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临终关怀记

  在父亲往生即将一周年之际,我怀着一颗感恩上师三宝之心,在此记录并愿与各位分享父亲往生的全部历程。

  2012年8月,已经接近七十岁高龄的父亲,总是感到头晕没力气,经各大医院各科检查,查出身患胃癌(晚期),之后便开始在西安西京医院住院并接受治疗。经主治医生综合检查并结合父亲自身状况(患有心脏病)后,不建议做手术切除肿瘤,而是通过漫长的化疗来缓解病情。化疗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当年11月份,虽然父亲的癌细胞得到了一定的控制,但是血红细胞却严重下降,身上出现紫色斑点,并伴随时常流鼻血,不得已停止化疗。

  后采用中医治疗维持了近一年,到2013年年底,父亲服中药开始出现反胃呕吐的状况,接着出现严重贫血,又再一次住院用输血来缓解,一开始还是两月一次输血频率,但随着父亲癌细胞扩散,身体抵抗力不断下降,更可怕的是对输血产生了依赖,导致输血频率越来越高,有时输血之后一个月都坚持不到就又被送进医院。

  同时,父亲的前列腺炎加重至无法排尿,无奈要在父亲的小肚子上打孔插入导尿管来帮助排尿。那时的父亲已经无法自理,需要二十四小时照看,深夜无法安睡。令我印象深刻的有几天,父亲躺在床上不停地大便,每隔十几分钟就有排泄物排出,我们在清理时就会碰到他的肛门,父亲原是很坚强的一个人,但那时在各种病痛面前也无法掩饰,经常会痛得大叫。其实当时父亲的情形真的只能用悲惨来形容,从早上八点医生开始给父亲两只手臂挂点滴,输入好几种药水基本到晚上九十点钟才结束,到后来父亲的手臂已经无处扎针,不得已要在腿上找血管继续扎针,每日看到医院里的父亲四肢被固定在病床动弹不得,像是被绑架一般。如此的治疗已经将胃癌发作引发胃痛的父亲折磨到想以安乐死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你们没有经历过真的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痛苦到那种程度,那时候看父亲简直就像在地狱一样。

  到2013年4月份,最爱各种美食的父亲已经吃不下任何食物,每日都以有限的流食度日,苦不堪言。曾经有一幕令我至今难忘: 父亲的一只手在空中不停地挥舞,好像在他周围的空气里都漂浮着美食,而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往他的嘴里送,仿佛我的手是他刚刚费劲抓到的食物,嘴里还不停地呢喃着猪蹄、可乐、甲鱼,这些都是他生前最爱的美食,现在却幻化为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了。那时我就清楚地意识到此时的父亲就是通往饿鬼道的过程,要是长期在医院中如此治疗,那父亲命终定会堕入三恶道,永无出离轮回的可能。

  而在这时,有一晚父亲突然的大出血让我们全家人措手不及,肛门不停地往外喷血,止都止不住,人已濒临休克状态,甚至医生已经告知我们做好后事准备。当我赶到时看到父亲身上、小腿上插着数不清的管子正在往体内输血输液,整晚经医生的不断抢救,把父亲硬生生地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是父亲躺在床上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此时我祈祷上师三宝加持,能按照净土法中说的为父亲助念往生。我开始通过网络搜索西安助念组,找到助念的童师兄,经沟通他说:“医院不会同意在病房内助念,现在有寺庙可以收要往生者,但最好在活着时送去,法师开示引导病患还有助念往生极乐世界!这是最好的方法。”我随即前往寺庙,师父了解到父亲的情况,告诉我说:“我们已经接收一百七十多人在这里往生,其中离世的人送到这里开示引导助念往生非常困难,希望你们家属同意并支持将父亲在活着时送往寺院,接受佛法开示引导,树立你父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信心。”然而我知道让家里全部成员同意将父亲送往寺院十分艰难与不易,而事实也是如此。之后回到家中,我便开始逐一给家里人做思想工作。父亲作为一个无神论者,一直是不相信任何宗教。这时只有家里人帮他去做决定该何去何从。

  针对于只是初一十五偶尔去寺院烧香磕头的母亲和弟弟,我需要的做的是巩固他们对于佛法的信心。我讲述大量寺院接引往生的案例,往生者通过寺院师父的临终开示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诵经念佛助念,有寿的延寿,无寿的大多都走得十分安详;若是在医院继续接受治疗,父亲病情不但不会有多大起色,还有极大可能承受堕入地狱之苦。母亲弟弟听闻后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理,将信将疑暂且同意将父亲送往寺院往生。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我对于亲妹妹的劝导,她是父亲最爱的孩子,并且是一名十分孝顺、虔诚的基督教徒,远嫁台湾,在父亲病卧床上时辞掉工作回家来照顾。她看护父亲非常细致周到,父亲常常赞叹:“三个孩子里,老二(妹妹)照顾我最舒服!”我是自愧不如,平时在上海工作,每次请假回西安照顾父亲几天就要回公司上班。如果没有妹妹在医院看护父亲,母亲将会累垮,我和弟弟就会无法安心工作。跟妹妹提到此事,她抑制不住地大哭,认为将父亲送往寺院没有任何治疗就是去送死,说你也想得出这样做(父亲在病房时经常出现我让父亲诵“阿弥陀佛”或给父亲播放念佛机的唱诵时遭到妹妹阻拦,妹妹经常给父亲灌输基督教的理念),如果我们执意送父亲到寺院不再治疗,她便撒手不管了,也不会去寺院照顾父亲。母亲听闻后,又开始动摇了,也担心父亲送到寺院就离他而去,觉得老伴还能治疗几天是几天吧。我心里急切地祈祷上师加持给我力量,让家人下决心送父亲去寺院。我再做弟弟的思想工作,希望通过他的努力来坚定母亲的信念,弟弟听闻了我给他讲述寺院往生的案例,他还是怀疑我给他说的人到临终通过诵经念佛助念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就咨询了同样是学习藏传佛教多年的朋友,师兄认同将父亲送往寺院往生是最好的选择,也是作为子女的我们报父母恩的最好方式。经过三天的努力劝说后,我们家(除了妹妹)都同意不再接受医院的治疗,而是将父亲送往寺院往生。

  学过佛法的道友应该都清楚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送父亲去寺院短短四十分钟的车程中,父亲似乎头脑清醒了些,不停地大呼“我要回医院” “我不要去寺院”,之前也提到父亲不相信任何的宗教,而此时的他用尽全身力量在担架上挣扎,按都按不住他,我和母亲被父亲折腾得精疲力竭,这时感觉时间过得异常缓慢,我在心里不停地祈祷上师三宝加持,真的感觉上师感知到了我们的诉求,路上交通顺利没有堵车,最终安全顺利到达寺院。

  寺院师父们给父亲安排到了三面环绕西方三圣佛像的涅槃城里,并开始念经洒净。父亲听闻慢慢平静了下来,甚至当天晚上安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母亲给几日都未进食的父亲喂米粥上面一层的米浆部分,他竟也顺从地张开嘴,喝了小半碗下去。母亲愣愣地端着碗,感叹着不可思议;第三天,父亲竟然喝了一小碗粥下去,这跟之前父亲迷糊不清无法进食的状态简直天差地别,他甚至能够用逻辑正常的言语来和我们简短对话交流;第四天,天空放晴,父亲精神状态比之前好很多,早上师父来看望父亲,他对我们讲他昨日做的梦,梦境中他被一只绿色的仙鹤在额头啄了几下,师父说仙鹤意味着好的缘起,果真不假,那日父亲的饮食是一小碗粥加半个馒头(你们一定无法想象!)趁着午后阳光充足,又想着父亲久未到户外,我们决定推着轮椅带父亲晒晒太阳,扶父亲从床上起来抬到轮椅上也不似出院那般艰难了,我的妹妹知道后也按捺不住来到寺院看望父亲,我的女儿还为我们留影合照并拍了珍贵的视频。之后父亲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第六天自己慢慢起来能坐一会儿,母亲开心地说:“你爸身体越来越好转,要被请出涅槃城了!”师父来看望父亲,父亲也会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第十一天父亲真的被请出了涅槃城(又有即将往生者前来),搬到了寺院的安老院安顿下来。我们兄妹三个各自回到自己生活的城市。

  从2013年5月底搬到寺院开始,父亲再未接受任何治疗,胃痛时就吃止痛片,并且母亲天天为父亲诵心经念佛号。这样平稳的状况一直维持到9月下旬,之后父亲的身体慢慢变得虚弱,不能下床,尤其到了晚上,常常会喊着不认识的人名字,手在空中乱抓,用力撕扯床单,明明很虚弱的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到10月中旬,父亲已经意识模糊,每天晚上无法睡眠,不停地掀被子抓床单,这时我们意识到父亲的生命已经快到了尽头……

  2014年10月23日下午(农历九月三十日),折腾了数日的父亲感觉似乎有些清醒,告诉我们他要大便,我还在纳闷数日未进食只喝了少量水的父亲为何想要排便,同时母亲已经帮助父亲排便并将其清理干净。约莫过了两小时,父亲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母亲急忙出门去叫寺院师父,这时屋内只剩下我一人。父亲抓着我的手大喊“下去!”“下去!”我心里一惊:难道父亲真的不行了?我急忙喊道:“你千万不要下去!下面是陷阱!你要向上去!千万不要往下走!”我在慌乱中似乎听到他用力地“嗯”了一声,接着父亲开始大口地朝外吐气,并不再吸气,我意识到这是离开人世的前兆(在佛教往生临终关怀方面的书看到过),我强忍难过的心情,尽量不让泪水涌出,引导父亲说:“爸您向光亮的地方去,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会来接你,带你去西方极乐世界,你就没有痛苦了”,这些话我几乎是喊着嘶哑着说出来的。这时,父亲的头偏向一边(后来回想,父亲头偏向的正是西方),眼睛瞪得很大,我相信一定是阿弥陀佛来了并且父亲也看到了阿弥陀佛,父亲原本抓着我的手也渐渐松开,我大声地念着“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随后母亲带着师父赶来,师父为父亲往生引导开示,这时父亲慢慢地吐出了最后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安详地睡着了一般……

  晚上八点,寺院里的师父安排四组居士连夜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为父亲助念,同时我也在第一时间将父亲往生的消息告知我的师兄们,他们也紧急安排了道友轮流为父亲助念往生仪轨。

  到了父亲往生第二天,也就是农历十月初一,清晨,红色的祥云映着寺院天空,上午前来寺院礼佛的人很多,他们将念佛的功德回向给了我往生的父亲。到了下午,我们请寺院师父为父亲举办蒙山施食法会,而此时窗外漂浮着的朵朵红云透过玻璃更是将大殿映得分外殊胜,法师感慨地说道:“你的父亲福报很大啊,往生选的时间好,还有这么多的师兄为他助念并念佛回向,他一定能够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父亲往生的第三天下午,师父告诉我们父亲的身体已经软了,可以准备火葬的事宜。我听到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去为父亲安排火葬的事情,而是心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疑问,我曾了解在医院去世的人身体大多一直僵硬,为何父亲身体怎会在往生后短短三天助念就变柔软?这里有必要再为大家详述一下父亲生前杀生的罪过,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物资远没有现在丰富,父亲为了改善家人饮食,夏日经常带上自制捕获工具去野外钓鱼、抓甲鱼、青蛙、黄鳝等,冬日里也会用猎枪打野兔、野鸡、麻雀等,每当父亲满载而归时,街里街坊既称赞又羡慕,成了当时家属院的“捕猎达人”。学习佛法之后我才了知杀生过患之大,父母三个儿女没有一个在他们身边,都在不同城市工作生活,真是应了《地藏经》讲到的业感报应 “若遇网捕生雏者说骨肉分离报”,我们若不及时忏悔罪业,父亲有可能感受堕入三恶道的果报。上师也告诫我们对父母最好的报恩就是让父母闻思佛法,相信阿弥陀佛,希求往生极乐世界!父亲生病期间我经常劝导他不能再买鲜活的家禽,更不要宰杀,可他个性固执不但不听,还会教育说我:“你看看你学佛之后不吃荤,身体会缺营养的,我就是要买给你们吃,你说要下地狱是么?那我去好了,跟你们没有关系。”我感到自己的能力不足,无法改变顽固的父亲,预感他临终可能会下堕恶趣。但现在知道父亲经过助念以及法师开示,他的身体也会变柔软,深深体会到佛法的殊胜和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

  第四天一早外请的丧葬师一个人扶着父亲的胳膊、腿顺利穿好寿衣,并且感叹道:“我已经为二百多位亡人穿过衣服,像你父亲身体干干净净,这么好穿寿衣的没有几人,在医院的亡人是最难穿衣的,需要几个人一起协助很费劲地勉强穿上。”接下来就是和寺院师父们一同将父亲送往殡仪馆举办了佛化追悼会,之后火化。没有想到的是父亲烧出来的竟然是雪白雪白的骨灰,并且还有舍利花(我见过生病在医院往生的人烧出的骨灰是深灰色的),这又再一次印证了佛法力量的不可思议,上师三宝加持力不可思议,还有积资净障的重要性。

  父亲往生后四十多天,寺院师父询问我们父亲有托梦给你们吗?母亲说:“这个老头子走了以后,没有给任何人托梦,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们都有点顾虑父亲能否往生极乐净土。12月圣诞节刚过,妹妹一早打来电话问:“你们梦到爸了吗?我梦到爸了,他很开心,比原来年轻还英俊,穿着闪闪发亮的衣服,但光亮不刺眼,我问爸爸你现在在哪里?他说在极乐园,说完准备走,我问他你要去哪里?爸说我要回极乐园呀!”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大松一口气,尤其是母亲。母亲一直深深爱着父亲,真正做到了信守婚姻的承诺,无论贫穷、富有、疾病都陪伴左右,不离不弃。在父亲住院期间,一想到陪伴一生的老伴会离她而去就难过掉泪,但住到寺院安老院后,经过法师佛法开示、居士们的劝导后,母亲便天天诵经念佛回向给父亲,在父亲离世后也没有极其悲痛欲绝、痛哭流涕,而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老伴安详地离去。现如今老伴托梦给自己女儿说他在极乐园并且十分快乐,母亲感到莫大的欣慰,同时感受到阿弥陀佛愿力的不可思议,对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更加充满了信心。

  这里不得不提,父亲顺利往生也许跟他生前做的善事有些关系。父亲虽然没有什么信仰,但是生活和工作中与世无争、与人为善,性格随和,从不抽烟。年轻时在家乡的河边看到一个落水将亡的小孩,奋不顾身跳到冰冷的河水中救助,挽回了一条生命;八十年代父亲去西安南部山区,偶遇了两位从上海来此静处修行的僧尼,看到他们所处的寺院尚未建好,父亲主动发心把房间的土地铺上了水泥地面。

  父亲生病期间,我一直坚持参加净土班的学习,上师教导我们:父母为了养育子女都会造很多恶业,做儿女的需要通过各种善巧方法帮助父母出离六道轮回,有能力有条件的话要给亲人做功德,帮助他们脱离恶道。为了他们而修行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报答恩德的最好方式。我经常参加放生,请寺院僧众诵经念咒,为几个建设中寺院捐赠善款,每天礼佛拜忏,祈祷上师三宝加持改变父母心相续趋入佛法,信佛念佛!在寺院入住期间,一直开着念佛机给父亲听,师父常为父母佛法开示,引导他们念佛,父亲在此期间也有转变,平时偶尔念几声佛号,一看到师父就会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寺院师父们和助念居士的帮助下父亲吉祥往生极乐!父亲往生后母亲、弟弟和我一同参加寺院组织到黄河的大放生,在寺院为父亲及家人做蒙山施食法会忏悔罪障,供养寺院等。                     

  通过父亲的往生历程,我们深切体会到因果不虚。父亲因往昔的恶业成熟,病患癌症,承受了如地狱般难以忍受的身心痛苦;但同样也因父亲曾积累的福德资粮以及上师三宝的加持,终得善报,顺利往生!

  最后还是要感恩上师三宝,感恩寺院的师父和助念师兄们,感恩父亲,原以为是我们在尽力度化父亲,其实是父亲在度化我们,他的往生让我坚信净土法最易行和殊胜,祈祷上师三宝加持力的不可思议,积资净障福报增上是往生的助缘。家人的亲戚朋友结上了佛缘!母亲和弟弟也从盲信转变为深信佛法,特别是母亲每天能精进地诵经念佛!托梦给信基督的妹妹,父亲也想度化妹妹啊!

  愿看到我父亲往生历程的有缘人,对佛法生起信心,次第闻思修佛法,断恶行善,积资净障,破迷开悟,离苦得乐,同生极乐!

  南无阿弥陀佛!

  (以上是我和家人的个人真实经历,供有缘师兄参考!末学个人分别念认为父亲往生净土,不到之处请师兄们指教!)

  弟子    晋美措

  完稿于 2015年10月27日(农历九月十五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