很脏的地方,以及家中观世音菩萨的忧愁,都是因为我造了恶业。想想自己杀过的蚂蚁和因我吃肉而丧命的动物,深深地感到后怕和恐惧,对照法师讲的因果不虚和轮回过患,我想如果不修行的话,我死后大概会堕到尸粪泥地狱,赶紧念了两百多万金刚萨埵心咒来忏悔。

  我有很多朋友在微信圈里晒的全是吃的,那都是众生被杀死后的肉,没人心疼死去的动物。很多人爱吃肉无法吃素时,建议他们亲自去买物命,多参加放生。我吃全素就跟这有很大的关系。每次路过菜场看到被杀的动物死时的眼神,心会很痛,我想这辈子不出轮回,下辈子说不定被杀的动物就是我,这时会生起深深的厌离心。路过鱼贩小摊,我都会腿软软的,鼻子酸酸的,觉得鱼儿好可怜,会走近前念佛号回向给它们;当看到鱼儿获救游进大海时,悲心、欢喜心也会生起来。佛说,一切有情都曾经做过我们的母亲,想想自己母亲的肉摆放面前,实在无法下咽。

  我有个亲戚病危,怎么抢救都没什么起色,医生吩咐准备后事。亲戚家是开酒店的,还承包了三个大鱼湖,每年杀生无数,我劝家属赶紧为他放生。家属终于听了我的劝,肯去放生,回来路上,就接到医生电话,说病人苏醒过来了。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恶道及诸苦,悉从不善生;善道及安乐,悉从善因生。我时常发愿,愿意用今生来尽力放生行善,祈祷众生永远不再受苦,希望所有的人都来学习佛法,学习因果。世人若懂因果,就不会肆无忌惮地杀生了。

 

  蒋扬荣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