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愿诸有情同生极乐国 (上)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
顶礼圣者法王如意宝!
顶礼至尊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本文动笔之日是木羊年萨嘎月的十五,阿弥陀佛节日,释迦牟尼佛成道日、示现涅槃日,恰好也是我爷爷去世的百日祭。一直想把爷爷病危、去世以来我的经历和心境写出来。多么希望爷爷早日往生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也多么希望以这篇文章的缘起,帮助无量无边的众生生起对上师和阿弥陀佛的信心,早日趣入解脱,往生极乐世界,获得最究竟的安乐。 

接引

  我是爷爷的长孙女,从小最受爷爷疼爱。还没记事的时候,父母不在身边,我最喜欢和爷爷在一起。大人们说,那时我晚上睡觉一定要让爷爷把我立着抱在怀里,一边哄我一边在屋里走来走去,直到我趴在爷爷的怀里香甜地入睡;我那时不爱吃饭,每次吃饭都让大人们费尽心思,而爷爷对我总是非常耐心。两岁多以后我不再和爷爷住在一个城市,但爷爷直到去世前,还经常惦记他的“大孙女儿”。

  爷爷是我失去的第一位亲人。我从小沉浸在祖辈都健在、父辈都年轻的梦幻里,似乎从来没想过亲历亲人死亡的痛苦。十几年前,爷爷被查出患有帕金森症,这是一种不治之症。然而家人还是尽力为爷爷找最好的专家和最好的药物进行治疗。爷爷从拄拐走路到坐轮椅,从手臂颤抖到完全不能自理,从口齿不清到几乎无法讲话,我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却无力挽回。我曾经多次看到奶奶、爸爸、姑姑因为爷爷的病情落泪。爷爷一直意识清醒,他切身地经历这一切痛苦,切身地感到死亡逼近,同时也为自己给家人特别是给奶奶带来的麻烦而难过和愧疚。2010年,父母在老家选了一块地,把祖坟迁了过去,也作为爷爷奶奶百年后的安息之处。父母还告诉我,当他们不在人世,应该怎样安放他们的骨灰。

  2011年秋,我看到一位同事在读《西藏生死书》,就借过来翻阅了一下,其中关于“中阴”的描述引发了我的兴趣。我感到这本书里的内容可以帮到爷爷,很快买来一本。我被书中的内容吸引,尽管还懵懵懂懂,也不能运用到实际中去,但开始发现佛教里有如此清晰的关于死亡的论述,从理论到实践,揭示了关于死亡谜团的答案。

  2012年,我了解到放生的功德,开始参加放生。不久我遇到一位师兄,她向我介绍了她的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2013年的清明节,上师来到我所在的城市,这位师兄约我一起去拜见上师。那天,我在上师的引导下皈依了佛门,成为了上师三宝的弟子。上师在现场念诵破瓦法超度众生包括我们的祖先,还带领我们一起为过世的亲人念“南无阿弥陀佛”。我跟着上师的声音,一边念一边哭。上师为我们传了《阿弥陀佛极乐修法捷径》的传承,并发起念诵阿弥陀佛心咒110万遍的共修,我也举手发愿参加。

  我皈依后不久,上师安排了老师为我们讲《同生极乐国》(上师著作《生命这出戏》的一章),我没有去现场聆听。后来听其他师兄说老师讲得特别好,而且他肯定能够很好地解答我很多问题的(那时我被很多问题困扰)。我就通过师兄联系到老师,向他请教了问题。老师告诉我,讲课的录音和文字会上传到菩提洲网站。几个月后,我跟着菩提洲网站每周更新的内容,学习了一遍《同生极乐国·浅释》,其中详细讲解了如何做到临终无碍。几乎同时,一位师兄在交流时讲到往生四因中“发清净愿”特别是“愿临终无碍”的重要性。这些引起了我的重视,我因此经常会在做功课后回向给家里的老人以及一切有情,愿他们都能临终无碍,往生极乐世界。

  2013年9月,上师安排法师为我们讲《阿弥陀佛极乐修法捷径》。我听过几次后,发现自己喜欢听法师讲课,每次上完课好像心情也变好了。这时,以《莲师授记文》的发现为缘起,菩提洲网站发起了念诵阿弥陀佛圣号的共修。第一次上课时,我发现师兄们正在组织为临终者助念的发心工作,我反复想了想,认为自己分别念非常严重,念经、念佛的时候杂念纷飞,怕干扰临终者,就没有报名。半年以后,上师开许我们开展助念,并亲自确定了仪轨。师兄们又一次发起报名并进行培训。这一次我有了勇气,报名参加了助念的发心小组,并且想:自己的亲人病重了,正在走向死亡,别人的父母也在经历病重和死亡,先从帮助这些父母开始吧。从那时起,我们每个月共修《助念往生仪轨》,希望能帮助报来名单的亡者们往生净土。一位师兄说:“其实我们的力量很弱小,这么做也是在为自己积累福报。”我非常感恩上师,也非常感恩这些亡灵,同时希望把所有的功德都回向给这些亡者,愿他们远离怖畏、往生极乐世界。师兄们报来的亡者名单越来越多,有自己的亲人、朋友、同事等,还有宠物和流浪动物,以及在地震、火灾、飞机失事等灾难中遇难的众生。同时,我们每天做功课以后都念一个长长的回向名单,包括亡者和病人,我也把爷爷的名字报给师兄们作回向。参加放生的时候,我经常请师兄们把爷爷加到回向病人的名单里,希望能对他有帮助。

  2014年6月,扎西持林举行极乐法会,我很想前往参加,准备时间十分仓促,但在师兄们的帮助下顺利抵达。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扎西持林。每天都能看到上师的身影,我又欢喜又愧疚。欢喜的原因自不必说,愧疚是因为自己业障深重,心里总是不清净,而且上师一定知道这一切,总是给我示现。上师法务繁忙,我只在到达的第二天跟随大家一起拜见了上师。后来又安排新到达的师兄和有特殊问题需要请示的师兄拜见上师,我怕上师累了,就不想再去打扰,可是心里还惦记着病重的爷爷,想临走前如果有机会拜见上师,就请教上师该怎么办,但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返程的时候是凌晨,天还黑着,我透过车窗望了望上师的小院,心里祈祷上师加持我再回来。从扎西持林回来后,我把法会上发的甘露丸给家人吃,也给爷爷泡了甘露水,从他的鼻饲管输入胃里。后来,我听从一位师兄的建议,泡了一瓶甘露水放在爷爷的住处,叮嘱照顾他的人经常往里面续水,每天都给爷爷输入一些。

  2014年8月,上师的著作《透过佛法看世界》出版了,其中《死生事大》一章讲到修行者怎样面对死亡,怎样帮助病人、临终者和逝者,往生净土的因缘,等等。12月初到次年2月初,老师为我们做了以“死生事大”为主题的辅导,内容包括以往生极乐世界为目标发清净愿求解脱、往生极乐的方法、六种中阴、临终修法、如何帮助临终者等,特别是仔细讲解了上师仁波切在各个著作中关于往生极乐世界的窍诀和关要。老师清晰而通俗的讲解使我了解到死亡和转世会经历的临终中阴、法性中阴、轮回中阴等阶段,临终者会如何感受四大分离的痛苦,以及应该如何帮助临终者和逝者。我还向老师请教了一些问题,包括为临终者助念的开始时间等。

弥留之际的加持

  2015年初,上师仁波切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我和师兄们一起去上师授皈依的现场做发心工作,有一天还带着妈妈一起去了。妈妈没有皈依,但是全程聆听了上师的开示。这一天要拜见上师的信众很多,外地的师兄们优先排队进入拜见。我暗自想:如果能等到最后,上师也许会接见发心师兄,我就可以见到上师了。心里有好多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办,觉得很委屈,特别想跟上师说。可是我们下午要进行助念共修,我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去参加助念。我一边念助念仪轨,一边想着自己的困惑,不由自主地哭起来。当我察觉到自己的心态不如法,又多了一层愧疚——对亡灵的愧疚。但仍不能自已,各种情绪交杂,想专心念诵却做不到……后来一边念着仪轨一边想着上师。

  我们念诵结束的那一刻,一位师兄推门进来,原来是上师派他来的。他告诉我们:刚才上师接见发心师兄,上师说除了现场的人之外应该还有其他发心人员,师兄禀告上师有一些人去参加助念了,上师马上找出包里仅有的一些甘露丸,嘱咐师兄交给发心助念的人——因为助念是为了众生。我又欢喜又愧疚地接受了上师的甘露丸。上师是全知的,他老人家在鼓励我发心为众生做事,不要纠结于自己的得失。

  11天后是除夕,父母和我去T市陪爷爷奶奶过春节。与以往不同的是,临行前妈妈嘱咐我带上临终关怀的书。我们来到医院,看到爷爷卧床不起,痛苦地呻吟。他肺部感染,全身血栓,血小板却迅速降低,肺部和身上很多淤血和渗血,手臂浮肿得厉害,皮肤变得硬而脆。当晚爷爷被痰憋住了,大家很紧张,后来他终于缓了过来。我尽力默念《心经》、阿弥陀佛圣号等,希望能帮到爷爷。长辈们准备在当天晚上讨论如何办爷爷的后事,妈妈让我给大家讲一讲临终关怀的注意事项。我挺担心他们能不能接受这些道理,会不会有疑惑,因此心里很紧张,反复祈祷上师加持我能尽最大努力、最大限度地利益爷爷往生。我复习了一下《同生极乐国》“愿临终无碍”、《透过佛法看世界》“简单的临终引导”等内容,还看了事先存在手机里的《同生极乐国浅释》第12课讲义。妈妈让我先跟爸爸说,我鼓起勇气告诉爸爸我学了些有关临终关怀的事项,需要告诉大家,没想到爸爸回答:“确实应该学习一下。”

  在父母的支持下,我为各位长辈简单讲了临终关怀的道理,还为他们读了《同生极乐国》“愿临终无碍”和《透过佛法看世界》“简单的临终引导”的部分内容。长辈们认为,在医院很难做到停放3天不动遗体,肯定会被送到医院的太平间去的。妈妈反复问我:不能停放遗体3天怎么办?我说尽力做能做到的。我感觉爷爷的违缘非常大,必须想办法排除违缘,以防他临终时生起嗔恨心。我又给爷爷的甘露水里加了一些甘露粉,告诉姑姑多给爷爷服用一些。

  由于那天是除夕,我关注的几个微信平台发信息提醒大家念《心经回遮仪轨》,遣除违缘,我也在当晚念了。

  大年初一这天也是藏历神变月初一。我们早饭后到医院,爷爷情况比较平稳,但肿得不像样的手渗出很多血。长辈们仍然在讨论后事,包括穿什么衣服、盖什么被子、请谁来参加仪式、灵堂怎么设等等。我一听到可能来很多人就紧张起来,赶紧祈祷上师阿弥陀佛,心里才平静了一点儿。后来奶奶、爸爸、姑姑一致认为后事要简单办,不要请很多人。我特别担心杀生、用烟酒招待宾客会对爷爷造成不好的影响,当姑姑在爷爷病床边静静地揉搓血小板的液体时,我试探着告诉她请客别吃活的鱼、螃蟹、虾等海鲜,姑姑很快明白了就是不“杀生”。去吃中午饭的路上,我又对姑姑说了请客时别喝酒、别拿烟招待等。姑姑问:“要是事后答谢同事呢?”我说:“只要是为了爷爷的,都不行。”她又问啤酒行不行,我说不行,她也表示明白了。我感觉自己讲话时挺紧张的,总是说不到位,好在姑姑都能理解。

  长辈们谈论爷爷的后事时气氛有点压抑。我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一位师兄给我语音留言,便走出病房,听到她拜年并嘱咐我陪好老人,我回复“在和家人讨论爷爷的后事”,她回复“请师兄们助念了吗”,我才反应过来该助念了,马上在前几天刚成立的微信群“小组助念”里发了一条求助信息。虽然是大年初一,但有不少师兄紧跟着响应,我挺感动的。我仔细想想,按前不久听的课上讲的,爷爷已经进入临终中阴了。我的情绪又开始焦躁起来,这时注意到菩提洲微信平台发了上师的吉祥祝福视频,我看到上师的影像,听到上师亲诵的吉祥发愿文,情绪稍稍好了点,可还是不由自主地哭了,是被师兄们感动了,也是因为感到上师在加持我。我一个人的力量不行,必须依靠上师三宝度过难关。感恩师兄们在此刻的提醒和支持!大年初一,大家都在发吉祥的祝福,而此时我却在面对爷爷病危,生活就是这样告诉我无常就在身边。

  我给老师发信息说了爷爷的情况。他告诉我:多为他放生,照菩提洲上的放生仪轨念诵;尽量能让他以吉祥卧式睡觉;家人若不抵触,应该在临终时请师兄们到场助念;请师兄们将善法功德回向给他是很好的;若有清净的甘露丸可给老人吃点;应该请僧众念经(同时告知他目前的情况),可以问问他们目前应该怎么办;应从网上把上师念诵的破瓦法下载下来一直给他放。

  那天下午,爷爷的情况稍微平稳了一些,我们离开T市回家。在路上,妈妈和我联系到普陀山的一位阿姨,帮助我们请当地寺庙的陀罗尼经被。晚上我参加了希阿慈诚师父在网络上主持的共修,念了《金刚经》《一刹那成佛捷径》《二十一度母赞》等,我特别特别困倦,但还是在心中努力作意把功德回向给爷爷。

  大年初二,我给学院的佛事功德会打电话诉说了爷爷的情况,接电话的师父很耐心地告诉我:人在弥留之际,福报减弱,冤亲债主都会来,要多给他放生、供灯;可以请僧众念经,帮助遣除违缘,帮助他能够临终念佛往生;作为他的亲人也要念经,如《地藏经》《金刚经》《心经》《三十五佛忏悔文》《二十一度母赞》《金刚七句祈祷文》等,自己行持所有善法的功德都应回向给他;可以拿念佛机给他播放助念往生仪轨的音频(也有超度冤亲债主的作用),做这些同时也是为自己往生积累资粮。我告诉父母可以为爷爷念经祈福,减轻他的痛苦,父母同意这样做。我把破瓦法、阿弥陀佛圣号、助念往生仪轨等音频发邮件给堂弟,让他找一个手机或MP3播放给爷爷听,可是后来的几天都没找到闲置的手机,而且春节期间商店关门,也没买到MP3。我还按这位师父教的方法念经,为了以爷爷为主的一切病苦众生往生极乐世界,并且怀着忏悔心,念了《金刚七句祈祷文》《金刚经》《一刹那成佛捷径》《胜利道歌》《佛子行三十七颂》,以及《地藏经》的一部分,回向给一切众生包括爷爷和他的冤亲债主,愿爷爷临终无碍往生极乐世界。这时我有一种感觉:感恩爷爷,让我体悟无常、警醒我出离、让我认识修持佛法的价值。

  我在QQ上看到成利彭措师父,就把爷爷的情况告诉了他,他答应我请S市的道友们共修以后回向给爷爷。他说:“阿弥陀佛,您爷爷福报应该很大,今晚有六十位师兄共修阿弥陀佛圣号,明晚有四十位师兄共修阿弥陀佛圣号。同生极乐国!”很感恩彭措师和S市的道友们!我又想到现在是神变月的上半月,而且春节期间我不上班可以尽力帮助爷爷,感到很幸运。晚上我又参加了希阿慈诚师父主持的网络共修,并把共修功德回向给了所有众生包括爷爷,愿爷爷临终无碍往生。我感到上师一直没有离开我,希阿师也在帮助我。

  我还向外地的一个普贤放生随喜放生,同时请求给爷爷回向。素未谋面的W师兄答应了我,还提出很多建议。

  此时我心中生起一个清晰的愿望:愿爷爷临终无碍往生极乐世界,愿他的临终和往生过程能令很多众生生起对上师三宝的信心!

  初三这天是法王如意宝的诞辰日。我暗自下决心一定好好行持善法,把功德回向给以爷爷为主的所有众生。我联系了爷爷所在T市一个助念团,对方说需要家属完全同意,因缘才算具足。可惜爷爷的条件有限,助念的因缘暂不能具足。我有点沮丧,但很快调整自己的心态:长辈们能同意盖陀罗尼经被、戴《般若摄颂》挂件、念经、没反对放生、没反对请客时不杀生,这已经很好了;要在现有条件下尽力而为,千万不要惹别人生烦恼,希望到时能以播放上师念诵的音频、自己念经等方式来帮助爷爷。

  此时,我想起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里的开示《如果心愿没有达成》:“生活中哪能总是称心如意,求而不得是常态。……佛法为什么可贵?不仅是因为它能帮助你实现愿望,更是因为当你的愿望落空时,它能引导你放下失望、恐惧和执着,教你透过不圆满、不稳定的流转的现象,感受到喜悦清净。愿望的达成,就像所有的现象的生起,需要因缘具足。……我们需要以自己行持善法的功德回向,以此作为达成心愿的缘起。……愿望的达成,除了现在的努力外,还要有往昔的因缘。……佛门有求必应,而你需要有足够的福德才能感受到加持。祈祷、发愿……这些都是在创造缘起,是在种下新的因的同时,创造积极的条件去引发往昔的因,使之结出积极的果。佛法不是魔术。如果你能放下傲慢和猜疑,放下跟佛菩萨做交易的心态,以及这样那样的小算盘、小心思,真正心悦诚服地祈祷三宝,这份诚敬信心的福德一定有助于你心愿的达成。”我开始有点感悟:按正确的方式为亡者创造往生的助缘确实很重要,但是也要做到不扰乱他人的心,不要与家人产生矛盾。我们晚辈那些纠结的心态、那些难受的情绪、互相抵触甚至嗔恨的心态,都会扰乱爷爷,使他苦上加苦,所以,哪怕自己退一步,也不要与家人产生矛盾。我告诫自己少说话,多念经,多多祈祷上师三宝,“不动己心,不扰他心”。

  从年初一到初三,我连续三天参加金刚萨埵心咒共修,带修的K师兄说神变月期间的共修每天不间断。确实,我们一生就这样匆匆过去,还能遇到几个殊胜的神变月呢?我又向另两个普贤放生组随喜放生并请求他们为爷爷回向。我还给以爷爷为主的所有众生念了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感到以前很少感到的加持力——是法王如意宝和上师的加持!我想:加持是关乎我们内心的转化,而不是确保某个结果的达成,也许在帮助爷爷的过程中,我自己的心向良善方面的转化,就是得到上师赐予的最大加持;而善良、开放、柔和的心会把上师三宝的加持传递给受负面情绪困扰的亲人,也传递给受痛苦折磨的爷爷和一切众生。我下定决心:无论发生什么,自己都不能沮丧、悲痛、焦躁,要尽力把爱心和一颗富有弹性的心给众生。喇嘛钦!我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和护佑!感恩为爷爷回向的师父和师兄们!感恩给我出主意想办法的所有人!感恩爷爷给我示现的痛苦和无常!感恩K师兄从神变月初一开始每天早上带修金刚萨埵,感恩希阿慈诚师父从除夕以来每天带领共修,给了我们积资忏障的殊胜机会!

  大年初四,我发现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头,嗔恨、傲慢、嫉妒、封闭自己……负面的心念非常明显。我觉得自己很不好,晚上写日记,祈请上师加持我认清自己的错误,发露忏悔,不要覆藏,真正勇于改变。此时我隐约想起上师在《次第花开》中的一段文字:“世间万物相互联系,我们如果能对一个人完全敞开心扉,就能对整个生活开放;如果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与一个人沟通,就能和整个世界沟通。我们将习惯于欣赏和尊敬周围的每一个人,就像多年以来欣赏和尊敬我们的上师。那份开阔而谦卑的心,直接来自于上师。”

  也许是那几天心里过于紧张,我不由自主地排斥与他人沟通,还焦虑起来——我想尽己所能帮助爷爷,已经想尽了几乎所有办法,但我那么没有智慧,那么不懂得善巧方便,而爷爷临终将是多么关键的时刻,必须把握住所有可能的因缘去利益他。我想向上师求助,可是又不敢,我的分别念告诉自己:上师那么忙,有那么多众生要度。而转念一想:上师的慈悲心恒时不离任何一个众生,爷爷不也是一个众生吗?上师对众生的慈悲心肯定比我对众生的慈悲心大得多,要想利益爷爷必须依靠祈祷上师,不能只靠自己的凡夫分别念。我这样想着,仿佛感到上师又来到自己的面前,就像几个星期前他亲自来到我的身边,慈悲地说着“没关系……”。

  弟子:宁吉曲措

  2015年8月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