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二十六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

  我们正在学习《入菩萨行论·浅释》的第二品——忏悔品,依靠四种对治力真实忏除我们相续当中无始劫以来的罪业。对应华智仁波切的科判,我们今天所要学习的内容属于四种对治力中的第三种——现行对治力,也就是要依靠佛经中所说的种种忏罪方法,对于我们往昔所造的无量罪业一一进行有力的忏悔。

  在这部分内容中,前几堂课主要讲到为什么要依靠佛法来对治我们相续中的罪业,简单归纳而言就是:我们的生命并不可靠,是非常短暂的(有可能今天还在这里听课,明天早晨就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而我们现在所执着的亲人、受用,到临命终时没有一个可以帮得上我们,我们临终时真正能带走的唯有所造的善业与恶业。既然唯一能带走的就是业力,我们当然要多行持善法,为将来的解脱做准备,而且要努力精进地忏除业障,不要让业障在最后的临终时刻干扰我们。

  了知了这些道理之后,我们心里其实已经明白:我们现在就要忏悔。可是用什么方法忏悔呢?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要学习的第一部分内容——真实对治,即讲解佛法中所告诉我们的对治业障的法门(现行对治力);今天学习的第二部分是返回对治力,也就是我们在真实修持忏除业障之后,自相续中还要发下一个誓言——断后,即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之前刚刚把罪业忏净了,之后又犯,如此反反复复,就总是不得力,所以“真说忏悔”的第四个方面就讲到返回对治力)。这是我们今天主要学习的两个内容。

  辛二、真说忏悔(分四:壬一、厌患对治力;壬二、所依对治力;壬三、现行对治力;壬四、返回对治力。)

  壬三、现行对治力(分二:癸一、需依对治之缘故;癸二、真实对治。)

  癸二、真实对治

  (今天所学习的第一部分——真实依靠佛法来对治我们自相续中的障碍,是下面这两个颂词。)

  【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或佛所制罪,如是众过罪,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颂词略释:因为我往昔被无明愚痴所缠缚(不了知真正的业果规律),所以造下了种种自性罪与佛制罪,(细细想来)这些罪过真是多得难以计数、无量无边;如今我恭敬地在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上师三宝面前合掌,以畏惧罪苦之心励力祈祷,再三顶礼诸佛菩萨(祈求他们救拔我),净除我无始劫以来的一切罪业。

  下面从两方面分析这段颂词:(一)认清所犯罪业,对应第一个颂词(前四偈);(二)真实忏除业障的方法,对应第二个颂词(后四偈)。

  (一)认清所犯罪业。对应颂词:“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或佛所制罪,如是众过罪”

  既然要忏悔罪业,那到底要忏除什么罪业呢?我们从五个方面来简单归纳。

  1.犯罪的主体:我自己及轮回中无边的众生。

  到底是谁在犯下罪业呢?颂词中讲到“吾”,即是指自己。没有人可以代替我们犯罪,更不可能让别人的罪业进入我自己的相续中来,所以我们无始劫以来的罪业其实都是以自己为主体而造下的。你可能会说:“那这样说来,随喜作和教他作,这些罪业就应该和我没有关系了,因为是其他人造的啊。”其实,随喜作和教他作也是我们从内心当中有了随喜心和指使他人的心,有主动作恶业的思想主体,所以犯罪的主体也是自己,自己的相续中还是会有过失。另外,作为大乘修行人,我们修持忏悔时不能只想到自己——无始劫以来,所有的众生都做过我们的父母、儿女、恩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因无明愚痴造下过罪业,所以我们要忏悔的不仅仅是自相续中的罪业,还要代轮回中无边的众生忏悔。这是第一个方面——犯罪所依的相续。

  2.所犯的罪业:自性罪与佛制罪。

  我们到底犯过哪些罪业呢?所有罪业可归纳为两大类:第一类是自性罪,对应颂词“犯诸自性罪”;第二类是佛制罪,对应颂词“或佛所制罪”。下面简单解释何为“自性罪”和“佛制罪”。

  “自性罪”,顾名思义,这件事情的自性就是罪业,不观待佛陀有无制定戒律。不论信佛与否、受戒与否,任何人只要做了这件事,就犯下罪业。自性罪可以对应我们经常提到的“十不善业”:贪欲、嗔恚、邪见(包括我们无始劫以来不信因果、不信佛法的愚痴)三种意业,杀生、偷盗、邪行三种身业,以及妄语、两舌、恶口、绮语四种语业。自性罪大致可归纳为这十不善业,不论我们有无皈依,在轮回中处于何种身份,只要造作了这些不善业,就是犯下自性罪,将来一定会感受痛苦的果报。

  “佛制罪”是指违犯了佛陀依靠其智慧观察之后所制定的戒律(即“佛制的戒律”)。在意的方面,比如不能舍弃愿菩提心是菩萨戒的根本戒。对于一个没有修学佛法、没有受持菩提心的人来说,如果他对一个众生生起嗔恨心想要彻底舍弃,他并不会违犯菩萨戒,没有佛制罪的过失。但对于一个真正发了菩提心、守持菩萨戒的人来说,如果他相续中生起嗔恨心,并且讲道“我从今以后,度谁都不度你”,那么他在这种心态下已经舍弃了这个众生,就违犯了菩萨戒的根本戒,就是属于佛制罪。在身的戒律方面,比如我们守持八关斋戒时,中午过后就不能再吃东西了(不非时食的戒律),如果在守持八关斋戒当天午后吃东西,就违犯了佛陀制定的戒律,属于佛制罪;但是在平常没有守持这条戒律的情况下,下午吃东西是没有任何过失的。在语业方面,比如出家人的戒律中明确规定,出家人不能为别人说媒,也不能把彼此之间的话传来传去——出家人不能说这些话,一旦说出口就违犯了戒律;但是在家人如果说这些话,并不会构成过失。这是身、语方面的佛制罪。

  有的罪业既是佛制罪又是自性罪,比如杀生本身属于自性罪,如果一个守持五戒的人造了杀业,那么他在犯自性罪的同时又违犯了佛制罪。有的罪业只是佛制罪,不是自性罪,比如我们刚才举例的三种情况。还有的罪业是自性罪,但不是佛制罪——它虽然是罪业,但造作的人相续当中并没有守持佛法中相应的戒条,还是以杀生为例,如果一个人没有守持五戒或上上戒律中的任何一种,他的相续中没有戒体,那么此时他去杀人就只获得自性罪而没有佛制罪。还有一些事情不属于两种罪业中任何一种,比如没受戒时下午吃东西,不会犯下任何罪业。

  所以,到底哪些是佛制罪,哪些是自性罪,不一定只能属于某一个,有时是同时属于二者,有时只属于其中一个。但此处要警醒大家的是:不论是佛制罪还是自性罪,都以意作为先导。也就是说,不论犯任何罪业,首先都是自相续中有了犯戒的动机。比如要满足口腹之欲便作意杀生,这就是由贪心而引发。所以这时不论你犯的是自性罪还是佛制罪,首先都要有贪心、嗔心等烦恼为因。如果没有这些烦恼,那就谈不上后后的身语行为了。所以,我们一定要首先保护好自心,如此就会逐渐减少与罪业相应。如果只是从外在形象上判定此罪属于哪一条,不断地衡量其轻重程度,进而忘记了所有罪业都是以意业引发的,那就很难保护好自心而避免造作罪业。

  可许有人会有疑问:戒律是佛陀制定的,是不是如果佛不制戒则没有罪业?

  了知了佛制罪和自性罪的定义后,或许有人想:戒律不是佛规定的吗?如果佛陀不制定戒律就没有佛制罪了。难道是佛陀不慈悲,专门制定一些戒律让众生违犯,因此堕入地狱中感受痛苦吗?其实并没有这种过失。佛陀之所以要制定戒律是因为:他依靠相续中的智慧观察到,这些事情如果做了就会危害众生的相续,长久而言不可能有利益,绝对是有危害的。所以他才相应不同众生的根机制定了层层递进的不同的戒律。如为欲离苦者说五戒十善;为欲解脱者说别解脱戒(佛陀会对想要获得人天安乐的人开示:“如果做杀、盗、淫、妄等事,肯定不会满足所愿。一个人想获得人天善果,必须守持五戒;如果想要希求解脱,则必须守持一分以上别解脱戒。”假如对别解脱戒中的所有戒律都没有详细守护,而且是肆无忌惮地违犯,那么和他想要解脱的心愿就完全相违了);为欲度众生成佛者宣说菩萨戒、密乘戒(如果有人说:“我一定要利益众生,做一个大乘修行人,更加要做一个密乘修行人。”那么佛陀就说:“善哉,如此你便不能违犯菩萨戒和密乘戒,如果犯戒就会事与愿违。”)。

  由此可见,佛陀制定戒律并非专门让众生去犯戒,而是相应于众生的各种希求而制定了不同阶段的戒律。戒律本身是保护我们愿望和相续的殊胜保护伞,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掌握好方法,所以才导致没防护好相续而犯下罪业。这不能怪佛陀,只能怪我们没有保护好戒律。

  3.造罪的原因:被无明所缚。

  无始劫以来,我们其实犯过无量的自性罪与佛制罪。犯罪的原因就是颂词中所说的“因无明痴”。我们的相续中没有智慧,被无明深深地束缚着(即自相续被烦恼遮蔽)。因为没有智慧,遇到事情时只能依靠本能反应去应对,自然就会造下许多罪业。所以我们要忏悔的不仅仅是罪业,还要希望业力减轻后逐渐开显智慧,以便从根本上断除造罪之因——无明。

  4.造罪的时间:无始至今。我们所要忏悔的罪业到底在什么时间范畴?答案是“无始至今”。我们要忏悔的不仅是今世能够想得起来的罪业,也包括记不起来的无始劫以来的所有罪业。不能因为这辈子没有吃过某种动物,便觉得自己很值得庆幸——这固然值得随喜,但我们并不能保证前世没做过。所以,轮回中的全部罪业都要忏悔。

  5.造罪的数量:无量无边。我们掰着手指头去数,做过一件错事、两件错事……其实自己到底造过多少罪业根本难以数清,毫不夸张地说是无量无边。因此,无始至今无量无边的罪业都要一一忏悔。就像颂词当中讲的“如是众过罪”,无始劫以来的所有过失都要忏除。

  综上所述,我们主要从几方面认清所犯的罪业:一、要忏悔的是自己及无边众生(主体)相续中的自性罪与佛制罪(种类);二、犯罪的根本原因是无明愚痴(原因),要通过忏悔使它逐渐减轻,进而智慧得以显发;三、所忏悔的罪业不局限于今世,而是整个轮回之间(时间);四、不局限于特定数量,而是所有罪业(数量)全都要忏悔。这就是首先在忏悔时,我们要了知所忏之罪业。

  (二)忏悔方法。对应颂词:“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了知罪业的体性之后,接下来正身端坐并细细观想:我要忏悔自己及法界众生无始至今所造的无量自性罪与佛制罪。那到底该如何忏悔?此处依靠上师仁波切的教言,可以把忏悔的方法大致归纳为两种:一是忏悔,二是证悟空性。

  1.诚心忏悔。

  (1)后悔之心:若无悔心忏不净。

  首先,忏悔时要具足后悔之心,即以畏罪苦之心去忏悔。

  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中讲“若无悔心忏不净”。如果我们相续中对罪业没有畏惧、后悔、厌离之心,便很难忏除清净。所以首先在心态上,我们一定要具足后悔之心。

  可以试想,我即将要忏悔的某个罪业是:由于前世所造的恶业,导致自己今世和父母相处得不愉快,经常出言顶撞他们、无缘无故地冲他们发脾气、摔东西,甚至想与他们一刀两断(这可能是我们经常会犯下的罪业)。接下来说明其罪业的严重性:就像匝厄之女的公案一样,由于他踢了母亲的头颅而最终堕入地狱中,感受了热铁轮旋头之苦;而我们对父母每生起一次慎恨心、顶撞一次,过失都极其严重(可怕的是我们或多或少都做过)。再比如:我们曾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亲自杀、点杀或教唆他杀。佛经中明确讲过,杀害一个众生将以五百世的代价来偿还其性命。那么我们曾吃过的那一盘虾、一顿饭中有多少条生命?需要用多少世去偿还?

  现在深深了知罪业严重性后,就要生起后悔之心。但也要知道,我们不能在后悔中一蹶不振,而是要把它作为忏悔的动力。就像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到的:“罪业虽无功德,但依忏悔令其清净,就是罪业的功德。”

  其次,了知忏悔的功德。

  佛陀在《地藏十轮经》中说:“于我法中,有二种人名无所犯,一者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二者犯已惭愧发露忏悔,此二种人于我法中,名为勇健得清净者。”意思是在佛陀的教法中,有两种人没犯过罪业:一是本身就具有很深厚的善根、智慧之人,他非常精进、从不犯戒(想必我们很难做到);佛陀说还有一种人也可以称为没有违犯戒律者,即犯罪业后真实发露忏悔,具有惭愧心、精进修法的人,他虽然造了恶业,但之后会精进地忏悔。总之,这两种人在佛法中都叫做勇健清净者。

  虽然以前我们造作了无量无边的罪业,相续中也有深深的追悔之心,但好在还有忏悔的方法。而现在我们遇到了真实能够忏除罪业的妙法,有了真实可靠的对境——上师三宝,因此我们也要生起欢喜心。

  “后悔”与“欢喜”这两种心态并不矛盾,我们要以后悔作为动力,以欢喜作为支撑,要以这两种心态一起推动着我们精进修行。否则,如果只是一味地自责,就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甚至连活着的勇气都没有了,那又怎么去修行呢?如果根本不知道忏悔的功德,那修着修着,自然也就失去了欢喜。所以忏悔要从这两个方面入手。

  再次,以比喻说明忏悔到底多有作用。

  《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中有这样一则故事:一天,佛陀对阿阇世王讲了许多造作罪业的过失,可阿阇世王总是半信半疑,佛陀就直接用神通给他展现了因造作罪业而堕入地狱当中感受种种痛苦的情景。因为自己的眼睛现量看到了,阿阇世王害怕得不得了,问佛陀应该怎么办,佛陀说可以修持忏悔法门。佛陀讲了一个比喻: 就像一个人有一颗铁球,如果直接把这个球扔到水里面,毫无疑问,铁球肯定会沉入水中。但如果你非常聪明,把铁球做成钵放在水面上,钵漂浮其上,铁球还会再掉下去么?就不会了。我们造作的罪业就像那个铁球,如果我们不忏悔,它就会直接牵引我们堕入地狱。而有智慧的人就像钵器一样,不会沉入苦海,如果我们非常有智慧地用忏悔的方法保护自相续,罪业会逐渐减轻(哪怕它现在还存在)。我们精进地忏悔,会像这个铁球一样漂浮于大海之上。佛陀接着告诉他说,你所造罪业当堕阿鼻大地狱中,于一劫中感受痛苦,但因为你有智慧而发露忏悔,短时堕入即会获得解脱。

  故应了知,虽然我们无始劫以来造作了许许多多的罪业,但只要我们依靠欢喜心精进地趋入于修法当中,持续专注地修持下去,就一定可以忏除罪业。

  (2)以信心祈祷发露,遣除怀疑。

  在诚心忏悔时,应如颂词所讲“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再三礼诸佛”,要在怙主前诚心地发露忏悔而遣除怀疑(在众多的忏悔对境,比如我们经常修的金刚萨埵佛尊、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或者是上师法王如意宝等诸多圣者的圣像前,将他们作为自己真实祈祷的对境,故称其为“怙主”)。我们要双手合十,诚心诚意地祈祷。这里的诚心诚意是指要遣除怀疑,不能忏悔时一边念着,一边想:“我光念这些到底能不能够忏悔罪业啊?我到底能不能够解脱呀?”修着修着就对法、对自己都生起了怀疑,因而信心就会打折扣,所以要遣除怀疑,遣除怀疑之后信心自然就具足了。

  到底会有哪些怀疑呢?

  ①有的人就首先会想,我忏悔了,到底有没有用?我今天头痛,我想:可能是业障现前了,于是赶紧跑到佛堂里对着佛像猛磕头,猛念金刚萨埵;别说症状减轻了,不仅一直疼,还疼得更严重了,于是就又想:这说明忏悔没用啊。我们心里经常会这样犯嘀咕。或者是,我现在身体特别不好,交钱请僧众帮我念经吧,这样做功德肯定也是忏悔罪业的一种方法;可假如念经之后迟迟没有效果,你没准就会想:念经没用。

  对于这些疑惑,我们要知道:清净罪业是需要时间来成熟的(有待时机成熟)。举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像农民在春天播种,他不会说“我明天就要从地里收割粮食做饭吃”,他会等到秋天庄稼成熟了再收割、去皮,然后再把饭煮熟吃。又如母鸡安心待小鸡自己破壳而出,但不会心急抓破蛋壳。同样的,我们要知道罪业及其对治法的成熟也有因缘,有一个慢慢成熟的阶段,不可能马上现前。当然根据时间、因缘、个人发心力的不同,有的人可能一忏悔立即就有用,有的人可能就需要较长时间,我们不能因为这个过程比较漫长就生起了怀疑,这是不合理的。

  ②还有人会讲,我不仅没有看见忏悔的效果,果报似乎更加严重了。没有效果或者更加严重的情况,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反省。

  第一,从见不到成效的这个角度讲。

  I.有可能是自己忏悔的力度不够。比如说,这个病是依靠十万种因缘聚集在一起才现前的,可是你忏悔的时候,只用了一根针的力量去抵抗这十万个因缘之力,这显然不可能。我们至少要用相同甚至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把这个业回遮回去。所以我们要反省:见不到成效是不是我们忏悔的力度不够?我们用了无始量劫的时间去造业,却妄想着能在一座中把它全都忏除。其实这就是我们修得太少了。

  II.有可能念诵不如法。你说:“金刚萨埵修法明确地讲到念够四十万遍,许许多多的罪业都可以消除,我可不止念了四十万,都已经念了四百万了,修行也没有明显的验相。”这时就要反省反省,我念诵时是不是如法?忏悔时心愿够不够恳切?比如,手上按着计数器,心里却在想:我今天中午要吃什么。或一边听别人聊天,一边口念“嗡班扎萨埵吽,嗡班扎萨埵吽”,不停地按计数器;念完之后说:“今天可真没浪费时间,一边聊天还念了一万遍。”但这样的一万遍,和真实具足四力对治的一万遍的效果当然不会一样。就如莲花生大士所说:“杂有绮语诵一年,不如禁语诵一月。”依靠绮语修持一年的功德,不如止语修持一月的功德殊胜。

  很多道友听到这里可能就会想,“哦,对对对,我以后一定要在座上修,平常不能带着个计数器瞎晃悠,这样的忏悔是不够力量的。”但我们也不能完全偏废座下的修持。上师在《生命这出戏·生命可以改写》中说:“我们的心念无法同时既向善又向恶,就像我们不能同时既向左转又向右转。当心中生起善念,恶念不用压制便会自然消失。当身语造作善业,便能自然地避免造作恶业。”我们日常念诵时拿着计数器,虽然有时处于散乱中,但起码我们还是时时刻刻在提醒自己:我要念咒。在我们念诵的那个当下,不论心里怎么样,最起码语言上面远离了语的恶业。所以即使不能做到完全地如理如法,平常的、暂时的这些座下修行也非常重要。我们的日常修行不一定能做到百分之百如法,但不能连百分之二十的如法修行都舍弃,随着我们修行能力的提升,诸多个百分之二十加起来,就会让我们修行的如法程度逐渐达到百分之三十、五十,直至百分之百地如法。同时在过程中我们也要认识到:自己所修忏悔如法如理只做到了百分之二十,就不要妄想得到百分之百的忏罪效果。

  所以,见不到成效时,我们首先要怀疑的是自己,而不是法的力量。为什么说不要怀疑法呢?因为那么多人修持了都见效,可见法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这些法是依靠诸佛菩萨的大愿力、从诸佛菩萨智慧中真实流露出来的,更加不会欺骗我们任何一个人。

  第二,从痛苦更严重的角度来讲。

  有的人说:“不见效也就算了,我还更严重了,在没有忏悔的时候,我还挺顺利的,学习了佛法之后,各种各样的违缘都出现了,让我对忏悔的作用一点想法都没有、一点都不怀疑是不可能的。”下面讲一个简单的故事,让我们共同思惟一下,或许真的是我们太着急了,看得不够长远。

  北宋时,有一个腿患残疾的孩童,心地非常善良。他看到当地村民们经常会趟过一条没有桥的河往来,就发心要修一座桥。一个跛足的人要修一座桥,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但他还是非常努力,捡来的石头堆得像山那么高。人们都非常感动,纷纷跟他一起修桥,并觉得他以后一定会获得非常好的果报。可是过了没多久,在修桥钻石头过程中,他的双眼竟被石头崩瞎了,人们认为做善事怎么竟没好报呢。但他瞎了双眼后依然坚持努力修桥,大家都觉得他真是个好人。可是在桥竣工的那一天,正在人家欢呼雀跃时,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突然降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雷响过之过后,众人惊愕地发现这个可怜的孩子已被巨雷击中,倒地身亡了。众人惊呆了!随后压抑不住的情感喷泻而出,叹息孩子命苦,指责苍天不公……恰好那天包拯路过这里,了解这件事情的经过之后,一时间被村民的情绪所带动,挥毫疾书,在这个孩子手上写下了“宁行恶勿行善”六个字后拂袖而去(意思是行恶对自己没什么伤害,行善却不得好报)。包拯回到京城,向皇帝汇报公事后,皇帝刚有了一个皇子,虽十分可爱,却整天啼哭,就叫他去后宫看一下。他进入皇宫,竟然发现皇子身上有他几天前写的六个字“宁行恶勿行善”。包拯一看这不就是他前几天写的字吗?于是非常不好意思地把字一擦,字瞬间变得踪迹全无。皇帝非常不高兴,唯恐抹去了孩子的福报。包拯就把题字的来龙去脉对皇上说了。皇帝一听觉得很蹊跷,就命他用阴阳枕到地府一探究竟。

  原来,这个孩子前世作恶多端,所造恶业需用三世来偿还。第一世感受残疾之身,孤苦伶丁度过一生;第二世作为盲人度过残生;第三世遭雷击,暴尸荒野。但因他此生精进行善,所以在修桥过程中,三世恶业一世消尽,并在下一世投生为皇子。这个故事后来家喻户晓,人们对因果生起了更深的认识。

  因果不仅仅贯穿一世,且有着错综复杂种种因缘和关系。从另一个角度讲,恶业力现前或许就是忏悔起到了效果。正如《金刚经》云:“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在讲,有的人前世造了罪业,在还没有遭受大的果报或堕入恶趣之前,依靠受持读诵《金刚经》的加持,今生感得被人轻贱、看不起,就是之前的罪业提前消尽,这能令他尽快获得殊胜的解脱。

  这说明,行持善法时遭受的痛苦更严重了并不一定真的是坏事,它也许只是重罪轻报或者业报提前了。既然早晚一定要承受果报,何不在我们现在有能力、有心力,在有上师三宝的加持、有佛法指引的情况下去承受这些果报呢?所以,我们一定要相信并做到:在忏悔时无论出现任何情况,都不生起一丝一毫的怀疑,远离了怀疑自然就具足诚心了。

  (3)行持善法。

  有了后悔之心和信心(不再怀疑)之后,就要开始真实行持善法对治罪业了。忏悔的方法如颂词云“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再三礼诸佛”,合掌再三地礼敬诸佛,“礼”即顶礼。顶礼是忏悔业障的殊胜方便,除此之外,还有供养、放生、念诵诸佛菩萨名号、念修金刚萨埵等殊胜的忏悔法门。

  佛根据不同众生的不同因缘,在众多经典中讲到了不同的忏悔法门,我们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可以尽力去行持。如念诵《诸佛菩萨名号集》的功德非常大,其中提及的每一尊佛在因地时所发的愿都有不同的侧重,有的是消除这种罪业,有的是消除那种罪业。如果我们有时间,每个月持诵一遍,一定可以忏除诸多业障。

  在众多殊胜的忏悔法门当中,最重要的就是金刚萨埵法门。因金刚萨埵佛尊在因地时曾发下大愿:“愿我未来现证佛果时,若有众生已造五无间罪、毁坏誓言,只要闻我名号、作意于我、念诵百字咒王,一切罪障都可无余清净,此愿若不成就,我誓不成佛,愿我住于破戒者前,一切罪障都能清净。”如今金刚萨埵佛尊已经成佛,他的大愿已圆满实现,只要我们真的能按照他誓愿中所说的,励力忏悔,就一定能够感得殊胜的加持。而且,续部中也明确说到:这个时代正是金刚萨埵佛尊普度众生的时代。法是如此殊胜,而且我们又正处于续部授记的这个时代,所以我们一定要诚心诚意地、具足四对治力来精进地忏悔,如此一来,何愁罪业忏悔不清净呢?

  以上就是忏悔需要具足的三个心态:首先是对所造的罪业生起恐怖畏惧和厌离之心;其次是对忏悔的对境和方法生起信心和欢喜心,依靠诚心诚意的悔罪之心和信心来修持;最后,真实地行持佛经中所宣说的各种忏悔法门。

  2.证悟空性。

  大恩上师在《生命这出戏·生命可以改写》一文中讲道:“能改变果报的强大外力有二:一是证悟空性,二是忏悔。”一听到“证悟空性”,我们会感觉云里雾里的,觉得特别难。上师接着讲道:“证悟空性需要三个条件:得到上师的加持、遣除违缘、圆满资粮。”这和《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所说的“当知胜义俱生智,唯依积资净障力,乃与具证师加持,依止他法诚愚痴”的说法完全一致。以下简单介绍三个条件:

  (1)“得到上师的加持”。若对上师具有虔诚的信心,具证上师的加持便可融入自心,证悟空性指日可待。

  (2)“遣除违缘”——忏悔净除业障。要通过忏悔清净无始以来积累的罪障(即违缘)。如果我们相续中有层层的罪业,想要证悟空性是非常困难的,因此要忏悔罪业。

  (3)“圆满资粮”——令自己具足顺缘。

  当这三个方面都具足了,自然而然就可以证悟空性。一旦证悟空性,便可以从根本上断除罪业。

  证悟空性与忏悔是相辅相成的:忏悔净障是证悟空性的一个条件;而证悟空性也可以是忏悔四对治力中的一种。所以我们在修持的时候不能只修一种,而应该具有开放、包容的心态,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可修持各种忏悔法门。

  如果有人说:我现在只对金刚萨埵佛尊有信心。那可以只修持这一种修法,但也不要排斥其他的法门,要知道所有的善行都对自己消除业障、解脱和证悟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这就是颂词中首先为我们讲到的,认清罪业之后,一定要在强烈的后悔心及对忏悔法门的信心摄持下,欢喜地行持各种各样的善行。如此可令罪业逐渐减轻,伴随着证悟,乃至可从根本上净除罪业。

  辛二、真说忏悔(分四:壬一、厌患对治力;壬二、所依对治力;壬三、现行对治力;壬四、返回对治力。)

  壬四、返回对治力

  方法看似非常简单,可真实去做的时候,就需要时间和精进。努力精进的另一层意思是:不仅是当下要精进忏悔,还要去“戒后”,即发誓以后绝不再造恶业了。所以忏悔时需具足的最后一个对治力就叫做返回对治力(又称为恢复力)。“返回”就是决心以后不再造作同样的恶业。例如,我现在诚心地忏悔之前所造的罪业:我曾经骂过母亲、打过母亲,对她摔锅、摔碗、发脾气,并下决心再不造这样的罪业。如此,既要忏除以前的罪业的同时,也要进一步发誓:绝对不再造同样的罪业。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忏悔,而不下决心“日后绝不再造”,比如今天刚刚忏悔完昨天的罪业,接着又去骂人、向母亲发脾气……明天又是如此,这样周而复始,就很难从根本上忏清罪业。所以,返回对冶力就是发誓不再造作恶业,我们要依靠修持这种对治力,断绝后后罪业的产生。

  【诸佛祈宽恕,往昔所造罪;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颂词略释:祈求诸佛慈悲地宽恕我往昔所造的一切罪业,既然这些都是不善行为,从今之后,我立下坚誓:一定不再造作!

  分两个方面来分析本颂词:(一)祈请的对境及所祈请之事;(二)所承诺之事。

  (一)祈请的对境及所祈请之事。对应颂词:“诸佛祈宽恕,往昔所造罪”

  1.对境:十方三世诸佛。

  我们祈请的对境是十方三世诸佛,对应颂词中“诸佛”。或许有人会问:在实际修持中,例如在修持金刚萨埵时,我只是观想“金刚萨埵”这一位佛尊,怎么能说是祈请十方三世诸佛呢?要知道十方三世诸佛的本体是无二无别的,虽然在修持时只观想一尊佛,但其实十方诸佛都无二无别地现前于此。

  2.所祈请之事:宽恕我及无量众生从无始劫以来所造的罪业。

  在信心的摄持之下,我们要真实地向十方诸佛菩萨祈请:“祈请您加持我,宽恕我以及无量众生无始劫以来所造的罪业。”

  3.祈请时的心态:如同犯错后走失的孩子,不断地恳求能得到原谅。

  如同犯错之后走失的孩子好不容易地回到了母亲面前,他肯定是不断地恳求得到原谅,紧紧地拽住母亲的衣角表示再也不分开了。我们每个人从小都犯过错误,每一次被母亲责备时都哭得稀里哗啦,跟母亲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就算是特别倔,打死都不肯承认错误的人,犯错后真的走丢、远离了父母时,心里还是会非常的恐惧(不管嘴巴再怎么硬,心里其实都是害怕的)。现在我们一定要这样想:无始劫以来我造作了无量罪业,没有听从十方诸佛菩萨、上师三宝的教诲——紧紧守护自相续而走向解脱;我就是那个顽皮不听话的孩子,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母亲,我一定要拽住她的衣角,不断地恳求她:“我知道我错了,请您不要舍弃我,请您一定要原谅我所有的错误……”

  知错并能认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忏悔的时候,首先要明白自己错了;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要承认自己错了,而如果不承认,就很难改过。可我们难免会有疑问:佛菩萨难道需要提醒和祈请才能宽恕我们的罪业吗?他不是恒时具有大悲心吗?为什么还要提醒他不要忘记曾经的誓言,祈请他以大悲心宽恕我们的罪业呢?

  其实,佛菩萨不可能忘记曾经的誓言和大悲心,他们一定会加持每一位众生直接或间接地趣入积资净障的真实修持中。加持恒时都在,并不需要我们的提醒。寂天菩萨之所以在颂词中告诉我们要这样做,是为了让我们相信:佛菩萨是最真实、最坚固的皈依境,只要我们努力祈祷,就一定会清净业障。佛菩萨恒时不会舍弃我们,就像母亲,肯定不会舍弃因犯错而走失的孩子。但孩子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再犯错误了,一定要始终抓住母亲的衣角,抓住这个最坚固、最可靠的对境不放手,就一定能够投入她的怀抱,再也不分离。我们也要如此提醒自己:坚信佛菩萨一定会宽恕我,依靠他们的加持力,一定可以清净我的罪业。

  另一方面,佛菩萨的加持是周遍的。我们依靠信心去不断地祈祷佛菩萨、提醒自己,反复忆念他们曾经的誓言和大悲心,使信心不断地增上,依靠信心作为因缘,加持就会源源不断地融入自心。

  (二)所承诺之事。对应颂词:“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可我们不能只要求佛菩萨的原谅,自己却没有一点表示,就像母亲问我们:“你错了吗?”“错了。”“那你表个态,说以后再也不犯了,这才会得到我的原谅。”可如果我们说:“我以后还得再犯。”估计母亲一巴掌就打过来了。这是认错的态度吗?绝对不是。

  这就说明,我们既然要向诸位圣尊忏悔,祈请他们的加持,内心就要有一个态度,正如颂词所说:“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在诸位殊胜的圣尊前,诚心发誓:既然我已了知以前的行为是不善的,那么我从现在起就发誓:绝不再造罪业!

  然而,发誓容易守誓难,我经常反省自己:天天立誓天天做不到。例如每天晚上睡前都会告诉自己,闹钟一响马上起床,可没有一天不是关掉闹钟之后继续睡的。为什么会屡屡立誓屡屡做不到呢?我们常常都提醒自己一定要精进,绝对不要再犯下任何错误,可是我们总会忘记。每一次犯错误时都懊悔得拍自己脑门:“哎呀!你看我怎么那么差劲,又做错了!”——既然我们不是故意要忘记自己的誓言,那又为何总也做不到呢?以下分三个方面讲解如何才能坚定地断除恶业、护持誓言。

  1.思惟恶业的过患、善业的功德。

  猛厉地思惟恶业的过患、忆念善法的功德,如果打从心里真的知道自己是错的,那就会减少犯错的概率。譬如,我们从小都知道蛇有毒,现在如果碰到蛇,估计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尖叫,或者赶紧祈祷上师:“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跑出五米远。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害怕,唯恐避之不及呢?因为我们知道蛇有毒,被它咬一口就很有可能丧命。同样的道理,如果了知做了这件事绝对会堕入地狱感受痛苦,我们就肯定不敢再去做,就像明知道眼前是一瓶毒药,谁都不会去喝那样。所以我们要多多地忆念恶业之过患。

  应该如何忆念恶业的过患呢?我们可以经常学习诸如《百业经》等经典中讲述的关于恶业果报的公案,使自己对恶业心生畏惧。《百业经》中曾经讲过这样一个公案,非常贴近我们现在经常易犯的错误。

  舍卫城中有一大施主的妻子生下了一个天生跛脚的男孩,夫妇为他起名叫跛子。父亲觉得跛脚的孩子很难有太大的前途,不如让他学裁缝,将来依靠手艺维持生活。跛子即遵父命学艺,很快就成为城中小有名气的裁缝。一次,当地举行大型宴会,另外一家人的女主人想要出席,可是苦于自己没有得体的礼服,思虑再三终于硬着头皮向朋友借了一套。好不容易参加过宴会回来,却发现衣服破了,本来就穷买不起衣服,破了更是着急。于是她想:“跛子裁缝不是特别有名吗?把他请到家里来帮我缝一缝吧!”跛子裁缝来到了她家。可是在缝补的过程中,女人的丈夫回来了,女人既怕丈夫责备她把衣服弄破了,又怕丈夫不在家时把别人请到家里有失妇道,情急之下,让裁缝躲到了麻袋里。

  跛子裁缝不得不一直待在麻袋里。当天晚上,女人家进了一个小偷。小偷左顾右盼,发现了这个扎得紧紧的沉甸甸的大麻袋,二话不说扛起袋子就走。一路上小偷都觉得自己定是得了一个大宝贝,非常得意地想:这回我和兄弟们定是吃穿不愁了!扛着麻袋走了一程,月亮当头之时,麻袋里淅淅沥沥地流出水来。小偷猜想:“遇到月光会流水,肯定是个琉璃宝、水晶宝之类的宝贝!”其实,这是裁缝在麻袋里因为憋不住而撒尿了。小偷回到大本营(树林中)后,同伙五百个盗贼都来迎接,见他奔波了那么久,还扛回了这么个大宝贝,都很高兴。可众贼打开麻袋后却发现里面是个人,还是个跛脚的人,都特别失望,一气之下就想把此人烧了去供养药叉,或许还能令药叉欢喜。跛子裁缝在生死攸关之际开始一心一意地祈祷本师释迦牟尼佛。一祈祷,本师就化现为药叉来救度他,并当场为众人宣讲佛法。裁缝获得了不来果,五百盗贼们也获得了初果。佛陀恢复了身形,浑身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光芒。这五百人继而全部发愿出家,跛子则十分难过地想:“如果我没有跛脚,我一定会在佛陀面前出家,一定会证得阿罗汉的果位!”(没想到,他心里刚刚这样一想,他的跛脚就在佛陀的加持下完全不跛了!)他马上跑到佛陀跟前祈求出家,佛陀慈悲地同意了他的请求,为他授戒传法。通过努力修行,跛子也证得了罗汉的果位。

  大家一定觉得佛陀传个法,他们就获得了圣果,太不可思议了!其实是由往昔的因缘所致。当时,佛陀身边的比丘问道:“他以何业感今世成为跛子?又以何因缘能复原并出家证果?”佛陀回答,曾经有一家人生了两个儿子,哥哥厌离俗世出家修行,弟弟在家辛苦地操持家务,这个弟弟就是裁缝的前世。弟弟见哥哥整天修行而不劳作,就骂道:“你像跛子一样整天无所事事地睡觉,我却每日为你的生活操劳,你实在太懒惰了!”(这就像我们平时在生活中随口骂人、给别人起外号或是开各种带有污蔑性质的玩笑一样,比如说:“你怎么懒得像猪一样,你看你那个肚子大得呀,我要是你就不活了!”)弟弟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而感得了来世成为跛子的苦果。

  他哥哥那时劝诫他说:“我已经证得圣果,你一定要忏悔,否则将来会有无边苦果。”后来弟弟悔过并出家修行,但没有证得圣果。他在临终时发愿:“愿我恶口谩骂兄长的恶业不要成熟,若一定成熟,则愿我发清净心出家的一刹那,业障立刻得以清净;虽然今世未能证果,愿我于释迦佛教法下出家证得圣者果位。”之后就圆寂了。在这一世,正是因为这一念出家的清净心和善愿,使他虽然感受了苦果,却能在因缘成熟之际获得佛陀的加持,身体复原并证得了圣果。

  这个公案告诉我们,一定要谨小慎微地取舍因果,千万不要以为随口的一句话、一个玩笑没有业果,话一旦出口,可能就要用五百世来承担相应的果报。法王如意宝也经常在课堂上提醒我们:千万不要给别人起外号。我们一定要知道,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言行都有可能成为自己将来感受痛苦的因缘。

  2.远离造恶业的环境。

  举例来说,我们通常都是下了班之后回家听课,假如吃完饭后离听课还有一段时间,可能就会习惯性地拿出手机不停地刷微博、看新闻,心投入进去并随之散乱,等听到课前念诵的声音响起才放下手机。而整堂课期间则可能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些想法,一会儿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一眼,一会儿又忍不住在播放课程的电脑上点开网页,偷偷游览,心中暗想:“反正旁边没人,上师也不知道,看一眼吧。”既然我们明知自己很容易随各种致使我们散乱的因缘而转,那在听课之前就不要去碰手机。我们已经屡次让自己失望了,所以不能过于相信自己,要想办法让自己远离造恶业的环境。

  3.祈祷上师三宝和发愿。

  前文的公案中,弟弟由于发愿力最终成熟而获得解脱,由此可知“愿”绝对不会空耗。只要我们诚心诚意地向诸佛菩萨发愿,愿力成熟时就一定可以获得殊胜的果报。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向上师祈请加持,愿自己能真正远离恶业,具足勇气、断除恶行;另一方面,如《普贤行愿品》云:“于诸惑业及魔境,世间道中得解脱,犹如莲华不著水,亦如日月不住空。”我们每天都会念《普贤行愿品》,念诵时不要处于无记的心态,每当看到这个颂词我们就要随文入义地想:对于所有的烦恼业惑、魔境,乃至世间八法,都希望自己能真实地从中解脱(希望我自然而然就具有这种勇气,不论是内在和外在的因缘全都成熟),就像莲花虽住于污泥之中,却绝不会被污泥所染污,日月当空,却从来不会驻留于空中某一刻。虽身我们身处于红尘之中,但我们一定要依靠发愿力和上师三宝的加持力使自己远离恶业。我们每天都诚心诚意地发下“不复造作恶业”的誓愿,愿力成熟自然就可以远离恶业,圆满我们“戒后”的誓言。“戒后”是一种誓愿力,为了维护这个誓愿力,我们要从方方面面做出努力。

  至此,“忏悔支”中的四种对治力已全部学习完毕。 第一厌患对治力,讲解了什么是罪业,以及应对它生起深深的追悔之心;第二所依对治力,要知道我们的依靠处——上师三宝,以他们作为对境,依靠他们的加持力,一定可以忏除业障;第三现行对治力,要以正确的心态(即具足四力的情况下)精进地修持各种善法;第四返回对治力,即戒后——发誓以后绝对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同生极乐国》中讲到七支供的忏悔部分时开示道:“四对治力像是四条绳索,把正在急速下堕的我们牢牢拉住,其中任何一条绳索断了,我们都会失去平衡而有重新下堕的危险。”玩过秋千的人都知道,如果挂秋千的千索断了一根,我们就容易摔跤;同样,在忏悔时如果少了一种力量,忏悔的力量就会减轻,对治的效果可能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我们一定要提醒自己,忏悔时要牢牢地具足四种对治力(每天都可以反问自己:“我依靠四力忏悔了吗?”),在四对治力的摄持之下,圆满地忏悔业障。

  第二品到今天已经讲解完毕了,这样看来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愿我们都能珍惜眼下闻思修的因缘。下面简单回顾第二品所说的积资净障的方法——供养、顶礼、皈依和忏悔,以便在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积累资粮、忏悔业障。

  供养支,如真实物供,我们每时每刻都可以将平时听到的美妙音乐、路上看到的好车等自己喜欢的对境,在欣赏羡慕之际,供养给诸佛菩萨;即便没有真实物品,我们也可以将美妙之物意幻供养,比如可以供养每天的发愿,也可以随学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的供养,更以美妙的音声去供养……总之时时刻刻都要提醒自己不忘供养上师三宝。

  顶礼支,要时时刻刻通过顶礼忏悔相续中的罪业,减轻自己的傲慢,逐渐向诸佛菩萨敞开内心,继而真心依止他们。

  皈依支,皈依是所有修行的基础,我们要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务必具足皈依的心态。如果觉得自己现在皈依的力量不够,除了不断地念诵皈依偈、忆念皈依的誓言,还可以闻思(比如现在基础班的法师正在为我们讲解皈依,每一门课其实并不矛盾,反而是互补和相互含摄的;有时间可以多听一听法师的讲解,反观自己修持皈依是否到量)。每一次学习、串习都会为自己的修行提供非常好的帮助。

  忏悔支,通过四种对治力来真实忏悔自相续中的业障。积资、净障是不同方面的归纳而已,其实,积资的同时就是在净障,净障的同时就是在积资,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堕于任何一方。

  今天就学习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请解释“佛制罪”与“自性罪”。

  2.请例举5种以上的忏悔方式,并说明您最喜欢的是哪一种,为什么?

  3.在忏悔中需要具足“四力”,请问您是如何具体运用到实际修行中的?

  4.在学习完第二品后,您对于菩提心的前行修法是否有了概括性的认知?能否简单列出修法的次第与您的实修计划?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