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我的感动(下)

  四、电话皈依--指引我灵性的曙光

  熟悉的同事中,有一位在学习加行,但在了解到相关的规定后,我有些犹豫不敢报名,怕完不成学会的要求,最后幸亏是他半强制地帮我报了名。之后我了解到了五明佛学院、法王如意宝、索达吉上师,感觉很震撼,也知道这下真是走对路了。

  不久,又有喜讯:法王另一位心子——希阿荣博上师,将通过电话为大家授皈依。

  那天我肚子不舒服,家里也刚好有事,但我了解了皈依的重要和此次授皈依上师的殊胜难得,于是把其他一切抛开一心决定前去参加。

  在上师的引导下,我们念诵、发愿,最后在上师弹响手指,我们齐称“拉索”后,终于得受皈依戒体,成为公认大德的弟子,心里感觉特别高兴。

  然后是上师为大家开示。我永远记得,上师说:“现在,我们已经建立了师徒关系,我永远都会救度你们。无论你们将来到哪一道,我都会到你们身边,度化你们,直到你们成佛为止!”

  听完上师的话,我感觉整个人怔住了。

  天哪!这是怎样的一位师父啊!他说无论我们怎样,哪怕再差劲,造恶业堕地狱,他也不嫌弃我们,会永远救度我们。而且,不是帮一次,帮一时,而是直到我们成佛为止。

  成佛,是什么概念?我还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要成佛,需要师父付出到何种程度?我不敢想,也想不出!

  从来都是别人唾弃对象的我,居然有人和母亲一样,甚至更甚于母亲那样的来爱我,度我!我实在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

  正在想着,我听到上师请大家跪在佛像前,于是稍微缓了过来,也与大家一起跪在佛像前。突然,我感觉脚麻木,但又不敢乱动,接着手也麻了,心也开始疼痛,最后实在撑不住,只好坐下。发心的师兄吓坏了,忙帮我按摩,让念观音圣号。过了一会,情况更加严重了,最后只好躺了下来。后来实在不行了,疼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了起来。

  最后,不知怎么的,我突然一下子醒悟过来。在心里狠狠地发愿说:“来吧,不管怎么样,我也决定跟随上师走上这学佛之路,哪怕经受再大的痛苦,我也永不回头!”

  师兄们开始念观音圣号,一开始我心里对念观音圣号并没抱很大希望,在这样发愿后,对观音圣号起了一点虔诚心,结果念了一会儿便感觉减轻了,到上师开示结束时,我也恢复了。

  过后,帮我报名的那位师兄说这是好事,是上师加持,让业障提前现前,是消除将来修行违缘的现象。

  确实如师兄所说。后来,不管是身体体质的改善,还是在学习的过程中,以及后来到圣地出家,都没有遇到特别大的违缘。

  有一次,在道场拜见上师,上师的侍者土登师父给我发皈依证,结果拿了两次,看了看又放回去了。我心想,上师会赐我一个殊胜的法名的。最后土登师父终于递给了我,我的法名是根荣香秋,汉意是普贤菩提。

  我再次感动莫名,同去的师兄们都一路赞叹我的法名,但我有些不安,感觉自己配不上这个法名,至少暂时如此。于是问苏师兄上师的密意,是否上师在告诉弟子,心量还不够宽,需好好随学普贤菩萨,发普贤大愿,如此最终才能有所成就?师兄笑而不答。但自己心里认定是这样,之后也一直以此告诫自己,不忘上师密意。

  五、出家--终遇我生命的依怙

  终于走出了第一步,正式成为了佛门四众弟子之一。之后,我像海绵吸水一般,尽情地吮吸着佛法甘露,慢慢地,我对佛法的信心有了一些增上。

  但这时的我,还没有想过出家,虽然感觉那种生活应该很好,但暂时离自己还比较远。

  2012年的小年夜,听说上师在上海,常熟的师兄们一起去拜见。有机会近距离亲近上师,我特别高兴。

  见到上师,上师观察缘起,说是要为大家灌顶,是阿弥陀佛的灌顶,我受宠若惊!天哪,我有机会成为密宗的弟子了!

  灌顶后,上师用一尊古老的阿弥陀佛像为大家加持。我之前心里已经准备好了问题祈请上师开示,但当我到上师跟前时,准备好的问题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脑子里自己闪现一个问题,是一个不用问,自己也知道答案的问题。但不由自主地,我还是跟上师说了:“上师,弟子想出家,但家人估计不同意,弟子该怎么办?”

  上师温和地说:“先好好工作。”并用佛像加持了弟子三下。

  在这次回来后,如后来苏师兄所说,由于上师加持的那三下,我突然开始郑重思考出家的事情。那一阵,我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不论白天黑夜,不管座上座下,我都在反复思量是否该出家,如何才能出家。

  后来,我终于耐不住了,给上师发了一条短信,祈求上师能摄受我出家。整整三天,我一直在煎熬中等待。最后,我准备去求苏师兄,希望能陪着我直接打电话给上师,再次祈求上师摄受。

  在去师兄处的路上,我不断坚定必出家的决心:哪怕弟子福报不够,得不到上师的摄受,我也必定要到学院学习,再寻求机会出家。

  结果就在等待师兄时,上师的短信来了:弟子,出家是很好的事,能不能出家要看你自己的决心。

  我欢喜雀跃,把这看成是上师对自己决心出家的肯定。

  后来,我偷偷地辞了工作,并结束了和前妻的婚姻,一切准备就绪!

  对于母亲,我不想出家未成就让她造下重罪。于是,在2014年夏天,我不辞而别来到扎西持林——我心中的圣地,带着我的虔诚,和我出家的决心!

  曾经看过一位出家师父的文章,他到慈诚罗珠上师座下出家,慈诚罗珠上师似乎早已知晓他的到来,缓缓地对他说:“你来啦。”他从而也对慈诚罗珠上师生起了无比的信心。

  我想,上师会对我说什么呢?会同意摄受弟子吗?会为弟子剃度吗?弟子真的有这样的福报吗?是否真的也会说:“你来啦。”

  带着满心的敬畏和疑惑,我上前敬献哈达,我一句话都没说,只听至尊大恩上师缓缓地说:“你来啦。”

  一下子,我心里感觉无比的温暖,所有的不安、疑虑于瞬间雪融冰消。我知道上师特别注重缘起,赶紧磕头发愿:“嗯,弟子来了,弟子再也不走了。弟子发愿:以身、语、意三门无余供养上师,以三喜全心全意承事上师,完全依教奉行,生生世世跟随大恩上师,闻思修行,弘法利生。”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我与其他几位师兄一起,在藏历初十莲师之日,在与佛陀无别加持的觉沃佛前,由大恩上师亲自剃度。上师说原来的法名特别好,不需另起。

  一开始,我决定除了个别师兄不再和家乡任何人联系。之后,了解到我走后母亲非常担心,虽然师兄们一再告诉她我很好,不用担心我,但她还是一直到处找我。于是我祈请上师开示是否该和母亲联系,上师慈悲开许了。

  当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后,她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并嘱咐我:要好好学习!

  细细回想起来,这一切真的是上师无上的加持,才让我一开始萌发了出家的想法;也是由于上师的加持,才能一步步地走向圣地,最后成功出家。

  感恩大恩上师!我从此跟随大恩上师走上了一条无比光明的解脱大道,并且能在如此的圣地修行,这一切都是大恩上师慈悲赐予!是大恩上师手把手地带着卑劣的弟子一路走来!

  六、喇嘛钦!--永做我头顶的宝饰

  由于自己的修行还不够,业障很重,心不够清净,刚开始对扎西持林的生活并不习惯。但跟随大恩上师出家的决心战胜了一切。无论再怎样累,生活看上去如何混乱,我也决定跟随上师。

  有一次,在上师接待弟子们的玻璃房发心,只有我一个人和上师在里面,自己一直有不清净的念头不由自主地冒出来,我趁机祈请上师开示该如何对治。稍微稳定情绪后,便接着问:“上师,那弟子现阶段该如何对治?”

  上师帮我拍背消业:“以后应该会好的吧。”

  我赶紧磕头:“感恩大恩上师。”

  于是,我战战兢兢地跪着退了出来。

  经道友提醒,我明白了上师这样说有几个原因:

  1.对上师信心不够,不懂得跟随上师,一切皆是最好的修行。

  2.自己心力太弱,发心太小。发心工作太累,自己的闻思修没时间,起了烦恼。

  此次祈请开示的际遇,让我对上师生起了强烈的畏惧心。大恩上师太厉害了,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将自己的缺点暴露无余。

  在大恩上师面前,没有自我的立足之地。

  还有一次,成利俄色堪布让帮助制作甘露丸,说是要清净的弟子,负责找人的道友让我参加。我担心自己太差劲,怕染污了这些上师为众生准备的殊胜的甘露丸,于是找机会祈请上师开示自己是否适合?

  上师说:“应该可以吧。”

  我感觉如释重负,感觉很高兴。至少说明自己还算是清净的。

  上师接着又说:“你要是不清净就不许你待在山上啊。”

  回来后,再次经道友提醒,我慢慢明白了上师的密意:

  1.要管好自己,如果违反规定,甚至破戒,那无可挽回,必须下山。

  2.暂住山上的师兄们,肯定是清净的,要自观清净心。

  感恩大恩上师慈悲地指出弟子的缺点。

  从这以后,我对依教奉行和观清净心这两点格外注重,这对我的修行也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有次一个人去水库那边,回来时已经傍晚了,忙了一天也特别累,上坡时都快爬不动了,上师心咒仍然在默念,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想着今天晚上打坐又没办法了,回去肯定得倒下了,明天早上也不一定爬得起来。这时,刚好遇到上师,上师远远地就问我:“你去哪里了?”我简单回答了一下:“弟子去水库那边了。”上师温和地说:“你不要太累了,要注意休息。”听了上师的话,我心里马上感觉暖暖的,虽然身体还是很累,但心里已经不再抗拒。上师佛陀对于弟子做的每件事、每个心念,都一清二楚,在弟子心力不够时,在弟子起烦恼时,上师总是适时地帮助弟子,能及时调整过来。

  为了对治自己的问题,在山上,我看到道友们都特别精进,而发心工作又很需要人,于是发愿做发心工作,把时间供养给大家,道友们根基比我好,比我更有希望当法师宣讲上师的教法,更能利益众生。而自己也可以在发心时念上师心咒,观想一切所做皆是依教而奉行,没有落下修行,这也属于是在修上师瑜伽吧。我已经发了愿,圣地的一切所需做的,都是大恩上师利生事业的一部分,自己理所应当为此付出一切。

  慢慢地,我感觉自己的心在发生变化,以前总是景仰传承祖师们对自己上师的信敬心,以各种难以想象的苦行而坚决地依止上师的故事,现在自己终于决心随学寂密尊者一般去依止大恩上师,对于生生世世跟随大恩上师的决心变得很坚定了,对于道友更能观清净心了,对于闻思什么、修什么,终于能放下自己的成见而完全交由上师决定,自己的分别妄念比以前少很多,内心感觉很安定。

  这都是缘由大恩上师一直在给予弟子无上的加持!

  而在这过程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我真正下定决心,闻思修完全交由上师时,我决定马上去上师小院禀告,而上师正好在路上出现了,交代了我一切所应做的,并留给了一个疑问,说是有开示另外给我。

  到了第三天我才知晓,上师给我的不共开示,是上师对弟子所发愿和为此努力的肯定。上师已经把法教传给了我!

  而现在,我对自己的闻思修行、解脱、成佛、利生等已经不再反复思索、衡量,我目前唯一想努力做到的,就是至诚至心唯一依止大恩上师,生生世世,乃至尽未来际!

  感恩所有帮助过我的众生!感恩所有伤害过我的众生!感恩所有经历的安乐!感恩所有经历的苦难!

  一切都是大恩上师的游舞!一切只是为了弟子的觉醒!

  无等至尊根本上师!您真的一直都在!

  喇嘛钦!

  卑劣弟子 根荣香秋

  于2015年10月完稿

  

回到
顶部