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放生随笔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小生灵带给我们的震撼(二)

老乞丐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放生时总看到草地上有三三两两的乞讨者,他们有的坐在轮椅上,有的席地而坐,有的手持念珠,并随身携带念佛机。其中有一位老人腿有点瘸,当放生仪轨念诵将结束时,慢慢起身,一手持念珠一手拄着拐杖,一拐一拐缓慢地穿过放生人群,将少许零钱小心翼翼地放入放生专用善款的箱子里。最初我以为老人是在做秀,后来每次都会遇到这位老人,都有如此不变的善举。慢慢地,我被感动了。

  某一天,我与同样被感动的师兄与老人交谈。老人说道:“我跟着你们放生,不知不觉四年了,刚开始是想向你们讨点钱,后来看到那些动物因你们而夺回了宝贵的生命,我也感动了。我身体不好,乞讨来的钱也不多,每次拿出一点点来放生,还学会跟着你们一块念经……”人可以慢慢老去,可以有不同程度的身残,但是善念、善心、善行不残。

  曾到印度朝圣,在菩提迦耶佛陀成道的金刚座,也有许许多多身残之人匍匐在地,等待善男信女的布施。有师父开示道:这些众生正是我们观修暇满人身极其难得的最好对境,更是我们能行布施度最应该感恩的对象。如果可以选择,有谁愿意缺胳膊少腿呢?我想除了菩萨乘愿再来,谁都希望自己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家庭美满。菩萨不舍弃任何一位众生。愿他们细水长流累积的点滴善行,能融入大恩上师的功德海中,早日走上解脱道,早证佛果。阿弥陀佛,感恩一切!(汕头师兄来稿)

琵琶虾

  有一类生命叫做琵琶虾,学佛以前,就像上师说的,看到一个东西就去想它的味道好不好吃,完全忽视了它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有次放生时,看到一篓琵琶虾,成百上千条摞在一起,有的甚至被挤翻了过来,露出腹部密密麻麻的脚,上下摆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双双手在不停地合十,感谢救命之恩,叫人看了心酸。(拥措卓玛《莫欺物命小,蚍蜉亦有亲》)

花式跃龙门

  我学生物专业,在以往的价值观里,从来没有把动物当生命来看待过,它们在我眼中只是实验对象——跟石头、树木相比,最多就是结构复杂、可以活动的有机体而已。

  第一次参加放生。念完放生仪轨,大家排队一箱一箱地传递泥鳅和鲤鱼,慢慢地把它们倒进湖中。在水中重获自由的它们居然列队表演了!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只见泥鳅排着队、绕着圈游泳,一个个高昂着头,首尾相接、不快不慢地游起来;而鲤鱼则开始争先恐后地表演“花式跃龙门”,有些一跃而起,甚至离开水面几十公分高。当下我就蒙了,那种匪夷所思的场景带来的冲击瞬间把我十几年养成的价值观炸得粉碎。

  它们生怕我们这些人类感受不到它们的喜悦和感恩之情,所以跳得那么高!其实它们跟人类表达快乐的方式毫无二致。那一刻我开始明白,它们虽然不会说话,也没有人类的智商,但跟我们一样——是希望得到快乐的生命!是的,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不是食物、实验对象、标本、原料、商品……,看着那一条条活泼的生命跃入湖心欢天喜地的样子,我对众生平等背后的内涵有所领悟。(北京蒋巴成利来稿)

散步的收获

  可能是因为那段时间放生比较多,所以晚上和先生出去散步都会去河边。一天,我突发奇想地对先生说:“听说放生的鱼儿是有灵性的,我们放了那么多鱼儿,不知它们能不能听到我们在叫它们呢?”先生笑而不言,我就对着河水喊:“鱼儿啊!你们听到我说话吗?如果听到,请给点回应吧!”说完就站在那里等,可是没动静。先生说哪里有这么灵的,别开玩笑了!话音未落,只听见“卟通、卟通”两声,循声望去,河中心绽开了两个大大的水圈。我激动得不敢说话,先生说这是碰巧的。我就又对着河喊:“鱼儿啊,为了证明刚才不是碰巧的,请再跳一次吧!”我俩凝神望着河心,鱼儿真的“卟通”一下又跃起来了。我想欢呼但怕惊吓了鱼儿。走了一小段路,我再一次喊:“鱼儿啊,为了让我们相信你们真的听得到,请再跳一次吧!”这次过了好久,我们以为鱼儿不跳了准备离开时,鱼儿又跳了两次。我兴奋地对先生说:“怎么样,鱼儿是有灵性的,所有的生命都一样的,一定要尽力救它们!”

  虽然我不该去追求这些表象的“感应”,但它让我更加确信,只要我们有真诚的慈悲,自然就能得到爱的回应。从那以后,过去从不参加放生活动的先生,只要有空都会陪我去买生,然后一起放生。这一次的散步太有意义了!(彭措旺姆《灵犀》)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