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放生 > 放生掠影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16年02月放生掠影

  2016年1月共放生生命27286183条加5057斤;2月共放生生命18172147条加7791斤。

  希望所有有缘看到这则消息的人,都能为这些有情以及所有正在经历苦难的众生念诵《普贤行愿品》,跟随上师回向共修放生功德。如果不能念诵全文,亦可以念诵“文殊师利勇猛智,普贤慧行亦复然,我今回向诸善根, 随彼一切常修学。三世诸佛所称叹,如是最胜诸大愿,我今回向诸善根,为得普贤殊胜行”此八句偈颂,祈愿所有有情众生都能早日往生极乐世界。

  秉持普贤行愿,以谦卑而诚恳的方式救护众生,大家一直在各自家乡行持着这件相同的事。

  《放生掠影》栏目成立以来,我们陆续收到师兄们发来的放生照片。“悲欣交集,参加过放生的人会比较容易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正如上师仁波切的开示,这些或许称不上是精致的影像,但总能一次又一次地感动并鼓舞着我们,继续前行。

  于是,从本期起,我们会编辑并发布一些放生影像和文章,与大家共勉。

我们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重庆放生小组的故事

  2011年11月,扎西持林,几位刚刚皈依的弟子,在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面前,发愿成立放生组。

  上师举着那尊释迦牟尼佛的佛像,一直在我头上敲着加持,我说一句,上师敲一下。上师没有太多的开示,说得最多的就是:“好,好……”

  2012年1月1日,当初几位共同发愿的师兄聚在一起讨论:多久放生一次?在哪里放生?具体什么时间放生?……

  “要发就发大愿。”我们想。

  最终,大家决定周一至周五每天晚上都放生。师兄们大多是上班族,下班后才能有时间。而且晚上放生可以保护物命不易被捕捞。

  于是,两三个师兄就这样开始了:拎一个小桶到超市里买几条鱼儿,吹着寒冷的江风,站在路灯下,孤零零几个身影,借着昏暗的灯光念诵仪轨。当我们把鱼儿放进江里那一刻,看到它们慢慢地游走,并时不时回头跃出水面,荡起一圈一圈的涟漪,我们的寒冷、饥饿、疲惫通通消失了,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坚持着,放生的人慢慢多起来,放生物命的种类、数量也多起来。然而问题也随之而来,在同一个地方放生容易被捕捞,我们就改为固定地方集合,念诵仪轨后根据物命的种类来选择不同的地点进行放生。即便如此,捕捞的人也会悄悄地跟着,观察到这种情况,以后每次我们都会留下一辆车,直到确认没有人尾随,我们才开始放生。

  有次一位师兄带来一条娃娃鱼,娃娃鱼对生存环境的要求特别高。几位师兄开着车,先走大路,然后拐进乡村小道,整个晚上不停找地方、换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理想的环境,记不清他们用了多长时间,跑了多少路,放完生回到家已是凌晨。

  人多了,问题也自然多起来。有时候也会有不被理解的心酸,在各种对境聚集的时候,我们甚至想过放弃。

  2013年的一天,几位师兄聚在一起,讨论一个沉重的话题——放弃。而就在当天晚上,上师的侍者土登喇嘛突然打来电话,慈悲地教导我们如何智慧地对待违缘,如何对治发心过程中遇到的烦恼,一番耐心的开示让我们又找回了信心与力量。

  夏天的时候,放生发心的师兄们来到了圣地扎西持林。一个傍晚,当我向土登喇嘛讲述放生情况时,不知不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身后。我回过头,上师正慈悲地看着我,微笑。我距离上师那么近,能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圣者的气息,那眼神完全融化了我的心。上师轻轻地抱着我的头放在他的胸口,开始念经加持,我像个委屈的孩子,就这么在上师的怀里,眼泪一直流。

  上师念完经仍然没有放开手,那双大手是那么温暖,我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直到永远。上师轻轻地捧起我的脸叮嘱道:“回去好好放生,我会加持你的。”我的眼泪已经完全模糊了双眼。上师拿起一幅唐卡放在我头顶继续加持,然后将唐卡赐予我后慢慢离开。我还呆呆地站在原地,感受着那份多世难遇的温暖。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我们就这样继续着。过程中有风雨也有欢笑,发心的师兄们没有一个人再提过放弃。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们先想到的不是享受风景,而是这地方适不适合放生,适合放什么物命。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是我们在帮助自己:烦恼减少了,心量开阔了,悲心和智慧增长了,更重要的是,那份从始至终带给我们源源不断力量和勇气的——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渐渐增长。

  偶尔会有人问起,放生会坚持到什么时候。我回答:我们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根容才让 

  2016年3月1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