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入菩萨行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入菩萨行论 · 浅释》第二十七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继续学习《入菩萨行论》。

  通过前一段时间的学习,我们已经对于第一品“菩提心的功德利益”和第二品“积资净障的方法”有了一定了知。从今天开始,我们进入第三品“受持菩提心”的学习,分别从前行、正行、后行三个方面讲解受持菩提心的修法。

  首先看这一品在整部论典中所处的位置。按照华智仁波切的科判,整部《入菩萨行论》总共分为十品:前三品主要讲解“令未生起菩提心者通过修法生起菩提心”;中间三品主要讲解“令已经生起者不退转”;后面三品主要讲解“令不退转者能够辗转增上”;最后在第十品进行圆满的回向。第三品“受持菩提心”是“未生者令生”的最后一部分。通过前面“了知利益而生欢喜”以及中间的“忏悔业障”,我们已经把自相续中与菩提心相违的业障逐渐忏悔清净;现在要开始学习与菩提心相应的修法,通过这些前行、正行和后行的修法,使自相续逐渐生起菩提心。

  戊三、菩提心相顺之受持品(分二:己一、品名;己二、正论。)

  己一、品名:受持菩提心。

  己二、正论(分三:庚一、加行之法;庚二、正行决心;庚三、后修自他生喜。)

  庚一、加行之法(分二:辛一、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而聚顺缘之积集资粮,总分八支,前品已说供养等四支,今说后四支;辛二、近取因之修心。)

  第三品“受持菩提心”的主要内容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介绍品名的含义;二是“正论”,讲解修持菩提心的三个方面——加行(前行)、正行和后行。“加行”,顾名思义,就是“加功用行”,可理解为“准备”。在正式生起菩提心之前,我们要以修持加行法作为准备。

  “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而聚顺缘之积集资粮,总分八支,前品已说供养等四支,今说后四支”之含义是:为了聚集“使自相续能生起像如意宝一样的菩提心”之顺缘,总共要依靠八个修法来圆满地积集资粮(即修持菩提心之前的加行准备,可分为忏悔和积资两个方面);第二品已讲解了其中的供养、顶礼、皈依、忏悔这四支,本品(第三品)要宣讲随喜、请转法轮、请不入涅槃、回向这四支。(总共通过这八个方面做好修持菩提心的准备。)

  我们都知道,修持菩提心其实是要改变心相续,要从自心下手,既然发菩提心是由“心”出发的,那么调整自心就是一个关键任务。所以在修持完八支之后,还要进一步调整自心,所以紧接着要讲“近取因之修心”,依之方法调整好自心,在因缘具足的情况下,自然就能生起菩提心。

  这堂课我们主要学习两个内容:一、品名释义,并略释所讲之科判;二、“随喜支”修法(这是本品所讲的第一个方面的修法),恐怕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别人说的最多的就是“随喜”,到底随喜的是什么呢?其内容可分为随喜世间的善和随喜出世间的善(包括声缘乘和菩萨乘)。

  (品名释义)

  【第三品 受持菩提心】

  华智仁波切在立科判名时讲到:第二品旨在把我们相续中与菩提心相违的业障烦恼忏除清净,所以叫“忏悔品”;第三品告诉我们受持菩提心的方法(前行是为修持菩提心聚集顺缘而积累资粮;正行讲解自己决心发起愿菩提心,之后通过菩萨戒受持行菩提心;后行讲解随喜功德而令菩提心增上),这是延续前一品,在忏悔相违之后,为具足顺缘而修持前行、正行和后行,有了这些修法就可以真实受持菩提心,所以这一品称为“受持菩提心”。

  辛一、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而聚顺缘之积集资粮,总分八支,前品已说供养等四支,今说后四支(分四:壬一、随喜支;壬二、祈请转法轮支;壬三、祈请不涅槃支;壬四、善根回向利他支。)

  “自续”就是指自己的心相续,“为自续生起菩提心宝”即于自心生起像如意宝一样的菩提心。生起菩提心是结果,为此我们需要努力“聚顺缘”(遣除了违缘,还要聚集顺缘)。 “聚顺缘”就是“积集资粮”。前一品已经讲解了从供养、顶礼、皈依、忏悔这四个方面来积资净障;本品就要通过“随喜”“祈请转法轮”“祈请不涅槃”“善根回向利他”这四支来具足积累资粮(即积累生起菩提心之顺缘)。这些都是我们受持菩提心(生起菩提心)的准备工作。如果这八个方面都做好了,那么修持菩提心的前行就已经准备好相当一部分了,后面再通过修持调整自心圆满前行之修法。所以,这一科判是在告诉我们:修持菩提心要积资。

  壬一、随喜支

  “随”是随同之意,“喜”是欢喜之意。我们可以从身、语、意三门修持随喜,即从内心真正发出清净的欣悦赞同(一方面真正清净、欢喜地赞叹别人,认同别人的善心和善行,不排斥、不嫉妒,这就是欢喜,另一方面还默默发愿如他一般去修持善行,这就是随同);语言上赞颂其功德;行为上真诚地帮助他人或做与他相同的行为(即随同)等身方面的随喜。总之,“随”就是随同,“喜”就是欢喜。我们分别从身、语、意三个方面对他人的善行进行随喜。“支”是部分的意思,这一支属于修持菩提心准备阶段(前行)之修法。

  我们随喜的对境是世出世间的一切善根,即修行人出世间的一切善根,以及众生为获得人天福报等暂时的世间安乐而修持的五戒十善及其善果(世间的一切善根)。例如,如果我们看到他人的成功、健康、善举、快乐等,内心极为欢喜且一再赞叹,或默默发愿自己也要做这样的善行,这就是在修持随喜。以下介绍在受持菩提心品首先讲随喜的原因。

  修持随喜的目的大致可归纳为两个方面:一是学会感恩,二是对治自相续中嫉妒的烦恼(对他人的随喜)。

  上师仁波切(希阿荣博堪布)在《次第花开》之《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菩提心》中曾这样开示:“喜乐针对自己是感恩,针对他人是随喜。”我们修持喜心,随喜自他的善行,面对自己当下的一切处境都要由衷地珍惜和感恩,也要由衷地对他人的安乐和修行生起欢喜之心,对治嫉妒的烦恼。

  (一)学会感恩。

  从自己的角度来说,你可能会认为:我今生有一些安乐,有一些非常幸运的机遇,对这些我确实要感恩。但是,上师在开示中说道:“对自己值遇的一切由衷地珍惜和感激。一般人能做到珍惜美好的经历,而修行人却要在困境中依然感念自己的福报。……由于珍惜和感激,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自然而然心怀恭敬。……喜乐帮助我们找回内心的庄重和优雅。”细细品味这一段开示,上师说:好的境遇我们当然会感恩,可在困境中——尤其是遇到违缘时,我们也还是要感恩。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很难了。

  无论是家庭、工作,还是闻思修佛法、发心利众,一旦面临困境,我们第一个想法往往是“排斥”——想要马上解决掉,不能让它过多地停留。这时想要感恩是非常困难的,可上师却要我们“感念自己的福报”。其实换一个角度思考,你现在为之烦恼的,可能往往是别人追求的幸福:我们今天在工作中面临的各种困扰,或许对失业者来说“有工作”就是件幸福的事;我们现在为了衣食住行偶尔会心生疲惫、感到厌烦,可比起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人,我们为之忧愁的“吃得不如别人好、穿得不如别人好、住得不如别人好”,“有吃有穿有住”就是他们希求的幸福了;我们因为发心压力过重而疲惫不堪,甚至有时也会抱怨、想放弃,但我们却忘记了,对于那些没有听过或希求佛法的人,或没遇到好老师、好途径的人而言,我们现在的困扰就是他们千百万劫中所追求的安乐。

  如此换个角度来看,我们自己拥有的已经非常多了,这都是上师三宝的加持。而那些微小的痛苦就是在鞭策、提醒我们大家“无常随时会降临,轮回并不圆满”,并不断地激发我们的出离心,让我们有所警醒。如果面对违缘困境时我们都能如此,心相续自然就会时刻处于非常欢喜、恭敬的状态,不会被烦恼逼迫,更不会被烦恼压得气喘嘘嘘而无法继续前行。

  (二)对他人的随喜——觉察嫉妒。

  修持随喜,对自己是感恩现在的一切,对他人又如何?我们经常会对他人的善根说随喜,看见师兄们去放生要说:“随喜!随喜!”听到师兄说:“今天听课效果特别好。”也要说:“随喜!随喜!”像这样,对他人善根修随喜的必要是:观察我们相续中的嫉妒烦恼并对治掉它,由此而积累广大的资粮。

  上师曾经开示:“只有开始随喜这项训练时,人们才会看到自己的嫉妒心有多么强,多么容易被激发。”(《次第花开·走出修行的误区——关于菩提心》)由此可见,嫉妒和傲慢确实是很难发现的两种烦恼。

  就嫉妒而言,比如我们今天看到一位师兄去放生,他拥有良好的学修环境,不需操劳衣食住行,对上师有信心,闻思修也非常好。这时我们口中一定会说“随喜、赞叹”,但内心总是有点酸,说出来的话也酸酸的。因为我们心里其实还有一个想法:我为什么没有这样好的环境?!甚至对他良好的修法环境、顺缘有抵触和排斥:就你有顺缘呗,你安乐呗,我业障深重吧!这种想法在我们心里多少都会出现。其实,这就是我们的嫉妒心在作怪。

  我们表现出的是对他人不满,其实心中是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并不满足。所以,想要对治嫉妒,首先就要学会感恩自己现在的处境。另一方面,当我们满足于目前的处境时,看到他人的快乐就会觉得:真好!因为我作为大乘修行人本应帮助他修习佛法,现在他不需要我的帮助就已经修得很好,大大减轻了我的“工作负担”,难道不应该高兴吗?有了这种心态,嫉妒心慢慢地就消除了。

  有时我们会有强烈的嫉妒心,不再是那种隐隐约约、酸酸的状态,而是直接的不满,会觉得:“这个人太嘚瑟了,发心做事过程中,不就是因为他顺缘具足嘛?”为什么我们说话做事会有如此不满的感觉?可能并非是对方不好,而是我们自己觉得比不上他人,相续中产生了诸多不满。当我们有强烈的抗拒、嫉妒等烦恼生起时,可以想一想:这些发心工作如果不是他来做,就算我再有能力,一个人也不可能全部承担。现在刚好分出去,这件事又可以圆满解决,自己也轻松;另外,我只要稍微生起一念的欢喜心去随喜他,也可以获得功德。这种自利利他的行为,何乐而不为?

  所以,修持随喜就是要逐渐放下对现在的不满足,用欢喜、感恩的心看待自己拥有的一切;并且对他人拥有的一切善根也真心欢喜、随学。因此,这种随学就带有榜样的力量,把每个人的每一念善根都作为自己修持的榜样,不断鞭策着我们前行。重复一下:随喜一方面是对治自相续中的不满和嫉妒;另一方面,由“喜”引发“随”,跟随他人去修学,相续中自然具有力量和勇气。

  进一步而言,只有修持随喜达到了一定阶段,我们才能趋入菩提心的修法。因为菩提心本身就是基于感恩才生起的:首先要了知一切众生都做过我们的母亲,无量劫以来给予了我们众多恩德;为了报恩,进一步想要救拔他们出离轮回而追求圆满的佛果,这就是菩提心。如果我们现在没有感恩心,反而强烈嫉妒他人的安乐,只想自己好,不想他人好,那就和菩提心报恩、利他的心态完全相违了。

  因此在受持菩提心之初,首先要随喜的原因就是:只有我们开始随喜他人的善行,才能逐渐引发菩提心;如果一直排斥他人,那离受持菩提心就还有一定距离。这也是为何在第三品“受持菩提心”开篇之初,就要讲解随喜修法的目的与重要性。

  以上讲了随喜的定义、必要,以及它是修持菩提心的重要前提。下面讲随喜的具体内容。随喜、赞叹他人的功德可分为世间和出世间两方面。

  (下面首先介绍随喜世间善根)

  【欣乐而随喜,一切众有情,息苦诸善行,得乐诸福报。】

  颂词略释:我从内心真实地发起欢喜心,随喜世间一切众生能息除恶趣痛苦的诸种善行,以及于善趣中享受安乐的各种福报。

  以下对本颂词分三方面讲解:(一)随喜的心态;(二)随喜的对境;(三)如何落实到生活中。

  (一)随喜的心态。对应颂词:“欣乐而随喜”

  这句颂词直接说明了随喜的前提和基础是欢喜心,间接说明了要断除的是不善心与无记心。当我们排除了不善、无记心后,自然就具足了欢喜心。

  1.断除“不善心”。比如我们经常出现的嗔恨、不满、嫉妒,当见到有人在感受世间安乐时,首先生出来的是不满——凭什么他可以,我不行?凭什么他在公司和我做同样的事,工资却比我多?我干得明明比他多,为什么领导不喜欢我,而喜欢他?如是我们在面对他人在世间中所获得的安乐、福报时,心生不满;面对同事时却说:“我真羡慕你!你真的特别好,真替你开心!”有时见到他人为了人天安乐而去行持放生等善法,我们会说:“随喜师兄!你每个月都去放生真的特别好!”可心是这么想的:也不知道你放生有没有以菩提心摄持,总看你在那儿晃晃晃,也不帮忙做事。再说你一天到晚又不上班,不用照顾家庭,你当然能去放生了。——内心其实是这种想法,但嘴上却说:“特别随喜师兄!您真是我的榜样!”这是内心并不欢喜,单是嘴上说“随喜”。

  这都是以不善心摄持,表面上行持的随喜,要断除之。

  2.断除“无记心”。就是没有任何想法,内心也不欢喜随顺他,不过是人云亦云,别人说随喜,我也跟着随喜;或是除了随喜之外,也没有更好的词儿。这些心态都要避免。

  3.要具“欢喜心”。在断除了不善心和无记心后,就要以欢喜心真实行持随喜。也就是要很开心,最起码不排斥,在认同的心态下去修持随喜。所以,不论是对于世间的善根、安乐,还是对出世间的善根或殊胜的功德,我们都要以欢喜、接受、肯定的心态作为基础去随喜。

  (二)随喜的对境。对应颂词:“一切众有情,息苦诸善行,得乐诸福报”

  (1)随喜获得世间安乐之因。

  我们要随喜的世间善根的第一类是:“一切众有情,息苦诸善行”。一切有情的善根包括:生活中的一切人(包括遇到的敌人、不喜欢的人)所造的善根;旁生的一念善根;饿鬼众生偶尔生起的一念善根;地狱有情虽然没有行善的机会,但如果他们相续中有善根,我们也要随喜。总之,一切六道有情相续中的善根,都是我们随喜的对境。

  如《宝鬘论》云:“依此法解脱,地狱饿鬼畜,且得人天中,王位圆满乐,禅无量无色,能享梵等乐。”一切众生为息灭痛苦、获得安乐所行持的一切善业,我们都要去随喜。大致可以归纳为:五戒、十善、色界的四种禅定、无色界的四种禅定,以及为了获得人天的安乐所要修习的各种善业。比如,有的人为了健康发誓吃素;有的人为了健康断除饮酒;有的人为了来世获得人天安乐而修持五戒与十善;有的人想要转生到天上而修持禅定。这些都是他们为了息灭痛苦、获得安乐而修习的善业,这些善业都会在将来给他们带来安乐的果报。这些善业是我们第一类要随喜的对境。

  (2)随喜获得世间安乐之果。

  要随喜的世间善根的第二类是:“得乐诸福报”。随喜他们通过善业现在已经产生安乐的福报。比如说,天界(欲界天)中所享受的福报:我现在想要吃榴莲,榴莲马上就现前;我现在想要一栋美丽的庄园,庄园马上就现前……我现在想要享受的各种安乐,随心所欲地自然变现;还有色界当中享受的禅定的安乐;无色界当中享受的禅定的安乐,这都是由他们往昔所造的善而获得的福报和安乐。在人类中,有些人因为前世造作了善业,所以此世或感得声名斐然、财源广进、出身名门、知识渊博、貌美端严、家庭和睦、父慈子孝,他的人生简直就是所有人羡慕的人生。这都是我们要随喜的。

  总之,世间的善业,以及由善业所产生的安乐的果报,都是我们真实随喜的两类对境。

  (三)真实行持。

  具体该如何真实地随喜呢?

  (1)心态:以菩提心摄持真实生起欢喜,而且赞叹他们的行为。

  比如,有人为了今生来世的健康长寿而去放生,这个时候我们心里就想:虽然他没有希求解脱,但是他为了自己的安乐去解救众生的生命,这本身也是值得随喜的。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那些被放的生命因此获得了自由,避免了痛苦,而他本人也可以依此暂时获得一些安乐。从究竟来说,我现在随喜他,愿他以后也可以修持解脱道,真正发起出离心、菩提心而最终获得佛果。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我们在内心肯定他人放生的善行,这就是欢喜、赞叹。

  (2)身语:不去破坏他人的喜乐与善行,并尽量对其善行随学、赞叹。

  在语言上不要故意破坏、讽刺或指责他人,而要尽量去肯定他、赞叹他:“这样的行为非常好,因为你放生的善行不仅让众生获得了安乐,你自己也能获得健康长寿。”身体方面也要随顺他、支持他。有一些众生,他们现在已经因为往昔的善业而感得了非常殊妙的果报,每天心情很好,身体也很好,家庭也很好。看到这些,我们内心应生起欢喜,愿他这种好的状态能一直延续下去,并且用来学习佛法;而不是去破坏他说:“你看你一天傻乎乎的,光知道乐,啥正经事也没有。”看到别人好,自己心里就不爽,要用语言刺激他一下,我们一定要避免这些行为。

  所以,“喜”侧重指内心;而“随”侧重指身语之随顺,身语方面不去破坏,尽量地提供顺缘。这就是在看到他人世间因和果两方面的善和安乐之后,我们应该在身语意上做出的调整。

  出世间的善根又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声缘乘的善根;第二类是菩萨乘的善根。我们要分别对于声缘乘和菩萨乘的两类善根一一作随喜。

  (随喜出世间的声闻缘觉之善根)

  【随喜积善行:彼为菩提因。随喜众有情:实脱轮回苦。】

  颂词略释:我随喜诸位以出离心摄持的修行人,随喜他们积集顺解脱分之一切善根(即为了解脱所积累的一切善根),此等善行终将成为他们获得各自二乘菩提果之因。我也进一步随喜一切通过修行、真真实实脱离轮回,获得小乘菩提果位(即暂时解脱果位)的圣者们之功德。从颂词中可以看出,是对于因以及所获得的果两方面都作随喜。

  对于这段颂词我们分为三个方面来学习:(一)了解声缘乘之地道;(二)随喜之对境(到底随喜他们哪些善根);(三)真实行持。

  (一)声缘乘之地道。

  声闻和缘觉是小乘修行人的两种分类。声闻,是指从佛那里闻法并依之修行者;缘觉,是依靠观修十二缘起而觉悟者。他们修行的地道是如何安立的呢?

  1.声闻。声闻因地之修行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资粮道”,第二阶段“加行道”,第三阶段“见道”,第四阶段“修道”。声闻之果地叫做“无学道”,即获得了阿罗汉果。声闻乘的整个修行要经过三生来圆满。

  2.缘觉。缘觉则非常特殊,他在一百劫之前就开始积累资粮,在最后一世通过外器世界的花开花落,了知一切万法皆为无常,没有实质可得;又观修自己内在是由无明产生行,由行而产生识……随十二缘起之规律一直流转,断除无明便可以不再流转于轮回。如此通过观修外在和内在的两重缘起而证悟。所以他最后一世在一座上获得缘觉的果位,但在此之前要通过一百劫的修行积累资粮。

  小结,声闻在因地的修持阶段可分为四个,果地是无学道的阿罗汉果位,总共是三世。而缘觉则在一百劫之前开始积累资粮,于最后一世在一座上获缘觉果位,这是声缘乘大致的修持地道。

  (二)随喜的对境。

  1. 随喜声闻、缘觉为获得菩提而积累之因。对应颂词:“随喜积善行:彼为菩提因。”

  我们如何去随喜他们呢?要随喜的第一个方面:他们为了获得菩提所积累的各种资粮。

  (1)声闻为了获得阿罗汉果所积累的资粮。

  资粮道之资粮。声闻行者生起稳固的出离心即进入了声闻的资粮道。之后通过修持四念住——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来不断巩固修行境界。相续中具有稳固的出离心等功德。

  加行道之资粮。声闻行者在资粮道修持圆满后进一步趋入加行道,开始以所缘的方式修持苦、集、灭、道,以及四谛各自具有的四种行相,即四谛十六行相。通过暖、顶、忍、世第一法位四个阶段,由浅入深地不断修持四谛十六行相,最后获得见道。

  见道之资粮。声闻行者不再以所缘的方式去修持,而是依靠智慧现量见到了四谛十六行相。

  修道之资粮。行者现量见到四谛十六行相之后即进入修道。修道阶段依靠不断地串修,逐渐增上、圆满相续中的人无我智慧,依次断除烦恼障。从最初断除欲界的粗分,到后来逐渐慢慢断除细微的部分,最终在修道位的最后一刹那断除投生三有轮回的障碍,也就是依次断除了从粗到细所有的烦恼障。

  以上便是声闻行者为了获得解脱,从资粮道到修道之间所积累的各种善法。

  (2)缘觉为了获得果位所积累的资粮:往昔世(百劫中)不断地积累各种各样的善根福德、培植福报、依止善知识、勤修戒律、观修十二缘起等直至果位间一切善法。

  以上是我们要随喜出世间的声闻缘觉因地之功德,即声闻和缘觉为了获得菩提而积累的各种因。

  2.随喜声闻、缘觉脱离轮回痛苦的果位之功德。对应颂词:“随喜众有情:实脱轮回苦。”

  (1)声闻果位之功德。通过努力修行,他们真实获得了阿罗汉的果位,这是我们要随喜的第二个方面:声闻缘觉果地之功德。

  “阿罗汉”是梵语,有“杀贼”和“应供”等涵义。“杀贼”,即真实断除了烦恼障之贼,出离了轮回;“应供”,即可以堪为三界众生的真实应供之处。其功德是:断除了人我执,不再认为“我”是实有存在的,即依靠证悟“人无我”的空性智慧,断除了烦恼障(即轮回之因),从此不再流转于轮回,具有八解脱、八胜处、十遍处等许许多多的功德。声闻在未入无余涅槃之前,也会尽己所能利益众生,护持佛陀殊胜的教法。如我们所熟知的舍利子、目犍连等大阿罗汉,他们最初在佛陀那里听闻佛法、精进修行,最后获得了阿罗汉果,真实地断除了烦恼障,尽力地利益有缘众生,护持佛陀教法。

  (2)缘觉果位之功德。

  一方面是断除了“人我执”,另一方面断除了“法我执”中对无分微尘的执着。此时他已证悟:一切外境都了不可得。也就是断除了对无分微尘的执著,证悟了一个半无我的智慧,获得殊胜的功德。

  缘觉之特点是不会用声音给众生传播佛法,虽然偶尔会讲,但这不是他弘法利生的主要手段,而其主要以神变来弘法利生。比如,在有缘的众生面前上身出火,下身出水,令人见而生信,此时稍加度化,就很容易令对方趋入佛教内道修学。这是他证得果位之后利益众生的行为。

  总而言之,不论是前面所说的因位之善根,即声缘乘在有学道(从资粮道到修道这四道之间),以及缘觉的百世百劫之修行;还是他们果位之功德,都是我们要随喜的对境。

  (三)真实行持(我们应如何随学他们)。

  1.心态。要真的去认可和赞叹他们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包括他们相续中所拥有的点点滴滴的功德。你也许会想:我可是个大乘修行人,学的是《入菩萨行论》啊,发的可是菩提心,怎么能去随学小乘行人自利的发心呢?其实,他们所修学的也是佛陀所宣讲之法,他们为了解脱所付出的努力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我们不应以自己修学的是大乘法就去排斥、轻蔑小乘行人,而应该由衷地以利他心而具欢喜心。

  2.身语。有了欢喜心之后,在身体方面,要随学他们为求解脱而严持别解脱戒律、精进修法之行为;语言方面,赞叹他们的功德,我们不能再说“小乘行人持戒是那么保守!就只会苦行”,语言上不要讽刺或不屑,而是发自内心地认可和赞叹他们的行为。由衷地身恭敬和语赞叹。

  3.实修启发。

  首先,再再随喜他们强烈的出离心和精进行。如《佛子行三十七颂》云:“唯成自利小乘士,勤如扑灭燃头火,饶益众生功德源,具足精进佛子行。”小乘行人为了获得出离而修行,精进的状态如同扑灭自己头上燃着的火一样着急,一丝一毫都不肯拖延。想象一下:现在有人用打火机点着了你的头发,你肯定揪心地想马上把它用水浇灭。而他们修行之精进就如同我们扑灭着火的头发一般,丝毫不会拖延、懒惰。这种精进是由强烈的出离心而引发的,我们对此一定要随学和赞叹。

  其次,感念他们护戒如眼目,令别解脱戒得以清净地传承下来之恩德 。正是因为他们兢兢业业、严守别解脱戒,代代相承清净的戒律,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们现在才可以如是随学。大家可以通过阅读相关公案,随喜并随学他们,断除修行过程中对于戒律方面的松懈。

  再次,还要随喜他们修持“不净观”而于自他放下身体的执着。小乘行人最初为了放下对自身的执着,多数会修持“不净观”的修法。我们可以去了解他们的修法,内心生起欢喜而随学他们,断除自相续中对色身的执着。以下略解怎样修持“不净观”。

  众生对自己身体的执着可归纳为四个方面:第一,对形色方面的执着,比如我的鼻子高不高,我的眼睛大不大,我的身材好不好;第二,对显色方面的执着,比如我的皮肤现在是什么颜色,是黄还是白,是暗沉还是有光泽;第三,对所触方面的执着,触上去是否细腻、柔软,脸上的毛孔是否粗糙、有痘痘……;第四,对恭敬利养等的执着,希望别人对自己赞叹和心生喜悦(这是寄希望于别人见到我们的身而出现的状态),还希望把身体保养得很好,让它多受恭敬、利养,不希望它受到丝毫损害。

  总而言之,我们对形色、显色、触感、恭敬利养都有贪心。为了分别对治这四种贪心,不净观有不同的观想内容。

  第一种,对治形色方面的贪心,作浮肿想和啖食想。

  浮肿想:观想人死了之后放上几天,身体开始发胀,本来非常纤细的手指会肿得非常粗,整个身体都肿胀起来,充满了脓、血。

  啖食想:进一步皮肤破裂,流出黄水、脓血,充满了恶臭,里面生出各种各样的小虫啖食、啃咬着这个身体,此为啖食想。

  如果我们对自己形色方面比较执着,就去观想自己死后就是这样——是不是瞬间就对自己的形色没那么执着了呢?

  第二种,对治显色方面的执着,作红肿想、青肿想、黑肿想。

  如对自身颜色方面有这些执着,就需要修持这三种想。

  红肿想:人死后身体肿胀、皮肤发红,周身透着红色。

  青肿想:之后开始发青。

  黑肿想:最后开始发黑。

  每个人死亡之后都会出现这三种阶段。我们现在再怎么样贪执肤色白不白、有没有光泽,死了之后它都会变成黑青色,而且伴随着“浮肿”。如果反复观想,自然会消除对显色的贪心。

  第三种,对治所触的贪心,作虫啖想和焚焦想。

  “我希望自己的皮肤摸起来细腻、柔滑,不希望毛孔粗糙……”。如此产生对所触的贪心,就要修持“虫啖想”和“焚焦想”。

  虫啖想:思惟死后有无数的虫在啖食、啃咬所执着的每一分所触;每一寸肌肤都成为它们的食品,不再是什么美丽的所触。不要说是人死之后的坏腐之身,就算是一块腐坏的肉,有无数虫爬于其上,你还想去碰它吗?肯定不想了。

  焚焦想:你说“我死后一定会火化,干干净净的”,可是,当火焰不断焚烧你的肉和脂肪,身体被慢慢烧成焦糊而发黑时,还会有什么美妙的所触吗?不再有了。

  第四种,对治恭敬利养所生之贪心,作不动想和离散想。

  为了得到恭敬利养,希望别人悦意赞叹、恭敬,我们极其爱护这个身体,进而不断地保护它。此时,就要观“不动想”和“离散想”。

  不动想:想想我们死后,所执着的这个身体放在那里,完全不受自己意识的支配——远离意识而变成尸体。

  离散想:无论是长时间地放置还是立刻火化,终会离散。例如长时放置后,身体每一个关节都会一点点地坏掉,肢体相互脱离,这时手和胳膊、头和身体全部都分开了。此时,谁还会对它有任何恭敬利养的想法呢?再也没有了。

  小乘修行人在最初的修行中,会依靠这九种不净观来断除以上四种贪心,使自己逐渐放下对于身体的执着,开始对出离生起向往。所以他们每一步地认认真真、详详细细地修行,对于出离的渴望和坚定,都非常值得我们从心里肯定,并身体力行地随学,我们千万不能认为“自己是大乘修行人”,而排斥他们。

  也许有人会想:去随喜世间或小乘修行人的善根,我会不会因此而失坏菩提心?随喜世间人的安乐,我是不是就变成了一个修世间法的人?我随喜小乘修行人,是不是就变成了一个小乘修行人,而破坏了菩提心呢?

  其实对于这种疑问,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上师仁波切在《生命这出戏·同生极乐国》中对此有明确的开示。上师说道:“释迦牟尼佛为接引不同根机而宣演八万四千法门,有情随学任何一个法门所付出的努力、积累的功德,都值得随喜赞叹。二乘圣者部分或全部断除了烦恼,具大功德,堪为众生福田。”而我们也不用担心自己随喜世间人就变成了世间人,自己随喜小乘人就变成了小乘人,会失坏相续中的功德。上师说:“其实不用担心,对于初学者,大小乘的区别不在别的,只在发心。阿底峡尊者说“大小乘以发心别”,正是为了遣除初学者心中的疑惑。只要发心正,发的是菩提心,就没有偏离大乘,缘的就是无上正等觉的佛果。”

  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进一步去随喜、赞叹、护持他们的修行及安乐,都不会影响我们相续中本来所具有的功德,并且因为随喜,功德还会不断地辗转增上。

  了解了小乘修行人相续当中具有的因地和果地的种种功德,我们现在乍听起来,可能难以想象,但最起码将来我们去到寺庙,看到罗汉堂中的五百罗汉,就不再会疑惑:“他们是不是小乘修行人?有没有发菩提心呢?”我们就会想:“这五百位圣者都是真真实实于相续中修持过小乘各种法要,而获得罗汉果位的。虽然他们有的是古佛之示现,有的是从凡夫位经过修行真实证得,但不论如何,我都真心地去随喜,并随学他们修持出离心的精进脚步,使自相续中的出离心能日益稳固。”

  (随喜出世间的菩萨乘之善根)

  【随喜佛菩提,佛子地诸果。亦复乐随喜:能与有情乐,发心福善海,及诸饶益行。】

  颂词略释:我随喜诸佛所证得的无上菩提,以及菩萨圣众所修证的十地果德,亦欣悦地随喜:发心给无量有情带来安乐的如海善意,以及饶益有情之广大菩萨行。

  我们分三个方面来分析本颂词:(一)大乘之地道;(二)随喜的对境;(三)真实行持。

  (一)大乘之地道。

  分为因地和果地两个方面:因地是指修持的阶段;果地是指已经现前无学的果位。

  因地包括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资粮道,发起稳固的菩提心,就开始进入大乘的小资粮道;第二个阶段,加行道;第三个阶段,见道,对应菩萨十地中的第一地;最后一个阶段,修道,对应菩萨十地中的二地至十地。果地,对应无学道,也就是佛果。修行人要在三大阿僧衹劫当中,从资粮道开始,直至十地间不断地修行,最后才能够获得无学道的果位。

  究竟的果是指佛果,这时不需要再努力修学,一切功德都已圆满,故称“无学道”。

  而观待佛果,前面所有的境界都叫做因地,但是,其中菩萨一地到十地也可以说是暂时的果位。比如,通过加行道的努力到达一地,从一地不断努力到达二地……所以一到十地也算是暂时的果位。了知了地道的安立后,看看我们要随喜的善根是什么呢?

  (二)随喜的对境。

  1.随喜他们所获得究竟、暂时的菩提果(首先随喜的是果法方面的功德)。对应颂词:“随喜佛菩提,佛子地诸果。”

  随喜的是究竟“佛菩提”——获得佛果的功德,以及暂时的十地菩萨分别获得的果位的功德。

  究竟的果:从“佛菩提”究竟的果位来讲,佛陀具有法身、报身和化身。法身所具有的二十一类无漏功德法,报身所具有的五种圆满以及化身所具有的十二相成道等诸多的功德,我们都要在心里去随喜。其实用一句话进行归纳就是:佛果是完全断除了一切障碍,证得了一切功德的究竟果位。此时我们要知道,佛果位是我们要随喜的功德之一。

  暂时的果:“佛子地诸果”,也就是佛子通过修习,暂时获得的十地果位。“佛子”指菩萨,“地”指十地,“佛子地”指菩萨通过修持所获得的十地的果位。一地称为欢喜地,获得布施度的增上与圆满;二地称为离垢地,获得持戒度增上与圆满;三地称为发光地,获得的是安忍度的增上与圆满;四地称为焰慧地,获得精进度的增上与圆满;五地称为难胜地,获得禅定度的增上与圆满;六地称为现前地,获得的是般若度的增上与圆满。从一地到六地,依次圆满从布施到般若这六度。最后,七地、八地、九地和十地,依次圆满方便度、愿度、力度和智度。

  一地到十地,分别圆满了十度所获得的相应果位,从最开始见到了相应其果位的法界实相,经过中间一点一点地串修,越到后面就越看得清晰、明现。所以,虽然都是现见了法界实相,但是从圆满、清晰和增上的角度来说,后面的果位远比前面超胜。这是暂时所获得的果位。

  所以我们在随喜大乘功德时,首先随喜的是佛果之功德,其次是菩萨所获得的暂时果位之功德。

  2.随喜佛菩萨为得菩提所修之因。对应颂词:“能与有情乐,发心福善海,及诸饶益行”

  随喜佛菩萨修持的因分为意乐和行为两个方面。

  (1)“意乐”。“能与有情乐,发心福善海”,就是为了给予无边有情安乐,而发起的如大海一般广阔无边的愿菩提心。无论是佛陀还是一至十地的菩萨,他们在最初为了获得菩提、为了利益众生,都发起过饶益众生的善念,这些善念就如广大的大海一般无边无垠、无法计量——他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为饶益无边的有情在努力。所以这些饶益一切众生的善意,是我们要随喜的第一个方面。

  (2)行菩提心。随喜的第二方面是“及诸饶益行”,佛菩萨为了利益众生在因地时真实行持六度万行之种种饶益行为,对应行菩提心。

  为了获得菩提果之发心(即意乐)和行为这两方面善法,是此处要随喜的因方面的内容。

  (三)真实行持。

  1.身语意三方面随喜。

  了知了果地和因地之后,就要开始真实修持随喜了。

  心态方面,由衷地以利他心欢喜佛菩萨们所修持的种种难行能行之善法以及功德。

  身体和语言方面,要尽力地随学、赞叹他们利益众生的行为。比如,我们由衷随喜菩萨为了利益众生而布施头目脑髓,虽然现在自己做不到,但可以从布施一块钱、十块钱开始随学。语言方面也不再说:“噢!那是菩萨的行为!我怎么能够做得到呢?”而是真心、恳切地赞叹菩萨的行为。《法华玄赞》中第十卷如是写道:“随者顺从之名,喜者欣悦之称,身心顺从,深生欣悦。”文中解释“随”是随从、顺从的意思。我们在随喜菩萨和佛陀果位功德时,首先要随从他们,不是偶尔高兴一下而已,而是要引导自己的身语意真正努力地随学他们,以他们作为榜样去修行,这才是随喜。

  我们在一开始就讲到了:随喜,一方面是欢喜心;一方面是要跟随他人去行持。随,就是以他们作为榜样,在欢喜心的驱动下,不断追随、模仿他们;而喜,就是内心中言语无法表达的、深深的欣悦,由衷地感恩如今自己能值遇这些可以作为榜样、为我们示现的殊胜对境,让我们可以随其修行,赞其功德;所以随喜,就是欢喜、随从。从身语意三方面随喜,不再仅仅是心里作意,更要在身体和语言方面真实行持利他。

  此处或许有人会有疑问:对于菩萨、佛陀等不可思议的对境,我真的能做到随喜他们吗?随喜后能得多少功德呢?

  首先,虽然佛菩萨不可思议,但我们完全可以随喜他们的功德。正如《普贤行愿品》中所说:“十方一切诸众生,二乘有学及无学,一切如来与菩萨,所有功德皆随喜。”意思就是:对于十方一切众生为了获得暂时的安乐而造作的因、感得的果,我们都要随喜;对于“二乘”(是指声闻和缘觉)在有学位(因地)、无学位(果地)的所有功德,我们也都要随喜;对于一切佛和菩萨们暂时与究竟的所有功德,我们也全都随喜。虽然我们无法一一了知他们的功德,但在每天发愿和回向时,我们都要明白其功德无量无边,并生起欢喜心。

  其次,到底能获得多少功德呢?答曰:观待自己发心不同,随喜的对境不同,获得的功德就有所差别。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云:“如是有人行施,有人受者,有人在边随喜,功德俱得,二主不失。如是相名为随喜。以是故,菩萨但以随喜心,过于求二乘人上,何况自行!”意思是:有人行布施,有人接受,有人在旁随喜,随喜和布施这二者都可以获得功德,“功德”不会因为这个人得了,那个人所得就少了,二者都可以获得功德;但如果是菩萨随喜凡夫人或者声闻缘觉行人的功德,因其发心力不同、本身境界超胜,所获得的功德比行持者更大,更何况他亲行布施呢!根据这段教证,随喜的功德有三种差别。

  第一,随喜比自己上等者。比如,我们随喜上师、佛、菩萨的善根、事业等,因自相续中的发心力有局限,所以不能获得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功德;但可以获得一部分。

  第二,随喜与自己平等者。由于发心力一样,可以获得同等的功德。

  第三,随喜比自己下等者。比如,菩萨随喜凡夫人的功德,因发心不同,随喜者所得功德可能超胜于真实行持的人。

  总之,不论哪种随喜,我们都可以获得相应的功德。

  2.结合日常修法。

  随喜一方面可以对治嫉妒傲慢,一方面又可以增上功德,绝对是一个只有利益没有损失的修法;而嫉妒除了让我们徒添烦恼、造业之外,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别人不会因为我们的嫉妒而感受痛苦,失去安乐;却会因自己相续中的嫉妒而产生烦恼,损耗福报。所以,嫉妒绝对没有好处,只有坏处;而随喜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认清利弊之后,应努力修持随喜。那如何才能把随喜的修法应用到日常修行中呢?下面分四个方面解释。

  (1)要了知随喜的功德。

  《小般若》云:“须弥山王尚可称量,是人随喜福德不可称量;三千大千世界尚可称量,是人随喜福德不可称量。”须弥山乃至整个三千大千世界,都可以衡量计度,而一个人随喜的功德福报却是不可称量的。所以,我们应该努力地修持随喜。只要一生起嫉妒心,就马上想:“这样不可以,没有好处。而只要生起真诚随喜的心,就一定可以获得殊胜的功德。”如果发现自己有口无心地随喜时,一定要想:“我不能再这样了,不能只是嘴巴上说一说,而要真心地赞叹、随学。”如此,将能获得众多的功德。所以,要时时提醒自己随喜的功德而不忘记,对这个修法产生意乐。

  (2)观察自己是否有欢喜之心,若没有,要及时调整。

  欢喜心是修持随喜的根本,我们不能只是把“随喜”落在口头上、人云亦云或只是应付一下场面,而要从心中发出随喜。一方面,从自身的角度,随喜自己能有福报、因缘值遇佛法,值遇这么好的师兄们,值遇身边如此贤善的人,感恩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另一方面,从他人的角度,不论他人是获得世间暂时的安乐,还是获得出世间修法的机会,都要替他高兴;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难能可贵,是大家求而不得的,而他现在能拥有,我真心替他高兴;本来作为一个大乘修行人,他人的善根、福报等等所有的安乐都应由我成办,可他现在已经具备了,并且通过修行,解脱指日可待,我真的替他开心。所以,一方面是替自己高兴,一方面是替他人高兴,要不断地串习。

  如果我们平时真的生不起对他人善根的欢喜心,也可以这样想:“常言说‘近朱者赤’,我身边有那么多殊胜贤善的人,那看来我自己即将变成殊胜贤善之人!”从这个角度想,无论多么愤愤不平,心里也有一点安慰了,因此要随喜他们。如果身边的人都非常倒霉,那可能我们离倒霉也不远了。显然,谁也不希望自己变成倒霉的人,所以如上转换心念,至少可以让自己不再会有那么强烈的嫉妒,慢慢地把随喜心修起来。

  (3)避免于恶法生随喜之心。

  “随喜”既通于善法又通于恶法,我们要避免于恶法生随喜心。比如,电视中播放战争节目,我们有时会说“打得好”;有的人因为造了恶业而感受苦果,我们说“病得好,活该”……这些都是于恶法心生认可,有随学的可能,因此要避免。

  以上就是《入行论》第三品中随喜修法的全部内容。从世间善根中的五戒十善,到出世间的声闻缘觉所修持的出离心、四谛十六行相、十二缘起,到大乘菩萨依次圆满的十度,佛果具有的种种功德,每一分都是我们生欢喜的对境、随顺的对境,也是保护甚至随学的对境。从此,生活中多了许多榜样,值得我们努力随学。我们也要感恩自己身边会出现那么多的对境,让我们值遇佛法,值遇善友,练习修持随喜;也感恩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论好坏都是我们解脱之因缘。

  今天就学习到这里。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思考题:

  1.解释品名,并说明本品主要所讲述的内容。

  2.为什么修持菩提心首先要修持“随喜”?

  3.随喜世间善根与小乘善根,会使自己失去大乘行者的身份吗?

  4.请解释随喜的含义;并反省自身:每次在说“随喜”时是否真的具有随喜的含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