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小生灵带给我们的震撼(三)

你是我心间的一尾鱼

  我在机场工作,虽然皈依了佛门,却始终没有找到“家”的感觉,直到有一次遇到几位师兄送上师坐飞机,我与其中一位师兄仅仅交谈了几句,心却一下打开了,就像游子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之后我一次又一次跟着这位师兄参加放生。当我亲手将那些鸟儿从笼子里抱出来并放飞时,我的心是从未有过的激动。

  之前我是吃水煮鱼的,大家都知道水煮鱼煮的都是现点的活鱼。有一天我和先生去吃水煮鱼,站在鱼缸前,服务员让我挑一条鱼时,我的心却突然一紧,随后泪流满面,想着那样鲜活的生命因为我的口腹之欲就要被刀刮、被开膛破肚、被∙∙∙∙∙∙,不敢再想了。那一刻我的心像被什么打开了一样,转身就走了。从那以后至今,我再未吃过水煮鱼。是真心不想吃而非刻意,并且也从未有过想或馋的念头。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大恩上师让人们多多放生的原因吧,放生真的可以让人们生起悲心。我为之前的无知忏悔,为那些被我吃的鱼儿忏悔。现在那一尾尾的鱼儿都在我心间游动,是那样美丽,那样自由自在∙∙∙∙∙∙(成利曲珍来稿)

当一回鸡妈妈

  在祖辈和父母的观念中,鸡、鸭、鱼、牛、羊等就是喂养来给人类食用的。逢年过节,杀猪宰鸡,节日的喜庆通常伴随着这些生命惊恐的惨叫与呻吟。后来接触到佛法,眼界开始一点一点开阔起来。一次回家听到稚嫩的叫声,走进后院一看,是一只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很惹人怜爱,于是把它捧在手里,带在身边,教它吃米,喝水。小鸡似乎把我当成了它的妈妈,我走到哪它就跟到哪,我坐下来,它就依偎在我的脚边打盹。有时,我去午睡,它就焦急地到处找我,于是,我就把它捧在手里,一起午休。后来,当我再在餐桌上看到鸡肉,脑海里就会浮现小鸡的身影。影片《地球公民》里有一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不要让你的胃变成动物的坟场”。(格绒拉珍《点亮心灯》)

透进一缕阳光

  2012年春节回家,外婆离世。不想遭受病苦折磨的她,安排好一切,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勤劳而朴素的一生。我平静地为外婆守灵,看着外婆躺在那里,身体僵硬而冰冷;看着外婆从火化炉里出来,变成一堆白骨;看着他们敲打着外婆雪白的骨头,似乎始终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几个月后结识了一个放生团体,一有空就去参加放生。可是,面对泥鳅和鱼儿这些小生命,我的心依旧僵硬。

  一次我去一个老年佛教休养院,这里干净、古朴而清幽。与老人们交谈时,外面突然下起大雨,一阵凉意袭来,我突然想起过世的外公和外婆,眼里闪起了泪花。看望一位九十二岁高龄的老婆婆,双目失明的老人握着礼物不停地说:“谢谢!”我悄悄溜了出去,躲到院子里,眼泪像开闸的洪水,怎么也止不住。

  第二天天亮后,我们一起去放生。伴随着老居士们念诵的阿弥陀佛圣号声,一筐筐泥鳅和鱼儿被放归河流,重获自由的它们久久不肯离去,不时腾空跃出水面,还有的仿佛在仰泳,持续半个多小时,似乎在告诉我们它们有多么喜悦和感恩。在小生命欢快的氛围中,老居士的佛号也念得越发响亮。那一刻,我仿佛也感到了生命自由的喜悦,自己那颗久已僵硬的心似乎透进一缕阳光,突然发现泥鳅这样的小生命也有感情,就像上师说的,他们只是不会用人类的语言表达而已。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放生的喜悦。(格绒拉珍《点亮心灯》)

救生狗狗

  笼子里有两只互拥的幼狗,估计是受到了血腥屠杀的惊吓,瑟瑟发抖。稚嫩的生命,以及它们那哀求、胆怯的目光刺痛了我们的心,眼泪瞬间流下。这是怎样一种柔弱得不能再柔弱的幼小生命?问过才得知,一只刚刚满月,一只不过两个月。只要有人选中,当场宰杀。我们买下狗狗。

  领养现场,两只放到敞口大箱子里劫后余生的狗狗,迫不及待地饮甘露水、吞食,看来真是饿坏了……一位年纪较大的阿姨,挤过来说:“这只小狗很好看,我领养一只吧,我会养好的。”另一只两个月大的黑色狗狗,则由熟悉的好朋友领养。一位老人疾步挤过来,大声说着:“我回家征求意见去了,我老伴同意领养了。”答道:“已经全部领养了。”老人带着遗憾嗫嚅道:“下次再有了,一定给我留着,生命不容易,多可怜。”

  这样的放生,每一天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只要参与了,心便有了柔软的体味……(《南阳普贤放生现场侧记》)

融化

  初学佛,也参加过放生,但印象不深刻,直到2012年10月,我和朋友去成都参加堪布发起的大放生活动。大家扶老携幼地上了船,而后大家使尽全力把一箱箱的鱼、黄鳝、泥鳅等放到船的中间并加水。还有师兄不停地转转经筒,当转经筒转时,那些可爱而脏脏的小家伙们也随着转经筒的方向一起转动,同朝一个方向转,真是让人又惊奇又开心。

  刚上船是不允许放生的,不同种类的物命要到不同的水域中放。放的时候要轻轻地用瓢舀起,接近水面才放下。这些细节让我的心一点点地在融化,一点点地在反省。啊,原来我是这么不懂爱护更小的生命,它们是这样容易受到伤害!(圆广《苦与救拔——放生记忆》)

喜悦

  那天是百日放生的第五十天,一大早来到市场,本想买泥鳅的,可发现没有泥鳅卖。刚想走,老板看我拿着桶,问我是不是放生的,说“你买鲫鱼吧,最容易活了”。想想随缘也好,买了鲫鱼,看老板人很热情,又让他送我一条鱼,老板也爽快答应了,还帮我把鱼抬上车。一路上我给它们放着希阿措堪母唱诵的四皈依和上师心咒。到了河边念完放生仪轨,看它们都很安静,一个个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我一条条轻轻将它们放入水中。

  放完后有几条在水浅处不走,两位看我放生的路人笑着说:“它们舍不得主人,不愿意走了。”我搅了搅水,对它们说:“你们走吧,再见,来世要成为道友啊!”慢慢地,它们游走了,只剩下一条依然停在哪里,身上鱼鳞掉了几片。我担心它是不是受伤游不动,怕别人把它捞走,于是爬上桥看着它。阳光照在水中,它呆的地方水很浅,我心里默默祈祷,嘴里念着:“小鱼小鱼你快走吧,游到水深的地方去,就没人伤害你了。”过了一会儿,它开始游动,冲着我站的方向逆水而上,使劲向我游来,突然它纵身向上一跳,那一跃比任何运动员的跳跃都要轻盈美丽!当它的上半身露出水面时,嘴巴冲着我张了一下,随即进入水中,轻轻转身顺水游走了!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它是在对我说再见,说谢谢!我没拿相机拍下来,但它那美丽的一跃,让我的心都醉了!对着它离去的水面,泪水情不自禁地流下来。祝福你——我的道友,从此走上解脱之道!之前的放生对我来说也许更多是出于一种责任感,从那一刻开始感受到一切是喜悦,是感恩。感恩上师三宝慈悲加持!(师兄来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